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梅次故事》

  第二天下午,舒天将一封信摆在朱怀镜桌上。一看信封,就觉得怪怪的。注明朱怀镜亲收,而且在亲收二字下面加了着重号。舒天就不方便拆开了。朱怀镜拿着信,胸口禁不住发紧。他也算是见事颇多的人了,可最近总莫名其妙地紧张。打开一看,他的脑子轰地一响。里面是两张照片。抽出来时正好是照片反面,可他已预感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了。心想难道他昨晚同舒畅在黑天鹅过夜,让人拍了照?太可怕了。

  舒天见他神色异常,却又不便多问。他看出是两张照片,但不便凑过来看。朱怀镜不敢当着舒天的面看照片,只作没事似的将信封收进抽屉里去了。“朱书记,有什么事吗?”舒天问得很得体,既像是请示工作,又像是关心朱怀镜碰到什么麻烦了。

  “没事没事,你去吧。”朱怀镜说。

  舒天出去了,朱怀镜再拿出照片。一看,他几乎两眼发黑。两张照片,一张是舒瑶,一张是朱怀镜。夹着张白纸,只写着一句话:你们玩得快活吗?照片都有时间,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背景都是黑天鹅宾馆大厅。尽管只是他和舒瑶各自的单人照,可说明他不论走到哪里,背后都有一双可怕的眼睛盯着。幸好没人盯上舒畅,不然麻烦就大了。舒瑶是梅次名人,惹人注意些吧。

  不一会儿,舒瑶来了电话。她只说了一句:“就怪我…”便哭了起来。

  原来舒瑶也收到照片了。朱怀镜说:“舒瑶,你别哭。我们自己清楚是怎么回事,问心无愧,这就行了。你要坚强,不要上别人的当。我也不是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就能整垮的。我马上帮你联系,你早点离开这个是非地吧。”

  下班回到家里,见红玉眼神怪怪的。朱怀镜问:“阿姨还没回来?”

  “回来了,在床上睡着。”红玉说罢,低头进厨房去了。

  朱怀镜感觉不妙,进房一看,见香妹蒙着被睡着。他扯扯被头,却被香妹压得紧紧的。“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朱怀镜用力扯开被子,香妹却趴着睡,脸埋在枕头里。

  “真的,你是不是不舒服?”朱怀镜伸手扳她的脸,却是湿乎乎的。他猜着是怎么回事了。她准是收到照片了。

  任凭他怎么解释,香妹都不相信他了。“难道硬要人家拍下你们在床上的镜头才算数?难道硬要哪天你抱个儿子回来才算数?”香妹猛地坐了起来,简直是歇斯底里了。她一会儿哭,一会儿吵。朱怀镜虽说同舒瑶没什么,毕竟同舒畅真是那么回事。他心里到底有些虚,也不怎么说话。两人都没有吃晚饭,通宵没睡。

  出门在外,香妹装作没事似的,毕竟自己也是领导干部了。可只要回家,就没好脸色,死活要离婚。朱怀镜则是死活不依,任她怎么闹,他只做没听见。香妹的吵闹多半是从晚上十点多开始,到凌晨一点半左右结束。尽量避开儿子。不到一个星期两个人都弄得像鬼一样了。正是俗话说的,一个巴掌打不响。朱怀镜不接招,香妹慢慢也就没有劲儿闹了。

  朱怀镜天天同舒天面对着面,总觉得不是个滋味。他可以猜想到,舒天也许同样背负着巨大的压力。说不定外面还有人对他说三道四。他是否真的听说些什么了?还是约舒天谈一次吧。犹豫再三,还是忍住了。有些事情,是不方便说破的啊!

  陆天一突然又带人来梅次了。他没有像上次那样,来了就同朱怀镜见面。朱怀镜很快得到消息,陈清业和刘浩被市纪委的人叫到梅园宾馆去了,好几天没有出来。朱怀镜明白了,这又是冲着他来的。王莽之不可能给他打电话了,他也不可能打电话过去探问。

  每天晚上十一点钟,于建阳都会跑到朱怀镜那里去,把听到的,看到的,说给他听。朱怀镜只是听,不说半句话。他很不喜欢于建阳这种人,但这个时候他又非常需要这个人。尽管于建阳说的,多半是捕风捉影,但仍可从中提炼出一些有用的元素。比方,看看有没有人给陈清业和刘浩送东西,就可知道他们对陈刘二人采取的是软办法还是硬办法;如果采取的是软办法,说明陆天一并没有掌握什么具体情况;如果采取的是硬办法,也许陆天一就自以为胜算在握了;看看经常进去的都是哪些人,就可知道他们到底想从什么事儿上对他下手;看看陆天一饮食是否正常,就可知道办案是否顺利,因为陆天一通常情况下是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的。

  有天晚上,于建阳上他家说完了情况,又支支吾吾地说:“朱书记,陆天一怎么老是同你作对?”

