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面埋伏

第49章

本章总计 33988

  李玉翠被王国炎的一声枪响几乎震晕了过去。
  她本来要下手的,但从绳索里往外抽出自己的胳膊时,才发现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容易。王国炎打开右面后座的车窗,头已伸出去好半天时,她才抽出了一只左手!好在刺耳的枪声和王国炎大声的呼喊,转移了所有人的视线,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她的举动。
  当她开始往外抽动第二只手时,可能是因为前面的红旗车并没有任何退缩,王国炎大叫着又开了第二枪!
  几乎与此同时,直升机里突然又一次传出了急切的呼喊声:
  “罗维民!罗维民!立刻停止拦截!立刻停止拦截!这是市局的命令!是史元杰局长的命令!你的老婆孩子就在奔驰车里!你的老婆孩子就在奔驰车里!立刻停止拦截,放他们过去!这很危险!非常危险……”
  罗维民的红旗车好像被子弹击中了一样,像是颤抖了一下似的突然摇晃了起来。紧接着就斜向了公路的左侧,给奔驰车腾开了一个超越的空间。
  “加速!开快!马上超过去!快!”王国炎疯狂地呼喊着。
  12缸的奔驰600猛然发出一阵轰响,即刻像箭一样向前穿去。
  红旗车的速度并没有减慢,但可能是由于突发速度弱了一些,渐渐地被奔驰车超了过去。两辆车平行着,几乎紧贴在一起。
  李玉翠终于看到了罗维民,罗维民也一下子看到了李玉翠!
  王国炎用枪管子使劲地在李玉翠头上敲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一下!鲜血立刻从李玉翠的脸上流了下来。
  红旗车再次颤动了一下,立刻被奔驰车超了过去。
  奔驰车越开越快,终于把红旗车拉了下来,距离越来越远。
  “放炸药!放!炸死那个小子!让他和他那破车一块儿上西天!”王国炎吼叫着。
  老熊一边打开车门,一边把预先准备好的一大包炸药放在了车门口。车门在高速疾驶的呼啸声中越开越大,老熊探出头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似乎在最后测定着距离。
  李玉翠强忍着头部的剧烈疼痛,终于把自己的第二只胳膊从绳子里抽了出来。
  老熊把炸药放到了车门口,并开始启动引爆装置。他把车门又开大了一些,然后奋力的提起了炸药,使劲地准备把炸药向车外推出去。
  就在这一刹那间,李玉翠突然向龚跃进的方向盘扑了过去,拼尽全力的把方向盘向自己这一方扭转!并用嘴在龚跃进厚厚的手上狠命的咬了一口!龚跃进像是杀猪似的猛然号叫起来。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李玉翠又腾出一只手,猛地拉动了手闸!
  狂奔的奔驰车猛然向右拐了过去,紧接着又像是被什么绊了一下,发出一声刺耳的怪响,斜刺里跳向了半空!
  随着奔驰车的巨大的外抛力和惯性,老熊惊呼了一声,连人带炸药一下子被甩出了车外!
  腾空而起的奔驰车,像是在进行着一次凌空飞跃,在空中划了一个弯曲的弧线,飞过一丈多高的路基,越过了数米宽的一道水渠,随着一声巨响,落在了离公路10多米远的一块稻田里!滑行了十几米后,就像是被稻田里的泥巴吸住了一样,轰轰轰地响了几声,便一动不动,毫无声息地粘在了那里!
  被奔驰车甩出来的老熊和那包炸药,一起在地上足足翻滚了数十个跟头,在滚出路基的那一瞬间,腾跃在半空中的炸药似乎和老熊的身体一块儿发出了剧烈的爆炸!随后跟上,来不及刹车的红旗车,一头撞进了那一团火光之中,在震天骇地的爆炸声中,几乎和老熊的躯体同时飞向了天空!
  ……
  魏德华和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如果他们再早几十秒钟,很可能会遭遇到红旗车一样的命运!
  剧烈爆炸引起的冲击波,让他们的警车在公路上猛烈颤动。十几秒钟后,爆炸所带来的土块。石块和沥青碎片仍然不断地向他们车身砸来。
  罗维民的红旗车,已经翻滚在左面的路基之下,火光闪闪,并发出阵阵劈里啪啦的响声。
  魏德华此时早已冲出警车,不顾一切地向红旗车奔去。
  罗维民满脸是血,但居然还清醒着!他正奋力地从燃烧的车里往外挣扎!大概是一条腿被卡住了,怎么也挣脱不开。
  魏德华此时已顾不得许多,两只手抓住正在冒火的车框,使劲往起抬着,一直坚持到终于让罗维民挣脱了出来。
  两个人你搀着我,我扶着你,拼命地跑着,就在离开红旗车十几米远的地方,红旗车再次发出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声!
