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 生命开始于你们的舒适区域之外

 《与神对话》

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的召唤和给我的挑战。谢谢你将这目标放在我面前。谢谢你始终引导我走向你知道我真正想要走的方向。这就是我为什么走向你。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喜爱和祝福这些对话。因为是在与你的对话中,我发现了我内在的神性,并开始看到所有人的神性。

我至珍至爱的,诸天都因你这样说而欣欢雀跃了。这正是我走向你的原因,凡是呼唤我的,我都将走向祂。正如我现在已走向那些阅读这书的人。因为这份谈话绝不只是为了你一人。是为了全世界百万千万的人。是在每个人需要它的时候放在祂的手上,有时候竟出以那般奇妙的方式。它带给祂们自己曾经呼求的智彗,并且在祂们的一生中正是适合的此刻。

这就是这里所发生的奇迹:你们每个人都是因你们自己制造出这个结果。这本书虽然「看起来似乎」是别人给与你们、带你们来参与这谈话,将这对谈为你们敞开的,然而,这其实是你们自己把自己带到这里来的。

现在,就让我们一同再来探索你心中仍存有的问题吧。

那么,可否请你再谈谈死后的生活?你之前说到死后灵魂会遇见的情况,我实在很想能知道多少就知道多少。

那我们就说到你的渴望满足为止。

我刚刚说过,所发生的事是你想要发生的事。这是真话。你创造你的实相,不仅你跟肉体同在时如此,当你脱离肉体时仍是如此。

一开始你可能不明白这一点,因此你可能不是有意识的创造你的实相。因而你的经验就会由你未控制的意念所创造,或由集体意识所创造。

你未受控制的意念强于集体意识多少,你就以多少程度实际经验它们。集体意识被你接受、吸收和内化多少,你就以多少程度实际经验它。

这和你在现在的生活中创造你称为现实的情况没有什么不同。

在你的人生中,你永远面临三种选择:

1、你可以任许你不加控制的意念来创造当下。

2、你可以任许你创造性的意识来创造当下。

3、你可以任许集体意识来创造当下。

但反讽的是:在你现世的生活中,你发现要从你个人的觉察去有意识的创造相当难,甚至你往往会假定你个人的领会是错的——即使你明明看得清楚周围的种种——因此,你会向集体意识投降,而不论它合不合你用。

在你们称为「来生」的最初片刻,不管你把周遭看得如何清楚(这些是你可能难以置信的),你却会发现难以向集体意识投降;你会倾向于坚持你自己的领会,而不管它们合不合你用。

我要告诉你:当你被较低的意识环绕时,坚持自己的领会对你的好处比较多,但当你被较高的意识环绕时,向它投降则会对你的好处比较多。

因此,去寻找更高意识的人为伴是聪明之举。这样的伴侣对你的重要性是不会言过其实的。

在你们所谓的来世,关于这方面就无需担忧,因为你们会主动并自动被高意识存在体——并被高意识本身——所环绕。

不过,你们仍旧可能并不知道这样被爱所包围;你们可能并不是马上就能意会过来。因此,你们会觉得有些事情是「发生」在你们身上;你们是一时的运气光临着。事实上,你们死时的意识是什么,你们就经验到什么。

你们有些人对死有所料想,只是并不自知,你们终其一生对于死后是什么样子都会有想法,而在死时,这些想法就会呈现,你们会突然觉察(realize)你们原来想的是真的,你们使之成真(make real)。正像你们在活着时一样,你们最强烈的意念、你们最热烈执着的意念占了优势。

那么,人就可能下地狱了。如果有人终其一生都相信地狱绝对是存在的,而神会审判「生者与死者」,祂会分开「麦子与谷壳」,分开「山羊与绵羊」,相信一生既然做了那么多冒犯神的事,则祂们就一定会下地狱——那祂们就一定会在地狱的永远之火中焚烧了!祂们要怎么才能逃得出来?你在这三部曲中曾一再明言地狱不存在,然而你又说我们创造我们的实相。那么,相信地狱之火和永罚的人,就可能,而且真的会遇到永罚和地狱之火了。

在最终的实相中,除了那本是的外,什么都不存在。你说,你可能创造出你所选择的任何次实相(sub reality)来,这是没错的、包括你可以经验到所形容的地狱之火。在这整个三部曲中,我从没有说过你们不会经历到地狱;我说的是:地狱不存在。你们所经历的大部分事物都是不存在的,然而你们仍在经历它们。

