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十面埋伏》

  魏德华继续说:“地区纪检委专门派了调查组,省纪检书记专门做了批示,要求严厉查处。东郊区公安机关很快将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通过对犯罪嫌疑人的物证鉴定,认定犯罪嫌疑人有重大犯罪嫌疑。刑事拘留后,又在犯罪嫌疑人家中搜出雷管、炸药、导火索和没有登记过的五连发猎枪一支。为此区公安机关以私藏炸药和枪支提请逮捕,区检察机关却以证据不足,犯罪情节轻微不予批准。十天后,便有人以东关村村委会的名义将犯罪嫌疑人取保回家。事后人们才知道,东关镇的这一土地买卖案,已经涉及到东关村龚跃进的问题,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现在调查的情况怎么样?”
  “从现在的情况看,基本上可以肯定这起爆炸案就是龚跃进在幕后指使的。东关村这几年几乎成了藏垢纳污的地方,有些刑满释放分子,从监狱里一出来哪儿也不去,直接就到东关村报到。尤其是那些二进宫,三进宫的累犯惯犯,有的还没出来,就已经被内定为东关村的村民。这帮人出来不是当了他们乡镇企业的保安人员,采购人员,就是成了村里的治保联防队员,或者干脆就当了他的私人保镖。他们村里的治保联防队员,差不多有一半都是这样的人。那些真正老实巴交的村民,对他们的胡作非为稍有不满,立刻就会大祸临头。”
  这已经具有黑社会性质了。”史元杰愤然说道:“这样的东西怎么就能成了人大代表!”
  “让我说,纯粹就是黑社会。”魏德华恶狠狠地说道。史元杰像是总结似地说道,如果真是这样,我看这个龚跃进的死期不远了。”
  “史局长,我看你想的可是太乐观了。”魏德华顾虑重重地说:“人家现在可是如日中天,既是省人大代表,又是地区优秀农民企业家。财大气粗,有权有势。乡里支持,区里支持,市里也一样支持。人家一个电话一个纸条上去,就能让市里地区的干部下来为他说话。要不影响那么恶劣的爆炸案,连省纪委书记都批了,嫌疑犯还不照样大摇大摆被保释了出去?听说东郊区的人大主任对爆炸的情况从来也没过问过,等我们公安机关抓了人后,却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让放人!全都让这个龚跃进给买通了!”
  “嘿!”史元杰哼一声,“等找到了证据,谁也别想逃掉!什么人大代表,优秀企业家,违法乱纪,胡作非为,我照样收拾!别让他犯在我手里!”
  “我们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找不到证据!”魏德华再次显得有些无奈地说道,“村民们中要有一分奈何,谁会出头跟他论是非?以前也不是没人告过他,到头来,哪个不是让人家拾得服服帖帖,进退无门,死不得活不得?末了还得逆来顺受,再返回头来给人家磕头求情说好话。眼见的被打得头破血流,死去活来,等到你取证时,却什么也问不出来。宁可被打死,也不敢说人家一个不字。你说说龚跃进这个村委会主任有多可怕?其实我们市里这几年的大案要案,有不少都跟他手下的那些人有关系。什么南霸天,西霸天,北霸天,老霸王,几乎都是从他那儿出来的。整个一群土匪恶霸,衣冠禽兽!尤其是这几个挑头的,其中有几个都是判了死刑、死缓的罪犯,天知道是怎么回事,在监狱里呆上个三年五年的就被放了出来。人们私下里说了,古城监狱就是给龚跃进培养保镖的地方。”
  魏德华继续说:“龚跃进也为那在些押犯付出了血本,为了给那些死缓、无期、二十年、十几年罪犯减免刑期,上上下下谁也不知道打点了多少。等到这些罪犯提前获释被‘营救’出来后,龚跃进亲自设宴‘接风’,每个人先给1元的安家费,而且只要你愿意,龚跃进立刻就会把你的户口办到东关村来,如果有家小父母也一并搬来,名正言顺地成了东关村的村民。你想想有这样的‘待遇’,对这些人来说,那还不感激涕零,把龚跃进奉若神明,当作再生父母?一个个自然而然地不就都成了龚跃进死心塌地的敢死队和死顽固?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这些人为了龚跃进的利益不惜卖命,甚至把龚跃进当成了当代宋江,即使是粉身碎骨也绝不会交代龚跃进的任何问题。你想想,如果龚跃进的手下都是这样的一些社会渣滓,再加上社会上的那些败类甚至公开为他撑腰,给他封一个头衔又一个头衔,你说对龚跃进我们究竟还有多少对付的办法?”
  “德华呀,这样的事要是放在5年前、3年前,就是打死我也不敢相信会是真的。”听到这里,史元杰竟也止不住地发起牢骚来,“你说说,对这样的人连我们公安机关也觉得无能为力的话,那这个社会岂不是太成问题太危险了?我们的老百姓又会怎样看待我们这些戴大檐帽的?”
  “史局长,让我说,像龚跃进这样的人一日不除,我们市里的治安就一日别想有保证。实话对你说,对龚跃进的犯罪证据,我已经收集了有好长一段时间了。至少目前已经可以肯定,他根本就是一个黑社会头子!只要我能找到一个立刻逮捕他的证据,一旦把他关起来,树倒猢狲散,兵败如山倒,用不了一个月,我就能找到判他死罪的证据。”
  “好小子,你敢瞒着我干这样的事情?你就不怕我找个借口把你处置了?告诉你,我一个电话给龚跃进打过去,少说他也得给我送来10万20万的。”
  “史局长,我这么个搞刑侦的,跟你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我们的头儿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听你的话音,这些事你大概早就知道了。”
  “我也给你说实话,你要是真能把这件事做到底,到时候我亲自到公安部给你申报一级英模。”
  “那太感谢了,”魏德华毫不掩饰地说,“要真能捞个一级英模,这辈子就算没白来世上一趟。”
  “德华,”史元杰扭转话题说,“目前你了解了多少,这个龚跃进到底有多大背景?”
  “具体的还没闹清楚。”魏德华顿时也严肃起来“有一个情况我刚刚了解到,其实史局长,我今天带你到这里来,也有让你加深了解这一情况的意思。自从王国炎的案子出来后,我就一直在怀疑,龚跃进跟监狱里的那么多犯人有联系,跟这个王国炎就会没关系?刚才我回到刑警队时,有人给我说了一个情况,龚跃进要卖掉这1800亩土地搞房地产开发,幕后的投资人是省里的一个叫仇晓津的房地产开发商。据说这个姓仇的很有来头,是省人大主任仇一干的干儿子,仇一干为这件事好像还暗中来过几次。”
  “……仇晓津?仇一干的干儿子?”史元杰像是在努力地回忆着什么。
  “这个仇晓津据说跟王国炎不是一般关系,在王国炎入狱前,他们之间的来往相当频繁……”
  “龟孙子!在这儿绕到一起了。”史元杰一反常态地像是自言自语似地骂了一句,“真是他妈的活见鬼!”
  此时车已经开到了东关村村口,魏德华猛然叫了一声:
  “坏了!好像是出事了!”
  ……

