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永不瞑目》

  肖童被盗洗一空的事,再次成为班里的新闻。团支部和团总支还借此发动了援助活动,
为他募捐救急的生活费用。也许是他这一段实在祸不单行的缘故,系里有不少同学都参加了
这一献爱心的义举,可谓同情之心人人皆有。在卢林东代表团总支把总共一千三百多块钱郑
重其事地交到肖童手上的当天,他就去了中关村。

  中关村的傍晚是最富市井味儿的。街上各色行人川流如潮,街边的小摊小店也都开张迎
客。车声人声汇成一片,使人耳朵里充塞着无休无止的厚厚的嘈杂。在烤羊肉串的炭火和汽
车的尾气不断掺入秋天黄昏的余热之后,大大小小的街巷里便弥漫着一种成份复杂的怪味。
这怪味使这里有点不那么像北京。

  肖童揣了那笔充满了爱心和同情心的捐款,神形诡秘地穿街过巷。如同藏匿了多日的逃
犯突然抛头露面那样仓皇紧张。他混迹在这半城半乡的嘈杂和鱼龙混杂的人流中,看每个迎
面来者都不无可疑。那些浪荡街头,衣冠不整,交头接耳的人,个个都像怀里揣了白粉的毒
贩。他冲他们看。他们也冲他看。没人上来搭话,似乎彼此都在用目光试探。他几次想上前
主动开口:“有粉子吗?”——经历过这种遭遇的同学就是这么学舌的——但始终不敢。

  天黑后他终于碰上了一个主动开口的人,确实是这种问法:“要粉子吗?”那人的模样
像是个新疆人,一张胡子拉茬的面孔天生一副盗贼的造型,但开口的语气却颇为善良。肖童
在那一刻,所有的渴望全被恐惧魔住,他心惊肉跳地答道:

  “有,有吗?”

  “有啊,你要什么样儿的?”

  “啊,我也不知道,都有什么样儿的呀?”

  那新疆人只消这两个回合,便可看出他的行道还浅。拍拍他的肩膀努努嘴,“走,咱们
到那边去谈。”

  他跟着他走,走进一条僻静的小巷,在一个肮脏的厕所边上,那人站下了,问:

  “你要多少?”

  “多少钱……怎么卖呀?”

  “五佰块钱一包,很纯的。”

  肖童拿不定主意:“一包有多少,能用多久?”

  “能用很长很长时间。”那人龇着残缺不全的黄牙笑道:“小兄弟,是刚刚吸上的吧?”

  肖童没说话。那人的形象和口音让他恶心,因此不想再多纠缠,他说:“给我两包吧,
能便宜点吗?”

  那人从一只破烂的黑皮包里拿出两个小纸包,说:“小兄弟,我是从别人那里四百六十
元一包买出来的,你总得让我也挣个坐车子的钱吧。你要不要,要就拿钱来,不要就算了。
不要啰啰嗦嗦!”

  肖童递上了钱,新疆人又把小纸包放回去,把钱数齐了,收好,才又取出纸包交给他,
然后连声再见都没说,一转脸,拐到巷子外面走没了。

  肖童揣了东西,偷眼环顾左右,心怦怦跳着离开了中关村,几乎连弯儿都没拐地直接回
了家。

  家里的门上,临时换了把挂锁。他打开灯,穿过那些尚未收拾的残破家具,走进里屋。
打开其中的一个纸包,从厨房找来一只可乐瓶的瓶盖,从纸包里倒了一些白粉在那铝制的瓶
盖里,然后用筷子夹着,用打火机在下面烧。烧出一些哗哗剥剥的青烟来,他一缕不漏地吸
进鼻子里。这是他在电视里见过的方法。

  那一晚上他间隔很短连吸了两次,才觉得稍微舒服了些。到后来他才懂,他这第一次在
街上买得的白粉,不过是少量的海洛因和大量的面粉掺合而成的次品。值不到二百块钱。而
那毒贩子却几乎骗光了他得到的全部捐献。

  他靠那两包被大大稀释了的白粉只坚持了三四天,就又回到了痛不欲生的边缘。每天不
但要和毒瘾做殊死搏斗,还要竭力躲避人们的注视。他只能藏在厕所,树林,和一切无人可
及的肮脏角落里,忍受着涕泪交加,四肢奇痒,甚至万虫啮心的疼痛。每天晚上,他都不在
宿舍里留宿,而是一个人回到残破不堪的家里,躺在床上独自呻吟。他害怕见人,害怕别人
问他为何消瘦,为何苍白,为何总睡不醒,为何不去踢球。他每天苦思冥想的,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怎么可以弄到点钱,然后去中关村!

