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梅次故事》

  不久,王莽之终于调走了。原先传说的很多好位置都没他的份儿,只在北京某部门安了个闲职。朱怀镜总算松了口气。

  向长善问吴飞案是不是还要继续追下去?朱怀镜也想马上查下去,但他仔细掂量,说再看看吧。他暗自猜测,陆天一只怕是根点燃了的导火索,说不定就会烧到王莽之那里去。静观其变,相机而行吧。

  一夜之间,梅次各县市和部门的头头脑脑都走马换将了。只剩余明吾和尹正东仍在马山呆着。朱怀镜同余明吾谈过一次,私下同他交了底。尹正东三天两头给朱怀镜打电话,要么汇报思想,要么请示工作。朱怀镜明白尹正东的心思,偏偏三缄其口。他心里早就有谱了,迟早要把尹正东弄下去。

  朱怀镜突然接到市纪委电话,尹正东有麻烦了。电话是市纪委书记庞浩打来的,“怀镜同志,陆天一供认,尹正东当县长那年,送给陆天一十五万。我们市纪委人手紧,想请你们协助一下。”

  朱怀镜忙说:“庞书记。我正要向你汇报哩。我最近接到群众举报,检举了尹正东很多问题。我们地委刚研究了,正准备立案调查。好吧.我们今天就将他两规。”

  庞浩说:“好,感谢你支持,怀镜同志。我们随时通报情况吧。”

  朱怀镜马上打了向长善电话,“长善,你赶快过来一下。”

  放下电话,朱怀镜突然感到十分焦躁。关了门,点上一支烟,来回踱步。这毕竟是他头一次下令抓人啊,况且还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办公室里开着空调,门窗关得天紧,一会儿就烟雾绕绕了。朱怀镜打开窗户,冷风飓飓地钻了进来。太阳穴马上胀痛起来。一个人在屋子里闷得太久了,大脑缺氧吧。

  有人敲门,心想是向长善到了。朱怀镜坐到办公桌前,说声请进,却是周克林推门进来了。

  “哦、克林,有事吗?”朱怀镜问。

  周克林笑笑,说:“没事。”

  “哦。”朱怀镜不想留他说话,向长善马上就会到的。

  “朱书记,听说天一同志的问题蛮大?”周克林试探道。

  朱怀镜没有回答。只问:“你听到的是个什么情况?”

  “听说初步认定有千把万的经济问题。”周克林说。

  “哦,是吗?”朱怀镜显得没有兴趣。

  周克林说:“如果确凿,天一同志脑袋只怕就保不住了。”

  朱怀镜抬头望着天花板,说:“相信法律吧。”
又听到敲门声。朱怀镜说声请进,周克林过去开了门。果然是向长善。周克林同向长善客气两句,就告辞了。

  向长善坐了下来,气喘吁吁的。他上楼时走得太急了。朱怀镜也没叫舒天,自己倒了杯茶,递给向长善。又过去把门带上了,回头坐下,说:“长善同志,同你商量个事情。”

  向长善见朱怀镜目光严厉,就不问什么事,只是等着他说下去。朱怀镜拉开抽屉,取出烟来。向长善本不抽烟的,也要了一支。两人点上烟,吸了几口,朱怀镜才说:“长善,将尹正东两规吧。”

  “尹正东?”向长善吃惊地问道。

  “是的,尹正东。”朱怀镜便把群众举报,陆天一的供认,—一说了。

  向长善叹道:“看着这些干部一个一个倒下去,真是痛心啊”。

  朱怀镜站了起来,缓缓说道:“谁让他们不争气呢?”

