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神对话

1-12 别去想“我想要成功”,而以“我有成功”来取代之

本章总计 28104


尼:我为何不能做我此生真正想做的事而仍能谋生呢?

神:什么?你是说你真的想要在你的人生中有乐趣,而仍旧赚到可以过活的钱?老兄,你在做梦!

尼:什么——

神:开玩笑罢了——只不过在玩玩读心术而已。你明白吗,那可一直是你关于这事的想法。

尼:那是我的经验。

神:是的。但是我们已经讲过好几次了。做他们爱做的事而能赖以为生的人,是那些坚持如此做的人。他们不放弃。他们从来不投降。他们向生命挑战,看生命敢不敢不让他们做他们爱做的事。

但,还有另一个因素必须提出,因为谈到终身志业时,这是在大多数人的理解里都错失的因素。

尼:那是什么?

神:在存在(being)和做事(doing)之间有一个区别,而大多数人将他们的重点放在后者上。

尼:难道他们不应该吗?

神:并没有涉及“应该”或“不应该”。只有你选择什么,以及你如何能得到它。如果你选择平安、喜悦和爱,经由你所做的事,你不会得到很多。如果你选择快乐和满足,在做的路径(path of doingness),你将找到很少。如果你选择与神合一,超绝的知晓、深刻的了解、无限的慈悲、完全的觉察、绝对的完成,由你正在做的事上,你不会达成很多。

换言之,如果你选择进化——你灵魂的进化——你也无法藉由你身体的世俗活动而产生那个。

做事是身体的一个机能。存在是灵魂的一个机能。身体永远在做某件事。每天的每一分钟它都在从事某件事。它从不停止,它从不休息,它经常在做某件事。

要不它就是在做灵魂吩咐它去做的事,要不就在做违反灵魂吩咐的事。你生命的品质便危险的悬于其间。

灵魂永远就是存在。它是(being)它之所是,不论身体在做什么,也不因为身体在做什么。

如果你认为你的人生就是关于做事,你便不了解你的所为何来。

你的灵魂不在乎你做什么维生——而当你的人生过完了时,你也不会在意。你的灵魂只在乎,当你在做不论你做的什么时,你是什么。

灵魂追求的是一种存在的状态,而非一种做事的状态。

尼:灵魂在寻求做什么?

神:我。

尼:你?

神:是的,我。你的灵魂是我,而它知道这点。它所在做的,是试图经验那一点。而它所记得的是,要有这个经验之最好办法是经由什么都不做。除了“是”之外没有一事可做。

尼:“是”是什么?

神:你想要是的不论什么。快乐的、悲伤的、软弱的、坚强的、喜悦的、报复心重的、有洞察力的、盲目的、好的、坏的、男的、女的。随你挑。

我真的是那个意思。随你挑。

尼:这全都非常深奥,但它与我的事业又有何干呢?我正在设法活着,活下去,养活我自己和家人,做我喜欢做的事。

神:试试看“是”你喜欢“是”的样子。

尼:你是什么意思呢?

神:有些人做他们做的,赚了大钱,别的人却做不起来——而他们是在做同样的事。区别在哪儿?

尼:有些人比其他人更有技艺。

神:那是第一次删减。但现在我们来删第二次。现在我们只剩下两个拥有差不多相等技艺的人。两人都大学毕业,两人在班上都名列前茅,两人都了解他们在做的事,两人都知道如何非常纯熟地用他们的工具——然而其一仍比另一个做得好;一个鸿图大展,同时另一个却在挣扎求生。那是怎么回事?

尼:地点。

神:地点?

尼:有人曾告诉我说,在开始一项新事业时,只有三件事得考虑——地点、地点,还是地点。

神:换言之,不是“你要做什么”而是“你要在哪里做”啰?

尼:一点没错。

神:那听起来也像是对我的问题的答案。灵魂只关心你要在哪儿。

你要在一个叫作恐惧的地方,或一个叫作爱的地方?当你接触人生时,你在哪儿——并且你从哪儿来?

