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跑官》

  柳鸿知道,从在村口公路搭上一辆开往省城的依维柯班车那一刻起,她的人生却已完全不同了。

  柳鸿曾听不少打工妹讲述过外出打工的经历,一到省城,就租了个便宜的小平房住下。

  这天早上,柳鸿吃过方便面,正要出门,有人敲门进来,是一个手提皮夹的青年人,脸型像个倒置的鸭梨,上宽下窄,柳鸿凭经验知道他是个南方人。

  “请问小姐,需要办什么证件吗?”青年人说。从口音更证实了他是南方人。

  柳鸿问:“什么证件?”

  南方人说:“什么证件都可以办。比如毕业证书,专科本科都有,除中央党校,什么都可以办,你可任意选择。”

  柳鸿问:“你这证件国家能承认?”

  南方人说:“说白了证件是假的,但我们的制作技术已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谁都看不出破绽来,像你这样漂亮的打工妹,再有个像样文凭,还愁没人录用?”

  柳鸿有点动心了。她参加高考时,第一志愿报了北方经济管理学院,差五分未达线,从第一志愿打下来,第二志愿人家就不予考虑。她又好高骛远,专科和中专都未报,就彻底名落孙山了。第二年,她又报考,还是那个报法,结果分数差得更远。从此就绝了此念,开始了打工生涯。现在能办个文凭,尽管是假的,对她也是个安慰。何况以假乱真,说不定真能起作用呢。现在毕业分配难了,许多大学生找不下接收单位,不就是携带文凭自谋职业吗?自己要是弄个文凭,身价就高了一个档次。但有个讨价还价的问题,她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思想。她把这种考虑装作难于决断,最后还轻轻摇了摇头。

  南方人有点着急,忙说:“小姐还犹豫什么?找公司求职,把文凭朝老板桌上一放,比你说多少话都顶用啊!”

  又说:“小姐又好漂亮,再有个好文凭,那可是锦上添花啊!”

  柳鸿摆摆手:“先生给我戴高帽,是要多诈我钱吧?”

  南方人说:“我们价格合理,绝不骗人。再说,我不收定金,一星期后可以做好,你见到证件付款,小姐是不会吃亏的。”

  柳鸿问:“做一个大学毕业证多少钱?”

  南方人说:“两千元带档案。”

  柳鸿说:“太贵,我没那么多钱。”

  南方人说:“可以优惠到一千六百元。”

  柳鸿说:“不行,我刚来乍到,还没找到工作,哪有那多钱给你?”

  好一阵拉锯式的讨价还价,最后说定为一千一百元。

  但双方各有一个附加条件:南方人要求柳鸿在打工妹中为他们联系业务,柳鸿答应了,同时也提出要求:必须保证质量,否则她将不予接收。

  柳鸿问:“咱们怎么联系?”

  南方人说:“用不着联系。到时我把证件送来就行了。

  请您告我姓名、院校名、毕业证应该填写的时间,还得两张照片。”柳鸿写了个纸条,又从随身携带的影集里找了两张一寸照片,南方人拿着走了。

  十天以后,柳鸿正要到红达餐馆上班,南方人送证件来了,并一再表示抱歉,说迟了三天是印章上费了点事,要她原谅。

  柳鸿接过证书一看,暗自惊讶。她没去过北方经管院,但见过该院毕业生的证书。凭她的记忆,眼下这证书不管是大小还是颜色都是一样的。更使她奇怪的是居然盖着钢印。她不禁问道:“这钢印你们也能做得出来?”

  南方人说:“钢印是难了点,但它总是人做的。别人能做出来,我们也能做出来。”

  柳鸿又指着校长的名字问:“校长的姓名我都不知道,是你们瞎捏造的吧?”

