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面埋伏

第44章

本章总计 23427

  重大伤亡带来的悲痛在几分钟后便被突变的严重情况所驱散。
  经清点,挤在垃圾车驾驶室里的三名越狱犯,有两名被当场击毙,一名身负重伤。
  3名越狱犯所用的手枪,正是赵中和丢失的那把手枪!
  最最让人震惊的是,在这3名越狱犯中,并没有从隔离室里逃出来的王国炎!
  王国炎根本就不在这辆车上!
  看守大门的武警人员说,在这辆垃圾车强行越狱数分钟之前,有两名狱警押送着一名服刑人员,乘坐一辆押解犯人的吉普车,离开了古城监狱。
  出狱的手续齐备,没有任何破绽,完全符合规定。
  罗维民和辜幸文立刻意识到,这个被护送出去的服刑人员,毫无疑问就是王国炎!
  造成重大伤亡的拦截,并没能拦住王国炎,王国炎最终竟是让监狱的监管人员大摇大摆,堂而皇之地送出了大门!
  罗维民问清了吉普车开走的方向,几乎连想也没想,开上“春花”歌厅吴老板的夏利车,风驰电掣般地便追了过去。
  吉普车开走的方向是东城区,他们肯定会在东关镇一带直达省城的二级公路上交换车辆,然后带上王国炎直接开往省城!
  王国炎绝不会在此地逗留,他必须赶到省城,只有到了省城,或者别的什么大城市,他才会找到更为隐蔽的场所。
  远方突然传来了两声沉闷的枪声,跟他所判断的位置基本一致。
  罗维民再次加大马力,小夏利在清晨的大街上犹如一支红色的飞箭,闪电般地向枪声响处飞驰而去。

         ※        ※         ※

  罗维民的妻子李玉翠突然被一声响动惊醒了。
  地区干部病房的四周极其清静,尤其是夜晚,就好像地处偏远的乡村,除了那些细微的自然声外,根本听不到任何别的声音。
  李玉翠经过几大的住院治疗,病情已经稳定了下来。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严重的失眠,即使是吃了安眠药,也毫无效果。
  她明白公安的领导让她住在这样昂贵的病房里,而且还派专人守护,一定是因为有了重大的案情。自己尚且如此,丈夫罗维民的处境就更是可想而知了。她想得很多,越想越无法入睡,常常是刚刚打了一个盹,便猛然像被吓着了一样又惊醒了过来。
  今天是星期六,她特意让孩子丹丹住了过来。一方面让父母亲能休息休息,让孩子跟自己见见面,另一方面也能帮孩子做做功课。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自己太想孩子了。有孩子在跟前,自己的心情多多少少也会踏实一些。
  她睁开眼睛,在微微的灯光下,判断着究竟是什么响声惊醒了她。
  病房四周依旧一片寂静。
  孩子丹丹在身旁发出轻轻的鼾声,孩子睡得很香很沉。
  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是梦中的幻觉?
  她刚想合上眼睛,立刻又被一种异常的响动吓了一跳。
  就像是条件反射一样,她一下子从床上爬了起来。
  是病房门锁被轻轻转动所发出的声音!
  不会是护士。护士不会在这么早的时间来查房。也不会是别的什么医生,医生一般在护士查房后才会到病房来。也不会是医院的什么人,因为在这样的高干病房里,如果她不摁电铃,绝不会有任何人私自闯入。
  “谁?”她警惕地问道。
  没有任何回答。
  “谁!”她的声音大了起来。
  就在她打开台灯的同时,病房的门也轻轻地被打开了。
  两个陌生的身影猛地向她扑了过来。
  她愣了一愣,呼救的声音还没喊出来,嘴上便被一团湿乎乎的棉纱紧紧的捂住。她闻到了一股强烈的药味,几秒钟内,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         ※