  他们看也没看,几乎没有回头,仍然奋力地向公路另一方的奔驰车跑去。
  魏德华一边跑,一边对正在纷纷跑过来的干警发出命令:
  “包围那辆奔驰车!任何人都不准开枪!”
  但就在此时,奔驰车突然发出了一阵轰鸣,随着车轮的转动,泥巴的飞溅,奔驰车竟像一辆拖拉机一样在稻田里慢慢地向前开去!
  奔驰车越开越快,它并没有回头,事实上也已经无法再靠近公路,而是爬上了稻田旁的一条田间小路。沿着这条田间小路,奔驰车很快又开上了一条乡间公路,然后开足马力,发狂一般地向附近的一个村子里开去!
  ……
  苏禹接到打来的紧急电话时,刚刚在省委常委扩大会上汇报完了情况。
  由于行动没有终结,尤其是王国炎的追捕仍在继续之中,他的汇报简短扼要,只用了半个多小时。
  但这半个多小时却在省委常委会上引起了强烈的震动。
  当他的手机响起时,省委书记肖振邦正在讲话。
  他匆匆地走出会议室,在楼道里接听了电话。
  事态的发展完全出乎他的预料,王国炎的汽车被迫开进了一个村子。虽然王国炎要把奔驰车开进省城的计划已告失败,彻底落空,但丧心病狂的王国炎竟然把奔驰车开进了村子里的一所学校。开枪打伤了1名教师,并把学校的40多名小学生作为人质!要求警方立即答应他的所有条件,否则他就把学校和人质全部炸毁!
  苏禹像是僵了一样呆呆地站在楼道里。脑子里空空落落,面对着这样的事态,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给肖书记汇报,该怎么给会议室里的领导们汇报。
  肖振邦愤慨的讲话声,从会议室里响亮地传了出来。
  “……这些年,对这种风气我们好像已经习惯了,认可了!情况不明决心大,情况明了不说话!现在的情况就非常明了!非常清楚!我今天就先给大家打个招呼,不管他是什么人,也不管他的位置有多高,背景有多大!谁也别想在这个案子里给我设关卡,打埋伏!我肖振邦这个省委书记就是不干了,也非把这个案子连根带蔓全都拽出来不可!这是形势所迫,我们已经没有退路!过去老百姓常常讲这么一句话: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们现在也常常讲这么一句话: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之所以说这样的话,那是因为有一个前提,就是老百姓还相信法律!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如果到了哪一天,老百姓连法律也不相信了,那还会相信什么!法律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根,如果这个根出了问题,甚至烂掉了,那我们的国家和政府将会变成什么样的一个局面!司法腐败,是最严重的腐败!这不仅是中央领导的一再告诫,也是全社会的共识!”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香饵之下,必有死鱼!我们政府部门,权力机关中的一些官员,私欲膨胀,贪得无厌,简直到了不要命的地步!他们攫取的财富之多,已经让他们腐化到这种程度:为了能更多更快。更放手、更放心地掠夺和鲸吞我们的社会财富,为了能让他们不劳而获的这些巨额财富合法化、永久化,为了不再让贪官污吏。腐败分子的恶名落到他们头上,为了让他们的子子孙孙都能名正言顺占有这些不义之财,我们现有的社会制度和法律制度,对他们来说都已经成为一种束缚和障碍!以至于要急不可耐地同那些黑社会性质的腐朽势力同流合污,企图变更。篡改。转换。甚至破坏我们改革开放的实质和初衷!从根本上摧毁和瓦解人民所企盼的法律制度和社会制度!可以说,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最主要的敌对势力,并不是别的什么人,而正是我们内部的这些腐败分子!他们是我们国家目前最大最危险的敌人!