真令人难以置信。我的一个朋友,柏奈特·拜恩(Barnet Bain)拍摄了一部关于这种论说的电影。我的意思是,完全跟这种说法相同。我现在写这段话的时候是一九九八年八月七日。我把这段话插入两年前所记录下来的谈话间,这是我以前从没有做过的。但在我把这本书的最后清样送到出版社之前,我最后一次重读稿本,却发现罗宾·威廉斯(Robin Williams)刚刚才主演完的一部电影,内容和我们此处说的完全一样。电影名叫「美梦成真」(What Dreams May Come),跟你这里说的相同得吓人。

那电影我很清楚。

你清楚?神也去看电影?

神拍电影。

哇!

没错。你没看过「哦,神啊!(Oh,God) 这部电影吗?

当然看过,可是……?

怎么?你认为神只会写书?

那么,罗宾·威廉斯的那部电影就是真的了?我是说,真的就是那样吗?

不是。没有任何电影、书或人,对神的任何解释是真正真的。

连《圣经》也不是?《圣经》不是真正真的?

不是。我想这一点你是知道的。

好吧。那这本书又怎么样呢?这本书总真正是真的了吧?。

不是。我很不愿意对你这样说,但我还是要说:这书是透过你的个人过滤器而出现的。我承认,你的过滤器的网眼是很精致的。你已成为非常好的过滤器。但你仍只是过滤器。

这我知道。我只是想要在这里再说明一次;因为有些人会把这样的书或如「美梦成真」这样的电影当作是真的。我希望让祂们不要如此。

这部电影的编剧与制片者透过不算完美的过滤器呈现出巨大的真理。祂们所要呈现的,是死后你所经历的,正是你预期与选择你会经历的,祂们把这一点做了很有效的说明。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回到原先的话题了吗?

可是。我想知道的就是我看这部电影时所想知道的。如果没有地狱,可是我却经历到地狱,则到底有什么鬼不同呢?

只要你还留在你所创造的实相中,就没有任何不同。然而你不可能永远创造这样的实相。你们有些人经历它的时间不会超过你们所谓的十亿分之一秒。因此,即使在你们个人的想象领域中,你们也不可能经历到悲伤痛苦之地。

假如我终生都相信这么一个地方,又相信我做过使我应去这种地方的事,则是什么可以使我不致永远创造这样一个地方呢?

你的知识与领会。

在此生,你的下一刻是由你对前一刻的新领会而创造,同样,在你们所谓的来生中,你们从对早先的一刻之所知与领会中创造新的一刻。

有一件事你们会十分快速知道与领会的是,你们一直都在任意选取你们想去经验的事情。这是因为在来生中,结果是立即出现的,你们不会看不出意念与其所创造出的经验之间的关系。

你们会明白,是你们自己在创造你们自己的实相。

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某些人的(死后)经验是快乐的,而某些人的则是吓人的;为什么某些人的经验是深刻的,而另一些人的又几乎是子虚乌有的。也解释了为什么有关死后片刻的故事是那么不同。

有些人从濒死经验中回来,充满了和平与爱,从此以后就不再恐惧死亡,而有些人则全身发抖的回来,认为自己遇到了黑暗与邪恶的力量。

灵魂会响应并再创造人心最有力的提示或暗示,将它在经验中制造出来。

有些灵魂会有一段时间留在这经验中,使这经验变得非常真实— —就像灵魂还在肉体内时的情况一样,尽管它此时的经验也同样不真,不恒久。有些灵魂则调整得很快,看出经验从何而来,而开始新的意念,立即走入了新的经验。

你是说,来世的事物并没有一个特定的样态?在我们自己的心以外,永恒的实相或真理并不存在?在我们死后,在我们走入另一个实相中时,我们仍旧是在继续制造神话、传说和假装的经验?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从这束缚中解脱?我们什么时候才得以认知真理?

