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面埋伏

第30章

本章总计 25319

  魏德华看了看表,罗维民走出去已经快1个小时了,仍然不见踪影。干什么去了?尤其是在这种关键时候!
  千万不要再出什么事情了,要是罗维民再出了什么事情,不仅会影响到这次讯问的成败,说不定他们几个人连古城监狱的大门能不能出去都是问题。
  虽然对王国炎的讯问进行的还算顺利,但离讯问的最终结束和完成还遥遥无期。特别是对这个王国炎的情绪,他们每一个人心里根本没底。一旦他发作起来,尤其是他有了什么想法,或者是打定了什么主意,说不定顷刻间他就会把所有的口供全部推翻。事实上在他没有签字以前,这些口供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
  王国炎的情绪似乎陷在了一种难以自拔的迷惘和茫昧之中。也许是由于这么多天来焦急的等待,也许是由于仇恨和狂躁日日夜夜的折磨,也许是对前景的悲观让他感到了绝望,当然也可能他还是那么目空一切,不可一世,根本就没把眼前的这几个人放在眼里。就算老子把这一切都给你们原原本本地交代出来,你们对外面的那些家伙又能怎么样!他绝不相信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物,会舍弃他们的一切,跟着他这么一个什么也没有的服刑犯一块儿去死,一块儿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比别的什么,也许他比不过他们,但要是比谁不怕死,老子肯定比得过你们!
  也许正是基于这样的一种心情,王国炎几乎对任何问题都很少拒绝回答。有时候你没问到的问题,他甚至还会提醒你,主动的告诉你。然而越是这样,魏德华的担心就越强烈,思想上的压力就越大。
  唯一让魏德华感到安慰的是,五中队指导员吴安新的表现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作为一个中队指导员,他似乎已经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一行动异乎寻常的意义。因此他的配合显得谨慎而又主动,积极而又顺从。
  讯问一直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
  王国炎的回答已经渐渐地没了刚开始时的张狂和横暴,嗓音也渐渐地弱了下来:
  “……1992年12月31日半夜12点,老子连夜赶往郑州,一下火车,就直奔青年路储蓄所,那起名扬河南的抢劫杀人案,也是老子干的!杀了一个保卫,男的;捅了一个储蓄员,女的。一共抢了6万7,顺便还捎带了一辆摩托车……”
  “挑头的是谁?”
  “当然是老子,只要老子参加,挑头的肯定就是老子。”
  “跟你一块儿抢劫的还有谁?”
  “还是那两个人,一个是老熊,一个是独眼龙。”
  “动手杀人的都是谁?”
  “那个保卫是老子和老熊干掉的,那个女的是独眼龙捅的。”
  “用的都是什么武器?”
  “老子一般用的都是斧头!用棉花和布包了,砸到脑瓜子上,又没声音又不见血,利索极了!只需一下,就彻底完蛋了,连他妈的两下都用不着。嘭的一声,就滚到那里去了……”
  “抢来的钱都干什么用了?”
  “妈的,都给了那个王八蛋姓仇的小子了。”
  “还是那个仇晓津吗?”
  “当然是那个王八蛋!那是一个大骗子,骗老子的钱多的去了!老子的钱差不多都让那个小子骗走了,说什么他正在搞一桩大买卖,急需要大笔的钱。还说这些钱都算是老子的投资,将来会加倍地还给老子。妈了个X的他有什么大买卖!杖着他有个当副省长的干爹,捞钱捞海了!姓仇的副省长纯粹一个大腐败分子,他那几个儿子,各个都他妈的腰缠万贯,富得流油……”
  “继续交代别的罪行。”
  “……河北石家庄,1990年五一劳动节中午12点,和平街储蓄所抢劫杀人案,也是老子干的!捅了个男的,用枪把子砸昏了个女的,一共抢了3万4百块,还有两条金项链,3个金戒指……”