  “不,不。”南方人说,“我们对许多大专院校都有丰富的资料。你要求填九四年,九四年正是他的校长。九五年以后,就换成其他人了。”

  柳鸿惊叹不已,又翻看档案袋。里面有学生成绩总表、毕业论文、毕业鉴定等,一应俱全。那成绩表上填写的分数,多为80分以上,也有少数是60多分,很真实自然,毕业论文是一份电脑打印稿,并有评语、班级和指导老师分别签署的意见。柳鸿没见过真的,但她的感觉上同真的一样,很像回事。她本想挑点毛病杀杀价,可实在无可挑剔,就如数付了款。

  南方人说:“我说过,我们是在占有详细资料的基础上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地制作的。你就是拿到这个学院去,别人也看不出是假的来。柳小姐只管放心用去,不会出问题的。”

  南方人走后,柳鸿想:从此以后,自个就是一个大学毕业后没有接受分配而自谋职业的人。当然一切言谈举止都应与之相符。还想:虽然有了证件,但也不可滥用。滥用必然有失,做出个真人不露相的样子,不到必要时是不可轻易出示的。

  柳鸿在收到证件时,已在红达餐馆上班好几天了。这是个有着五个小包问和一个八十平米餐厅的中型饭馆,老板是个中年人,姓麻,也名副其实,脸上确有不少麻子。

  麻老板很和气,常常是用鼓励的办法,像哄小孩一样,让打工仔打工妹们为他拼命地干活。

  工作是够繁重的,从上午10点上班,直到晚上11点才能下班。没家的打开折叠床就在餐厅过夜。柳鸿自称有家,骑了一辆仅用50元钱买的旧自行车回家。当时的口头协议是:试用一个月,工资100元。试用期满,如果老板满意;就留下来继续干,月工资提为700元。柳鸿对此还是比较满意的,在县里打工时,每月只有300元,现在翻了一番还多,可以暂时立足了。

  时间过得真慢,总算把一个月的试用期熬下来了。

  这一天,柳鸿八点准时来到餐馆时,才想起餐馆翻修地板,停业一天。见掌勺的刘师傅蹲在台阶上吸烟,便走过去。

  刘师傅问:“是不是麻子让你来的?”

  柳鸿说:“我忘记今天停业了。”

  刘师傅说:“那两位已经打发走了。”

  柳鸿问:“谁?小白和小张?”

  刘师傅点点头。

  柳鸿问:“她们不是做得好好的吗?”

  刘师傅将烟头一扔,说:“这是麻子的惯用手法,先说是试用,期满时找个借口打发走,再试用新的,这样老是以每月100元使用廉价劳力。你恐怕也不例外。”

  柳鸿很觉震惊。心想,这麻子心真黑!她问刘师傅:

  “他在不在里面?”

  刘师傅说:“新到一批水产,他看去了。很快就——

  那不,回来了。”

  柳鸿迎过去。

  麻老板说:“小柳,我正想找你。”

  柳鸿说:“我也是来找你的。我的试用期已经满了,你该有个话了。”

  麻老板说了声:“你来。”便进了餐厅,又进了一号包间,示意柳鸿坐下。柳鸿坐了。麻老板坐在她对面,又站起来说:“小柳你是知道的,现在餐饮这一行很不景气,我这里也不例外,下个月能不能开下去还难说。你另找门路去吧。”

  柳鸿没作声,她心头怒火上窜,努力克制着。她在想怎么回击这个黑心人。

  麻老板说:“实在没办法。这样吧,你走时留下住址或电话,我这里情况好转时,就叫你回来。”

  柳鹏站起说:“麻老板,你的情况一定会好转。你违反《劳动法》,以每月100元雇用廉价劳力,一批又一批,多少姐妹们的血汗还喂不肥你?”

  “你这是什么话?”

  “你的伎俩我早调查清了。”

  “小柳你别急。我昨天没打发你走,留到今天,还是同他们有所区别的嘛。”

  柳鸿没作声,等着听他的区别。

  麻老板说:“你只要对我服务得好,我可长期留用你,工资再加点,每月800元。”

  柳鹏问:“麻老板,我这一个月哪些地方还服务得不够?”

  麻老板说:“工作可以。我说的是对我个人,有点特别的服务,明白吗?”

  柳鹏故意说:“不明白。麻老板有话就直说好了,现在的时代,一切交易都可以摆到桌面上谈的。”

  麻老板说:“那好。我说的是感情方面来点服务。行不行?”

  柳鸿沉默了一会,慢慢抬起头来说:“麻老板既然有这心思,我满足你的要求。”

  麻老板高兴道:“你这话可是真的?”

  柳鸿说:“今天就可兑现,这你该相信了吧。”

  麻老板一兴奋,就去抱柳鸿。柳鸿后退一步,指了指大厅里干活的工人,然后说: “别着急。今天停业有时间,过一会你找个地方,我跟你走,不过在这之前我有点事,你得帮帮忙。”

  麻老板说:“什么样事?”

