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十面埋伏》

  市公安局从局长到科长,几乎一免到底;地区公安处所有的处长副处长全部受到了严厉的处分……
  然而惟有知情的人才知道,此案投入的警力和物力,是前所未有的。案发第二天,便组织了调查摸底组、重点对象和重要线索调查组、物证痕迹检验技术组以及资料组共一百余人的一个1·13专案侦破组。如此超大规模的专案侦破组,在地区和市公安机关的历史上,从未有过。
  当时留给这个侦破组的破案线索,除了数十名目击者的证词外,留在现场的证据,便是那顶军绿色单帽和那只塑料底棉鞋。就为这一顶军绿色单帽和一只塑料底棉鞋,便先后调查了河北、山西、陕西、甘肃、河南、北京、天津等地的上百个企业和厂家……
  整个地区的14000多辆摩托车,在3天内便进行了全部的清点和封查……
  对32名目击者逐一访问,多次调查;对那一天在银行存取款的190多名顾客进行了排查;对所有的可疑线索一遍一遍地查证,筛选,落实……
  依据32名目击者所作的嫌疑人模拟画像,一改再改,最后让所有的目击者都感到极为逼真时,在全国范围内发出了通缉令……
  几种人为重点可疑对象:
  1.本地在外地工作,尤其是可能在省城其他大城市工作的,有可能在两地相互勾结作案的可疑团伙分子。
  2.民兵,复转军人或其他会使用枪械并容易或可能接触到枪械的可疑人员。
  3.刑满释放、解除劳教和1·13期间请假回来的劳教人员。
  4.有嫌疑的犯罪团伙中的骨干和成员,特别是有前科的那些可疑分子。
  5.自由流动人口,尤其是无正当职业,并有作案可能和流动性较大的单位中的可疑分子。
  6.城乡跳跃,有业不就,用钱心切,有流氓、盗窃、惯赌、走私贩私、投机倒把或有前科、有劣迹的可疑分子……在全地区60多万25至45岁之间的男子中,总共筛选出了这样的对象37800多人;又从这些人中摸底排队,逐人过滤核查,进一步筛选出16000余人;再在这些人中进一步摸底核实,又筛选出7800余人;再进一步筛选,过滤出600余人;直至最后全部否定排除……
  这种大面积过滤似的筛选工作,延展到附近的几个城市,最后延展到了省城……
  在发案后的头几年里,每年都会收到数百条线索,而每一个线索都会投入几人、几十人,甚至上百人次的警力和无以估算的物力……
  在这种大面积的搜索和查访工作中,连带着破获了上百起其它大案要案,惟有1·13杀人抢劫案依然没能破获,依然是一片空白……
  1·13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人们的心头,老百姓一说起来就嚷就骂,骂得简直不堪入耳,把他们这些搞公安的比得猪狗不如。而他们这些搞公安的一想起来就憋气,就脸红,在领导们面前直不起腰,在老百姓面前抬不起头……
  罗维民清清楚楚地记得,市公安局分管刑警的副局长,他的一个老上级,50几岁得了胰腺癌,人们都说是1·13把他气成那样的。30年的老公安,破了一辈子案,得了一辈子奖,一辈子让上上下下刮目相看,没想到最后竟栽在了这个1·13上,职务被一降两级。
  在所有的癌症里面,胰腺癌大概是其中最痛苦的一种。老局长到了最晚期的那些日子里,一疼痛得受不了的时候,就可喉咙地大喊大叫:我不服!我不服呀!我死也不服呀……
  老局长遗体告别的那一天,全地区的公安民警能来的几乎全都来了。几百名民警围在老局长的遗体旁,泪如雨下,哭声如雷!
  那天围观的群众说了,还没见过这些个成天抓人逮人的凶汉们,一个个能哭成这样……
  一晃就是十几年过去了。
  虽然在那一年的夏天,由于劳改系统和公安机关分家,罗维民因家庭原因,关系被划到了劳改局古城监狱,脱离了公关机关,但这起案子,他并没有忘记。
  这个叫王国炎的犯人的一番自供,一下子又把自己带回到了那些令人难忘的日日夜夜。问题是,这个叫王国炎的罪犯,眼下是不是真的疯了?