当你们选择它的时候。这就是罗宾·威廉斯那部电影的重点。这也是这里所说的重点。当一个人的唯一渴望就是认知「一切万有」之永恒真理,就是领会那最伟大的奥秘,就是要经验最壮丽的实相,祂就能得到祂所要的。

没错,有一个大真理在,有一个终极的实相在。但不管实相是什么,你总是得到你所选择的——正是因为实相就是「你是一个神圣的造物」,神奇的创造你的实相,并去经验它。

然而,如果你选择不再创造你自己个体的实相,而开始领会和经历更大的、合一的实相,则你立刻就有机会这样做。

那些「死」的时候做此选择、有此渴望、有此意愿与认知的人,就立刻进入合一的体验中。其祂的人则只有在祂们自己有此渴望时才有此体验。

当灵魂仍跟肉体一同时,情况也正是如此。

这全然在你的渴望、你的选择、你的创造,在你对那不可创造之事的创造;也就是,在于你对那业已创造出来的事物之体验。

这就是创造了的创造者(The Created Creator)。不动的动者(The unmoved Mover)。是始是终,是前是后,是事物的现在——过去——一向的面貌,你们称之为的神。

我不会遗弃你们,然而我也不会将我的本我强加在你们身上。我从未这样做过,也永不会这样做。任何时候你们想要,都可回归于我。现在,当你们与肉体同在时如此,将来离开肉体时也一样。任何时候当你们愿意,你们都可回归于我,并体验失去个体本我的经验。你们也可以在任何你们选择的时候,重新创造你们个体本我的经验。

你们可以如自己的意愿体验「一切万有」的任何层次,至小的,或至大的。你们可以体验小宇宙,也可以体验大宇宙。

我可以体验粒子或岩石。

没错。说得好。

你暸解了。当你跟人体同住,你所经验的是较小的一部分,而不是整体,也就是说,小宇宙的一部分(但不是小宇宙的最小部分)。当你离开肉体(即某些人所称为的「精神世界」「灵界」),你的视角便跃进般的扩大。你会突然似乎知道了样样东西,能够成为样样东西。你对事物会有一种宏观,允许你懂得你目前不能懂得的事物。

那时你能懂得的事物之一,是仍有更大的宏观宇宙。也就是说,你会突然明白,「一切万有」比你那时所经验的还要更大。这使你立刻充满了敬畏与期待,惊奇与兴奋,喜悦与欢跃,因为那时你就知道并暸解我所知道和暸解的:游戏永远不会结束。

我能到达真正智慧的地步吗?

在你「死」后,你可以选择让你所会提出的任何问题都得到答案——并接受你从未梦想过的问题。你可以选择跟「一切万有」合一。你会有机会去决定你下一步要的是什么和做什么。

你会选择回到你最近的一个肉体吗?你会选择再以人的形象— —但另一种不同的人——来体验生命吗?

你会选择留在「灵界」——在你那时正经验着的境界?你会选择在认知与经验方面更进一步?你会选择完全「失去你的身份」而成为一体的一部分?

你选择什么?你会选择什么?你要选择什么?

这是我一直在问你的问题。也是宇宙始终在问你的问题。因为宇宙不知道别的,只知道去满足你最殷切的渴望,最大的愿望。事实上,它时时都在这样做,天天都在这样做。你与我之间的不同,就是你并未有意识的觉察到这一点。

我却觉察到。

告诉我……,在我死后,我会遇到我的亲人和我所爱的人吗?祂们会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帮助我了解发生了什么事吗?我会和那些「比我们早逝的人」再重聚吗?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看你选择了什么?你选择要让这些事情发生吗?那么,它们就会发生。

好吧,我承认我有点胡涂了。你是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由意志,而这自由意志会延伸到我们死后?

是的,这就是我说的。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我所爱的人的自由意志就必须和我的一样——当我有某一个想法和渴望时,祂们必须要和我有相同的想法和渴望——不然我死后,祂们就不一定会跟我在一起。还有,如果我想跟祂们共度永恒的余生,而祂们如果有一个或两个却想继续前进的话,那怎么办?也许祂们中有一个想要走得更高更高,像你说的,想要跟那一体结合为一,那又怎么办?

在宇宙中是没有矛盾的。有些事情看起来矛盾,但事实上并不。如果事情像你所说的那样(顺便告诉你,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那么你们双方都会得到你们所要的。

双方?

双方。

我可以再问是怎样的吗?

可以。

好。那么,怎么……?

你对神的想法是怎么样的?你认为我只能在一个地方吗?

