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十面埋伏》

  “这些线索来得越是迅疾而突然,他的期望值往往也就越高。
  地区公安处处长何波看了看床头的电子表,凌晨3点差一刻。
  接到史元杰的电话,何波情绪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他默默地坐在床上,想像着史元杰究竟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有关1·13的重要消息。
  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多了,究竟有多少次半夜被叫醒,真的是难以说得清了。随着一次次兴奋、激动和惊喜的落实,他对这些突如其来的消息和线索慢慢地也就平静和理性了许多。
  监狱里透过来的消息?这种消息的准确性和可靠性究竟有多大?
  何波几乎在公安系统干了一辈子,他所遇到的案子里头,也确实有许多案子从监狱在押犯人那里得到了重要线索,从而对案件的最后破获起到了关键作用。尽管有许多案件都是大案要案,但一般来说,类似1·13如此之大的杀人抢劫案,要从监狱里得到可靠的线索,可能性不会很大。一是因为像这样的大案,一旦招供,将会是十恶不赦的重罪死罪,罪犯不可能会把这样的案子主动交待出来。二是在监狱服刑的罪犯,为了立功减刑,交待别人的罪行是极有可能的情况,如果没有特殊原因,一般不会再主动交待自己的罪行,尤其是像这样的重罪死罪。三是这种线索如果不是直接犯罪人的招供,那这种线索里的水分可就太大了,因为1·13一案的当事人、目击者,以及现场所有的迹象都已经表明作案人只有两名,除此而外,并没有再发现有其他案犯同伙。这两个人如果拒不交待或者死也不敢交待,那任何第三者交待出来的线索,都可能是假的,不可靠的。
  有时候,细节的真实,并不等于线索的真实,这类情况,他遇到的确实太多了。
  但这并不是说,他对这些突如其来的情报和信息不存在任何企盼和希望。恰恰相反,这些线索来得越是迅疾而突然,他的期望值往往也就越高。尤其是在半夜三更,由一个市局局长提供来的情况,他更不能忽视。
  思考了几分钟,他便迅速穿好了衣服。等到市公安局长史元杰和市局副局长魏德华赶到家里时,他已经漱洗完毕,连他们两人的茶水也泡好了。
  他明白,今天晚上的休息,已经到此为止了。
  新的一天的工作,将从凌晨3点开始。
  不多不少,凌晨3点整,史元杰和魏德华摁响了何波处长家的门铃。
  没有任何寒暄,客套。一落座,便呼呼呼地大口喝热茶。喝了一阵子便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何波并没主动提问,只等他们说话。
  “何处长,情况都是魏德华告诉我的,我觉得非常有价值。”史元杰说到这儿,扭转头对魏德华说,“详细情况,还是你给何处长谈吧。”
  “情况是古城监狱的侦查员罗维民提供的。”魏德华也不推辞,接过话茬便说了起来,“大约是在凌晨1点40左右,罗维民突然打来电话,说是有一个有关1·13杀人抢劫案的紧急情况让我核实一下。我听完后觉得事关重大,就马上给史局长打了电话。具体情况,其实罗维民最清楚,我也只知道大致情况。”
  “你们说有几个细节非常重要,都是什么细节?”
  魏德华此时已经从衣服兜里取出了当时记录下来的一张纸条,看了看,便向何波递过去。
  何波对魏德华递过去的纸条看也没看,一摆手:“老花眼,就别让我戴眼镜了,一个一个地给我往下念。”
  魏德华收回纸条,便一句一句地看着纸条念了起来。其实根本不是在念,纸条上也根本没有那么多东西。纸条上记下来的,只是一个大概的提纲。而看着纸条摆出像是念的样子,无非是为了调节调节气氛。在汇报时能有个缓冲的余地。于是就这么念一句,停一下,然后向何波瞅一眼:
  “交待这些情况的原是一个死缓在押犯,名叫王国炎,绰号叫青虎,年龄不到40岁,曾在侦察部队学有各种技能,能驾驶汽车,摩托车,会擒拿,并能使用各种型号的枪支。两年前因抢劫汽车杀人致重伤被判处死缓,去年被减刑为有期徒刑15年。近来表现异常,据监管人员说,该犯患了精神分裂症。但据罗维民说,该犯有装疯卖傻,企图越狱逃跑的嫌疑。该犯昨天因把一个犯人重伤致残,罗维民在单独提审他时,他便交待出了这些情况。”
  “罗维民在提审这个犯人时,这个犯人是不是正在发病?”何波这时问了一句。
  “我当时也这么问罗维民了,罗维民说他也有些闹不清楚。”魏德华如实答道,“罗维民说他要是清楚这个家伙是真疯还是假疯,就没必要让咱们来核实了。”
  何波点点头。“好了,你继续往下说。”
