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骗官》

毛得富看看火候已经差不多,便从一只皮包里拿出一叠照片递给韩向上。韩向上看完照片后,对毛得富的身份更不怀疑了。他甚至还佩服他的才干,因为,他与这么多的中央领导有来往,可见他在搞经济工作方面是很有潜力的。

毛得富收起照片,继续胡吹道:“这些领导对我都很关心,我有事找他们,可真是有求必应的呀。不是我吹牛,要是我毛得富贪心一点,自己办起公司做生意,早就几千万甚至上亿元进帐了。可是,我们家里家教很严,我的父母亲反对我自己做生意。现在很多中央及省部级领导的子女,纷纷办起公司做生意,大家很有些议论。我的父母亲就是个反对派,他们认为这是危害党风的事,这样做是不行的。所以,我父母亲只支持我参与国有和集体公司做生意,帮助国家和集体做事,心里踏实。自己拿点奖金,也不算过份。要是他们知道我愿意到琼平来做扶贫工作,一定会很高兴的。”

初夏的一个上午,气温非常地宜人。韩向上带着毛得富乘一辆奥迪轿车来到了省委大院。

省委组织部的干部处处长老金与韩向上有些交情。这倒并不是说韩向上曾经向他孝敬过什么好处,而是因为琼平市级领导班子的考核,都要通过金处长这一关。韩向上要想让自己信得过的人进领导班子,必须首先说服姓金的。而老金倒也比较好说话,在写考察报告时,文字方面总是尽量符合韩向上的意思。当然,金处长在琼平的县处级领导干部调配问题上,也没忘了向韩向上推荐过自己的亲戚和熟人。因此,韩向上与老金之间,完全属于这种互相理解、互相支持的默契关系。

这回,韩向上向老金重点推荐了毛得富。在向老金介绍了毛得富的家庭情况之后,韩向上希望省委组织部能够向省委领导汇报一下,同意让毛得富到琼平挂职担任副市长。

在中午的那顿美酒佳宴进行到一半之际,老金向韩、毛两位交底道:“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了。不过,要想办成,恐怕还不能急,得慢慢来。按照规定,我们省委组织部在向省委提交报告之前,须到所在单位进行考察,这考察就需要好长一段时间。然后再看机会,请我们部长向省委领导提出来。”

毛得富最害怕的就是去考察,他那点底子自己最清楚,弄不好副市长没当成,问题倒暴露出不少来。于是,便急着道:“考察起来时间是慢了点,能不能破个例,免了考察这个程序?”

老金道:“要说不考察,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因为这个副市长不是从基层提上来的,而是从外地调过来挂职的。但是,通过外地来挂职都需要上级部门提出来,与我们协商才行。这当然就不必再考察了。可是,你在西南军事学院那边,也没有什么上级领导,比如说是军区领导来与我们协商过。现在事实上是琼平市委私下做出的决定,这就不一样了。”

韩向上听了“私下”后觉得心里不舒服,道:“也不能说是私下,我们琼平是贫困地区,为了发展经济,主动向外地引进人才,这也是需要组织上给予支持的嘛。毛得富同志是军队院校里的总经理,很会做生意,而且在中央又有很多人支持他,到了我们琼平后,在引进资金方面是绝对没有问题的,”韩向上看了看毛得富道:“是不是这样?”

毛得富笑道:“是啊,我到琼平来,也不是为了这个副市长的位置,我现在也是副师级的总经理,到这里挂职也是平级的嘛。关键是我们韩书记一再要求,要我到这里来帮他们做点事。为了把琼平搞上去,韩书记可是求贤若渴啊。虽然我不是什么贤才,可韩书记既然这么诚恳,我也只好勉为其难地试一试了。”

老金几乎都被他们一唱一合的“表演”感动了,道:“是啊,琼平的发展的确需要特殊人才,不改变观念不行啊。我们虽然是搞组织工作的,但小平同志说过,一切工作要围绕经济建设这个中心,我们组织部门也要为经济建设服务啊。既然琼平很需要毛得富同志,我看还是可以想想办法的。”老金点了支香烟,道:“要想速度快一点,最好是请军区领导出面一下,比如叫军区负责组织工作的领导到我们这里来一下,把这件事情仔细商量商量,怎么样?”

