第06章

 《梅次故事》

  朱怀镜在办公室坐上一会儿,就疲惫不堪了。他昨晚没睡好,翻来覆去想着自己同舒畅说的那些不着边际的废话。他从没想到自己竟会如此乏味。而他同刘芸说舒畅是谁谁,却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他本不是个芝麻小事都耿耿于怀的人,这回却为自己的刻板而后悔不迭。直到天快亮了,才勉强睡了会儿。醒来时,脑袋有些胀痛。便又想自己本不该为这些事劳心的,这算什么呢?真是小家子气。

  舒天突然敲门进来,说:'朱书记,我姐夫……他想拜访一下您。'朱怀镜本已昏昏欲睡,却猛然间清醒了。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已站在舒天身后了,正朝他点头而笑。朱怀镜微笑着,慢慢站了起来,伸出手,说:'欢迎欢迎,请坐吧。' '你是……'朱怀镜含混道。

  舒天听出他的意思了,忙说:'这是我大姐夫。我二姐舒瑶还没成家哩。'朱怀镜心里莫名其妙地打起鼓来,却故作从容,招呼道:'舒天,麻烦你给你姐夫倒杯茶吧。'舒天姐夫忙摆手说:'不客气,不客气。'他说着便躬身上前,递了名片。

  朱怀镜接过名片一看,见上面印着:华运商贸公司总经理,荆都市音乐家协会副主席,梅次地区企业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梅次地区广告艺术研究会会长,贺佑成。

  不知怎么的,见了这名片,朱怀镜心里轻松多了。他把名片往桌上轻轻一放,说:'小贺,有什么事吗?'贺佑成说:'没事没事。我到大院里面办事,想过来看望一下朱书记。'朱怀镜笑道:'谢谢,你太客气了。你们公司怎么样?效益还好吗?'贺佑成摇头说:'我那叫什么公司?我原来在市物价局,早几年兴下海,自己出来办了这么个公司,凑合着过吧。还要请朱书记多关心啊。'朱怀镜听了,嘴上只说:'好啊,好啊。'这话听上去像是同意关照,又像是赞赏贺佑成自己下海办公司,其实毫无意义。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眼泪都挤了出来。忙拿身后衣帽架上的毛巾擦了眼睛,掩饰着窘态。

  贺佑成便说:'领导太辛苦了,没休息好吧?'朱怀镜摇摇头,笑笑。贺佑成却说了一大堆奉承话,嘴里蹦出了好些个成语,什么日理万机、殚精竭虑之类,不是个味道。朱怀镜有些没耐心了,再说马上要去开个会,他便站了起来,伸出手,话还算客气,说:'今后有事让舒天同我说声吧。'贺佑成这才起身告辞。舒天走在他姐夫后面,回头朝朱怀镜笑笑。他见舒天似乎很难为情,却又不便表示歉意。朱怀镜总是善解人意的,也朝舒天笑笑,消解他内心的难堪。像舒天这么精灵的小伙子,陪同这么一位姐夫来拜访他,背上不一阵阵发麻才怪。

  朱怀镜掩上门,说不上为什么,心里就是不痛快。他不知要同多少人打交道,舒畅也好,贺佑成也好,本可不在意的。无数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在他的脑子里,都被'群众'二字抽象掉了。可是舒畅,这位他并不了解的女人,竟成了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具象。朱怀镜忙着批阅文件,没工夫细想什么抽象或具象,只是种种怪念,如同若有若无的背景音乐,在他头顶漂浮。