  “十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一次的情报和线索确确实实是真的,确确实实是一个重大突破!
  几个人久久地沉浸在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和喜悦之中。
  “这个犯人就是在疯疯癫癫,自吹自擂的过程中,说出了有关1·13一案的一些情况。他还说了许多别的案件,大概有七八起吧,说那些都是他干的。当时罗维民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当他说到有关1·13一案时,才真正引起了罗维民的警惕。第一个是时间,这个王国炎说他是在84年元月份市红卫路抢的银行,王国炎居然还说,那一天市里正开着万人公审大会。”说到这里,魏德华停顿了一下,悄悄看了一眼何波。
  “往下说。”何波微闭着眼睛催促道。
  “王国炎说,他们一共是两个人,一人骑一辆摩托车。那天他们杀了两个,伤了3个。”说到这儿,魏德华又悄悄瞅了何波一眼。他发现何波的眼睛突然睁得很大,在灯光下一闪一闪的,显出一种灼人的神色。魏德华顿了顿继续说道:“王国炎说,他们当时一共抢劫了五万人民币,还有五千美元。他还说他拿的那个皮包太小,装不下那么多钱,都在外面露着。他还说他的那个同伙,当时有一只棉鞋让人用砖头给砸掉了……”“魏德华突然说不下去了,他发现老处长像是被什么刺痛了一样,直挺挺地从沙发上倏的一下站了起来。魏德华看不见处长的表情,只能看见老处长有些佝偻的腰背在灯光下微微发颤。
  魏德华停止了说话,屋子里顿时陷入一片沉默。
  何波没有催促,也没有转过身来,良久,魏德华才继续说道:
  “王国炎还说,当时他戴着一顶单军帽,围着一条红围巾。到了后来,他的那顶单军帽给丢掉了,就只围着个红围巾,骑着摩托车在大街上横冲直撞……”
  魏德华此时再一次感到无法说下去了,他有些吃惊地看着老处长突然转过来的脸,一下子怔在了那里。
  老处长的脸上星星点点,泪流满面!
  ……
  “没错,是他了,就是他。”何波的语气听上去仍然显得相当平静,但他此时此刻的情绪却像小伙子一样慷慨激昂,欣喜若狂。
  几十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一次的情报和线索确确实实是真的,确确实实是一个重大突破!
  这个线索实在太重要了,太让他感到激动了。
  而这样的线索,已经让他整整企盼和等待了十几个年头!
  尤其是这一切都是由一个在押犯人给提供的,而这个犯人此时正在监狱里服刑,线索的来源不会中断和消失,这个在押犯人他并不会在短时间内从监狱里插翅而飞,隐遁潜逃。共和国的监狱正在牢牢地监管着他,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也根本用不着公安民警们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抓获他,去擒拿他。他下一步要做的事情无非就是尽快通报给监狱,对这个犯人立刻进行收审核查,一经落实,便迅速移交公安机关处理等等。这些事情,比起这么多年艰难的侦查和追踪来,又算得了什么。
  这很简单,也一样很容易。
  而这十几年来,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难了,太不容易了。特别是在这个1·13特大杀人抢劫案的侦查和破获上,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天天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超长马拉松式的侦破追踪。
  前前后后算起来,各种各样有关1·13一案的线索何止数百数千!
  除了当年在整个地区,对所有25岁至45之间的近60万名男子进行过大规模的筛选和排查外,类似这样的超大规模的行动还有好多次。
  十多年来,他们调查访问群众十余万人,明察暗访,否定排除嫌疑人6000余人,在追踪此案时,连带破获其他案件上百起,但1·13案件依然没有结果。当时上上下下的同事和领导,免的免,调的调,处分的处分,离的离,退的退,伤的伤,死的死……到如今,身边周围在职的几乎就只剩了他一人!
  多少次在梦中破获了此案,喜极而泣,待醒来,泪水早已浸透了枕头……而如今,当面对着如此重大而又突然而至的线索,又怎能不让人像在梦中一样的激动,像在梦中一样的欣喜。
  几个人久久地沉浸在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和喜悦之中,尽管他们都知道这离案件的真正破获可以说还为时尚早,但由于案犯是在监狱中服刑,所以有了这样详尽的线索,几乎就等于是已经发现了突破点,离破案也就是那么一步之遥了。
