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面埋伏

第48章

本章总计 27773

  听到前方那一声巨响时,罗维民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完了!肯定是出事了!王国炎的车十有八九的被炸毁了……
  他估计爆炸发生的地点距离他的车大概有10公里左右,但没想到刚一拐过一个山头,就发现了被炸毁的车辆。
  不是龚跃进的奔驰600,而是一辆日本丰田小面包!
  头上一阵嗡嗡嗡的轰响,直升机!
  一看到现场的情况,罗维民立刻就清楚了怎么回事。王国炎这个亡命徒看来是在示威!是在告诫!他已经看到了直升机,他也肯定知道了他的处境,所以他干脆公开了自己的行动,穷凶极恶,有恃无恐!他明目张胆地炸毁了一辆面包车,就是要让你们看看他的厉害!
  他是在警告所有的人,不准任何人靠近自己!
  罗维民几乎没作任何停留,绕过处理现场的车辆和人群,向赶来现场的交警亮明身分,然后更加快速地向前追去。
  可能是由于前面做了工作的原因,公路上的车辆越来越稀少,于是罗维民的车也就越开越快。
  头上的直升机几乎与他并驾齐驱,形影不离。
  10分钟后,他终于看到了那辆奔驰600!

         ※        ※         ※

  坐在车里的魏德华,正在同直升机通话。
  “我们是正在执行追捕的刑警队,请你们立即放弃对奔驰车的攻击行动,他们的车里可能有炸药。”
  “我们已经接到通知,我们不会对奔驰车进行任何行动。现在有一辆红旗轿车,正在向奔驰车靠近。我们发现这辆红旗车有异常行为,我们正在对它进行跟踪监视。”
  “红旗车是自己人,不要对他采取行动。”
  “但这辆红旗车似乎要对奔驰车实施拦截,这很危险。”直升机里的人似乎非常焦急。
  “请问,我们的车距离奔驰车还有多远?”
  “大约还有20公里。”
  “直升机是否带有扩音喊话器?”
  “是的,我们有。”
  “请你立即对红旗车喊话,告诉他不要对奔驰车采取任何行动!”
  “恐怕来不及了,红旗车已经赶在了奔驰车前面,它正在减速,想把奔驰车压住!”
  “请立即喊话!立即喊话!”魏德华大声喊道,“告诉他马上避开!奔驰车里有重要人质,让他立即停止一切行动!”
  魏德华眼前一片茫然。
  怎么办?该不该把他老婆孩子在车里的情况告诉他?
  罗维民,你他妈的真是个笨蛋!笨透了!脑子不够用,眼睛也瞎了!就不睁眼看看车里都坐的是什么人!