  ……即使他眼下真的已经成了一个疯子,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精神病患者,但他能讲出这些话来,便不能减弱他这些话的真实性。恰恰相反,说不定极可能他这些疯疯癫癫的话语,更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所说的这些事更具有一种真实性。因为像他这样的罪犯,只有当他成为一个疯子时,才有可能说出真话,道出真相。
  但是,是不是所有的精神病患者所说的都可能是真话?
  当然不一定,因为有的精神病患者,在他成为妄想狂时,说出来的全都是一种假象,一种妄想。
  那么,这个王国炎所说的这一切,都只是一种假象,一种妄想么?
  决不是。一个精神病患者的妄想,绝不可能同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如此雷同。以至雷同到连一顶帽子、一条围巾都如此相似。
  其实,对这个犯人究竟是真疯还是假疯,眼前似乎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重要性和严峻性在于,他所说出来的这些,如果不是亲身参与,是描绘不出细枝末节来的……
  必须对这个犯人严加看管,迅速进行详细的侦查和了解。
  罗维民首先查看了一遍赵中和放在办公桌上的近期侦查工作笔录。
  赵中和在日常工作上是个大大咧咧的工作人员,他的工作笔录似乎也和他平时的个性一样,写得龙蛇狂舞,行草如飞,好多字根本认不出来。罗维民像是在考证甲骨文一样研究了大半个晚上,才算看完了赵中和近两个月来的工作记录。让罗维民感到吃惊的是,其中竟有数十处是关于王国炎的。
  5月24日:
  下午两点在询问室提审王国炎。原因:喝酒,打人。
  问:为什么喝酒?
  答:心里不高兴。
  问:酒哪儿来的?
  答:程队长给的。
  问:胡说,程队长怎么会给你酒?
  答:我不知道,你问他去。
  问:为什么不高兴?
  答:老子整天坐牢,还他妈的能高兴了。
  问:不高兴就打人?
  答:老子高兴打,你管……
  处理结果:禁闭反省12小时。
  6月3日:
  中午1时半在询问室提审王国炎。原因:喝酒,在宿舍大吵大闹。
  问:又是你!为什么喝酒?
  答:想喝。
  问:谁给的酒?
  答:单科长。
  问:又是胡说八道!单科长怎么会给你酒?
  答:爱信不信。
  问:到底是什么人给你的酒?
  答:抗拒从严,坦白从宽,不信你问单科长去。
  问:单科长什么时候给你的酒?
  答:今天上午刚刚给的,给了就喝,老子什么时候存过酒。
  问:什么酒?什么地方给的?给了多少?
  答:茅台、汾酒、五粮液,老子什么时候喝过赖酒?是他给老子送来的,就在号子里。多少?多啦!那记得清吗……
  处理结果:劳改操行评定减20分。
  6月9日:
  晚上12点半在询问室提审王国炎。原因:喝酒,在宿舍用牙刷戳捣其他犯人的眼睛。
  问:谁给你的酒?
  答:冯科长给的。
  问:胡说!哪个冯科长给你的酒?
  答:还有哪个冯科长,冯于奎。
  问:一派胡言,每次不是这个给你酒,就是那个给你酒,你嘴里还有没有一句真话?老实交待,到底是谁给你的酒?
  答:老子胡说还是他们胡说?要不是他们给老子酒,妈的这酒敢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敢是从老子的裤裆里长出来?
  问:上次你说是单科长给你的酒,单科长说你是鬼话连篇……
  答:他妈的他才是屁话连篇!老子敢说实话,妈的他敢说实话?他要是说了实话,人头狗面地他还能再在这儿当科长?吓死他!再给他一百个胆子看他敢不敢!妈了个×的,现在的人一个个的都他妈的神经病!老子说了实话,偏说是假话;老子说了假话,偏说是真话!拿假话当真,拿真话当假,都他妈的逼着老子整天说假话!什么世道……
  处理结果:禁闭反省24小时。
  罗维民有些发愣地瞅着这些询问笔录,好半天也回不过神来。以赵中和的性格,他是不会在这样的询问笔录上随便开玩笑的。赵中和不会撒谎,更不会没事找事地在这上面虚构情节。
  看来这些记录肯定都是真实的,至少说的这些话都是真实的。如果确实是真实的,可就令人不可思议了。
  程队长,也就是五中队的中队长程贵华,他对五中队所有犯人劳动改造全权负责。
  单科长,全名单昆,古城监狱狱侦科科长,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冯科长,全名冯于奎,古城监狱狱政科科长,是对监狱犯人进行思想教育工作的负责人。
  这些人,可以说都是监狱里的主管干部,而他们怎么会平白无故地长期给一个犯人送酒喝?