现在,在两个同样够格的工作者的例子里,其一很成功,而另一个则否,并不是由于他们任一人在做什么,却是由于他们两人“是”什么。

其中一个人在她的工作里是开放的、友善的、关怀的、爱助人的、体贴的、愉快的、有自信的,甚至喜悦的;而另一人却是封闭的、冷漠的、不关心的、不体贴的、乖戾的,甚至憎恨她在做的事。

现在假设你要选择甚至更高超的存在状态?假设你选择了善良、同情、慈悲、了解、宽恕和爱?万一你选择了象神似的?那时你的经验会是什么?

我告诉你这点:

“是”吸引“是”,而产生经验。

你在这星球上并不是要以你的身体生产任何东西。你在这个星球上是要以你的灵魂生产一些东西。你的身体只不过单纯的是你灵魂的工具,你的头脑是令身体做事的力量。所以,你在此所有的是个有力的工具,用来创造灵魂之所欲。

尼:灵魂之所欲是什么?

神:没错,是什么?

尼:我不知道,我在问你。

神:我也不知道。是我在问你。

尼:这可以永远继续下去。

神:它已经是了。

尼:等一下!我记得之前你曾说过灵魂在寻求的是你。

神:那么就是这样。

尼:那么,那就是灵魂之所欲。

神:以最广的说法,是的。但它寻求的这个我,是非常复杂,非常多重次元、多种感觉、多重面向的。我有一百万个面向。十亿、一兆。你明白吗?有污秽的、有深奥的、较小的和较大的、空洞的和神圣的、可怖的和似神的。你明白吗?

尼:是的,是的,我明白……上和下,左和右、这儿和那儿、之前和之后、好和坏……

神:一点不错。我是起点和终点。那并非只是一句很美的话,或一个俏皮的观点。那是表达出来的真理。

所以,在寻求是我的当儿,灵魂在它前面有个宏大的工作;一个可自其中挑选的庞大的“是”之菜单。而那正是它现在这一瞬间在做的事。

尼:选择存在的状态。

神:是的——然后产生正确而完美的条件,在其中创造对那存在状态的经验。所以,真实的事是,没有一件发生在你身上或经由你发生的事,不是为了你自己的最高善的。

尼:你是指,我的灵魂正在创造我所有的经验,不只包括我在做的事,并且包括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神:我们不如说,是灵魂引领你到正确而完美的机会,使你正经验到你计划去经验的东西。你实际上经验到什么得看你。它可以是你计划要经验的,或它可以是另一件什么事,要看你选择什么。

尼:我为什么要选择我不想经验的事?

神: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尼:你是指,有时候灵魂希望一事,而身体或头脑希望另一事?

神:你认为呢?

尼:但身体或头脑怎么可以压制灵魂呢?灵魂难道不总是得到它要的吗?

神:这么说吧,你的灵魂寻求那崇高的一刻,当你有意识的觉察到它的愿望,而满怀喜悦的与之合一。但灵魂从不会,永远不会强加它的欲望到你目前有意识的、具肉身的部分上。

父不会强加他的意志在子身上。这样做违反了他的本性,故此,老实说,是不可能的。

子不会强加他的意志在圣灵上。这样做违反了他的本性,故此,老实说,是不可能的。

圣灵不会强加他的意志在你的灵魂上。这样做,不合灵的本性,故此,老实说,也是不可能的。

所有的“不可能性”终止于此。往往头脑真的寻求强加其意志于身体上——并且也这样做了。同样的,身体往往寻求控制头脑——并且常常成功。

然而,身与心一起并不需要做任何事去控制灵魂——因为灵魂是全然没有“需要”的(不像身和心都为“需要”所羁绊),因而容许身和心一直照自己的意思而行。

的确,灵魂根本不要别的方式——因为,如果你这个实体想要创造,因而知道它真的是谁的话,它必须经由一个有意识的意志之行动,而非一个无意识的服从之行动。

服从并非创造,因此永远不能产生救赎。

服从是个反应,同时创造却是纯粹的选择,没被控制,没被要求。

经由现在这瞬间最高概念之纯粹创造,纯粹选择乃产生救赎。

灵魂的机能是指明其欲望,并非强加其欲望。

头脑的机能是由其选择的余地中选择。

身体的机能是表现出那选择。

当身、心和灵在和谐与统一中一同创造时,神成肉身。

于是,灵魂真的在其自己的经验中认识它自己。

于是,天堂真的欢欣鼓舞。

现在,在这一刻,你的灵魂又创造了机会让你去是、做,并且拥有认识你真的是谁所需要的东西。

你的灵魂带你到你现在正在读的字句——正如它以前曾带你到智慧和真理的字句。

你现在要做什么?你选择要是什么?

