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哲学简史 第七章

 《中国哲学简史》

儒家的理想主义派:孟子
  《史记》记载,孟子(公元前371?一前289?年)是邹(今山东省南部)人。他从孔子
的孙子子思的门人学习儒家学说。当时的齐国(也在今山东省)是个大国,有几代齐王很
爱好学术。他们在齐国首都西门—稷门附近,建立一个学术中心,名叫“稷下”。稷下
学者“皆命曰列大夫,为开第康庄之衢,高门大屋,尊宠之。览天下诸侯宾客,言齐能
致天下贤士也。”(《史记·孟子荀卿列传》)
  孟子一度是稷下的著名学者之一。他也曾游说各国诸侯,但是他们都不听从他的学
说。他最后只好回来与弟子们作《孟子》七篇。这部书记载了孟子与诸侯、与弟子的谈
话。《孟子》后来被推祟为“四书”之一,“四书”是近千年来儒家教育的基础。
  孟子代表儒家的理想主义的一翼,稍晚的荀子代表儒家的现实主义的一翼。这样说
是什么意思,往下就可以明白。

人性善
  我们已经知道,孔子对于“仁”讲了很多,对“义”“利”之辨也分得很清。每个
人应当毫不考虑自己利益,无条件地做他应该做的事,成为他应该成为的人。换句话说,
他应当“推已及人”,这实质上就是行“仁”。但是孔子虽然讲了这些道理,他却没有
解释为什么每个人应该这样做。孟子就试图回答这个问题。在回答的过程中,孟子建立
了人性本善的学说。性善的学说使孟子赢得了极高的声望。
  人性是善的,还是恶的,——确切地说,就是,人性的本质是什么?——向来是中
国哲学中争论最激烈的问题之一。据孟子说,他那个时候,关于人性的学说,除了他自
己的学说以外,还另有三种学说。第一种是说人性既不善又不恶。第二种是说人性既可
善又可恶(这意思似乎是说人性内有善恶两种成分),第三种是说有些人的人性善,有些
人的人性恶(详《孟子·告子上》)。持第一种学说者是告子,他是与孟子同时的哲学家。
《孟子》中保存了他和孟子的几段很长的辩论,所以我们对于第一种学说比对于其他两
种知道得多一些。
  孟子说人性善,他的意思并不是说,每个人生下来就是孔子,就是圣人。他的学说,
与上述第二种学说的一个方面有某些相似之处,也就是说,认为人性内有种种善的成分。
他的确承认,也还有些其他成分,本身无所谓善恶,若不适当控制,就会通向恶。这些
成分,他认为就是人与其他动物共有的成分。这些成分代表着人的生命的“动物”方面,
严格地说,不应当认为是“人”性部分。
  孟子提出大量论证,来支持性善说,有段论证是:“人皆有不忍人之心。……今人
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沐惕侧隐之心。……由是观之,无侧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
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侧隐之心,仁之端也;羞
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犹
其有四体也。……凡有四端于我者,知皆扩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达。苟能充
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孟子·公孙丑上》)
  一切人的本性中都有此“四端”,若充分扩充,就变成四种“常德”,即儒家极其
强调的仁、义、礼、智。这些德,若不受外部环境的阻碍,就会从内部自然发展(即扩充),
有如种子自己长成树,蓓蕾自己长成花。这也就是孟子同告子争论的根本之点。告子认
为人性本身无善无不善,因此道德是从外面人为地加上的东西,即所谓“义,外也”。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人应当让他的“四端”。而不是让他的低级本能,自由
发展?孟子的回答是,人之所以异于禽兽,就在于有此“四端”。所以应当发展“四端”,
因为只有通过发展“四端”、人才真正成为“人”。孟子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
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孟子·离娄下》)他这样回答了孔子没有想到的这个问
题。

