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面埋伏

第28章

本章总计 21686

  罗维民和魏德华不到11点10分便备好了人员,并办好了所有应办的手续。
  人员都是挑的最好的,一个是技术科的刘之辰,一个是预审科的黄光耀。年轻、机智、反应快、手脚利落,而且两个人都有一身好功夫。万一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至少不至于会出现无法招架的情况。连同罗维民一共4个人,以防万一,除了技术科的小刘外,其他的人都带了手枪。
  食堂早已备好了四盒挺不错的份儿饭,每人两只鸡腿,一块牛排,四两米饭,一大碗豆腐汤。即使再一口不吃,也足以坚持到夜里12点以后。
  11点40左右,一行人便赶到了古城监狱。
  进监狱大门的时候,罗维民收到了自己同事赵中和的传呼:“赵中和有急事请你速回办公室。”
  罗维民看了一眼没吭声,心里则在不住的打鼓。
  赵中和此时会有什么急事?
  会不会又有了什么变故?
  千万不要再出什么事情了,罗维民突然感到心里阵阵发紧。在这个节骨眼上,任何一丁点干扰,都可能导致前功尽弃,确实不能再出什么事情了。
  怎么办?是不是先给他回个电话?想了想,还是先见辜幸文要紧。不管怎样,先办了手续再说。
  辜幸文似乎在办公室里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
  仍然像以往一样,在他那平静而严肃的脸上你依旧看不到任何险情。对他们几个进来的人,也不让座,也不递茶递烟,几乎连看也不看,没有任何客套。
  他默默地在市局盖了章的请示报告上看了好一阵子,然后提起笔来,在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两行字:同意,要严格履行监管程序。请侦查科协助讯问。
                    辜幸文9月12日
  写完了,辜幸文并不说什么,径直给五中队拨了个电话。
  “……五中队值班室吗?我是辜幸文。……请你们指导员接电话。……吴安新吗?我是辜幸文。……我告诉你,今天市局的几个公安人员因其它案子要调查讯问咱们五中队的几个犯人。……一般性的,也就是例行调查。这是上面打了招呼的,你一定要配合好。……最好不要有什么干扰,找个合适点的地方。我已经给侦查科布置了,由侦查科派人协助调查讯问,别的人最好就不要参加了。……对,主要是要做好保护和保密工作,以免传出去节外生枝,在犯人中造成负面影响。今天你们队长程贵华和你们大队教导员傅业高都不在,你就辛苦点吧。……还有,一定要注意他们的安全。……现在就开始,他们已经吃过饭了,别的你就不用操心了。……好了,要是有什么问题,请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今天下午哪儿也不去,就在办公室。”
  等把这一切都布置完毕后,辜幸文这才显得轻松而又难得的向他们笑了一笑:“好了,都安排好了。小罗知道在什么地方,今天下午就由他协助你们。不会有什么事的,如果有事,我会及时处理的。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吗?要是没什么要求,那就可以去了。”
  等到所有的人都走出去后,辜幸文突然叫住了罗维民:“小罗,你回来一下。”
  罗维民怔了一怔,急忙转过身来,有些紧张地看着辜幸文。
  “放轻松一些,不要显得像到了敌占区一样。”辜幸文一脸严肃,凛若冰霜。“你现在什么地方也不要去,等到开始对王国炎提审后,再去办公室见赵中和。见到他,不管他说出什么事情来,你都不要正面回答,尤其是不要把今天的这件事告诉他。如果他要你去干什么事,那你就让他直接来找我。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罗维民嘴里说着,但脑子里却是一团迷雾。本想问一句什么,话还没出来,便已经被辜幸文挡了回来:
  “那好,立刻行动吧,一分钟也不要再耽搁。”
  罗维民一边往外走,一边在心里嘀咕:
  他怎么知道的赵中和要找我?
  简直有了鬼了!

