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官

34

本章总计 11358

  好像有一个无形的自动指挥系统在起作用,市委书记丁钦第二天上午一上班,就登门拜见老太太来了。

  一把手是一个地区或是一个单位的总代表,这个地区或单位的工作情况,是以一把手嘴里说出来的为准,因此跑上级领导或是进见什么重要客人,一把手有着人们公认的优先权。不管为公为私剑桥柏拉图学派17世纪英国一批毕业于清教中心剑桥,都可以冠冕堂皇,说成是请示汇报工作。这样一把手就不怕撞上别人,也就用不着偷偷摸摸。

  丁钦是把电话直接打到房间来的。

  柳鸿一听是丁书记,忙说:“丁书记,我是小柳,柳鸿,真不巧,姑妈正上厕所,您是不是过几分钟再拨一下?”

  丁钦说:“跟你说就行,我想去看看柳老,不知现在方便吗?”

  柳鹏说:“现在是姑妈一天里精神最好的时候,请您来吧。”

  十分钟之后,丁钦就过来了。司机随后搬进几个小纸箱来,全是香蕉、油梨、猕猴桃之类的水果。

  丁钦和李副市长的性格截然不同,说话文雅,也很得体。他说:“前些时,听说柳老身体欠佳,不能会客,就没敢来打扰。现在怎么样?看面色挺好的。”

  老太太说:“你们这温泉水真好。这位侄女来了之后,延长了泡浴时间,还增加了按摩,近来的确好多了。你们开发利用这温泉水,实在是一件大好事,我得感谢你们。”

  丁钦说:“您不用感谢,我倒是希望你明年再来休息疗养个把月,巩固巩固疗效。”

  老太太说:“来了就免不了打扰你们。我知道你们工作很忙。”

  “忙也忙不到个点子上。”丁钦谦虚道。接着就从这个“忙”字说开去,讲了他们近来全力抓的几项工作。未了也提到老太太啥时精神好,可到几个地方看看。在全市范围内,不管哪方面做出成绩,都能入了一把手的账,因此介绍的面比较广,点了新世纪超市、经济开发区、再就业工程、脱困的几家国营企业。并分别作了简单的汇报。

  老太太说:“你们做出好多成绩,我本该去看看,高兴高兴,只是身体不作主,恐怕难于实现。”

  丁钦说:“实在去不了,也不可勉强。市内还有几处文物景点,很值得一看。柳老要是能去我陪同。有的地方还没有向外开放,就是开放了的地方,关卡多,门票也贵,我去了就等于是你们的通行证,解说员也会服务得更好一些。”

  老太太说:“谢谢丁书记,能去就去,看情况。”

  丁钦告辞。

  柳鸿把丁书记送到汽车跟前。

  丁钦说:“小柳,你回去跟柳老说一下,云州有什么事需要我办,你跟我说一声。”

  柳鸿说:“倒是有点事需要麻烦你,实在不好意思。”

  丁钦说:“说麻烦就见外了,有事你只管说。”

  柳鸿说:“我学校毕业时,因分配不理想,没有接受,就只好自谋职业。也曾到工厂上过班,可工厂倒闭了,这以后就在社会上打工。我希望有个固定的事情做,不知丁书记有没有难处?”

  丁钦问:“你有什么具体要求吗?”

  柳鹏说:“不敢有什么要求,丁书记怎么考虑我都满意。”

  柳鸿说着,忙从包里取出假文凭让丁书记看,心里虚虚的。她当时花钱制作这些东西,只想用它来哄哄那些小公司小饭店的老板们,没想到会摆到市委书记面前来。她担心里面有什么破绽被丁书记看出来,手里捏着一把汗,心提到嗓子眼,她暗暗用朱兰的那句话给自己鼓劲:沉住气,别怕,玩就玩个心跳。只要闯过这一关,事情就好办了。

  其实柳鸿是虚惊一场。在看不着的问题上,丁钦把握了个适当的度。不看不行,你连看都不看一限,很不礼貌,也容易被认为是冷淡。可是看得过细过认真,又给人家一种你好像怀疑什么似的印象,更不好。何况有如此大背景的人,只要说出来,办就是了,有什么细看的必要?于是便打开假文凭看了看,只对那张谁都会注目的照片和发证时间稍稍留意了一下,便说道:“行了,这事我记住了。”

  柳鸿再次向丁钦说:“丁书记,太麻烦您了。”

  丁钦说:“这可不能叫麻烦,这是应该办的好事。”

  的确,对丁钦来说,这是大大的好事,是他今天拜访的重大收获。要跟这样的人拉上关系,难哪!你送礼吧,平白无故,没个说法,人家收不收都是把不准的事,闹不好会适得其反,给她办了事,她就算欠你一笔人情债,到时候会大有用处的。为此,他在回市委的路上以至坐到办公室之后,一直兴奋不已。

  现在办事,说难也难,难于登天;说易也易,易如反掌。那要看谁说话,给谁办。

  这天下午,丁钦把开发区主任何清叫到办公室来,介绍了柳鸿的基本情况以及同老太太的亲缘关系,要何清给安排一下工作,一要安排好,二要办得快,何清没有说自己的意见,只是点头称是,坐了不到十分钟,说了十几个“是”,然后就匆匆领命而去。

  何清回到开发区,立即开了个领导成员会议,传达了丁书记指示。两位副主任表示同意,兼管人事的办公室主任张东说:“此人有大专学历,可以搞个聘用制干部。要办得快,只要让丁书记特批一下,我保证三天内办完。”

  当天晚上,何清就拿了一份电脑打印的报告找到丁钦家里。丁钦一看是录用聘用制干部,十分满意,当即拔笔作了批示,并说:“先把工作问题解决了,再适当考虑一下职务问题。”

  何清说:“是。录用之后,职务问题好说,我看可以安排成主任助理,正科级,你看行吗?”