不。我认为你同时处处都在。我相信神是无所不在的。

嗯,这一点你的想法正确。没有一处是我不在的。你暸解了吗?

我想是的。

好。那么为什么你会认为你是不一样的?

因为你是神,而我却只是凡人。

我明白了。我们还卡在这「只是凡人」上……。

好吧,好吧……,假设,只是为了讨论方便起见,我假定我也是神——或者,至少是由与神相同的材料造成的。那么,你是说我也可以在同一时间在所有的地方?

这只是意识要在它的实相中选择什么的问题。在你们所谓的「灵界」—你能想象什么,就能经验什么。如果你想要体验自己为一个灵魂,在一个时间,于一个处所,你就可以做到。然而,如果你想要体验你的灵魂更大一些,在同一个「时间」不只在一个处所,则你也可以这样做。事实上,你可以在任何「时间」在你所希望的任何处所体验你的灵魂。这是因为,事实上只有一个「时间」—只有一个「处所」,而你永远都在它的所有里面。因此,你可以依你的愿望,在你所选择的任何时候,体验它的任何一部分或数个部分。

可是如果我想要我的亲人们跟我在一起,而其中有人却希望到「这一切」的另外某一部分去,那又怎么办?

你跟你的亲人们不可能不想要相同的东西。你和我,你的亲人和我——我们所有的——都是同一个。

你对某事的渴望,这本身就是我对此事的渴望,因为你根本就是我,把称为渴望的经验表达了出来。因此,你所渴望的,就是我所渴望的。

你的亲人和我也同样是同一个,因此,我所渴望的,祂们也就渴望。

在地球上,你们也都渴望着相同的东西。你们渴望和平。你们渴望繁荣。你们渴望欢乐。你们渴望满足。你们渴望在工作中能够展现自己,在生活中有爱,身体健康。你们统统都渴望着相同的东西。

你们认为这是巧合?不是的。这是生命的运作之道。我现在正在为你们解释此道。

在地球上的事情之所以不同于你们所谓的灵界,是因为在地球上,你们虽然渴望着同样事情,但对如何得到它却各有不同的想法,因为你们各自循着不同的方向,却想寻求相同的东西!

是由于这些不同的观念,你们才制造出不同的后果。这些观念可称为发起思维(Sponsoring Thoughts)。这些我曾说过的。

是的,在第一部。

你们许多人共有的这种意念之一,就是你们的不够的想法(idea of insufficiency)。你们许多人私心里总以为就是不够。什么都不够。

爱不够,钱不够,食物不够,衣服不够,住处不够,时间不够,可供分配的好念头(good idea to go around )不够,当然可供分配的自己也是不够。

这种发起思维使得你们竭尽一切所能去求取你们认为「不够」的东西。如果你们认清了人人所渴望的任何东西都是足够的,则你们将立即放弃这一切作为。

在你们所称为的「天国」,你们「不够」的意念会消失,因为你们会觉察到,在你们与你们所渴望的任何东西之间并没有分离。

你们会觉察到比足够还有余。你们会觉察到你们可以在任何「时间」存在不止一个地方,因此你没有理由不要你的兄弟所想要的,不选择你的姊妹所选择的。如果祂们在死的时候想要你在祂们身边,则仅就祂们对你的思念,就足以把你召向祂们,你没有理由不奔赴祂们,因为这完全不会从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中取走任何什么。

这种没有理由说不的状态,就是我一切时间中所处的状态。你以前也曾听说过:神从来不说不。这是没错的。

我会给你们所渴望的一切,永远如是。从时间之始即是如此。

你真的永远都给每个人祂们所渴望的?

是的,我亲爱的,我真的如此。

你的一生反映着你所渴望的和你相信你可以得到什么。我不会给你你不相信你可以得到的——不管你是多么渴望。因为我不会违背你自己对它的想法。我做不到。这是法则。

相信自己不能得到某一事物,就等于不渴望此事物,因为这两者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但在地球上,我们不可能得到一切我们所渴望的。比如,我们不可能同时在两个地方。还有许多其祂的事物,也是只能渴望却不能得到,因为在地球上,我们人人都是如此受到局限。