  为什么?
  如果不是这样,这些话确实都只是些鬼话屁话胡话疯话,那么,正像王国炎说的那样,这些酒又都是从哪儿来的?
  即使抛开这些酒不说,只从这个犯人的行为来看,刚刚减了刑期的一个犯人,怎么会有如此反常的表现?
  罗维民努力清理着自己纷乱的思绪,默默地思考着自己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办。
  眼前好像突然出现了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巨大的黑洞,虽然眼下还闹不清楚它的轮廓和网络,但他却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它的存在,同时也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引力和诱惑……
  罗维民几乎一晚上没睡着,等第二天猛然醒来时,已经快早上8时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妻子和9岁的女儿早就离开了。
  罗维民急急慌慌地穿好衣服,胡乱吃了两口妻子留在锅里的早饭,一看表已经8时40分了。这是妻子的习惯,只要他睡着了,只要没有非叫不可的急事,就绝不叫醒他。因为妻子总是感觉到他太需要休息了,他的觉太少了。几乎天天熬夜巡夜查案办案,能多睡会儿就让他多睡会儿。
  然而今天却让他有些气恼,本来说好了叫醒他的,偏是没叫他。妻子向来就嫌他多管闲事,人家五中队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只不过是临时帮人家值两天班,能凑合过去就算了,那么认真对你有个什么好?办好了没你一点事,办不好可就全是你的事。狗咬耗子白费那份心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如今的事又难说,万一捅出个什么窟窿来,到时候是让别人堵还是你自己堵?
  在他跟前,妻子总有发不完的牢骚。他几乎总是一声不吭。妻子是国有商店的营业员,工资没保证,眼下正面临着下岗的烦恼。对她的工作,他又一点也帮不上忙。她的身体也不好,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常年站柜台,病情越来越重,连带着心脏也有了问题。两年前医院就要求手术治疗,但5万元的手术费,让他一拖再拖,无地自容。房子不大。结婚十几年了,还是像鸽子笼似的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单身宿舍房。单位的单元房,轮了好几茬了,都没能分上。自己欠妻子的实在太多了,有牢骚就让妻子发吧,她不在你跟前发牢骚又让她在哪儿发牢骚去?
  但今天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第一,王国炎的事情还没有下文,他要同五中队的有关领导进一步交换意见。按正常的程序,像发生这样的事情,尤其是像一个犯人把另一个犯人打成重伤的突发重大事件,作为一个监狱侦查人员,在对犯人进行了提审和询问后,必须尽快进行进一步核实和查证,并同有关负责人汇总情况,然后及时向监狱领导做出汇报,以便做出立案和处理决定。所以今天对王国炎一案要做的工作还很多,也很急。
  第二,这件事他还要做更多更广泛的调查,他不仅要到五中队调查,还准备到王国炎原来所在的十一中队进行调查。有更多的迹象表明,这个犯人的表现,尤其是他那种飞扬跋扈、横行无忌的言行举止,实在令人可疑。如果他向来就是如此,又如何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由死缓减为有期徒刑15年?从他昨天说的那些话里,看得出他的这种表现是一贯的,由来已久的。如果真是这样,调查结果证实了这一点,那问题可就太大了……当然,人的本性,尤其是人性中的那种极恶的东西,是可以被掩饰,被扼制,被约束的。所以在他神志清醒或者精神正常的时候,在监狱的有效管理下,也有可能他会有另一种表现。他会显得很老实,很安分,很诚实,很听话,很善良,很礼貌,文质彬彬,小心谨慎,知书达理,温文尔雅……因此这一点必须尽快调查清楚,那就是王国炎在十一中队时的表现非常好,那么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也就有了第一手依据,他的减刑也就没什么可怀疑、可顾虑的问题,有问题就只能是他的病了。他必须尽快把这一点调查清楚,也只有把这一点调查清楚,才有可能对这个案子进行更深的了解。
