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如果你们有足够的勇气

 《与神对话》


尼:那受苦又是什么呢?受苦是否是通往神的道路?有些人说它是唯一的道路。

神:我并不喜欢见人受苦。不论什么人说我是这样的话,他就是不了解我。

受苦是人类经验里并不必要的一部分。它不仅不必要,它还是不明智、令人不舒服,并且对你的健康有害的。

尼:那么,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在受苦?如果你是神,你为什么不终止一切受苦,如果你这么不喜欢它的话?

神:我已终止了它。只不过你们拒绝用我所给与你们的工具去实现这一点。

你明白吗,受苦与事件毫不相干,却与一个人对它的反应有关。

发生的事只不过是发生的事。你对它感觉如何则又是另一回事。

我给过你们一些工具,你们可用之对事件反应,以便减低——事实上,是消除——痛苦,但你们并没有去利用那些工具。

尼:对不起。但为何你不消除那些事件呢?

神:很好的建议。但不幸的是,我无法控制它们。

尼:你对这些事件没有控制力?

神:当然没有。事件是你们选择在某个时间与空间里制造出来的事情——而我永远不会干涉选择。那样做的话,就是除去了我创造你们的理由。关于这点,我在前面已解释过所有这一切了。

有些事件你们是有意地制造出来的;有些事件是你将它们吸向你——多少无意识地。而有些事件——你说的这一类事件包括了主要的天灾——则被推给了“命运”。

然而,即使是“命运”,也可以是“发自所有各处的一切思维”的同义语。换言之,即地球的意识。

尼:集体意识。

神:完全正确。

尼:有些人说世界正在加速地走上毁灭之途。我们的生态正在死亡。我们的星球正面临一个重大的地球物理学上的灾祸。地震、火山,甚至地球的轴可能会倾斜。而有些人则说集体意识可以改变所有这一切;说我们可以用我们的思维救地球。

神:造成行动的是思维。如果各地都有足够的人相信必须做某些事来帮助环境,你们就救得了地球。但你们必须赶快努力。因为有这么多的伤害已经造成,并且已经这么久了。而这需要的是重大的心态变换。

尼: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没有改变,我们就会见到地球——及其居民——被毁灭。

神:我已制定了很清楚的物质宇宙定律,以便每个人都能理解。我也已划出了够清楚的因果律(laws of cause and effect)梗概给你们的科学家们、物理学家们,再透过他们转给你们的世界领袖。我并不需要在此再一次的叙述这些定律的要点。

尼:那再回头谈谈受苦——我们到底是从哪儿得到说受苦是好的,以及圣人是“默默地忍受着痛苦”的这个想法?

神:圣人的确是“默默地忍受痛苦”,但那并不意味着受苦是好的。在“学习作主的学校”(school of Mastery)里的学生们默默的受苦,是因为他们了解,受苦并非通往神的道路,而毋宁是一个明显的征状:就是对于神的道路仍然有需要学习、需要忆起的事。

真正的大师根本不会默默的受苦,而只不过显出没有抱怨的受苦的样子。真正的大师不抱怨的理由是,真正的大师并没受苦,而只是在经验一套你会称之为不可忍受的境遇。

一位身体力行的大师不讲受苦,只因为他很清楚语言(the Word)的力量——因而选择根本不发一言。

我们让我们注意的事物成真。大师明白此点。所以对她选择使之成真的事物,大师让自己站在选择的地位。

你们所有的人也都时常这样做的。一个头痛的消失,或使得一次看牙医较不痛苦,没有一个不是经由你们自己的决定而达成的。

而大师只不过是对于更大的事情作了相同的决定。

尼:但为何要有受苦这件事呢?甚至,为什么要有受苦的可能性呢?

神:如我已经解释给你们听过的,如果没有“你不是的东西”,你无法认识并且变成“你是的东西”。

尼:我还是不了解,我们“受苦是好的”这个想法是哪来的?

神:你坚持的质疑这个是很明智的。围绕着“默默的受苦”的原始智慧已被如此的曲解,以至于现在许多人相信(并且好几种宗教真的在教导)受苦是好的,而喜悦是坏的。所以,如果某人得了癌症,却保守秘密,你们认为他是个圣人;然而,如果有人有(挑个爆炸性的话题)旺盛的性生活,并且公然地礼赞性,她就是个罪人。

尼:哇噻!你真的挑了个爆炸性话题。并且你也聪明地变换了代名词的性别,从男性变为女性。那是为了说明要点吗?

神:那是为了显示给你们看你们的偏见。你们不喜欢把女人想作有旺盛的性生活,更别说公然地礼赞它了。

你们宁愿看见一个男人不呻吟地死于沙场,而不愿见到一个女人在街上呻吟着做爱。

尼:难道你不会吗?

