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永不瞑目》

  阳历大年三十晚上的这顿饭,吃得非常丰盛,但肖童却一直食不甘味,心神不宁。他不
知道阳历年的这顿年夜饭叫不叫年夜饭,在多数人的习惯上,是不是也像春节的年三十晚上
一样,全家人要聚在一块儿,吃饭,谈笑,守岁,一块儿度过年关的最后几个小时。

  他想,再过几个小时,他就进入二十二岁了。

  席间,欧阳天和欧阳兰兰父女俩都喝了酒,和老黄建军你一杯我一杯地互相慷慨地交换
着各种吉利的祝愿:祝来年发财,祝开门见红,祝一切顺遂,祝欧阳天长寿,祝欧阳兰兰心
想事成但也悠着点……等等,等等。他们也祝了肖童,祝他新年好运,祝他吃胖点儿吃壮点
儿。也许他们不知道该祝他什么为妥当,所以只好祝这些笼而统之无关痛痒的方面。

  他随着他们,随着欧阳兰兰,逢场作戏地应着景,心里只钻心地想着庆春,他暗暗地为
她喝了好几杯酒,祝她此番功成名就,一切顺利,一切平安。当然他也祝了他们俩的关系。
他心里默默地问,庆春你还想着我吗?

  他猜不出在这寒冷的年关,庆春是已经开赴天津,还是在家里陪着父亲。李春强逢年过
节是不是又凑过去串门。他一想到李春强会抓住自己吸毒的问题乘虚而入,乘人之危,想到
他会利用和庆春相处多年彼此了解且地位相同的优势不战而胜,就一阵阵地坐立不安,心里
就像刀割一样的疼。他连做梦都在间离他们。

  他也恨自己,恨自己在毒瘾面前软弱无力,出尔反尔。恨自己经不住欧阳兰兰的诱惑,
毁了自己当初许下的庄严承诺。难道他和其他人一样只要吸了毒便意志崩溃轻言寡信丧尽廉
耻?他不爱欧阳兰兰却能和她睡觉,她稍一撩拨他便控制不了,他对自己在那个清晨无耻的
陷落而惊慌失措。他哭的时候就知道哭也晚了。

  他感到绝望,感到事情已不可收拾。

  晚饭过后,他们走出疗养院,让风吹着脸上微微的醉意。他四下张望了一下,猜测着远
处的人谁会是公安的便衣。他出来时庆春的“老板”告诉他到吉林后他并不是孤军作战,周
围始终会有人在保护着他。他在松花江宾馆和这个疗养院看到了许多形迹可疑的人,但他不
敢断定他们当中谁就是跟踪他们同时也保护他的便衣警察。也许是刚才邻桌的那两个食客,
也许是进餐厅时撞了他一下的那个醉鬼,也许是给他们上菜的服务员。也许他们都是,也许
他们都不是。

  他东张西望地跟着欧阳兰兰他们走到湖边,登上一辆租好的夜游的爬犁,向夜幕中寒意
深重的雪海银湖悠然滑去。肖童注意到建军没有跟他们一起出来,这使他的心情稍稍松快了
一点,因为他最讨厌建军,建军从来都是对他阴沉着那张粗糙的脸子。

  爬犁在夜风飒飒的湖中行进了不久,他们就看见了远处的冰面上明灭不定的渔火,点点
线线,连成浩荡的一片,肖童没想到夜间渔民凿冰捕鱼的场面如此壮观。头上繁星闪闪,脚
下灯光烁烁。渔民们一堆一堆地,散漫在开阔的湖面上,凿开坚冰,投下细网。在灯光的诱
惑之下,水面顷刻金鳞翻滚,与天上的星月,交相辉映;与渔夫的吆喝欢笑谚骂,和谐相溶,
构成一幅古朴。自然、粗犷、烂漫的风情画,让人在瞬间乐而忘忧。

  欧阳天和老黄跳下爬犁,走近灯火,临渊羡鱼。肖童没有下去,他更喜欢远远地欣赏和
感受整个儿的场面,这场面像油画一样的浓烈。欧阳兰兰推推他,递过一包东西,他以为是
什么吃的。手指触及,心里突地跳了一下,借着渔火,星光和雪地的反射,他看见自己手上
拿过来的,是厚厚一叠簇新硬挺的钞票。他知道这就是欧阳兰兰答应还给他的钱。

  一万美元!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清点,把钱放进皮衣内层的兜儿里。欧阳兰兰挥挥手,说:“我们下
去看鱼!”他点点头,跳下爬犁,跟在她身后,稳稳地向渔火走去。他想,用这笔钱他一定
要陪庆春和她爸爸一起出国旅游一趟,跟豪华团,到东南亚,到香港去!