  “如果让这些腐败分子堂而皇之地进入我们的权力部门,司法机关,进入我们对权力、对司法实施监督的国家机构,如果一个部门,一个组织,一个机关,甚至一个地区都被这样的人所控制,在这些地方的老百姓眼里,这个国家和政府还有什么公正!还有什么道义!还有什么合法性!还有什么前途和希望!而人们对政府,对法制的失望和不满,正是黑社会恶势力得以存在发展的基础和土壤!我们现在已经在一些地方看到这种苗头,看到了这种现象!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疯狂地向我们扑来!一个个的都会成为亡命之徒!跟王国炎之流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这已经不是公安司法战线同犯罪势力的较量,而是整个社会的一场较量!他们就是要让我们答应他们的所有条件,就是要让我们满足他们的一切愿望,否则就会把我们的人民作为他们的人质,对我们进行肆意的讹诈和要挟!这决不是危言耸听,为此我们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我们已经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        ※         ※

  苏禹一直在默默地听着,会议室里所有的人也都在默默地听着。
  苏禹没想到肖书记会把这一案件上升到如此的高度,但细细一想,我们确实正面临着这样一个严峻的现实。
  骤然响起的手机声,猛地打断了苏禹的沉思。
  通完话,他连手机也没来得及关上,就急匆匆地跑进了会议室。
  “肖书记,我刚刚又接到消息,情况非常紧急!”苏禹一走进会议室便打断了会议的进程。当他简短地汇报了情况的发展后,又大声他说道:“他们要求省委立即予以指示!”
  案情再次让会议室里所有的人感到震惊。
  沉默了片刻,肖振邦问:
  “现场的情况是不是非常危险?”
  “非常危险。”
  “学校里有多少学生?”
  “高年级的已经被疏散,被王国炎劫持在现场的,有40多名低年级的小学生。”
  “王国炎车里原来的那些人呢?”
  “那个叫老熊的从犯被严重炸伤,正在送往医院紧急抢救。罗维民的妻子昏迷在车里,情况不明。罗维民的孩子目前也在那群学生里。王国炎身边现在还有一个龚跃进,他受了伤,但看上去并不重。”
  “王国炎手里是不是确实握有引爆装置?”
  “我们只能认定他有。”苏禹顿了一下补充说道,“如果这期间老熊要是能抢救过来,并能如实告诉我们情况,也许我们可以确定。”
  “王国炎的条件是什么?”
  “他已经答应了可以在学校里同姚戬利和耿莉丽见面,但有一个附加条件,那就是必须在见面后让他们坐直升机离开。”
  “他们?他们是谁?”
  “除了耿莉丽外,可能还会带上一些人质。”
  “耿莉丽会去吗?”
  “估计不会。”
  “耿莉丽要是不去他还会坐直升机离开吗?”
  “很难说。”
  “现场部署的情况怎么样?”
  “现场大约有4O多名干警,我们已经从四面包围了现场。我们调集的几名神枪手也已经到达现场。”
  “姚戬利和耿莉丽呢?”
  “他们也已经到达。”说到这里,苏禹突然说道,“对了!肖书记,电视台作为重大新闻,已经中断了所有的节目,正在直升机上进行现场直播!”
  “你是说,我们这里也可以看到现场?”
  “是。”
  肖振邦猛地挥了一下手,大声地嚷道:
  “会议暂停!马上打开电视!”

         ※        ※         ※

  现场的气氛残酷而恐怖。
  一个场地很小的校园,校园的大门已经被汽车撞坏。满身是泥的奔驰车在校园靠墙一边停着,墙角几十名被惊呆了的小学生蜷缩在一起。有的偷偷在啜泣,有的惊恐不己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一个受伤的男教师躺在地上,两名女教师跪在他身旁默默地护理着。
  面如死灰,身上脸上满是血迹的龚跃进哆嗦在一旁。
  王国炎凶相毕露地在那群小学生前面站着,举着手枪直直地对着七八米开外的姚戬利和耿莉丽。
  姚戬利和耿莉丽站在教室的窗户旁,两个人挨得很近,身体几乎贴在一起。王国炎的嗓音让人不寒而栗:
  “……姓姚的,死到临头了,你还在撒谎!”
  “青虎哥,你应该……”
  “别叫我青虎哥!我没有你这样的兄弟!”王国炎吼了一声。
  “……你,我说过了,你应该相信我。”面对着王国炎的姚戬利。活像换了一个人,表情呆滞而猥琐。
  “回答我!当初为什么非要让我进监狱!”王国炎的手枪猛地抖动了一下。姚戬利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几乎躲在了耿莉丽的身后。“我说过了,根本没有的事!那是他们在胡说八道!”