         ※        ※         ※

  何波接到罗维民的电话时,是在下午1点30左右。
  尽管何波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意外,但还是被罗维民带来的消息震撼了。他们的动作竟会如此之快,如此之大!这简直就是一个强大的,周密的,迅速的工作班子。几乎每一步他们都走在了你的前面,处处让你陷入了极度的被动之中。如果再晚一步,罗维民说不定连走出古城监狱的权力都没有了。唯一让何波感到意外的是,这样大的一件事,辜幸文同他见面时,竟然只字未提!
  从罗维民给他带来的情况中得知,事实上这件事他早就知道。昨天晚上他们就已经做出了让罗维民停职检查的这一决定,辜幸文不仅参加了,而且似乎也没有阻止住这一决定。
  他思考片刻,拨通了辜幸文的电话。
  辜幸文对他的提问回答得简短而干脆: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就在几个小时以前,我还根本不相信你。你不是也说了,整整两天了也没能把我猜透?你想想我凭什么会把这个决定告诉你?”
  “问题是当我们见了面,彼此都清楚了后,你仍然没把这一情况告诉我!”何波并不买账。
  “我没告诉你的情况多的是!”辜幸文仍像过去那样冷峻而又苛刻,“我把这些事情全都说给你你解决得了吗?说给你我还嫌累得慌!”
  “那至少也应该让我有个思想准备,万一出了问题我们岂不是全得完蛋!”何波毫不示弱,“还有一点我始终对你持有怀疑,作为一个监狱的主管政委,你连这样的事情也阻止不住吗?如果要是有人提议马上把罗维民拘禁起来,是不是你也一样会表示同意?”
  “我已经给你说了,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在昨天的那种情况下,即使做出比这更严厉的决定来,我也一样会同意。”辜幸文毫不掩饰,说得明白而又透彻。“你要记住,我在古城监狱只是一个副职,决定权并不在我手里。在一个领导集体里,当做出一个决定时,如果所有的人都赞成,只有你一个人在反对,除了暴露你的意图和立场外,并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这不是勇敢,而是愚蠢。”
  “其实我现在跟你争辩这些才真正是没有任何意义。”何波话这么说,但口气已经缓和了下来。“老辜,罗维民对我们非常重要,你一定要保证他不出任何问题。”
  “这你放心,我正在尽我的力量在做。如果真要出了什么问题,我会及时告诉你的。请问,还有什么吗?”辜幸文根本没有任何跟他解释的意思。“两分钟后,我们侦查科的另一个侦查员赵中和就要来见我,你明白我要做什么。”
  “是不是那个准备接替罗维民工作的小赵?”
  “是。我现在还没想明白的是,昨天的决定只是停职检查,并没有让罗维民交出武器库的钥匙和管理权。”
  “……哦!”何波一惊,“看来这里面有问题。”
  “不是有问题,而是问题很大,很严重,很可怕。我担心这会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老何,真的很严重,我不知道你意识到了没有。”
  “老辜,你看我现在能为你做些什么?”
  “暂时还不需要,最要紧的还是你那一摊子,你一定要收拾好,千万别再有什么疏忽。”
  “罗维民呢?”
  “我让他暂时呆在办公室里,等我跟小赵谈了以后再说。”
  “这个小赵可靠吗?”
  “拿不准,人随时都会变。”
  “小赵的孩子不是正在省城看病吗?你可以让他马上回省城。”
  “其实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噢。”何波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他刚回来时牢骚满腹,为孩子的病焦急万分,但现在他突然变得很平静,很轻松,一点儿没有要急着赶回省城的意思了。”
  “坏了,看来这里又出问题了。”
  “但愿不要再出什么问题了。”说到这里,辜幸文大概是听到了什么响动,“就这吧,可能他来了,随时联系。”
  随着电话的突然挂断,何波一时沉默在了那里。