  快十点钟了,朱怀镜便收拾好文件夹,去了会议室。还是陆天一砸车的事,缪明说简单碰个头。仍是缪明、陆天一、朱怀镜、李龙云、周克林,都到场了。陆天一沉着脸不做声,缪明说话了:'这个事情,有关单位都按照地委要求抓了落实。通过认真调查,牵涉到的县处以上干部只有一人,地区统计局副局长龙岸同志。据反映,龙岸同志平时表现很不错,业务能力很强。所以,我个人意见,还是慎重为好。各位都说说吧。'按惯例,该是陆天一发言了。可他只黑着脸,大口大口吸烟。看样子,他同缪明意见相左。别的人就不好说话了。沉默就像看得见的投影,在陆天一脸上停留几分钟,依次就落到朱怀镜脸上了。朱怀镜便窘迫起来,知道谁都在等着他发言。他若是再挨几分钟,沉默的投影就落到李大龙脸上去了。朱怀镜也许内心定力不够,忍不住了,终于发了言。'我个人认为,我们按党纪、政绩处理干部,同执行法律还是有区别的,不存在以功抵过。'他说了这句话,故作停留。陆天一没有抬头,却舒缓地吐了口浓烟。其他人都望着朱怀镜,等着他说下去。他就像征求大家意见似的,环视一圈,再说:'所以说,龙岸同志平时表现怎么样,同这次的问题怎么处理,没有关系。'他又停下来,吸了口烟。陆天一仍然没有抬头,还将头偏了过去,可他那耳朵反而象拉得更长了。缪明像是有些急了,那正揉着肚子的左手隐约停了一下,马上又摩挲自如了。朱怀镜接着说:'我们要研究的只怕首先不是龙岸平时表现如何,该不该处理,而是他这次表现出的问题具体触犯了党纪、政纪哪一条,情节如何,够不够得上处理。只有按章论处,才能达到批评教育的目的。'陆天一终于抬起头来了,也不望谁,凝视着窗外。缪明的右手悠悠然敲击着沙发扶手。朱怀镜说完了,陆天一立马发言:'怀镜同志的意见当然很正确。但我个人认为,目前群众对少数干部的腐败很有意见,已严重影响到党和政府的形象,我们对干部的要求应更严格一些。如果认为公车私用,特别是开着公车去夜总会鬼混,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会一步步严重起来的。我们有中国特色的法律在非常时期讲究从重从快,执行党纪、政纪更应该考虑具体情况。同志们,风气正在恶化,问题不可小视啊!'李大龙和周克林就不知怎么说话了。他俩自然也得发言,既然发言就得有必要的篇幅,不然显得口才太差了。他俩说的听上去有观点,实际上什么意见也没说。缪明就着难了。他若再坚持自己的观点,陆天一就下不了台;他若赞同陆天一的意见,不仅打了自己的嘴巴,只怕朱怀镜也会有看法。于是,他的表态只好不偏不倚。'同志们都说了,基本意见是一致的。我原则同意对龙岸同志的问题作出处理。至于怎么处理,我们不在这里研究,建议由纪委、监察两家拿出具体意见,报地委通过。'会开得不长,十一点多就结束了。朱怀镜回到办公室,刚坐下,电话就响了。没想到是舒畅,'朱书记,您好。'朱怀镜笑道:'你好你好,有事吗?'舒畅说:'没事,打电话问候一下。'朱怀镜笑笑:'谢谢你,舒畅。' '谢什么?别怪我打扰你就行了。'舒畅也笑着。

  '真的谢谢你,舒畅。有空去我那里聊天吧。'朱怀镜说。

  舒畅说:'我的嘴很笨,最不会说话。昨天本想久呆会儿,陪您说说话。可我不知说什么才好,干脆走了算了。'朱怀镜很随便的样子,哈哈一笑,说:'对不起,是我怠慢你了。'舒畅说:'朱书记您说到哪里去了?'朱怀镜笑道:'我俩别在电话里客气了。你知道刚才谁来过这里吗?'舒畅问道:'谁?'朱怀镜说:'你先生。' '贺佑成?'听不出舒畅是吃惊还是生气,'他去您那里干什么?'朱怀镜道:'他没什么事,来看看我。他在我这里坐了一会儿,太客气了。'舒畅冷冷地说:'让您见笑了。'朱怀镜感觉蹊跷,却只作糊涂,说:'你先生可是一表人材啊。' '谢谢您的夸奖。不打搅您了,您忙吧。'舒畅语气有些怪怪的。