我知道你会这么想,因此事情对你也就会是这样,因为给与你的永远是你相信会给与你的——这永远是真的。

因此,当你说你不能同时在两个地方,那你就不能。但如果你说,你能以意念的速度去你想要去的任何地方,甚至以你肉体的形态于任何时间存在于不止一个地方,那你就可以如此。

你看这就是这些对话让我觉得脱节的地方。我真的想要相信这些讯息是直接来自神——但是当你这么说的时候,我的内心真会疯掉,因为我就是无法相信。我的意思是,我就是不信你刚说的话是真的。在人类的经验中,没有可以证明这话的事情。

不对。据说所有宗教中的圣人都做过这种事。这需要很深的信仰才能相信?特别高层次的信仰?一千年才有一人?没错。但这表示它不可能?不对的。

我怎么去创造这种信仰?我怎么能去达到这样的信仰层次?

你不可能达到那里(get there) 。你只能在那里(be there)。我不是在玩弄文字。我是真的这样说。这一种信仰——我愿称它为完全的认知——不是你可以试图得到的。事实上,如果你试图得到它,你就不可能得到它。你只能就是那样。你只能就是那认知。你就是那种存在体。

这样一种存在状态出自一种完全的觉察状态。它唯有从这种状态中产生。如果你想要变得如此觉察,则你就不能如此。

这就如同如果你是四尺九,却想「变为」六尺一样。你不可能六尺高。你只能「是」你是的高度——四尺九。当你长到六尺的时候,你就会「是」六尺了。当你是六尺高的时候,你就可以做六尺高的人所能做的一切事了。当你处在完全觉察的状态,你就可以做一切处于此种完全觉察状态的人所能做的事。

因此,不要去「试图相信」你可以做这样的事情,而应试图走向完全的觉察状态。那时,就不需要相信。完全的认知会自现神迹。

有一次,当我静坐冥想时,曾经有一段完全合一、完全觉察的经验。那太奇妙了,令人欣喜不已。但那次以后,我曾一再试图再有这种经验。我不断的静坐,想要再次达到这完全的觉知,可是我从未能再成功过。这就是你所说的原因吗?你是说,只要我仍在寻求某种事物,我就不可能得到,因为这寻求就表示我现在没有得到它。这种智慧你在这整个三部曲中都一再地向我透露着。

没错,没错。现在你懂了吧,你更清楚了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一再反复、一再重述的原因。反正你在第三次、第四次,或许第五次,总会领会到的。

嗯,我很高兴我问了这个问题,因为这个「你可以同时在两个地方」或「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可能会变成很危险的玩意儿。这就是那种让人从帝国大厦往下跳,一边还会大喊「我是神!看哪!我可以飞!」的把戏。

在做这种事情之前,你最好处在完全的觉知状态。如果你必须以向别人表明来证明你是神,则你就还不知道你是,而这「不知道」会以你的实况表明出来。筒言之,你会摔个正着。

神不求对任何人证明它自己,因为神没有这个需求。神是,而这却是如此。那些知道自己与神为一的人,或在自己之内体验到神的人,不需向任何人证明,更不需向自己证明,因而也不会去寻求如此去做。

因此,当祂们椰揄祂,对祂说「如果你是神的儿子,你就从十字架上下来吧!」时,那位名叫耶稣基督的人什么也没做。

但是三天以后,当没有见证人、没有群众、没有证明任何事物的人在场时,祂静静的做了一件更惊人的事——而世人一直到现在还在议论不休。

你们的救赎就在这奇迹中,因为这奇迹不只向你们显示了耶稣的真相,也显示了你们是谁的真相,因此使你们免于被谎言所误——这谎言是别人告诉你们的,而你们把它当作真相来接受。

神永远邀请你们对自己存以最高的想法。

就在此时,你们的星球上就有人正在表现着这些最高的想法:包括使物体出现又消失,甚至在肉体中「永远活下去」,或重返肉身,再度生活——而所有这些,所有的这些,都因祂们的信念而得以成为可能。那是因为祂们的认知。那是因为祂们对事物如何成其为事物,其用意如何,有不可改变的清明。

在过去,当有人以凡人形象做出这类事情,你们就认为是奇迹,称这些人为圣人和救世者,然则祂们并不比你们更是圣人与救世者。因为你们所有的人都是圣人与救世者。而这正是祂们为你们带来的讯息。

我要怎么才能相信这些?我是全心全意想要相信的,只是实在无法相信。就是无法。

不,你不能用相信(believe)的。你只能知晓(know)它。

我怎么能知晓?我怎么样才能知晓?