  他们看了捞鱼,还向渔民们买了几条大个儿的鳌花,扔在爬犁上,然后继续向湖的腹地
前进。肖童感到有些奇怪,他以为前面还会有什么夜间狂欢的景点之类,没想到前方越走越
黑。走了十来分钟,老黄低声对驭手说了句什么,驭手挥鞭策马,爬犁斜刺着向左岸奔去。
他们在一个布满浓密白烨林的岸边登陆。老黄付了显然足够的租钱,驭手兴奋地吆喝着,驾
着爬犁飞快离去,刹那间消失在静无一人的湖面上。

  肖童心里突然紧张,拉住欧阳兰兰问道,“我们去哪儿?”

  欧阳兰兰笑着反问:“这荒山野地,月黑风高,要是让你一个人呆在这儿你是不是得吓
得尿裤子?”

  肖童问:“把爬犁放走了,咱们怎么回去?”

  欧阳兰兰说:“你跟着走吧,还怕丢了你?”她看肖童警惕地站着不动。又拽拽地说:
“走吧,今晚要换个地方住。”

  这时欧阳天和老黄已经轻车熟路地顺着岸边的树林向右绕行,肖童满腹狐疑地跟在他们
后面。只走了百余米,便看见一条白练般的小路蜿蜒而至,路边幽灵般地停着他们那辆丰田
旅行车,在雪地里黑黝黝地十分触目。见他们奔行而来,车里的建军将车前的大灯果然亮起。
肖童知道,这下公安局的便衣恐怕是彻底地被甩掉了。他心里顷刻间袭来一阵孤立无援的恐
惧。

  旅行车穿过白桦林,仓皇驶向大路。车灯的光线在不足十米的前方便燃成余烬,四周被
厚厚的暗雪和重重的夜幕封锁着,前途茫茫。

  他们在公路上整整走了一夜。天明时开进了一个尚未苏醒的城市。从街上的路标和商店
的牌子上肖童知道这是到了长春。他们在长春南湖公园附近的一个老式建筑——南湖宾馆里
开了房间。坐了一夜的车,每个人都感到疲倦。欧阳天看着表说时间还早,让大家先睡个短
觉,睡醒后再吃早饭。

  肖童和欧阳兰兰进了房,欧阳兰兰哈欠连天,而他却了无睡意。他故做随意地问她:

  “咱们干吗这么鬼鬼祟祟象仓皇逃命似的?我还有东西放在那疗养院没拿呢。”

  欧阳兰兰睡意蒙眬,口齿不清地说:“老袁他们今天早上要和你们于老板交货了。我爸
怕万一出了事把咱们也给兜进去。如果他们在天津一切都挺顺的,咱们再回松花湖取东西,
如果出了事,咱们就没法儿回去了。”

  肖童拉住想往床上倒的欧阳兰兰说:“他们要是出了事,你爸爸他们会不会赖我,于老
板可是我介绍给你们的。”

  欧阳兰兰用自己的脸在他的脸上贴了一下,说:“他们都知道咱们的关系,你还能成心
害我吗。于老板也是你半路认识的。再说,老袁要是真折进去了,也不一定就是于老板使的
坏,于老板可能也是早让警察给盯上了,这都说不定。”

  肖童舒了一口气。又问:“老袁在天津卫,你们怎么能知道他出没出事?”

  欧阳兰兰说:“他们说好了今天一大早就交货。”欧阳兰兰看看表,“也许他们现在正交
着呢。交完货他会打老黄的手机的。”

  欧阳兰兰毫无戒备地把她知道的情况一点不露地抖落出来。肖童也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
境,也许再过半个小时,他们就会知道老袁连人带货都已落入法网。他们马上会疑心到自己
身上。庆春说过这帮人都是拎着脑袋活一天是一天的家伙,心狠手辣没有什么事他们不敢干
的。肖童感到自己心跳得快而混乱,坐立不安。按原计划天津那边只要一见到货,马上就会
通知吉林的公安动手抓了欧阳天,谁想到欧阳天半夜三更假装看鱼从湖上一下子跑到了长
春。夜里的松花湖十里无人,公安的便衣就是想跟都没法儿跟!