  '好吧,有空去我那儿聊天吧。'朱怀镜实在也找不出什么话说了。他感觉舒畅打电话依然是轻松自如的,并不像见面时那么拘谨。

  这时,赵一普送了个文件夹进来。朱怀镜接过文件夹,见是政法委起草的《关于改进宾馆服务行业治安管理办法的通知》。这是朱怀镜自己建议的事情,他便审阅得相当仔细。文稿上已有几位领导签字了,文件内容他大体上也同意,也就做了些文字上的修改。可他总觉得对那些滥用职权的公安人员缺乏过硬约束,便明确加上一条,大意是公安人员对几家大宾馆进行治安检查或查房等,得经分管政法的地委领导批准方可。斟酌再三,最后回头看看文件标题,发现大为不妥。'改进'二字会让公安的同志听着不舒服,好像他们过去的工作抓得不行似的。便提笔划掉'改进',改作'加强'.又发现'加强'同后面的'办法'搭配不当,却找不到恰当的词取代'办法'.略一思考,发现没有'办法',就是最好的'办法',于是又划掉'办法'.在他的一番窃自幽默中,文件标题就成了《关于加强宾馆服务行业治安管理的通知》。

  朱怀镜很得意自己对标题的修改,认为这体现了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智慧。既然下这个文件的目的是为了加强管理,就可以封住一些人的嘴巴。如果有人硬是认为执行这个文件就是放松了治安管理,只能说这些人没有认真领会地委领导的决策。他当然清楚,这个文件的实质,就是要在某种意义上'放松管理',而名义上只能说是'加强管理'.只不过这层意思是怎么也不可以挑破的。他认为对几家大宾馆的治安管理得宽松些,利多弊少,翻不了天的。假如一位外商在宾馆里赌博或者嫖娼,被公安人员抓了,公安方面只不过是处理了一起小小治安案件,大不了就是收了几千或上万元罚款,而梅次地区却有可能丧失上千万上亿万的投资。孰轻孰重,显而易见。

  下午,朱怀镜带着赵一普去几个地直部门转了一圈。权且叫做调查研究吧。这些部门领导自然都有留他吃晚饭的意思,他都回绝了。回到办公室,离下班时间还有三十来分钟。他刚坐下来,一位年轻人微笑着敲敲门,站在门口。门本是敞开着的。年轻人有些面善,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有事吗?请进吧。'朱怀镜说道。

