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跑官》

  下午,在陆浩宇主持座谈会的这段时间,家里发生了一件让祁云提心吊胆的事。

  先是陆伟打回电话来说:“妈,有件麻烦的事,你说该怎办?”

  祁云问:“啥事?”

  陆伟说:“有个人,是我大学时同班同学的亲戚,整天缠着我,要送五万块钱,让我爸说一句话,把他的职务向上动一动。他现在是石油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想当副经理。你说能答应吗?”

  祁云烙守“下不为例”的诺言,忙说:“伟伟,你爸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可不敢胡答应。”

  陆伟说:“可是我那同学又写信,又打电话,刚才还挂来长途电话,就不容我说个不字。”

  祁云说:“不管怎么说,不能再给你爸增添麻烦了。

  你多作点解释,就说你爸从来没有受礼的规矩,让他自己努力,做好工作,从正经渠道上来,是不会有问题的。”

  陆伟说:“你同我爸一样落后于形势了。这话我不知说过多少遍,没人相信。在现在的人眼里,所谓廉洁是不存在的,你不收礼,人家就会说你廉洁吗?没那一说。人家说的是,不收是不想给他办事,是嫌钱少,或是他的送法不对。妈,明白吗?”

  祁云说:“爱说啥让他说去。”

  陆伟说:“妈,人家说见不上我爸见见你也行。说你很能干,能拿事,到你这儿碰了他也就甘心了。你说怎办?”

  祁云想了想说:“那你就领他过来,我来对付他。”

  陆伟说:“妈,你可得掌握点分寸。如今不收礼就等于得罪了人,你再弄得人家下不了台,那就结下仇恨,咱得罪不起人啊!”

  祁云说:“我知道,你放心吧。”

  陆伟说:“那过一会儿他来了,我就领过去了。”

  祁云说:“行。”

  放下电话,祁云想,既然是儿子同学的亲戚,就得热情点接待。就端过一盘水果,泡上一壶茶。然后坐下来静静动脑子,考虑如何才能使对方放弃送礼的念头,还不至于感到太难堪。

  正在这时,门铃响起来。祁云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中年,一个青年。那中年人间:“这是陆书记家吧?”祁云以为就是陆伟说的那人,就说:“是。请进吧。”

  两人进来了,祁云让到沙发前说:“请坐。”

  两人坐下了。

  祁云问:“陆伟哪去了?他没来?”

  中年人说:“谁是陆伟?我们不认识。”

  “那你们是从哪来的?”祁云问。

  两人支吾,不愿说明。

  “那你们来我家找谁?”祁云又问。

  “就找你。”青年人直杵杵说。

  祁云一下紧张起来。现在诈开门抢劫杀人的案件时有发生,会不会是两个歹徒?她脑子反应快,手脚也来得快,伸手拉过一把椅子来,双手扶着靠背站到椅子后面。

  一旦发现不对劲,将椅子朝对方一推,可阻挡一下,她就可以撤退到厨房里。厨房门上有碰锁,能关上;厨房有菜刀之类,可以自卫;厨房有后窗,还可以向外呼救。

  来人见她站在椅子后面,忙站起来说:“你也坐呀。”

  祁云说:“我腿疼,坐下不好起。你们坐吧。”

  两人又坐下去。

  祁云问:“你们找我有啥事?”

  青年人说:“告状!”

  祁云说:“告状到纪检委、法院去。”

  中年人说:“纪检委、法院都办不了这个案,所以只有找陆书记。”

  祁云说,“陆书记不在家,你们到他办公室去吧。”

  中年人说:“我们上午去了,秘书说陆书记到医院去了,把我们推出来。我们到医院门口一看,根本没有小车,明摆着是哄我们。下午又去,说是开会去了,又把我们推出来。没办法,只好找你来了。”

  祁云说:“我是陆书记的家属,而不是陆书记本人。

  家属只管柴米油盐,管不了工作上的事。你们走吧。”

  中年人说:“你腿有病,我们不多打扰。有封信,你交给陆书记,别人我们不放心,他们会扣压的。只有你,一定能交给陆书记。希望你能帮帮忙。”

  祁云说:“这个我能办到,你就放下吧。”

