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 人生就像计算机游戏

 《与神对话》

如果可以,现在我想换换话题了,我们来谈谈地球的灾变吧。不过,我想要先说一下我的一个观察。我们的谈话似乎有不少部分是说了不只一次的。我有时觉得同样的话我听过了好几遍。

这很好啊!你没错!就如我原先说过的,这是照计划进行的。

这份讯息就像弹簧。当它卷起来的时候,它盘绕在它自己上面。一圈迭在一圈上,看起来就像「围着圈子打转」。只有在把弹簧松开的时候,你才能看出它是以螺旋形上升,远超出你原先的想象。

对,没错。许多话都已说过好几次,只是方式不同。有时甚至连方式也相同。你的观察没有错。

当你读完了这些讯息后,你应当可以逐字逐句的覆述重点。可能有一天,你会希望那样做。
好啊,这很公平。现在让我们继续前进吧:有一伙人似乎认为我跟神有「无线」电话;祂们想要知道我们的地球是否要毁灭了?我知道我曾问过这个问题,但现在我真的想得到直截了当的回答。地球真的像许多人所预言的,要发生灾变了吗?如果不是,那这些通灵者看到的又是什么?捏造的假像?我们该祷告吗?改变吗?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还是只能束手待毙?

我很高兴谈谈这些问题,但是我们并非「前进」。

不是吗?

不是。因为答案都早已给过你们了——在我原先解释时间的时候。

你是指「凡是将要发生的事,都已经发生」?

对。

但那「已经发生的事」是什么呢?它们怎么发生的?又发生了什么?

一切都已发生。

一切可能发生的事,都已经以事实存在,以完成的事件存在。

那怎么可能?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那怎么可能。

我要用你们比较容易想象的方式来解释,看是不是较有益。你看过孩子用CD—ROM 玩计算机游戏吗?

看过。

你有没有想过,计算机是如何响应孩子对摇杆的操纵。

嗯,我其实是一直很好奇的。

这全靠那磁盘片。计算机之所以知道响应孩子的每一个动作,是因为每一个可能的操纵都已经被设计在磁盘片上,适当的响应也设计在上面了。

什么?你是说每一个结果,和每一个造成结果的动作,都已经设计好在磁盘片上?这满诡异的。简直是超现实。

这没有什么好「诡异」,这是科技。而假如你认为计算机游戏的科技很够瞧,那你再瞧瞧宇宙科技吧!

试把宇宙之轮想象为光驱。所有的结局都已存在。宇宙只是等着看你们这一次选择什么。而当游戏结束,不管你是输、是赢、是平手,宇宙都会问你:「要再玩一次吗?」

计算机磁盘不会在乎你是输是赢,你无法「伤它的感情」,它只会提供你再玩的机会。所有的结局都已存在,而你会经验哪一种结局,则是以你的选择而定。

所以,神不过是一具 CD—ROM?

我不会这样说。真的不会。但在这整个的谈话中,我一直试图用每个人所能领会的比喻在说明。而我认为 CD—ROM 是一个很好的比喻。

生活在许多方面就像 CD—ROM。所有的可能性都存在,并且已经发生。现在你得去选择你要的经验。

这跟你的地球灾变问题直接有关。

许多通灵者所说关于地球灾变的话是真的。祂们打开了通向「未来」的一扇窗子,祂们看到了未来。问题是,祂们看到的是哪一种「未来」?就如 CD—ROM 上的结局,版本并不止一种。

版本之一,是地球大乱。另一种版本,并不一定是。

事实上,所有的版本都业已发生。记住,时间——。

——我知道,我知道。「时间并不存在」——

对呀。然后呢?

所以一切都同时发生。

对。一切曾经发生的,目前正在发生,而所有将要发生的,现在即已存在。正如计算机游戏中所有的动态,现在都正存在磁盘片中。所以,如果你认为通灵者所预言的世界末日好玩,你就集中你所有的注意力,你可以把它拉向你。而如果你想要经验的是一个不同的实相,那你就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上面,你就可以把那结果拉向你。

所以,你不会告诉我,地球灾变到底会不会发生,是吗?

我在等着你们告诉我。你们会自己决定它——以你们的所思、所言、所行。

千禧年的计算机问题又怎么样呢?有些人说,我们现在所谓的千禧虫危机会让我们的社会与经济体系大乱。会吗?

那你怎么说呢?你怎么选择呢?你认为你与所有这些都一无干系吗?我告诉你,这样想是不正确的。

你可以告诉我们,会有什么状况出现吗?