  年轻人轻手轻脚进来了,说:'我是黑天鹅大酒店的小刘。'朱怀镜这才站了起来,同小刘握了手,'对对,小刘,刘浩,黑天鹅的老总,对吧?'刘浩忙奉承道:'朱书记的记性真好。'朱怀镜关切地问:'有事吗?'刘浩坐在沙发里,身子前倾,'我是专程找朱书记汇报来的。知道你出去视察去了,又不敢打小赵手机,怕影响你工作。就一直在这里等。地委、行署对我们台属企业一直很重视,我非常感谢。听说,最近又准备出台一个新政策,重点保护一些大宾馆的治安环境。我听了很受鼓舞。我想请求地委把我们黑天鹅也纳入重点保护的范围。'朱怀镜点头做思考状,半天才说:'我个人表示同意,还得同其他几位领导商量一下。最初我们考虑的主要是地委、行署宾馆和几家国营大宾馆。黑天鹅大酒店是我们地区唯一一家台商投资的宾馆,软硬件建设和管理水平都很不错,是我区旅游服务行业的一块牌子,应该享受一些特殊政策。这样,你打个报告,我签个意见,再送其他有关领导。'刘浩很懂得办事套路,早有准备,忙从皮包里掏出一份报告来递上,'我们已打了个报告,朱书记看行不行。'朱怀镜接过报告,笑道:'报告只是给领导一个签字的地方,没什么行不行的,又不要写诗。'他只将报告草草溜了一眼,很爽快地签了字。见刘浩伸过手来,朱怀镜说:'报告你就不要拿走了,我让办公室的同志送其他领导,免得你自己去找他们。这样快些。'刘浩很是感激,'那就太感谢了。朱书记,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请你今晚去我们酒店视察一下?'朱怀镜笑道:'小刘你客气什么?为你服务,是我的职责啊。'刘浩说:'我知道你很忙,不一定有时间。这样吧,欢迎朱书记随时到我们那里指导工作。你有什么吩咐,尽管指示我。'朱怀镜马上要赶到宾馆去接待上级领导,就站了起来,伸出手来同小刘握了,说:'不客气不客气,就这样好吗?'早就接到通知,范东阳会来梅次调研。梅次的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搞得好,范东阳说想来看看。越是上级领导,说话越是平和。他们说下去看看,就是调查研究。范东阳从吴市过来,赶到梅次吃晚饭。朱怀镜等刘浩一走,就去了梅园五号楼。缪明、陆天一和地委组织部长韩永杰早在大厅里等着了。几个人不停地看表,说不准范东阳什么时候会到。又不方便打电话催问,只好憨等。陆天一便不停地抱怨,说:'梅次的交通太落后了,高速公路不搞,硬是不行了。'缪明问:'天一,项目怎么样了?'陆天一说:'有眉目了,但吴市还在争。'缪明说:'该有个结果了,争来争去都好几年了。'陆天一说:'是啊,该有个结果了。'缪明说:'辛苦你了,天一同志。要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个项目争下来。'陆天一说:'他们刚从北京回来,初步情况我听了听。改天向地委专门汇报吧。'缪明同陆天一的对话,外人听了,如坠五里云雾。他们说的是国家计划新上的一条高速公路项目,途经梅次。这个计划有东线西线两套预选方案。若梅次想争取东线方案,西邻吴市想争取西线方案。若依东线方案,高速公路自北而南纵贯梅次全境,而西线方案只从梅次西北角拐过,走吴市去了。吴市当然在力争西线方案,因为东线根本就没挨他们的边。就看梅次和吴市谁争得赢了。两个地市都成立了专门的班子,不知跑了多少趟荆都和北京。当然得花钱,到底花了多少钱,谁都守口如瓶。几年来,就像经历了漫长的伯罗奔尼撒战争,胜败如同秋千,总在两个地市间晃来晃去。梅次这边眼看着快赢了,会突然听到消息,上面又偏向吴市了。于是梅次这边又十万火急,赶赴荆都或者北京,挽回败局。等你惊魂未定,北京或者荆都都又有坏消息来了,说吴市正盯得紧哩。你又得跑去酣战一场。这个项目太重要了,陆天一亲自负责。

  好不容易看见一辆黑色皇冠轿车来了,是荆都车号。几个人同时站了起来,刚准备迎上去,却见下来的是两位陌生人。缪明他们只好又坐下来等待。陆天一忍不住说韩永杰:'永杰同志,你连市委组织部长的车型车号都不熟悉,不行啊。'韩永杰面有愧色,说:'唉,我这人记性不好。我们小李记得。'他说的小李,是他的司机。说罢忙打了司机电话。然后说:'八零九号,奔驰,不是皇冠。'缪明见韩永杰居然红了脸,就望着他笑笑。陆天一不管那么多,脸黑着。朱怀镜也觉得陆天一太过火了,韩永杰到底还是组织部长,不该如此对人家说话。反过来一想,似乎缪明太软弱了。当一把手,就得像陆天一,要有些虎威。

  八零九号奔驰终于来了。缪明、陆天一、朱怀镜、韩永杰围上去,依次伸过手去。缪明说:'范部长,我们本来想去路上接你的,但是……'不等缪明的'但是'说完,范东阳爽朗一笑,'你们太客气了。'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明白,范东阳还享受不到地市领导去路上迎接的待遇。他若是下到县里去,县委书记和县长们却是必须远接远送的。缪明虽然不可能去路上接范东阳,但他嘴上不如此说说,似乎又失礼了。这类客套大家司空见惯,却又不能免礼。比方说某些会议,轮不到重要领导到场,其他领导往主席台一坐,开口总会说,某某同志本来要亲自看望大家的,但他临时抽不开身,让我代表他向同志们致以亲切的问候!台下的人都知道这种客套同扯谎差不多,却也得热烈鼓掌。