  “如果确实像你们所说的这样,那古城监狱要破获这个案子岂不是易如反掌,何必还要连夜给我们打电话,多此一举地求助于我们?”
  “元杰,你也谈谈,我想听听你的看法。”不知过了多久,何波才这么意犹未尽地问道。
  “从目前的情况看,我觉得这个案子差不多就等于破获了,这个叫王国炎的在押犯,十有八九是1·13大案的主犯之一。”史元杰在老上级面前,显得有些审慎地说道。
  “我觉得有些担心的是,”魏德华插进一句,“如果这个王国炎真的成了神经病患者,他说的这些……”
  “我可恰恰跟你相反。”史元杰立即反驳说,“如果这个家伙真的是疯了,那倒更能证明他说的都是真话,也更能证明他就是这个案子的主犯。”
  “如果他是在装疯呢?”老处长这时插话问道,看他那样子,也不知道他是在问别人还是在问自己。
  “如果他是在装疯,那也一样没有关系。他能在脑子清醒的情况下,说出这么多跟事实完全一致的作案手段和细节,只能说明他确确实实就是这起案件的主要犯罪嫌疑人,至少也能说明他非常清楚这起案件的嫌疑人是谁。”史元杰有板有眼地分析道。
  “有没有这种可能,他在看守所,或者入狱时曾经认识过一个死刑犯,这个罪犯在临死前把作案的经过全都告诉了他,所以他才会说得这么真实可信?”何波又突然像是自言自语地问了一句。
  “……即使是这样,”史元杰愣了一愣,然后继续说道,“我想,那也一样等于我们已经找到了此案的重大线索和突破点。我们一样可以根据他所提供的线索来源追踪侦查,就算是那个罪犯已经死了,我们也一样可以顺着这个线索找到更多的突破点。”
  “……既然如此,为什么监狱里的侦查员还要找我们来核实情况?”何波像是陷进了一种无以自拔的思绪之中,刚才的兴奋和激动此时已经一扫而光,剩下来的除了疑惑,还是疑惑。“你们想想,如果确实像你们所说的这样,那古城监狱要破获这个案子岂不是易如反掌,何必还要连夜给我们打电话,多此一举地求助于我们?”
  也许谁也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几个人顿时都愣在了那里。
  “你们想想,能破获这样的案子,对一个监狱来说,不也同样是一个重大的立功行为?不也同样是一个巨大的荣誉和战绩?为什么他们会告诉咱们?这样一来,岂不是要把身边的功劳拱手让给别人?这个案子如果真像我们想像的那样容易,他们又怎么会来找我们?这样说,并不是故意贬低人家,也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更不是把别人以国家利益为重的行为看成是犯傻。咱们只是实话实说,设身处地地想一想。此事要是放在我们身上,我们会告诉别人吗?本来我们就能做了的事情,干嘛非要找别人帮忙?你们说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史元杰和魏德华依旧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想想也真是如此,如果真那么容易破获,人家又如何会找到你们?
  当看到这个传呼时,罗维民几乎连想也没想,就立刻意识到肯定是有关王国炎的案子有了重要情况。
  末了,何波问:
  “古城监狱的那个侦查员叫什么?”
  “罗维民。罗马的罗,维护的维,人民的民。”魏德华很利索地答道。
  “我怎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何波努力地回忆着说。
  “就是小罗么,你大概是对不上号,一见了人就知道了。”魏德华答道,“原来也是咱们公安系统的,1·13专案组还抽调过他。个子高高的,长得斯斯文文,性格内向,不大爱说话。枪打得好,地区公安射击比赛还拿过名次……”
  “噢,知道了知道了。”何波突然记起来了,“是不是那年搞指纹鉴定,专门请他在全区公安会议上作过一场报告的那个小伙子?”
  “没错,就是他。”魏德华证实道。
  “那怎么就去了监狱了?”何波有些惋惜地问。
  “没办法,那年监狱和公安分家,当时监狱答应给他分房子和解决老婆的工作问题,所以他就去了监狱。其实市局当时也不肯放的,实在是可惜了。”魏德华解释道。
  “这小伙子现在怎样?”
  “还不是老样子,房子到现在也没分上,老婆的工作也还没给调过去。”
  “我不是说这些,我是说这个小伙子现在人怎么样?”
  “也还是那样,老实,直性子,要是滑头一点,有他那一身本事,早也上去了……”
  “那你现在能不能把他叫来?”何波打断了魏德华的话,看了看表径直这么问了一句。
  魏德华不禁又愣了一愣:“就现在?”
  “就现在。”
  “去监狱把他叫出来?”
  “打电话也行。”
  “他家没有电话。”
