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永不瞑目》

  和欧庆春。李春强一起吃完了饭,肖童和他们就分了手。他在街边的公用电话上呼了郑
文燕,他呼文燕是因为从上个星期五的晚上到今天一整天,文燕已经呼了他无数遍。

  文燕在电话里当然不高兴,克制着委屈掩饰着怀疑问他整个几大礼拜干什么去了。他说
朋友有辆车跟朋友上郊区学车去了。文燕说我呼了你那么多次你连回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吗?他说郊区BP机收不到,收到了也没电话。文燕说我还以为你出什么意外了,百呼不回
都把我急坏了。肖童说没事没事你别瞎操心了。

  确实,除了今天他去找了欧庆春外,从星期五的晚上到星期六一天,缠住他整个儿周未
的,是欧阳兰兰。

  他在球场边上见到欧阳兰兰时有点不知所措。他是一个讲面子的人,既然在一起相过亲
吃过饭,此刻见了面他就得主动寒暄。他故做惊讶地和欧阳兰兰打着招呼:“哟,是欧阳……
欧阳兰兰吧,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是找人吗?”

  欧阳兰兰依然是冷面孔,见面的笑容在脸上稍纵即逝。“是啊,找人。”

  她的目光毫不躲闪地盯着他的脸,那目光使肖童知道没必要绕圈子。他也学着她的样儿,
一点不笑地问:

  “是找我吗?”

  “对!”

  “有事吗?”

  “想和你谈谈。”

  “呃,那么,郁教授,郁教授是怎么和你说的?”

  “说你对我印象挺好。”

  肖童直犯愣,心里暗暗骂街。郁文涣居然为了自己的教授面子,把他像“击鼓传球”那
样扔给欧阳兰兰就不管了。他本来以为这是一场事先约定了结局的游戏,结果发起人自己反
倒破坏了游戏规则。肖童带着一种恶毒的报复心理,一脸戏谑,甚至谑而近虐地说道:

  “对,我爱上你了。”

  欧阳兰兰没有一点动容,摇头说:“我看得出真假。”

  欧阳兰兰的这句话使他马上又打消了恶作剧的想法。他和这女孩儿无怨无仇,犯不着拿
她开心出气。他说:

  “你当然知道了,昨天晚上那顿饭,就是你和郁教授一起策划的一场表演。我们四个人
中,只有你爸爸蒙在鼓里。”

  欧阳兰兰说:“可我还是很高兴认识你。”

  肖童不得不也客气一下:“我也很高兴,可这对我们并没什么意义。”

  “相识就是缘份,这本身就有意义。”

  女孩儿的执著使肖童有点着急,他不想伤她的自尊,但又不知怎样表白自己。他喘了口
气,问:

  “我们郁教授到底怎么跟你说的?”

  欧阳兰兰笑一下:“刚才我骗你呢,郁教授把你的意思告诉我了。”

  “我的什么意思?”

  “你觉得和我交朋友不合适。”

  “呃——”肖童斟酌着词句,一时拿不准说什么来圆场。欧阳兰兰既如此宣言,他反倒
不能把话说得不客气,“其实,其实,……”

  “其实不接触一下,怎么知道合适不合适?”

  “其实我不是说不合适,我是说,我现在是学生,还不想这么早找女朋友。学生以学为
主,我刚休了好几个月病假,得抓紧时间把课补上。”

  “我不会影响你的学习,也许在你学累了的时候,我还会成为你的一种调剂。”

  肖童有点傻眼,他从未见过女孩子竟有如此主动的,连文燕当初也不曾这样。他心中纳
闷:这女的看上我什么了?

  “我们出去走走,好吗?”

  女方居然已经开始约他散步了,他慌慌张张地说:“哎哎,你知道不知道,我可不是研
究生,郁教授骗你们呢,我才上大二,而且我比你小,我才二十一岁。”

  欧阳兰兰平静地说:“女大三,抱金砖。”

  肖童说:“你再好好想想得了,我脾气坏着呢。我虚有其表,和我接触的女孩儿,没有
熬过三个月的。”

  “三个月?那我更要试试。我想干成的事,没有干不成的。”

  肖童直吸气,不过这女孩的性格多少使他有了点好奇。但他还是说:“那就抱歉了,因
为,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这是他最后的一张牌。欧阳兰兰果然愣住了,这句话显然出乎她的意料。她半信半疑地
盯着肖童,肖童的表情上,镇定中暗藏着得意,他有点画蛇添足地加了一句:

  “真的,我不骗你。”

  欧阳兰兰严肃地点头:“好吧,我不能强迫你,那我们就做个普通朋友吧。要是三个月
后,你的女朋友照例熬不住逃走了的话,你别忘了,这儿还有一个替补的。我喜欢你。”

  肖童环顾左右,摆着手:“别别,别这么大声。做普通朋友可以,但有个前提,咱们得
约法三章,你同意不同意?”