  柳鹏说:“我走时老母亲还病着,就等我寄钱回去看病哩。你知道我心里有多急啊!你给我预支两个月的工资,我立马就去邮局汇款,这样就无牵无挂,可以一心一意地跟你玩了。”

  “这……”麻老板既兴奋,又不愿预支,“我今天没带钱来。”

  柳鸿说:“到隔壁肉铺借去。你以往不是常借吗?”

  麻老板说:“还有,这预支没有先例,一旦破例,以后就……”

  柳鸿打断他:“跟你上床,对我来说难道有过先例吗?”

  麻老板已经欲火中烧,只想快点上床,就说:“行行,预支就预支吧。”说罢到外面转了一下,钱却是从自己口袋里掏的。点了1600元,回来给了柳鸿,并说,“那你快去,越快越好。”

  柳鸿甜甜一笑,又在麻老板胳膊上轻轻捏了一下说:

  “我知道。我比你还心急呢。”说罢挎了小包往外走,骑上她那破车子,朝东骑去,因为邮局在东边。

  柳鸿一走,麻老板就打电话跟附近一家旅馆定下一个房间。然后在地上踱步,想象着这个女人身上可能会有的种种美妙之处。想得入了境界,下面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赶忙打住,做了个深呼吸动作,以平息内心掀起的狂涛。

  麻老板失算了。此刻柳鸿已躺在硬板床上得意呢。费力干了一个月,只能得到100 元,施骗术只用几句活,就得到1600元。看来骗是行之有效的,无须投资就获得丰厚利润,她也庆幸自己没把住址告诉任何人。估计麻老板也会寻找她的,但三百万人口的城市里要找一个隐藏的人,谈何容易。让他找吧,找上几天也就不找了。她计划在屋里躲上几天,也好好歇上几天,然后到远点的地方,比如桥西一带,再找个事情干。

  这时,隔壁一位叫朱兰的三陪小姐推门进来,问:

  “柳姐,你今天不上班啦?”

  柳鸿说:“我不去那里上班了。”

  朱兰问:“怎么回事?”

  柳鸿就将麻老板骗用廉价劳力的事说了一遍。

  朱兰听了说:“柳姐你初初出来,还有点不适应。其实并不奇怪,社会就是这样,你骗我,我骗你,谁骗住准也算,只是你有些太老实,亏了。你不会骗他一下?”说着从裤口袋里掏出个手机来,晃了晃,问道:“你知道这是怎么来的?”

  柳鸿说:“买的吧?”

  朱兰说:“买?我才没有闲钱买呢。我告你,骗来的。”接着就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柳鸿。

  原来朱兰一个星期没到歌厅了。这一段公安部门查得正紧,老板就让小姐们回家避避风。呆在家里没有收入,也憋得慌,朱兰就同几个姐妹一起到电影院陪看。所谓陪看,就是陪那些有钱的老板和公子哥儿看电影,得个一二百块钱的小费。当然让那些人过过手瘾,捏捏摸摸,也是明摆的事儿。昨天晚上,朱兰陪一位老板看了一场电影。

  老板太吝啬,只给她50元,可便宜占尽。朱兰很不满意,可没有表露出来,而是伸手在那人的肩上摇了几下说:

  “大哥,拿你的手机来,我给家里打个电话。”那老板正摸得兴奋,有点舍不得松手,就说:“别忙,电影散场再打不行吗?”朱兰说:“说好的通话时间,我妈还等着呢。快拿来用用。”老板没法,只好把手机拿出来,朱兰拿了手机,到门口头都没回,溜之乎也。

  柳鸿听了,同自己对付麻老板如出一辙。但她还是做出很佩服的样子说:“你真行!不过你小心遇见那老板。”

  朱兰说:“当然我得小心。可万一遇上了,我也不怕。

  骗走你手机?那是我挣的。你捏得老娘乳房还疼呢。拿你个烂手机,我还感到吃亏呢。他能咋?我看他也没啥办法。”

  柳鸿说:“你真辣!”

  朱兰说:“干我们这一行就是这,你玩我,我也玩你。

  不玩是不玩,既玩就玩个心跳!怕啥?”

  柳鸿觉得很受启发,很受鼓舞,也觉得增加了力量和勇气。她感到自己玩了一下麻老板,玩得痛快,玩得解气。直到朱兰走后,她仍在这种兴奋之中。对,要玩就玩个心跳!

