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十面埋伏》

  就在罗维民翻看《犯罪心理学》的这会儿时间里,赵中和的BP机响了差不多有五六遍。
  刚开始赵中和并没有怎么在意,看一眼BP机仍然继续看他的日记。等到后来,终于渐渐地越来越显得不耐烦起来。
  到最后一遍BP机响起来时,赵中和啪的一声合住日记,愤然说道:
  “以为这是什么好东西呢!催命似的催!好,我看你也别看了,让我先给他送过去,完了咱们再跟他们算账!”
  “一个劲地呼你是问你要这两样东西呀!”罗维民有些吃惊地说,“你看了没有,那日记里都写了些什么?为什么他们这么怕这两本东西?”
  “这得仔细地看哪,哪有一会儿功夫就看得完!”
  “这本《犯罪心理学》你不是已经看过了?你觉得里面有什么问题没有?”
  “没问题才怪呢!一个刑事犯,整天在监狱里研究《犯罪心理学》,连关禁闭也带着,你想想这是什么问题!还他妈的划了那么多横道竖道的,光凭这个他就绝不会得精神病。”赵中和不假思索地说道,“他要是得了精神病就把我的眼珠子抠出来!”
  “我觉得关键还是日记,像他这样的一个罪犯,现在又摆出一副精神病患者的样子。到底是不是精神病,日记里记的东西一看就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再者,他平时记日记也许还说明不了什么,但关了禁闭了还在记日记,你说这还能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那你说怎么办?”赵中和看了看罗维民问道。
  罗维民同赵中和对视了几秒种,终于打消了进一步试探下去的想法。“算了算了,给了他们吧。别让他们有了什么想法,好像咱们要怎么怎么的。如果要看,完了我们还可以再找他们。”
  “那样岂不太便宜了他们?”赵中和仍然眼睁睁盯着罗维民不放。
  “……呼你都是谁呀?”见赵中和这样,罗维民止不住地又问了一句。
  “还不是那个值班的,真正要这些东西的人还会直接出面?”
  罗维民听了不禁怔了一怔,他没想到赵中和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既然是这样,那还是给了他们吧,免得人家还以为咱们真的要干什么呢。”
  “你以为这会儿送过去,人家就不怀疑你要干什么了?”
  “那要看你怎么说了。”
  “说什么也是白说。”
  “那你说怎么办?”
  “既然做了就做到底。”
  “什么意思?”
  “我是把你当自己人才这么说话,这会儿也顾不得别的了。”赵中和突然一副豁出去的劲头。
  “什么话!这么多年了,你还信不过我是怎么的!”罗维民也突然激动起来。
  “一不做,二不休,你带相机了没有?”
  “做什么?”罗维民尽管有所预感,但还是被赵中和的话弄得吃了一惊。
  “马上把这本日记拍下来。”
  “……嗯?……拍下来?”罗维民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要不拍下来,我担心这本日记会再也看不到了。”
  “小赵,我怕这会给你带来麻烦。我劝你再好好想想。”
  “我已经想过了,你的分析是对的,咱们内部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得有证据。如果把到手的证据也给弄没了,将来会有更大的麻烦。”
  “……小赵。”
  “好了好了,你到底是怎么了,胆子跟兔子那么小。时间来不及了,让我用用你的相机,我的相机没带。”
  “……这,”罗维民紧张地思考着,看该不该把实情告诉赵中和。想了半天,还是觉得暂时不说为好。“相机倒是在,就是没胶卷了。”
  “我有胶卷,你快把相机拿过来。”赵中和正说着的当儿,腰间的BP机再次响了起来。
  罗维民到了这会儿也顾不上再说什么,急忙拿出相机,卸下里面的胶卷,给赵中和递了过去。