  罗维民最终找到出事地点时,他最不想见到的场面还是出现了。
  吉普车像是出了车祸一样翻倒在路旁的护城河里。
  两个狱警中的一个被钝器击昏在驾驶室里,另一个脸面朝下扑倒在护城河臭烘烘的脏水旁。
  除此而外,车内和四周再没有发现任何其它情况。
  现场所有的一切都显示出明显的职业化特征。干净利落,几乎没有留下任何作案的痕迹。
  罗维民用手机先给单昆和辜幸文报告了情况,然后把这一消息报告给了魏德华,请他们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尽快给以协助和支援。
  驾驶室里的狱警看来还有救,罗维民奋力地把他从车里拖下来时,他甚至还哼了一声。
  护城河旁倒着的那个狱警可能进行过一番激烈的搏斗,他背上和肩上都有被刺伤的痕迹,血迹透过衣服洇湿了一大片。
  当罗维民轻轻地把这个狱警翻过来时,顿时呆在了那里。
  赵中和!
  青肿的脸上沾满了泥污,血水和泥水混在一起,整个身上全都成了粘糊糊的,两枪几乎都击中了要害,一枪打在右腹部,一枪打在左胸口。两处伤口的鲜血仍然在不住地往外喷涌。
  罗维民突然感到一阵说不出的心痛,他明白,像这样的致命伤,百分之百地活不过来。
  他一手抱着赵中和,一手插进护城河沟上的泥土里,奋力地往上爬去。等他终于把赵中和拖上护城河时,在路灯昏暗的灯光下,发现赵中和的眼睛竟睁开了!
  “中和,坚持一会儿,救护车马上就到!”
  赵中和一边急促地呼吸着,一边结结巴巴地说着,“……维民,你听着,……他们有好几个人。有枪,有炸药。有一个我认得,……叫老熊。他们大概要去……龚跃进那里。”
  罗维民点了点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给他说些什么。
  缓了一阵子,赵中和又接着说:“……还有,我记下的……他们的那些东西,都在我老婆会计室里的……保险柜里。……你别管我了,快去追他们。我清楚,我已经没救了……”
  罗维民的心里突然像刀搅一样,“不要胡思乱想,你会有救的,一定要挺住!”
  赵中和眼中渐渐流露出一种柔和而又惜别的目光。“……好兄弟,我一点儿都不怪你,你是好样的。……你骂的没错,……我他妈的……真是一个……大傻X……”
  “中和!”罗维民的眼里止不住地掉下泪来。“我也一点儿都没恨你,是那些王八蛋把你给害了!”
  赵中和默默地看着罗维民,良久,他似乎想伸出手来交给他什么,头却突然一歪,在罗维民怀里挣扎着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赵中和手里拿着的是一张监狱的出门证和王国炎外出就医的审批手续。罗维民止不住地哽咽起来。

         ※        ※         ※

  “……魏德华队长吗?我叫王二贵。”
  “我是魏德华。”
  “刚才有人给我打手机,说是你们市公安局值班室的,说是你让他找我。”
  “没错,是我让他们找你的。王二贵,有什么事请讲。”
  “何波处长刚才吩咐我干一件事,他说我要是干成了,就立了大功。”
  “什么事。”
  “他让我去找一个人,这个人我现在找到了。”
  “什么人?”
  “何处长说这个人能帮你们的大忙,还说一找到就让我给你打电话。”
  “王二贵,你能不能把话讲清楚。你究竟找到了个什么人?”
  “是一个瘸子,叫李大栓,他家住在东关村。昨儿晚上,他一家人都让胡大高的人打得七死八活,然后就让胡大高的人抓了起来。抓人的时候,他们还把几个村民打成了重伤,好像还有一个被打死了。你知道不知道,胡大高派去的人都穿的是你们警察的衣服……”
  “王二贵!这个叫李大栓的人你找见了!是不是!”魏德华突然在电话里大叫起来。
  “找见了。可我有点拿不准,魏队长,这个瘸子你是不是真的要他?”
  “要!我们太需要他了!王二贵,你要是能在5点50以前,把他安全送到市公安局门口来,那你确确实实是立了一个大功!”
  “魏队长,可你还得派人来。这个瘸子让两个人守着,他们不会让我带走。”“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北城红旗大街298号后院的一座库房附近,那个瘸子就在库房里关着。”
  “好了,你一直守在那里,一步也不要离开!我马上就给附近的派出所打电话,公安人员很快就会赶到!”
  “魏队长,你放心,拼了命我也不会再让他们把瘸子带走!你和何处长都说了,要给我记大功的。”
  “你要是做到了,我保证你立大功!”