         ※        ※         ※

  到了五中队值班室,五中队指导员吴安新似乎已经把其他的人都打发了出去,值班室就只剩了他一个人。
  时间正好是12点,正是监狱里下班和吃饭的时间。几乎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们。
  等听说要提审的犯人是王国炎时,指导员吴安新不禁有些发呆:
  “哦!王国炎?”
  “对,主要是王国炎。”魏德华例行公事地说道。“怎么?有问题吗?”
  “……问题倒是没有,”吴安新踌躇地说,“没想到你们要提王国炎,早知道这样,我会多留两个人的。”
  “为什么?”魏德华仍然一本正经地问道。
  “你不知道,这个王国炎精神好像有点不大正常。原来我也不怎么相信的,这你也可以问问小罗,这个犯人近来情绪反常得很,尤其是很危险。”
  “吴指导,没关系的。”罗维民插话说道,“魏德华是咱们市局刑警队的队长,这两个也都是市局的骨干,对付一个王国炎,没问题的。”
  “啊,这个呀。”魏德华也赶忙接过话来,“一个犯人有什么怕的,我们四五个人哪,整天跟罪犯打交道,还怕他一个服刑人员?还有,你看我们都还带了枪,没关系,确实没关系。你只管放心就是。”
  吴安新看了看眼前这几个身强力壮的公安,好像仍然有些不放心地说:
  “……不是我不放心你们,我们辜政委说了,得保证你们的安全。既然你们这么说了,那暂时就这样吧,如果要是觉得不放心,我会采取措施的。好了,小罗,你看咱们放到什么地方好?”
  “我也正考虑呢,我觉得最好是安静一点的地方。”
  “我想了半天了,也没想好该在什么地方。放在审讯室,有点太张扬了。放在谈话室,里里外外,来来往往的人又这么多,一会儿就能把监狱里吵翻了天。你说说还能有什么好地方?总不至于把他带到办公室里去讯问吧。”
  罗维民一时也愣在了那里,是啊,究竟放在什么地方更合适,更安全,最要紧的是要能保密,至少在一两天内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他们知道的时间越晚,成功的系数就越大。
  “其实让我说,你们要是不怕热,不怕臭,”吴安新若有所思地慢慢说道,“隔离室里倒是个最好的地方,又安全,又能保密。也根本用不着再把这个王国炎提出来,在隔离室外面直接跟他对话就可以了……”
  罗维民心头豁然一亮,真是个好主意,简直太棒了!就在隔离室的外面,你能看见他,他却看不见你,你搞记录,摘录音,他都不会看到,以他现在的心态和情绪,让他说什么他都会说出来。
  想到这里,罗维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等到结束了讯问,王国炎会不会在笔录上签字?
  如果会,那当然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如果不会呢?或者他根本就拒绝在笔录上签字呢?
  到了那时将怎么办?又能怎么办?
  因为事实上他并不是一个疯子。
  罗维民很快把自己的思绪调整了过来,现在想什么也是白想。关键的关键,先得把口供全部录到手,别的只能放到后面再说。

         ※        ※         ※

  前前后后没用了20分钟的时间,就把一切都办妥了。
  王国炎正在大口大口的吃午饭,饭菜看来还不错,他吃得津津有味,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隔离室外面有什么异常。
  不过罗维民也已经根本不再相信王国炎表面上的这一切,从他的日记上来看,王国炎确实是一个演员,尽管演技并不太高明,但却足以让那些对他无所防范的人上当受骗。
  当他们把记录桌,讯问台,录音设施,在保证录音效果的情况下,麦克风应该隐蔽在什么地方等等这一切都准备停妥时,几个人都已经大汗淋漓,连衣服都湿透了。