  这时他甚至想到要不要自我保护先溜了再说。可又马上否定了这个念头。万一天津那边
推迟了接货时间,这边他一溜,引起欧阳天的怀疑,导致这场胜利功败垂成,那他回去将以
何颜面对庆春和她的“老板”?他想,死也不能这么做。如果他这回真的死了,庆春一定会
感到难过,她会为自己落泪,想到此处肖童的眼眶突然湿了,心里有点悲壮。

  也许正因为他总是不能彻底得到庆春的爱,所以他常常会想象用一个壮烈的死,去震醒
她对自己的认识和感情。他已经不止一次地想象过他的各种死法和她相应的悲痛。

  欧阳兰兰已经和衣歪在床上昏昏欲睡。肖童想,现在真正的保护伞只有她了。他看着她
那张疲倦的脸,心想这也是个浪漫激情的女孩,纯粹是让她这个家,让她爸爸给毁了!也让
她自己的无知和是非观念的混乱给毁了!这年头不要说欧阳兰兰,连肖童在大学里的同学,
也有那种自私自利全无是非道德的家伙。

  欧阳兰兰睡了片刻又睁开眼,招呼他让他坐到她身边来。他不想和她那样亲密但出于自
己当前的险境不得不假装听话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让她拉住自己的手。她迷迷糊糊又闭上
眼睛,说肖童你不困吗干吗不躺一会儿?

  他斟酌着词句,说:“我担心我们于老板可千万别出事,他要出了事连累了老袁,你爸
爸非恨死我不可,那咱们俩也就很难再好下去啦。”

  欧阳兰兰又睁开眼,“那怎么会,他们出事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咱们只是介绍他们认识
而已。”

  “说是这么说,可他们总会怀疑我,你看那建军,本来就不希望我和你在一起。”

  “建军?”欧阳兰兰一脸不放在眼里的神情,“他再这样下去有他后悔的时候。”

  两人说着,老黄来敲门喊他们下去吃饭。他们跟着老黄去了楼下的咖啡厅,欧阳天和建
军已经在等他们。欧阳天的脸上像阴了天一样异常沉闷。肖童看见桌子上放了两只手持电话,
电话都开着,上面亮着小灯。老黄问了一句:

  “来了吗?”

  欧阳天没吭声,建军皱着脸说:“没有。”

  欧阳兰兰拉着肖童去取自助餐台上的食物。肖童一边取食一边偷偷向餐桌那边张望,只
见老黄建军都凑在欧阳天跟前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欧阳天一次又一次地看表,三个人的神
色都显得沉重而慌张。终于欧阳天说了句什么,老黄便用桌上的一只手机不知给什么人打电
话。肖童胸口狂跳,取菜的动作变得迟缓而盲目,他几乎控制不住用全部的注意力去关注老
黄打电话的表情。电话似乎打通了,但只说了一两句就挂断了,老黄马上表情惊恐地小声向
欧阳天学说着通话的内容,欧阳天的面色更加如丧考妣一样地死灰。老黄又打了两个电话,
情形也是大致相同。肖童心想,看来庆春他们在天津动手了。这时他看见欧阳天离开座位匆
匆走了,而老黄和建军则满脸严峻过来取菜。在自助餐台的一侧,老黄拉住欧阳兰兰耳语几
句,欧阳兰兰便跑过来把手里的盘子递给他:

  “我爸有急事让我上去一下,你先帮我拿过去,我呆会儿下来。”

  肖童点点头,他想反正餐厅里到处是人,他们要动手杀他也不会在这儿。他于是镇定地
端着盘子回到座位上坐下来吃饭,心里盘算着怎样才能尽快和庆春取得联系,他不知如果呆
会儿在街上碰见个警察,上去就告诉他这几个人是罪犯他能管吗?还是听完以后半信半疑地
傻愣着?