儒墨的根本分歧
  我们由此看出了儒墨的根本分歧。孟子以“距杨墨”为己任,他说:“杨氏为我,
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是邪说诬民,充塞仁义也。”
(《墨子·膝文公下》)很明显,杨朱的学说是反对仁义的,因为仁义的本质是利他,而
杨朱的原则是利己。但是墨子的兼爱,目的也是利他,在利他这方面他甚至比儒家的调
子更高。那么,孟子在他的批判中,为什么把墨子和杨朱混在一起呢?
  对于这个问题,传统的回答是,由于墨家主张爱无差等,而儒家主张爱有差等。换
句话说,在爱人的问题上,墨家强调同等,儒家强调差等。《墨子》里有段话说明了这
个分歧,有个巫马子对墨子说:“我不能兼爱。我爱邹人于越人,爱鲁人于邹人,爱我
乡人于鲁人,爱我家人于乡人,爱我亲于我家人,爱我身于吾亲。“(《墨子·耕柱》)
  巫马子是儒家的人,竟然说“爱我身于吾亲”,很可能是墨家文献的夸大其词。这
显然与儒家强调的孝道不合。除了这一句以外,巫马子的说法总的看来符合儒家精神。
因为照儒家看来,应当爱有差等。
  谈到这些差等,孟子说:“君子之于物也,爱之而弗仁;于民也,仁之而弗亲。亲
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孟子·尽心上》)孟子同墨者夷之辩论时,问他“信以为
人之亲其兄之子,为若亲其邻之赤子乎?”(《孟子·媵文公上》)对于兄之子的爱,自
然会厚于对邻人之子的爱。在孟子看来,这是完全正常的;人应当做的就是推广这种爱
使之及于更远的社会成员。“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孟子·
梁惠王上》)这就是孟子所说的“善推其所为”(同上)。这种推广是在爱有差等的原则基
础上进行的。
  爱家人,推而至于也爱家人以外的人,这也就是行“忠恕之道”,回过来说也就是
行“仁”,这都是孔子倡导的。这其间并无任何强迫,因为一切人的本性中都有侧隐之
心,不忍看得别人受苦。这是“仁之端也”,发展这一端就使人自然地爱人。但是同样
自然的是,爱父母总要胜过爱其他一般的人,爱是有差等的。
  儒家的观点是这样。墨家则不然,它坚持说,爱别人和爱父母应当是同等的。这会
不会弄成薄父母而厚别人,且不必管它,反正是要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消除儒家的有差
等的爱。孟子抨击“墨氏兼爱,是无父也”的时候,心中所想的正是这一点。
  在爱的学说上,儒墨的上述分歧,孟子及其以后的许多人都很清楚地指出过。但是
除此以外,还有一个更带根本性的分歧。这就是,儒家认为,仁是从人性内部自然地发
展出来的;而墨家认为,兼爱是从外部人为地附加于人的。
  也可以说,墨子也回答了孔子没有想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人应当行仁义?
不过他的回答是根据功利主义。他强调超自然的和政治的制裁以强迫和诱导人们实行兼
爱,也与儒家为仁义而仁义的原则不合。若把第五章所引《墨子·兼爱》篇的话与本章
所引《孟子》论“四端”的话加以比较,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出这两家的根本分歧。