  赵中和一边急急忙忙地往相机里装胶卷,一边对罗维民像是发布命令似地说:“你到门外去盯着,要是有人来了,就咳嗽两声。”“好咧!”……
  让史元杰感到惊喜的是,他没想到何波这会儿还会在办公室里。电话铃声只响了一遍,他就听到了何波的声音。
  何波还在!
  中午分手时何波曾告诉过史元杰,下午他要到地区有关领导那里谈谈这个案子。因为他们几个当时都认为像王国炎这样的案子,并不是一个公安部门就能解决得了的。他必须得到各方面的协助和支持,才能尽快破获。
  然而就在这几个小时里,事情又有了新的进展和发现。
  他就是想在何波去见地区领导之前,告诉他新发现的一些情况。一具突如其来的直觉在告诉史元杰,情况很可能要比他们想象的复杂很多!即使是在地区一级的领导里头,也极可能有人染指此案。
  他刚刚接到汇报,一个别名张大帅、地区“广帅商业城”的董事长张卫革,近些年来,一直跟古城监狱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古城监狱有一个在押人员叫姚根,因为脑瓜灵活,能量颇大,便被古城监狱任用为采购营销员。可能是由于这个姚根表现很好,也可能是由于工作的需要,姚根一段时期以来,一直可以在古城监狱随意出入。自打去年“广帅商业城”正式挂牌运营后,姚根便成了这个“广帅商业城”的主要客户,古城监狱生产的日用产品,比如铝锅、铝盆、铝勺、铁锅、铁盆、铁锄、铁锹以及各种各样的塑料制品和不锈钢制品,基本上都由“广帅商业城”包购包销。让人怀疑的是,“广帅商业城”同古城监狱的交易,纯粹是一桩赔钱的生意。古城监狱的这些生活用品,工艺陈旧,制作简单,样式落后,根本就卖不出去。作为一个私营性质的“广帅商业城”,绝不会对这种产品的销路一无所知。但即使是在这种产品一直在商城严重积压的情况下,“广帅商业城”仍然不改初衷,继续对这种滞销产品实施包购包销的优惠政策。可以说,在目前经济很不景气的情况下,古城监狱的生存,几乎全都依赖于“广帅商业城”对他们这种产品近乎自杀的包购包销。如果照此发展下去,仅此一项,“广帅商业城”每年将亏损300万左右。但“广帅商业城”的董事长张卫革对此眉头皱也不皱,而且也从来没人敢过问此事。因为谁要是敢过问此事,张卫革一怒之下,就可能炒了谁的鱿鱼。
  据从内部得来的可靠消息,张卫革说了,他宁可每年损失500万,也绝不能让他的兄弟在监狱里受苦受罪。在一次酒醉时,张卫革说了,要不是他的兄弟,他哪会有今天。若要是有哪个想在他兄弟的头上动筷子,找便宜,我张卫革让他半夜死,他就别想活到五更。
  据初步断定,张卫革所说的那个监狱里的兄弟,十有八九就是王国炎!
  张卫革敢说这样的话,跟他这些年来经营的项目极有关系。由于他经营着各种档次的餐饮业和服务业,所以跟大大小小的政府官员都保持着这样和那样的联系。在众所周知的领导干部里面,张卫革一向同地委分管政法、工商的副书记贺雄正过从甚密。
  贺雄正年纪很轻,刚四十出头,正牌大学毕业。传言他正在四下活动,竞争行署专员一职。以他本人的实力,绝大多数的人都看好他。更多的人认为,以贺雄正的实力,将来成为副省长、省委副书记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前不久贺雄正赴法国考察,张卫革借口到法国采购偕同前往。据他们的随从人员回来后给人讲,贺雄正在法国一次就购买了20万美元的高级香水和化妆品。
  付钱的当然不会是地委副书记贺雄正,而是到法国采购的老板张卫革。
  史元杰默默地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久久的怔在那里。
  他想了一阵子,终于想准了一个主意。
  今天晚上碰头汇总了情况后,他将和魏德华立即给省公安厅起草一个报告,由他连夜送交省公安厅并直接给厅长汇报。
