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面埋伏

第25章

本章总计 24194

  何波的眼睛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老花了,平时看正规的文件也离不了老花镜,字迹要是小点,模糊点,看的时间长了就会感到头晕眼昏,甚至头疼欲裂,恶心的连饭也吃不下去。
  然而今天晚上,何波却始终没有感到眼睛有什么不舒服的情况。字迹如此模糊又如此之小,借助于一个放大镜,趴在桌子上,一连看一两个小时,连头也不抬。
  在这些日记里,何波看到了一个可怕而又扭曲的灵魂。罗维民说的一点不错,这个王国炎不是疯了,而是疯狂了。其实还可以再补充两句,是扭曲而不是变态,是凶残而不是异常,是灭绝人性而不是人格障碍。
  而像这样的一个嗜杀成性,暴戾无度的罪犯,却居然能被一些人当宠物一样给予如此的保护和优待!等到真正出现了问题时,竟会以严重违法的非常手段,以暴制暴,结果适得其反,激起了罪犯更大更强烈的仇视心理和犯罪意向。且不说这个犯人是否有更大的余罪还没有侦破和深挖出来,只是这种丧心病狂,惨无人道的犯罪欲望和犯罪心理,就足以让人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恐惧。在监狱这种对犯人实施改造的执法机关,国家动用了如此之多的人力财力,经过长年的劳改,却让一个罪犯不仅没有得到任何触动。改造和变化,反而使其更加仇视社会、仇视国家,甚至于仇视所有的家庭和人类,让这种犯罪人格和犯罪品质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强化。外化和恶化!
  还有比这种犯罪更让人感到可恨和可怕么?
  比起犯罪本身来,这种犯罪的危害性以及由此而带来的社会灾难会更大,更深,更重,更广,更持久,更凶险,更恶劣,更具负面的影响力和反面的示范作用!

         ※        ※         ※


  9月9日,星期二,晴:

  ……
  今天终于有救了!那个对我不屑一顾的姓赵的侦查员居然没来,来查案的竟然是这个姓罗的家伙。太他妈的棒了,任何一个新面孔,对我来说都是救世主!
  可能他们根本没想到我会这样,我猜想他们肯定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个个都气得乱跳,气得成了一群傻调!
  真把那个分队长吓坏了,他压在我身上,差点没把我憋死,其实他要是再晚来几秒钟,那个人肯定就到了西天极乐世界去了。
  姓罗的这小子看来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看他的样子根本就不相信我,而且还偷偷的记了一些什么。这真是太好了,他如果真的在怀疑我,那他肯定会向领导们反映的,这样一来,我的日子就好过了。
  今天晚上就是明证,同是隔离室,却像换了人间!
  我今天把什么都给姓罗的说了,他显得极其吃惊,有好几次都像不认识我似地看着我发呆!
  太好了,我就是要让所有的人都发呆!
  效果立刻就出来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发现有好几个人偷偷来过,好像还有那个姓罗的。
  心里舒服极了,让他们忙活去吧。我要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大喊大叫,大吵大闹,其实也是一种锻炼身体的方式。
  还是那句歌词:准备好了么,时刻准备着!

  9月10日,星期三,晴:

  ……
  监狱里的这几个让人可恶透顶的东西又一齐来了。我知道他们安的什么心,身上的伤痛激发出我阵阵冲动,我恨不得立刻一个个干掉他们!以我的身手,顷刻间就能让他们颈椎折断,喉管撕裂!
  让这样的坏蛋来管理国家的监狱,这个社会还有他妈的什么希望!为了几个臭钱,他们什么样的事情做不出来!减刑,缓刑,保释,外出探亲,保外就医,甚至给上一个什么推销。采购的名分就可以在监狱随意出入,即使是对那些重犯,只要有钱,照样可以把老婆情人接来,安排在一个单间里过夫妻生活,还美其名日是改革!是妈了个X的什么新生事物!
  养了这么多雁过拔毛,自私无能的贪官污吏,这个国家能有救吗!减刑的不受昔,受苦的不减刑,这是古城监狱的流行语,犯人们哪个心里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这哪里还是监狱,根本就是个大染缸。老实说,要是我真的想给他们制造麻烦,抓住他们的一件丑事,登高一呼,立刻就能把它这个监狱掀翻了!
  我有这个能力。对他们这群蠢货,我不屑一顾。他们顶多也就是几条养肥了的狗,主于不发令他们是不敢随便咬人的。
  他们说明天的事很重要,要我好好配合,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就没你的机会了,大家都很关心你,你要对得起大家。还说什么现在的事情越来越难办了,开销越来越大了。人心变黑了,胆子变小了,胃口变大了,有些家伙只收钱不办事,几万几十万的,他们都看不上眼了,因为他们个个肥得流油,想让他们动心已经不那么容易了。过去几万块就能铺成一条路,现在几十万、上百万也不见得就能铺成。这两年经济情况都不太好,黑路子一条一条都给卡死了,生意也都是外强中干,只是名声在外,其实里面都是一团糟,筹措点钱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所以要我一定多多体谅,他们真的很难。
  也许这是实话。不过我说了,别的就别想那么多了,只要达到一个目的就行,到了外面我一个于儿也不会花他们的。我有我的办法和路子,我还没活到他们那种份上!
  他们说我的一本日记没了,问我都记了些什么。想了想,百分之百是那个姓罗的干的。这样更好,我就是要让他们发疯!
  铐子加警棍,今天没用他们的法宝。他们不敢了,知道我什么事情也做得出来。
  不过我明白,已经不能相信任何一个人。我已经准备了几套方案,每一套方案都将会让他们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        ※         ※

  何波看得浑身直冒冷汗,这个王国炎原来什么都清楚。对罗维民的一举一动,竟然了如指掌,一切尽在意料之中!
  看来这个王国炎确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不只是古城监狱里的那些人忽视了他,其实自己也一样低估了他。既然王国炎对罗维民的情况如此了解,这说明罗维民早已彻底地暴露了,他早已处在某些人时时刻刻的监视之中!
  既然罗维民已经彻底暴露,不用说,市公安局的有关行动也一样已经被彻底暴露,包括你自己和你这个公安处的有关行动,也同样被暴露无遗。
  这就是说,你所安排的所有的行动,他们都会立刻采取相应的对策。甚至你没想到的,他们可能都早已想到了。因此你所有认为是主动的行为,其实很可能都是被动的,甚至会在人家的指挥棒下,稀里糊涂地钻进了人家早已设好的圈套里。
  这真是太可怕了!
  局势是如此的险峻,你却还在这里优柔寡断,前思后想,甚至于缩手缩脚,怕这怕那。
  难怪古城监狱的辜幸文会用那样的口气跟你说话:……出了你那个圈子,你什么也不是,你什么事情也办不了!……你以为你什么都清楚,其实你什么也不清楚!
  还有那个市政法委书记宋生吉。
  地委主管副书记贺雄正……
  如果他们真的都是一伙儿的,那你现在的位置和处境可就太尴尬,太可悲了,真是像辜幸文说的那样:……别人拿你们当猴儿耍,你们还以为个个都是英雄好汉!
  就在这一刹那间,何波突然意识到,局势完全变了!而且早已变了!
  算了算,已经整整30多个小时过去了,作为一个地区公安处,一个市公安局,眼看着一伙罪大恶极的逃犯就在眼前,你却几乎等于什么也没做!甚至于完全在被动挨打!