你的灵魂怀着兴趣等着、看着,正如它以前做过许多次的。

尼:你是不是说,我世俗的成功(在此我们试着谈论我的事业),将决定于我选择的“是”的状态。

神:我并不关心你世俗的成功,只有你关心。

的确没错,当你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达成某种存在状态时,你在世上所做的事之成功是很难避免的。然而你不需要担心“维持生活”(making a living)。真正的大师们是那些选择去创造一个人生,而非维持一个生活(make a life,rather than a living)的人。

从某种存在状态会跃出一个如此丰富、如此圆满、如此宏伟,而且如此有益的人生,以致世俗的物品和世俗的成功将不再为你所关心了。

人生的讽刺是,一旦世俗的物品和世俗的成功不再为你所关心,它们流向你的路便打开了。

记住,你无法拥有你想要(want)的东西,但你可以经验你所拥有(have)的不论什么东西。

尼:我无法拥有我想要的东西?

神:不能。

尼:在我们对话的很早期,你说过这点。但,我仍然不了解。我以为你曾告诉过我,我可以有不论什么我想要的东西。就像“如你所想,如你所信,就会给你成就”一类的话。

神:这两个声明彼此并无不一致之处。

尼:真的吗?对我来说,它们显然像是不一致。

神:那是由于你缺乏了解。

尼:哦,我承认那一点。那就是我为什么跟你谈话的原因。

神:那么我会解释。你无法拥有任何你要的东西。光是要某样东西的行为本身,就将它推离开你了,如我在第一章里说过的。

尼:嗯,你可能先前说过,但你让我跟不上了——太快了。

神:努力跟上来。我将更详尽的再讲一遍。试着跟上来。让我们回到你的确了解的一点:思想是创造性的。好吗?

尼:好的。

神:语言是创造性的,懂吗?

尼:懂了。

神:行为是创造性的。思、言和行为是创造的三个层次。你跟上了吗?

尼:就在你身边。

神:很好。现在让我们暂且拿“世俗的成功”做我们的主题,既然那是你一直在讲的和问的事。

尼:太好了。

神:现在,你有没有“我想要(want)世俗的成功。”这个思想?

尼:有时候有。

神:有时候你是否也有“我想要更多钱”的思想?

尼:有的。

神:所以你既不能有世俗的成功,也不能有更多钱。

尼:为什么不能?

神:因为除了带给你你所想的东西之直接显现之外,宇宙别无选择。

你的思想是“我想要世俗的成功”。但你了解,创造的力量就像个在瓶子里的神仙。你的言语就是它的命令。你了解吗?

尼:那么,为什么我没有更多的成功?

神:我说,你的言语是其命令。现在你的言语是:“我想要成功。”而宇宙说:“好的,你是那样。”

尼:我仍然不确定我懂。

神:这样去想它。“我”这个字是发动创造引擎的钥匙。“我是”这话是极端有力的。它们是对宇宙的声明、命令。

现在,跟在“我”(它召来伟大的我是)字后面的不论什么,往往会显现在物质世界里。

所以,“我”+“想要(want)成功”产生出你缺乏(wanting)成功。“我”+“想要钱”必然产生出你缺乏(wanting)钱。它无法产生其他东西,因为思想、语言是创造性的。行为也是。而如果你的行为说你想要成功和金钱,那么,你的思、言和行为是一致的,而你一定会有这些“缺乏”的经验。

你明白吗?

尼:是的!我的天——它真的是那样作用的吗?