政治哲学
  前面我们已经看到,墨家的国家起源论,也是一种功利主义的理论。现在再看儒家
的国家起源论,又与它不同。孟子说:“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
禽兽。圣人有忧之,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
序,朋友有信。”(《孟子·媵文公上》)人之所以异于禽兽,在于有人伦以及建立在人
伦之上的道德原则。国家和社会起源于人伦。照墨家说,国家的存在是因为它有用;照
儒家说,国家的存在是因为它应当存在”
  人只有在人伦即人与人的关系中,才得到充分的实现和发展。孟子像亚力士多德,
主张“人是政治的动物”,主张只有在国家和社会中,才能够充分发展这些人伦。国家
是一个道德的组织,国家的元首必须是道德的领袖。因此儒家的政治哲学认为,只有圣
人可以成为真正的王。孟子把这种理想,描绘成在理想化的古代已经存在。据他说,有
个时期圣人尧为天子(据说是活在公元前二十四世纪)。尧老了,选出一个年轻些的圣人
舜,教绘他怎样为君,于是在尧死后舜为天子。同样地,舜老了选出一个年轻些的圣人
禹作他的继承人。天子的宝座就这样由圣人传给圣人,照孟子说,这样做是因为应当这
样做。
  君若没有圣君必备的道德条件,人民在道德上就有革命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下,即
使杀了君,也不算弑君之罪。这是因为,照孟子说,君若不照理想的君道应当做的做,
他在道德上就不是君了,按孔子正名的学说,他只是“一夫”,如孟子所说的(《孟子·
梁惠王下》。孟子还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下》)孟子的
这个思想,在中国的历史中,以至在晚近的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的创建中,曾经发生巨
大的影响。西方民主思想在辛亥革命中也发挥了作用,这是事实,但是对于人民群众来
说,本国的古老的有权革命的思想,它的影响毕竟大得多。
  如果圣人为王,他的治道就叫做王道。照孟子和后来的儒家说,有两种治道。一种
是“王”道,另一种是“霸”道。它们是完全不同的种类。圣王的治道是通过道德指示
和教育;霸主的治道是通过暴力的强迫。王道的作用在于德,霸道的作用在于力。在这
一点上,孟子说:“以力假仁者霸。……以德行仁者王。……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
力不赡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孟子·公孙丑上》)
  后来的中国政治哲学家一贯坚持王霸的区别。用现代的政治术语来说,民主政治就
是王道,因为它代表着人民的自由结合;而法西斯政治就是霸道,因为它的统治是靠恐
怖和暴力。
  圣王的王道为人民的福利尽一切努力,这意味着他的国家一定要建立在殷实的经济
基础上。由于中国经常占压倒之势的是土地问题,所以据孟子看来,王道最重要的经济
基础在于平均分配士地,这是很自然的。他的理想的土地制度,就是以“井田”著称的
制度。按照这个制度,每平方里(一里约为三分之一英里)土地分成九个方块,每块为一
百亩。中央一块叫做“公田”,周围八块是八家的私田,每家一块。八家合种公田,自
种私田。公田的产品交给政府,私田的产品各家自留。九个方块安排得像个“井”字,
因此叫做“井田制度”(《孟子·媵文公上》)。
  孟子进一步描绘这个制度说,各家在其私田中五亩宅基的周围,要种上桑树,这样,
老年人就可以穿上丝稠了。各家还要养鸡养猪,这样,老年人就有肉吃了。这若做到了,
则王道治下的每个人都可以“养生送死无憾,王道之始也”(《孟子·梁惠王上》)。
  这不过仅仅是王道之“始”,因为它仅只是人民获得高度文化的经济基础。还要
“谨痒序之教,中之以孝悌之义”,使人人受到一定的教育,懂得人伦的道理,只有这
样,王道才算完成。
  行这种王道,并不是与人性相反的事情,而恰恰是圣王发展他自己的“恻隐之心”
的直接结果。孟子说:“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
(《孟子·公孙丑上》)在孟子思想中。“不忍人之心“与”恻隐之心”是一回事。我们
已经知道,照儒家所说,仁,只不过是恻隐之心的发展;恻隐之心又只有通过爱的实际
行动来发展;而爱的实际行动又只不过是“善推其所为”,也就是行忠恕之道。王道不
是别的,只是圣王实行爱人、实行忠恕的结果。
  照孟子所说,王道并无奥妙,也不难。《孟子·梁惠王上》中记载。有一次齐宣王
看见一头牛被人牵去作牺牲,他“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因而命令用羊替换
它。于是孟子对宣王说,这就是他的“不忍人之心”的例子,只要他能够把它推广到人
事上,他就是行王道。宣王说他办不到,因为他有好货、好色的毛病。孟子说,人人好
货、好色,王如果由知道自己的欲望,从而也知道他的所有人民的欲望,并采取措施尽
可能满足这些欲望,这样做的结果不是别的,正是王道。
  孟子对宣王所说的一切,没有别的,就只是“善推其所为”,这正是行忠恕之道。
在这里我们看出,孟子如何发展了孔子的思想。孔子阐明忠恕之道时,还只限于应用到
个人自我修养方面,而孟子则将其应用范围推广到治国的政治方面。在孔子那里,忠恕
还只是“内圣”之道,经过孟子的扩展,忠恕又成为“外王”之道。
  即使是在“内圣”的意义上,孟子对于这个道的概念,也比孔子讲得更清楚。孟子
说:“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孟子·尽心上》)这里所说的
“心”就是“不忍人之心”,就是“恻隐之心”。所以充分发展了这个心,也就知道了
我们的性。又据孟子说,我们的性是“天之所与我者”(《孟子·告子上》),所以知道
了性,也就知道了天。