我不要预言你们的未来,这种事我不做。但我可以告诉你们——任何人都可以告诉你们:如果你们不小心,你们就会走到你们走向的地方。因此,如果你们不喜欢你们现在的走向,那就改变方向。

怎么做?我怎么能改变那么巨大的后果?面对通灵人士或精神「权威」人士所有的这些灾难预言,我们应当怎么做?

走向内心。寻求内在的智慧。看看内在智慧呼唤你们怎么做,就照着去做。

如果这意谓要你写信给工商业者及政治家,请祂们对环境的维护采取行动,以免造成地球灾变,就去做。如果这意谓聚集社区领袖共同克服公元两年年难题,就去做。如果这意谓请走你自己的路,每天发出正面的能量,使你周围的人免于落入恐慌,不致因而招致问题产生,就去做。

最重要的是,不要害怕。不论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可能「死」,因此没有什么好怕的。要对那历程的展开有所觉知,心中默默明白你们一切都不会有问题。

要跟「所有一切皆完美」之意保持接触。要明白你会去必须去的地方,以便在你创造你真正是谁的过程中,选择正是你要的经验。

这就是平安之路。在一切事物中,看出它的完美。

最后要注意的是,不要试图「摆脱」任何东西。凡你抗拒的(resist),就会坚持(persist)。在第一部曲中我已告诉过你。那是真的。

凡是因「看到」未来或「听到」祂人所说的未来而忧伤的,都是因为未能「留在完美中」。

还有其祂的忠告吗?

欢庆!欢庆生命!欢庆本我!欢庆预言!欢庆神!

欢庆!要玩这个游戏。

不论发生何事,都把喜悦带到那时刻,因为喜悦就是你,你就是喜悦,永远是。

神不可能创造任何不完美的东西。如果你认为神可能创造不完美的东西,你就是对神还一无所知。

所以,欢庆吧!欢庆那完美!只看到完美,只为完美而笑、而欢庆,别人所称为的不完美,将永远不会以不完美的形态触及你。

你是说,我可以避免掉地轴的转位!或被陨石击中,或被地震压扁,或承受千禧年的混乱与歇斯底里的后果?

你可以确定不会受到任何这一类事情的负面影响。

这不是我问你的意思。

但这却是我的回答。无惧的面对未来,领会那历程,并看出它整个的完美。平和、安详与沉静将会带领你避免大部分所谓的「负面」经历与后果。

如果关于这一切你都错了,又怎么办?如果你根本不是「神」,而只是我丰富想象力的产品怎么办?

呵,又回到老问题了,呃?

好啊,那又怎么样?难道你还能想出更好的生活方式吗?

我所说的只是,在面对所有这些全球大灾难的悲惨预言时,你应该保持沉静、平和、安详,这样你得到的结果将是最好的。

即使我不是神,而只是「你」,难道你还能得到比这更好的忠告吗?

我想是不能。

所以,还是一样,我是不是「神」并没有什么不同。

关于前面的忠告,正像这三本书中所有其祂的讯息,你们所要做的,只是在生活中去实现它的智慧。不然,如果你们可以想出更好的办法,那就照着去做。

注意,即使这些书中所说的话全都是出自尼尔·唐纳·沃许,但你们从书中所涵盖的这些议题上,也几乎找不出比这更好的忠告了。所以,请这样看待这件事:这套书或许是出自神的言谈,也或许只是出自一个聪明家伙尼尔的言谈。

这又有什么不同。

不同在于,如果我被说服,相信这些话是神说的,我就更能把它当真。

噢,别掰了!我已经用过上百种的方式,给你们带来过上千次的讯息,你们却大部分都当作耳边风。

是啦!我猜我真的没听。

你猜?

噢。好吧,我没听。

所以,这一次别不听了。你认为是谁把你带来谈这本书?是你自己吧!所以,如果你不肯听神说话,那就听你自己说话吧。

或听我好心的通灵者说话。

或听你好心的通灵者说话!

你现在是在逗我。不过这倒让我想到另一个我想要讨论的主题。

我知道。

你知道?

当然。你想讨论通灵者(Psychic,译注:指对超自然力量敏感的人或通灵者)。

你怎么知道?

我是通灵者。

嘿,我打赌你是。你是所有的通灵者之母。你是首脑、台柱、最有影响力的人。你是老板,是顶尖人物,是主席。

好小子,你……说……对了。

好,击个掌吧!

酷,兄弟。你对了。

那么我要知道的是,「通灵能力」是什么?