凡是你为自己选择的,就给与别人。如果你做不到,则帮助别人做到。告诉别人,祂们已经拥有。为此称赞祂们,并为此推崇祂们。

这就是「宗师」(guru)的价值。这是全部的重点所在。但在西方,「宗师」一词已经带有太多的负面能量,它几乎已经带有轻蔑之意。「宗师」几乎就是骗子。效忠于某一宗师,就几乎是放弃了你自己的力量。

可是推崇你的宗师并不是放弃你的权力,而是得到力量。因为当你赞美你的宗师,当你推崇祂,你所说的就是「我见到你」。而你在祂人身上所见到的,你就开始在自己身上见到。那是你内在实相的外在证据。那是你内在真理的外在证明。证明你的生命的真相。

这就是透过你写这三部曲所带来的真理。

我并不认为是我在写这些书。而是你,神,才是作者,我只是个抄写员。

神是作者……,而你也是。这本书是我写的或是你写的,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你认为有所不同,你就失去了写这本书的意义了。你们大部分人都已偏失了这教诲的重点。因此我派了新的老师,更多的老师,都带着与往日的老师相同的讯息来。

我暸解你不愿意将这教诲认为是你个人的教诲。因为如果你到处嚷嚷说,你与神为一——或甚至只是神的一部分,你说这些话,写这些话,就不知道世人会怎么看待你了。

世人怎么看我倒没关系。但有一点我十分清楚:就是我没有资格做这些讯息——这三本书中所有的讯息——的唯一接受者。我不觉得自己有资格做这项真理的使者。没错,我现在是在为这三本书工作,然而即使在出书之前我就知道,比任何人都知道,以我所曾犯过的错误,以我所曾做过的自私的事,我根本就没有资格带来这奇妙的真理。

然而,这又可能是这三部曲中最大的讯息:神不对任何人隐藏,祂对每个人说话——即使那最没有资格的。因为,如果神对我说话,则神将对每个寻求真理的男人、女人与小孩的心直接说话。

因此,我们每个人都有希望。我们没有一个人烂到神会遗弃我们,不可原谅到神会转头不顾我们。

这些都是你所相信的吗?——刚刚你写的所有这些话?

是的。

那么它就是这样,在你就是这样。

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你是有资格的。就像每个人一样。没有资格,是对人类最坏的指控。你们以往日来鉴定你们的价值,我却以来日。

来日,来日,永远都是来日!你们生命的所在,不是在往日,是在来日。你们真相的所在,是在来日,而不是在往日。

跟你们将要做的事相比,你们已经做的便不重要。跟你们将要创造的相比,你们所已犯的错误便微不足道。

我原谅你的错误,全部的错误。我原谅你误置的热情。所有全部的。我原谅你错误的观念,你被误导的领会,你令人受伤的行为,你自私的决定。这所有的全部。

别人可能不原谅你,但我原谅你。别人可能不放过你的错误,但我放。别人可能不让你忘记,不让你走向新的事物,但我让。因为我知道你不是过去的你,却是,并将永远是,现在的你。

在一分钟之间,在一秒钟之间,一呼一吸之间,一个罪人可以转变为圣人。

事实上,没有「罪人」这么一种东西,因为没有一个人会被罪「犯」到——尤其是我。这就是何以我说我「原谅」你。我用这个字眼,因为这似乎是你们所能了解的。

事实上,我不是原谅你,而且也不会为了任何事原谅你。我没有必要。没有什么要原谅的。但我可以释放你。正像我此时此处所做的。再度如此。正如我过去经常做的——以那么多其祂老师的教诲所做的。

那为什么我们不肯听那些老师的?为什么我们不相信你这最大的允诺?

因为你们不相信神的善。那么,就把要相信我的善忘记吧!只去相信这简单的逻辑:我所以无需原谅你们,是你们不可能冒犯我,我也不会被伤害与毁灭的。然而你们却以为可以冒犯,甚至伤害我。这是多么大的幻相!多么大的心结啊!

