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一章

 《骗官》

座落在琼平市繁华地带的大红鹰宾馆,是当地新开办的一家星级宾馆。它的主管部门是市烟草专卖局,而毛得富正是直接分管烟草局的市领导。

大红鹰宾馆下属大红鹰超市、大红鹰快餐部、大红鹰娱乐城、大红鹰酒家等部门。根据毛得富的意见,大红鹰酒家特别聘请了本地最有名的一位特级厨师掌勺,因为他烧制的菜肴很符合毛副市长的口味。

在一间较隐秘的小包厢里,市烟草专卖局局长兼烟草公司经理洪山正在与毛得富轻轻地说着什么。毛得富接过洪山递过来的一支大中华香烟,美滋滋地抽了起来。以前,他是不爱抽烟的。可现在事业发达,不搞点刺激不行。而香烟中的精品与人类中的美女是最能刺激他神经感官的两样东西。后者他已频繁涉及,现在他开始品尝起前者来了。两人一边抽烟,一边交头接耳,像是在搞什么地下工作。

过了一会儿,洪山从包里拿出厚厚的一捆东西,塞给毛得富道:“这批货公司赚了五、六百万,这里的五十万是我们商量好的,算是给你的奖金吧。”

毛得富接过来后塞进了自己带来的高级皮包里。皮包原本不大,现在就塞得鼓鼓囊囊了。毛得富道:“下次别再拿现金给我了,开张支票来吧。”

洪山道:“行,要么下次我先用你的名字存到储蓄所里,把存折交给你就行了。”

毛得富笑道:“这次你也赚了不少吧?”

洪山道:“我又不能拿。这赚来的钱在公司帐上,我怎么敢拿呢?”

毛得富道:“那这五十万是怎么拿出来的?”

洪山道:“这是变通一下弄出来的。”

毛得富笑道:“你自己就没有想过要变通一下?”

洪山被说得不好意思,道:“我就没有必要变通了,我当烟草局长,每年都有奖金,除了工资外,总有二十来万。没有必要再那个的。”

毛得富又笑道:“没想到你还是个廉政干部啊?”

洪山道:“廉政哪里谈得上呢?我每年拿二十来万,其他部门的领导,看到我都眼红呢,他们恨不得我早点下台,自己好坐上我这个位置呢。我只要不出事情就谢天谢地了。”

毛得富道:“是啊,烟草局真是个好位置,其他部门有的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你却能拿二十来万元的奖金,真是不太平衡啊。就拿我们当市长的来说吧,听起来好听,可除了几百块钱工资,其他几乎什么都没有了。你是公司经理可以拿奖金,我们却不能拿奖金,不公平啊。”

洪山笑道:“我刚才不是给你发奖金了吗,五十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毛得富道:“对,今后我们互利互惠。我对烟厂比较熟悉,凭我的社会关系,搞低价香烟是不成问题的。今后我负责搞条子,你负责运香烟搞批发,在我们共同努力下,争取把琼平市烟草局的名气在全省打响。工作做好了,我们自己也不会吃亏啊。”

烟草局秘书小李过来叫吃饭,毛得富就和洪山一起步入了隔壁的大包厢。

琼平卷烟厂厂长刘大志早就坐在那里恭候了。今天是他掏腰包,因为他想请毛副市长帮忙扩大再生产。

大家一边喝酒,一边就谈到了烟厂的事。

毛得富对刘大志道:“老刘啊,我上次到你们烟厂看了一下,发现生产很落后,难怪你们生产的卷烟打不开市场。你们生产的琼平牌香烟,烟草粗劣,味道不行,不要说人家不愿意去买来抽,说难听点,你们就是送给我抽我也不要抽。”

刘大志被说得哭笑不得,道:“是啊,我们也在想办法改进呢。”

毛得富道:“搞经济工作,重要的是改变观念啊。一定要有强烈的市场经济观念,我们所有的工作都要紧紧围绕着市场经济这个中心不放。那么差的香烟生产出来干什么?生产了还不如不要生产呢。现在市场上需要什么?需要档次高一点,味道好一点的香烟,你们就该想办法改进技术,努力生产嘛。”

刘大志苦着脸道:“我们技术跟不上啊。”

毛得富道:“跟不上就要想办法跟上。我给你们烟厂提两条:一是尽快物色先进的技术人员,一定要迅速到位;二是马上更新设备。你们那几台老爷机器,那都是什么年代的东西,你们竟然还舍不得扔掉它。”

刘大志道:“不是舍不得扔,是买不起新设备啊。”