  在屋里歇了一天,看书睡觉交替进行,到了傍晚,柳鸿就去敲朱兰的门,想约她出去正经吃一顿饭。可是朱兰不在,可能是又到哪个影院陪看去了,她就独自向外走去。附近有家饺子馆,很有点名气。她想买一斤饺子拿回屋里来吃。

  刚出胡同口,闪出三个人来,刷的一下挡住去路。为首的二十七八的样子,大圆脸。其余两个年龄小点,一个脸凹颊翘,一个长条儿脸,柳鸿第一个反应是:一定是麻老板派人来抓她。她愣了。

  “小姐,等你多时了,等得好苦。”大圆脸说。

  “等我有事?”柳鸿故作镇静地问。

  “事情很简单。”大圆脸说,“不伤筋,不动骨,你舒服,我痛快,玩两个钟头就把你送回来。你要是不同意呢……”

  凹脸刷地掏出匕首,朝柳鸿肚上轻轻戳了一下。

  柳鸿明白了,是遇上流氓团伙,她的选择是:或遭强暴,或死于这举目无亲的街头,俗话说急中生智,在这情急之下,她突然生出个缓兵之计,便说:“这算啥事,还用得着大动干戈?只是我中午没吃饭,还饿着呢。我看这样吧,咱一块吃点饭,我请客,怎么样?”

  大圆脸说:“既然小姐这么开朗,那就先吃饭。客我们请,你说到哪儿吃?”

  柳鸿说:“就近到对面吃饺子吧。”

  来到饺子馆,大圆脸要了一个包间,主食点了饺子,菜要了十多个,喝酒自然不能少。大圆脸举起酒杯说,为了庆祝结识这位大美人儿的伟大胜利,要痛痛快快喝几杯,还要柳鸿与他们同干。柳鸿说她不会喝酒。凹脸说,你喝到嘴里再吐到杯里,他情愿替她喝。柳鸿还是坚持不喝,只是殷情地倒酒劝酒,在此期间,她脑子里想着逃离之计。想到借解手溜走,但一旦被他们追上,就坏事了。

  也想过用灌醉他们的方案,但也觉不妥,一者自己不喝硬灌别人,容易引起怀疑,二者酒喝多了必胡闹,她当场就会遭殃。思来想去,终于想出个自以为两全之计,她想试试,看看效果如何。

  这时那三个人正喝到高兴处,几杯酒下肚欲火也被点燃。圆脸朝柳鸿靠了靠说: “还没问你叫啥名字?”

  柳鸿说了她的姓名。

  圆脸说:“柳妹,我可等不得了,先预支一个吻吧。”

  说着就要亲柳鸿。柳鸿身子一偏躲开,接着就伏到桌上抽泣起来。

  柳鸿两眼居然泪水汪汪,说道:“同兄弟们在一起,我感到既踏实,又开心。要是经常能这样,该有多好!可惜,我没这福气,我得离你们远点才好。”

  圆脸问:“这话怎么讲?”

  柳鹏说:“我有性病。当然我可以不管它,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可这不把弟兄们害啦?我不忍心啊!”

  三人为之一愣。少顷,圆脸不无遗憾地叹了一声说:

  “你也用不着伤心。我认识一位性病专家,他有特效药,两个月保证根除。”

  柳鸿说:“还有更可怕的,医生怀疑我有艾滋病,早几天就让我再去确诊,我没去。”

  长条脸问:“你为啥不去?”

  柳鸿说:“我没钱了,只能等做工挣下钱才能去。”

  圆脸使劲一拍桌子:“自古英雄救美人,弟兄们,我们帮她一把。”说着就掏钱。其余两人也掏出钱包。三个人凑了980元,给柳鸿放进包里。柳鸿作出深受感动的表情说:“我这一辈子也忘不了你们的恩德。这样吧,我明天后天跑医院检查,要是确诊为艾滋病,那就啥话别说了,我将远离你们而去。如果不是艾滋病,我就集中力量治疗性病。你们就耐心等两个月,两个月后我就属于你们,你们爱怎么玩都可以。”

  圆脸叹了一声说:“只能这样了。那你把检查结果早点告诉我们。”

  柳鹏说:“后天这个时候,还在这里见面,我把诊断结果给你们看。”