         ※        ※         ※

  罗维民的小夏利在东关镇曲里拐弯的街道上左奔右突,横冲直撞,让大清早起来晨练的人们一个个吓得目瞪口呆。
  没想到小巧玲珑,连尾巴也没有的夏利车,此时竟派上了大用场。在如此窄小的胡同里,仍能开得如此之快!
  罗维民知道龚跃进的住宅在什么地方,那是一座其貌不扬,异常简陋的四合小院。
  在四周小楼林立的这么一个环境里,龚跃进朴实无华,甚至有点破败的小院,也就显得分外刺目。
  龚跃进似乎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在他这个连续多年年产值超亿元,人人都觉得富得流油的先进农村里,作为一个几十年的模范村长,一直住在这样的一个小院里,不管什么样的领导和参观者来了,只需一眼,立刻就会对村长廉洁、正直、节俭、善良、真诚、无私、高尚、谨慎,勤奋的品质和节操感慨系之,深信不疑!
  告状吗?闹事吗?看看你们村长的院子和房子,就明白你们该不该告,该不该闹!有这样的一个村长,那是你们的福气!
  如果要是有什么人想把这样的一个村长,跟那些罪恶、黑暗、无耻、虚伪、凶残、暴戾、卑劣、阴险、奸滑、贪婪、奢侈等等恶行联系起来,那是以怨报德,狼心狗肺!
  龚跃进曾有一句让全省的老百姓赞赏和艳羡不已的名言:
  “等全村的群众都住进小楼的时候,我才会考虑给自己盖小楼。”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了这一桩桩骇人听闻的案情,不要说是别人了,就是自己这样一个身在监狱的侦查员,也绝不会容忍任何一个人对龚跃进这样的人指指点点,横加指责!
  这也正是龚跃进的高明之处,可怕之处。

         ※        ※         ※

  终于到了。
  龚跃进家的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任何异常的迹象。
  门口没有车,也没有人。
  莫非赵中和说错了?
  不会。一个临死前的人,不会再说谎话,更不会瞎说八道。
  王国炎逃出监狱,要想安全地离开此地,只有像龚跃进这样的人才保护得了他。龚跃进知道王国炎会出来,王国炎也必须找到龚跃进。
  观察了片刻,罗维民悄悄走下车来。
  他一边留意着四周的动静,一边向龚跃进家门口走去。
  龚跃进家的院子看上去不大,门却很大很宽,知底的人一看就清楚,这是为了进出车辆方便。
  等走到院子门口时,罗维民才发现龚跃进家的院门竟是虚掩着的!
  他轻轻一推,院门便打开了。从门缝里往里瞅了一眼,立刻惊呆了
  院子里血腥扑鼻,在一片血泊之中,竟横卧着两具狼狗的尸体,还有一个保镖模样的人和一个年轻女人也都倒在地上!
  院子里正房的房门大大的开着,也许里面还有更酷烈的惨剧发生过。
  罗维民立刻意识到,王国炎来过了!
  他来这里似乎并不是寻求救助,而好像是为了复仇!
  对龚跃进一家,他进行了一场血腥的洗劫!是不是连龚跃进也没放过?
  他看了一眼手表,5点35分。离行动时间还有一刻钟。
  王国炎肯定已经逃离。
  王国炎会去了哪儿?

         ※        ※         ※

  “史局长吗?我是解放大街派出所的马捷。”
  “马所长,我是史元杰,告诉你们的情况。”
  “我们一共有18个干警,都穿着便衣,就在市局门口附近。”
  “查到什么了没有?”
  “史局长,一接到你的命令,我们立刻就过来了。问题确实很大,到处都是他们安插进来的人,有‘黑市长’派来的打手,有‘老狼’动员来的建筑工人,有‘张大帅’的部下。真正搞打砸抢的其实是他们这些人!史局长,刚才又一个警员给我汇报,我还没有落实,他说他发现了那个‘黑市长’就坐在附近的一辆小车里。”
  “离现场远吗?”
  “不远但也不近,我估计他就是暗中的指挥者和策划者。”
  “马上落实,一旦发现,立刻看住他。马所长,以你们的力量,能不能在5点50以前对他实施一次偷袭,然后把他从现场秘密劫走?”
  “史局长,以什么名义?我现在来不及办任何手续。”
  “这是命令!以现行犯和重大嫌疑分子的紧急情况处理,对其实施临时性强制措施!”
  “……明白!”
  “记住,5点50以前,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明白!”
  “必要时,不惜一切代价!”
  “明白!”