  两人站起来。青年人从包里掏出一封信搁到茶几上。

  然后两人抱歉地笑着点点头,走了。

  一场虚惊。祁云感到自己的举动好笑,同时也很抱歉。早知是两个好人,应当给人家倒茶才对。可是社会治安不好,人们的生命财产没有保障,他们这些当领导的,更是坏人两眼紧盯的目标,实在怨不得她呀。

  这时陆伟打回电话来,说那人下午有事,要妈别等了。放下电话,祁云猛想到今天是周未了。丈夫今天该吃鸡,可买回来的鸡腿、鸡翅没啦,她得赶快出去采购,而且得买熟的,市电视台、文工团办什么节目搞什么活动多在周末,自然要请市委领导去。有时,丈夫还带她一起去玩玩保龄球什么的。如果买生的回家再做,怕误事。她忙穿外套,找竹篮,并拿起那封告状信捏了捏,想起那两人神秘兮兮的样子,很想知道是告谁,可不敢耽搁,就撂到丈夫书房的写字台上,急急地出门去了。

  由于祁云的紧急操办,陆浩宇下班一回来,四个菜已经摆到桌上了。

  祁云问了一句:“今晚有活动吗?”

  陆浩宇说:“没有。”

  祁云不无遗憾他说:“早知没活动,鸡腿不该买熟的。

  不是我夸海口,这鸡腿远远不如我做得好吃。”

  陆浩宇尝了一口说:“没夸大,的确同你做的差得很远。”

  祁云说:“因为我的丈夫最反感浮夸虚报,我说话敢带水分吗?”

  陆浩宇说:“看来知我莫过妻。但愿所有一切方面都能如此就好了。”

  祁云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丈夫话中有话。这本是他们之间颇有争议的长谈话题,但祁云烙守“食不言,寝不语”的古训,吃饭时一定要保持平静愉快的气氛,就撂下这个话茬儿,进厨房端饭去了。

  饭后,等陆浩宇看完新闻,祁云正要进书房取那封信,门铃响起。开门一看,不禁有些惊讶:“啊,黄市长!”

  黄山柏边进门边说:“祁云嫂子,你这一称呼,就显得生分了。你最初称我山柏,后来称我老黄,现在又称市长,不断升级啊!”

  祁云说:“现在不是兴称职务吗?快快请坐。”

  陆浩宇也略显惊讶,忙站起来:“那我记取教训,老黄坐吧。”

  黄山柏边坐边说:“这就对了。我们做同学的时候,就是老陆老黄相称嘛。何况我们是在家庭内部见面呢,”陆浩宇同黄山柏,十五年前确是中央党校同班同室的学员。两人起居照应,出入相随,有时常常聊到深夜。一天晚上,聊到兴奋处,两人坐起来拥着被子说话。黄山柏说:“老陆,这次学完回去,我倒希望把咱俩安排到一个县,你做书记,我做县长,用一个五年计划,总能把一个县搞好。”陆浩宇说:“搞好一个县,五年恐怕不行。”黄山柏说:“五年不行十年。用十年时间搞出个样板县来,咱们也就能交代了。”

  毕业后,陆浩宇和黄山柏被分配到隔地区的两个县工作,分别任书记和县长。水流千转归大海,没想到两人在各自的地区转来转去,最后都调到东华市来,黄山柏早一年来当市长,陆浩宇迟一年来做书记。两人到了一块,梦想成真,说不来有多高兴。可是正如俗话说的:居家朋友相亲,同僚兄弟反目。只过了一年多,就开始降温,个人间往来渐少。再往后,就更生分了,甚至有了磕碰磨擦。

  难怪对黄山柏的登门造访陆浩宇夫妇均感惊讶了。

  祁云忙着沏茶,拿烟。摆水果,一切就绪后,就对黄山柏说:“你们聊,我不搀和,我到隔壁串个门子。”

  黄山柏说:“茶我喝,水果吃不下去,快别忙乎了。”

  祁云走后,黄山柏说:“我今天来,不是市长来找书记,而是找老同学来聊聊。”

  陆浩宇说:“非常欢迎!我这人不好动,甚至有点惰性,这你是知道的。”

  黄山柏说:“我知道,所以我就主动找你,自从我们成了同僚,反倒有些疏远了。奇怪吗?我认为不奇怪。锅碗瓢盆难免相碰,一起工作哪有不磕磕碰碰的时候,一二把手闹不到一块儿,甚至很对立,互相告状、拆台的现象很普遍,像我们这样,还能坐到一块儿,己是很不错了。

  你同意我这样估价咱们的关系吗?”

