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梅次故事》

尽管诸事繁杂,朱怀镜还是踌躇满志的。有准确的消息说。市里正在酝酿缪明和陆天一的去处。最近缪陆二人自己也常往市里跑,不用说是在为自己跑出路。朱怀镜自然有些担心,怕他俩在上面活动,一来二去,最终会把他的位置挤掉了。这种情况本是经常发生的。他借故汇报工作,给王莽之打了电话。却不便明着问,王莽之也不明说。这些事电话里原本就不方便说的。但王莽之打了几个哈哈,朱怀镜也略略安心了。到底放心不下。便打电话给北京李老部长。李老部长说。莽之同志说了的事,肯定不会改变的。看样子王莽之把提拔他的事已告诉李老了。他总不能在李老面前食言吧?这才安心了。

有天晚上,八点钟的样子,朱怀镜接到一个电话,“喂,朱书记吗?你好!我是小王。”

“小王?”朱怀镜听着这声音很陌生。

“不好意思朱书记,我们没有见过面。我是王莽之的小孩。今天我来荆都办点事,想顺便看看你。”
朱怀镜便感觉出小王普通话中的山东味儿了,他的语气也热情多了,“小王你好。怎么叫你来看我呢?你说,你住在哪里?我来看看你。”

小王也不多客气识道:“我住在梅园五号楼,208房间。”

“很近,我一会儿就到了。”朱怀镜说。

只几分钟,朱怀镜就敲开了梅园五号208的门。开门的是位高大的胖子,皮带系在肚脐眼下面。小王伸出手来:“朱书记,打搅你了不好意思。”

‘小王,你来了怎么不早些告诉我呢?”这家伙块头也太大了,叫着小王都有些滑稽似的。仔细一看,真像王莽之。个子也差不多高,只是一胖一瘦。

小王笑道:“我只是来看个朋友,明天一早就走了。老爸从不准我到下面来找你们的,怕我这纨绔子弟坏你们的事啊!”

才见面就是这种玩笑口吻说话,朱怀镜还不太习惯,只是陪着笑。小王又说:“只是听老爸常说起你,把你夸得什么似的,我就想来见见你。”

朱怀镜道:“感谢王书记关心。”

小王提提裤子,可皮带还是原地不动。大概他提裤子只是习惯而已。朱怀镜说:“小王,王书记对我非常关心。这个……你在这边如果有什么事,尽管同我说。我只怕也大不了你几岁,别书记书记的叫,你就叫我老兄吧。就你一个人来的?”

小王说:“跟了两个弟兄过来。他们住在隔壁,我不让他们来打扰我们。”

朱怀镜说:“你老爸是个很讲感情的人,我这人也不是薄情寡义的。当然,首先是要把工作做好,不给他脸上抹黑。”

小王笑道:“这个当然。我最近到东北,那边有帮好弟兄。他们说,什么叫朋友?能够办成按党的政策办不了的事,就是朋友。还说,违法乱纪是检验朋友的惟一标准。当然这都是夸张的说法。我小王在外面混饭,要说不沾老子的光,没人相信。我也从不吹这个牛。但我做事有原则,就是不让朋友们为难。违法的事,不能干啊!”

朱怀镜听出些名堂来了,知道小王一定是有事找他了。小王不停地提裤子,可那皮带怎么也越不过肚脐眼。据说中国人的皮带有三种系法,系在肚脐眼上面的是大干部,系在肚脐眼下面的是企业家,系在正肚脐眼上的就是普通人了。那么,这位小王就是企业家了。“小王你是在哪里高就?”

小王笑道:“我是无业游民。我是学美术的,最初是在大学教书。厌了,就出来了。广告、影视、房地产,什么都搞过。都没成事,钱也没赚着。只落得个玩。嘿嘿,我是个玩主。”

朱怀镜说:“哪里啊,你是谦虚吧。”

小王说:“真的,我就是贪玩。朋友请我帮忙呢.帮得着的,就替他们跑跑腿。这次有个朋友听说我来梅次,就让我打听打听你们这里高速公路的事。”小王说罢就望着朱怀镜了,笑着。他的笑容很怪,就像烧着半湿不干的柴,慢慢地燃起来,等到最后就旺了。

朱怀镜猜得果然不错。“招标方案我们已研究得差不多了,不久就要公开竞标。请问你那位朋友是哪家公司?资质如何?”