  第三,五中队的侦查员赵中和请假不在,整个监狱几乎所有有关侦查方面的事情全都落到了他一个人头上。这些日子正是秋收大忙季节,犯人们经常在外劳动,突发事件很多。谁知道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冒出一件什么令人头疼的事情来?如果有了什么必须他紧急处理的事件,而他却不在,万一闹出个什么个闪失来,那责任可就大了。
  ……
  他一边走,一边想,如果没有什么紧急事情,那他就先到十一中队去了解了解。
  十一中队基本上都是20年徒刑以上的要犯重犯。这里气氛严肃,戒备森严,监管人员也配备得相对多一些。
  大部分犯人都去了水库运麻泡麻,因为是较重的体力劳动,一些老弱病残便留在家里。十一中队的中队长也一起去了水库。征得了在家负责的管教人员的同意,罗维民挨个叫了一些犯人进行个别谈话和询问。
  在犯人被叫来之前,他顺便看了看挂在谈话室墙壁上的谈话记录簿。
  监管人员同在押犯定期谈话交流,是监狱管理的一项重要内容。经过多年来的经验总结和不断完善,它已经成为一种管理犯人和教育改造犯人的有效办法,已经形成一项规章制度,成为一种纪律。尤其是在同犯人直接打交道的各个中队,包括指导员、中队长在内,在一定的时间内,同每个犯人都必须有一定的谈话次数和时间。否则中队领导的监管水平和监管能力就要大打折扣,甚至还会影响到中队领导的考评和审核。尤其是监狱某中队有水平有深度有借鉴意义的谈话方式和记录,还要在各个中队推广和传看。就像样板和范文一样,各个中队看了以后,还要相互交流和汇报自己的心得和体会。而像这样的谈话方式和谈话记录,往往都有特殊记号,有关领导也往往会在上面写上批语和评价。所以类似这样的谈话记录,各个中队都会挂在谈话室墙壁上很显眼很醒目的地方,犹如一面面锦旗,一张张奖状,以便领导、来客和参观者一眼就可以看到。
  罗维民也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那本有着特殊记号和批示的谈话记录。
  他看了看上边的目录,不禁吃了一惊,上面正好就有十一中队指导员傅业高同犯人王国炎的谈话记录!在这个谈话记录上,监狱狱政科科长冯于奎和二大队教导员高元龙都做了正面的批示!尤其是冯于奎对这一谈话记录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指出像这样的谈话方式和方法是值得每个监管干部学习和借鉴的,应该在各个中队大力推广……
  然而当罗维民看到这个谈话的具体内容时,不禁再次受到了强烈的震动。
  这篇谈话记录的中心议题就是如何说服王国炎不要再在监狱里毫无根据地卖弄吹牛,瞎说乱道。
  而王国炎所“卖弄吹牛,瞎说乱道”的内容,正是发生在市里的1·13特大抢劫杀人案!王国炎当时所说的时间、地点和细节,同昨天给罗维民讲的那些如出一辙,毫无二致!
  指导员:……你总是这样不负责任地乱说一气,对你对你的未来究竟有什么好处呢?你今年才30来岁,有文化,有技能,有手艺。如果你好好表现,在壮年时期还是有希望服满刑期的,你的未来还会是大有可为的,等待着你的还会有一个很好的前程。还有,听说你的妻子还当过演员,长得漂亮而又贤慧,你的孩子也才刚刚5岁。你的父亲母亲都还健在,兄弟姐妹各个都很有本事。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不为他们想一想?
  王国炎:他妈的他们谁为老子着想过!
  指导员:你又在瞎说!你怎么知道他们没为你着想过!就在今天,你的妻子还在给我们打电话,希望每个月能跟你多见几次面。还有你的亲人和你的许多朋友,都为你在担忧和操心。他们也不断地给我们打电话询问你的情况,而且还让我们代转他们对你的关心和鼓励,怎么能说他们没有为你着想!
  王国炎:那又能怎么样?是老子在坐监狱,又不是他们在坐监狱!
  指导员:你坐监狱是你自食其果,罪有应得!你抢劫杀人,是他们让你干的吗?你还有没有一点良知,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你怎么能把你自己的罪责怪到别人头上!你要是再这样麻木不仁,不知悔改,两年内要是减不了刑,你知道等待你的是什么后果吗?你知道你会有个什么下场吗?