  老黄和建军一左一右地守着他,三个人默默无语地吃着饭,各怀鬼胎。肖童不知道他们
两人对他是不是已经心照不宣。他想了想,让心情尽量沉下去,口吻平常地问道:“老板身
体不舒服吗,怎么连早饭都不吃了?”

  老黄和建军对视一眼,不动声色地说:“啊,可能昨晚上坐车累的。”

  肖童故作糊涂地说:“我真不明白干吗非连夜赶过来,是不是老板今天在这儿有事?”

  老黄敷衍地:“啊,可能吧。”

  建军一言不发,老黄也不多话,三人又低头吃饭。肖童脑子里拼命开动智力,他想索性
直问此事,可能反而显得正常,于是他壮着胆子问:“老袁和我们老板那生意做得怎么样?
是不是已经做成了?”

  他注意到两个人又隐蔽地对视一眼,还是老黄开口:“于老板这人,跟你交情究竟怎么
样?”

  肖童想此时可绝对不能往外摘,他说:“好啊,我们的交情没问题。”

  建军突然插问道:“你们怎么认识的。”

  肖童想了一下,脸上现出几分腼腆,说:“他给我烟抽。这年头没亲没故能这么白供着
你的真不多。”他说到这儿故意涎脸笑了一下,“他老婆挺喜欢我,认我当干弟弟。”

  他编的故事看来合情合理,建军傻愣了片刻,不再多问,老黄眨着眼若有所思。

  直到吃完了饭,也没见欧阳父女下来,老黄签单结了账。三个人就回到楼上来,老黄借
口房门钥匙放在前台了,让建军先去肖童屋里坐坐,他下楼去取。肖童心里知道他是要去找
欧阳天,故意让建军看着他。于是他脸上不动声色。把建军领进自己的房间,建军坐在沙发
上抽烟,他就坐在床上打开电视看,两人谁也不理谁。五分钟后,欧阳兰兰回来了,眼睛显
然是刚刚哭过,红肿不堪。她说,建军你过去吧,我爸爸叫你。建军迟疑了一下,不放心地
走了。

  欧阳兰兰进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湿了手中擦脸。肖童跟到门口,问:“怎么了,是不
是你爸爸骂你了?”

  欧阳兰兰哭腔未尽地深深地喘着气,她说:“他让我把你甩了,跟他们马上离开这儿。”

  肖童对形势的估计和分析,在欧阳兰兰这句话中得到了可靠的证实。他此时已经把戏演
得比较自如,装傻道:“你看,你爸爸还是不同意咱俩在一起,我早就估计到了。”停了一下,
又突然问:“还是老袁他们出事了?”

  欧阳兰兰点头:“是老袁出事了,老袁没打电话来,打他的手机,接电话的是个陌生的
人。我爸说老袁肯定是栽了。他说你们于老板要不也跟着栽了,要不就是公安局的便衣,他
说必须得甩了你,要不然大家都不安全。我不同意甩了你,他就打我,……他从来没打过
我……”

  欧阳兰兰靠在他怀里,抽泣着又哭起来。肖童用手拍拍她的背,尽量把口气放得温情:
“兰兰,我知道你不想离开我,可我也不想因为我伤了你和你爸的感情。既然你爸怀疑我,
我再呆下去也没意思。我走,我不给你们添麻烦。”

  欧阳兰兰抱紧他,“你走,你上哪儿去?警察肯定也在抓你。我不让你走!”

  肖童说:“我不走,你爸爸也许会杀了我。”

  “他敢,我跟他说了,他要非让你走,我就跟你一起走,他要杀了你,就先杀了我!”

  肖童心里有点乱,有点迷惑,欧阳兰兰的海誓山盟使他的光荣感有了一种瞬间的危机。
她这样真挚地爱他,而他却如此坚决地扼杀着她的生命。他不知现在该怎样感觉自己的角色,
怎样评价和认同自己的这个角色。

  他只能让自己暂时避开突然袭来的信念上的混乱,问道:“那你爸爸同意你跟我一块儿
走吗?或者,他同意让你跟我一块儿死吗?”

  欧阳兰兰擦去眼泪,说:“他同意了,让咱们在一起,他同意不让你走了。不过他让我
看着你,不离你半步,他怕你给你的亲戚朋友打电话把大伙都给卖了,哪怕你是无意的。公
安局现在肯定把你认识的人都找了,一有你的消息他们都会报告的。”欧阳兰兰仰脸看他。
“那我看着你,一刻也不离开你,你不会再烦我了吧?”

