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梅次故事》

  高速公路项目总算最终订下来了。遂了梅次的意,走东线方案。其实不论梅次或吴市,负责跑这项目的人从中也捞了不少好处。可是就连他们也都烦了,私下里说,上面有些人赚钱也太容易了,只要在地图上多划一条线就行了。说归这么说,谁也不会在这种事上太认真。

  缪明找朱怀镜商量,请他去北京,再一次向有关部门和领导汇报,感谢他们对梅次的关怀和支持。事成定局,汇报就只是走过场了,要紧的是再拜一次码头,不能事情办好了,就把上级给忘了。这同做生意是一个道理,一锤子买卖是做不得的。这个项目原来一直是陆天一亲自跑的,他说最近忙,建议朱怀镜北上一次,其实谁都明白,现在凡是同工程有关的事,陆天一尽量回避着。

  朱怀镜却不太想去北京。全市农业产业化会议就在这几天召开,王莽之会来梅次,他想留在家里,总有机会在王莽之面前露个脸。朱怀镜虽是地委副书记,却并不容易见到市委书记。上次王莽之来梅次,他去荆都开会了,这次本来可以见到王莽之的,他又得去北京。可是缪明同他说了,他只得服从。

  烟厂基期技改的土建招标也不能再拖了,招标方案已研究过多次,每次朱怀镜都亲自参加了。他找来袁之峰,交代说:“之峰,缪书记让我去北京一趟,烟厂招标的事,你在家里弄了吧。按我们研究的方案,专家班子抽签决定,严格保密。所有人都看着我们俩,就拜托你了。”

  袁之峰说:“我看还是等你回来吧。”

  朱怀镜笑道:“这又不是做客,等什么?不要再等了。”

  袁之峰只好答应,“好吧,我就代你行令吧。”

  也就是在朱怀镜动身去北京的前几天,周克林跑到朱怀镜办公室,笑嘻嘻地说:“朱书记,想向您汇报个事。”

  朱怀镜客气道:“请坐,什么好事?”

  周克林说:“赵一普同志的正科级秘书干了好几年了,这个年轻人很不错,我个人认为有培养前途。我们办公室党组有个意思,就是想让他任个实职,初步考虑,想让他任综合科科长。我知道他在您身边工作,得到了很好的锻炼,您也舍不得他。但从培养干部考虑,还是动动好。您的秘书,我们考虑让舒天同志接替比较合适。准备给小舒提个副科级秘书。当然,这只是我们的想法,请朱书记决定。”

  朱怀镜微笑道:“我不能把你的家都当了啊。既然你们有这个打算,也可以。小赵的确不错,让他换换岗,对他进步有好处,我原则上同意。”

  周克林点点头,说:“感谢朱书记支持我们的工作。那么让舒天同志明天就到您这儿上班,赵一普同志先过综合科去。”

  克林汇报完,笑眯眯地去了。朱怀镜对赵一普慢慢不满意了,对舒天却很赏识。周克林早看出了几分,便顺水推舟,一石三鸟,既重用了赵一普,又提拔了舒天,还在朱怀镜面前讨了人情。望着周克林恭恭敬敬的背影,朱怀镜哑然而笑,这个人太精了!

  朱怀镜马上叫过赵一普,说:“一普,克林同志刚才找我汇报,想提拔你当综合科科长。你工作很不错,可我不能后腿,老把你放在身边。你自己有什么想法?”

  赵一普笑道:“我听了感到很突然。但朱书记这么一说,我又平静些了。不然,我会以为是自己工作没做好。我嘛,听从组织安排,若依个人意愿,当然想继续跟在朱书记身边,可以多长进些。”

  赵一普说的这些都是场面上的话。当初是周克林推荐他做朱怀镜秘书的,可见他同周克林关系非同一般。要么是周克林先向他露了口风,要么是他自觉失意而找了周克林。朱怀镜心知肚明,却故意装傻,仍要找赵一普谈谈,大家面子上好过一些。

  “一普,你很年轻,一步步踏踏实实走下去,前途不可限量。”朱怀镜满面慈祥。

  赵一普道:“需要朱书记多多关心啊。”

  朱怀镜不想封官许愿的,太江湖气了,便说了句左右去得的话;“我很赏识你们这些有活力的年轻人。”

  赵一普虽说车前马后跟着朱怀镜,却没机会跟他单独说几句话。多半是有什么事,赵一普请示过了,就去自己办公室。朱怀镜也是有事就叫他,没事就自己呆着。两一同出门,坐在车里,朱怀镜也不太说话。今天朱怀镜却有意留赵一普多坐一会儿,也客气多了。赵一普慢慢的就被感动了,说了很多奉承话。