  王国炎:那又怎么样,老子没有好下场,他们也别想有好下场!老子豁出去了,让他们等着瞧……
  指导员:那你就等着吧!死缓的期限只有两年,这两年里你要还是死不悔改,那就等着在亲人和朋友们面前,宣判你的死刑吧!你就不想一想,等到那一天,你的父母会怎么样?你的妻子又会怎么样?你的朋友们又会怎么样?你的妻子还会那样死死地守着你吗?再就算你死不了,也得让你在监狱里呆一辈子!你再想一想,你的妻子会死死地等你一辈子吗?
  王国炎:他们敢!要真到了那一天,我就在这里放一把火!把这里烧成一片火海,然后……
  指导员:又胡说八道!你这根本就是自取灭亡!你要真敢这么干,监狱里的守卫顿时就会把你的脑袋射成一个马蜂窝!你会死得不如一条狗!没有一个人会心疼你,连你的父亲母亲妻子孩子也会恨你一辈子!那些整天盼着你死的人会高兴得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王国炎:(发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指导员:想清楚了吗?这可能就是你整天胡说八道的最后结局。你想想,这究竟会对谁有好处?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前思后想,尤其是要多想想事情的后果。你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在你的人生道路上,已经没有一步可退了。要不人们怎么总是说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呢?你要时时记住,你现在是一个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缓期死刑犯,你只有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地学习、改造,争取宽大处理,重新作人,这才是你唯一的出路。只要你能真正认识到这一点,真正做到这一点,你的处境就会有所改变。我们现在正在考虑一个新规定,只要是表现好的犯人,每个月可以和自己的妻子见三次面。假如表现得更好,我们还有更多更好更优待的奖励办法。这些奖励办法我们正在研究,很可能就在近期出台。好了,我们这次说得也够多的了,我的意思,我的想法,你都听明白了吗?
  王国炎:……听明白了!
  指导员: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吗?
  王国炎:知道了!……
  罗维民有些发愣地一遍一遍地看着这个不同寻常的谈话记录,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样的记录,又怎么能作为范例让各个中队传看?
  冯于奎的批示是这样写的:这样的谈话不亢不卑,有理有力,能让这样的一个危险的要犯重犯在一次谈话中就有悔过的表示和深深的触动,是很不容易的,这说明只要能细致耐心地给犯人做思想工作,对我们的监狱管理工作是很有裨益的……
  谈话的效果真像他说的这样吗?这个王国炎的悔过和触动又表现在哪里?其实是王国炎有好多要说的话,并没能说出来,都一次又一次地被指导员打断了。王国炎说的任何事情,都被斥责为胡说八道、瞎说乱道。如果说王国炎真有悔过和触动的表示,那也仅仅只是利诱和哄骗的结果。
  而从当时谈话的情况来看,王国炎平时很可能经常在不负责任地“胡说八道”,他们也根本没有把这些“胡说八道”的情况放在心里,更没有认真地去进行分析和有所警觉……
  但是,你能说这些人当时所说的都是错的吗?
  当时的11中队指导员傅业高,现在已经是主管五中队的三大队教导员。
  当时主管11中队的二大队教导员高元龙,现在已经成了省监狱管理局的副局长。
  还有仍然在职的狱政科科长冯于奎。
  你能说他们当时的判断都错了?
  在别人,尤其是在那么多领导都认为王国炎是在胡说八道的情况下,却只有你一个人觉得他说的是真的,莫非就你一个人是对的?莫非别人都被糊弄了,就你一个人是清醒的?
  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无事生非,小题大作了?
  第一个被叫来的囚犯大约50来岁,瘸腿,看上还算老实。问一句答一句,几乎没什么思考和停顿。
  “姓名?”