  朱怀镜说:“小于,你不能这么看问题啊。他是代表组织,不是他个人同我怎么样。”

  于建阳说:“朱书记姿态高。外面人都说,陆天一就是想整你。”

  “人正不怕影子歪啊。”朱怀镜说。

  于建阳试探道:“朱书记,我想你应回击一下他。”

  朱怀镜正色道:“小于,千万不可这么说话。”

  于建阳看来早就想好什么办法了,非说下去不可。朱怀镜便望着他,想让他说下去。“朱书记,我有个绝妙办法对付这种人。”于建阳掉下这么半句,又望着朱怀镜,想看他有什么反应。 见朱怀镜总不开言,他又说道:“这个办法很简单,就是向上级单位写表扬信,弄好多高帽子往他头上戴。”

  朱怀镜仍是不做声,只是望着他,目光有些云遮雾罩。于建阳面有得色,继续说:“这办法我过去试过。曾经有个人快要提拔了,可我知道这人不行,非把他弄下来不可。别人碰到这种情况,多半会写举报信,列举他的劣迹。我反其道而行之,写表扬信。我用不同身份,写了好多封表扬信,寄给上级领导。结果,上级领导警觉起来,认为这些表扬信就是他自己授意的,可见有政治野心。后来,不仅没有提拔他,反而派人下来查他的问题。一查,他果然是个贪官,就完了。”,

  朱怀镜仍只是望着他,没有任何表情。于建阳不知是否还要说下去。他望望朱怀镜,实在看不出什么意思来。可既然说了,就说个穿吧。“我想,只要多写些表扬陆天一的信,往上面寄,说他如何廉洁,如何能干,只当个纪委副书记,实在是屈才了。说群众希望上级组织能重用他。我敢保证,过不了多久,陆天一就完蛋。”

  朱怀镜始终没说一句话,临分手,只拍了拍于建阳的肩膀,说:“小于,辛苦你了。你的点子真多。”

  次日中午,朱怀镜独自在黑天鹅休息。家里没法过,他尽量呆在外面。好些日子没睡个好觉了,这回睡得很沉。听得门铃响了,看看时间,已是下午三点钟了。准是舒天接他来了。开门一看,正是舒天和杨冲。朱怀镜说声进来坐吧,就去洗漱。

  下午在梅园宾馆有个会,三点钟开始。既然退了,就索性再返二十分钟。迟一分钟去,算是迟到。迟二十分钟去,算是处理重要事情去了。他让舒天接通周克林电话,“克林吗?你招呼一下同志们。我有个事没处理完,再过十来分钟到。”

  朱怀镜掏出烟来,问杨冲抽不抽。杨冲嘿嘿一笑,说:“我响应您的号召,戒烟了。”朱怀镜摇头笑笑,自己点了烟。

  舒天说:“朱书记,向您汇报个事。中午我同杨冲处理了个小事。”

  朱怀镜笑道:“什么重要的小事,得向我汇报?”

  舒天说:“是个小事,可还得向您汇报。陈昌云同陈冬生打了一架……”

  “陈冬生?畜牧水产局的副局长?”朱怀镜问。

  “正是陈副局长。”杨冲答道。

  朱怀镜说:“这就怪了。一个进城开店的农民,一个畜牧水产局副局长。他们怎么可能打起来?”

  舒天笑道:“为您朱书记打架。”

  朱怀镜睁圆了眼睛,认真起来,问:“怎么回事?为我打架?”

  舒天和杨冲你一句,我一句,说了事情原委,真有些滑稽。原来,今天中午,陈昌云的杏林仙隐照样来了好多客人。陈昌云好生高兴,喜滋滋地挨桌儿敬烟。通常是客人进门时,他给每人敬上一支烟;客人快吃完了,又去敬支烟。这本是乡下红白喜事的规矩,用在生意上,也很得人缘。有桌客人,看上去派头就不一样。眼看着他们吃得差不多了,陈昌云特意拿了包好烟,笑嘻嘻地过去敬烟。却听得有个人在说朱怀镜的坏话。话说得很难听,舒天和杨冲也不敢原原本本地学。陈昌云听了,马上就说话了:“各位老板,你们说别的领导,我不知道。要是朱书记,他可是位好领导啊。”

  有人马上接腔:“你算老几?我们说话,你插什么嘴?”