  这个案子决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必须借助省厅的支持,从而减轻对地区公安处的压力。
  史元杰先给魏德华打了个电话,问他有没有新情况。
  魏德华说他刚刚同罗维民联系过,罗维民一直没有给他回电话。正说着当儿,魏德华的手机响了起来。魏德华赶忙给史元杰说,局长你等一下,我看是不是罗维民打来的。一听果然是罗维民打来的,魏德华说,我和局长正在电话里商量怎么跟你联系呢,大家都非常关心你的情况。
  罗维民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马上汇报,电话里不好说,看是不是马上找个地方见见面。
  魏德华说你等一下,我马上给局长商量。史局长,罗维民说有紧急情况要马上见咱们,看在什么地方都行。
  史元杰想了想说,你让他定,什么地方也行。
  魏德华立刻对罗维民说,局长让你定,什么地方都行。
  罗维民看了看表说,那就放在7点40吧,你们开车过来,把车停在监狱门口斜对面建材厂的大院里,咱们就在车上谈。
  魏德华说,干嘛要到7点40,现在还不到5点,我们10分钟就能把车开过去。
  罗维民说,我现在正在我们办公室门口,有要紧的事情,根本脱不开身,我已经详细考虑过了,只能是7点40。
  史元杰说,你告诉小罗,要不改在饭馆里也行,反正他也得吃饭的,一边说,一边吃,时间能更充裕点。
  罗维民说,不行不行,一定得在监狱食堂里吃饭。要不人家会注意的。就在汽车里谈,用不了多长时间,一刻钟足够了。好了,我不能再给你们说了,一会儿7点40见。
  魏德华说,我的手机一直是开着的,你一有情况就马上告诉我。
  罗维民不耐烦地说,别口罗嗦了,我知道。
  魏德华本还想说句什么,罗维民已经把手机关了。
  听着罗维民慌慌张张的话音,魏德华有点发怔地对史元杰说,怎么办,罗维民说只能是7点40。他说他现在正有要紧的事情,根本脱不开身。史局长,我真有点担心,罗维民的处境是不是很糟?
  史元杰说,不至于吧,要是情况不好,他还能一个人跑出来见咱们?
  魏德华说,他说有紧急情况要马上见咱们,既然有紧急情况,为什么还必须等到7点40分?
  史元杰说,我看就别乱猜了,等到7点40分再说吧。还是你开车,7点20分在门口准时等我。等见了罗维民后,咱们再一块儿去见何处长,把你手头的情况也都准备准备。何处长要咱们赶紧拿出个主意来,不能再拖了。
  魏德华迟疑了一下说,史局长,你这会儿有空吗?
  史元杰说,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魏德华说,我本来不想这会儿就告诉你的,但又怕这件事闹大了,万一让哪个领导知道了,问到你那儿,人家又以为你不想告诉人家。
  史元杰说,没关系,你说吧。
  魏德华说,还是市东郊东关村的那件事,村民代表已经来过两次了,说你们市局要是再不管,他们就自行解决。
  史元杰说,还是那个龚跃进出售土地的事情?
  魏德华说,就是,但现在出售土地的面积又增大了,从以前的1200亩,增加到了1800亩。
  史元杰吃了一惊,1800亩!那岂不是把村里的土地卖光了么!东关村剩了还不到2000亩地,要是全卖了,几千口子人都干什么去?
  魏德华说,你看你,一句话就已经把屁股坐在了村民这一边,领导的意思可不是这样。有领导说了,像东关村这样邻近城区的地方,土地迟早都得出售出去。现在要解决城市商品房价格过高的问题,近郊的农民就得做出一些牺牲。部分农民失去了土地,看似坏事,其实也是个好事,作为我们这样一个中型城市,尽快实现整个地区的城市化进程,加速农民转为城市市民,这是一个历史的趋势。
  史元杰说,瞎说八道,深化改革就是让农民失去土地?实现城市化就是把农民的土地全都卖掉?哪个领导会这么说话?
  魏德华说,史局长你先别发火,说这话的领导大有人在,省里的有,地区的有,市里郊区的也有。只要上面有一个歪嘴和尚,下边就会有一溜歪嘴和尚。东关村的村委会主任龚跃进,可是个省人大代表,人家的话可是有来头的。