  陈浩宇给黄山柏倒上茶,然后说:“你的估价是很中肯的,我很欣赏你如此坦率。”

  黄山柏感慨万千的样子,喝了口茶说:“友谊——磨擦——友谊,这大约是一种规律。真正的友谊是一定能够回归的。”

  陆浩宇点点头:“到明年退下来,就彻底回归了。”

  黄山柏点点头:“那时,我们还可以联手搞点什么事情。不过我想,为啥要等退下来?在我们在职的最后一年回归,不是更好吗?”

  陆浩宇说:“当然从现在开始更好,我是班长,我应当检点自己,多作点自我批评。”

  黄山柏说:“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不就是在任用干部时,有点认识不同吗?这很好办。”

  陆浩宇显出很感兴趣的样子:“你说,有何高见?”

  黄山柏喝了一口茶,又点上一支烟,说道:“同一篇文章,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同一台节目,有人说成功,有人说失败,对于某一个干部也是这样,从不同角度看,就会有不同的看法,怎么办?互相尊重对方的看法。

  我粗粗算了一下,现在有十二个位子,明年在我们下去之前,还会有二十八个位子,这样在咱们这最后一班岗上,共能动四十来个干部。我尊重你的看法,给你二十个名额,体现你的看法和衡量标准,我全力支持你,我呢,有十五个行了,你也支持我。其余五个,咱们也考虑一下副书记们,当然这个摆不到桌面上去,只能咱们两人内部掌握。”

  这一番惊人的话,使陆浩宇感到浑身战栗了一下,他瞧着这位老同学,见他一副但然的神态,又有一种像大地震之后的余震一样波及全身。脑子里马上跳出当前社会上流传的“要想富,动干部,只研究,不宣布,谁的钱多谁算数”的顺口溜。顿时感到那中央党校宿舍里拥被谈吐已成了非常遥远的历史。他调整了一下坐的姿势,平静了一下自己,脖子一伸,压低声音,用一种戏谑的口吻说:

  “老同学,你是说咱们两人联手来个大拍卖?”

  “没必要把话说得这样难听。”黄山柏笑笑,“我是说,我们在任时,该动的干部都动了,送人情也不能留给别人去送。提一个干部落一份人情,不管承认不承认,说出来还是不说出来,这是一种很普遍的心理。你我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有这想法也不是多么可耻的事。”

  陆浩宇沉默了。他没想到黄山柏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因而有点措手不及。正在这时,王秘书长打过电话来。陆浩宇忙拿起听筒。王秘书长声音很急也很高:“陆书记,开发区农民闹事,围着指挥部办公室,有一个多小时了。”

  陆浩宇问:“领导谁在那里?”

  王秘书长说:“就指挥部几个人,我刚才跟刘市长说了。”

  陆浩宇说:“知道了。”

  黄山柏己听清了,站起来:“我去处理,有啥情况随时跟你联系。”说罢急匆匆走了。

  送走黄山柏,陆浩宇就在地上踱步。最后踱到书房去了。闹事的事他倒没怎么着急,黄山柏去了能够处理下来,这个他放心,使他内心震动不已的还是黄山柏刚才那番话。他感到心乱如麻,想理出个头绪来。忽然发现了桌上那封告状信,就打开来。先看落款,是“不敢署名的群众”几个字。然后细看内容。

  这时,祁云回来了。祁云说:“人家隔壁有事要出去,我只好提前回来了。怎么,黄山柏走啦?”

  陆浩宇点点头,问:“这封信是从哪儿来的?”

  祁云就把下午有惊无险的一幕告诉他。

  陆浩宇叹了一声:“今天的经历真不平常,上午到医院探望高其厉,下午收到这封信,晚上黄山柏又登门造访。都凑到一块儿了。”

  祁云问:“高其厉住院了?情况怎么样?”

  陆浩宇说:“挺好的。”

  祁云问:“刚才说得怎么样?”

  陆浩宇说:“很坦率。”

  祁云又问:“这信你看了?告谁?”