  欧阳兰兰冷笑一下:“你的毛病可真多!”

  肖童说:“第一,普通朋友就是普通朋友,相互接触得保持距离。”

  欧阳兰兰说:“别自作多情了,你以为我会强暴你!”

  肖童笑了,“瞧你这个性,你什么不敢于。”

  欧阳兰兰说:“第二是什么?”

  “第二,以后你不许到学校来找我,让同学老师看见了影响不好。万一再让我女朋友知
道,我就死定了。”

  欧阳兰兰说:“看来还有比我横的。”

  肖童说:“你答应不答应?”

  欧阳兰兰说:“你总得告诉我怎么能找到你吧,你别害怕,我不会总招你讨厌的。”

  “呃,你呼我BP机吧。我是汉显的,有什么事可以呼在上面,别老让我回电话。我们
学校打电话特不方便。”

  欧阳兰兰记了他的BP机号码,接着问:“第三呢?”

  肖童想了一下,一时想不出还有什么,“就先这两条吧,想起来再说。”

  欧阳兰兰说:“好,我也要约法三章。”

  肖童说:“你别跟着起哄好不好。”

  欧阳兰兰说:“我得要平等。”

  肖童无奈:“好好,你说吧。”

  “第一,我们既是朋友,就应该彼此真诚,讲真话,不撒谎,不欺骗。你做得到吗?”

  肖童:“你说第二条吧。”

  “做得到吗?”

  “好,我做到。第二条是什么?”

  “你不许再和第三个女人谈情说爱。”

  “怎么叫第三个?谁是第二个?”

  “除了你现在的女朋友之外,不许再花心。”

  “我还有没有点自由了?”

  “我最讨厌到处拈花惹草的男人。”

  肖童正色道:“这我不会,可咱们算什么关系,你管得有点宽了吧。”

  欧阳兰兰理不相让地说:“就算是普通朋友,我也有权利提醒你。”

  肖童苦笑:“行,行,我服你了。”

  欧阳兰兰也笑了一下:“第三,……”

  肖童打断她:“没第三了,我也只有两条,你不是要平等吗?”

  欧阳兰兰没有再争,说:“好,平等!”她好像办成了一件事似地长出一口气,说:“为
了庆祝咱们的友谊从今天开始,咱们现在一起出去吃个晚饭,好不好?”

  肖童经这一番唇枪舌剑,真是有点累了。他急于摆脱地说:“不行不行,我得早点回家,
我还有事儿呢。”

  “什么事这么重要?”

  肖童扬起一只手指:“嘿,你听着,我答应你彼此说真话,不撒谎,可不等于什么都得
向你汇报。我还有没有点个人隐私了!”

  欧阳兰兰用同样强硬的口气回敬道:“你有不说的权利,并不等于我没有询问的权利。”

  肖童一下让她顶住,一时语塞,不想恋战地说:“好,好,咱们相互尊重对方的权利。
我得走了,我确实有事。”

  欧阳兰兰说:“你去哪儿,我可以送你,我有车。”

  肖童说:“不用了,我有自行车。”

  欧阳兰兰说:“自行车可以放在我的后备箱里。放心,我把你送到就走。”

  肖童犹豫了一下,说:“行,那就谢谢了。”

  肖童推了自行车,和欧阳兰兰一路走出校园。为了避免口舌,他故意和她拉开间距,路
上也不说话。出了校门,路边停着的一辆簇新的宝马740,“哗”地一声作响,车灯粲然闪
亮,欧阳兰兰手执遥控钥匙,打开车门,然后“砰”地一声按起后备箱盖。这一连串动作和
声音,把肖童看得呆了。

  “这是你的车吗?”

  欧阳兰兰没答,把后备箱盖高高掀起,命令道:“把你的车放进来。”

  肖童放进自行车,问:“不会碰坏你的车吧?”