  向长善被烟呛着了,使劲地咳,脸红得像猴子屁股。半天才平息下来,说:“朱书记,我觉得,吴飞案也不能久拖。”

  朱怀镜低着头,来回走着,说:“吴飞案,肯定是要查下去的。暂时时机还没成熟。先全力以赴查尹正东吧。尹正东有些匪气,要注意方法。长善,我建议,由组织部打电话给他,让他来地区谈话。他一到宾馆住下,你们就把他控制起来。我同组织部去说,你们派人在梅园等着。怕走露风声,马上行动吧。注意,请你亲自带着人去梅园,先不同参加行动的同志讲,临时再告诉他们。尹正东人缘很好啊。”一
朱怀镜说罢,拿出几封检举尹正东的信件,提笔作了批示。向长善接过批示,马上回去调兵遣将。闭目片刻,朱怀镜提起了电话筒,“永杰吗?你好。请你给正东同志打个电话,请他来一下,我想找他谈谈。”

  “正东同志?好吧,我同他联系上。”韩永杰语气间隐隐流露着迟疑。

  朱怀镜怕韩永杰起疑心,便说:“明吾同志我找他谈了,还没时间同正东谈。请他马上过来吧。”
韩永杰说:“朱书记亲自找他谈谈好。我感觉正东同志好像有些想法。”

  朱怀镜不再多说,挂了电话。过了几分钟,尹正东自己打电话来了,问:“朱书记,我是正东啊。韩部长说您找我?”

  朱怀镜哈哈一笑,说:“正东啊,韩部长都同你说了吗?好吧,你过来一下吧。”

  朱怀镜这么一含糊,就把尹正东的嘴堵上了。他不便告诉朱怀镜,韩部长没同他说什么。他也许以为自己要被提拔了,朱怀镜要亲自找他谈话。韩永兴只是纪律性强,才没同他具体说吧。尹正东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兴奋,说:“行行,我马上过来吧。”

  从马山赶过来很近,下午刚上班,朱怀镜就接到了尹正东电话,“朱书记,我到了。我到你办公室来?”

  朱怀镜说:“我四点钟找你谈,正有个会。你先住下来吧。”

  尹正东说:“我住下来了。”

  朱怀镜说:“那好。你住在哪里?我散会了过来吧。”

  尹正东说:“我住梅园三号楼,二零五。不麻烦您,到时候我过来吧。”

  朱怀镜笑道:“正东你客气什么?我又没请你吃饭。你在房间休息,等着吧。”

  又过了几分钟,向长善打电话来,“朱书记,我向您报告。尹正东被控制住了。”

  “哦,好吧。”朱怀镜问,“他情绪怎么样?”

  向长善说:“他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就是骂娘。现在缓和些了。”

  朱怀镜说:“这个人要认真对付,你们要派最精干的力量。”

  快下班的时候,向长善跑到朱怀镜办公室,表情有些神秘,说:“朱书记,尹正东死不开口。他只强调一点,硬要同您见一面。”

  朱怀镜断然道:“我不会同他见面的。”

  向长善说:“您当然不能同他见面。我只是在琢磨,他是个什么想法?”

  朱怀镜长叹一声,说:“长善,我俩坐一下吧。”

  向长善的目光有些疑惑。朱怀镜心里明白,凭向长善多年的办案经验八成猜着什么了,只是不好说出来。
  朱怀镜左右权衡,心想也不必再顾忌什么了。便说:“长善,尹正东给我送过十万块钱。”

  向长善的手微微抖了一下,掩饰着他的惊愕。朱怀镜淡然一笑,就起身打开保险柜,取出几张银行账单。
  向长善看过账单,半天才反应过来,说:“原来是这样啊!”

  朱怀镜说:“长善,我不想让这事传出去,借着这件事,我自己固然可以成为传奇式英雄,但是会有负面影响,让群众对官场失望。还会带出一系列问题。人们会问,难道只有朱怀镜上个人收到这么多钱吗?其他领导呢?他们就没有收到过一分钱吗?总之,对大局不利啊。”

  向长善听着,眼圈竟红了起来,佛嘘道:“朱书记啊,怎么回事?现在要做个好人这么难?非得偷偷摸摸不成?对不起,我情绪有些激动。也许是人老了吧,越来越容易动感情了。”

  朱怀镜说:“长善,有些问题是容不得我们讨论的,就得按现实情况去做。你们不要管他尹正东说我什么,尽管依法办案吧。”

  向长善揉揉眼睛,说:“好吧。我心里有数了,就不怕他使任何手段了。”

  送走向长善,朱怀镜独自在办公室里坐了好久。他心里很不宁静。天知道尹正东还会咬出多少人来!

