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梅次故事》

回到宾馆,约五点钟的样子。都是——身臭汗,进房就洗澡。

朱怀镜刚洗完,吴弘来电话说:“怀镜,我意思,就只你、成义、刘浩和我几个人去算了。”

朱怀镜明白吴弘的意思。去酌人不能太杂了。但他怕让刘浩去了,却不让陈请业去,摆不平关系。便说:“行吧。不过要调整一个人。刘洁就不去了,舒天去。”

吴弘却不完全明白他的意思,调侃道:“那也对网,你这么大的书记,怎能不带着秘书走呢?”

五点半钟的样子,吴弘同成义一道来接朱怀镑。舒天已在朱怀镇那里等着了。路上七拐八拐半个小时,到了个叫鱼翅宾的地方。一位穿红旗袍的小姐过来轻声招呼:“吴总好,成总好。

胡总已到了。“这些话朱怀镜都只是隐约听到。不大真切。习惯了悔次那边服务小姐的高声收喝,这会儿便觉得听力不行了。

小姐轻轻敲了包厢门,推开了。一位痪高个儿站了起来。

吴弘介绍道:“这位是胡总,胡越昆先生。这位是我的老同学朱书记,朱怀镜先生。”等他俩控了手,坐下了。吴弘再介绍了成义和舒天。

小姐过来点菜。胡越民说:“客人点吧,客人点吧。”

朱怀镜摇手笑道:“点菜是个辛苦事,我就躲檄算了。”

胡越昆便道:“那我就随便点了。”

吴弘说:“没几个人。简单点吧。u 一会儿就开始上菜了。先是几道炒菜,青是青,白是白,通通泛着亮光。都是勾了英的,只是不见半点儿辣椒星子。朱怀镜吃不惯这种菜,早没胃口丁。却只迢:”菜做得好漂亮。“

胡越昆忙说:“对了,只怕是中看不中吃。没辣椒旧[ 小姐,你们这里有辣椒莱吗?”

不等小姐措腔,朱怀镇拾手道:“算了算了,你们这里就算有辣椒,也是甜的。我什么都吃,只是不吃亏。当然,在朋友面前,吃亏也就吃了。”

胡越昆已举起了酒杯,停在了半空中,说:“朱书记,您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我这人也就这脾气。在朋友面前,该吃点亏就吃点亏。来,干了这一杯吧。”

朱怀镜于了杯,说:“吴弘同我说过,说您胡总够朋友。我酌交友原则是两句话,广结善缘,凡事随缘。今天一见面,您胡总果然是位豪爽的兄弟。我俩真是有缘了。通常是东道主酒过三巡之后我们才能说话的,现在我就喧宾夺主,先敬您一杯。”

胡越昆举了杯,况:“不敢当。不敢当。我跟您说朱书记。你这位老同学吴弘,可不像您,他可是牛皮哄哄,傲气十足,一般人他是瞧不起的。但反过来说,凡是他看重的朋友,肯定够水平。

够档次。来,同饮吧。“

吴弘笑谊:“胡总这么一说,我吴弘整个儿就是个势利限了。”

胡越民哈哈大笑,说:“不不不不I 当然按你的说法,这叫读好书,交高人。”

朱怀镜说:“胡总你也别谦虚,你可真算是高入团广胡越昆又是大笑,说:”朱书记,幸好我一位兄弟不在这里,不然他会说你在骂他哩。“

朱怀镜问:“我怎么就骂了你兄弟了?”

胡越民退:“我有位兄弟,脑瓜子活得不得了,做生意棺得很,就是文化水平不高。老把商人泻作高人。我就老开他玩笑。

叫他高人。也只有我敢这么叫他。别人可没这个待遇。“

朱怀镜觉得幽默,却不使笑得太过了,只道:“你这位兄弟可就真是高人了。按古人说法,人有生而知之,学而知之,因而知之。你那位兄弟文化不高。却是商业奇才,就说明他的聪明是天生的。不是后天学来的。大聪明是天生的,靠读书读不来。正是苏拭说的,书到今生读已迟。你那位高人兄弟,了不起叼!”