  欧阳兰兰无所谓地说:“不会。”

  这是肖童坐过的最为宽大豪华的汽车。那皮制的座椅,闪亮的挡板,太空船一般的仪表,
无一不令他怦然心动。欧阳兰兰开起车来风度优雅,在这一刻竟也十分动人。肖童禁不住由
衷赞叹:这车真是太棒啦!欧阳兰兰问:你会开吗?要不要试试?肖童摇头:可惜我不会,
不过以后我肯定要学的。

  华灯初上,他们行驶在宽敞明亮的街道上,风驰电掣。发动机雄壮的轰鸣,使肖童感觉
犹如驾驶着一辆高速坦克,那份势不可挡的豪情,令人心花怒放,直到车子停稳在他家的楼
前他还兴犹未尽。欧阳兰兰问:我技术好不好?他说:不错,女的开车别有味道。兰兰问:
什么味道?他答:英姿飒爽!

  看得出欧阳兰兰被夸得兴起,她主动提议说:“我教你开车,怎么样?”这时肖童已经
拉开车门下了汽车。他用手拍了一下车子的顶篷,半是当真半是玩笑地说道:“要教就得拿
这车教。”

  欧阳兰兰无所谓地冷笑:“免费!”

  “那谢你了。”

  肖童替她关好车门,无可无不可地认下了这个师傅。

  其实肖童早就打算学车的,先是因为出国探亲,后是因为眼睛失明,一拖再拖。他本来
计划这个夏天的暑假,无论如何要把车本儿考下来。开车是他自小以来的一个梦想。

  墨绿色的“宝马”扬起一阵烟尘无声地开走了,充满诱惑的红色尾灯展示着迷人的奢华。
肖童一直目送那尾灯在视线中消失,才返身上楼。他并不是送欧阳兰兰,他只是喜欢“宝马”。

  进了家,他给自己下了点速冻饺子,对着嘴喝了一瓶啤酒,边喝边从书包里翻出前一天
辅导员卢林东给他的演讲比赛的演讲稿。他必须在下周三以前把稿子背熟,因为卢林东专门
请来的演讲老师下周三要指导他做第一次排练。另外,他还得看书。下周国际金融课要考试,
他欠课太多。好在国际金融课的老师比较喜欢他,私下里已经指点了方向。但他必须再突击
看看书,否则不及格被补考的话,面子上未免难堪。

  时间并不晚,人也并不乏,但书上的字迹却总是模糊。他几次晃晃脑袋试图集中精力,
但思绪还是再三飘忽出去。他想此时不知欧庆春在干什么,一个公安人员的周未将是怎样度
过?她穿警服的样子帅得逼人,那感觉给他一种意外的冲击。她说她有二十七岁了,可看上
去像与自己同龄。在图书馆的大门口见到庆春的第一面,他便认定这就是自己多年以来的梦
中情人。美丽。矫健。成熟。这种英雄式的女子最让他心动。

  他一静下来,脑子里立即便充满了庆春。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他一静下来便热衷于这
些想象。想象她身穿紧身的迷彩服,腰佩小巧的坤式枪,驾车飞驰,短发飘扬。那车子不是
富贵的宝马,而是敞篷的吉普“沙漠王”……,这道心中的风景让肖童有点迷醉。而这魅力
四射的想象与其说是对异性的暗恋,不如说是一种对偶像的崇拜。崇拜总是为幻想而存在的。
当对异性的迷恋已使他沉湎于疯狂的幻想时,他对她的爱,便超越了性的欲念,而升华为一
种灵肉分离的崇拜了。

  有时他也会非常务实地盘算,不知自己毕业后会否被分到公安局成了庆春的战友。尽管
他知道在燕大学法律的学生以后个个都会成为法官和律师,很少有去公安局的。但没准他今
后会选择去当一个民警。

  这天夜里他做了多少佳人有约的梦,第二天醒来时已全然忘记。冲了一个清晨的冷水浴,
感觉又回到了现实之中。看着依然摊在桌上的书,心中茫然若失。他穿好衣服,没有心情做
早饭,只洗了一只苹果,一边啃着一边下楼。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回文燕的BP机。从昨晚到
现在,他的BP机已经叫了无数遍,每一次他都怀着极大的希望拿出来看,结果每一次都照
例是失望。所有的响声都是文燕呼出来的。如果不是期待着BP机上突然出现庆春的名字,
他早就把它关了。他不断安慰自己:事情的成因总是需要一点点耐心积累的。

  下得楼来,走没几步他便站住了。他看见不远处横着那辆墨绿的“宝马”。而它的主人,
一身牛仔打扮,正坐在车子的前罩盖上,极为罕见地对着他粲然一笑!