  没想到9月份的天气,竟还是像暑天一样酷热。
  等这一切都安排好后,几个人的脸色顿时显得分外急切和紧张起来。
  指导员吴安新连饭也没顾得上吃,一看这阵势,似乎也渐渐感觉到了什么。他带着一种谨慎和戒备的神情跑前跑后,忙来忙去。以防意外,他把隔离室的两个工作时间较长的值班看守都支了出去,并让他们在附近的一个没有电话的休息室里原地待命,如果没有他的吩咐,一步也不要离开。在隔离室这儿只留了一个临时刚来不久的值班看守,配合罗维民他们进行这里的工作。
  王国炎吃完喝完,突然咣当一声,把手里的饭盆朝窗口狠狠地摔了过来。几个人都被大大地吓了一跳。
  还没等他们明白过来,王国炎解开裤子便朝着他们哗哗哗哗地尿了起来。一边尿,一边大声叫骂:
  “老子操你们妈!再关老子,就放一把火把你们这里烧成灰!老子饶不了你们……”
  “王国炎!”吴安新猛然一声断喝,对着王国炎厉声呵斥道:“我告诉你今天给我老实点!你要是再这么胡作非为,瞎说八道,我立刻就再把你送回严管队的禁闭室里去!”
  大概是听到了吴安新的声音,王国炎竟愣了一愣。
  也就是这么一个动作,罗维民立刻清楚了此时此刻的王国炎其实是非常非常地清醒。面对着这样的一个罪犯嫌疑人,究竟该怎么讯问,看来只有让他硬撑下去,硬装下去,才会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王国炎,我告诉你!”吴安新继续呵斥道,“今天是……”
  没等吴安新把话说出来,罗维民赶忙悄悄捅了一下吴安新,然后接着吴安新的话茬说:“今天是我们侦查科再一次对你进行询问调查,希望你老老实实地回答问题,不要再装疯卖傻。这一次对你的调查是监狱领导批准了的,而且还有市局的公安人员参加,我们侦查科已经经过鉴定,认为你一切正常,根本就不是什么精神病患者!请你端正态度,认清方向,有什么问题,就认真交代什么问题,问你什么问题,就如实回答什么问题。希望你好好配合,真正老老实实地予以配合。当然,你也有拒绝回答的权利……”
  “……妈了个X!”好像是终于回过神来的王国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或者是感觉到了什么,猛然间又大喊大叫地骂了起来,“老子什么时候不老实了!老子什么时候给你们这帮狗日的说过假话!你们他妈的说老子不是精神病,老子什么时候告诉你们我是精神病了……”
  “住口!”吴安新又一次打断了王国炎的叫骂,“既然不是精神病就老老实实回答问题!再闹就让人把你捆起来!不信你就试试!”
  罗维民担心吴安新又说出什么来,一边给他们几个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立刻开始记录,一边再次插话大声说道:
  “王国炎,既然这样,现在你就开始回答问题,1992年11月21日,你们4个人曾在兰州市胜利路……”
  “放屁!”王国炎怒吼起来,“你妈的什么11月21日!11月11日!双11,你懂不懂!老子干事情的时候都是好日子!”
  “11月11日白天还是晚上?”罗维民根本不理他的秽言秽语,只朝所需要的问题一路问了下去。
  “老子什么时候在晚上干过事情!中午12点20!要干就大天白日地干,偷偷摸摸地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你们都干的是什么?”
  “当然是抢钱!抢银行!抢运钞车!老子不抢银行不抢钱跑到那些地方去干什么!”
  “抢了多少钱?”
  “20来万吧,妈的,老子什么时候数过钱!”
  “你们一共杀了几个人?”
  “那回老子基本上就算没开杀戒,前前后后就只捅了一个,还有两个让老子剁了指头!”
  “那3个人都是什么人,姓什么叫什么,在什么地方工作?”
  “说出来吓死你这些王人蛋!一个就是现在的闻名全省的超市大王张和平,一个是……”