  陆浩宇说:“黄山柏。”

  祁云说:“哎,我刚才听老李说,黄山柏己开始在省里活动,要上副省级。据我所知,上副省级的多半是地市委书记,专员、市长不多。不过也难说,事在人为,跑不跑是大不一样的。你看吧,闹不好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东华市的市长进省人大、政协了,市委书记却回家抱了孙子。到那时,你心里会更不平衡,可迟了,只能怨自己当初太老实。”

  陆浩宇朝椅背一仰,双眉紧蹙,说:“祁云,我头疼,似要爆炸,有点难于承受了。”

  祁云忙说:“快睡吧,再吃一片安定。”

上一篇:14

下一篇:16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部还我河山 25、杀向硫黄、冲绳两岛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美军在吕宋登陆(1945年1月9日)后不久,第3舰队便开到尤里斯锚地休整。  按照轮流指挥计划,哈尔西把舰队交给斯普鲁恩斯海军上将,所有的番号又从“第3”改为“第5”。  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进击硫黄岛。  早在1943年9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计划人员就开始研制攻打硫黄岛的初步计划。  1944年7月,即在美军攻占马里亚纳群岛期间,斯普鲁恩斯提出建议,越过中间的一些要地,尤其是台湾,大踏步前进,直取日本门前的石阶。  海军作战部长金氏认为,这个计划过于野心勃勃,未予采纳。  1944年9月29日,金氏、尼米……去看看 

导读:再造组织的无限生机 - 来自《第五项修炼》

这是一本不寻常的书,值得有心改变自己,并进而改善周围世界的人一读再读。  关心人类群体危机及展望未来的书似乎愈来愈多,这真是令人欣喜的现象;然而人类群体危机最根本的症结何在?《第五项修炼》这本书指出,在于我们片段而局部的思考方式,及由其所产生的行动;它造成了目前切割而破碎的世界,使我们丧失了群己的一体感。这本书虽然还是在起步阶段,然而所提出的整体互动思考方式及修炼方法,已为人类的未来指出了一条新路。它不只是一本管理新论而已。  这是一本探讨个人及组织生命的书;它让我们看到个人及组织中几种潜藏着的巨大……去看看 

3、历史转折的前夜 - 来自《胡耀邦传奇》

在史无前例的“十年动乱”中,成千上万的红卫兵把胡耀邦一次又一次地硬拽到批斗台上坐“喷气式”。“小将”们厉声责问:“你和刘、邓是怎样往来的?”胡耀邦答道:“这说不得。说不得啊!” 胡耀邦当众嘲笑林彪:“突出政治真的那么灵?!我看游泳时就得突出鼻子!”不过林彪怕水。1975年邓小平第二次复出,胡耀邦也重新“出山”,不料不到一年又“反击右倾翻案风”,胡耀邦又被“揪”了出来。“四人帮”倒台,胡耀邦要时选宁告诉他父亲叶剑英:“中兴伟业,人心为上”。数百名红卫兵冲进团中央,象抓小鸡似地把胡耀邦等人反剪双臂戴上“反革命修正主……去看看 

第十五章 - 来自《中越战争秘录》

62.两翼的失落,将门之子沙场夜点兵   激动只是一瞬间。   连着几夜把全团指战员接下来,握手,流泪,问候,一团团长秦天还有个句号要画。穿过长长的坑道,肢步在钢筋混凝土厚壁上振荡着沉重与空落。交接仪式在被覆层坚厚、驮负着一座山体的地下指挥所举行。壁上的大幅作战地图已经换了番号。大会议桌正中的交接文书冷冰冰凝了层灯光。一种非常强烈的失落感在这一刻击中他的泪腺。   秦天腮帮子铁硬。本来,应该向二团团长王小京多说几句,详细介绍情况,预祝取得战果,如果有灵感的话,还不妨仿效西方军事将领,同石家庄高级步校同期毕……去看看 

第19章 “租借法案” - 来自《身残志坚罗斯福》

租借法案办法鲜,水龙救火作军援;   甘当抗敌军火库,只求务实不宣传。   从罗斯福当选第三届总统到日本袭击珍珠港为止的这一年内,美国的中立已经名存实亡,美国处于愈陷愈深的非交战状态。罗斯福不只一次地说过,“我们必须成为民主国家的巨大军火库。对我们来说,这是同战争本身一样严重的紧急情况。我们必须以我们将在战争中表现出的同样的决心,同样的紧迫感,同样的爱国和献身精神,致力于完成我们的任务。”   “租借法案” 一事就在实际上表达了罗斯福的这种信念。 大选之后,他登上 “塔斯卡卢萨” 号巡洋舰动身前往加勒比……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