  一不会偷二不敢抢,他就开始借钱,第一个借钱的对象是郁文涣,他对郁文涣说该买食
堂的饭票了,求他帮忙给垫一垫。郁文涣很不情愿地拿出了叁佰块钱,说:“我这是救急不
救穷,你要是真的缺钱花,就到我这儿来打个课余工。我们公司的那美食城快开业了,反正
缺人。”

  他敷衍地点点头,揣了钱就走。此时的郁文涣早没有了为人师表的斯文气,完全是一脸
商人的味道。他办的那个酒楼也是靠欧阳天的投资入股,肖童就是没钱上吊也不会去那里打
工的。

  叁佰元不算多,但至少可以让他安静两天。如果说他骗郁文涣的钱还多少有些报复心态
的话,——是他把他带上欧阳兰兰的贼船的,——那么后来他借卢林东的钱,借同学的钱,
借一切可以借钱给他的人的钱,十块二十块都借的时候,已经完全是一种无法控制的堕落了。

  给父母去了好几封要钱的信,一直未见反应。邮路的漫长使他知道父母的接济不仅杯水
车薪,而且远水不解近渴。而向人借钱也只能一而再,无法再而三。尽管他撒谎的本领越来
越大,但能借到的钱却越来越少。没多久他在班里的名声就开始变臭。一个活跃、聪明、正
派,而且漂亮的人突然变得如此轻贱,如此讨厌,几乎令所有熟悉他的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只有个别的老师见怪不怪,他们议论说:还不是因为那个处分。学生中过去就有过这种
人,一点都不能正确对待逆境,稍有挫折便一蹶不振。肖童只不过表现得更为极端罢了。

  而肖童早已顾不上周围的舆论。他又去过几次中关村,不知不觉中,竟认识了好几个毒
贩,买粉子的经验和路数越来越熟了,也知道了许多吸毒圈子里的规矩和故事。他渐渐也和
大多数吸毒者一样,不上这儿来买粉了,他手里也有了几个毒贩的BP机号码,有钱的时候
就呼他们。

  他还知道了许多搞钱的办法,无外乎偷、抢、骗,和投机倒把。他不得不总是刻骨铭心
地提醒自己,千万别去犯罪,千万别去找欧阳兰兰,他想这是他最后的骨气。他之所以能够
这样警戒自己并且咬牙坚持住,就是因为心里还有一个他暗恋着的庆春。尽管随着自己的堕
落他日益看清这个梦想离他越来越远,但仍然想死死抓住这个心里唯一美丽的留念。

  他想着庆春的生日快到了,他答应过要请她吃饭。他想无论如何要把这个钱留出来。最
令他惊喜的是,在和一个毒贩闲聊的时候,他突然找到了一个挣钱的机会。他以前一直不知
道这年头竟还可以找到地方去卖血。

  星期五他请假去了在崇文区的一个输血站,恰有几个单位正在这里进行义务献血,门里
门外因此都很拥挤。他按照打听来的方法坐在椅子上等待,不一会儿就过来一个烫着头发的
中年妇女。问他要不要填表。他说要,便马上拿到了一张献血体检表。那女的神神秘秘把他
拉到门口。门口的路边上,还站着几个正在填表的人,有男有女,衣着简陋,面相或臃肿或
枯瘦,年龄大都在三四十岁之间。那烫发的女人教他们如何填表,如何搪塞医生的询问,并
且一一看了他们的身份证。其中有一位连临时户口外来居民常住证都没有的妇女被她收回表
格赶离了这一群。她看了肖童的身份证,打量这小伙子眉清目秀,不无疑惑地问:“你上学
啊,还是工作了,真是缺钱花呀?”肖童说我待业呢,上有父母有病下岗,下有小妹妹还上
小学。他此时已把撒谎练得非常熟练顺嘴。

  烫发女人同情地咂嘴,大慈大悲地帮他填好表格。在工作单位一栏里填的是一个什么丽
华莲大酒楼。然后就带他们一行人进去,先体检,后抽血,每人抽了六百CC鲜血。然后他
们出来,都站在街角等那烫发的女人过来发钱。

  那女人在里边和什么人交割完了,就出来发钱,和血的数量一样,每人也是六百,当面
点清。轮到肖童,她没有给,说你先靠边呆会再说。等钱都发完,卖血者四散而去,那女人
才把肖童的钱拿出来。她给了肖童一千,并且留下了一个呼机的号码。

  她说:“小伙子,我看你面善,又是头回卖,家里情况真是难为你了。以后有什么难事
尽管来找大姐,大姐能帮的一定责无旁贷。”

  他问:“你是丽华莲大酒楼的经理吗?”