  握手客套已毕,就送范东阳去房间洗漱。缪陆朱韩仍回大厅等候。又约二十多分钟,范东阳下楼来了。'让你们久等了。'范东阳再次同大家握手。说让你们久等了,这就是上级在下级面前必尽的礼节了。有时上级本可不让下级久等的,比方刚才范东阳,明知大家在等他吃饭,洗脸却花了二十分钟。说不定他三分钟就洗漱完了,故意在里面磨时间也未可知。'范部长晚上没安排吧?那就喝点白酒吧。'缪明说。

  范东阳说:'不喝吧,就吃饭。'陆天一说:'喝点吧,意思意思也行。'范东阳点头说:'好吧,就一杯。'真的举起杯子了,陆天一说:'范部长,这第一杯,我看还是干了。'范东阳笑笑,说:'好吧,就干这一杯。你们尽兴吧。'再斟上酒,范东阳就不再干了。缪明打头,依次敬酒,范东阳都只稍稍抿一小口。'梅次各方面工作都不错,我看关键一条,就是各级都重视基层组织建设。'范东阳说。

  缪明说:'离不开市委组织部的具体指导。我们地委一直很重视基层组织建设,注意发现和培养典型,总结和推广经验。'陆天一说:'我们不是空洞地喊加强组织建设,而是同经济工作密切结合。基层组织到底抓得怎样,关键看经济工作成果如何。' '是啊,离开经济建设,空喊组织工作没有意义。这是新时期组织工作的新思路。你们喝酒吧。'范东阳说。

  范东阳再怎么叫大家喝酒,可他在酒桌上一本正经谈工作,酒就喝得干巴巴的了。不过也无妨。酒桌上热闹,说明领导和同志们随便。酒桌上冷清,领导也好同志们也好,也不尴尬。他们正如斯大林所说,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什么场合都能自在。若是有心人,细细琢磨他们的谈话,也绝非味同嚼蜡。范东阳是不同下级开玩笑的,他不谈工作就没话可说。他能像拉家常一样,在酒桌上谈工作,也是个本事。缪明同范东阳有相似风格,两人可以互为唱和。陆天一强调组织工作同经济工作的关系,暗中针对着缪明所说的地委。按他理解,这里所说的地委就是缪明,而经济工作就是他陆天一。他俩的对话看似平淡,却暗藏机锋。朱怀镜明白缪陆二人的意思,就绝不掺言。反正组织工作是他分管的,功劳自有他的份儿。他若说话了,就等于自大,或是抢功,反而不好,可谓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快散席了,缪明说:'范处长,我们地委已经准备了材料,遵照您的意思,只下去看看 ,我没机会专门汇报了。明天由怀镜同志和永杰同志陪您,去马山县视察一下。梅次经验是从马山发源的。全面情况也就由怀镜同志沿途向你汇报了。我和天一同志……'又没等缪明说完,范东阳就接过去了;'你们忙吧。书记、专员是最忙的,我知道。'这又是官场客套了。通常只有市委书记以上的领导下来,地市一把手才全程陪同。就算是副市长下来,也得看他的实际份量,地市一把手多半只是陪他吃一两顿饭。何况范东阳这会儿毕竟还没当上常委。看来范东阳深谙其中奥妙,干脆不让你把话说透。心知肚明的事说透了反而不好。

  吃完饭,缪陆朱韩一道送范东阳去房间。略作寒暄,都告辞而去。只有朱怀镜留下来坐坐。缪明说:'怀镜,你正好住在这里,你就陪范部长扯扯吧。'他这么一说,怀镜一个人留下来似乎有了某种合法性,免得生出什么嫌疑。单独陪上级领导说话,多少会让同僚忌讳的。