毛得富知道军区首长不可能会关心他的这件事,因为在不久之前,军区纪委还查过他呢。要不是靳老太过问得及时,恐怕现在已经坐进大牢了呢。毛得富想了想,又有了主意,便问道:“我们军区首长思想很保守,特别是因为我在公司里搞得还可以,他们不愿意放啊。不过,中央的领导倒是肯支持我到琼平来搞扶贫工作的。”

老金睁大眼睛道:“你是说你舅舅?”

毛得富道:“不,我哪愿意打搅他呢。我说的是苏张首长,他倒是对我的工作很理解,很支持的。”

老金高兴地道:“呃,请他到你们军区首长那里说一说,然后……”

不等老金说完,毛得富拦道:“不用不用,这样转来转去,时间又拖长了。如果可以的话,我看是不是请苏首长直接与你们组织部联系一下。”

老金道:“行,我看这样也行。只要苏首长肯出面介绍,我们组织部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到时候我们就向省委领导大力推荐就行了。”

两天后,毛得富就与韩向上一起,乘飞机来到了北京。

毛得富首先向苏首长汇报了《长征之恋》的拍摄工作,特别介绍了扮演苏首长的那位年轻演员及其表演情况,一句句都往好听的地方说。

苏首长接过刚刚剪辑完成的样片带子,笑不合口地道:“好啊,好啊,小毛,你办事情总是风风火火地,这么长的戏,这么快就拍完成了。有空我一定好好看一看,要是拍得好,我再向电视台推荐推荐,啊。”

只要苏首长肯推荐,毛得富投下去的资金就很有得赚了。他说:“您一定要帮助推荐推荐。

苏首长问道:“你干妈现在怎么样?”

毛得富道:“她现在还在南昆疗养,我常去看她的。她身体不错,特别是对南昆的环境很适应,也很满意的。”

张首长道:“好啊,身体好就好。你虽然是她的干儿子,可也要多关心才是。”

毛得富转了个话题道:“上次我向您汇报过在学院公司里的事,那里情况比较复杂,我想换个环境工作。”

韩向上一听“情况复杂”,又是一惊。这时毛得富转过脸来说道:“这位老韩就是琼平市的市委书记,他对我的工作也很关心。”

韩向上忙热情地对苏首长道:“是啊,毛得富同志能力不错。我们琼平现在发展还比较慢,我想把毛得富这个人才引进到我们琼平市去,给我当个助手。”

苏首长高兴道:“不错嘛,小毛,韩书记肯用你,说明你确实干得不错嘛。”张首长想起了现在一些中央领导子女存在的种种“八旗作风”,便对毛得富夸道:“年轻人就是要实实在在地干点事情。琼平是个贫穷落后的地方,我们当年在那里干革命,老百姓很支持我们。现在革命成功了,琼平的面貌还没有大发展,我心里也很难过啊。小毛,既然韩书记要你去,我看你就大胆地去吧,我支持你。工作上有什么困难,你尽管来找我,啊。”

毛得富看了看韩向上,韩向上知道毛得富要自己替他说那句话,便道:“我已经向省委组织部汇报过这事了,但省委组织部说手续方面还要办一办。我想让毛得富同志到我们琼平去挂职担任副市长,分管经济工作。但省委组织部说还需要军区首长出面联系一下。”

毛得富补充道:“或者中央老同志也可以。”

苏首长道:“其他人挂职也要这样做吗?”

毛得富道:“其他人当然就很简单了。可是我们军区首长听说我在公司里干得不错,当然不愿意放了。如果再去找他,时间一磨,就太慢了。”

韩向上道:“是啊,最好是苏首长出面说一句,这事就很简单了。”

苏首长因为最近有空就练书法,顺口就道:“这样吧,我就写个条吧。”

毛、韩二人马不停蹄地乘飞机回家。但他们没有马上去琼平,而是先去了省委组织部。干部处的老金看了苏首长的字,觉得这样也可以,到时候如实向领导汇报。

在回琼平的路上,韩向上问起毛得富的母亲,道:“苏首长怎么说是你的干妈?”

