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忏悔录》是卢梭悲惨的晚年的产物,如果要举出他那些不幸岁月中最重要的、甚至是唯一的内容,那就是这一部掺合着辛酸的书了。这样一部在残酷迫害下写成的自传,一部在四面受敌的情况下为自己的存在辩护的自传,怎么会不充满一种逼人的悲愤?它那著名的开篇,一下子就显出了这种悲愤所具有的震撼人心的力量:这是世界上绝无仅有、也许永远不会再有的一幅完全依照本来面目和全部事实描绘出来的人像。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编 正义和作用的原因 - 来自《思想录》

232—32(291)387—305  在《论不正义》的信中可能出现滑稽剧,即前人已有了一切。“我的朋友,你生在山的这一边,因而你的前人已有的一切便是正义的。”  “你为什么杀我?”  233(b)—57(292)219—307  他住在河水的那一边。  233—88(293)394—308  “你为什么杀我?”——“为什么!你不是住在河水的那一边吗?我的朋友,如果你住在这一边,那么我就会是凶手,并且以这种方式杀你也就会是不正义的;但既然你是住在那一边,所以我就是个勇士,而这样做也就是正义的。”  230—108(294)391—331  ……企图统治世界的那种经纶,是以什么为基……去看看

第四二章 论教权(上) - 来自《利维坦》

为了了解教权是什么,以及操在谁手中,我们就要把救主升天后的时期分成两段;第一个时期是国王和具有世俗主权的人皈依基督教之前的时期,第二个时期是他们皈依之后的时期。因为在基督升天以后很久还没有任何国王或世俗主权者皈依并公开承认基督教的教义。     在中间这一段时期中,教权显然操在使徒手里,继他们之后则操在受他们所任命去传布福音、使人皈依基督教、并指导皈依于救恩之道者那些人手中;继这些人之后则又操在这些人所任命的人手中,任命时是按手于被任命者的头上,这意味着将圣灵或上帝的灵献与他们任命来发展上帝国……去看看

第十二章 “取经”零忆 - 来自《思痛录》

和几个同志一起散步闲谈,不知怎么偶然提起各人的游踪。有一位同志说他没去过大寨。我说:“我去过!那个年代的那些供‘学习’的红旗单位,我差不多都去过。”   “你去过大庆吗?”   “去过。”   “小靳庄呢?”   “也去过。”   于是引起别人的羡叹,都惋惜自己当年没去,此景已不可再得。这一谈,我倒真想把当年那些“游踪”都写下来,以免自己和别人忘记了。不过,得都再去一趟,看看今天的样子,才好写。想想只有一个地方,是用不着再亲眼去看,作一番对比的,那就是大连红旗造船厂。不妨一叙。   这个造船厂也是当年的红旗单位。……去看看

导论 知识分子:从现代的立法者到后现代的阐释者 - 来自《立法者与阐释者》

“知识分子”一词在20世纪初刚被创造出来的时候,是为了重申并复兴知识分子在启蒙时代的社会核心地位,重申并复兴知识分子在启蒙时代的与知识的生产和传播相关的总体性关怀。“知识分子”一词是用来指称一个由不同的职业人士所构建的集合体,其中包括小说家、诗人、艺术家、新闻记者、科学家和其他一些公众人物,这些公众人物通过影响国民思想、塑造政治领袖的行为来直接干预政治过程,并将此看作他们的道德责任和共同权利。“知识分子”一词被创造出来时,les philosophes或republique des lettres的后代早已四分五裂了,他们散布……去看看

美国版序言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一)》

目前已经有不少部哲学史了,我的目的并不是要仅仅在它们之中再加上一部。我的目的是要揭示,哲学乃是社会生活与政治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并不是卓越的个人所做出的孤立的思考,而是曾经有各种体系盛行过的各种社会性格的产物与成因。这一目的就要求我们对于一般历史的叙述,比通常哲学史家所做的为多。我还发觉这一点对于一般读者未必是很熟悉的那几段时期,尤其必要。经院哲学的大时代乃是十一世纪改革的产物,而这些改革又是对于前一个时期的颓废腐化的反作用。如果对于罗马灭亡与中古教权兴起之间的那几个世纪没有一些知识的话……去看看

第三章 由民主主义者转变为共产主义者 - 来自《林伯渠传》

一个早期的共产党员  林伯渠世界观的转变,也和中国许多先进分子一样,是在俄国十月革命影响下开始的。但是,在此之前,却也有一些促使他思想转变的潜在因素。他第一次留学东京,正是日本早期社会主义思潮澎湃的年代。一九○三年,林伯渠的湘西老乡赵必振把日本福井准造的《近世社会主义》译成中文,详细介绍了马克思的生平和学说。一九○四年,日本早期社会主义者幸德秋水宣传马克思主义、轰动一时的名著《社会主义神髓》一问世,很快就被翻成几种汉文译本,在中国留学生界广泛流传。其后两年,孙中山组织的同盟会在东京出版的机关刊物《……去看看

第九章 妞妞小词典 - 来自《妞妞》

一   妞妞醒了。她侧着脸,睁着眼,一动不动。阳光照在窗户上,屋子里很明亮。她是个小盲人,已经看不见这一切。但是,这无碍她享受酣睡乍醒的安谧的快乐。她静静躺着,品味着复苏的愉悦,如同一朵花慢慢开放,情不自禁地哺哺自语起来。   孩子醒来的第一阵话语,恰似早晨的第一阵花香,多么清甜。我常常虔诚地守在她的床边,唯恐错过这个珍贵的时刻。妞妞觉察到我在场,轻声唤:“爸爸。”然后甜甜地笑了。有爸爸迎接她返回人间,她感到高兴。   妞妞说话比较早。八个月,她会喊“爸爸”。九个月,会喊“妈妈”。一周岁,会自呼“妞妞”。一岁一……去看看