毛得富道:“买不起可以贷款嘛,银行方面我去说,老刘啊,搞经济工作一定要学会借鸡生蛋,等自己的蛋一只只都孵成小鸡、小鸡又成为一只只健壮的公鸡母鸡后,再把老母鸡还给人家。”

刘大志道:“我们到其他厂里去取经过了,有一种德国生产的烟草加工机性能很好的,还有一种叫什么BI卷烟包装机的,也非常先进。要是我们厂能够配上这么两种机器,相信卷烟生产质量一定会赶上一流水平的。”

毛得富道:“好吧,你们打个报告上来,我给银行说一说。这事要马上办。另外,新产品就别再挂什么‘琼平’的牌子了。前段时间我在这里拍的那部《长征之恋》反响不错嘛,我们要把琼平值钱的东西挖出来,挂上牌子。你们看,新产品就叫‘长征牌’香烟,我敢保证,可以一炮打响。”

大家都纷纷表示赞同,觉得毛得富真是位了不起的人物。刘大志道:“还有一个问题,听说进口这种机器,税收了不得。一台机器就要好几百万哩。如果我们搞一份假进口批文通过海关,就可以逃掉这部分税了。”

毛得富道:“这事我们再慢慢商量,只要能够省钱,我们什么办法都可以想。反正是为了国家,为了琼平市的发展,又不是为我们自己,变通一下也不算什么嘛。”

市烟草局局长洪山对毛得富的讲话很感兴趣,他觉得毛副市长思想真是开通,富有改革开放意识。让这种人到琼平来搞经济,还真是选对了人。

不过,他对今天这餐饭也有不满意的地方,因为他手下的一位稽查队队员小程也被毛副市长点头列席。而这个人,洪山一直是不满意的。去年,小程还是局里的稽查队队长,但在一次办案中,他被举报以权谋私,收受数万元好处费。洪局长亲自过问此事,发现情况属实。看在其他领导为他说情的份上,洪山只是收缴了他的赃款,给予免职处分,而没有对他的其他问题进行深查,更没有移交给检察院和纪检委。

正在洪山喝闷酒时,毛得富对小程说:“怎么,你也不好好敬洪局长几杯?”

小程就敬了洪山一杯。接着,毛得富对烟厂厂长刘大志道:“老刘啊,听说你们卷烟厂办公室主任调走了,现在新的办公室主任有没有物色好啊?”

刘大志道:“没有,办公室主任不好找啊。”

毛得富指着小程道:“这位小程你是认识的吧。他年纪轻,有文化,头脑很活。你们烟厂啊,正需要这样的人。我看他倒是很合适的。”

小程听了很高兴,因为两天前,他专程到毛副市长家里跑了一趟,给他夫人宋阿娇塞去了两万元的一只大红包。而且对宋夫人说,只要事情办成,到时候还要来感谢的。宋阿娇把那只红包给了毛得富,并告诉了他关于烟厂办公室主任空缺的事。看来,毛副市长真是个热心人,只要他能够办成的事,他是抓紧就办,决不拖泥带水。小程觉得,这种领导现在还真是难得。虽然他收了自己的钱,但小程仍然对毛副市长怀着一种非常崇敬的心理。

刘大志道:“小程不错啊,就是......”刘大志知道小程曾经有过前科,使用这种人在厂领导班子内部会引起反响的,但又不知怎么拒绝好,便道:“现在厂里几个领导希望找一位文字方面好一点的。”

小程心里一沉,因为,文字工作正是他的弱项。他中专毕业,能说会道,可就是不会做文章。这时,他就把求援的目光转向毛副市长。

毛得富笑了笑,道:“文字工作虽然要紧,可对于你们烟厂来说,目前最重要的还不是文字,而是经济工作,是公关工作。等你们企业兴旺了,我再专门替你们找一帮文人来,好好地宣传宣传,不让你们出名我还睡不着觉呢。”

刘大志只得苦笑了一下,道:“那好,我们回去再研究研究。”

毛得富故作严肃道:“研究什么!小程,快敬刘厂长一杯,看准了就办嘛,干吗什么事都那么婆婆妈妈的。”毛得富看了看洪山,便也把他拉出来道:“洪局长,你们局里的人才,可要你出面推荐一下哟?不会舍不得吧?”