         ※        ※         ※

  罗维民默默地坐在办公室里,像僵了似的久久地一动不动。
  赵中和去找辜幸文去了,侦查科里此时此刻就只剩了他一个人。
  他实在想不出一个对策,能让他从目前这个困境中解脱出来。
  他想象不出辜幸文会同赵中和说些什么,尤其是想象不出辜幸文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和立场。
  特别让他感到诧异的是,赵中和今天的情绪和态度同昨天相比,似乎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就像刚才为了找到他,竟然在办公室里等了近两个小时,连着呼了他几十遍。如果要是在平时,这种举止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最让罗维民感到吃惊的,是赵中和对他的那种以前从没有过的固执和强横。在问他问题时,几乎像是在审讯犯人一样。盯着他看时,也一样是审视的眼光。在要求他交出武器库钥匙时,几乎就是一种毫不掩饰地威逼和胁迫。要不是他一再坚持要求看到正式的处理通知或者领导的书面决定,他们之间几乎会争执起来。看得出他对自己的看法一下子全变了,表情上显现出来的全是不满和敌意。仅仅就在昨天晚上,他还跟他亲近得就像一个人似的,相互间没有任何防范,完全是一种信任和热诚。他究竟怎么了?是不是因为听信了别人的挑拨,产生了对自己的误解,受到了某种怂恿和唆使,才使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像。看上去纯粹是一种根本的转化,一种彻底的蜕变。赵中和是一个外向的人,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你立刻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他真的变了,同十几个小时以前的赵中和已经判若两人。因为什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变得这么快,这么彻底,这么不留余地?昨天晚上他还对他说过的,他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赶到省城去,他不能把老婆孩子就这么可怜兮兮,孤苦伶仃地留在省城医院里。他还一再说,王国炎的事情看来有问题,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但他实在不能再呆了,他得先把孩子的病诊断清楚,等到有了眉目,他一定要同他把这个案子搞一搞,说不定会扯出一个大案来。然而今天看到他时,昨天的那种焦急的心情好像一下子全没了。他甚至还提醒了他一句,但没想到他竟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离得开吗!
  看得出来,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想离开的意思。莫非他孩子的病诊断清了,或者已经好了?也不像。唯一的可能是,他对孩子的情况放心了。想到这里,罗维民的心里陡然一阵发紧,他老婆孩子的情况会不会跟自己一样,已经被什么人照管起来了?
  有可能!他了解赵中和的经济情况。如果他的孩子真的患的是血小板减少,甚至是白血病一类的大病,同自己一样,他是根本拿不出这样的一笔钱的。因为像这样的病,几乎就是一个无底洞,再多的钱也会填不满它。赵中和根本没有这样的经济实力,而且不论是他父母一方还是妻子父母一方,也同样没有这样的经济实力。
  他同样也了解赵中和对孩子的感情。结婚晚,快30岁了才得了这么一个儿子。孩子几乎就是他的一切,不论是父母还是岳父母,都视这个孩子为命根子。尤其是孩子极其聪明伶俐,讨人喜欢。才四五岁的年纪,就已经被调教得会唱歌,会背诗,会算算术,会叽哩哇啦地念出一串一串的英语。赵中和到了班上,说得最多的就是孩子的事。孩子稍稍出点什么事情,立刻就像魂儿丢了一样。他太喜欢这个孩子了,为了孩子他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
  如果赵中和的孩子真的得了什么大病,而此时此刻真有什么人愿意为孩子的病提供医疗和帮助,他完全可能为这个人做任何事情。那么,赵中和会不会就是为了这个,连做人的原则、道德,以及最起码的正义感。责任感都会放弃?甚至于不惜以身试法,铤而走险?
  如果真是这样,你又该怎么办?你又能怎么办?
  他想了一阵子,觉得再这么下去实在太被动了。既然一切都明了了,那就应该主动出击,至少也应该以攻为守,不能老这么等着挨打。
  他几乎没怎么犹豫,便拨通了单昆的手机号码。
  他惊奇的发现,单昆的手机竟开着。