小王道:“飞马公司,听说过吗?”

朱怀镜想了想,说:“就是曾什么的飞马路桥公司?”

小王说:“朱书记哦哦朱哥记性很好嘛。经理叫曾飞燕,女中豪杰。”

朱怀镜说:“是的是的,叫曾飞燕。她的飞马公司,可是荆都民营企业的第三把交椅啊。”

“正是。飞马公司的实力、资质、信誉等等,都是一流的。曾女士希望能拿下梅次高速公路工程,托我拜访一下你。”

朱怀镜只能说说很原则的话:“行啊,我心里有数。参加竞争的都是些大公司,你请他们飞马也要做些必要的准备。”

小王很无奈的样子,叹道:“唉,朱哥,现在有些事情真没法说。要说完全凭实力,他们飞马也不怕。我的意思不是说,中间就一定会有些别的东西。这个这个……唉!”小王也许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可话一出口,就意识到措词不得体。却怎么也绕不圆,就在叹息中了结了。

朱怀镜却明白了他的意思,便说:“小王,你也是个说直话的,我也就不绕弯子。情况是复杂,谁都清楚。反正一条,只要不太难,我会尽量帮忙的。”

两人都知道话只能说到这份儿上了。接着便是闲扯。小王拉开架势摆龙门阵了,就完全是高干子弟的味道了。正是俗话说的,天上知道一半,地上全知道。慢慢的朱怀镜就听出些意思了,隐隐感觉王莽之如此器重他,只怕都同高速公路有关系。心头难免沉重起来,不知下一出戏如何演下去。

临别,朱怀镜再作挽留,请小王在梅次再玩几天。小王谢了,说明天一早就回去了。这时,小王才掏出名片。朱怀镜接过名片一看,见上面只印着名字王小莽和电话号码,没有单位和地址。朱怀镜笑道:“你这名片有点意思。”

王小养说:“哪里,无业游民,就是这种名片了。”

朱怀镜道:“不不,像个现代隐士或者高人。”却在心里笑道,王莽之给小孩起名字也太缺乏想像力了,按这么个起法,他的孙子不要叫王小小莽?他的曾孙就叫王小小小莽了。握手之间,再打量了王小莽,真的太像他父亲了。似乎这王小莽晒干了就是王莽之了,而王莽之煮发了就是王小莽了。

说好不用送,彼此也就不客气了。朱怀镜回到家门口,正好有人从他家出来。那人叫了声未书记好,就下楼去了。朱怀镜不认得这人,进屋就问是谁。香妹敷衍道:“你不熟悉,找我的。”

朱怀镜觉得有些怪就说:“我跟你说呀,现在找我的人是慢慢少了,可别尽是找你的人啊。听说财校教学楼,你自己抓着,这可不好啊。”

香妹听着有些来气,说:“谁想管事?又不是我想管,局党组定的,要我管着。怕放给学校去管,会超预算的。”

“你可记住,话我是说了。”朱怀镜不再多言。

次日,朱怀镜去办公室没多久,关云来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想来汇报一下。朱怀镜十点钟还要参加一个会议,就请关云马上过来。只几分钟,关云到了。

关云坐下,接过舒天递过的茶,说:“范高明在深圳,没见着面。不过我们通了电话。这边工程是他手下管的,姓马,叫马涛。竞标也是马涛一手操作的。我同他接触了,谈得很坦率。马涛说,这次竞标,可以说是荆都建筑招标史上最规范的一次,所有竞争者最后都心服口服。中间绝对没有见不得人的事。他还说,大家都知道负责这次招标工作的是朱书记,大家都知道朱书记为人正派,没谁敢去找他。”

朱怀镜抬头望了一几天花板,说:“是不是人和为了强调自己是凭实力取胜,有意在中间打马虎眼呢?”