  烫发女人说:“你真是头回来?我可不是他们丽华莲大酒楼的。他们酒楼分配了献血指
标可没人报名献。一个人给一千八都没人献。我是帮他们承包献血任务的,我找的人一人只
要他们酒楼出一千五。我够仁义的吧。他们酒楼愿意,你们也愿意,我就是挣点儿来回组织
的辛苦钱。”

  烫发女人又要去了肖童BP机的号码,说以后有这类任务还可以找他。

  那女人向肖童递着媚眼,叫了一辆“面的”走了。肖童站在路边的风里,手里攥着这一
千块卖血的钱。他第一件事就是用输血站附近的公用电话呼叫了一个熟悉的毒贩,约了地方
跟他要了五百块钱的白粉。另外五百块钱他揣在怀里,他想得留着请庆春吃生日饭和给她买
礼品。

  在后来的一个星期之内他很走运,又连着得到三次卖血的机会。只是第三次去卖的时候,
他胳膊上还带着一时来不及消褪的发青的针眼,让采血站的医生看出来了,把他盘问了一顿
赶了出去。但烫发女人还是给了他五百块钱。说小伙子你对自己也别太狠了,你去搞点硫酸
亚铁和肝铁片吃吃,等养些天再说吧。

  他一个多星期就挣了三千多块钱,使他每天生熬死拼的状况一下子缓解下来。他每天晚
上吃了饭又有了精力去商场里转,经过反复挑选,他还是买了个水晶器皿,作为给庆春的生
日礼物,那是一个五百多块钱的水晶花瓶。在理念上和感观上,他都觉得只有水晶的东西既
有实用价值,又高尚纯洁。

  他把水晶花瓶抱回家。拿出来摆在桌子上赏看。在这个残破不堪的家里,这只精雕细刻
的花瓶更显出了它超凡脱俗的精致与华美。

  就在这大晚上,欧阳兰兰来了。自从他和文燕不再来往后,他的家里就没有响起过敲门
的声音。欧阳兰兰的敲门声不像文燕那样怯懦,她敲得财大气粗砰砰作响。他拉开门后一看
是她,他几乎不想让她进屋。

  但她还是进来了,四面看着这疮痪满目的屋子。肖童说:“这是你的杰作,看看吧,你
的狗腿子干得合不合要求。”欧阳兰兰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她不置是否地默不作声。

  肖童问:“你来干什么?”他看得出欧阳兰兰看他的目光中,带着难以掩饰的疑惑,那
是因为他此时的仪表在灯光下看不出任何染毒的痕迹,他不靠她也活得挺好。这使他有一种
得胜的心情。

  其实肖童没有发觉,欧阳兰兰的汽车已经连续三天停在他家的楼下,她躲在汽车里看他
每天晚上独自回家。三天来这是她第一次决定上来敲门。她对他说:“你好吗?”她和他都
知道这句问候的含意是什么。

  肖童扬着头,说:“你看呢?”

  欧阳兰兰没再问话。她拿出了一个纸包,放在桌子上,说:“这里有二十支烟,你要难
受,就用一点吧。”

  肖童不屑地说:“你拿走!”

  欧阳兰兰像没听见似的,继续说:“这是专门为你配制的,这里的海洛因量很小,很安
全。另外,你要实在难受,可以多吸一支,千万不要注射,那样容易染上其他病。而且,也
就难戒啦。”

  肖童拿起那纸包,嘲讽地笑道:“凭这个,我可以告你贩毒了吧,我可以让你尝尝监狱
的滋味了吧?”

  欧阳兰兰脸不变色心不跳地说:“这些烟我是送你的,我没有向你收钱,所以我没有贩
毒。”

  肖童这几天在学校图书馆,特别把毒品犯罪的有关法律看了一遍。所以他又说:“你非
法持有毒品,也是犯罪!凭这一包烟我完全可以告你!”