你们每个人都有你所称为的「通灵能力」。实际上,它是第六感。而你们每个人对任何事都有「第六感」。

通灵能力只是从你们受限制的经验中走出来,走入更广阔的视野。退一步看看。是比你们自以为有限的个体所当感觉的去感觉更多,比你们自以为所当知道的知道更多。是去接触你周围更大实况的能力,是去感知不同能量的能力。

那该怎么去发展这种能力?

「发展」是很好的用词。这就像肌肉一样。你们人人都有肌肉,可是有些人选择去发展它,有些人则不,很少去用它。

要发展你的通灵「肌肉」,你就必须运用它。用它。每天用。时时用。

现在那肌肉是存在的,只是很小、很弱。未被加以利用。所以你偶尔会有点直觉,只是没有依此行动。你对某些事会有「预感」,但却忽视它。你会作了什么梦,或有什么「灵感」,可是你任由它过去,很少理会它。

感谢老天,幸好你对这本书的直觉没被你忽略,不然你现在就不会在此谈这一段话了。

你以为你在此谈这些话是意外,是巧合?

所以,发展通灵「能力」的第一步,就是认知你有这能力,并且要用它。要注意你的每一个预感,每一个感觉,每一个直觉。要注意。

然后,依你的「所知」来行动。不要让你的心智把它拖到不了了之。不要让你的恐惧把你拉开。

你越是无惧的依直觉而行,直觉越是服务于你。它一直都是在那里的,只是现在你才留意到它。

但我说的并不是那种「总让你找到个停车位」之类的预感能力。我说的是那种真正的通灵能力。那种可以看到未来的能力。那种你知道用别的方法无法知道的事情之能力。

这也正是我在说的呀。

那这种通灵能力是怎么在作用的?我应该听有这种能力的人的话吗?如果一个有通灵能力的人预言了某件事,我能改变它吗?还是我的未来已经铁定了?为什么有些有通灵能力的人在你一走进屋子时,就能说出一些关于你的事?为什么——等等。

现在已有四个问题。让我们放慢点,一次只谈一个。

好吧。通灵能力如何运作?

通灵现象有三个章法,可以让你了解通灵能力如何运作。让我们来看看这三个章法:

一、所有的意念(思想)都是能量。

二、所有的东西都在动。

三、所有的时间都是现在。

通灵者是那种把自己向这些现象所造成的经验打开的人:这经验就是振动。有时在心中形成图像,有时则以语言或文字出现。

通灵者会对这些能量变得熟稔。一开始,这可能并不容易,因为这些能量非常轻微飘忽,非常细致。就像夏夜的柔风,你以为它吹动了你的发丝——但也可能没有。就像远处一点轻音,你以为你听到了,但又无法确定。就像眼角余光所看到的一点微火,你发誓看到了,但不能转头去看,因为一转头它已不见,你不由得要问:真的有吗?

这是初通灵者常会问的问题。老练的通灵者从不这样问。因为这样问会把那答案挥开。问这样的问题是诉绪于心智,而这是通灵者最最不要做的。直觉不住在心智里。要做通灵者,你必须「失」心。因为直觉所在之处是精神,是灵魂。

直觉是灵魂的耳朵。

灵魂是唯一够敏感的器官,可以「捡起」生命最微渺的振动,可以「感受」这些能量,感觉场中的这些波,并解释它们。

你们有六种感官,而不是五种。你们有嗅觉、味觉、触觉、视觉、听觉和……知觉(Knowing)。

以下就是「通灵能力」的运作方式:

每当你有意念,就发出能量。它就是能量。通灵者的灵魂捡起这能量。真正的通灵者不会停下脚步来解释它,而可能脱口说出这能量是什么样子。这就是何以通灵者会告诉你你在想什么。

你曾经有过的一切感觉,都留在你的灵魂中。你的灵魂是你一切感受的总集。它是贮藏所。即使已贮藏了多年,那真正打开了的通灵者仍能在此时此地「感受到」你的那些感觉。这是因为——一言以蔽之——

没有时间这么个东西——

这就是通灵者为什么可以告诉你关于你的「过去」。

「明天」,也一样并不存在。一切都发生在现在当下。一切发生的事都送出能量的波,在宇宙的照相版上印下洗刷不掉的影像。通灵者看到或感觉到「明天」的影像,就如它是现在发生的——其实正是。这就是为什么有些通灵者会说出「未来」的事。

在生理上这又是怎么进行的呢?通灵者也许并不真正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祂只是藉由强烈的集中,把祂自己的一个次分子成分送出去。祂的「意念」——如果你愿意这样说——离开了祂的身体,咻咻咻的进入太空,跑得够快够远,足以转回来,从远处「看」你现在还没有经历到的「现在」。

次分子的时光旅行!