  “再没有别的联系方式?”
  “好像有BP机。”
  “他家附近有没有电话?”
  “有也这么晚了,哪儿还能让他打电话。”
  “他的BP机是汉显的,还是数字的?”何波似乎有点不甘心。
  “好像是汉显的。”
  “你们关系怎么样?”
  “关系没说的,我们在一块儿搭档过4年,我救过他1次,他救过我4次,我欠他3条命的情……”
  “那就呼他一下,看他能不能过来一下,或者来个电话。让他大致给咱们说说情况,然后看我们能不能在明天就派人提审这个犯人?不,今天,已经是今天了,看今天能不能由我们去提审一下这个犯人?”
  “BP机上说不清楚,只能让他回电话了。”史元杰一边说,一边已经把手机递了过来。“你试试,现在就呼他一下。”
  “要是呼不过来,”何波再次看了看表说,“反正离天亮也没多久了,就在我这儿吃点喝点,休息休息,然后开一个介绍信,直接到监狱看能不能马上提审那个叫王国炎的在押犯。”
  这几个人根本没想到的是,呼过去没有30秒,罗维民的电话便打了过来。原来罗维民根本就没回家,仍然在办公室里查看王国炎的日记!
  罗维民也根本没想到,在凌晨4点,魏德华竟会急呼他速回
  电话!
  当看到这个传呼时,罗维民几乎连想也没想,就立刻意识到肯定是有关王国炎的案子有了重要情况。
  “德华吗?我是罗维民。什么重要消息,快点告诉我。”罗维民好像比魏德华更急,一接上便直截了当地要情况。
  何波温和的话语,一时间几乎快让罗维民掉下眼泪来。这是两天来,他第一次听到的对他工作给以肯定的话。
  魏德华放下手机,紧接着便用何波家的程控电话给罗维民办公室里打了过去。“维民,我告诉你,是有关1·13一案的消息。你提供的情况非常重要,我已经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了咱们市局史元杰局长和地区公安处何波处长。他们都对你提供的线索非常重视,认为这很有可能是1·13大案的一个重大突破!,我和史局长现在就在何处长家里,请你跟何处长说话,何处长有些问题要问你……”
  “……啥!”罗维民几乎被吓了一跳,这更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此时此刻,魏德华和局长竟会都在何处长家。“喂,等等,你先别……”
  然而魏德华已经全然不听他在说什么,就像恶作剧似的,一股脑儿地把他甩给了何波。“好了,你等着,何处长来了……”
  “喂,小罗吗?我是何波。”何波的嗓音显得亲切而柔和。
  “你好,何处长。”罗维民本有些紧张的情绪顿时轻松了许多。
  “小罗,非常感谢你,你提供了一些非常重要的线索,如果这些线索能够落实,那可是立了一个了不起的大功,头功。”何波温和的话语,一时间几乎快让罗维民掉下眼泪来。这是两天来,他第一次听到的对他工作给以肯定的话。“你知道吗,这样的线索已经让我们等了十几年了。”
  “何处长,原来我也没想到的,直到后来,经过分析……”
  “魏德华都给我说了,我认为你的分析非常准确,非常到位。”何波由衷地夸奖着。“第一你的素质高,第二你的警惕性高,在这个基础上,才会产生这样的分析。好了,这些这会儿就不多说了,咱们以后见了面再好好谈。现在有些问题我想问问你,我非常希望你能支持我们。”
  “何处长,这话应该我说,是你在支持我们。”罗维民的感情也非常真诚,“何处长,你说吧,我一定全力去做。”
  “你给我们提供的这些线索,你们监狱对此是什么态度?”
  “……监狱?”罗维民什么也想到了,偏是没想到何波居然会提出这么一个问题来,一时间让他愣在了那里。
  “是呀?你们监狱对这些线索都有什么看法?尤其是对王国炎这个在押犯是什么看法?”
  “……这个,你是说我们监狱的领导吗?”罗维民还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当然也包括你们的领导,怎么,你们监狱的领导是不是还不知道这件事?你是不是还没有给你们的有关领导汇报过这件事?”何波对罗维民的态度不禁有些疑惑。
  “那倒不是,我都给领导们汇报过,他们也都知道。”
  “那他们都是什么态度?是不是已经有了相关的措施?”
  “……目前还没有。”罗维民努力地把握着自己措辞的分寸。
  “为什么?”何波的声音顿时严厉了许多。
  “这个……”
  “小罗,事关重大,你应该给我说真话。”
  “……我们领导这些天都很忙。……他们也都答应马上就研究。”
  “这就是说,他们目前还没有态度?是不是这样?”何波步步紧逼。
  “……是。”罗维民的嗓音显得极为沮丧。事已至此,他不能不说真话。他不禁为自己的领导感到难过,他们确确实实没有任何态度。“主要是还没有研究。”
  “对这样的情况还需要怎样去研究?”何波突然觉得不可思议。