         ※        ※         ※

  “单科长吗?我是罗维民。”罗维民的语气很冲。
  “哦,小罗呀。”单昆像是吃了一惊,可能他没想到罗维民会打电话给他。“什么事呀?”
  “赵中和刚才说了,是你让他来接管我的工作,是不是这么一回事?”罗维民一副豁出去了的气势。
  “怎么?没人告诉你呀?”单昆的嗓音很软。
  “告诉我什么?我到底又做了什么!”罗维民几乎就是在大喊大叫。“小罗,你听我说,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冷静么。”
  “都这样了,让我怎么冷静!我冷静得下来吗?我在侦查科干了十几年了,别人不了解我,你还不了解我?凭什么!单科长,这到底是谁做的决定!我马上去找他,我跟他没完!这机关都成什么了?还有好人活的路吗!平时你们吃香喝辣、花天酒地,我们就只有受苦受罪的份!做了那么多恶事丑事,到头来竟处分我!你们的屁股上哪个是干净的!是不是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像我这样的老实人好欺负?谁要是在这上头暗算我,我拼了命也要把他告倒告臭……”
  “唉唉,小罗小罗,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单昆忙不迭地给罗维民做着解释工作。“老实说,这件事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说实话,当时我真的是大吃一惊。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侦查科的负责人么,随随便便地把我的人处分了,连个招呼也不打?你来电话前,我还一直想着给你去个电话呢,这件事我要跟他们说一说……”
  “单科长,既然你这样说,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我给你打这个电话,也有这个意思。我就一直想不明白,处理你单科长的部下,你当科长怎么连句话也不敢说?我在侦查科这么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没请客送礼,也没检举揭发过谁谁谁呀。快40的人了,连个副主任科员都混不上,我什么时候给你们说过什么,要求过什么?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就算我老实,也不能就这么被人骑在头上拉屎撒尿呀,要是把我逼急了,那也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小罗小罗,你别逼我了好不好?你先听我说一句好不好?”单昆几乎是在告饶了,“你看我现在正忙着呢,身前身后一大堆人,咱们能不能再抽个时间谈一谈?”
  “单科长,是你逼我,还是我逼你?你打发赵中和坐在这儿逼着我停职检查,又要接替我的工作,又要我立刻交出武器库钥匙,我几乎都成犯人了……”“什么什么!”单昆猛地打断了罗维民的话,“要你立刻交出武器库的钥匙?是他这么给你说的?”
  “这样的事情我也能给你胡说吗?”罗维民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谁告诉他要你立刻交出武器库钥匙的?根本就没这回事!我什么时候也没说过让你交出武器库的钥匙!”单昆的口气一下子变得严厉起来,“你也不想想,这么大的事情,哪能一个人去交接?武器库是整个监狱的生命线,高压线,不能动,也动不得的,怎么会让他一个人随随便便的去问你要钥匙!这是谁的指示!究竟是谁告诉他的!简直是胡闹!赵中和在不在办公室?让他跟我说话!”
  “他这会儿不在,刚刚出去,马上就会回来的。”
  “你告诉他我等着他,回来后就立刻给我打电话!”单昆一副震怒的口气。“还有,我现在就正式告诉你,没有我的指示,没有两个以上的监狱领导在场,任何人也无权让你交出武器库的钥匙。你要交了,那是你的问题,一切后果由你负责!如果要是有什么人硬来,那就让他来找我……”
  ……
  也就这么几句话,罗维民对单昆的看法急转直下。看来这个单昆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至少他并没有完全垮掉,或者并没有完全倒了过去。在他心底里还有着一个不能随意逾越的界限,他可以在某些地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在另外的一些地方,那则是不能越雷池一步的。这就是说,他还没有糊涂到或者是还没有腐垮到连自己的身份,连自己的职责也不清楚了的地步。但也就这几句话,又一次让他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这个赵中和,到底是怎么了?莫非真的是因为自己的孩子,于是对所有的一切都不管不顾了?他到底是听了谁的?
  不是单昆指使的话,又是谁让他这么干的?他们这么急不可耐,不择手段地要武器库的钥匙究竟想干什么?
  ……