  史元杰沉默了一阵子问,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局面?
  魏德华说,龚跃进不让村民犁地整地,要村民必须在10月份以前把责任田全部腾出来,村民不干。坚持继续犁地整地,并准备按季节把油菜和小麦及时播种下去。龚跃进当然不干,他让村治保主任成立了一个治安联防队,谁家犁地整地,就把谁家的农机和牲口全都扣在村委会,这一下把整个村里的老百姓都惹火了,昨天上百个村民几乎和联防队打了起来。今天聚在村头的老百姓更多,刚才东郊派出所的人打电话说,准备闹事的村民足有七八百个。龚跃进也毫不示弱,他说通了东郊镇政府,在整个镇里抽调了300多民兵,而且还带了武器,在村委会的大喇叭上说了一遍又一遍,如果要是哪个不听从政府的决定,继续和政府作对,后果一律自负。还说如果有人执迷不悟,继续领头闹事,一旦出了问题,将以违法论处。该逮捕的就逮捕,该判刑的就判刑。
  史元杰说,东郊派出所没有给镇政府汇报这一情况?
  魏德华说,汇报了,但镇领导却说派出所应该配合镇政府和村委会工作,对闹事的村民要予以坚决制止。还说这是大是大非问题,镇派出所不支持镇政府的工作,那还要你们派出所干什么?
  史元杰有些气愤地说,你一个两个人能代表镇政府吗?不支持你就是不支持政府的工作吗?告诉派出所,对这种干部就不用理他。
  魏德华说,但问题是如果真的闹起来怎么办?要是事情闹大了怎么办?这么大的事情,派出所要是不闻不问,什么也不管,万一捅出漏子来,那咱们的责任可就大了。他们都可以推托责任的,惟有咱们不能。说不定到时候两方面都会骂咱们,说咱们见死不救,应该负全部责任。史局长,不瞒你说,截至到现在,自从买卖耕地的消息传开后,已经引发了好几起恶性案件。还有人贴了小字报,扬言要是谁敢把东关村的地卖了,我们没活路了,他一家老小也别想好活着。”
  史元杰又沉思了片刻,说,咱们现在过去一趟晚不晚?
  魏德华说,我觉得能过去一下最好,咱们把话说硬点,尤其是对那几个什么鸟领导,告诉他们不要再激化矛盾,如果真是闹出了问题,首先你们当领导的就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把话说到了,到时候有咱们说的,没他们说的。
  史元杰说,不是说到不说到的问题,现在有些干部的言行举止实在太恶劣,简直像恶霸一样。好了,那就这样吧,5分钟后我在门口等你。
  魏德华说,需要再带几个人?
  史元杰说,不带,就咱们俩,还是你开车。……
  一上了车史元杰就问魏德华,“龚跃进这个村委会主任究竟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魏德华一愣,“你指什么?”
  “你看他究竟有没有问题?”史元杰直来直去。
  “你是问我对他的看法,别人对他的看法?”魏德华眼睛直直地盯着前面的路况反问道。
  “就说你的吧。”
  “要让我说,十有八九不是好东西。”魏德华毫不忌讳,“咱们刑警队至少有四五起案子没破彻底,都跟他有直接的关系。”
  “东郊那起爆炸案的犯罪嫌疑人,是不是也是龚跃进保释出来的?”
  “不是他谁还有那么大本事?”魏德华发狠地说。“一个县区纪检副书记因查处东关镇一起巨额买卖土地案,刚刚有了眉目,作为调查组长的纪检副书记的住宅就突然被炸,卧室墙壁炸塌了一半,门窗全部毁坏,整个住宅严重倾斜,至少有4道裂缝。纪检副书记的母亲和女儿被吓得精神失常,妻子被炸得鼓膜穿孔,一家人至今都还在医院里。那一晚幸亏纪检副书记外调没有回来,否则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这么大的案子,影响这么恶劣,附近300米以内住户的玻璃窗全被震碎,好几家邻居的房子都被炸得有了裂缝。”