神:我不会判断或偏袒任何一方。但你们有种种的判断——而我必须说的,是你们的判断使你们得不到喜悦;是你们的期望使你们不快乐。

所有这些加起来,就引起你们的不适(dis–ease),因而肇始了你们痛苦的因由!

尼:我怎么知道你现在所说是真实的呢?我又怎么知道这是神在说话,而非我自己过度的想象力呢?

神:你以前曾问过这个问题。我的答复还是相同的。但这中间又有何分别呢?纵使我说过的每件事都是“错的”,你又能想到更好的生活之道吗?

尼:不能。

神:那么,“错的”是对的,而“对的”是错的!

然而,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以帮助你脱困:就是别相信我说的任何一句话。只要去实行它,经验它。然后实行你想要构建的任何其他的范型(paradigm),之后再以你的经验来找到你的真理。

有一天,如果你们有足够的勇气,你们将经验到一个不同的世界,在其中,做爱会被认为比做战好得多。而在那一天,你们将欢欣鼓舞!

上一篇:1-05 你抵抗什么,什么就会坚持

下一篇:1-07 我想要发财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卷第一篇:论对优点和缺点的感觉 - 来自《道德情操论》

第二卷 论优点和缺点;或,报答和惩罚的对象第一篇:论对优点和缺点的感觉引言  另有一种起因于人类行为举止的品质,它既不是指这种行为举止是否合宜,也不是指庄重有礼还是粗野鄙俗,而是指它们是一种确定无疑的赞同或反对的对象。这就是优点和缺点,即应该得到报答或惩罚的品质。  前已提及,产生各种行为和决定全部善恶的内心情感或感情,可以从两个不同的方面,或者从两种不同的关系上来研究;首先,可以从它同激起它的原因或对象之间的关系来研究;其次,可以从它同它意欲产生的结果或往往产生的结果之间的关系来研究;我们也说过,这种感情……去看看 

第28章 柏格森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三)》

I   昂利柏格森(HenriBergson)是本世纪最重要的法国哲学家。他影响了威廉詹姆士和怀特海,而且对法国思想也有相当大的影响。索莱尔是一个工团主义的热烈倡导者,写过一本叫《关于暴力之我见》(ReelectiononViolence)的书,他利用柏格森哲学的非理性主义为没有明确目标的革命劳工运动找根据。不过,到最后索莱尔离弃了工团主义,成为君主论者。柏格森哲学的主要影响是保守方面的,这种哲学和那个终于发展到维希政府的运动顺利地取得了协调。但是柏格森的非理性主义广泛引起了人们完全与政治无关的兴趣,例如引起了萧伯讷的兴趣,他的《……去看看 

7-3 愿望达成 - 来自《梦的解析》

本章开头所引述的燃烧童尸的梦,使我们有个好机会来考虑梦是愿望达成这理论所面对的困难。当然,如果有人说梦单单只是愿望达成,那我们每个人都会感到惊奇的——这不单单因为和焦虑的梦相反。当前面的分析显露梦的背后还隐匿着意义与精神价值时,我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些意义是如此统一的(单元化的)。根据亚里斯多德那个正确但简短的定义: “梦是一种持续到睡眠状态中的理想。”既然我们白天的思想程序能产生那么多的精神活动,诸如判断、推论、否定、期待、意念等等,为什么在晚间就把自己单单限制在愿望的产生呢?相反的,不是有许多梦显……去看看 

15 正式拘留 - 来自《新疆追记》

押送我的车开出医院,开出乌鲁木齐,车窗外掠过积雪的田野和萧条的农村。我被两个警察夹在中间,贪婪地看著外面的自由世界。开出几十公里,到达一处围著高墙和电网的建筑。那是新疆安全厅的看守所。即使是安全厅自己的车,荷枪实弹的武警也要一丝不苟地盘查。进去的每道铁门都发出轰响,白墙上的巨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扑面而来。   我先被送进看守所的审讯室,又是一通摄像照相等,搞得煞有介事。我不明白拍下向我宣布拘留和让我在拘留文件上签字的过程为的是什么,仅仅是一种走过场还是以后真会有什么用处?   这回他们有……去看看 

阿克顿:生平与学说 - 来自《自由与权力》

当阿克顿勋爵于1902年辞世时,他的名字并不为一般公众所熟知。新学子们也许知道,他是他那个时代最博学的人士之一、剑桥大学史学教授、大部头《剑桥近代史》的主编。还有些人也许记得多年以前他可能被天主教会革除教籍的传闻,或较为愉快地想起有关他在哈登拜会格莱斯通先生或在温莎城堡陪侍女王的报道。有关的回忆杂七杂八,各色各样,大概正可证实阿克顿本人的感觉,即他的一生碌碌无为。  阿克顿如果依然在世,想必他更乐于接受自己现在的名声。他的格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已广为人知,并成为每天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