  '范部长这次一路跑了好几个地市,够辛苦的啊。'朱怀镜说。

  范东阳那张带括号的脸,看上去永远是微笑的。'辛苦什么?你们才辛苦。跑跑好,下面的工作经验都是活生生的,对我启发很大。如何发挥组织工作的优势,是我们时刻都要考虑的问题。'范东阳将一路见闻和感谢一一道来。朱怀镜不停的点头,不时评点几句。他的评点往往精当而巧妙,好像他也深受启发。范东阳也许有演说癖,见朱怀镜听得津津有味,他更是滔滔不绝。眼看着他的演说就可以告一段落了,朱怀镜岔开话题,说:'范部长又不打牌,不然叫几个同志陪你搓搓麻将。

  范东阳摇头一叹,说:'我老婆也老是说我不会玩,是个苦命人。我平时就只是看看书,写写字,要么就画上几笔,没其他爱好。'朱怀镜笑道:'范部长学养深厚,同志们都说您是学者型领导。我得向您学习啊,范部长。' '哪里啊,'范东阳谦虚一句,说,'怀镜,那你休息吧,也不早了。'朱怀镜就起身说:'范部长您早点休息吧。'领导干部多少会有些轶闻的。范东阳的读书,就很有意思。范东阳很喜欢读武侠小说,从金庸、古龙、梁羽生,到不入流的雪米莉,他都通读了。不过他的武侠小说阅读长期处于地下状态。身为领导干部,该天天抱着马列著作才是,热衷于读武侠小说就不象话了。直到有一天终于听到金学一说,他才慢慢公开自己的阅读兴趣。读武侠小说好像并不是俗不可耐了。可还得有个堂皇的理由,便说:'读武侠小说,是大脑体操。一天到晚工作紧张,读些打打杀杀的书,可以放松放松。'朱怀镜回到房间,打了马山县委书记余明吾电话,落实汇报材料和视察现场的准备情况。听罢余明吾汇报,朱怀镜说:'辛苦你了,明吾同志。对了,忘了跟你说了,范部长的书法、绘画都很漂亮,你叫人准备些笔墨纸砚,凡是安排视察的地点都放些,说不定他有兴趣题词作画的。'余明吾说马上叫人准备去。

  朱怀镜刚准备去洗澡,电话铃响了,是刘浩,说想过来看看朱书记。他本有些累了,却不好回绝,就说:'你来吧,欢迎。'过了几分钟,刘浩就敲门进来了。他一定早在宾馆的哪个角落候着了。见刘浩是一个人,朱怀镜就意识到了他的来意。刘芸按了门铃,进来替刘浩泡茶。只要望着刘芸,朱怀镜心里就熨贴。真是怪,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同这小姑娘很亲,自家人一样。刘芸走了,刘浩说了几分钟的客气话,就掏出个信封,说是感谢朱书记的关心。

  朱怀镜笑道:'小刘,我同意黑天鹅纳入重点保护范围,完全是从工作考虑。起先没有想到你们,是我考虑欠周全。所以,你用不着感谢我。'刘浩说:'朱书记你这么说,我就不好意思了。我是诚心诚意的,希望朱书记接受。'朱怀镜仍是笑着,'小刘,我若板着脸孔,你肯定会说我假正经。我同意,有同意的理由。如果没有理由,你再怎么说,我也不会同意。你的心意我领了,钱是万万不能收的。退一步讲,如果你提着两条烟,两瓶酒,我收了也是人之常情。'话说得入情入理,刘浩也不难堪,却仍想说服朱怀镜,'我也是看出你朱书记是位爽快的好领导,有心高攀,才冒着被你批评的风险来的。你看……'朱怀镜笑道:'你说我爽快,我就爽快地把心里话说了。你先告诉我,里面是多少?'刘浩红了脸,说:'不好意思,不多,就这个数。'他说着便伸出两个指头。