你们不可能伤害到我,困为我是不可能被伤害的。而凡是不能被伤害的,也不可能、不会去伤害别人。

现在你可以明白这真相后的逻辑了:我不会谴责,不会惩罚,也不需报应。我没有此种需求,因为我不可能以任何方式受到伤害或冒犯。

而你也是一样。所有其祂的人也是一样——尽管你们以为自己可以被伤害或毁灭,曾经受到伤害或毁灭。

因为你们以为受到伤害,所以便要求报复。由于你们经历了痛苦,所以要别人也经历痛苦,以为报应。但是,你们究竟有什么正当的借口来造成祂人痛苦呢?因为(你们以为)有人造成了你们的痛苦,就觉得以痛苦回报是对的?你们本来认为人与人不应那般对待,然而一旦你们自以为有借口可以那样待人,就于心无愧了?

这是疯狂。而你们未能看出的是在这种疯狂中,所有造成祂人痛苦的人都自以为正当。每个人的每件行为都被祂自己认为是对的,因为这是祂的所欲所求。

照你们的定义,别人的所欲所求就是错的。照别人的定义则正好相反。你们可能不同意祂们的世界观,祂们的道德架构,祂们的神学观,祂们的决定、选择与行?……;但是祂们,以祂们的价值观为基础,却同意祂们自己的。

你认为祂们的价值观是「错」的。但又有谁说你们的价值观是「对」的呢?只有你们言行合一,才会使这价值观有些意义,可是你们的「对」与「错」,却经常在变。个人如此,整个社会也是一样。

只不过数十年前,你们社会认为「对」的,于今却认为「错」了。不久以前你们认为「错」的,于今又称它为「对」。然而谁能说谁是或谁非呢?没有评分卡,你怎么分辨比赛的结果呢?

然而我们却敢于互相审判,我们敢于谴责,只因为有人不合于我们一直在变的是非标准。喔——,我们还真了不起呢。我们连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都无法一致。

但问题不在这里。关于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改变主意并不是问题所在。这一点你们必须清楚,不然你们就无法成长。改变乃是演化的成果。

不,问题不在你们改变,或你们的价值观改变。问题在你们有那么多人坚持以为你们现在的价值观是对的,是完美的,人人必须遵从。你们有些人变得自是自大。

如果你们的信念对你们有帮助,则坚守它,牢牢的守住它。不要动摇。因为你们的「对」「错」观念,是你们对你是谁的定义。然而不要要求别人也以你们的对错来定义祂们自己。也不要那么牢牢的「栓在」你们现在的信念与习俗中,免得阻碍了你们的演化。

事实上,你们不可能阻碍演化,即使你们想要做也做不到,因为,不管有你们还是没有你们,生命都一直在前进。没有任何事物是停留在同一个状态的,也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变的。不变就是不动,而不动就是死。

生命的一切都是动。每一块石头都充满了运动。一切都在动。一切。没有一种事物不是在动中。因而没有一个事物不是时时刻刻在动的。没有一物。

保持原样,或意图保持原样,是违背生命法则的。这是愚蠢,因为在这种争执中,胜利的一方永远是生命。

所以,变吧!是的,变吧!改变你们关于「对」与「错」的想法。改变你们关于这个和那个的想法。改变你的构想,你们的结构,你们的模型,你们的理论。

允诺你们最深的真理改变。看在老天份上,为了你们好,由你们自己主动去改变吧!我这话是真的。为了你们好,由你们自己去改变吧!因为关于你们是谁,你们的新观念就是成长所在。你们关于这是什么的新观念,就是演化加速之处。你们关于谁、什么、何处、何时、如何和为什么的新观念,就是使神秘得以解开之处,故事得以结束之处。然后你们可以开始新的故事上个更精采的故事。

你们关于「一切万有」的新观念就是兴奋之所在,就是创造之所在,就是你内在的神得以显现、得以充分实现之所在。

不论你们认为事物已经「多好」,它们仍旧可以更好。不谕你们认为你们的神学、你们的意识形态、你们的宇宙观已经多么奇妙,都还可以更奇妙,因为「天上地下要比你们的哲学所梦想的事物还要多得多」。

因此,打开吧!打开!不要因为你们已经适应旧有的真理,而把新真理的可能性关闭。生命开始于你们的舒适区域之外。

然而,不要急于审判祂人。宁可避免审判。因为别人今日的「错」,可能是你昨日的「对」,别人今日做错的事,可能是你昨日未经改正的行为,别人今日「有害的」、「伤人的」、「不可原谅的」和「自私的」选择与决定,正是你曾做过多次的。