  “别怕,我这会儿还不会打死你。”王国炎一脸鄙夷地冷笑着。“不见棺材不落泪,是不是想听听我带来的证据?”王国炎从身上挎着的一个包里拿出了一个小巧的录音机,举在手里晃了几晃。
  “……你有什么证据?”姚戬利的嗓音有些发颤。
  “你再听我说一遍,今天我来这里,就是要让你死个明白。就是要让莉丽看清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王国炎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录音机。
  录音机呲啦嘴啦地转了几圈,突然传出一声惊呼:
  “……熊哥!熊哥!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呀!那是姚戬利让我干的呀!当时姚戬利对我说,检察院那头就不要再跑了。他说这回必须得让青虎哥进监狱,留在外面早晚是个祸害。让他在监狱里磨磨性子,受受苦,他也就不那么狂了!姚戬利还说,如果在监狱里他要是还不老实,就找个机会把他灭了算了。熊哥,这都是真的呀!我要是有一句假话,随便你怎么处置我都行……”听到这里,王国炎叭哒一下关了录音机。
  现场一片死寂。
  过了片刻,王国炎对着发愣的姚戬利笑了笑,“怎么样?听出这是谁的声音了吗?”
  “……他是在胡说!纯粹是一派胡言!根本没有的事情!是栽赃陷害……”姚戬利气急败坏,语无伦次。
  “哈哈!”王国炎大笑了几声,然后在顷刻间便换成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姚戬利,你这条不通人性的狗!你真是辜负了我的一片苦心!想想你的当初,要不是我几次舍命救你,你早已死多少回了!那么多起案子,我就失手了这么一次,你就忘恩负义,想置我于死地!就为这么一件事,我给了你不下300万!300万呀!当时你说的多好,说检察院那面肯定没问题,你已经全都打点好了,肯定会对我免予起诉。我相信了你,生死兄弟呀,怎么能不相信!谁想到你会这么黑!你说说,这么多年来,我哪一点对不住你?”
  “……情况根本不是他说的那样!”姚戬利竭力地辩解着。“检察院那会儿已经没了免予起诉的权力……”
  “你还想骗我!‘新刑法’是什么时候颁布的,你以为我不清楚?检察院那会儿的权力大得很!”王国炎继续说道。“你当时根本就没安好心!我真是瞎了眼,怎么就没看出你是这样一个没良心的东西!为了让你进公安局,我们花了几十万!省委市委能说上话的全都找遍了!让你打进公安局,是为了让你照顾自己的兄弟。公安局里不能没有我们的人,我们吃亏吃得太多了。后来你舅舅当了市委书记,我们又花了几十万才把你提拔成个副局长。你舅舅不相信你,四处打听你。你当时吓得要死,因为你在公安局的口碑太差!为了给你造假材料,为了让人给你添好话,我们又花费了多少票子和心血!哪想到你一得了势,掌了权,再加上你舅舅的背景,就觉得兄弟们没用了,多余了,不只想一脚踢开,还想一个个地置于死地,赶尽杀绝!把弟兄们用血肉换来的东西一口独吞!”
  “王国炎!你说够了没有!”大概是感到了再让王国炎这么说下去,可就永无出头之日了,姚戬利突然声色俱厉地嚷了起来。“你想干什么就直说好了,别再这么没完没了地胡编乱造!”
  王国炎一副感到好笑的样子,“哈哈!你勇气来了是不是?想充好汉了是不是?你也不想想,你的腰杆挺得起来吗?你的骨头硬得起来吗?你骗得了你舅舅,还能骗得了我?跟着我这些年,你发了多大的财,你以为我不清楚?你心里很明白,我不像你那样贪财。可你贪了多少,你别以为我不清楚!前前后后,你在我手里拿走了多少?至少不下500万!你跟着仇晓津搞房地产,又往腰包里装了多少?也不下500万!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加起来,现在你手里至少1500万!我真不明白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我早就给你说了,咱们的钱足够这辈子用了。每一次你都是说,再干一次就不干了!4·17抢劫运钞车,我说那太危险,怕出事,你就是不听,说你手头缺活钱!我听了你的,为了给你擦屁股,料理后事,结果最终把我也送进了监狱。你好狠心!要不是弟兄们故意给你制造事端,转移公安的视线,你能活到现在?你说说你今天的这一切都凭什么!如果没有我,你现在还在你的保卫科当科员,撑死了也就是当个保卫科长!你哪会有这么大的权力,还想把我灭了!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我究竟怎么了你了!”