神:当然!你是个非常有力量的创造者。现在且承认,如果你有个思想,或做个声明,只一次——比如在气愤中,或挫败中,你不太可能会将那些思想或语言转成现实。所以你不必担心像“给我去死!”、“下地狱。”,或其他你有时候想或说的不是那么好的事。

尼:谢天谢地。

神:不客气。但,如果你一而再的重复一个思想,或说一个字——不只一次,不只两次,却是几十次、几百次、几千次——你想象得到它的创造力量吗?

一个思想或一个字表达、表达再表达,变成了正是那样——被表达了。那是说,推出来了。它变成外在的实现了。它变成了你的物质实相。

尼:好惨!

神:那正是它常常产生的东西——好惨。你爱那凄惨,你爱那戏剧。那是说,直到你不再爱为止。在你的进化里会达到某一点,当你不再爱那戏剧,不再爱你一直活在其中的“故事”。就在那时,你决定——主动选择——去改变它。只不过大多数人不知如何改变。你现在知道了。要改变你的实相,只不过是停止再继续那样想。

在这个例子里,别去想“我想要成功”,而以“我有成功”来取代之。

尼:那在我而言,听来像句谎言。如果我说那句话,我会是在开自己玩笑。我的头脑会大叫:“你胡说!”

神:那就想一个你能接受的思想。“我的成功现在正在到来,”或“所有的事都导向我的成功。”

尼:原来这就是在新时代肯定词(affirmation)练习背后的诀窍。

神:肯定词不会发生作用,如果它们只是你想要成真的事情之声明。只有当它们是你已知为真的某事之声明,肯定词才有用。

最好的所谓肯定词,则是一个感激和谢恩的声明。“神,谢谢你在我的人生中带来成功。”现在,那个念头、想法、说出来并且据以行事,产生了神奇的结果——当它来自真正的知晓;非由一个产生结果的企图,却由一个结果已然被产生了的觉察。

耶稣有这种明晰。在每个奇迹之前,他都先为其交付而预先谢过我。他从没想到不要感激,因为他从没想到,他所宣告的事会不发生。那个思想从未进入他的脑海。

他对他是谁,以及他与我的关系是如此肯定,以致他的每个思想、言语和行为都反映他的觉察——正如你的思、言和行为反映你的……

现在,如果有什么事是你选择了在你的人生中去经验,别只“想要”它——要选择它。

你是否想选择世俗说法的成功?你是否选择更多钱,很好。那么就选择它。真的、完全的,而非不热心的。

然而,在你的发展阶段,如果“世俗的成功”不再令你关切,也不必惊讶。

尼:那是什么意思?

神:在每个灵魂的进化里,会有这么一个时候,当主要的关切不再是肉身的存活,却是心灵的成长;不再是获致世俗的成功,却是自己的实现。

以一种说法,这是个非常危险的时候,尤其是在一开始,因为居于肉身内的实体,现在知道它正是一个在身体里的存在——而非是一个身体的存在。

在这阶段,当成长的实体在这个观点上成熟之前,往往有一种不再关心任何身体的事情的感觉。灵魂是如此的兴奋它终于被“发现了”!

头脑舍弃了身体,以及所有与身体有关的事。每件事都被忽略了。关系被搁置一旁。家庭消失了。工作变成次要。帐单忘了付。身体本身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没吃饭。这实体的整个焦点和注意力,现在是在灵魂及与灵魂有关的事上。

在这存在的日常生活上,这可能导致一个主要的个人危机,虽然头脑感知不到创伤。头脑在至福的感觉中流连。别人会说你丧失了头脑——而以某一种说法来看,你可能是的。

发现生命和身体毫无关系,可能创造出另一方面的一个不平衡。虽然一开始实体的行为是——仿佛身体是所有的一切,现在它的行为却像是身体根本不重要。当然,这并不是真的——如果实体很快的(并且有时候痛苦的)忆起来的话。

你是个三部分的存在(tri–part being),由身、心和灵构成。你将永远是个三部分的存在,不只当你活在地球上时。

有时人会说,在死亡时,身和心都被丢掉了。身和心并没被丢掉。是身体改变了形式,留在后面它密度最大的部分,但永远保留其外壳。心智(不可与大脑混淆)也仍与你同行,加入灵和身,成为一个三次元或三面的能量团。

