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瞑目

第35章

本章总计 14992

  当天晚上,当欧阳兰兰那辆墨绿色的宝马轿车出现在帝都夜总会大门口的时候,夜总会
里的迪斯科音乐刚刚震天动地响起来。欧阳兰兰下了车,拉着同车而来面色阴沉的肖童。步
上夜总会门前高高的台阶。

  圣诞节即将来临,这里到处装点着灯光闪烁的圣诞树,树下堆放着许多五颜六色的礼品
盒,那些徒有其表的盒子其实都是空的,无非虚应着圣诞老人的传说。但墙上挂着的松圈上
,那些饱满的松
子倒神形兼备可以乱真。大舞厅里装潢得像个欧洲的城堡,大柱子上画着白雪公主和七个矮
人。一个装扮成圣诞老人的魁梧的胖子,扛着口袋吆喝着向进来的客人发放着糖果和玩意儿。
舞台上,一队小学生正整齐地唱着电影《音乐之声》里的插曲。

  夜总会的那位左右逢源的袁经理,脸上依然挂着诡计多端的笑,一路点头哈腰地把他们
接进一间KTV包房。他叫服务小姐送上果盘,饮料,又问他们喝什么酒。他说,肖童你可好久不来了,要
不要再尝尝“黑白天使”?欧阳兰兰看得出肖童对他横眉冷对,但对他推荐的东西一概不加
拒绝。老袁又问,肖童现在在哪儿发财呀?肖童冷冷地说,发什么财。就差卖老婆了。老袁
半是调侃地说,哟,怎么没把你那位女朋友一起带来玩儿?肖章指指欧阳兰兰:喏!老袁看
一眼欧阳兰兰,低眉讪笑:肖童要真成了我们老板的乘龙快婿,我们以前多有得罪的地方,
可得请您多多包涵了。肖童冷笑,说:以前既往不咎,从现在起,别再干坑害我的事。我这
人心也狠着呢,让我记仇的人,我一辈子都放不过他。老袁嘿嘿笑着,笑得干干巴巴。笑完
了才说:干我们这行的,三教九流,什么人都得应付,免不了得罪点儿人,没办法,各为其
主嘛。话锋一转,他又说,前阵子听说你也吸口粉子了,现在戒了吗?肖童瞪起眼睛,说:
我怎么那么讨厌你,你能不能出去!老袁脸皮厚厚的,仍然不急不慢,说:我说肖童啊,你
要是这么少年气盛,可就不太适合做生意了。他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金光闪闪的金属
烟盒,从里边抽出一支烟来,递到肖童眼前,说:来,抽一支压压火。

  肖童眼睛盯着这支烟,盯了半天才用嘴慢慢地靠过去,叼了。老袁旋即“啪”地一声,
打着了手里的打火机。见肖童未动,便主动把火凑过去,火在烟头上烧了三,四秒钟,肖童才缓缓地吸了一
口。老袁心领神会地看一眼欧阳兰兰,欧阳兰兰盯着肖童。

  屋里好像突然沉默了,两个人全都看着肖童,看他一口一口地抽那根烟。快要抽完,老
袁突然猛醒似地吆喝了一声。

  “啊,现在到迪斯科时间了,要不要去跳舞?”

  欧阳兰兰也惊醒似地拉起肖童:“走,咱们去跳舞,你最近跳过舞吗?”

  她和肖童出了包房,挤进舞池。烟里的海洛因使肖童变得疯狂。他拼命地跳着,不和她
说一句话,露一个笑脸。跳完一曲,他们便回包房里喝“黑白天使”。然后再跳一曲,一直
跳到深更半夜,她和肖童都喝得酩酊大醉。

  那一夜他们就横在包房的沙发上昏昏睡去。欧阳兰兰醒来时肖童还未醒。她拍拍他的脸
叫道起来吧别睡了。他睁开眼懵懵懂懂地叫了一声:“欧伯伯。”

  欧阳兰兰笑了,“你是叫我爸吗?要叫得欧阳连着叫,不能只叫一个欧。你现在居然想
着老头儿都不想着我,是不是做梦都梦见做生意?”

  肖童似乎这才看清眼前的人物,疑惑地问:“这是哪儿?”

  兰兰说:“这是帝都夜总会,昨天晚上的事你都忘了吗?起来吧,咱们出去吃早饭。”

  肖童坐起来,用手抱着脑袋,抱了一会又仰脸靠在沙发上,像是在回忆昨夜的疯狂。欧
阳兰兰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叫人送来热毛巾,擦了脸,补了妆。然后到沙发上抱起又要昏
睡的肖童,在他脸上深深地亲了一下,她说:

  “别睡了宝贝,精神点儿,早上你想吃什么?”

  肖童闭上眼,咬了半天牙,才说:“我想再抽一支烟。”

  欧阳兰兰走出KTV包房去找烟。几个上白班打扫卫生的工人正在用吸尘器吸地,到处
都响着吸尘器的嗡嗡声。她走进大舞厅,看见父亲的司机建军正坐在沙发里和一位昨夜没有
走的坐台小姐聊大,她问:

  “我爸来了?”