胡越昆记:“好网,我哪天把你这个评价告诉他,他会非常局兴的。来来,喝酒喝酒。。‘块儿于一杯吧……

朱怀镜再次举杯,说:“各位老总,胡总、成总、吴总,你们的商业理念代表中国商界的方向,令我敏员。来,我借花献佛,敬你们一杯。”

胡越昆笑道:“哪有您朱书记说的那么意义重大?我们网,不过就是个商人。只要别说我们无商不奸就得了。”朱怀镜倍口道:“我组文生义,以为商人商人,就是要商量着做人。生意只要大家商员着做,自然会赚钱。”

胡越昆马上将酒杯换到左手。腾出右手同朱怀镜扭了手。

说:“朱书记可是妙语惊人叼g 你说出了生意的真诺。钱是贿不完的,更不要指望一个人把天下钱都赚尽了。所以啊,凡事商量着办。自己赚点儿,也让别人赚点儿,生意就好做了。痛快痛快,这酒我于了。”

于了杯,成义道:“朱书记的观念总是出新。就像他们梅次,一般人的印象中就是闭塞和落后,而朱书记却可以从中发现现代经济中许多缺失了的宝贵东西,比如倍誉等等。他把这种民俗的、文化的东西,看成—种经济资源,令我耳目一新。我说。现在就是朱书记这样的领导太少了。”

朱怀短玩笑道:“成总结我戴高馆子丁。”

说话问,一位厨师带着一位服务员进来了,现做色翅。厨师的动作有板有限,却也夸张,就像演话剧。兴许这就是饮食文化吧。只一会儿,鱼翅就端上来了。朱怀镜吃着色逮,想起了一个笑话。有回在荆都,一位名板请朱怀镜吃饭,也上了色翅。吃得差不多了,东道主客气逆:“看还要上个什么菜?”朱怀镜说:“不必了。都吃饱了。”没承想,跟着朱怀镜去的一位部门短导说:“别的都不要了,就刚才吃的那粉丝味道还不错,再添一碗吧。”偏偏此公年纪最大,这种场面。连朱环境都4i好点破他,只是望着东道主笑笑。结果,每人再上一碗免翅。吃完饭后,上了车,朱怀镜问那位老同志:“你知道那酚丝多少钱一碗吗?”老同志说:“粉丝能贵到四里去?就算这豪华饭店。十五块钱一碗红天了。”车上人都笑了起来。朱怀镜说:“同志哥哎,那酚丝可是三百八4 —块钱一碗叼!”

朱怀镜忍不住笑了起来,就说了这故事。胡越昆听罢笑道:“这事我也碰上过,人家说是豆芽菜。”

朱怀镜说:“不过说句真心话,胡总太客气了,其实不必这么破费。我这胃啊,粗糙。吃这色翅,感觉还不如我在荆都吃四块钱一碗的红烧牛肉面。”

胡越昆道:“朱书记实在,我下次去您那里,您就请我吃牛肉顽吧。”

成义插话道:“胡总您真去梅次,哪有牛肉面给您吃?朱书记客气得不得了‘那地方网,民风就是好,热情好客。”

朱怀镜谦虚通:“落后地区嘛,什么都没有,就只剽个热情好客了……

成义道:“朱书记就是这个观点,把民风当作经济资源看待。”他转头望耪舒天、“那天舒天也在场,你是听他系统阐述过的。我建议,你们秘书斑子要把朱书记这个想法理论化,公开发表。”

好天来不及格腔。吴弘调侃通:‘成总不该当企业老总,应该去掏次当秘书长。我相信中国的许多思想、理论。就是这么形成的。比方四位领导随口说。我们一要吃饭、二要建设明。马上就有人附和说,这是多么高深的经济理论啊,深刻阐述了消货和建设的辩证关系。极大地丰富了什么什么理论宝库。于是便有很多很多酌所谓经济学家,炮制出涪如烟海的理论文章出来,反复证明这种理论是多么伟大c 对不起对不起怀镜,我不是说你叼、我这是借题发挥。“

朱怀镜朗声笑道:“你说我也没什么阿g 在座只有你知道我的老底子,也就最有资格说我。再说,就是说了我,这也是夸我叼!中国有几个人能做到故个屁都是香的?”