  欧阳兰兰依然胸有成竹,不疾不徐地回答:“对,你是学法律的,你应该知道持有海洛
因超过五十克才构成犯罪。这包烟里,远远没有五十克。”

  肖童哑了,他猜想欧阳天准是把一切都研究透了,才会同意他女儿带着海洛因来找他的。

  欧阳兰兰说:“包里还有一点钱,你去买点营养品吧,别弄坏了身体。”

  她说完不辞而别。门外楼梯上的脚步声由近及远。肖童甚至从敞开的窗外,听到宝马车
关门的声音,那么真切。欧阳兰兰是把他的腿打折了,又来给他送拐棍。但肖童此时却怎么
也横不下心,将这包烟和钱扔在她的脸上。尽管他知道,这烟是毒烟,这钱是黑钱。都不是
她自己挣来的!

  他在屋里楞了好一会儿,才打开那纸包,纸包里包着五千块钱和二十支粗粗大大的毒烟。
那纸包的里边,还画着一颗红红的心形图案。

  他又把它们包好,放进了一只没有砸坏的抽屉里。无论烟还是钱,他都决定不去碰它。
因为一旦他用了这些东西,就意味着他还是摆脱不了对她的依存。

  第二天是法律系足球队建队的日子。中午肖童应召在高年级教室开了球队的成立会;教
练是从体院外请的。卢林东代表系里司职领队,队长由毕业班的一个学生担任。副队长一职,
由卢林东提名,选了肖童,他散会后对肖童说:“你大胆干,现在你需要的是重建自信!”

  散了会马上就练了第一场球。教练让大家随便踢一场民间式的比赛,以观察每个人的技
术特点,确定场上位置。肖童很快便找到了以前在球场上的那种灵巧和兴奋。他激烈地拼抢,
快速地奔跑,漂亮地传切。临门一脚虽无建树,但意识好,出脚果断。他看得出在球场的边
上,卢林东溢于言表的得意和教练含蓄的赞赏。

  但是很快,他的体力就垮下来。上场时的亢奋使他忽略了自己多日来吃睡无常,而且卖
掉了近两千毫升的鲜血。跑了不到二十分钟他几乎快要虚脱,坐在地上只有大口喘气的余力。

  教练发现了他的脸色和水一样的汗流,挥手叫他下场。卢林东也说你跑得太猛了今天你
就别练了,你的水平我们都知道。他在场边坐了半天汗水还是不断地出来,眼泪也随之而下,
全身肌肉开始疼痛,甚至痛人骨髓。他知道毒瘾上来了。

  他和卢林东说他想先去洗一洗。卢林东同意了。他急急忙忙抱了自己的衣服跑到浴室。
这个浴室离球场最近也最简陋,只有几个淋浴的喷头。这是专为在球场运动的人准备的,其
他人洗澡从不远足至此,此时此地和他期望的一样,听不见球场的呐喊,静得只有喷头漏水
的滴哒声。他没有把衣服放进外间的衣箱里,而是抱着进了里边的淋浴问。淋浴间的地上半
干半湿,有些潮闷。他坐地上,手忙脚乱从口袋深处掏出一个小纸包,把里边的白粉倒在随
身带着的一张口香糖的锡箔上,然后抖抖地打着一只打火机,锡箔上的白粉顷刻青烟袅袅。
他如饥似渴地大口吸着,尽量不使一丝浮烟浪费。正吸着,隐约听见身后有什么响动,回头
一看,他全身僵住,卢林东和几个准备来冲澡的球员都站在了淋浴间的门口,每个人都诧异
不解地冲他瞪着眼。他只看着卢林东。他第一次看到卢老师有这样一张吃惊。失望和气愤的
脸!