  建军说:“来了。”

  她又问:“老袁呢?”

  建军说:“和你爸在办公室谈话呢。”

  她于是来到办公室。父亲坐在老板椅上,老袁和黄万平都在,他们显然已经谈了很长时
间。她进门叫了声爸,然后就跟老袁要烟。老袁问还是昨天那种行吗?她说行。老袁打开保
险柜,把那只金光闪闪的金属盒拿出来,从里面取出一支,欧阳兰兰接了,又一把将金属烟
盒也拿在手里,说,都给我吧。老袁看了欧阳天一眼,欧阳天说:

  “兰兰,等一会儿叫老袁先跟肖童谈谈,这件事你就不要再参与了。”

  欧阳兰兰点了一下头,她知道父亲这样说就意味着他已经准备接下这笔买卖了。

  买卖究竟怎么做,老袁很快就和肖童在那间KTV包房里谈开了。欧阳兰兰没有在场旁
听,以表示对父亲旨意的遵从。不过从老袁和肖童走出包房时的神态上,她猜想他们一定是
达成了某种协议。

  她开车把肖童送回了家。路上他们在香格里拉饭店的咖啡厅里吃了早餐。等结完账起身
要走的时候,她把那个金灿灿的烟盒子放到了肖童的面前。

  “你拿着吧,也可能你现在并不缺这个。”

  肖童看着那盒烟,眼神有些呆滞,呆滞得有几分病态,他的手有些抖,在那烟盒上迟迟
疑疑地摩挲了半天,才把它装进了口袋。

  她问:“跟老袁谈得顺利吗?你是不是还在记恨他?”

  肖童低头,没有回答,良久,他才抬头,说:“走吧。”

  欧阳兰兰并没有猜错,老袁和肖童早上确实达成了一项协议,但这项协议只不过是供求
双方进一步洽谈的一个日程安排而已。

  下午,肖童主动给她来了一个电话,他说他已经按照老袁指定的时间地点,约了于老板,
今晚在新开张不久的燕京美食城和老袁见面。他问她晚上去不去。她问:那你去吗?他答:
去,我希望你也能去。他们谈他们的生意,咱们可以聊聊天。欧阳兰兰说:行。要我去接你
吗?肖童说:不用,我坐于老板的车去。

  晚上,欧阳兰兰早早地去了燕京美食城。虽然这里地处偏僻,但规模宏大,连餐饮带休
闲娱乐,项目很全。也可能是开张不久,生意还没旺起来,所以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不免有
些冷落。连圣诞节的布置,也显得过分简单,她走进美食城的大转门,一眼便看见肖童已经
到了,正和美食城的副董事长郁文涣在大厅里闲谈。郁文涣问肖童这么多日子都到哪儿去了,
怎么也不通个音讯,好多老师同学都惦记你打听你来着。都以为你上外地去了或者出国找你
父母去了,谁知道你还在这儿。转脸又埋怨欧阳兰兰,说你和肖童还好着怎么也不说一声,
害得我还瞎忙着给你找对象。你这可有点不像话了,你说你怎么补偿吧。欧阳兰兰笑着说,
以后我和肖童一起请你吃饭。

  肖童在这里还碰上几个同学,穿着服务员的衣服在这里打工。郁文涣向肖童介绍说,我
这儿用了不少特困生来打课余工,还有几个生活并不困难的学生来这儿算是社会实习。我这
儿在替学校增加收入的同时,也算是为学生做一点好事吧。原来我总是打听你也是怕你找不
着工作,想让你上这儿来。看来我也是瞎操心了,你和兰兰以后要真成了事,说俗点你就是
这儿的少东家了,兰兰她爸爸是这儿的大股东。

  欧阳兰兰见肖童面带尴尬地和他的几个同窗叙旧,竟不见一丝“少东家”的快乐和轻松,
他甚至比那几个端盘子洗碗在这儿挣辛苦钱的同学,更多了几分邂逅的拘谨和难堪。他向他
们打听学校里的变化,打听熟悉的老师和同学的现况,遮掩着脸上的羡慕和向往。欧阳兰兰
想不通上学难道也像抽海洛因,也能让人上了瘾似的这么恋恋不舍?