今天大家在场面上只是说说笑笑,正经话没说一句。只是握手道别时,胡越昆说:“朱书记,今天真是幸会了叼!今后,要是有用得着我朗老弟的地方,您吩咐一声就是了。”

朱怀镑道:“需要麻烦您的地方,我不会客气的。很希望朗先生有机会去我们那里考察一下。说不定也能发财啊1 ”

胡越民大笑迢:“这话我爱听[ 官场上的人都习惯说,欢迎去我们那里支援我们经济建设。对不起,我们是商人,我们是去赚钱的,如果支援了你们经济建设,那也只是客观效果。如果只是欢迎我们去支援经济建设,我才投那个兴趣。我又不是志愿军。”

朱怀镜点头道:“对叼!我们做招商工作一定要同你们做老板的在思维—上找到一个共同的契合点,不然都是一厢情愿,效果不会好。n 吴弘道:”看来您二位是难合难分了,站着说话都说了半天了。“

朱怀镜回头说:“对不起,冷落我们吴总了。好好,今天就辛苦胡总了,感谢感谢广大家再次一一握手。上了车,吴弘说:”看来怀镜您同胡总真是有缘。他这人在场面上有礼有节,骨于里做得很。今天您看,他对您可是至真至诚。我也见过有些老板,说话间总把一些大人物的名字挂在嘴上,好嫁他天天在中南海走亲戚。朗越民就不同,他底于硬得很,却从不显山显水。“

朱怀镜问:“胡越昆是个什么背景?”

车上不太方便,吴弘隐晦着点了几句,朱怀镜会意,宜在心里喊了了啦。暗自想道:胡越昆这样的朋友,早结识几年,自己只怕也不是这个样子了。荆都市有两位副市长、一位副书记,就是他朱怀镜这个年龄。再略赂一付,他若要做到省市级领导,就算倾顺当当。也还得四五年。也就是说,至少要在一两年之内当上地委书记,在地委书记位置上至少也得于三到四年。那时也就五十出头了。还得环环紧扣,稍有耽误,就只得在池市级份上退休了。如此一想,朱怀镜几乎有些惶恐起来。

回到宾馆,陈清业和刘浩过来聊天。“下午上哪里玩去了?”

朱杯镜随口问道。

刘洽说:。我同清业上街瞎逛,正巧碰上金庸先生签名售书。

我俩凑热闹,每人买了一套金唐全集,精装本的。很漂亮。“

“是吗?拿来看看。”朱怀镑很有兴致。

陈刘二人都站了起来,争着去取书。最后还是陈清业过去取了书来。书有一大探,套在精致酌纸盒里。打开一看,朱怀镜眉开限笑,说:“你们怎么不多买几套呢?xB得碰上金先生签名售书叼。人家这么大年纪了,又这么大名气,谁给你签名售书网。”

陈清业说:“没想到朱书记也喜欢。你就拿着吧。”

朱怀镜忙田手,说:“那哪成呢?我不能夺人之爱四。”

陈清业说:“不怕朱书记批评,我是不太看书的。不像刘洁,是个儒商。你就拿着吧。”

朱怀镜道了谢,就笑纳了。陈刘二位闲扯会儿就走了,朱怀镜抽出本《笑傲江湖》,躺在床止翻了起来。他从没看过武侠小说,本没什么兴趣。不料看上几页,竞看出些味道来了。不知不觉。就看了个通宵。他有种奇怪的感觉,发现金庸的武侠小说,坞的就是人间万象,而双尤其橡培育场。各路英雄,使尽扣效,拼尽性命。郁是为个权:宁。给他印象最深的例不是令狐冲,而是岳不群,岳不群心狠手辣,诡11‘多端,佃仁假义,不露声色,活脱脱一位政治家c 天亮f.书还没有看完。朱怀镜猜想。凭岳不群的手腕,一定会成就武林霸业。但看样子金赡的小说路子很传统,最后只怕还是会惩恶扬善。朱怀境便猜想岳不好总不会善终,说不徒会死在令狐冲的剑下。只是生活哪像小说这么单纯?