若你选择回到你称为“在地球上的生命”这个体验机会,你的神圣的自己,将再度分开其真实的次元,成为你所谓的身、心和灵。事实上,你们全是一个能量,却有三个分别的特征。

当你着手住进一个在地球上的新肉身时,你的以太体(ethereal body)(如你们有些人称它的)降低了其振动频率——将它自己由一个振动得快到令它甚至无法为人看见的频率中减慢下来,到一个产生质量和物质的速度。这实在的物质是纯粹的思想创造——你的心智,你三部分存在的较高心智面——的作品。

这物质是亿万种不同的能量单位凝结成一个庞然的巨块——由心智控制……你真的是一个大智之人(master mind,运筹帷幄之人,译注:神又在说双关语)!

当这些微小的能量单位扩展了它们的能量,它们就被身体抛弃,同时心智又创造出新的来。心智自其继续不断关于你是谁的思想中创造出这个来!可以说,是以太体“捕获”那思想,然后降低更多能量单位的振动率(以一种说法“结晶化”它们),而它们变成物质——你的新物质。以这方式,你身体的每个细胞每几年就会改变一次。相当实在的,你不是你几年之前的同一个人。

如果你思考有病的或不适的思想(或连续的愤怒、憎恨和负面想法),你的身体会将这些思想转译成物质形式。人们将看见这负面的、病态的形体,而他们会问:“你出了什么毛病?”(What’s the matter?)但他们不会知道,他们的问题是多么的精确(译注:此处英文之妙无法转译,matter这个字本为物质,也有毛病、困难等义)。

年复一年、月复一月、日复一日,灵魂看着这整出戏的演出,而永远执持有关你的真理。它永不忘记那蓝图、那原始计划、那第一个想法、那具创意的思维。它的任务是提醒(remind)你——就是说,真的重新思考(re–mind)你——因此你可以再度忆起你是谁,然后选择你现在希望是谁。

以这方式,创造和经验、想象和完成、知晓和成长,会以未知的循环继续下去,现在,并且直至永远。

尼:哎唷!

神:是的,正是那样。哦,还有很多的要解释。这么多,以致永远无法在一本书里,或许在一生里也不可能解释得完。然而你已开始了,而那是很好的。只要记得这点,就如你们伟大的老师莎士比亚说的:“何拉息欧,天上地下有比在你们的哲学里梦到的还更多的事。”

尼:我可否问你一些有关此点的问题?比如,当你说,在死后我的心智与我一起走,那是否意指我的“人格”与我一起走?在死后我会知道我曾是谁吗?

神:会的……以及你所曾是的每个人。它将全都对你开放——因为那时,知道于你有利。现在,在这一刻,则不会。

尼:还有,与此生有关,会有一个“算帐”——一个回顾——一个记帐吗?

神:在你所谓的死后,并没有审判。你甚至不被允许去判断你自己(因为,基于在此生你是如何的对自己批判和不原谅,你一定会给自己很低的分数)。

不,没有算帐这回事,没人做出赞成或反对的手势。只有人类是爱批判的,而因为你们是,所以你们假设我必然是。然而我并不——而那是个你们无法接受的伟大事实。

无论如何,虽然在死后没有审判,你却有机会再看看你在这儿时所有的思、言和行为,而决定那是否是你想再选择的:你是谁,以及你想要是谁。

尼:有一种围绕着所谓Kama  Loca教义的东方神秘教诲——按照这教诲,在我们死亡时,每个人都被给与机会,去重度每个你曾思考过的想法、每句你说过的话、每个你采取过的行动,并非由我们的立场,却是从每个其他受影响的人的立场。换言之,我们已经经验到我们以前在思、言和行时我们的感受——现在我们被给与这经验去感受在每个这些时刻里,别人的感受——而藉由这个方法,我们将决定是否要再思、言或行那些事。对这点你有什么意见吗?