         ※        ※         ※

  “蔚所长吗?我是史元杰。”
  “史局长,我是中华路派出所的蔚东丰。”
  “蔚所长,报告你们的情况。”
  “我们一共21个警员,现在都在地区公安处附近。史局长,情况很糟。”
  “说具体点!”
  “公安处门口现在至少围了有两、三千人!”
  “是围观的,还是闹事的?”
  “大部分是围观的,越来越多,估计还会更多。”
  “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没办法,我们的人太少,又不能暴露身分。史局长,我们发现,真正闹事,大喊大叫的人,只有那么几十个,而且根本不是什么村民。他们凶得很,对过路行人有意阻止,挑动,还把大街上的路都给封锁了。”
  “领头的是谁?”
  “还看不出来,我估计不会在现场。”
  “是不是发现有人在幕后指挥和联系?”
  “是。我们发现附近有两辆可疑的小车,那些在前面闹事的人,不断有人来来回回地给他们接头说话。我们还发现车里坐着的人,不断地在打手机。”
  “蔚所长,你听着,马上集合你们的人,尽快做出一个计划,先想办法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然后对那两辆可疑的小车实施突袭行动,对两辆小车上的人,不管他们是谁,一律按紧急情况处理,采取临时性强制措施。采取行动后,不要在现场逗留,立即离开,连人带车一起带走!”
  “史局长,把他们带到什么地方?”
  “越远越好,越安全越好,然后等待市局的指示!”
  “……明白!”
  “要严格保密!”
  “明白!”
  “记住,必须在5点50以前,1分钟也不准拖延。”
  “明白!”
  “不能有任何疏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明白!”

         ※        ※         ※

  “魏德华!听见了没有?我是罗维民!”
  “我是德华,有什么情况?”
  “出事了!王国炎这小子他妈的不见了!”
  “……你他妈的是干什么吃的!罗维民!要是让王国炎跑了,我一辈干都饶不了你!”
  “别他妈的说屁话!你的账我以后再算!告诉我,龚跃进坐的是什么车!”
  “一辆三菱吉普,一辆奔驰600!你问这干什么!”
  “我现在就在龚跃进的院子里!”
  “……他的车还在吗?”
  “有一辆三菱吉普,还有一辆桑塔纳2  ,没有奔驰600!”
  “龚跃进没有桑塔纳!他从来不坐那种车!那肯定是王国炎开过来的车!院子里都有谁?龚跃进在不在?”
  “龚跃进家的两条狼狗都被打死了,还有一个保镖和一个年轻女人也都被打成了重伤,龚跃进和他老婆都不在家!”
  “龚跃进的老婆从来都不在那院子里住!那个年轻女人肯定是龚跃进的姘头!”
  “……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龚跃进估计是跟王国炎一块儿跑了!”
  “是让王国炎给劫走了!”
  “一回事!魏德华,请你们市局立即给通往省城的公路沿线发布紧急通缉令!对这辆奔驰进行强行拦截!”
  “你准备怎么办?”
  “我马上去追击他们!”
  “你开的是什么车?”
  “夏利!”
  “夏利!你他妈的一个破夏利能追上奔驰600!”
  “我们的车马上就到!”
  “你们又有什么车赶得上12缸的奔驰600!”
  “只要有人对他们实施拦截,我就有办法!”
  “罗维民,他妈的小心点!他们人多!”
  “我知道。”
  “我们马上就会出去,行动将准时开始。罗维民,随时跟我联系,我很快就会赶过去!”
  “魏德华,你来了一定要注意,同时告诉你们公安上的人,龚跃进院子里的任何东西都不要乱动,我感觉有点不对头!”
  “你发现了什么?”
  “那两辆车上,还有院子里,房子里,都好像装了炸药!”
  “……什么!炸药!那你还不他妈的快点撤出来……”
  魏德华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了一声震天撼地的声响!
  紧接着又是一声!
  “罗维民!罗维民!喂!罗维民……”
  手机里已经没了任何声音。