         ※        ※         ※

  何波是在下午3点左右接到罗维民的电话的。
  何波听完罗维民给他汇报的一些情况后,再联系到刚才辜幸文给他说的那些话,也进一步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罗维民说他特别想知道赵中和老婆孩子现在的情况,病情是不是确诊了?是不是还在省城儿科医院里?是不是已经住了院?他的孩子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如果得的是大病;如果确实是住了院,那这一切究竟是谁安排的?
  罗维民说他必须弄清楚这一点,否则下一步他就不知道该怎么给赵中和做工作。罗维民说他不相信赵中和在这么一两天内就已经变得不可救药了,所以他必须把事情弄清楚,只有这样才能找出相关的对策来。
  何波连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何波随后又问了问监狱里的情况,罗维民说他刚刚到禁闭室去了一趟,讯问进展得很顺利,那个王国炎问什么就说什么,好像真的豁出去了。情况非常好,比想象中的还要好。罗维民说他已经告诉了魏德华,要想办法尽快让王国炎把那些大案要案交代出来。因为截止目前,王国炎谈出来基本上都还是一些较小的案件,井没有涉及到那些重大的案件。也许王国炎只是在试探试探,我就先说出几件案子来,看看你们到底会有什么反应,如果你们仍然没有人制止,没有人暗示,没有人出面撤走这些对他讯问的人,那说不定他就会开始交代重大问题。也许因为他还没弄清审讯他的这些人究竟都是些什么人,是不是自己人想试试他是不是真的患了精神病?假如他最终就是这么想的,就是这么判断的,那他将极可能会在最后把自己所知道的,所干的全都交代出来。我们是在将计就计,他也可能是将计就计,也许就是在这种谁也摸不清谁的情况下,我们才有可能大获全胜。罗维民还说,魏德华正准备把一些已经讯问到的情况偷偷拿出一部分来,让你马上在档案科核实一下,看其中的真实性究竟如何。如果确实都是真实的,那就证明我们的猜测没错。末了,何波问,赵中和那么急迫地问你要武器库的钥匙,你分析了没有,他这么做究竟想干什么?
  罗维民说他也没想清楚。
  何波说可能性都会有哪些?
  罗维民说,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给我施加精神上的压力,让我感到他们确确实实是动了真格的。连武器库的钥匙都让你上交了,想想等待你的后果将会有多严重?当然也不排除别的。也许可能会在任何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有意制造一起人为的事故,从而彻底地把你从古城监狱开除出去。比如像丢了枪枝,武器出现严重锈蚀等等什么的。
  何波想了想又问,还会有别的吗?
  罗维民说,别的我还没想透,我觉得他们还不至于是想从武器库拿出武器来,想制造一起什么事端,搞一次大的行动,或者明目张胆地要去干什么耸人听闻的事情,他们还没有这个胆量,也还没到这种地步。
  何波问,武器库都有什么武器?
  罗维民说,手枪,步枪,半自动步枪,全自动步枪,机关枪,重机关枪,以及各种各样的手榴弹,足足可以武装一个加强连。
  何波问,武器库的保护措施怎么样?
  罗维民说,那是绝无问题的,就像一个超大保险柜,如果没有这三道门的钥匙,想打开它比登天还难。
  何波说,我已经给辜幸文打了电话,他说根本就没有研究过上交武器库钥匙的事情,你要多小心才是。宁可往最坏处想,最坏处打算,也不要有侥幸心理,免得大意失荆州。
  罗维民说,何处长你放心,别说他们还没有做这个决定,就是做出了这个决定,也别想从我的手里把武器库钥匙拿走。我会找他们讨个说法的,在没有一个说法以前,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        ※         ※

  给罗维民打完电话,何波紧接着又拨通了正在省城的史元杰的手机。
  史元杰一接通电话便说:“我给你打了半天电话了,怎么也打不进去,是不是又出什么事情了?”
  何波说:“有些小麻烦,别的都还行。”
  史元杰好像有些放心不下,“他们都还在古城监狱吗?”
  连何波自己也感到有些奇怪,不知不觉中,他过去当处长的那种口吻已经消失了,不存在了。“正忙乎着呢,那儿看来还没什么问题。你那儿呢?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
  “没别的事,就是想问问情况。何处长,苏厅长他们正在研究这个案子,你看我什么时间赶回去最好?”
  “我看你暂时还是不回来的好,第一等苏厅长他们做了决定后再说,第二等咱们这里的情况有了眉目后再说,还有,有件事还得让你和代英商量一下,马上调查一下古城监狱侦查员赵中和妻子和孩子的一些情况,我昨天就说过的,怕他们会在这件事上做文章,现在看来保不准真是在这儿出了问题。”
  “何处长,这个我已经通过关系调查过了。”
  “哦!有情况么?”
  “省城的几家医院里,根本就没有赵中和的妻子和孩子。”
  “罗维民说是在省城儿科医院,最大的可能是血液病。”
  “这我知道,我们第一个调查的地方就是儿科医院,血液科门诊部和住院部都详细地查过,门诊部说这些天好像就没有这样的一个孩子来看过病,而住院部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孩子住过院。”
  “别的医院也查过了?”
  “都查过了,省属的几大医院,市属几个医院,都没有查到。”
  “是不是没用真名?”
  “一个孩子的名字,有那种必要吗?”
  “会不会是到北京上海那些大医院去了?”
  “……有可能。”
  “会不会经过检查,确诊了不是什么大病,已经从省城回来了?”
  “我马上给市局的人打电话,让他们立刻查一下就清楚了。”
  “这个我来办,你想办法在省城再详细地查一查。我这儿一有了情况就立刻给你去电话。”
  “何处长,是不是赵中和那儿出了什么问题?”
  “他今天的表现有些反常。”
  “怎么了?”
  “他卡了罗维民几个小时了,逼着罗维民交出监狱武器库的钥匙。”
  “……噢?”史元杰吃了一惊,然后立刻便意识到了什么,“我明白了,我马上再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