         ※        ※         ※

  坐在车里的李玉翠越来越感到紧张可怕。
  经过极度的惊吓和折磨,孩子再一次昏睡了过去,死死的压在她的怀里,她感到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上过厕所,绑在身上的绳子明显的松了许多。
  绳子齐腰齐胸绑在车座上,两只胳膊贴着身子被绑在一起。
  她一边呻吟着,一边在他们不注意的当儿使劲地挣扎着。绳子越来越松,她的两只胳膊和两只手也越来越自如起来。
  必要的时候,她觉得完全可以把两只胳膊从绳子里抽出来。
  必要的时候应该是什么时候?她一直在默默地思索着。
  自己和孩子被绑在车座上,有坏处,也有好处,这几乎相当于是给她和孩子上了双重保险带,只要车子不从山头上翻下去,即使是直直地撞在什么障碍物上,那她们母女俩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问题是车里有200多公斤烈性炸药!车如果出了什么大问题,一旦爆炸,后果将不堪设想。自己死了是小事,如果能保护更多的人,就算孩子受到伤害,那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要命的是,如果车里的这几个人都没了命,那公安和监狱的那么多干警就全都白干了!
  他们没日没夜追踪破获的这个案子,也可能全都完了。
  跟罗维民生活了这么多年,见也见得多了,她清楚这个案子的严重性,也清楚这些当事人的重要性。不管是在公安,还是在监狱,有时候,你明知道他是个十恶不赦,犯了滔天大罪的衣冠禽兽,但就是还得对他们严加保护,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宁可让你自己死了,也绝不能让他们死!即使自己死了,也得让他们活着!这就是自己现在的处境,这也就是自己面临的难题。
  这辆车里确实有炸药,而且是极具威力的烈性炸药。
  刚才就那么一小块,就引发了如此强烈的爆炸。那辆面包车几乎被炸飞了!
  她默默地看着龚跃进的方向盘,默默地看着自己身旁的手动刹车装置。
  从王国炎他们的谈话中,她清楚这辆车距离省城越来越近。
  她也渐渐明白了王国炎究竟要去省城干什么。
  王国炎的计划灭绝人性,但你似乎对他又毫无办法。
  只有车里的人才可能对他有所行动。
  对他实施行动的人只可能是你自己!
  她再一次默默地看了看龚跃进手中的方向盘,又再一次看了看身旁的手闸。罗维民学开车的时候,他们正在热恋之中,罗维民好多次教她开车,她都不干。她害怕,她也觉得那没用。有一次,她被罗维民强行拉过坐在自己怀里,让她把着方向盘,让她踩油门,踩刹车。她几乎被吓得半死,开着开着,大概是踩错了地方,汽车不仅没停下来,反而开得更快。没想到罗维民笑呵呵的,好像就没用脚,便让车停了下来。后来罗维民才告诉她,他用的是手闸。
  她对手闸的记忆一直到今天都耿耿于怀,刻骨铭心。
  她下垂着的手,离手闸咫尺之遥!
  她突然听到了直升机的轰鸣。
  突然间她又看到了一辆红旗车!
  这辆红旗胆子好大,几乎同奔驰车擦身而过。
  就在红旗车闪过的一刹那,她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的心脏突然猛烈地跳动起来:
  罗维民!
  开红旗车的是罗维民!
  他究竟要干什么!
  简直疯了!
  直升机的高度距离两辆车只有10米左右。
  直升机里的扩音器正对着红旗车发出阵阵呼喊:
  “罗维民!罗维民!请你立刻离开奔驰车!请你立刻离开奔驰车!
  这是古城监狱和指挥部的命令!这非常危险!非常危险!奔驰车里可能放有炸药!而且还有人质!请你立刻离开!立刻离开!”
  红旗车似乎没有听到,或者对直升机的警告根本不予理睬,仍然压在奔驰车前面,左晃右摆地阻止着奔驰车向前超越。
  奔驰车的速度明显地慢了下来。
  奔驰车的主人似乎被激怒了,有两次都撞在了红旗车的车尾上,但红旗车毫不在乎,继续在奋力地阻挡着奔驰车。
  红旗车的意图十分明显,它就是要让奔驰车减慢速度,并试图寻找机会迫使奔驰车停车。