         ※        ※         ※

  电话铃声猛地响了起来。
  魏德华打来的电话:
  罗维民有要紧的事情想跟你说,看你能不能接?
  何波问清了罗维民的电话,对魏德华说,你告他别用手机,在电话上说更清楚安全,我立刻就给他打过去。
  何波看了看表,凌晨4点整。
  他用湿毛巾在脸上擦了一把,然后拨通了罗维民办公室的电话。
  “小罗,一直在办公室没回家?”说实话,何波真的有些感动。
  “何处长,你要注意身体。”罗维民从魏德华嘴里已经知道了何波同样一夜没睡。
  “我很好。”何波的感觉确实很好,虽然他还弄不清这是好现象还是坏兆头,30多个小时没有合一眼,却一点儿没有感觉到倦意。“小罗,谢谢你拿来的那些东西,真帮了我们的大忙。”
  “何处长,……是你帮了我的大忙,再说,这也是我的事。”罗维民一时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何处长,那些东西是不是你都看过了?”
  “我刚刚看过。这些东西你是不是当时就没顾得上看?”
  “看了,我这儿也弄到一份,我也已经全看了。”罗维民顿了顿说,“何处长,有些情况你是不是已经看出来了?”
  “我正在想,有些还没有琢磨透。”何波如实回答。
  “何处长,有个情况你肯定看出来了。”
  “你说。”
  “我已经完全暴露了,而且也肯定已经处在了他们的监视和控制之下。”
  “……小罗,我想他们目前还不敢把你怎么样。”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们要把我怎么样,我现在根本想也不想。我担心的是,我活动的范围会越来越小。何处长,所以我现在急需你的支持。”
  “有什么要求你只管说,我们随时会给你提供保护。”何波从罗维民的话里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感染,压力和风险让人感到了一种悲壮。
  “何处长,我的意思你又理解错了。”罗维民再次解释道,“我是觉得我的时间很有限了,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我现在必须立刻行动起来,否则就没有机会了。”
  “小罗,你要冷静,在任何行动前,我们必须考虑到你的安全。”
  “这个我想过了,在没有行动以前,其实是最不安全的,所以我必须立刻行动。”罗维民的语速明显快了起来。“何处长,我有一个想法,希望你能同意。”
  “是不是要见面谈?”
  “不需要,很简单,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罗维民果断地说道。“何处长,你同古城监狱里的主要领导哪个比较熟悉?”
  “这同你的想法有关系吗?”
  “我觉得是这样,王国炎的情绪现在正处在一个极其放肆和毫不忌讳的状态里,我们现在完全可以利用一下。”
  “我也正在这么想。”
  “他们现在相互间的矛盾很深,一时间还没法调和,没法统一。而且互相猜忌,互相憎恨,谁也不相信谁。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王国炎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对任何人都不会设防,什么事情他都会说出来,你让他交代什么他就会交代什么。因为他现在不惧怕任何人,他说了,他就是要让他们怕他,同时他还有一个观点,就是认为现在的社会就是金钱的社会,只要有钱,什么样的事情也办得成,只要有钱,就不会有人把他怎么样。即使让他签字画押他也照样会干……”
  何波听到这里,也突然心里一亮。看来这个罗维民是真动了脑子,这个想法自己以前也有过,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说出来,突然具有了一种突破性的意义!
  “……何处长,我的意思也不知你听明白了没有。”罗维民小心翼翼地说道。“鉴于现在的情况,我们监狱里的几个主要领导只要有一个同意签字,我们就可以秘密地对王国炎实施突审。”
  “……是不是突审时我们也派人参加进去,让这种行动具有法律效益?”何波接着罗维民的话茬说了一句。
  “太对了!何处长,只要有了王国炎的口供笔录,并且有王国炎的签字画押,到了这一步,你也就明白,我们都能干什么事情了。”
  “小罗,古城监狱有权签字的几个领导都有谁?”
  “监狱长,政委,还有主管的副监狱长和副政委,他们中任何一个同意都可以。”
  “……小罗,我不知道你想过没有,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在这几个领导中,你觉得哪个更可靠一些?哪个更保险一些?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岂不要暴露和打乱我们的计划,以至让我们的行动一败涂地,误入歧途?”
  “……何处长,我担心的也是这个,所以才想让你出面。”罗维民想了一下又补充道:“是以你个人的身份私下出面,不管用什么办法和找什么关系,找到一个确实可靠的人,让他也同样以个人的身份而不是以组织的名义表示同意。……事实上我们只需要一晚上就足够了。”
  “……我明白了,就是以我个人的交情请他帮忙,让他也瞒着监狱其他领导,暗中跟我们一块儿行动。”何波一句说破。
  “实际情况就是这样。”
  “但话却不能这么说。”
  “何处长,一定要立即行动,不能再拖了,否则真的就没机会了,监狱的情况随时在变。”
  “你觉得时间定在什么时候最好?”
  “最好是今天晚上。”
  “现在是12号凌晨4点多,离晚上12点还有20个小时,这其间会不会出现别的意外的情况,比如像你,工作上,安排上会不会突然出现变化?”
  “那也没关系,万一我要是有变化,还有一个人可以跟我们一块儿行动。”
  “谁?”
  “赵中和,我们侦查科的另一个侦查员。”
  “可靠么?”
  “可靠。”
  “小罗,你觉得辜幸文这个人怎么样?”
  “……辜幸文,辜副政委?”罗维民一下子怔住了,对这个问题他真的无法回答。“何处长,其实我们监狱的这几个领导,表面上看,情况都差不多,但究竟怎么样,那谁也说不清楚。”
  何波已经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废话,是好是坏,哪个领导能从脸上看出来?
  “还有,小罗,要是能提前行动的话,你觉得有没有把握?”
  “……估计也行,那就让赵中和跟你们一块儿行动,我在别的什么地方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但这样做危险性要大的多。”
  “好了,我明白了,你抓紧时间休息一下,有情况我随时告诉你。”末了,何波又吩咐了一句,“小罗,一定注意安全。”
  ……