神:在你此生之后所发生的事,是太殊胜了,所以无法以你们能理解的说法在此描述——因为那经验是异次元的(Other–dimensional),而用被如此严重局限的字眼作工具,来描写是根本不可能的。我只能说,你们将有机会去再回顾这个——你目前的人生,没有痛苦、恐惧或批判,为的只是让你从在此生的经验感受中,决定你想要由那儿走向哪儿。

你们许多人会决定回到这儿来;回到这个有密度和相对性的世界,以便有另一次机会去经验,在这层面是你对你自己所做的决定和选择。

而有些人——少数被选的——则将带着一个不同的任务回来。他们将回到这有密度和物质的世界,只为了带其他灵魂离开这有密度和物质的世界。在地球上,在你们中间,永远有曾做过这样一个选择的那些人。你可以立刻分辨出他们。他们的工作已结束,他们回到地球来只为帮助他人。这是他们的喜悦。这是他们的狂喜。他们不求别的,只求服务他人。

你无法错过这些人。他们无所不在。他们比你想的还要多。你很可能就认识一个。

尼:我是其一吗?

神:不是,如果你得问,你便知道你不是。像这样的一个人是不问任何人问题的。没有事可问。

你,我的儿子,在此生是个信使。一个先驱。一个带来讯息的人;一个真理的追求者,且常是真理的讲述者。就这一辈子而言已够了。快乐些吧。

尼:哦,我是快乐。但我永远希望能更多!

神:对!你会!你永远会希望更多。那是你的天性。寻求“更多”是一个神圣天性。

去追求吧,确定的去追求。

现在我想明确的回答你,用以开始我们这一段的持续对话的那个问题。

去吧,去做你所真正爱做的!别的都不要做!你的时间这么少。你怎么还能想到去浪费一分钟做某些你不喜欢做的事来谋生呢?那种生活是什么啊?那不是生活,那是垂死(dying)!

如果你说:“但,但是……我有需要依靠我的人……嗷嗷待哺的小嘴……一个依赖我的妻子……”那我会回答:如果你坚持你的人生是有关你的身体在做什么的话,你就是不了解你为何到这儿来。去做些令你愉快的事吧——说明你是谁的事。

还有,至少对那些你想象阻止你得不到你的喜悦的人,你能不再怀恨和生气。

不要轻视你身体正在做的事。它是重要的。但却非以你所想的方式。身体的行动本意是反映一种存在状态,而非想达到一种存在状态的企图。

在事情真正的秩序里,一个人并不为了要快乐而做某一件事——而是一个人是快乐的,所以做某件事。一个人并不为了有慈悲心而做某些事,而是一个人是慈悲的,所以以某种方式行事。就一个高度有意识的人而言,灵魂的决定先于身体的行动。只有一个无意识的人,才企图经由身体在做的事,来产生一种灵魂的状态。

这就是“你的人生并不是关于你的身体在做什么”这个声明的意思。然而,真实的,你的身体在做什么,却是你的人生是关乎什么的一个反映。

这是另一个神圣的二分法。

然而,如果你别的什么都不了解,也要了解这一点:

你有喜悦的权利;不论有没有孩子,有没有配偶。追求它!找到它!而你会有一个喜悦的家庭,不论你赚多少钱或没赚多少钱。而如果他们不喜悦,他们站起身来离开你,那么,以爱释放他们,让他们去寻求他们的喜悦。

如果,在另一方面来说,你已进化到身体的事情不再令你关心,那么你甚至可以更自由地去追求你的喜悦——在地上如同在天上。神说快乐是好的——是的,你甚至在你的工作里也能感到快乐。

你的终身志业是关于你是谁的一个声明。如果它不是,那么你为什么在做它?

你是否认为你必须去做?

你不必须做任何事。

如果“一个男人应该不计一切,甚至他本身的快乐,也要去维持他的家庭”是你是谁的话,那么就爱你的工作,因为它有助于你创造一个对自己的活生生的声明。

如果“一个女人做她所恨的工作,为的是要负起她认为的责任”是你是谁的话,那么就爱、爱、爱你的工作,因为它全然地支持你的自我形象、你的自我观点。

一旦他们了解他为谁在做什么,及为何理由,每个人都能爱每件事。

没有一个人做的事是他不想做的事。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