上一篇:第25章

下一篇:第27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二章 西方女权运动与妇女参政 - 来自《当代世界的民主化浪潮》

妇女获得与男人平等的选举权并开始积极参与政治生活,这也许是20世纪西方民主最 突出的成就。在历史上,民主只是男性的民主,占人口一半的妇女被排除在政治生活之 外。在人们的观念中,政治是男人的事务,妇女只是家庭动物。     到20世纪初,这种情况发生了根本的改变,西方妇女有史以来第一次获得了平等的选 举权与被选举权,这使民主的基础扩充了一倍。70年代以来,妇女在争取获得平等的决 策权和平等的执行公务的权利与机会方面又获得了长足的进展。作为一个性别的团体, 妇女在政坛已形成一支独立的十分活跃的力量,其政治影响力日……去看看 

8.进行走访 - 来自《麦肯锡方法》

关于麦肯锡的走访在麦肯锡的每一个项目中,团队中的一些人都要进行走访。在大多数项目中,麦肯锡团队都要进行大量的走访。总有一些人拥有团队需要的信息:客户公司的主管、生产线上的监工、供应商、顾客、行业专家,甚至是竞争对手。走访是麦肯锡顾问填补其知识结构缺陷并增加其关于客户的经验和知识的一种办法。在麦肯锡解决问题的程序中,走访是如此重要的一个部分,所以在本书中要将其与研究分开来单列一章。从阅读杂志文章、书本、学术文章中,你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但是要得到关于企业的实际情况,你必须向那些处于第一线的人们提问……去看看 

作者简介 - 来自《革命的年代》

艾瑞克·霍布斯鲍姆(EricHobsbawm)是享誉国际、备受推崇的近代史大师。  1917年,他出生于埃及亚历山大城的犹太中产家庭。父亲是移居英国的俄国犹太后裔,母亲则来自哈布斯堡王朝统治下的中欧。1919年举家迁往维也纳,1931年徙居柏林。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他在受创至深的德奥两国度过童年。1933年因希特勒掌权而转赴英国,完成中学教育,并进人剑桥大学学习历史。1947年成为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讲师,1959年升任高级讲师,1978年取得该校经济和社会史教授头衔,1982年退休。之后大部分时间任教于纽约社会研究新学院,是该校政治及社会史荣誉……去看看 

第2章 迄今为止有关充足根据律的最重要的观点概述 - 来自《论充足根据论的四重根》

第6节 有关这一原则以及它的两种意义之区别的最早论述  关于整个认识的这样一个如此根本的原则之或多或少较为确定的抽象表达,肯定在很早的年代即已出现,因此难以确定这种表达最早始于何时,不过话说回来,即使能够确定也没有多少必要性。虽然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经常把它作为不言自明的真理而提起,但他们谁都没有正式地把它表达为一个主要的根本法则。因此,同我们所处时代的批判研究形成鲜明对比,柏拉图更崇尚与善恶之认识相对立的天真状态,他以一种质朴的口吻说:“所有的生成物都是由于某一原因才产生的,这是必然的;因为,如若不……去看看 

爱弥儿 2-1 第一节 - 来自《爱弥儿》

我们在这里开始谈人生的第二个时期,幼儿期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因为“幼儿”和 “儿童”不是同义语。前者包括在后者之中,意思是指“不会说话的人”,所以在瓦勒尔-马克西姆的著作里我们看到有“幼稚的儿童”这种辞汇。不过,我仍然是按照我们语言的习惯来使用这个辞,一直用到可以用其他的名词表明其年龄为止。     当小孩子开始说话后,他们哭的时候就要少一些。这种进步是很自然的:一种语言代替了另外一种语言。一到他们能够用语言说出他们所受的痛苦,只要不是痛得不能用言语形容的时候,他们为什么要用哭来表示呢?所以,如果他们哭……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