         ※        ※         ※

  何波默默地坐在那里,一直到整5点的时钟响起来的时候,才把他的思绪拉回到现实。
  他立刻拨通了史元杰的手机,知道他已经在路上了。何波把罗维民汇报的情况给史元杰谈了谈,然后告诉他请把这一想法也汇报给厅领导,最好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和帮助。
  打完电话,本来想睡一会儿的,但此时早已睡意全无。
  罗维民的想法无疑是目前最简捷,最有效,最有力,也是最具杀伤力的,一旦实施并且成功了的话,那几乎就等于把这个庞大的团伙全都收在了一张网里,只需一声令下,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拘捕!
  一旦拘捕,有王国炎招供签押的诸多犯罪事实和犯罪细节,这一个个案件的破获几乎可以说已经完成了一大半!
  想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平时开会、座谈、研究、汇报、视察、学习……眼前的领导一大片,等到真正需要一个可靠而又可以信赖的领导时,却又常常会感到一个也放心不下。明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居多,还是好干部好领导居多,但事实上一百个人里头只要有一个坏人、坏干部混迹其中时,于不知不觉之中就已经让你戴上了有色眼镜。在这个法制尚不完善。体制还不健全,坏人无孔不入,恶行无孔不入的年代里,这种警觉和疑惧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但当你处在一个真正需要帮助和支持的时刻,这种无处不在的警觉和疑惧可就适得其反,一无可取了,有时候它真能要了你的命!
  该找谁呢?
  如果在两天前,也许他会找地委主管书记贺雄正的。贺雄正同古城监狱的政委施占峰、监狱长程敏远关系都不错,跟辜幸文的关系也一向很好。因为据他所知,古城监狱的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有好多都是贺雄正出面帮助解决了的。但现在他知道不能再找贺雄正了,不说别的,只从这种关系来看,就更不能去找。
  如果在两个月前,也许他会找一找市政法委书记宋生吉,他知道宋生吉跟古城监狱的关系也向来不错,古城监狱政委施占峰的儿子就在市政法委工作,前不久还给提拔成一个副科长。这个孩子其实中专刚毕业还不到一年,实习期都还没满。当时何波并没有从更多的地方去想,因为他见过这个孩子,确实非常精明强干,当个副科长绰绰有余。但现在看来,这件事可就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至少在这件事上,宋生吉这个人绝对不能信赖。
  地委书记当然不能去找。自己跟一个地委书记还没有达到这种交情:让一个地委书记以个人的名义给监狱里的一个什么领导打招呼,再让监狱里的这个领导以个人的名义暗中帮另一个人私下进行一次什么行动。让人听来,简直荒谬之极。
  行署专员也一样不能去找,何况专员平时根本就不过问这方面的事情,即使有,自己也不会知道。从桌面上讲,你根本就无权去找一个行署专员解决这样的问题。其实从行署专员的角度来看,也一样荒谬之极!假如你是一个专员,要有什么人找你让你办一件这样的事情,你觉得可笑不可笑,荒唐不荒唐?一时半会儿你说得清吗,解释得清吗?
  市委市政府的其他领导看来也不能去找。新市长刚来,因两个月前那桩市长“车祸”案,市委书记很可能要被调走,除此而外,能有资格跟古城监狱打交道的市领导也就没有了。
  其实都还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地委行署的领导也好,市委市政府的也好,从行政管理和职权范围的角度来讲,他们均无权过问古城监狱的任何事情。监狱管理,纯属条条管理。即使出了天大的事情,地方上你也管不着。他要听你的,找个理由可以听,他要不听你的,你依然毫无办法。
  条条管理就得往上找了,省监狱管理局,除了那个从古城监狱提拔上去的高元龙,其余的自己一个人也不熟悉。高元龙自己倒还熟识,他现在是省监狱管理局的副局长,但你能找他吗?王国炎说这个高元龙是他养出来的一条狗!假如真是这样,找他岂不是泼油救火,自投罗网?
  省司法厅的厅长自己还算能说上话,但找他怎么说这件事?作为一个司法厅长,对自己下属单位的这些领导,还用得着这样偷偷摸摸吗?打一个电话,发一个指示不就得了?要是这样,岂不更是打草惊蛇,弄巧成拙?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样做岂不是把人家下属机关的领导全给告下了?因为你们下面的领导都不可靠,所以才不得不这么做?这样的话你说得出口吗?其实现在找谁也没用!
  一没时间,二没机会,三没这个权力,最主要的是没有一个说法!中国人善于以桌面上的行为解决桌面下的事情,只要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可以办成任何事情。其实社会上那许许多多的丑事,坏事,恶事,见不得人的事,十恶不赦的事,大都是在一个个响亮耀眼而又高尚虔诚的名分下干出来的。但反过来,即使是一个真正于国于民极为有利的好事,幸事,善事,至关重要的事,功在千秋的事,假如出师无名,没有一个天经地义的名号,也照样没人跟你去做。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仅仅是因为有了圣人的古训,才使得中国人都成了这个样子?
  也许这也正是坏人称雄,好人难做的原因之一。
  时间正一分一分地溜走,看看表竟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眼看就7点了,7点半以前你必须做出决断来,然后在领导们上班之前赶到他们的办公室,如果在这个时间截不住他们,极可能就会一天也找不着了。
  现在领导们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找谁呢?
  ……辜幸文!
  这个名字在何波的脑子里再一次地闪现出来。
  应该去找他。何波有些发狠地想,是沟是崖,闭上眼就跳一次吧!何波实在不能相信已经58岁了的辜幸文,会拿自己一辈子的声名业绩开玩笑,彻头彻尾地钻进了钱眼里。
  如果他真是这样,真的已病入膏育,不可救药,说不定他当场就敢掏枪毙了他!
  何波要独闯古城监狱,面对面地跟他谈一次!