         ※        ※         ※

  就在这20分钟的时间里,罗维民腰间的BP机不停点地震动了无数次。
  等到对王国炎的讯问渐渐进入正轨后,罗维民示意让魏德华和预审科的小黄不时地插话问话,最后终于让他们全部替代了自己。
  他抽空看了看呼机,全都是赵中和在呼他。赵中和请你立刻回电话!
  赵中和一直在办公室等你!
  赵中和问你为什么不回电话!
  赵中和问你的方位,如果你不方便,他立刻赶过去!
  这个赵中和,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12点40多了,他悄悄给魏德华和吴安新交代了一下,匆匆向办公室赶去。

         ※        ※         ※

  当罗维民赶到办公室时,赵中和正端着一碗食堂里领回来的面条大口大口地吃着。
  赵中和一见了他,立刻把碗推到一边,连嘴也没顾上擦了擦便问道:“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罗维民早已在路上想好了理由,“我老婆病了,刚刚送到医院里,接到你传呼的时候,正在路上。到了医院里,电话都不对外。检查完了,人家又让马上住院,好不容易办好了人院手续,这才想着得给你打电话。跑到大街上给你打电话时,你这儿又没人。因为得回来拿钱,赶到家里时,又收到了你的传呼,这才急急忙忙地赶了来。”罗维民其实是见到了那碗面条,才临时撒了个打电话没人的谎话。
  “我刚才等不着你的电话,到食堂里领了碗面条。”看来赵中和还真信了,“你老婆病了?什么病?要紧吗?”
  “还不是她那老毛病,”罗维民皱了皱眉头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唉,这回麻烦了。要是做手术,至少也得几万块。”
  “怎么回事么,什么也往一块儿凑!”赵中和一脸的忧愁。
  “什么事,说吧。”罗维民长出了一口气说。
  赵中和犹豫了好半天才说,“昨天咱们偷拍王国炎日记的事,你没给别人说吧?”
  “我疯了是咋的!我怎么会干这种事?”罗维民一边说,一边思考着赵中和究竟会给他说什么。“是不是你听到什么了?”
  “……这倒没有。”赵中和有些欲言又止地说,脸色也渐渐严肃了起来。“前两天你是不是……在王国炎的监舍里拿了他的另一本日记?”
  罗维民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原来是这个!究竟是什么人把这件事告诉了赵中和?由赵中和来同他讲这件事又是什么意思?罗维民紧张地思考着,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究竟该不该告诉赵中和呢?说出来会怎么样,不说出来又会怎么样?想了想,他试探着说了一句,“怎么了?”
  “你到底拿了没有?”赵中和追问了一句。
  “这件事是不是很要紧,很严重?”罗维民还是拿不定主意该不该给他说实话。
  “这么说这本日记真的是你拿了?”赵中和并不松口。
  “你觉得是吗?”罗维民又进行了一次抵抗。
  “我想来想去觉得除了你不会有别人。”赵中和几乎是在下结论了。
  “……是我拿了。”罗维民终于感到他根本无法否认这一事实。“到底是谁问你了?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是不是还拿别的什么东西了?”赵中和好像根本没听到他的问话,就像是审问似地又这么问了一句。
  罗维民再次愣在了那里,同时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还拿了什么东西?”
  “比如谈话记录呀,讯问笔录呀,申请报告呀,日程安排呀,项目报表呀等等等等,这些是不是你都拿过?除了这些,是不是还拿了别的什么?”
  罗维民的脑子一下子胀了起来,怎么可能!这些东西他确实拿过,但顶多只拿过几个小时的时间,除了一些无法复印,不需要复印的东西外,绝大部分他又都悄悄放了回去。谁会知道这些?谁又看见了这些?除非有个什么人时时刻刻在暗中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否则怎么会有人对你的行动知道得这么清楚?真会有这么个人吗?有可能!连关在隔离室里的王国炎都知道他的日记丢了,你想想你的别的什么事情会没人知道!
  “说话呀?”赵中和似乎已全然失去了对他的信任。
  “老实说,我根本就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罗维民突然显得很生气地说道,“什么叫拿?看一看就叫拿了吗,我一个侦查员,莫非对监狱里的任何东西都不能翻一翻,看一看吗?”
  “问题是你都拍照了,复印了,而且拿到了监狱外面,交给了监狱外面的一些人!”赵中和突然摊开两手,像是压抑不住地嚷道。“你清楚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这在我们的监管条例里是根本不允许的!老实说,我还怀疑你拿了别的什么东西!到现在了你还不给我说实话!”
  罗维民直到这会儿,才真正清楚了赵中和叫他回来的原因。凶多吉少,看来真是出事了,你确实是被人监控了!他们拿着有关你的这些“证据”,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置你于死地!他急速地思考着他们可能会对他采取的措施和举动,他们会怎么样?又究竟能怎么样?
  “今天就没人给你说什么嘛?”赵中和愣愣地问他。
  “……没有呀?”罗维民努力地让自己显得轻松一些,但他已经分明地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我今天一大早就来了,你来办公室,我把那些照片交给你时,没有人给我说过什么,直到我离开这里以前,仍然没有任何人给我说过什么呀?”
  “你几点钟离开这里的?”赵中和好像有些不相信似地问。
  “大概是10点左右吧。”罗维民故意把时间往后拖了拖。
  “辜政委一直就没见你?”赵中和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辜政委?”罗维民一惊,他再次紧张地思考着该不该给赵中和说实话。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想到了辜幸文刚才给他说过的话:“你现在什么地方也不要去,等到对王国炎开始提讯后,再去办公室见赵中和。见到他,不管他说出什么事情来,你都不要正面回答,尤其是不要把今天的这件事告诉他。如果他要你去干什么事,那你就让他直接来找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了?看来辜幸文什么也知道,但他就是什么也没给你说!
  “……说话呀!”赵中和一副正颜厉色的样子。“辜幸文一直到现在也没找过你,也没见过你?”
  “没有。”罗维民一口否认道。在他还没有弄清赵中和的意图以前,他决不能随意地把辜幸文也牵连出来。
  “这可真是活见鬼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一直到现在也没人给你说?”赵中和大惑不解,对这一切似乎不可思议。“你也没有接到任何书面或者电话通知?”
  “……到底出了什么事了?你别绕圈子了好不好!”罗维民终于止不住地大声嚷了起来。
  “什么事?”赵中和直直地盯着他,然后说了一句让罗维民感到魂飞魄散的话:“你已经被勒令从今日起交出武器,交出武器库钥匙,交出一切工作手续,停职检查,听候处理。”
  罗维民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什么!”
  “停职检查,听候处理。”赵中和字斟句酌地又说了一遍。
  “……这是谁的决定?”罗维民仍然无法相信这会是真的。
  “监狱领导的集体决定。”
  “哪一级的领导?”
  “副政委副监狱长副书记以上的领导。”
  “程监狱长和施政委都参加了?”
  “是。”
  “辜政委也参加了?”
  “是。”
  “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
  “你是怎么知道的?”
  “单昆让我来接管你的工作。”
  “单昆!”
  原来是这样!
  罗维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好久也没动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