  肖童支吾地:“啊,不,不会。”

  欧阳兰兰笑了,从她的笑容中,肖童意识到自己的这道生死关是过去了。他不由大大地
松了口气,但同时又感到无尽的倦意。看来马上又要启程了。他不知道他们会把他带到哪里。
他还要继续全力以赴地伪装无辜,伪装爱,被裹胁着开始一个危机四伏看不到尽头的逃亡之
旅。

上一篇:第40章

下一篇:第42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26章 推进战略转变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军队现代化之路   1953年7月,彭德怀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8月中旬回到北京。战争的停止,使军事工作面临新课题。  他到京的第二天,适值全国财经工作会议结束。会议的议题之一,是解决上半年出现的二、三十万亿(旧币,相当于现币二、三十亿,以下类推)财政赤字。会后经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于8月28日发出《关于增加生产、增加收入、厉行节约、紧缩开支,平衡国家预算的紧急通知》,要求全国压缩支出12.5万亿元,其中要求军费减少3万亿元。毛泽东还提出今后的军政费用在国家财政支出中不得超过30%。《通知》具体要求“军事系统(包括……去看看 

第二部狼烟四起 10、卖国者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我们将西方暂放一边,回过头来看看东方战场。  日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攻占了武汉,但并没有消灭中国军队的有生力量,从而使战争出现了长期化的形势。这一形势给日本法西斯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困难,深感财力、兵力严重不足。国内人民的反战情绪和外交上越来越孤立的处境,使日本政府不得不“重新检讨对华策略”,在坚持灭亡中国的总方针下,修改了对华策略,对国民党政府采取以政治诱降为主、军事打击为辅的策略。  1938年11月3日,日本近卫首相借攻占武汉的机会,发表了关于建设“东亚新秩序”的声明。在这个声明中,……去看看 

第十一章 断层线战争的动力 - 来自《文明的冲突》

认同:文明意识的增强  断层线战争都经历加剧、扩大、遏制和中断的过程,然而却极少得到解决。这些过程通常是相继发生的,但也常常是重合的,并可能重复出现。断层线战争一旦发生,就像其他社会群体的冲突一样,趋于呈现出自己的生命力,并按照行动一反应模式发展。以往曾经是多重的、随意的认同,现在变得集中和强化了。社会群体的冲突被恰当地称为“认同战争”。随着暴力冲突的扩大,最初的关键问题往往被笼统地重新定义为“我们”对抗“他们”,集团的内聚力和责任感也得到了增强。政治领袖扩大和深化了他们对种族和宗教忠诚的号召力……去看看 

译者的话 - 来自《停滞的帝国》

二百年前,大英帝国以给乾隆祝寿为名向中国派出了马戛尔尼勋爵率领的庞大使团,分乘五艘船只,浩浩荡荡,经过10个月的航行,于1793年7月底到达天津大沽口外,并于9月14日在承德避暑山庄觐见了乾隆皇帝。  英国在率先实现工业革命之后当时已是西方的第一强国。它在世界各地拥有许多殖民地,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殖民帝国。而中国却一直是东方的第一大国,虽然鼎盛时期已过,但仍统治着疆域辽阔的领土,周围许多国家对这强大的邻邦还得俯首称臣。  资本主义迅速发展的英国急于向外扩张,以寻求原料与市场,自然觊觎这块远东的沃土。正是在这种扩……去看看 

第二章 自由 - 来自《重申自由主义》

一、“我行我素”  我们不妨不嫌赘叙,回过头来想一下,为什么自由本身不能独自作为目标,为什么它必须受到一套合适的规则的约束。事实上,这些规则的性质如何,是政治理论最有争议的问题之一。  我们读到一段有关俄国农民的描述,他肯定不是被过多自由所惯坏了的:  他最朝思暮想的,就是能够完全地、不负责任地自由。对于这个理想状态,他用的词就是 volia,这个词指的是‘我行我素’。能够volia,就意味着可以放纵:可以狂欢,可以痛饮,可以把东西烧掉……。文学批评家维萨里昂·别林斯基……曾一针见血地说:  我们的老百姓把自由理解……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