         ※        ※         ※

  老伴端来一碗蛋羹,一碟咸菜,一碟辣椒,两个馒头。
  何波低下头只顾唏哩呼噜地吃,老伴只是默默地瞅着他,一句话也不说。一辈子了,谁也知道谁的脾气,就是三天三夜不睡觉,也别想劝住他一分半毫。说什么也是白说,劝什么也是白劝。
  干脆什么也不说。
  一直等到何波吃完了,才发现老伴一直在身边坐着。
  本想开个玩笑什么的,却一时被僵在了那里。
  老伴的眼里满是泪水,止不住地在往下流。
  “你看你看,这不是挺好么?没事没事,只要胃口好就什么事也没有。”
  老伴也不说什么,擦了擦泪把碟子碗收拾起来自顾自地走了。
  何波叹了口气,想了想,也没再说什么。
  出门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他没有去接,但保姆喊住了他。
  是公安处值班室的电话,说是接地委贺雄正副书记办公室电话,要他8点整准时去见贺书记,贺书记有要事需当面同他商谈。
  何波顿时呆往了,见鬼!怎么会在这种时候?
  这么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一个主管书记有要事要当面同他商谈!
  而且是直接通知给值班室的电话,并没有直接通知他。贺雄正并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电话,手机、BP机。包括家里的电话,他都一清一楚。
  会有什么事呢?
  何波隐隐约约地感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担忧和疑惑。
  十有八九的不会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