  “李正太。木子李,正确的正,太阳的太。”
  “学历。”
  “农中”
  “捕前职业。”
  “小学会计。”
  “犯罪事实。”
  “误杀。”他偷偷看了罗维民一眼,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因过失伤人致死。”
  “刑期。”
  “无期徒刑。”
  “入狱时间。”罗维民板着的脸上,一直看不出任何表情。
  “8年零5个月零9天。”李正太回答得机械而迅速,好像连想也没想。
  罗维民的心突然有些软了下来,看来这个叫李正太的犯人几乎是无日无夜无时无刻地不在计算着他的刑期。对他来说,时间如此之慢,却又这样的遥遥无期。像他这样的犯人,会非常谨言慎行,是很难主动地讲出一些什么情况的。想了想,罗维民继续说道:
  “个人表现。”
  “我个人认为自己表现良好。入狱8年来,我改掉了一切恶习。从来不抽烟不喝酒,也从来没跟犯人打过架吵过嘴。我自觉服从改造,认真学习法规,劳动积极,尊重领导。8年来没有犯过一次错误,没有受到过一次处分,没有关过一次禁闭。操行评定每年都是高分,病了也坚持劳动……”
  “好了,”罗维民打断了他的话,“表现这么好,为什么一直没减刑?”
  “我正在努力,争取能早日减刑。”
  “你们中队减刑的人并不少。”
  “是,我一定会好好表现。”
  “那些被减刑的人你都熟悉吗?”
  “是,我都很熟悉。”
  “他们都比你表现好吗?”
  “是,他们都表现很好。我要继续向他们学习,争取早日宽大处理。”
  “王国炎你熟悉吗?”
  “……是,队长。”李正太明显地怔了一怔。在监狱里,犯人对监管人员一般都称呼为队长。因为大队有大队长,中队有中队长,分队有分队长。
  “他是不是也表现很好?”
  “……是。”李正太再次犹豫了一下。
  “他比你表现还好吗?”罗维民有意识地开始施加压力:“他也从不喝酒,不抽烟,不打架,不闹事,不骂人,不违反规章制度?从来也像你一样改造自觉,学习认真,劳动积极,尊重领导,从未犯过一次错误,从未受过一次处分,也从未关过一次禁闭?而且操行评定向来都是高分?”
  “……我一定继续努力,老实改造,重新作人。”李正太的头越来越低,再也不敢看罗维民一眼。
  “你觉得你老实吗?”罗维民提高了自己说话的声调,“不要这么给我支支吾吾的,我要你给我说实话。”
  “……是!我一定说实话。决不隐瞒,决不欺骗,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他们都说了,我这个人就是太老实……”李正太的额头上已分明地冒出汗来。
  “好了,那你就给我说说王国炎的情况。有什么就说什么,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王国炎……平时的表现,其实我们并不在一个监舍,他的情况我了解得并不太多……”
  “李正太!”罗维民突然感到有些愤怒,止不住地吼了一声。“你给我老实点!像你这样子,还能表现好了!还能减了刑!王国炎自己都交待了,你还替他隐瞒什么!你这不叫老实,而是滑头……”
  “队长!我不是不老实,我不是不老实,你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我实在是不敢说,真的是不敢说呀……”李正太“哇”地一声大哭起来,然后就扑通一声跪倒在了罗维民眼前。“我家里有76岁老母,老婆跟我离婚,孩子离家出走,我的身体也不好,腿也有毛病。他们都说我胆子小,说我太老实,我是真的没办法,真的没办法呀!可我真的想减刑,真的想好好表现,真的想早点出去呀!管教领导,我是害怕呀……”
  “起来!”罗维民话音依旧很硬,但心里早已软了下来。他根本没想到这么一个王国炎,竟能把李正太这样的犯人吓成这样!而像李正太这样一个没背景,没关系,又没钱没势没力气的在押犯,面对像王国炎那样的一个抢劫杀人犯,他又如何能没有顾虑,如何能不战战兢兢?末了,他缓和了口气说道:
  “好了,站起来咱们再慢慢说。”
  李正太一边使劲爬了起来,一边用衣服袖子擦着脸上的泪水和汗珠。
  “我告诉你,”罗维民接着说道,“今天我叫你来只是了解情况。第一不会让你写检举材料,第二也不会让你出来作证,第三咱们的话到此为止,我绝不会把你的话给什么人反映,所以你根本不必有什么顾虑,何况我今天要找许多人谈话,将来也不会有什么人怀疑你什么。我还要告诉你的是,王国炎的问题非常严重,他现在的一些问题并不是一般问题,如果这些问题一一落实了,就算他想报复你,他也绝不会再有什么机会了。第一,你要相信组织,第二,请你相信我。”
  “队长,我相信你,绝对相信你。你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还有什么可顾虑的。”李正太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副豁出去的劲头。“你只管问就是,凡是我知道的,全都给你说出来。”
  “好。”罗维民顿了顿,脸色随即也严肃了起来。“我先问你,在十一中队的那些日了里,你看王国炎精神上是不是有些不正常?也就是说,他是不是经常瞎说八道,胡作非为?”