  朱怀镜点了点头,说:'两万,的确不多。可我的工资一年也就三万多。能不能这样?我也发现你这年轻人不错,直爽、厚道,也是个干事业的料子。你送我两万块钱,倒不如我俩做朋友。两万块钱,可抵不过一个朋友啊。'刘浩受宠若惊,忙收起信封,说:'小刘我本来也是一番真心,没想到差点辱没了朱书记的清白。做朋友,我真的不敢高攀。今后朱书记有用得着我小刘的地方,尽管发话。'朱怀镜朗声大笑,说:'没那么严重嘛!我也是凡人。当官一张纸,做人一辈子。再说了,领导干部同群众交朋友,错不到哪里去啊。我有心把你当朋友看,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诚心了。'刘浩感激万分,说:'朱书记这么看重我小刘,我就像古书里常说的,愿为你肝脑涂地,万死不辞!'朱怀镜正经说:'不客气不客气。既然是朋友,我就没什么弯子绕,你也别说我打官腔。你今后只要一心一意把酒店经营好,为梅次树立一块宾馆行业的样板,也让外商感觉到我们地区投资环境不错,就是在我面前尽了朋友的本分。我这个朋友可是地委副书记,要让群众拥护才能把饭碗端稳啊。'刘浩连连点头,'一定一定。'朱怀镜接着说:'有什么困难,你尽管找我。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找我,除非我陪着上级领导视察工作。只要能把生意做好,经营搞活一点,没关系的。你也知道,吸毒贩毒在梅次也已露头,宾馆容易成为藏污纳垢的场所,所以你要千万警惕。只要不同毒品有任何瓜葛,别的什么事都好说。要紧的是要管好下面的人,别出乱子。一条原则,你们自己惹的麻烦,我能帮就帮,不能帮的你不要怪我;要是别人找你们麻烦,我二话没说,负责到底。'刘浩不停地点头,'小刘明白。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规矩的生意人,本分持家,和气生财。我爷爷每年都会回大陆一次,就是不放心我,怕我在这边不正经做生意。我这边的生意基本上也是按爷爷在台湾的模式管理的,还算可以。'朱怀镜赞赏道:'这就好。大陆有大陆的特点,包括有时需要打点,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我保证一条,只要我在梅次任职一天,你就不要向任何人打点。办不通的事,你找我。我不相信这股歪风就真的刹不了!有人说,花钱才能办事,都成国风了,这还了得?'电话响了,是香妹。朱怀镜说:'等会儿我打给你好吗?有人在这里谈工作。'刘浩见状,起身告辞,'朱书记,那我就不多打搅了。我一定按你的指示办。'朱怀镜站起来同他握手,说:'别左一个指示,右一个指示。不是才说了做朋友吗?'刘浩走了,朱怀镜犹豫半天,不敢挂家里电话。正迟疑着,电话响了,果然是香妹,'你很忙嘛!'朱怀镜胸口一下就被堵住了,说不出一句话。香妹说:'我们的事,你要早点想好,总这么拖着,对谁都不好。'朱怀镜说:'香妹,我俩能不能先冷静一下?每天都得过一次堂,真受不了。'香妹说:'长痛不如短痛。'朱怀镜说:'你为什么这么犟呢?为了孩子,我们也应和解啊!'香妹说:'儿女自有儿女福,我操什么瞎心?也是你没有替孩子着想啊!'说了几句,朱怀镜就不想多说了。反正说来说去就是这些话,无非是互相折磨。直到香妹疲了下来,她才挂了电话。听着嘟嘟的电话声,朱怀镜胸口突突地跳。脑子茫茫然,好一会儿才清醒,就像水罐里装了半罐沙子,晃荡了一下,一片浑浊,沙子半天才慢慢沉淀下来。

  刘芸又进来了,收拾茶杯。朱怀镜马上换作一副笑脸,说:'小刘,你休息吧,这些明天收拾也不迟。真是太麻烦你了。'刘芸望着他笑笑,说:'应该的,没关系。'刘芸收拾完了就要走,朱怀镜让她坐坐。她便坐下了,憨憨地笑。真让她坐下来了,朱怀镜也没什么话说了。他问刘芸家里有些什么人,哪里上的学,喜欢看什么书,平日玩些什么。刘芸一一答了,话也不多。朱怀镜说话时,她会歪了头望着他,眼睛眨都不眨。朱怀镜都不好意思了,他却只是莞尔一笑。