  “好啊,谢谢你了,一普。不跟着我跑了,也要常来坐坐啊,不能就生分了啊。”朱怀镜站起来,握着赵一普的手,摇了一阵,还在他手背上拍了几下。

  “感谢朱书记关心,还要请朱书记继续关心。”赵一普又是点头,又是拱手,微笑着退到门口,侧着身子拉开门,出去了,再把门轻轻掩上。

  望着掩上的门,朱怀镜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他伸手在头发里理了一阵,然后打了陈清业电话,“清业吗?你好,忙吗?”

  陈清业道:“朱书记你好你好。我再怎么也不敢在你朱书记面前说忙不忙啊!朱书记有什么指示吗?”

  朱怀镜笑道:“哪有那么多指示?我过几天去北京,怕你有事找我,同你说声。找我你就找舒天手机,现在是他跟我跑了。”

  陈清业很高兴的样子,“那好啊,舒天我俩更谈得来。我说朱书记,我想随你去北京玩玩,你方不方便?”

  朱怀镜笑笑说:“我有什么不方便的?只是你陈老板时间就是金钱。哪有时间专门跟着去玩?”
陈清业说:“哪里啊,朱书记若是恩准,我就跟你去,你鞍前马后也多个人。”

  朱怀镜说:“好吧,你若走得开,就去吧。我让舒天同你联系。”
陈清业欢喜得什么似的,连道了几个好。朱怀镜又挂了刘浩电话,“小刘吗?我过几天去北京,想去你们北京黑天鹅看看。”

  “是吗?那可是我们黑天鹅的容幸啊!我马上同成义联系,让他恭候你的大驾。”刘浩说。

  朱怀镜道:“不客气不客气。”

  刘浩说:“哪里是客气啊!成义后来每次同我通电话,都要说到你,他对你非常敬佩。他每次都说,只要你去北京,让我一定告诉他,他去接你。”

  下班后,朱怀镜回到家里,香妹早就到家了。红玉也做好了饭菜,只是儿子还没有回来。学生看上去比大人辛苦多了,七点过了,儿子才回来,一家人便坐下来吃饭。

  “明天我去北京。”朱怀镜吃着饭,说道。

  “明天?”香妹嘴里衔着饭,话语含糊。

  朱怀镜道:“对,明天。”

  香妹就不多问了,埋头吃饭,又不时提醒儿子吃蔬菜。儿子总不做声,慢吞吞的,吃饭跟吃药似的。朱怀镜原先要出远门,总会提前几天同香妹说的。现在他不知是太忙了,还是没这个心了,总忘记先同她打招呼。

  吃过晚饭,尹禹夫两口子准时来了。朱怀镜同他们招呼一声,就躲到书房里去了。坐了会儿,就听见了门铃声。又听得香妹开了门,同人客气着,并没有进来叫他。心想是香妹自己的客人,由她应付去吧。香妹进来拿东西,朱怀镜轻声说:“我就不出去了,电话我也不接了。”

  朱怀镜独自吸烟,闭着眼睛静坐。开着空调,窗户紧闭着,不一会儿,屋里就烟雾燎绕了,他只好忍住不吸烟了,仍闭着眼睛。铴听得电话响了,香妹接了,喊了声“刘浩”。朱怀镜忙拿起书房的分机听筒,说:“小刘,你好。”香妹会意,在外面放下了电话。

  刘浩说:“朱书记你好。我把这边工作交代了一下,想干脆跟你去一趟北京,请你批准。”

  朱怀镜说;“你若还有别的事,就便去一趟也行。专门陪我去,就没有必要了。”

  刘浩说:“当然是专门陪你去。”

  “那就没必要,真的。”朱怀镜说。

  刘浩很是恳切,“朱书记你就别那个了,我也好几个月没去北京了,正好陪你去一趟。如果我去了不方便,那就算了。”

  朱怀镜只好说:“行吧,你去吧。你把这边好好安排一下,别误了生意。”

  香妹送走客人,进来取了旅行箱,替男人整理行李。又埋怨他在里面抽烟,屋子像砖窑了。朱怀镜说:“我现在是尽量不让人到家里来。你也要同这些人说说,不要老是上门来,别人看着不好。每天闹哄哄的,对孩子学习也有影响。”

  香妹就没好气,说:“到底是找我的人多,还是找你的人多呢?”