  陈昌云也就黑了脸,说:“我是个普通老百姓,算不了老几。朱书记,算是我的朋友,我了解他。你们说他坏话,我就得说两句!”

  “朋友?你也不照照镜子。”’那人打量一下陈昌云,嘲讽道“不就是送你一顶旧帽子吗?弟兄们你们看,他头上这顶帽子,正是朱怀镜戴的那顶。”

  陈昌云发火了,一捶桌子,吼道:“我捅你娘!”

  这就打起来了。有人报了警;陈昌云就被抓了起来。陈昌云在派出所里打电话给舒天。舒天急了,忙约了杨冲,一道去了派出所。正是关云从此发迹的牛街派出所。舒天怕陈昌云吃亏,人还没到,电话先打过去了。派出所的听说是朱怀镜的秘书,倒还恭敬,忙说你不用亲自来了,我们把人放了就是。舒天却说:‘我们就到了。”

  老远就听得陈昌云在里面骂骂咧咧,派出所的没人吱声。舒天一去,就问。“对方人呢?”

  干警说:“他们把人送到这里、说清情况,就走了。”

  舒天响客气.说道:“他们同陈昌云,不就是打架的双方吗?事情没理清楚,怎么可以让他们先走了呢?是什么人?” 一问,才知道中间有位是畜牧水产局副局长,陈冬生。听说有陈冬生搅在里面,舒天就慢慢缓和下来。他怕给朱怀镜添麻烦。说了派出所几句,就把陈昌云带回来了。

  “朱书记,我们一来急着来接您,二来怕这事让您不好办,就没有过分追下去。您说怎么办,朱书记?”舒天问。

  “我们走吧。”朱怀镜站起来,“舒天你同陈昌云说说,别人说什么,要他装聋作哑。我朱某人怎么样。不是谁在外面乱说就算数的。”

  去梅园的路上,三人都不说话。朱怀镜不想过问这事,别让人看得太小家子气了。不过这事又让他长了心眼。陆天一的死党,必须清理掉的。只是不能操之过急,慢慢来吧。

  在会议室门口,正巧碰见陈冬生,拿着手机,急匆匆地出来,想必是接电话。他见了朱怀镜,忙笑笑。朱怀镜也点点头。朱怀镜的身子在门口一出现,会议室马上静了下来。这是个有关部门一把手参加的专题会,没多少人。朱怀镜往沙发里一坐,环视一圈,问:“克林同志,会议通知是怎么下的?不是让有关部门一把手参加吗?我看来了很多副职呀?”

  周克林摸摸脑袋,支吾道:“这……”

  没等周克林说下去,朱怀镜说:“有个纪律,不用再宣布的。我今天重新宣布一下。地委发会议通知,各单位就得按通知要求到会。请到会的有关单位副职注意,请你们马上离会,给你们二十分钟时间,同一把手联系上。会议再推迟二十分钟。今后凡是要求一把手参加的会议,如果一把手不在家,各单位接到通知后,要马上报告。派副职到会,先得由地委同意。”

  本应一片哗然的,却是鸦雀无声。好几位副职,彼此望望,站了起来,提着包往外走。陈冬生接完电话,走了进来,回原位坐下,笑眯眯的。他忽见所有人都望着自己,立即就不自在了。却又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傻笑。周克林忙过去,同他耳语几句。陈冬生便提了包,走到朱怀镜面前说:“朱书记,情况是这样的……”

  朱怀镜望都没望他,只是低头批阅文件,说:“我不管会务。”

  陈冬生还想说几句,周克林忙轻声叫住了他,“小陈你怎么回事?马上去打电话,让你们一把手来。”

  缺席的几位一把手很快就到齐了,尽往后排坐。朱怀镜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抬起头来,说:“你们都往后面坐干什么?是怕我吃了你们,还是要同我划清界限?都往前面坐吧。”

  都坐好了,朱怀镜接着说:“请大家记着今天。整顿梅次干部作风,就从今天开始,就从你们开始。按要求到会,这是最起码的纪律,有的同志却做不到。那么哪里还谈得上服从组织,服从领导?这个问题,今后还要专题强调。好吧,正式开会吧。”

  头头脑脑们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低头记着笔记。忘了带笔记本的,也低头在纸上装模作样划着。几位没带笔的,就手足无措了,几乎急出了汗。朱怀镜没说上几句,突然停下来,说:“克林,你去拿二十支笔,二十本笔记本来,每人发一套。”