洪山自己虽然不太廉洁,但他一向是个手里拿着“马克思主义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的人。他在管理方面的确有些水平,对下属要求一向很严。因此,他对小程很有些看法,推荐他到烟厂当办公室主任,实在有些违背良心。但是,让这种人留在局里也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干脆就做个顺水人情,虚伪地道:“刘厂长,既然毛市长这么热情推荐,你就答应了吧。小程不错的,你别忘了替我好好培养培养。要不是毛市长推荐,我还真舍不得让他走呢。”

刘大志没办法,只得答应道:“好吧好吧,”因为这个话题赤裸得有些让人倒胃口,于是便转移话题道:“小程,既然两位领导都这么看重你,你就好好敬他们几杯吧,把他们陪好,让他们喝高兴啊。”

正喝得高兴,洪山局长接到现任稽查队队长小张的电话,说拦到两辆载有大量走私香烟的东风大卡车。洪局长道:“坚决查处,一个小时后我就赶到现场。”

第二天,洪局长打来电话,要毛得富到烟草局商量一件事。

毛得富到了烟草局,洪山道:“毛市长,昨天我们稽查队查到两车香烟,这是近年来最大的一个案子。”

毛得富道:“都是些什么货?”

洪山道:“都是红塔山和利群香烟,总共有两万多条呢。”

毛得富道:“最后怎么处理?”

洪山道:“经过认真鉴定,发现这些都是假烟,我们已经全部没收,准备进行销毁。但是,这批假烟制作技术先进,简直可以以假乱真啊。”

毛得富抽了支洪山递过来的利群香烟,道:“是啊,我抽去和真的也差不了多少。像这样的烟,销毁掉真是太可惜了。”

洪山道:“所以我要请你来商量一下,看这事该怎么办。”

毛得富道:“我事我们内部掌握一下,把它充到真货一起出手。”

洪山道:“要是到时候被发现怎么办?”

毛得富道:“批发的时候注意一下,尽量在本市范围,不要扩散出去。万一出了问题,我会出面做工作的。这批货价值两三百万,不能让它白白损失掉啊。”

洪山道:“卖出去后,怎么入帐?”

毛得富道:“另外造一本帐起来,赚到的钱,除去一些必要的开支,剩下的我们一家一半,怎么样,敢不敢?”

洪山笑道:“你毛市长都敢,我有什么不敢的?不过,事情还是得小心些为好。”

毛得富道:“那是你的事情了,你是烟草局长,怎么做你还不是老手?”

两个月后,毛得富从洪山手里又拿到了一百万元的一张存单。毛得富觉得,洪山这家伙真够朋友,真会办事。这段时间谈生意谈烦了,他决定和洪山一起到东南亚走一趟,领略一下异国风情。

到了云南,他和洪山到几家烟厂走了走,用金钱和物质与老总们亲热了一番。接着,又到一片原始森林里逛了逛。

在一个叫布玛的地方,长着一片很奇特的森林。据说,台湾一位老板正准备将它投资开发成新的旅游点,此事目前正在进一步洽谈之中。

毛、洪二人来到这里,也正是抓住了时机。这个地方不仅树种奇特,山水秀丽,而且还有许多飞禽在树林里慢悠悠地飞来飞去。

毛得富从怀里掏出一支五四式手枪,瞄准一支红尾鸟打去。打了三枪,也没打中。这支枪,是琼平市公安局长专门为他配备的。那是三个月前的一个晚上,他从舞厅里出来,不知怎么地看到前面一位姑娘长得特别靓丽,便跟着她走进了一个胡同。在一个拐弯处,一个黑影闪过来,冷不丁地就是给了他一巴掌,然后要他把钱拿出来。毛得富没办法,便从袋里掏出五百元现金,那人接过去后,又朝他屁股上踢了一脚。毛得富狼狈地逃回家,感到很没面子。他在外混了这么多年,很少碰到过这种受辱的场面。他擅长的是磨嘴皮,斗智斗勇是可以的,但要是动起拳头,却是一点招数都没有。他想,要是当时有一把枪就好了,非把那家伙宰了不可。可他又不是公安,不可能配枪。他把自己的遭遇同公安局长说了,公安局长说他报案太迟了,果然,一个月下来,也没有抓到那家伙。其实,毛得富连那人的脸都没看清,就算抓到了,他也认不出来,只得自认晦气。他和公安局长商量了一下,根据烟草行业的特殊性,决定在市烟草局成立了一个公安通信站,市公安局经侦处派出两名干警到烟草局工作,烟草局本身又抽调两人穿上了警服,每人都配了手枪。为了保卫毛得富副市长的安全,市公安局还专门给他配了一支五四式手枪。虽然这是违反规定的,但这个年头又有几件事情是按规定办的呢?毛得富根本就不觉得有什么过份之处。