上一篇:第05章

下一篇:第07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章 名毁津门 2、堂堂大清王朝,竟好比一座百年贾府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两江治内的大小政事,曾国藩都可以移交给马新贻,唯有两件事他放心不下,要亲自交代一番。  第一是江南机器制造总局的事,他拟亲赴上海一行。容闳得到消息,自己驾驶新制的火轮船由沪赴宁来了。曾国藩十分高兴。他兴致勃勃地登船观赏,并命容闳向采石矶开去。  容闳开足马力,船在江面飞也似地前进,近两百里水路,不到两个时辰便到了。曾国藩坐在船舱里,颇有点意气风发之感。到了采石矶后,容闳又掉过船头,开回江宁。因为是下水,更快,一个半时辰便回到下关码头。曾国藩兴奋地说:“纯甫,这艘船比起安庆内军械所造的黄鹄号又要强多了,简……去看看 

第五章 注意和记忆 - 来自《惊人的假说》

“你没有注意,”海特说,”要知道,若非心神专注,你将一无所获。”——据刘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改写每个人都懂得“你没有注意”这句话的一般意义。这可能是你的注意力不集中,也可能是你昏昏欲睡或是由于某些其他的什么原因。心理学把“唤醒”(或警觉)与“注意”(attention)区分开来。唤醒是影响一个人整个行为的一般条件,当你早上醒来的时候,就会注意到这种情况,正如威廉·詹姆斯所说,对心理学家说来,注意就意味着“摆脱某些事物以便更有效地处理其他事物”。我们主要关心的是视觉注意,而不是在听音乐或从事某种活动时的注意。……去看看 

五、蒋介石政府与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 - 来自《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苏联共产党的领袖们,在广州第一次政变(一九二六年三月二十日)一年后,对蒋介石政府是怎样估计的呢?从政治局委员们的公开言论里,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 这是一九二七年三月加里宁在莫斯科高次纳克工厂的演说:  「中国的各个阶级,自无产阶级到资产阶级,都深恨外国资本的走狗--军阀;对于中国的所有阶级来说,广州政府就是全中国的国民政府。」(「消息报」一九二七年三月六日。) 几天以后,在电车工人集会上,另一个政治局委员鲁祖塔克也有个演说。「真理报」的记载是这样:  「鲁祖塔克同志,在谈到中国形势的时侯,指出革命政府的后面,有中国所有……去看看 

第24章 赢得和平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防敌登陆   1952年8月31日,彭德怀同金日成一起,作为斯大林的客人前往莫斯科访问,在克里姆林宫与斯大林举行了两次会谈,主要是交谈朝鲜战场和停战谈判的情况。在第二次会谈后,斯大林设宴招待金日成和彭德怀。深夜席散,人们陆续走出餐厅,在取衣帽时,斯大林走到彭德怀身旁,再次表示他对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慰问,并向彭德怀问起朝鲜战场上的战俘处理问题。斯大林对彭德怀根据我军一贯宽待俘虏政策处理朝鲜战场战俘的工作表示赞赏。彭德怀结束了与斯大林会谈后,于9月16日回到北京。  美方为挽回在朝鲜战场上的被动局面,于……去看看 

28 尊严之路 - 来自《新疆追记》

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曾想出一个洗刷自己的极端方式,以去安全部“自首”的方式,宣布在新疆写的保证书是假,要求重回监狱。当然我克制了那种冲动,因为太有做秀之嫌。但是从那时起我就做出明确决定,必须把我经历的一切全部公开,只有那样,我的内心才能得到宁静。当时没有马上做,而是拖到今天,主要是不想让家人受直接刺激,同时希望给他们做好没有我也能安度晚年的安排。做到这一点,需要时间。   有些人对过去的事不愿再提,认为重新揭开疮疤没有意义。然而历史不是只要有意遗忘就不存在,不管你说还是不说,历史就是历史,成为历史就永远不可改……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