         ※        ※         ※

  王二贵和派出所的几个民警,保护着被解救出来的残疾人李大栓赶到市局门口时,已经是5点42分!
  他们坐在一辆客货车上,一到了人山人海的现场,他们就让李大栓站到了客货车上。
  李大栓虽然满身是伤,但依旧把腰杆挺得笔直。几个民警以防万一,站在他的左右,用身体紧紧的护住了他。一到了人群中,李大栓就拼尽全力的大喊起来:
  “乡亲们!乡亲们!我是李大栓!你们听着!你们都上了胡大高他们的当啦!昨天晚上的事,都是胡大高他们干的!他们装成警察,穿着警察的衣服,把我们一家人打伤,还开枪打伤了村里的好几个乡亲!你们好好想想!公安局会这么干吗!都是他们干的!他们就是要让我们上当!”
  沸腾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市局门口偌大的场地上几乎听不到一丝声息。突然间,有个人嚷道:
  “不要听他的!他肯定是让公安局给吓住了!”
  “这家伙是软骨头!”
  “快把他赶走!”
  “把他的车掀翻!”
  “乡亲们!不要听他们的!你们都清楚,像我李大栓这样的人,一辈子什么时候说过谎话!”客货车上的李大栓声泪俱下。“要不是公安局把我救了出来,我现在还被他们关着!公安局会欺负我们这样的老百姓吗!你们千万不要上他们的当啦!公安局一直在向着咱们!他们已经把胡大高和范小四给抓起来啦!他们现在就关押在公安局里!只要你们不再往里面砸东西,公安局的人马上就把他们押出来让你们看!你们再想想,如果没有人鼓动咱们,哪里会有这么多的石块。砖头和瓶子!都是胡大高他们的人事先准备好的!你们再在你们旁边好好看一看,凡是胡大高他们派来的人,身上都有记号!他们的胸前都别着一个大大的像章!咱们千万不要上他们的当!乡亲们!这都是真的……”
  就在这时,市公安局的大门哐啷一声打开了。
  史元杰和几个民警押着戴着手铐的胡大高、范小四,出现在市局大门口的台阶上!
  史元杰拿着一个话筒大声喊到:
  “乡亲们,刚才那位老乡说得没错!昨天晚上的犯罪行为,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确实是胡大高他们一手策划的!此案正在进一步追查之中,对这些化装成警察作案的犯罪分子,我们一定会从重从严,严厉打击!请你们相信,他们绝不会逃脱惩罚!”
  这时现场突然一阵骚动,有人似乎准备从人群中逃离,还有的人想偷偷地把胸前的像章卸下来。
  “乡亲们,请不要动!”史元杰大喊了一声。“凡是胸前别着像章的人,也希望你们老老实实的站着别动!乡亲们!在你们中间,有我们大批的公安警察!你们不要怕,一定要把那些有记号的人牢牢的看住!我们的公安人员随时都会帮助你们!还有,我要警告混在村民中的这些人!立刻举起手来!缴械投降!这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如果你们还要执迷不悟,继续顽抗……
  史元杰突然发现自己无法再说下去了,现场已经陷入一片混乱,那些胸前别着像章的人,好像在顷刻间便落在了千军万马的重重包围之中!三个抓住一个,五个摁倒一个,拳头像雨点一般地朝他们头上砸去,凑不到跟前的,便把脚从人缝里伸进去,一下一下朝里面猛蹬……
  叫骂声,呼喊声,哀求声不绝于耳……
  就在此时,远处突然像是出现了一道闪电,几乎耀亮了半个天空。
  紧接着像惊雷一样的爆炸声,把现场所有的人都惊呆在了那里……
  史元杰瞟了一眼手表,不禁大吃一惊:
  爆炸的时间,正好是5点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