有了这玩意儿,毛得富走到外面心里踏实多了。可是,这么长时间来,这玩意儿一次都没派上过用场。不料,今天到森林里来,打鸟倒是用上了。

洪局长见到这玩意儿也眼热,求着毛得富给他玩几枪。洪山运气不错,第一枪就打下了一只灰鸟,高兴得像小孩似地跳了起来。但第二枪和第三枪都一无所获。

毛得富看到洪山打中,不愿承认副市长的水平比局长低,便到树林里蹿来蹿去,想在洪山面前好好露一手。因为开了几枪,飞禽们都不见了踪影。找了老半天,他才发现一株松树上面有一只很大的松鼠。毛得富用力瞄,开了三枪,才见半空中掉下一只松鼠尾巴来。

毛得富举起这只大尾巴向洪山炫耀了一番,并且带回去作为纪念。

在赴泰国前,因为过境检查很严,这支枪是带不出去的,当然也没有必要。毛得富便将这宝贝藏在了当地一位烟草局局长的家里。

赛克斯大酒店在泰国不算是最好的,但这里面的服务员个个都很漂亮性感,因此,各国来的游客云集此地,生意格外地好。

宋阿娇极力想跟毛得富来的,但被毛得富婉言拒绝了。要是到一个见不着女人的沙漠地带,毛得富恐怕是少不了要带她来的。但这里是泰国,是世界闻名的风骚地,不趁机尝尝野味岂不是大傻瓜?据几位消息灵通人士介绍,赛克斯很值得一玩。果然,这里的女人一个个袒胸露背,两只大奶子晃晃荡荡地,特别诱人。超短裙薄薄地,两条腿都细细长长,丰满而性感。到了赛克斯大酒店,就仿佛是进入了缺少遮羞物的原始社会,或者是进入了女人都不爱穿衣服的美丽天堂。

毛、洪两位被请进一只凉爽的包厢里。根据他们的要求,两位美丽而风骚的小姐一左一右地依着他们坐下。那个叫马沙的小姐给两位客人打开了一瓶可能带有兴奋物的当地名酒──雄狮神酒。毛得富喝了一口,觉得这味道怪怪地,但马沙用简单的英文和非常拗口的中文介绍了几句,洪山说她的意思是指到这里来的男人都爱喝这种酒。于是,毛得富也就不打算换别的酒了。

小姐们喝着香槟,并且一杯一杯地给客人倒酒。

渐渐地,毛得富觉得味道上来了。他觉得眼前的两位小姐实在是太美丽,太性感了。似乎这么多年来,在中国都没有看到过比她们更迷人的。于是,就忍不住摸了摸身边的马沙小姐,马沙小姐非常乐意地让毛得富的手从她丰满的胸部摸到修长的大腿,进而又摸到更加神秘的区域。

这时,洪山也早已喝得晕乎乎,把身边的那位小姐抱起来亲得喘不过气来。

桌子上的菜都还没怎么吃,看来也不可能再吃下去了。

马沙拉着毛得富走向靠东的那堵墙壁,她的手指头在上面按了一下,里面就打开了一个秘间,上面有一张小床。

可能洪山也被另一位小姐叫到靠西面的秘间去了。毛得富顾不了那么多,他搂着马沙进了秘间后,就狠命地亲她,捏她。这时,马沙倒不怎么着急。她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录相,电视屏幕里出现了男女欢爱的赤裸镜头。

毛得富以前曾经看过多次黄带,但和今天看到的比起来,那都不算什么黄带了。

镜头里的男人一个个都很雄壮,女人都非常放荡。男人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女人似乎天生就是等待着男人来收拾似地,痛快地尖叫着。似乎真正快乐的不是男人而是躺在下面的女人。天哪。

毛得富看着屏幕上面的男人一遍遍地重复着那个极平常又极不平常的动作,每根血管里都膨胀着一种同样强烈的欲望。毛得富拨开女人的那块地方,正想干时,发现这个地方与中国的女人都不太相同。这时,他忽然想起近年来在世界各地盛行的毛病,这种被称为艾滋病的鬼毛病使他的欲望得到了暂时遏制。他害怕这毛病,因为,他拥有了太多的财产,拥有了中国十二亿人中至少十一亿多人不可能拥有的权力和地位。他不甘心自己为一时之快付出这么大的牺牲。但眼前的场景又让他不忍心把马沙抛开。于是,他想了个两全齐美的办法,用自己的手与她作乐。最后,就让马沙性感的嘴巴把他那玩意儿彻底地乐了一回。当然,这都是刚才电视里出现的镜头,他为自己能够像电视里的主人公一样享乐而自豪。