上一篇:第18章

下一篇:第20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09章 - 来自《至高利益》

李东方走进市委第二会议室,一眼便看到了贺家国。贺家国正和法院院长邓双 林说着什么。   只听邓双林说:“赵娟娟这典型却是赵省长树的,你有问题找赵省长说。”   贺家国叫了起来:“赵省长树的典型就可以无法无天?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李东方这时已走到自己固定的位置上坐下了,见话题说到了赵启功,禁不住注 意地看着贺家国和邓双林,会议室其他入座的同志也把目光集中到了贺家国身上。   贺家国对自己的岳父兼领导赵启功明显缺少敬畏的意思,仍站在那里和邓双林 争吵:“赵省长树的典型也好,赵省长说过什么也好,都不能成为这……去看看 

1-18 为什么美国的作家和演说家总爱夸张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我经常看到,美国人平时说话时极为简单明了,不加任何修饰,而且率直到近乎粗俗,但他们一要发表富有诗意的言论时,立即夸大其词。因此,一篇讲稿从头到尾都是华丽的词藻,而当你听到他们如此渲染其一切想象时,你会以为他们说话从来不会是率直的。英国人很少有这种毛病。不用费力,就可以找到这方面的原因。在民主社会,每个公民都习惯于为与己有关的一件小事而煞费苦心。但是,他们一扩大视野,往远看,就能看到整个社会的庞大形象或全人类的更为高大的形象。因此,他们的观念不是非常特殊和非常明确,就是非常一般和非常模糊,而在两个极端之间,则有……去看看 

24 尾声 - 来自《吃蜘蛛的人》

一星期后,我回到家中,父母直把我当成凯旋的拿破仑。母亲觉得我已青出于蓝了,一定要我答应将来用同样的方法帮助弟弟们,我自是满口应承。我们随即搬迁到石家庄,我在那儿继续我的学业。   12月,父母回北京和小炼、小跃及二姨一起过元巳,我则留下看家。其实当时我家没有任何东西值得盗贼光顾,我这么说不过想为父母节约些车费罢了。这段时间内我完全自学。在农村的那些年我开始相信“老天有眼”、“善有善报”之类的老话,所以我得好自为之,这样父母也许很快会给我带来好消息。母亲说了,她这次到北京要想办法把我们全家都办回去。  ……去看看 

Book 14 : Of Laws in Relation to the Nature of the Climate - 来自《论法的精神(英文版)》

1. General Idea. If it be true that the temper of the mind and the passions of the heart are extremely different in different climates, the laws ought to be in relation both to the variety of those passions and to the variety of those tempers.2. Of the Difference of Men in different Climates. Cold air constringes the extremities of the external fibres of the body;1 this increases their elasticity, and favours the return of the blood from the extreme parts to the heart. It con……去看看 

第十一章 - 来自《对面坐着马向东》

泰明对自己的作为并不以为然:“我送钱只是延续了一种风俗,因为沈阳官场就是这个样子,你就是入乡随俗,你做了,领导也不当回事,不这样做,就该觉得你怪,而且我相信这种风气恐怕也不仅仅是沈阳有。”  多么可怕的“恐怕”,泰明拿出50万元,只是为了别让领导认为他是个“怪人”!成了“怪人”!提拔重用哪还有你的份儿?阿谀奉承,投机贿赂本是官场一怪,但是当年在沈阳官场不这样做反而有人认为你“怪”,这岂不是咄咄怪事!  天下没有播种者不期待回报的。迟若岩,沈阳市政府另一位副秘书长(当时沈阳市政府共有10多位副秘书长),在做副秘书长之……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