毛得富知道韩向上有疑心,便道:“干妈?干妈亲妈不是一回事么?”

韩向上道:“记得你以前说是亲妈。”

毛得富胡编道:“事情是这样的,她既是我的亲妈,也是我的干妈。我两岁时父母亲就死在了国民党的机枪下。因为我的干爹干妈都是和我亲生父母一起革命的亲密战友,他们就把我收养了过去。因此,我的干妈不就是和亲妈一样吗?”

韩向上是个何等聪明之人,他算了算毛得富的年龄,觉得他父母亲不可能死在国民党的机枪下,便问道:“你父母亲死在哪一年,是哪一次战斗?”

毛得富看出了韩向上的疑心,便道:“其实,我也不知道父母亲是怎么死的,我当时只不过两岁,知道啥呢?谁带我大,谁就是我的父母,是不是?至于父母亲在哪次战斗中死的,他们没有具体和我说起过。”

韩向上觉得毛得富回答得不能让人满意,不过,就算是干儿子,让他来当这个副市长,不会错的。

大约在一个月后,省有关部门根据琼平市委的提议,正式任命毛得富为琼平市副市长。文件很快就下到了琼平市。

在担任副市长的头两个月时间里,毛得富几乎都忙于吃请。在这个贫困的地级市里,工业和旅游是最大的两块肥肉。由于工业比旅游的弹性更大,因此工业比其他任何行业都肥得流油。虽然与其他发达地区比起来,这里的工业落后得很,但琼平人眼窄,在他们看来,毛得富所占的这个位置真是富得让人流口水。因此,各县区各部门的头头脑脑们,一茬茬地来向毛得富请吃送礼。

毛得富频频出现在琼平市的各家酒店里,临时分来的两室一厅里也塞满了各种各样的礼品。

最兴奋的是那个刚演完第一部电视剧的白梅,他几乎天天都和毛得富住在一起,成了他的小情妇。琼平人观念落后,这种事很快就一传十、十传百,成为老百姓饭桌上议论的话题。

有人说,毛得富和白梅已经有了孩子。白梅不肯到医院去打胎,她一定要毛得富娶她,可毛得富不答应。这样一来,两人老是关在房间里吵架。

看来,副市长毛得富也有不得意的时候。

市委书记韩向上也接到了外甥女白梅打来的小报告,便把毛得富找去耐心地谈话。如果自己能够说服毛得富的话,那么这位副市长就是自己的外甥女婿了。这是最理想的事。所以他的谈话很有力度。

听了韩向上的劝说,毛得富说再仔细考虑考虑。

这么一来,白梅和韩向上都沉浸在了幸福的幻想里。

直到有一天,毛得富的门口来了位不速之客,琼平市的党政机关里又掀起了一阵桃色风波。

来者就是毛得富多年的情妇宋阿娇。宋阿娇长得也十分美丽,只是年龄比白梅大几岁,但也不到三十。她不仅知道毛得富的有关身世,还掌握了毛得富所干的种种罪恶勾当。

宋阿娇显然是听说了毛得富在琼平市的所作所为。这次是专程为自己的婚姻大事赶来的。

毛得富几个月不见宋阿娇,他发现宋阿娇比以前更迷人了。而且让他吃惊的是,她的处事能力也非同凡响,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宋阿娇耐心地对毛得富说了一番话,轻轻地点了点毛得富的要害之处,然后给了他两种选择:一是马上和她结婚,举行隆重的婚礼;二是她马上去有关部门检举揭发,让他关进大牢。

之后,她还专程找了白梅谈了一次,并且完全没有泼妇骂街的习性。她谈话的气质甚至压倒了一直很想辱骂对方的白梅小姐。宋阿娇向白梅劝说了一番之后,道:“我也是一个女人。你想嫁给毛得富,这种心情我是理解的。而且,如果你执意要嫁给他的话,我并不反对。但你要考虑清楚,一旦你嫁给他之后,你就会成为一名死囚的妻子。可以说,我们三个人都不会得到好处。但是,如果你离开他的话,我和他将会安安心心地生活一辈子,你也可以从他那里拿到一笔数目不小的钱作为补偿。可以说,我们三个人都会从中得到好处。请你冷静地想一想吧。”