上一篇:第07章

下一篇:第09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4 在医院 - 来自《新疆追记》

据说我只割断了静脉,离动脉还差一点点距离,因此失掉的血可能不是很多。对于我拒绝输血,医生也没有坚持。我被送进医院里急救后,新疆安全厅来了很多人。审讯时一直躲在幕后的那位维吾尔族处长(无意中被我看见一次)这回也走到了前台,对我表现得关怀备至。还有更为神秘的人,带著遮住大半个脸的口罩过来看我,再无声无语地消失。   我亲切地感受著医院那种人间气氛。一位女医生的臂膀让我觉得无限温柔,她托著我的头为我上药。不知为何让我想起在德国见过的训鹰姑娘。鹰站在姑娘的手臂上是不是也能感受这种温柔?医院使我彻底放松,感到……去看看 

第三篇 第十六章 军事行动中的间歇 - 来自《战争论》

如果把战争看作是相互消灭的行为,那么,就必然认为,双方一般说来都是在前进的。但是也同样必然认为,就某一时刻来说,只有一方在前进,而另一方一定在等待。因为双方的情况决不可能是完全相同的,或者不可能是永远相同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可能变化,因而当前这个时刻对这一方就会比对另一方有利。假定双方统帅都完全了解这一点,那么,一方前进的根据同时也成为另一方等待的根据。因此,在同一个时刻双方不会都感到前进有利,也不会都感到等待有利。在这里,双方不可能同时抱有同样目的的原因不是一般的两极性(因此同第二篇第五章的论点并不……去看看 

第二章 从军校到郡团 - 来自《蒙哥马利》

各科成绩不一般,伤人险些前途完;    悔过自新苦用功,印度服役整四年。   1907年1月30日,伯纳德·劳·蒙哥马利进入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位于英格兰伯克郡,建于1799年,旨在训练、培养英国陆军正规军官。学员从英国陆军以及英国和英联邦国家的中学毕业生中选出,他们入学前须经过一项全面的入学考试。   那种考试虽然不需要很高的学术水平,但也并非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两次报考桑德赫斯特军校,但两次都名落孙山。他父母只好采取断然措施,把他送入詹姆士上尉主……去看看 

Book 31 : Theory of the Feudal Laws among the Franks, in the Relation They Bear to the Revolutions o - 来自《论法的精神(英文版)》

1. Gregory of Tours, iv. 42.2. Chapter 7.3. Fredegarius, Chronicle, 42.4. Clotharius II, son of Chilperic, and the father of Dagobert.5. Fredegarius, Chronicle, 42.6. See Gregory of Tours, viii. 31.7. Fredegarius, Chronicle, 27, in the year 605.8. Ibid., 28, in the year 607.9. Ibid., 41, in the year 613.10. Ibid., 42, in the year 613.11. Some time after Brunehault's execution, in the year 615. See Baluzius's edition of the Capitularies, p. 21.12. Ibid., art. 16.13. Ibid.14. I……去看看 

附录一:《往事并不如烟》被删部分整理 - 来自《往事并不如烟》

声明:本文中收集了《往事并不如烟》正式出版时被删改的部分内容。  书中32页第六节原文——慢慢地我才懂得:《光明日报》虽是民盟中央机关报,但它并非属于民盟,是由中共直接插手的,属于意识形态。   33页第二节后被删部分——他毫不避讳地在一个公开场合说:“过去,什么事情都要统战部点头,我们有些人常跑统战部。不少职务安排的是交叉党员。现在,民主党派政治自由,组织独立了,我们党内的工作,应由自己负责任来搞,不要统战部过多的帮助……民主党派要有党格,人要有人的精神生活。”   42页第5节被删改原文——储安平靠的就是自……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