  老袁姗姗来迟。见到欧阳兰兰便低声问她干吗也来了,你爸爸不是不让你再掺合了吗!
欧阳兰兰说,你们谈你们的,我和肖童有别的事。

  肖童见了老袁,把坐在门厅角落里的两个男子介绍给他。欧阳兰兰猜想为首的一位就是
那个于老板。她看见他们握手寒暄然后有说有笑地相跟着上楼去谈。肖童回头招呼她一起去,
她摆摆手说,你们谈吧,我在下面等你。

  他们在楼上包房里只谈了不到半顿饭的功夫便结束了。欧阳兰兰在楼下的散座里叫的一
份鱼翅还没吃完,便见肖童陪着于老板和那位人高马大的跟班从楼上下来。郁文涣放下师道
尊严,迎上去一路笑着,极尽亲热地和肖童勾肩搭臂,陪他们走出美食城的大转门。欧阳兰
兰连忙跑出去,问肖童谈得怎么样。肖童说还行吧,给了我们一点样品。他把她拉到一边,
说:兰兰你回去替我打听着点,看老袁他们对我们是什么印象,他们说他们的货挺纯,你帮
我打听打听底价是多少,老袁他们最后肯让到多少钱。欧阳兰兰说没问题,回头我呼你。

  她兴奋地想,这真是一切顺利!她高高兴兴地答应着肖童,然后当着他那位于老板的面,
突然在肖童脸上热情奔放地亲了一下,再然后她几乎要笑出声来,因为肖童的脸被她闪避不
及地一亲,刹那间红得那么迅速。他目瞪口呆的样子在瞬间竟然十分动人。她想这小子身上
的那股子清纯劲儿真是与生俱来,他就是玩过一百个女人也还像是一个天真的雏儿。

  他们走了。她回到座位上吃完了那份红扒鱼翅,又吃了一份水果拼盘。然后充满回味地
开车回到樱桃别墅。让她回味的并不是鱼翅和水果,而是留在红唇上的那份刺激。

  回到家她的心情十分轻松。她把小黄和它的几个子女都抱到客厅里,任它们在闪亮着小
灯的圣诞树下大捉迷藏。那些猫崽已经长得半大,玩儿得兴起时总是把一双眼睛睁得溜圆。
那圆圆的眼睛何时何地都挂出几分惊惶和疑问,她觉得那味道很像肖童。而它们的妈妈小黄,
疏懒地蜷在沙发一角,做出深沉厌世的神态,她觉得也像肖童。

  院子里汽车声响,老袁也从燕京美食城赶回来了,走进客厅和她打了个招呼,便上楼钻
到父亲的书房里去了。欧阳兰兰灵机一动,想到肖童托她打听的事情,便扔了猫蹑手蹑脚上
了楼。她扒在虚掩的门外,屋里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父亲的声音在问:“样货给了他们多少?”

  老袁答道:“给了一克。按您交待的,含量是百分之七十五。”

  接下来是父亲的助理老黄的声音:“如果他们下次见面不提出异议,怎么办?”

  “那就只能不做。”父亲说:“能一次就要一万克的大买家,不可能不把样品检查清楚。
能要这么大的量,我估计也是往海外运,说不定又给我们开辟了一个新的市场。省得以后总
是吊在香港14K这一棵树上,也是好事。但假使他们拿了这种稀释了的货色不做反应,还
要我们照此出货的话,那就肯定出问题了。你们下次接头一定要选一个有条件下手的地方,
而且预先不能让对方知道地点。如果真让我说中了,你们就先下手为强搞掉他们,然后老袁
要离开北京出去躲一躲。”

  父亲的声音虽然照旧沙哑,但欧阳兰兰却听得声声入耳,心里紧张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屋里有根长一段时间鸦雀无声。她竭力透过门缝往里看,里面的光线很暗很暗,三个人面目
依稀。她只能从他们熟悉的身形上,辨认出谁是谁。老黄终于打破沉寂,说:

  “老板,下次见面如果肖童也在,怎么办?”

  “只能一起搞掉。”父亲的口气没有半点犹豫。

  老黄说:“兰兰可是迷上他了。”

  父亲说:“也未必长得了。不过你们要是干掉肖童,千万别告诉兰兰。”

  老黄又说:“会不会,货样不纯的问题被他们忽略了,因为百分之七十五也不算稀释得
过分。”

  老袁说:“这就没办法了。咱们也只能先让自己保险了。”

  黄万平说:“那倒也是。”

  父亲说:“你们可以拖两天再和他们接头,假使他们有这么充分的时间还不认真检验,
只能说明他们对货的成色并不关心。买货的不关心货,那他们关心什么,你们就想去吧。索
性你和他们接头前我们出去避一避,万一发生意外,也免得让他们一锅端了。”

  老袁说:“也好,只要您和兰兰安全了,我们会见机行事的。”停了一下,又笑道:“老
黄是担心兰兰的脾气,兰兰要是知道咱们把肖童一起做掉了,非气疯了不可,女孩子嘛,心
里没别的,还不就是儿女情长。”

  父亲默不作声。老黄说:“我倒有个主意,如果老板和兰兰要出去避过这段时间,那就
让兰兰拉上肖童。他要不是让雷子收买的,也不会误伤了他。他要是的话,雷子就不敢对老
袁轻举妄动,至少他们会顾忌肖童还在我们手上。等于我们抓了一个人质!”

  父亲马上指了一下老黄:“好计。”

  这番暗室密谋,直听得欧阳兰兰惊心动魄,继而心乱如麻。难道肖童会是雷子的眼线吗?
欧阳兰兰怎么也不能相信。她屏着气息下楼时,双脚突然发软,一步踏空,整个儿身子都险
些顺着这窄窄的楼梯翻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