  丁钦说:“可以,就这样办吧。”

  办公室主任张东没夸海口,第三天上午,他就把全部手续办完,到何主任办公室交差来了,何清对他的办事效率十分满意,并要他通知柳鸿到办公室正式谈话。柳鸿是上午十一点钟来到开发区的,一进办公室的门,以她的容貌和气质把大小两个主任全给镇住了。何清脑子里闪过“相貌不凡”四个字。张东却想:“这么漂亮的人儿,也该有一份像样的工作。”这么想着,便忙介绍:“这是咱们的领导何清主任。”

  柳鸿说:“何主任您好!”

  何清说:“小柳请坐。这是咱们办公室主任张东。我们叫你过来,主要是谈谈你的工作。你的工作问题市委领导有批示,我们也作了一些努力,给你办了个聘用制干部,你看这怎样?”

  柳鸿还是第一次听说聘用制干部,就问:“这聘用制干部是什么性质?是不是临时打工?”

  何清说:“聘用制干部是企事业单位长期录用的干部,不是临时工。在企事业的范围内可以调动,可以提拔。”

  柳鸿一听,心里暗暗高兴,忙说:“明白了,谢谢何主任张主任费心。”

  张东说:“你把档案给我。”

  其实,自带档案本身就是一个大破绽,但没人动这个脑筋。

  柳鸿就打开皮包,将卷成圆筒状的档案袋取出,又反卷了一回,往平弄了弄,然后递给张东。她估计人家一定要细看,这是她惟一不放心的一点。

  张东取出档案材料,数了数件数,然后将录用材料也搁到一起,又放进另一个准备好的袋子,编了一个号,就放进一个铁皮柜里,然后说:“这就给你建档了,上班后再补填一张履历表就行了。”

  柳鸿随着那铁板的碰锁“咔嚓”一响,提着的心落回原处。她问道:“何主任,我什么时候上班?”

  何清说:“你已经算上班了。现在是月底,你的工资从下月开始发起。你的任务:继续陪侍你姑妈,她回去之后,再来正式上班,你看怎么样?”

  柳鹏说:“太好了!我姑妈眼下的确离不开人,我替姑妈感谢何主任。”

  何清心里的高兴绝不亚于柳鸿。近水楼台先得月,把这样一个有背景的人物安排到自己部下,必将受益无穷。

  因此忙说:“不要说谢,小柳,这都是我们应当做的。不要让你姑妈等得过久,你快回去吧。”

  柳鸿高高兴兴地回到疗养院,一见老太大,就搂住脖子,在其额上亲了一口,然后将情况说了一遍。

  老太太说:“你的工作有个着落,我回去也就放心了。”又说:“我觉得人家这样安排挺不错了,你应当感到高兴。”

  柳鸿说:“我以后不用到处漂泊了,当然高兴呀!”

  然而高兴的事还在后头,柳鸿做梦也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一星期之后的一天上午,何清主任到疗养院拜见老太太。一见面,就说明来意: “我这次来,主要是向柳老汇报一下小柳的工作问题。”

  老太太忙说:“你看工作已经安排了,让我拖得上不了班。我看让女儿来换换她吧?”

  “不要,不要。”何清忙说,“我给小柳谈过了,陪侍您也是工作任务,不用着急上班。我说的是小柳的职务问题……”

  老太太忙说:“何主任,小柳有个固定的工作,我们已经很满意了。职务我们没有任何要求,也不应当有任何要求。那是在以后的工作中,看她的能力和水平怎么样,才能考虑的事。”

  何清说:“我们最近开了个领导成员会议,大家一致认为,小柳年轻,有文化,在协助领导洽谈引资引进技术方面,一定能够发挥作用,因此决定给她安排个主任助理,正科级待遇,文件已经下了。”

  老太太的第一个感觉是太快了!人还没上班就安排职务?

  何清又说了一些要柳老保重身体的话,就告辞了。

  回到开发区,何清将文件交给张东,要他入档。张东感叹道:“俗话说,人比人活不成,人家还没上班,职务就有了,同我这个工作了十多年的人一样的级别。可我不眼红,咱没有人家那样的背景啊!”

  何清说:“这就对了,应当有这胸怀。”

  与此同时,在疗养院,老太太和柳鸿也正说这事。老太太说:“我觉得,人还没上班就提拔,有些太急太快了,你可千万要争口气,做好工作。”

  柳鸿十分诚恳地说:“姑妈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我一定不让别人有什么话说。”

  老太太点头道:“我相信你会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