  “是,他经常就那样。”

上一篇:第01章

下一篇:第03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内容简介 - 来自《黄祸》

一九九一年出版的《黄祸》被评论界称为极具政治性前瞻性的「政治预言小说」。该书以八九年北京发生流血的「六四事件」,形成无法解开的「六四结」为启端,以对中国社会政治矛盾交织的独特分析为脉络,预示台海两岸冲突走上核子战争,虚构出中国政治势力互相倾轧、国家崩溃、道德沦亡、社会失控、人民大规模外流、「黄祸」危及全球、世界陷入绝境的恐怖情景。作者称该书焦点不在政治,绝无「穷国沙文主义」之意,只想展现一个「中国一旦崩溃,『黄祸』会涌向世界」的事实。--------------------------------------------------------……去看看 

第六章 暴虐酷杀 - 来自《铁血卫队》

●蓄谋已久的血腥屠杀●一项重要的惩戒措施●给敌人留下的必须是真正的一片焦上,一片废墟第一节 肉体上消灭海因里希·希姆莱领导的党卫军,不只因盖世太保和保安情报处分子在阴森可怕的集中营和灭绝营的累累罪行和党卫军武装部队的作战骁勇而遐迩闻名,它还是负责清洗所有在思想上与纳粹政治为敌的人的德国各保安机构和情报机构在东方进行大规模屠杀的工具。党卫军杀害的人有150 万至200 万之多,其中有斯拉夫人、茨冈人(不包括犹太人)。这场屠杀不是偶然的,它并不像有些人所认为的那样是对反对德国武装部队的恐怖活动的镇压行……去看看 

Contents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Cesare Beccaria:Cesare Beccaria   Introduction.   Chapter 01 Of the Origin of Punishments.   Chapter 02 Of the right to punish.   Chapter 03 Consequences of the foregoing Principles.   Chapter 04 Of the Interpretation of Laws.   Chapter 05 Of the Obscurity of Laws.   Chapter 06 Of the Proportion between Crimes and   Punishments.   Chapter 07 Of estimating the Degree of Crimes.   Chapter 08 Of the Division of Crimes.   Chapter 09 Of Honour.   Chapter 10……去看看 

第三章 普遍的惩罚 - 来自《规训与惩罚》

“刑罚应有章可循,依罪量刑,死刑只应用于杀人犯,违反人道的酷刑应予废除。”这是1789年掌更大臣对关于酷刑和处决的请愿书中的普遍立场的概括(见Seligman以及Des一如rdn,13一20)。在18世纪后半期,对公开处决的抗议愈益增多。这种抗议出自哲学家和法律学家,律师和法官,立法议员以及民间请愿书。与此不同的惩罚形式是不可或缺的,但是君主与犯人之间的实力较量应该终止了,君主的报复与民众被遏止的愤怒通过受刑者与刽子手的中介而展开的短兵相接的战斗应该结束了。公开处决很快就变得令人无法容忍了。就权力方面而言,公开处决暴露了它……去看看 

第五章 供给曲线与成本曲线之间的关系(下) - 来自《价格理论》

厂商   到目前为止,我们认为厂商概念是公认的。但这个概念却处在诸多难点的包围之中,尚不存在对厂商的完全令人满意的定义,或者解释厂商数量或结构的决定因素的完全令人满意的理论。幸运的是,许多难点与当前的主题无关,所以我们可以回避这个真正成问题的问题。但对厂商的含义稍加讨论是必要的。   我们假设所有的资源(生产要素)都为个人所有。我们进一步假设个人只能以下列两种方式之一,从他拥有的任何资源中获得收益。(1)他可以和其他某些个人签订合同,据此后者同意对使用那个资源的每个单位支付一笔固定的费用——即他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