上一篇:第19章

下一篇:第21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八十章 处于战争状态的海洋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4年3月17日-98月6日)  18个月前,使团离开的是和平时期的英国;马戛尔尼之所以要乘战舰去中国,那是从崇高的使命考虑的。现在从中国回来的船队虽然主要由商船组成,却都配备了火力,处于临战状态,法国军队取得的战绩“令人不安”。  3月17日,在广州为东印度公司的装货的英国船,还有要求英国保护的一艘西班牙船和一艘葡萄牙船与“狮子”号会合。它们也都配备了火力。“伊拉斯马斯·高厄爵士向每个人交代了法国进攻时各自的任务”。  返航的旅程只持续了5个半月。船队兼程并进:只在爪哇和圣赫勒拿两处为了补给才停泊。整整1个……去看看 

常规科学即解难题 - 来自《科学革命的结构》

刚刚接触到常规研究问题,其最为引人注目的特点也许就在于:它要求创造的新东西,不管是观念上的还是现象上的都很少。有时候,象测量波长,除结果的最奥妙的细节以外,什么都是事先已知的,只是预期的标准幅度略宽一点而已。库仑的测量也许并不一定符合平方反比定律;研究压缩生热经常得准备出现几种结果中的一种。但即使在这些情况下,预期结果即可接受结果的范围,也总是小于所能想象的范围。研究结果如果不合乎那个更小的范围,这一般正是研究工作的失败,责任不在于自然界,而在于科学家。  例如,在十八世纪,人们很少注意到用盘式天平一类的……去看看 

从李昌平的呐喊到《岳村政治》的警告 - 来自《岳村政治》

德理最近读了两本有关中国三农问题的好书。一本是《我向总理说实话》(光明日报出版社),在这本记实性的报告文学中,作者李昌平以对中国农民真诚的热爱和有错就改的忏悔心情,喊出了“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一本是《岳村政治》(商务印书馆),在这本严肃的学术著作中,作者于建嵘以求实的学术精神和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向世人发出了要从政治危机的高度来认识中国三农问题的警告。《我向总理说实话》的作者是以一个基层党政负责人的身份来体悟中国三农问题的。但李昌平不是那些以欺压农民为满足的地方小官僚,而是一位具有社会……去看看 

克里斯托夫·豪里斯(二) - 来自《宽恕?!》

赫伯特·马尔库塞   我想我会和你一样那么去做。就是说,去拒绝那名濒死的党卫队员的请求。如果一个死刑执行者请求受害者宽恕,在我看来,这种事总是缺乏人性的,是对正义的嘲弄。一个人不能,也不该到处快乐地杀人,折磨人。然后,时限一到,就简单地请求别人的宽恕,接受别人的宽恕。在我看来,这样做还是在犯罪。   另外,讲一个不是犹太人问题的问题。如果一个人是民族解放阵线的一员,他会宽恕一名杀害和折磨了他朋友、妻子、孩子的海军士官吗?任何人都有权利,都可以正当地宽恕吗?   拉特瑙被暗杀后,他母亲到刺客家中安慰刺客的母亲。……去看看 

第八编 基督宗教的基础 - 来自《思想录》

602—17(556)618—659  ……他们亵渎他们茫无所知的东西。基督宗教就在于两点;认识这两点对人类是同等地重要,不认识这两点又是同等地危险;而上帝则同等仁慈地给出了这两者的标志。  可是他们却借题得出结论说,根据使他们应该结论出其中之一的东西,这两者的另一就并不存在的。宣称只有一个上帝的智者们曾经遭受迫害,犹太人遭到仇恨,基督徒则更譬如此。他们依据自然的光明看出了,假如大地上有一种真正的宗教的话,那末万物的行动就应该趋向它作为自己的中心。  万物的一切行动都应该以宗教的建立与伟大为其目的。  人在自己……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