关云很自信,“凭我的经验,感觉不像。”

朱怀镜说:“如果能弄清是谁在中间搞鬼就好了。不可能空穴来风啊,总有源头。”

关云说:“我继续摸摸?”

朱怀镜说:“方便的话,你留个心眼儿吧。其实这事对我并不重要,我完全可以不予理睬。但知道比不知道好。”

关云点头道:“我懂了。”

上一篇:第35章

下一篇:第37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1 平等与现代性 - 来自《选举社会及其终结》

中国历史上的“现代”因素问题  1995年7月,金耀基为《中国文化》杂志写了一段“学人寄语”,以下一些话看来反映了目前萦绕在这位研究中国现代化问题有年的学者心中的重要问题∶  “在跨世纪之前夕,中国人最应深省的是中国文化与‘现代性’课题∶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中国文化是一被变项,也是一自变项,现代化之路是多元的,‘现代性’也可以是多元的。但有没有可能出现‘中国’的现代性?主要视乎中国文化能不能及如何回应现代的普遍性问题。”1  这里指出了“现代”或“现代化”、“现代性”有它的普遍性,2 或毋宁说,当谈到“……去看看 

另一类贫困人群:部分拆迁户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在省、市政府大门口上访的人群中,这几年来结构起了变化,越来越多的是上述下岗职工包括“买断”了的人,以及拆迁户。向农民征地,有拆迁问题,前面讲过了。城市拆迁,为什么也会成为问题,并产生部分困难群众甚至有一定的普遍性呢?近年来的报刊上陆续有披露。  2003年9月4日的《南方周末》,首版头条是《拆迁十年悲喜剧》,开始一节是“不得不正视的问题”,提出:8月29日得知南京拆迁户自焚的消息,北京的徐永海在千里外感到一阵后怕——那曾是自己刹那间有过的念头。徐永海没有实施这个愚蠢的做法,但他的家最终被强拆。至今他和妻子暂居朋……去看看 

第九章 - 来自《河流如血》

早操一散,几乎所有同学都向保良发出疑问:保良你是不是病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黄啊,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你这个周末都干了什么,怎么弄得这么苦大仇深?  保良支支吾吾,回宿舍照了镜子,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怎么睡觉,镜中的面孔吓了他自己一跳。上午上大课讲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不是身边的同学不断推他,他说不定要睡得打起呼噜。  课后系主任过来问他:保良听说你爸爸病了,要紧吗,要不要我们过去看看?要严重的话我们得跟院领导报告一下,你爸要病了院领导肯定得关心啊。保良一通摆手:不用不用,我爸没什么,头疼脑热拉肚子,已经好了,已经好了。  ……去看看 

第十五章 - 来自《生死抉择》

李高成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今天的常委会竟能开成这样。     没有人议论,没有人表态,甚至没有人吭声!     市委书记杨诚的一个简短的讲话,然后是李高成的一个将近两个小时的情况报告。他既如实地谈了工人们的情绪和看法,也如实地谈了中纺领导们的情绪和看法。余下来的时间就是让大家讨论发言和各自发表意见和看法。     结果是会场上一片沉默,长时间的沉默。     书记杨诚督促了好几遍,李高成也一再地让大家都放开好好谈一谈,但就是没一个人说话。     连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来!     然而当说到一个题外话……去看看 

序言 - 来自《帝国的年代》

本书虽然出自一位职业历史学家之手,却不是为其他学者而写。它是为所有希望了解这个世界、并认为历史对于了解世界很有帮助的人而写的。虽然我希望它能使读者对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40年有一些了解,本书的目的却不是告诉他们这段时期确实发生了些什么。如果读者想对史实有更多了解,只需查阅数量庞大且往往相当优秀的文献资料。  我在本书中设法想要做到的,和之前的两册——《革命的年代:1789-1848》(The Age of Revolution 1789-1848)和《资本的年代:1848-1875》(The Age of Capital 1848-1875)——一样,是要了解和解释19……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