         ※        ※         ※

  李玉翠惊恐万状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两辆车每一次的靠近,都让她的心脏几乎能停止了跳动。
  当直升机发出呼喊,王国炎得知是罗维民时,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好小子!有种!”
  “这个王八蛋真他妈的是疯了!”老熊大声骂道。
  “你放了那么多炸药,怎么就没把这小子给炸死!”王国炎好像觉得不可思议。
  “看来这小子比咱们还黑,连他老婆孩子都不想要了!”老熊仍在大骂。“我看不是,他是想救他的老婆孩子。”王国炎说道。
  奔驰车和红旗车剧烈的撞击声,让开车的龚跃进胆战心惊。“你们得想办法呀!再这么撞,会把发动机撞坏的!”
  王国炎则大声对龚跃进骂道:“你他妈的就是个活死人!12缸的奔驰600就跑不过一个破红旗!汽车要是出了毛病,我就第一个先把你炸死!”
  “这怪我吗?你们也都看见了,他把车开得那么快,我们根本就没想到他会拦截我们的车,要是知道,还会让它超过我们。”龚跃进哭丧着脸说。
  “大哥,我看得治治这小子,别让他坏了咱们的大事。”老熊也焦急起来。王国炎晃了晃手里拿着的枪,“这把手枪里还有几发子弹?”
  “5发。”
  “身上还有么?”
  “没了。”老熊有些沮丧地,“原想着赵中和那小子会带枪的,哪想到他会没枪!”
  “他们早就算计好了,想在哪儿把咱们一块儿灭了。”王国炎突然沉下脸来,“这个账非算不可!”
  “那现在怎么办?”
  “我打开右面的车窗,先给他一枪,他要是避开了,我们就超过去。等到超过后,你就推开车门放一大包炸药下去,给他们点颜色让他们好好瞧瞧。不只要把他那车给炸飞了,连路面也要炸它个稀巴烂!至少在几个小时以内让车辆无法通行!”
  “漂亮。我这手痒痒好半天了,正想试试!”老熊恶狠狠地说道。
  “龚跃进!听清楚了没有?我一开了枪,他肯定要吓一跳,等他还没明白过来,你立刻就从他右面超过去,一定要快!明白吗?”王国炎像在发布命令。“……他要是还不避开呢?”
  “那他肯定会回头往后看!如果他回头,就肯定能看到他的老婆孩子,我就用枪管子在他老婆孩子的头上使劲猛敲,看他避开不避开!明白了吧!”
  “明白了。”龚跃进使劲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就现在吗?”
  “就现在!”
  李玉翠猛一下睁大了眼睛。
  她清楚,她也必须做出决断!
  不能再迟疑了,就现在!
  就现在!

         ※        ※         ※

  “史局长吗?我是魏德华!”
  “我是史元杰,请报告你们的情况!”
  “情况紧急,罗维民正在试图拦截那辆奔驰。”
  “立刻通知直升机让他停止拦截!”
  “通知了,但他根本不听,仍在继续拦截。”
  “他究竟想干什么!”
  “史局长,他可能是想减慢奔驰车的速度,好让我们赶上来。”
  “你们现在在什么位置?”
  “距离他们的车可能还有10公里左右。”
  “离省城还有多远?”
  “估计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已经到了平川!”
  “已经到平川了,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奔驰车停下来?”
  “看来很困难,我们即使追上了也没什么好办法。”
  “那就再次通知罗维民,让他立刻停止拦截!告诉他这是命令!”
  “他没有手机,我们没法跟他联系,只能通过直升机。”
  “那就马上再通知直升机,让直升机告诉罗维民,这是命令!如果出了问题,我们将前功尽弃!绝不能让人质和逃犯出任何问题!”
  “史局长,要让罗维民停下来,只有告诉他老婆孩子的情况。”
  “你早就该告诉他了!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婆婆妈妈的!”
  “我是怕他听了会更冲动。”
  “他根本就没有冲动!他一直做得都很好!问题是在我们身上!他冒着生命的危险,已经减慢了奔驰车的速度,给我们争取了宝贵的时间,而我们一直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他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他很冷静。你告诉了他,我想他肯定会更加冷静,绝不会冲动!”
  “史局长,我们追上了他们后,是否可以采取一些必要的行动?”
  “我说过了,不要采取任何行动!因为我们根本没有任何把握!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跟住他们,绝不能让他们再甩开你们!一直跟到他们想去的地方,一切都按他们的要求去做!为防止他们采取极端行为,他们的任何条件都可以答应!要跟沿途的警车、巡逻车、武警、交警和干警密切配合,只有在人质和群众没了任何危险的情况下,才能考虑我们的行动!这是省厅的命令!必须执行!”
  “明白。”
  “还有,一定要保证罗维民的安全,绝不能让他出任何问题!”
  “明白!”