晚上,毛得富与洪山住在同一个房间里谈泰国女人。谈了一阵之后,他对自己的玩法不甘心。于是,让洪山出面找一个漂亮的处女来,只要货好,价钱是不在乎的。

洪山出去谈了,不久,酒店的领班就带进来一位年纪很轻的少女。毛得富仔细看了看,估计只有十四、五岁光景。他想,这么小的年纪,大约应该是处女的。

亲热了一阵后,少女脱去了本来就不多的衣物,让毛得富彻底地享受着,果然,毛得富发现她真是个处女,这使他很开心,玩得很痛快。这天晚上,他和洪山两个家伙轮流着享受了好几回,直把那少女玩得有气无力为止。

离开泰国后,两人又去新加坡、印尼等国玩了半来个月。在那里,他们都领略到了异国女人的独特风味。

上一篇:第二十章

下一篇:第廿二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三、巾帼左将 - 来自《走出迷惘》

我们H系虽小,是是非非却不少。文化革命中固然是雷电交加,浪涛滚滚,文革前的十多年中也并非风平浪静。当然整个学校和H系的一动一静常离不开全国的大气候,但某些个人的因素也不能等闲视之,而我系的一员巾帼左将更非等闲之辈。北平解放前夕,我后来的同班同学程训华已经是地下“民青”的成员,一解放便转为青年团员。大学一年级时,她和洪怀安以及另一个叫做王峰的团总支书记,三个人同时在学生党支部大会上,被表决通过为“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显得十分鹤立鸡群,令所有参加大会旁听的青年团员们称羡不已。在那年代里,多数“要求进……去看看 

第三章 再现战争的艺术画卷 - 来自《中国当代文学史》

第一节 战争文化规范与小说创作   战争题材的文学创作在50年代以后达到了空前的繁荣,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通过几十年的战争才建立起来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成为1949年以后宣传现代革命史的重要内容,马背上的英雄也成了时代的骄子。新生的政权理所当然地要求文学为政治服务,要求作家们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观点来反映中国现代战争史,并通过艺术形象向读者宣传、普及有关新政权从形成到建立的历史知识。周扬在第一次文代会上直截了当地呼吁作家:“假如说,在全国战争正在剧烈进行的时候,有资格记录这个伟大战争场面的作者,今……去看看 

《早期著作版》绪论 - 来自《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

边际主义的起源   Ⅰ   约翰·霍布森在《工业与财富》(1914年)一书中首创“边际主义”一词,用以概括经济学家们所接受的边际效用论和边际生产力论。它首次出现在“‘边际主义’在学术界已被普遍接受”这句话中。当然,接受的是思想而不是“边际主义”这个词。从上下文来看,霍布森是在贬义上用这个词的,因为他发现这个概念有缺点,而且其政治结论也不受欢迎。他在《工业与财富》中用了7次“边际主义”这个词。霍布森在1909年曾把使用边际分析的经济学家叫做“边际主义者”。   “边际主义”这个词在霍布森首创之后的25年中……去看看 

金素珍:《走出迷惘》读后的感悟 - 来自《走出迷惘》

我收到辛北先生的著作《走出迷惘》,就起早贪黑、日以继夜地将近一周的时间把它读完。也许是内容太感人;也许是它描述的是自己的同窗学友,总之,我的思绪一直沉浸在书的整个情节之中。 昔日那场史无前例的、惊心动魄的政治风暴虽已过去,至今却仍让人感到心有余悸。从上个世纪的1957到1976年,在将近20年的时间里,领导人总是以阶级斗争为纲,时刻在寻找反对派,施以无情的打击,也让一代正在青春年华的人们,遭受难以忍受的屈辱,有些人为了人格的尊严,付出了血的代价。过去虽了解不少人的文革经历,但看一位同窗学友在政治风暴中的亲身遭遇,心……去看看 

第七章 审讯忠王 4、陈德风在李秀成面前长跪请安,使曾国藩打消了招降的念头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安庆内军械所制造的“黄鹄”号小火轮,顺水在长江上飞快地行驶,一眨眼功夫就到了张枫岭。曾国藩坐在舱里,对徐寿说:“到底火轮走得快,若是坐木船,这会子鲫鱼湾都到不了。”  徐寿兴奋地说:“若一路顺利的话,掌灯时分就可以到下关。”  “黄鹄号比洋人的轮船慢多少?”  “大概只有洋人船速度的一半。”徐寿回答。“制船造炮方面,洋人的确比我们行。”  曾国藩默默地看着倒流的江水,没有做声,徐寿也就不再说下去了。船过芜湖,正是正午时分,船舱里热得像蒸笼,二人衣……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