神秘主义
  照孟子和儒家中孟子这一派讲来,宇宙在实质上是道德的宇宙。人的道德原则也就
是宇宙的形上学原则,人性就是这些原则的例证。孟子及其学派讲到天的时候,指的就
是这个道德的宇宙。理解了这个道德的宇宙。就是孟子所说的“知天”。一个人如果能
知天,他就不仅是社会的公民,而且是宇宙的公民,即孟子所说的“天民”(《孟子·尽
心上》)。孟子进一步区别“人爵”与“天爵”。他说:“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
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孟子·告子上》)换句话说,天
爵都是在价值世界里才能够达到的境地,至于人爵都是人类世界里纯属世俗的概念。一
个天民,正因为他是天民,所关心的只是天爵,而不是人爵。
  孟子还说:“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强怨而行,求仁莫近焉。”
(《孟子·尽心上》)换句话说,一个人通过充分发展它的性,就不仅知天,而且同天。
一个人也只有充分发展他的不忍人之心,他才内有仁德。要达到仁,最好的方法是行忠
恕。通过行忠恕,他的自我、自私,都逐步减少了。一旦减无可减,他就感觉到再也没
有人与我的分别,再也没有人与天的分别。这就是说,他已经同天,即与宇宙同一,成
为一个整体。由此就认识到“万物皆备于我”。从这句话我们看到了孟子哲学中的神秘
主义成分,
  若要更好地了解这种神秘主义,就得看一看孟子对于“浩然之气”的讨论,在其中,
孟子描述了自己的精神修养发展过程。《孟子·公孙丑上》告诉我们,有一位弟子问孟
子有什么特长,孟子回答说:“我知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这位弟子又问什么是浩
然之气,孟子回答说;“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
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浩然之气”是孟子独创的名词。到后来,孟子的影
响日益增大,这个名词也就不罕见了,但是在先秦仅此一见。至于它到底意指什么,连
孟子也承认“难言也”(同上)。可是这段讨论,先讲了两个武士和他们养气的方法。从
这一点我推测出,孟子的“气”也就是“勇气”的气,“士气”的气。它和武士的勇气、
士气性质相同。当然也有所不同,就是它更被形容为“浩然”,浩然是盛大流行的样子。
武士所养的气是关系到人和人的东西,所以只是一种道德的价值。但是浩然之气则是关
系到人和宇宙的东西,因而是一种超道德的价值。它是与宇宙同一的人的气,所以孟子
说它“塞于天地之间”。
  养浩然之气的方法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可以叫做“知道”。道就是提高精神境
界的道。另一方面,孟子叫做“集义”,就是经常做一个“天民”在宇宙中应当做的事。
把这两方面结合起来,就是孟子说的“配义与道”。
  一个人能够“知道”而且长期“集义”,浩然之气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丝毫的勉强
也会坏事。就像孟子说的:“无若宋人然。宋人有闵其苗之不长而偃之者。芒芒然归,
谓其人曰:今日病矣,予助苗长矣。其子趋而往视之,苗则槁矣。”(同上)
  一个人种庄稼,一方面当然要培育它,但是另一方面千万不可“助长”。养浩然之
气正像种庄稼,当然要做些事,那就是行仁义。虽然孟子在这里只说到义,没有说到仁,
实际上并无不同,因为仁是内部内容,其外部表现就是义。一个人若是经常行义,浩然
之气就会自然而然从他的内心出现。
  虽然这种浩然之气听起来怪神秘,可是照孟子所说,它仍然是每个人都能够养成的。
这是因为浩然之气不是别的,就是充分发展了的人性,而每个人的人性基本上是相同的。
人性相同,正如每个人的身体形状相同。孟子举了个例子,他说,鞋匠做鞋子,虽然不
了解顾客的脚实际有多大,但是他做的总是鞋子,而不是草篮子(《孟子·告子上》)。
这是因为人的脚都是大同小异的。人性的情况也一样,圣人的本性与其他人的也相同。
所以每个人都能够成为圣人。只要他充分地发展他的本性就行了。正如孟子断言的:
“人皆可以为尧舜”(《孟子·告子下》)。这是孟子的教育学说,历来的儒家都坚持这
个学说。