         ※        ※         ※

  省委书记肖振邦接到公安厅长苏禹的电话时,紧急省委常委扩大会议的召开时间已经快到了。
  苏禹给他带来几乎全是糟糕透顶。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坏消息:
  王国炎装有200公斤的烈性炸药和数名人质的奔驰车正在逼近省城!
  随后跟踪和在前面守候的几十辆警车,对这辆奔驰除了实施保护措施外,毫无任何其它阻止办法!
  史元杰方面的情况依旧不好,由于王国炎事先得知了消息,有几名重要犯罪嫌疑人在逃,目前仍在追捕之中。
  特别让肖振邦感到意外的是,省电视台得知消息后,居然租赁了一架气象部门的直升机,也已经赶赴现场!他们不仅要进行现场拍摄,还可能进行现场直播!
  肖振邦顿时火了起来,“这是谁的主意!谁批准的!是谁告诉他们的!简直是添乱!通知他们马上回来!我们不是不许他们采访,而是担心他们的安全!像这样的采访我们国家可能都还没有过,他们是想干什么!他们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或者影响了抓获罪犯的行动,谁负得起这个责任!如果他们进了省城,再这么来个现场直播,几百万人的城市将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后果将不堪设想!”
  “肖书记,他们说了,这是中央电视台特别委派他们这么做的。”苏禹在电话里委婉地解释着。
  “中央电视台又是怎么知道的!”肖振邦颇为诧异,大吃一惊。在中国,如果中央电视台在某个省市不打招呼就进行直接采访,十有八九的就是中央领导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但据他们说,这已经得到了公安部和司法部的批准同意。”听得出来,苏禹努力在斟酌用词。
  肖振邦久久地愣在那里。
  “肖书记,”苏禹似乎知道肖振邦此时的心情,话音显得更加小心谨慎。“提前让新闻单位介入,也有它的好处。它会给我们下一步的审理和办案过程扫清障碍,减轻我们的压力。”
  “中央电视台的采访我们无权干涉,但要给他们讲清困难,晓以利害,尤其是不能再出问题,或者引起什么麻烦。”
  “我们已经给他们讲过了,我们还会继续交涉。”说到这里,苏禹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肖书记,我们现在正在同王国炎联系,只要能阻止他们进城,我们准备接受他的条件。”
  “什么条件?是不是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些?”
  “是。已经得到了证实。”
  “把姚戬利和耿莉丽交给他们?”
  “是。”
  “只要答应了这个条件,他们就可以不开车进城?”肖振邦好像也不得不思考着这个计划的可能性。
  “不,王国炎坚持要在城里同他们见面。”
  “你们准备怎么办?”
  “我们准备马上把姚戬利和耿莉丽送到城外去。”
  “王国炎会听?”
  “经我们分析和了解,只要王国炎见到耿莉丽,肯定就会停车。”
  “你是说,让他们两个站在公路中间对王国炎的汽车实施人体拦截?”
  “肖书记,……我觉得,不能这样说,我们会提前把这个消息通过直升机告诉王国炎他们,我们还会……”
  “那又有什么不同!”肖振邦止不住地再次发起火来。“亏你们想得出这种办法!这两个是我们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不是我们的人质!”
  “不只是他们两个,他们两个身旁还站着我们的干警!”苏禹不由自主地辩解了一句。
  “那就更不行!”肖振邦愈加恼怒,“我绝不能同意!我绝不能让我们的干警再去冒这个险!我们的干警牺牲得够多了!如果再出了什么问题,你让我怎么给群众交代,怎么给省委交代,怎么给中央交代!又怎么给干警的家属交代!”
  “肖书记,”苏禹似乎仍在努力地平息着肖振邦的情绪,“现在的情况跟刚才有所不同。比如说,他们两个如果是自愿的呢?”
  “你是说姚戬利和耿莉丽会自愿前去跟王国炎他们会面?”
  “我们正在做工作。”
  “那怎么能叫自愿?”
  “我们只是给他们说明情况,并没有给他们任何暗示,更没有给他们施加任何压力。耿莉丽已经说了,如果姚戬利不想去,她就带着孩子去见王国炎。她说了,有些事她要给王国炎当面说清楚,她还会要求他立刻放下武器,要他为自己孩子的将来好好想想!”
  “这些对一个亡命徒能起什么作用!马晋雄就是一个例子,这血的教训还不够吗!”