  “我现在根本不想听你这些!你除了胡想乱猜,还能说出些什么来!”姚戬利的态度似乎越来越强硬起来。
  “胡想乱猜?是不是你也想把我当成精神病?”王国炎一边说,一边从车上的一个包里抽出一张纸来,一只手哗啦一声展开了,“这是你写给老熊的亲笔信,是不是想让我给你当众念念?”“……你,你骗人……”姚戬利突然又慌乱了起来。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谁想骗谁?谁又骗得了谁?这是证据,铁证如山!我一旦公布出去,你舅舅救不了你,肖振邦也救不了你,就是联合国的秘书长来了也一样救不了你!你答应给老熊100万,让他在监狱外面杀掉我。你又答应给赵中和100万,让他一出监狱就杀掉老熊。你想得真周全!”
  “……你胡说!”姚戬利张惶失措,面无人色。
  “哈哈!胡说?”王国炎转过脸去,对身边不远处的龚跃进喝了一声:“龚跃进!你问问他,当时他是怎么对你说的!”
  龚跃进像是被吓了一跳,然后失魂落魄地对姚戬利说道:“戬利老弟,到这会儿了,还瞒来瞒去的干什么?你就承认了吧,青虎兄弟什么都知道,我们瞒不了他。他把你写给我的东西都截走了,复印了,他的证据多的是,承认了就算了,干嘛非让他一个个的逼着你都交代了不可?我这一路早想明白了,我们斗不过他,也不该跟他斗的。”
  姚戬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渐渐地变成一副绝望的表情。
  王国炎脸上的笑意又渐渐地凝固了起来。“怎么不说话了?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从龚跃进的话里姚戬利似乎醒悟到了什么,沉默着不再说话。
  但王国炎并没有任何就此罢休的意思。“你不说话了,就以为我不会再揭露你了?我在监狱里住了两年多,你们让赵中和监视了我两年多。我当时还不相信你会这么做,我也根本没有怀疑到你身上。你做了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老实说,我一直还对你深信不疑。就是在前几个月,我还怀疑我是不是把你看错了。我知道赵中和一直在偷看我的日记,我在日记里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你们哄我,我也哄你们。为了试试你们究竟会对我怎么样,我故意写了许多吓人的东西,我把我的猜想全写了进去,没想到你们作贼心虚,真的会沉不住气,真的以为我要怎么样怎么样了。于是就开始对我疑神疑鬼,变本加厉,最后发展到非把我灭了不可!现在回想起来,我也是犯了个天大的错误,聪明反被聪明误,到头来惹火烧身,自己害了自己,让自己落到今天这个下场!但我并不后悔!我就是死也死得明白!我终于知道了原来跟我生死相依的兄弟是个什么东西!你跟我老婆的关系,我原来只是半信半疑,其实我并没有把它当作一回事。朋友妻,不可欺,这是做人的根本。我们生生死死过多少次,你怎么会让我带绿帽子?没想到竞会是真的!真的诈出来个鬼!我知道你好玩女人,又怎么能想到你连你救命兄弟的老婆都不放过!”
  姚戬利似乎终于忍不住了,“你老婆跟我根本没关系!不信你就问莉丽!”现场一片沉寂。
  然而突然之间,耿莉丽轻轻地一句话犹如晴天响雷,石破天惊:
  “王国炎,你别逼他。那是我的选择,跟他没关系。我喜欢他,爱他!”
  王国炎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样,全身都猛烈的摇晃了一下。
  “……我明白了,既然这样,我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也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耿莉丽的话以及王国炎绝望的神态和剧烈颤动的手枪,让姚戬利大惊失色,惶恐不安。“……青虎兄,你听我解释……”
  王国炎看也没看姚戬利一眼,直直盯着耿莉丽的眼睛似乎正在冒血。“莉丽!我没想到,真是没想到。你真让我白疼了你一回!我现在就只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回答我!我这辈子就只剩了这一个牵挂,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你别让我死不瞑目!你说,你生的孩子究竟是他的,还是我的!”