  “嘿,几点才起床?”

  肖童愣愣地看着她,心里说不清是惊讶,反感还是麻木。昨晚对她尚存的那一点好奇已
荡然无存。他冷淡地问:

  “你干吗来了?”

  “等你呀。”

  “等我干吗?”

  欧阳兰兰从车盖子上跳下来,挑战般地仰面而视:

  “你不想学开车了吗?”

上一篇:第08章

下一篇:第10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七、康德的批判和宇宙学 - 来自《猜想与反驳》

一百五十年前伊曼努耳·康德逝世了。他一生在普鲁士的外省小镇柯尼斯堡度过了八十年。许多年来他一直过着完全隐居的生活,①[f2] 他的朋友们想把他悄悄地埋葬。但这位工匠的儿子却安葬得像一位国王。他的死讯传了开来,人们成群地拥到他家里来渴望看他一眼。出殡的那一天,小镇的一切生活都停顿了。成千上万的人随着灵柩送葬,所有教堂的钟都响了起来。据编年史作者说,在柯尼斯堡从来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②[f3]   很难解释公众情绪的这种惊人的高涨。是单单由于康德作为一位大哲学家和好人的声誉吗?我想还不止是这一点;我……去看看 

为什么“朝朝暮暮”? - 来自《论法律活动的专门化》

没有任何制度有可能建立在爱之上。——尼采一  在当下的城里人,特别是受过一些教育的人看来,结婚基本是、并因此也应当是男女双方之间个人感情上的事。男女相爱了,然后就结婚了;似乎是,基于性的爱情引发了个体的结合,也就引出了作为制度的婚姻。他们又从此反推,婚姻制度也就应当以爱情为基础。2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3这句恩格斯的话,往往成为论战者的一个屡试不爽的武器。  理想状态的婚姻当然是感情、性和婚姻的统一,这是许多爱恋中的男女的梦寐以求。但是,如果要睁眼看一看,就可以发现,爱情和婚姻在现实生活中似乎总……去看看 

第三章 人类的规矩:从习惯到法律 - 来自《迈向一种法律的社会理论》

人类的集体生活需要秩序,而秩序又需要有规则的保障。因此,秩序和规则是社会理论中的两个核心概念。马克斯·韦伯的整个社会理论都是围绕着不同社会的秩序形成方式以及相应的规则体系这一重要问题而展开的。与传统的规范性(normative)法学研究不同,韦伯并不局限于在法律规则的范围内探讨秩序问题,而是从最基本的社会现象 个人的社会行动 出发,探讨分散的、具有特定意图的无数社会行动如何会趋向于某些常规范式。通过这种研究,他发现:法律只是人类社会规则体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尽管它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已经取得了凌驾于其它规则……去看看 

第一章 进化思想,范畴及含义 - 来自《进化思想史》

科学史学家经常将"达尔文革命"与"哥白尼革命"相提并论,视为历史上的同样重要的事件,在这种事件中,一种科学理论引起了整个文化价值的改变。在上述两种情况中,传统的基督教世界观的重要方面都被全新的解释取代了。按照中世纪的宇宙观,地球是按等级排列的宇宙的中心,宇宙延伸到完美的天堂,延伸到上帝的住所。因为物质的宇宙是人类精神戏剧的舞台,在那里上演着人类的创造、衰落和赎救,所以人类居住的地方只有位于宇宙的中心才说的过去,而且这样也符合一般人认为的天堂环绕静止地球的看法。相反,哥白尼却提出地球只不过是距太阳第三远……去看看 

中文版序言 - 来自《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

《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1870-1889)》问世后,有幸颇受世人评说。在这个序言中,我想对1960-1965年间在各种学术杂志上发表的对本书的评论作一小结,我相信这对晏智杰教授的中文译本的读者是有意义的,就像往昔的游记对今日的旅游者有用一样。   评论者对一本书通常总是有赞许也有贬抑。前者超过后者,可谓肯定的评论,反之,便是否定的;而肯定的评论极易超过否定的评论。本书问世后5年间先后获得的署名评论中,属于肯定的评论有11篇,否定的评论有3篇。   肯定的评论的评语、作者、出处及日期如下:   “在当代经济学家中,也许没有人能像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