上一篇:中国哲学简史 第六章

下一篇:中国哲学简史 第八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哲学改造中的几个历史因素 - 来自《哲学的改造》

伊利萨白时代的培根是现代生活精神的伟大先驱。他的成就虽甚小,但就作为新倾向的一个预言者来说,乃是世界知识生活中的一个杰出人物。和许多别的预言者一样,他也免不掉新旧的混淆。他的最重大的成就到后来已多少知道一些了。但他以为是已经摆脱了的属于过去的事物,却依然充满在他的著作里。碍于这两种容易被人轻视的原因,培根几乎得不到他所应得的现代思想的真的建设者的盛名,反为了那不属于他的功劳受人称颂,如被认为科学所用的归纳法的各种特殊方式的发见者。使培根不朽的只是从一个新世界吹来的和风,扬着他的船帆,激起他冒险……去看看 

第八章 家庭:何去何从 - 来自《家庭革命》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人类家庭从古至今不断的变化,从血缘家庭(同辈男女互为夫妻,禁止父母与子女性行为)到普那路亚家庭(不同氏族的男女群婚,禁止同辈兄弟、姐妹性行为),再到对偶家庭(男女婚姻较稳定,男人有主妻,反之亦然)以至于一夫一妻制家庭。一夫一妻制家庭,又从大家庭(三代或三代以上的家庭)到核心家庭,即一对夫妻加一二个(未婚)子女的家庭。可以说,家庭的性质、组织形式、人员构成、功能与作用,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科学、技术的发展而发展变化。20世纪以来全球社会经济发展发生着深刻的变革。家庭也处于这种巨大变革之中,并对此变革作出……去看看 

Of Prosecution and Prescription.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The proofs of the crime being obtained, and the certainty of it determined, it is necessary to allow the criminal time and means for his justification; but a time so short as not to diminish that promptitude of punishment, which, as we have shewn, is one of the most powerful means of preventing crimes. A mistaken humanity may object to the shortness of the time, but the force of the objection will vanish if we consider that the danger of the innocent increases with the defect……去看看 

论国家及其未来地位──在加拿大国会的演说 - 来自《哈维尔文集》

瓦·哈维尔作 张钰译   借此机会,请允许我就国家及其未来地位的问题谈几点看法。  ○个人重于国家  种种迹象表明﹕民族国家的荣誉,作为每个民族的历史顶峰,作为世俗的最高价值──事实上唯一允许为之杀戮或值得为之捐躯的价值──已经过时了。  几代民主人士的启蒙努力,两次世界大战的可怕经历,《世界人权宣言》的议决采纳,以及我们文明的全面发展,看来正逐渐使人类认识到﹕个人比国家重要得多(A human being is more important thana State )。  对国家主权的顶礼膜拜,必将不可避免地溶于一个人人相连的世界──超越国……去看看 

找工作的失业者越来越多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一些单位搞社会调查,询问人们当前最担忧、不满或疑虑的焦点,前些时候答卷的首位是“腐败”,这几年来逐步转变为“失业”。这不意味着腐败的退潮,而是表明,与个人利益和得失、今天和明天直接攸关的毕竟是有没有社会职业这个“谋生之计”、“人生之本”和“命运之钥”。  什么是失业?各种定义大同小异。世界上许多市场经济国家以及相关的权威机构,无论是国际劳工组织(ILO)或美国劳工统计局,明确而统一地指那些16岁以上的、在参照周内没有就业,愿意并且随时可以就业的劳动力。参照周,一般是4个星期。被解雇后愿意并且等待被召回的离……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