  “王国炎,我还没下作到那份上。”说到这里,耿莉丽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取出一份叠着的东西来,一扬手朝王国炎扔了过去。“这是医院的化验结果。你好好看看,看那是不是你的儿子。”
  王国炎一边默默地看着耿莉丽,一边慢慢地拾起了那份东西。一只手轻轻展开,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

         ※        ※         ※

  满身都已经被火烧焦的魏德华此时趁机飞快地爬向了汽车的尾部,然后悄悄地躲在车下检查着,察看着。
  紧接着他又掏出一把万能钥匙,在汽车尾箱的钥匙孔里轻轻地试着,扭动着。
  埋伏在四周的干警全都屏息闭声,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瞄准着。
  这一紧张得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情形,在场的人,包括所有的人质几乎全都毫无察觉。

         ※        ※         ※

  王国炎再次死死地盯住了耿莉丽。
  渐渐地,王国炎的脸上似乎又透出了一丝希望,但他的神情依旧是那样阴森可怖。“……莉丽,既是这样,那你又喜欢他什么?爱他什么?”
  “这跟你没关系。”耿莉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然而越是这样,就好像越是让王国炎痛苦不已:
  “莉丽!你真傻!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东西!”
  “我相信我的感觉,你说的那些对我没用。”
  “莉丽!”王国炎痛心疾首,悲不自胜。“你到现在还护着他,你真糊涂!真糊涂!”
  “就算你说的那些都是真的,那也比你强。”耿莉丽虽这么说着,但脸上却渐渐地现出了一种凄楚,一种迷离。
  “你喜欢他,爱他,可他什么时候喜欢过你,爱过你!”王国炎这时从身上的包里又拿出厚厚的一握子纸来,“我真的一点儿也不想伤害你,看见你受苦,我比死了还难受。这些事我本来想永远都不给你说的,因为我一见到你,就真的心疼,我就会原谅你所有的过错。老熊说的没错,我这个人,就是对女人心太软,什么事都坏在女人身上。要是我今天听了他的话,也许我不会在这个地方跟你见面。我是对女人心软,可我从来都不糟蹋女人!宁可杀了她,也绝不会于出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可你跟前站着的那个东西,他猪狗不如!如果你真想知道他的事,那就看看这些东西!莉丽,他只是在利用你,从来都是在利用你!如果没有我,他会对你干出任何事情来!我手里拿着的这些东西只是我们刚刚查到手的,直到现在他在外面还养着5个女人!可能还会更多!都是年轻的小姑娘,有一个今年才16岁!你说他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吃喝嫖赌,他就干的是这个!他先让这些女人吸毒,然后像狗一样的占有这些女人!等到玩腻了,再把她们送到戒毒所,劳教所!这都是她们的招供,都是她们的血泪控诉!如果你不相信,你现在就过来好好看看这些材料,看看这些女人是怎么说他的,看看他对这些女人所做的事情有多脏!看看你所爱的这个男人还有没有一点儿人味!”
  “耿莉丽,千万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他的那些材料都是捏造的!骗人的!”姚戬利突然喊了起来。
  王国炎依旧看也不看姚戬利一眼。“莉丽,别看你三十几了,可你太单纯,太幼稚!即使我死了,你也绝不要相信他!他根本就不是人!我们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又什么时候给你说过假话!我这里不只有她们亲笔写下的交代,有她们的手印,有她们的录音,有她们的录像,还有她们的照片!过去的,现在的,都有!这些照片上不只有这些女人,还有这些女人跟姚戬利在一起的合影!还有更下流的东西!看看这张照片吧,你所爱的男人在干什么!赤身裸体跟三个女人在一起鬼混!你只需看一眼就行!你只需看一眼立刻就能明白,究竟是谁在骗你!”
  耿莉丽的脸色突然变得像纸一样雪白。
  王国炎这时已经把手里的一张照片朝耿莉丽这面举了起来。“你好好看看,像这样的东西,我能不能捏造出来!能不能!还有,我这里有姚戬利写给龚跃进的一封信,要不要让龚跃进给你念念,听听对你早就烦透了的姚戬利,究竟是怎样描写你的?”
  龚跃进抬头对王国炎嚷道,“我什么都给你说清楚了,你能不能少说两句!能不能不说!”
  “……莉丽,你别傻了。”说到这里,王国炎的话音一下子缓和了许多,“你怎么会把你的感情寄托在这样的一个禽兽身上?就算你心里没我,闭上眼睛在大街上随便摸一个人,都会比他强百倍,强万倍。好了,我今天跟你要说的都说了,该说的也都说了。你现在就把这些东西全都拿走,然后马上离开这里。如果我还能活着,有朝一日我肯定还会回来见你。只要我活着,这个世界上就绝不会有任何人敢把你怎么样!请你相信我,马上拿走这些东西离开这里。下面的话我不想再让你听到,这里实在太危险。就算你不为自己,也要为孩子想想。姚戬利的账我还没有给他算完,等你走了,我再接着跟他慢慢算清楚!……拿走呀!快点!”