上一篇:第44章

下一篇:第46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部 美国的利益(7)——如何准备海战 - 来自《海权论》

7·如何准备海战  对于美国面临的军事危险时最佳迎击区域是在美国本土之外,即海上。准备海战,就是既准备还击海上的进攻也准备发动海上的进攻。  在当今时代,为战争做准备这个问题既牵涉广泛又较复杂。就象建造一支船舶时的情形——在其中,调和各种相互矛盾的努力导致的是一种妥协,而妥协是所有的军事方案中最让人没把握的一种,对战争的准备工作包含着许多经常相互矛盾、有时还几乎是不可调和的因素。国家财政部人士的聪明才智无法使这些因素都得到充分的照顾,构成国家军事政策之全局的各个部分要求并非总是合情合理,无法……去看看 

第八十一篇 续论司法部门,兼及司法权之分担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原载1788年麦克莱恩版第八十一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现在让我们回来讨论司法部门各级法院的分工以及彼此间的关系。(按宪法草案规定)“合众国之司法权属于最高法院及国会随时规定设置之下级法院①”。需建立最高法院以行使最后审判权的意见不甚可能产生异议,道理甚为明显并已在他处罗列,不需重复。这方面曾经有人提到的唯一问题是:此一最高司法机关应为一独立单位抑应为立法机关之一分支机构。提到的这一问题和前此论及的某些其他问题具有类似的矛盾性质,即以权力的不适当混淆为理由反对由参议院组成弹劾法庭,而同一些人又主……去看看 

第九章 论政治社会和政府的目的 - 来自《政府论(下卷)》

123.如果人在自然状态中是如前面所说的那样自由,如果他是他自身和财产的绝对主人,同最尊贵的人平等,而不受任何人的支配,为什么他愿意放弃他的自由呢?为什么他愿意丢弃这个王国,让自己受制于其他任何权力的统辖和控制呢?对于这个问题,显然可以这样回答:虽然他在自然状态中享有那种权利,但这种享有是很不稳定的,有不断受别人侵犯的威胁。既然人们都像他一样有王者的气派,人人同他都是平等的,而大部分人又并不严格遵守公道和正义,他在这种状态中对财产的享有就很不安全、很不稳妥。这就使他愿意放弃一种尽管自由却是充满着恐惧和经常危……去看看 

卅二 - 来自《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四个人一起吃晚饭的时候,葛定国同志对小号手说:“你这个同志,也是个有单位的同志吧?”葛定国同志从不叫小号手的名字,似乎叫了小号手的名字,就等于承认了小号手在家中的合法地位,“你每天在我的家里吃饭,逗留,弄到夜里10点才走,恐怕不合适吧?”  小号手是中央乐团的第一小号,自然是有单位的,忙说:“我们团里允许我们下班后可以自由活动,晚点回去没有关系的。”  葛定国同志说:“你要和我们家里的人交往,我无权干涉,可你不能扰乱了我家里的正常生活。我再重申一遍,不能在我家里吹喇叭,活动不能超过晚上10点,还有一条,不能在我家里洗澡。”……去看看 

快乐的科学(一) - 来自《悲剧的诞生卷》

1882  一、存在客体的导师  无论我以善或恶的眼光来看人,总觉得每个人,甚至所有的人都有一个毛病:刻意倾力保存人类。这当然不是出于任何对人类同胞爱的情操,而只不过是因为在他们的身上再也没有任何比这本能更根深蒂固、更冷酷无情和更不可征服的东西——这就是我们人类的本质。虽然我们早已预备习惯用一般短浅的眼光去严格区别我们的邻人是有益的或有害的,善的或恶的。但当我们来做一个统计,并且多花些时间思考整个问题时,将不敢相信这种界定与区别,最后便只得不了了之。即使是最有害的人,或许也仍会去关心保存人类(包括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