第六章 拜会凯山 - 来自《共和国密使》

巴特寮总参谋长说:“我的工作由越南顾问管着,有我没我一个样,反正是他们说了算……”   凯山睁大眼睛,羡慕地啧嘴道:“将军,如果我们像你当年那样有了不断的兵员补充,就可以打更多的漂尧仗。”   早晨,段苏权刚起床,便听到屋外的喧嚷声:“小心,小心爆炸!”   “不要紧,我有经验……”   “幸亏警惕性高,发现了,这要是一溜踏上去,说不定伤多少人呢。”   段苏权已经来到门口,原来有人在他的门前埋了地雷,将军并没大惊小怪,淡淡吩咐一声:“扔远点再引爆,不要惊动老百姓。”   对于戎马—生,吃枪药活过来的将军,一颗地雷看在眼里不过……去看看

第19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第二天一早,天色还不是太明。习惯早起的马凤山刚起床不久,正在屋里练那套他自己编的徒手操,忽听门外响起一阵悉悉卒卒的异响。他厉声问:“谁?”“方雨林”。     马凤山去开门。方雨林拎来一桶热水。他趁着马凤山下楼上院子里洗脸刷牙的工夫,指挥两名年轻的警员赶紧地把屋子收拾了。等马凤山刷完牙洗完脸回到搂上时,房间已收拾干净,早饭也摆放在那张虽然挺旧,但擦得十分干净的办公桌上了。马凤山掩饰不住那份高兴,夸道:“方雨林,你进入角色挺快!”方雨林向那两个警员使了个眼色,那两个人立即退出屋去。马凤山端起那碗滚烫的豆浆,……去看看

尾声 掘坟 - 来自《北京法源寺》

一九二七年二月二十八日,康有为离开法源寺后七个月,在梁启超带头为他庆祝七十大寿后二十三天,死于青岛。     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八日,康有为死后两个月,张作霖绞死李大钊、李十力等共产党员二十一人于北京。其中李十力移柩法源寺。他临上绞架前抬头望天,含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康先生,虽然绞刑使血流不出来,我也算先流了我们的血。”消息传出,大家不知 “康先生”何所指。     一九二八年七月四日,孙殿英为了盗墓,掘了西大后坟于北京。事后蒋介石扬言要查办,但是,当蒋介石的新婚夫人宋美龄收了赃品,并把西太后凤冠上的珠子……去看看

天凉好个冬 - 来自《逝去的年代》

最初读到季羡林先生《我的心是一面镜子》时,心里就有一种触动,当时就想,年轻人写不出这样的文章,中年人(60岁左右)也不行。前几日看到《收获》杂志上有许明先生谈季羡老的文章,也说这文章好,我很欣慰,觉得自己没走眼。那几日我正在整理有关储安平和《观察》周刊的资料,因了季羡老的那篇文章,我从这些资料中检出一些有关季羡老的,写成一则短文:《季羡林与学生运动》,写成后投寄给一家报纸,终于没登出来。《季羡老是1911年生人,比储安平小两岁。40年代中期,储安平在上海办《观察》的时候,季羡老是封面底下列名的78位“撰稿人”之一。给《……去看看

第一部死灰复燃 15、大抗战拉开了幕布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且说张学良先丢东北,后失热河,全国舆论哗然,被蒋介石当做替罪羊强逼下野,他只好于1933年4月去欧洲“治病”。  他先后在意大利、法国、丹麦等国参观、考察,1934年1月才自欧洲返国。  他经过9个月的欧洲之行,身体有了很大改变。  他原来精神颓丧,骨瘦如柴,与客人说一会话,就要进内室打一次吗啡。  现在毒已戒,小胡须剃得精光,身体强健,精力充沛。  张学良这次出国考察,思想上也发生了较大变化。  他原来受的是忠君爱国和孝悌教育,张作霖在世时只听张作霖的,蒋介石上台后只听蒋介石的。  “九·一八……去看看

第13章 洛克的认识论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三)》

约翰·洛克(JohnLocke,1632—1704)是一切革命当中最温和又最成功的1688年英国革命的倡导者。这个革命的目的虽然有限,可是目的都完全达到了,以后在英国至今也不感觉有任何革命的必要。洛克忠实地表达出这个革命的精神,他的著作大部分就是在1688年后几年以内问世的。他的理论哲学要著《人类理智论》(Essay Concerning H uman Un derstanding)1687年完稿,1690年出版。他的《论宽容的第一书简》(Fir st Letter on Toleration)最初是1689年在荷兰用拉丁文发表的,早在1683年洛克就为慎重计退避到那个国家了。《论宽容》的后续二书简发表……去看看

宪法第202条 - 来自《哈维尔文集》

   2009/10/01
[捷克]哈维尔著 崔卫平译   一个星期天的午夜,我和两个朋友在布拉格想找个地方喝上一杯。有点奇怪地,我们发现有一家店不仅开门,而且营业到凌晨一点钟。门是锁着的,这有点异常,于是我们按了铃,没人回应。过了一小会,我们又按,仍然没有回应。隔了稍长一段时间,我们礼貌地敲了门。还是什么声响也没有,正当我们想离开时,门突然开了,当然不是为了我们,而是领班和他的一位朋友出来了。抓住这个机会,我们客气地问他,里面是不是有空地方能让我们进去。也许是怕烦不想告诉我们已经客满,或者他根本不想有更多的顾客,或者他仅仅让他的朋友进去,结……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