白梅在冷静思考的时候,毛得富也来找她谈了一次。毛得富答应给白梅一百万元,并且要求她对宋阿娇说的话在外面永远保持沉默。

白梅并不傻,她接受了条件,而且还参加了两个星期后毛得富举行的婚礼。

之后,她带着一百万元的巨额资产,远嫁给了外地的一位广告商。

上一篇:第十九章

下一篇:第廿一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一章 和平之光的再现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一卷》

35.马歇尔紧急使华  国共谈判宣告中断后,两党冲突愈演愈烈,内战危机日益严重。蒋介石的独裁内战政策激起了中国社会各界的普遍反对,一时间反战运动勃然兴起。  中国的内战危机也引起了大洋彼岸的美国人的严重关注。解放区军民自卫反击战的胜利和国统区人民反战运动的掀起,证明以赫尔利为代表的美国公开扶蒋反共的政策走进了死胡同。中国局势的糜烂使白宫的决策者们清醒地认识到,目前国民党“绝对没有能力用军事手段镇压共产党”,若蒋介石发动内战,其结果“可能导致共产党控制全中国”。这是充满商业头……去看看 

第五章 中国味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3年1月底-6月16日)  又过了15天大洋中的孤独日子,2月1日抵达阿姆斯特丹岛,这岛的沙滩上挤满了海豹。意想不到的是:“有人在挥舞着一根绑着手帕的木杆”,——三个法国人和两个英国人。人们把他们留在这荒岛上是为了准备“2.5万张海豹皮的货运到广州去出售”。“中国人对修剪海豹皮有很高的技术,他们把长的和粗的毛剪掉,留下一层细软毛。”这五个人真是“污秽不堪,但没有一个人想脱离这种生活”。  就在这个2月1日,巴黎国民公会对英国国王正式宣战。当他们的国家互相打仗的时候,他们却在一起费劲地从2.5万个骨架上剥皮,并把尸……去看看 

第一编 微观经济(三) - 来自《谁妨碍了我们致富》

在国外选购商品   改革之前物资匮缺,寻找买东西的机会是生活中一项大事。出差旅行时背着大包小包,或者是带些东西给远地的亲友,或者买些本地难买和价钱贵的东西。改革十几年后的今天,除掉跑单帮的很少有人背着大包小包出门了。改革的重要成果之一是许多人利用各地商品价格的差别从事长途贩运,使各地的价格差别减小。过去一直以为长途贩运是投机倒把,大约十年以前对对巴此项禁令取消。现在执行的是一项相反的政策,是鼓励地区间的物资交流,反对地区分割和地方保护主义。长途贩运的结果是产地的价格上升,生产者有更大的产量供应,……去看看 

第27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廖红宇回到家里,已经觉得很累了。这种状态近来经常出现。而在几年前,几乎是难以想像的。她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累,从早到晚,中气总是那么足。40岁的人在她身旁一站,比比她,都会觉得自己“真的老了”。但最近确实不行了,常常想坐下来,在腰后衬个软垫,再喝一口热茶,闭一会儿眼睛……也懒得进厨房了,就是点起了油锅,也是随便糊弄两口就行。女儿总问,妈,您怎么了?她总是不回答。这两天,她更觉得累。她有所觉察到冯祥龙让她去橡树湾其实是一种变相的“排斥”。她又为橡树湾基地的前途着急。五千万的东西,冯祥龙只卖了五百万。如果属实,这里一定有……去看看 

穆勒序言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本书论述的题目,已有许许多多优秀的著作论述过了,因而看来需要对于本书的出版做一点解释。  也许只要说一下现有政治经济学专著都没有包含这方面理论上的最新进展就够了。最近几年的讨论,特别是关于通货、外贸以及或多或少与殖民化密切相关的重要课题的讨论,已产生了很多新的思想和对这些新思想的应用。看来有理由对政治经济学领域重新全面地审视一遍。即令只为采纳这些思考的结果和使它们与最优秀的思想家对这一主题先前所制定的原理协调一致,也应当这样做。  然而给具有类似书名的以往著作补充不足之处,并不是作者所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