  “我们分析过,王国炎和马晋雄可能会不一样。”
  “问题是姚戬利如果不去,王国炎会答应吗?”
  “姚戬利可能会去。”
  “又是可能!”
  “肖书记,有一个情况我还没有给你汇报。市委书记周涛同意这么做,他正在做姚戬利的工作。”
  “周涛?”
  “是。他正在同姚戬利谈话。”
  “会有结果吗?”
  “这是姚戬利的要求,他说他在见王国炎以前,一定要先见他的舅舅。”
  “周涛已经去了?”
  “刚到。”
  “周涛谈完后,让他立刻先给我来个电话!”
  “还有别的吗?”
  “还是那句话,绝不能再出任何问题,尤其是不能再有任何伤亡!问题已经出得够多了!够大了……”
  一见到眼前的姚戬利,周涛忍了半天还是没能忍住,一甩手便狠狠地在这张已经发福的脸上给了一个耳光。
  他还想接着再打时,已经被身旁的干警抱住了。
  “你这个畜生!”周涛怒目切齿,不能自己。
  这时的姚戬利早已跪在了地上,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把头在地上磕得嗵嗵直响。“舅舅!你就打死我吧!你就打死我吧!与其让别人打死,还不如让你打死算了!为这事我呕心了这么多年,要不是为了这个家,我早就不想活了!我该死,真的是该死呀!”
  等到几个干警把姚戬利从地上拉起来时,只见他满脸是土,整个额头都成了青的。
  姚戬利这个样子,反倒给了人一种打是亲,骂是爱的感觉。如果不是亲外甥,何以会这么打他!也许他需要的正是这样的一个效果和气氛,一巴掌似乎把所有的愤恨和憎恶全都打没了。不就是一巴掌么,能让你借此消消气,就是十巴掌他也绝不在乎。当周涛看到姚戬利的这种表情和神色时,立刻清醒了许多,情绪顿时也平静了起来。
  他默默地坐在那里,就这么一直看着听着,足足有好几分钟过去了,仍然是一言不发。
  见到周涛这个样子,姚戬利大概也感觉到了什么,终于很快止住了哭声,低头弯腰的悄悄地站在那里。
  周涛明白时间不多,而外面的情况又是那么紧急,来这里是公事,并不是私事。他不能再这么等下去,必须尽快解决问题。
  “省厅和市局是不是都已经给你谈了?”
  “是的,舅舅。”
  “王国炎要见你,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知道,他一直在怀疑我,他要对我实施报复。”
  “怀疑你什么?”
  “……怀疑我不想让他提前获释,怀疑我不千方百计地为他想办法,怀疑我不让他保外就医。”
  “你的权力好大!……还有吗?”周涛终于忍住没再发作起来。
  “还怀疑我跟他的老婆有关系。”
  “有没有?”
  “没有!根本没有!他怀疑的没有一件是真的!舅舅!我跟你说的都是实话,请你一定相信我!别人不相信我,你还不相信我吗!我跟王国炎是干过坏事,可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跟他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因为他觉得我是你的外甥,所以就一直在要挟我。舅舅,我是怕连累你呀,要不是因为这个,我早跟他拼了!他根本就不是个人!心狠手辣,毫无人性!人都叫他青虎,吃人都不吐骨头!”
  “你跟他一起作案,到底有多少起?”
  “舅舅,如果说那些小偷小摸的事情,可能有那么几次,要是说大的,我可以说一次也没有!他们都说我参与了1·13,可那跟我根本没有任何关系!王国炎确实跟我一块儿去过姨妈的银行,但他去那儿抢劫时,事先我根本不知道!我给你发誓,我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呀!他杀了姨妈的事,是他几个月后才告诉我的!那几个月他一直躲着不见我,后来托了人给我解释,后来见了我给我下跪求情,还拿刀子在自己的胸口戳了好几刀!说他没见过姨妈,当时要是知道那是我姨妈,就是死在那里,也绝不会开枪。舅舅,我说的都是真话,如果我知道的更早一些的话,我绝不会饶了他,绝不会!我说的都是真的,要是有一句假话,就立刻枪毙了我!”说到这里,姚戬利声泪俱下,恸哭不止。
  “你跟耿莉丽的关系也会是假的?”