  明天就要出差了,朱怀镜不想闹得不愉快,就不多说了。香妹整理好了男人的行李,就去洗澡。洗完了出来,不知在外面做什么,没声没响的。朱怀镜再坐了会儿,听不见任何动静,就想香妹准是睡下了。他出去看看,客厅灯已熄了。他还没,却卧室取衣服。推门进去,听得香妹早已睡着了,发出轻微而匀和的鼾声。朱怀镜想自己马上就要去北京,香妹应叫他一块儿上床睡觉的,可她却自个儿就去睡了。他心里就怨怨的,马马虑虎虎洗了澡,往床上重重地一躺。香妹就被吵醒了,也没说什么,只是翻了下身,马上又响起了鼾声。

上一篇:第22章

下一篇:第24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自由观 - 来自《伯林》

孟德斯鸠(Montesquieu)用“自由”这个词所意谓的东西并不是在他对自由概念的正式定义(也是通常的定义)——“自由即在于做法律不禁止的事情的权利”中所能发现的,只有在他对别的社会和政治观念的评述中才能理解他所持的一般价值尺度。孟德斯鸠不是那种迷恋某种单一原则、力图根据某种基本道德原则或形而上学范畴安排和解释任何事物的思想家,他并不认为依据某些形而上学的范畴一切真理必然都能得到系统的说明。孟德斯鸠不是一个一元论者而是一个多元论者,在他努力转述那些与他自己以及他的大多数读者所信奉的价值观不相同的文……去看看 

第二章 产权结构与合约结构 - 来自《经济解释(卷三)》

在卷二我曾经指出,英语social cost应该译作「社会耗费」而不是「社会成本」。二者的差别不大,而国内译作「社会成本」,不容易改过来,那我就跟国内的吧。另一方面,我把transaction cost译作「交易费用」,而国内译作「交易成本」。这里我认为差别比较大,因为「成本」有生产或与生产有关之意。我坚持「交易费用」的译法比较恰当。看来国内目前是向我坚持的译法改,若干年后,transaction cost会被一致地称为「交易费用」的。一个思维范畴(paradigm)的形成,要有好几样因素的合并,也要论时来运到。这范畴的存在是任何重要科学发展必需的。……去看看 

第十一章 又入云雾 - 来自《江青传》

“政治夫妻”  江青在第三次“露峥嵘”——批判俞平伯《红楼梦》研究之后,又处于云遮雾障之中了。   江青从前台又一次退到幕后,是因为她再度犯病了。   她定期作身体检查。这一回,全身检查结果,表明心肺正常;肝胆正常,血液正常,肠胃消化稍弱。然而,在作妇科检查时,北京协和医院的大夫认为,子宫颈口长期糜烂发炎,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生长肿瘤,需要进行治疗。   肿瘤?癌症?刚刚步入不惑之年的她,听到这消息如五雷轰顶!   性命第一。她不得不把政治上的野心搁在一边,忙着治病保命。   她再一次要求去苏联治疗。保健大夫为她写……去看看 

第08章 霍布士的利维坦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三)》

霍布士(Hobbes,1588—1679)是一个不好归类的哲学家。他也像洛克、贝克莱、休谟,是经验主义者;但霍布士又和他们不同,他是个赞赏数学方法的人,不仅赞赏纯数学中的数学方法,而且赞赏数学应用中的数学方法。他的一般见解宁可说是在伽利略的默化下、而不是在培根的默化下形成的。从笛卡尔到康德,欧洲大陆哲学关于人类认识的本性,有许多概念得自数学;但是大陆哲学把数学看成是不涉及经验而认识到的。因此大陆哲学也像柏拉图派哲学一样,贬低知觉的地位,过分强调纯思维的作用。在相反方面,英国经验主义很少受数学影响,对科学方法又往往有不正……去看看 

序言 - 来自《财产与自由》

我知道,本书中考察的主要问题,社会哲学家和法律哲学家们已经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讨论了好几个世纪了。对于这方面的资料,我主要熟悉其中的某些部分,而决谈不上熟悉其中的大部分。我并不试图把我的观点与前人的观点联系起来,而且我并不认为,研究包含有与某些特定观点类似的或者相反的论述的文献是我的责任。  读者不应认为,本书包含有比以下观点更多的内容:尝试从我在先前的著作中已经提出的有关宪政秩序的一般性观点当中,引申出自由与财产的相互联系。我知道,这样一种尝试是编者分派给我的任务。……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