  这以后,三个喝酒全然没了以前的兴致。柳鸿倒趁机多吃了几个饺子,赶忙放下筷子,说明天要上医院,她想早点回家休息,三人没有勉强她,还把她送到巷口。

  柳鸿回到小屋,细细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幕时,觉得很是后怕。她此刻心情可以说是喜中有忧。喜的是她终于化险为夷,还得了980元钱。忧的是,今天脱险只是权宜之计,可怕的命运依然在等着她:得罪了这些人,她只有死路一条,可依从了他们,那就变成他们的性工具,后果也不堪设想。她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搅得她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几乎一夜未眠的柳鸿,简直是伤透了脑筋,到凌晨四点时,终于有了主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离开省城到云州去。

  五点三十分,她登上北去的火车。

上一篇:29

下一篇:31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二章 论国家的立法权、执行权和对外权 - 来自《政府论(下卷)》

143.立法权是指享有权利来指导如何运用国家的力量以保障这个社会及其成员的权力。由于那些必须经常加以执行和它们的效力总是持续不断的法律,可以在短期间内制定,因此,立法机关既不是经常有工作可做,就没有必要经常存在。  并且如果同一批人同时拥有制定和执行法律的权力,这就会给人们的弱点以绝大诱惑,使他们动辄要攫取权力,借以使他们自己免于服从他们所制定的法律,并且在制定和执行法律时,使法律适合于他们自己的私人利益,因而他们就与社会的其余成员有不相同的利益,违反了社会和政府的目的。因此,在组织完善的国家中,全体的福……去看看 

第一章 意大利人 - 来自《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

当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在工商业方面所处地位,再也没有一个国家能够象意大利那样有利的。粗野横暴的行动并没有能完全摧毁古罗马的文化和文明。那里的耕作方法虽然拙劣,但气候温和,土地肥沃,为广大人民产生了丰富的食料。最不可少的艺术和工业,仍然象古罗马地方自治制度一样地保存着,很少受到破坏。沿海一带渔业发达,到处都足以培养海员,沿意大利漫长海岸线的航运使它内地运输投备不足的情况大大地获得了补偿。它与希腊、小亚细亚、埃及相近,海上交往频繁,使它对东方贸易获得了特有便利,这类贸易以前范围虽不广,是经由俄国与北方的各国……去看看 

Book 30 : Theory of the Feudal Laws among the Franks in the Relation They Bear to the Establishment - 来自《论法的精神(英文版)》

1. Of Feudal Laws. I should think my work imperfect were I to pass over in silence an event which never again, perhaps, will happen; were I not to speak of those laws which suddenly appeared over all Europe without being connected with any of the former institutions; of those laws which have done infinite good and infinite mischief; which have suffered rights to remain when the demesne has been ceded; which by vesting several with different kinds of seignory over the same thi……去看看 

第一篇 生产 第01章 论生产要素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何谓生产要素  生产要素有两种:劳动和适当的自然物品。  劳动或是体力的,或是脑力的;说得更明白些,这一区别乃是或是肌肉的或是神经的;在劳动这一观念中,不仅应包括所作的努力本身,还应包括在某一职业中因进行思考或使用肌肉而引起的一切不愉快感觉,一切肉体上的不适或精神上的烦恼,或两者兼而有之。关于另一种生产要素(适当的自然物品),需要指出的是,某些能满足人类需要的物品是自然存在或生长的。洞窟和树穴可以提供藏身之处;果实、根茎、野生蜂蜜以及其他天然产物可以用来维持人类的生命。但即令是这些东西,通常也需要……去看看 

1-2、红卫兵出世 - 来自《红卫兵档案》

红卫兵的发起者们   古老的北京城,历来是中国学生运动的发祥地。   1966年初夏,一股躁热的情绪在暗中涌动。偌大的北京城,再也摆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了。   清华大学,这所名震中外的高等学府,是莘莘学子向往和圣殿。清华附中被笼罩在 “清华”的光环下,也就显得非同凡响。   准确地说,能上清华附中读书的中学生应该算是“天之骄子”了。这些中学生中的绝大部分是干部子女,血管里流动着“红色贵族”的“高贵”血液,他们中间,不乏共和国部长的千金和将门之后。这些十六七岁的中学生,具有早熟的政治嗅觉和斗争眼光,天真幼稚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