  一切都是如此突然,也如此必然。从这一刻开始,肖童以后就再没有走进过自己的教室。
他在学校保卫处被审问了两天之后,还是在校保卫处的办公室里,一个他认都不认识的干部
向他宣布了关于开除他学籍的决定。

  没有欢送会,没有饯行,没有赠言互勉。一切大学生中流行的送别方式,都不会发生。
只有个别同学语重心长的劝侮,和几滴私下里的眼泪。他抱着行李从学校回到家里,简单得
有点像一 个学期的结束。

  他没有给父母写信,没有向不相关的人知会此事,在学校的保卫处,他也只是咬定他是
从中关村街头素不相识的人手里,买下毒品,他吸毒只是缘于自己的一时好奇。这样说的目
的,实际上非常简单,那就是在庆春二十七岁的生日之前,他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真相。如
果他说出了欧阳兰兰,说出了他误陷毒海的过程,他相信保卫处很快会报告给公安局,欧庆
春便马上会知晓一切。那时候她怎么还会再和他一起共度自己的生日?而那个等候已久的生
日晚餐,在肖童心里,仿佛已经抽象为一个不忍失去的希望和温暖的象征。

上一篇:第26章

下一篇:第28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附录E 巴顿绰号集锦 - 来自《狗娘养的战争》

“赤胆铁心的指挥官”——舆论界   “美军中的匪徒,真正的斗士”一一活兴   “最残酷的军纪森严的教官”——美国远征军同僚   “战时的无价之宝,和平时期的捣乱分子”——史密斯少将   “首屈一指的作战指挥官”——布雷德利   “克拉克堡的疯子”——军中同僚   “绿色大黄蜂”——陆军部军官   “没人要的狗东西”——美军参谋部军官   “拍马大师”——布彻中校   “牛皮大王”——西西里官兵   “难管教的孩子”——美陆军部长史汀生   “美国最伟大的作战将领和常胜将军”——美军总参谋长……去看看 

《真理的意义》序言 - 来自《实用主义》

在我的《实用主义》一书中,一个关键的部分就是关于 “真理”——一个观念(或见解、信仰、陈述等等)和它的对 象之间所可能存在的一种关系——的叙述。在那里我说,“真 理是我们某些观念的一种性质;它意味着观念和实在的‘符 合’,而虚假则意味着与‘实在’不符合。实用主义者和理智 主义者都把这个定义看作是理所当然的事。”   “如果我们的观念不能准确地摹拟观念的对象,所谓和那 对象符合又有什么意义呢?……实用主义却照例要问:‘假定 一个观念或信念是真的,它的真,在我们的实际生活中会引 起什么具体的差别呢?如果一个信念……去看看 

第04章 埃拉斯摩和莫尔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三)》

在北方各国,文艺复兴运动比在意大利开始得迟,不久又和宗教改革混缠在一起。但是十六世纪初也有个短期间,新学问在法国、英国和德国没卷入神学论争的旋涡,生气勃勃地四处散播着。这个北文艺复兴运动有许多地方和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大不相同。它不混乱无主,也不超脱道德意味;相反,却和虔诚与公德分不开。北文艺复兴很注意将学问标准用到圣经上,得到一个比《拉丁语普及本圣经》更正确的圣经版本。这运动不如它的意大利先驱辉煌灿烂,却比较牢固;比较少关切个人炫耀学识,而更渴望把学问尽可能地广泛传布。   埃拉斯摩(Erasmus)和托马斯·……去看看 

第廿一章 殖民地世界的民族主义起义 - 来自《全球通史(下卷)》

自日本战胜俄国那天起,亚洲各国人民就抱有摆脱欧洲压迫的希望;这一希望在埃及、波斯、土耳其、阿富汗、最终在印度引起了一系列独立运动。……如果我们要恢复自己的权利,就必须诉诸武力。                         孙中山,1924年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殖民地地区出现了革命的浪潮。虽然这些革命的根源可追溯到1914年以前的那些年里,但正是战争本身直接促进了革命。最终的结果各不相同:一端的土耳其人达到了他们提出的大多数目标,另一端的里夫部落成员却遭到了惨败,而位于两者之间的埃及人、伊拉克人……去看看 

05 - 来自《卖官》

祁云接过女儿陆丽的电话后,坐在原地出神,好长时间没动一下。   这时陆浩宇下班回来。他一面往衣架上挂外套,一面问:“你呆坐着干啥?”   祁云这才转过身来,两眼闪着泪光说:“丽丽住了十天院,咱一点都不知道。”   陆浩宇问:“怎么回事?”   祁云说:“保明感冒了,丽丽蹬三轮去进菜,被汽车撞倒受伤的。本来是司机的责任,可人家交警队有关系,把责任全判到丽丽身上。你是个当领导的,你说说这世道成啥了,还有个说理的地方吗?”   陆浩宇问:“要紧不要紧?”   祁云说:“倒也没事,已经出院了,只是住院花了五千多。唉,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两……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