  “舅舅,这件事你让我怎么说呀!王国炎在认识耿莉丽之前,我同耿莉丽一直保持着恋爱关系。耿莉丽爱我,当时我也爱她。但自从王国炎见到耿莉丽后,他就不顾一切地缠上了耿莉丽。后来又使用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占有了她,当时我正插队下乡,当我知道了这件事后,一切都已经既成事实了。舅舅,我给你说过的,王国炎他根本就不是个人,横行霸道,无恶不作,什么事情他都干得出来。如果我们不是同班同学,我怎么会跟他这样的人有联系!自从他跟耿莉丽结了婚后,我跟耿莉丽连话也很少说,你想想,我怎么会跟这样人的老婆发生关系?事实上是他夺走了我的女朋友,反过来他又处处不放心我,怀疑我,疑心生暗鬼,扬言要报复我。这是人做的事吗!再说,像他这样灭绝人性的凶犯,又有什么样的女人会爱他!耿莉丽恨他,从来也没爱过他,他却对我咬牙切齿,恨之入骨。对这样的人,我又有什么办法呀!”
  周涛听到这里,心里也不禁深深地感慨起来,姚戬利说的并不是没道理,如果一个人沾上这样的一个魔鬼,真是想躲也躲不了的。但不管他说的怎样人情人理,这也仅仅是他的一面之词。“好了,你也不再用这么哭了。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我相信法律最终会证实一切。你说你一定要见我一面,莫非就只是要给我说说这些?”
  姚戬利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舅舅,你也清楚的,王国炎非要让我去见他,无非就是这么两条,一个要证实他的怀疑,一个要对我实施报复。对我来说,肯定是凶多吉少,他绝不会轻易地就放过我。耿莉丽是个女人,尽管她对我有好感,但遇到王国炎这样的杀人魔王,她也只有服从的份儿。舅舅,我说过的,我一直不想连累你,今天这一去,将是生离死别。我之所以要见你,就是想跟你说说我的心里话。不管我是死是活,都请你一定相信我。这个案子一破,他们肯定都要给我身上泼脏水,什么事情都要安在我头上。我现在只有一个心愿,就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只要你相信我,即使我今天死在王国炎的枪下,那我也心甘情愿,心满意足了。舅舅……”姚戬利再次泣不成声,哽咽不止。
  听到这里,周涛似乎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感动。也许姚戬利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就算姚戬利真的犯了什么罪行,有他今天的这一番话,也看得出来他是要真心悔改的。“你也不必这么悲观,市局的干警已经做了非常周密的部署和安排,他们还为你们准备了防弹背心,你们见面时,周围将有好多名百发百中的神枪手!王国炎绝不会把你怎么样。只要你能证实了自己,说服了他,他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因为我们还答应他只要他不再杀人,就可以满足他的下一个条件。”
  “舅舅,请你放心,我并不怕死,所以也根本不会怕他。我去见他,完全是我的志愿,我不仅要想办法说服他,如果有可能,还要尽可能地制服他。我现在就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要制止他继续行凶杀人,即使我死了,也要换来更多人的安全。”
  “如果能这样,舅舅现在就给你说一句本不该说的活,你要是真的能说服了他,甚至制服了他,那就是立了一个大功。对你来说,也是一个立功赎罪的重大表现。在保证人质和其他人安全的情况下,你千万不要放弃这个机会,”
  “舅舅,你只管放心,我一定争取立功赎罪,我绝不会给你丢脸。”
  “时间不早了,你就马上做准备吧。还有,你就没有别的什么要求吗?”
  “……没有,本来我还想请求能让我带一件防身的武器,现在我决定不要了,一来是不能让王国炎起疑心,二来是也好让市局的人放心。赤手空拳,我什么也不带。”
  “还有么?”
  “……对了,请他们转告耿莉丽,一定不要带自己的孩子。孩子没罪,不要让孩子有什么危险和不测。”
  周涛赞许地点点头,“我一定会转告,还有什么?”
  “舅舅,没了!”姚戬利果决而坚定。
  “戬利,你当过多年的干警,一定要尽力保护耿莉丽,她是个弱女子,要力争不让她受到伤害。”
  “舅舅,这你放心!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男子汉!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周涛突然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他摆了摆手,然后默默地走了出去。他再没回头,他不想让姚戬利看到自己眼里的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