  耿莉丽并没有去拿王国炎手里的东西,她像是支持不住了似的,突然踉跄了一下,然后转身往外跑去。
  就在这一刹那间,一个谁也没料到的事情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姚戬利突然一把搂往了耿莉丽!几乎是一眨眼间,便卡死了耿莉丽的脖子,把耿莉丽当作人质劫持在自己身前!
  就在人们发愣的当儿,姚戬利又猛一下打破了身旁窗户上的玻璃,迅速地捡起其中的一块,用锋利的玻璃刃紧紧地逼在耿莉丽的喉咙上。
  “想让她走?没门!”姚戬利的模样突然变得凶残而恐怖。“要给我算账?没那么容易!你要是敢跟我算账,我就先杀了她!”
  愣了一阵子的王国炎,突然发出一声惨厉的大笑。“哈哈!好小子,你还给我来这一手!你好有胆量!你要是动了她一根毫毛,我今天就撕了你!”“既然你不想让我活,那就让她跟我死在一起!”姚戬利一边后退着,一边疯狂地咆哮着。
  王国炎一边向他们俩走去,一边举着手枪说道:“你不敢杀她,你还想活。你还想欺骗你的舅舅,好让他给你留一条活命。放了她!”
  “既然知道,那就别逼我!别动!要是你再走一步,看我敢不敢杀了她!”被姚戬利越卡越紧的耿莉丽,此时早已脸色煞白,几乎要憋过气去。玻璃的利刃刺在她细弱的脖子上,一络鲜血慢慢地流了下来。
  王国炎终于止住了脚步。
  “扔掉你的枪!”姚戬利凶暴异常。“扔掉!”
  僵持了几秒钟,王国炎轻轻地把枪放在了脚下。
  “把枪给我踢过来!踢过来!别逼我下手!”
  “哈哈!”王国炎面不改色,依旧是一脸的鄙视。“原来你是想立功赎罪,好,我成全你!”
  王国炎一脚把枪踢在了姚戬利脚下。姚戬利一边用脚把枪往身边勾了勾,一边仍然盯着王国炎。
  “你以为你有了枪就能把我怎么样?杀人灭口,罪加一等。你想立功赎罪,你就别开枪。我身后还有一群小学生,你要是开了枪,你就死定了……”
  王国炎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慢慢地往前移动着。
  “别动!”姚戬利大喊了一声,然后迅速把枪拾了起来。
  就在姚戬利弯腰的那一瞬间,王国炎朝姚戬利扑了过去。
  砰!姚戬利手里的枪响了!
  王国炎晃了一晃,猛一下单腿跪倒在了地上。子弹打在了他的右膝盖上,血流如注,地上顿时染红了一片。
  魂飞魄散的龚跃进此时突然没命地大喊了起来,“姚戬利!别开枪!别开枪!你疯了!他身上有遥控器!车里有几百斤炸药!要是出了事,我们谁也活不了!”
  跪在地上的王国炎此时猛一下又跳了起来,像头受伤的豹子似地蹿了上去!
  砰!姚戬利又是一枪。
  王国炎晃了一晃,继续向前猛扑。
  姚戬利再次扣动了扳机,手枪里已没了子弹。
  没等姚戬利回过神来,王国炎已经扑在了他的身上。
  一阵激烈的扭斗,姚戬利扑通一声仰面摔倒在了地上。
  王国炎一口咬在了姚戬利的喉咙上!几乎与此同时,王国炎又从身上抽出了一把尖刀,在姚戬利的下身一阵猛戳……

         ※        ※         ※

  偷偷钻进车里的魏德华,此时已经拆除了第二个引爆装置。
  随着他的一个手势,附近的干警顿时从墙上、房顶上、教室里、大门口一拥而上……
  等干警们把早已没了知觉的姚戬利从王国炎身下拉出来时,他的喉咙已被彻底咬穿,他的下身血肉模糊,几乎被王国炎的尖刀完全搅烂。
  昏迷过去的耿莉丽静静地躺在地上,像在梦中一样。
  省委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在目瞪口呆地目睹着这一惊心动魄的场面。
  史元杰、代英、辜幸文,以及整个省里所有收看电视的人,都在紧张地目睹着这一惊心动魄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