你也许「无法想象」,别人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然而你忘了,这正是你所来自之处,是你和祂将要去向之处。

而对那些你们自以为邪恶、自以为不值、不可救药的人,我要这样告诉你们:你们没有一个是永远迷失的,永远不会。因为你们是一切,是变的历程中的一切。你们是一切,是通过演化而移动的一切。

而这就是我所要的。

藉由你们。

上一篇:3-03 一切都只是视角的问题

下一篇:3-05 宇宙间没有意外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 理性被禁锢时代(中古时代) - 来自《思想自由史》

宽容令发布后约十年,君士坦丁大帝就采行基督教。由这重大的决议就使一千年中理性受着束缚,思想被奴役,而知识无进步。基督教被禁止的二百年中,基督教徒都主张宽容,他们的理由是:宗教信仰应该是自愿的,而非可以强制的事。及至他们的信仰成了有势力的教条,又有国家的势力作其后盾,他们就舍弃这种见解了。他们极力企图将人们对于宇宙神秘的意见造成完全的一致,并采取一种切实的压迫思想的政策。罗马诸帝和政府的采取这种政策,一半是由政治的动机;恐怕宗教的派别分歧,对于罗马的统一不利。但根本的原因是在“只有在基督教会里才得救渡(Sa……去看看 

上篇 第03章 竞争 - 来自《幸福之路》

如果你随便问一个美国人,或是一个英国商人,在他的生活中,什么是对快乐的最大的妨碍?他会说:“生存竞争。”他这话是肺腑之言,他相信确是这样。在某种意义上,这话是对的;但从另一层意义、而且是更重要的意义上来看,事情未必这样。当然,生存竞争是确实存在的。如果我们是不幸的,我们就得去为生存而斗争。例如,康拉德小说中的主人公福尔克就得如此。在一艘被遗弃的船上,他是仅存的两个拥有武器的人之一;除了对方,已经别无泄物聊以弃饥了。当这两人吃完了原先一起分享的最后一点食物后,一场真正的生存斗争开始了。福尔克赢了,但是从此以后,他……去看看 

2-1.9 三月十五日这一天 - 来自《走向混沌》

我被允许回家一天的事情,在劳改队若同一次精神地震,在我的同类们中间,被视为解禁的一颗信号弹。我归队之后,在菜园的劳动中,又发现了一个不解之谜——董和高一连几天没有露面。据门口值班员透露:这几天头头们在场部开会。   本来在菜园干活就十分轻松,篱笆圈里就成了议论天下大事的园地——比如,1962年1 -2月中央在北京召开了七千人大会,3月周恩来在广州会议上有关知识分子问题的讲话,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人们还在有滋有味地咀嚼着它的余音,并把我的回家与中队头头们的连续开会的事联系在一起。其实,中央在1962年8月,已经开过了八届……去看看 

序 - 来自《海权论》

有关马汉海上权益论的思想精华,本书应该是迄今为止国内首部集大成者。   马汉在美国享有很高的历史地位,在世界海军界也颇有声望,其有关争夺海上主导权对于主宰国家乃致世界命运都会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观点,更是盛行世界近百年而长久不衰,这就是所谓的海权论。   在我国,过去由于历史与时代条件的影响,有关马汉的学术与军事政治思想的研讨一直处于空白状态,国内对于马汉思想的介绍及其原作的翻译也因此而止步不前。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深入,对外贸易、人员交往的日趋扩大,国人的意识也在逐渐更新与全面,普通民众的眼光……去看看 

65 - 来自《灵山》

我早已厌倦了这人世间无谓的斗争,每一次美其名日所谓讨论,争鸣,辨论,不管什么名目,我总处于被讨论,挨批判,听训斥,等判决的地位,又白白期待扭转乾坤的神人发善心干预一下,好改变我的困境。这神人好不容易终于出场了,却不是变脸,就转身看着别处。  人都好当我的师长,我的领导,我的法官,我的良医,我的诤友,我的裁判,我的长老,我的神父,我的批评家,我的指导,我的领袖,全不管我有没有这种需要,人照样要当我的救主,我的打手,说的是打我的手,我的再生父母,既然我亲生父母已经死了,再不就俨然代表我的祖国,我也不知道究竟何谓祖国以及我有没有祖国,人总归都……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