  朱怀镜又不说话了,低头继续批阅文件。他想今天既然开了张,就严厉到底。领导干部中间这股拖拖拉拉、自由散漫的风气是该整一下了。却忙坏了周克林,急急忙忙给地委办打电话。

  笔记本倒好说,只是一下子哪里去找那么多笔?一会儿,笔和笔记本都送来了。笔记本是地委办统一印制的那种,笔却是铅笔。圆珠笔、钢笔,五花八门。大家都笑眯眯地接过笔和本子。那些自己带了笔和本子的,不好说不要,有的就将笔和本子轻轻放在茶几上,有的就很张扬地收进包里。

  朱怀镜文开始讲话,却先交代周克林:“周秘,你同于建阳说说,请他给每个同志准备个盒饭。看来这个会要拖堂了,我们就吃盒饭吧。叫他别小气,把盒饭弄丰盛些啊!”

  大家都笑了起来,笑得分明有些夸张。他们愿意把朱怀镜关于盒饭的指示理解成一种幽默,气氛就好多了。

上一篇:第41章

下一篇:第43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九章 统一的途径 - 来自《中国大历史》

正当五胡乱华,中原鼎沸之际,鲜卑拓跋氏也乘机进入长城以南,建立农业基地。淝水战后,拓跋珪成立北魏政权,这一新兴王朝,利用作战所俘虏的人口,拓展农业基础;并解除胡汉豪族的威权,直接向农户征税,扭转后汉以来地方割据的趋势,而逐渐推广其统治权,开启了中国长期分裂后再统一的契机。——————————————————————————拓跋氏是一种鲜卑民族,他们在中国中世纪的统一过程中提供了重要的贡献。今日的学者尚不能完全确悉他们这一人种的源来。他们好像操初期的突厥语,可是其中也仍有初期的蒙文字语和初期的通古斯字语。……去看看 

导言 - 来自《法律移植公共领域与合法性》

一、问题的提出   清末的修律运动标志着中国本土的法律制度作为一个自足的法律体系已告终结,从此中国开始大规模地、整体性地移植西方的法律制度以及与此相适应的法律教育,中国的法律制度也被纳入到依西方中心论而建立起来的世界法律体系之中。1这一法律移植运动除了由于战争、革命等因素导致的短暂中断之外,一直延续到今天。如果说晚清法律移植是西方世界殖民政策下“制度霸权”的产物,那么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法制建设无疑是积极主动、自觉自愿地吸收、借鉴西方法律制度的结果。2在短短的十几年间,中国大陆已建立起相对……去看看 

序言 - 来自《价格理论》

本书初版问世后不久,我就从教价格理论转为教货币理论。一直教了十余年。三年前,我又重操旧业教起价格理论。下学期(1975-1976学年)我打算教最后一次。因此,假如我还要对1962年出版的暂用本做重大修订的话,现在看来是时候了。   我不能妄称现在这个新版本就是我早期教这门课时心目(或青年时的梦想)中所要完成的论文。但是此版本已大为扩充,而且我希望,它也更加完善了。我填补了我在该书初版序言中曾举出的六个空白中的四个。尚未补充的两个,一是产业组织,一是一般均衡理论。前者未补充的理由在第六章末尾做了说明,后者则是因为关于……去看看 

1987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1987年3月25日在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 赵紫阳各位代表:  现在,我代表国务院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请予审议。  一、当前国内形势和基本任务  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路线、方针和基本政策,经受了实践的检验并在实践中得到丰富和发展。十亿人民有党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指引下,团结奋斗,开拓前进,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建国以来更加突出的成就。全国安定团结,经济持续发展,人民安居乐业。国家经济实力大大增强,城乡绝大多数居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得……去看看 

个案分析 卷上 - 来自《个案分析》

7、个案1   如你所知,在革命时期里的我却不合时宜地多年充满幻想,充满幻想的我却无书可读。   也如你所知,在经济时期里的我却多年地忙于申诉,忙于申诉的我一旦获得自由,就将义无反顾地投入反申诉的活动之中--尽管其中为数不少反的是反社会行为,可问题恰恰是,有些反社会行为常常又表现为一种极端的申诉活动。   申诉与反申诉,对我来说与其说是兴高采烈,毋宁说是反复撕扯着的……关键的意义可能还是在审判,换句话说,审判的意义又是什么呢?此为后话。   话说县改市后的海市,经济正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尤其是东区商业网点更是密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