你可以这么说。

次分子的时光旅行。

好啦,好啦。我们要把这个变成杂耍表演了?

不,不。我不闹了。真的……,请说下去。我真的想听。

好吧。通灵者的次分子成分由这种集中吸收了那影像的能量后,带着那能量咻咻咻的又返回通灵者体内。由此那通灵者「得到了一个图像」——有时祂会打一个寒颤——或「感受到一个感觉」,祂会尽可能的不去对这数据做任何「加工处理」,只是立刻把它加以描述。通灵者知道不要去追问祂在「想」什么,或突然「看到」「感觉到」什么,而只是任它尽可能原封未动的「通过」。

几个星期以后,如果那「感受到」的或「见到」的事情真的发生了,这通灵者就会被人称为天眼通、当然,也确实是如此!

如果是这样,那有些「预言」为什么是「错」的呢?——就是,没发生呢?

因为通灵者并不是「预言未来」,而只是对祂在永恒此刻上观察到的「可能的各种可能性」之一提供了一瞥之见。做选择的永远都是那通灵者。祂很可以做别种选择——跟预言不符的选择。

永恒时刻包含所有「可能的各种可能性」。我已做过好几次解释。一切都以百万种不同的方式发生过了。留给你们的,只是做某些觉知(perception)的选择。

那只是一个觉知的问题。当你改变觉知,你就改变意念(思想),而你的意念则创造你的实相。凡是在任何处境下你所能料想的任何后果都业已存在。所有你必须去做的,只是去感受,去觉知。

这也就是「在你求以前,我即已答应」的意义。事实上,在你祈祷前,你所祈求的就已被答应了。

那我们又为什么没能得到所有我们祈求的呢?

这在第一部曲中都已说过了。你们并没有总是得到你们所要求的,但总是得到你们所创造的。创造随着意念而来,意念则随觉知而来。

这真是惊人。虽然我们已经讨论过了,还是觉得惊人!

不是本来就应该如此吗?这就是为什么要一说再说的缘故。一再谛听,可以让你的心围着它转。然后你就不觉「惊人」了。

如果一切都是现在发生,则在我的「当下」此刻,是什么东西在指示我经历何种部分呢?

你的选择——你对你的选择的信念。这信念由你对某一事情的想法所创造,而这些想法又是由你的觉知——也就是,「你怎么看它」。

是以通灵者看到你现在对「明天」所做的选择,并看到这选择的成真。所以,真正的通灵者永远都会告诉你那并不是必然会如此。你可以「再选」,并改变结果。

这等于是说,我可以把我已经经历过的事再改变!

完全正确!现在你懂了吧。现在你懂得如何生活在吊诡中了吧!

但是如果「已经发生了」,则是对「谁」发生了呢?如果我改变它,则谁是那经历这改变的「我」呢?

沿着时间线移动的「你」不只一个。这一点在第二部曲中已有过详细的讨论。我建议你好好再去读一读。然后把这里所讲的,和那里所讲的结合起来,你就可以得到更佳的了解。

好吧,这很合理。但是我还要再谈谈这通灵的话题。不少人自称通灵,我怎么去分辨真假呢?

人人都是「通灵者」—所以,祂们都是「真」的。你要小心的,只是祂们的目的。祂们是为了帮助你,还是为了敛财?

那些敛财的通灵者——所谓「职业通灵者」——往住会答应你们以祂们的通灵能力做某某事比如「使已失去的恋人回心转意」「带给你财富与名望」,甚至帮你减肥等!

祂们言之凿凿的说,这些事祂们都做得到,只要你拿钱来!祂们甚至可以「阅读」某人的心——你老板的、你恋人的、你朋友的——然后告诉你。祂们会说:「拿祂的某件东西来。围巾、相片、笔迹……,什么都可以……」。然后祂们就可以藉此告诉你那人的一些什么。而且往往能说的还不少。因为每个人都会留下一些痕迹,一些「通灵指纹」—一些能量残迹。真正敏感的人就会感觉到。

但真正的直觉者绝不会要去促使某个人回到你身边,使某个人改变心意,或用祂的通灵「能力」创造任何结果。真正的通灵者——就是把一生用来发展与应用这一秉赋的人——知道,别人的自由意志是绝不可以窜改的,别人的意念是绝不可以干扰的,别人的精神空间是绝不可以侵犯的。

我以为你说过没有所谓的「对」或「错」的。那现在哪来的那么多「绝不」呢?

每次我说「总是」或「绝不」的时候,都是以你们想要完成什么、想要做什么为准。

我知道你们都想要演化,在精神上成长,回归于一。你们是在想体验关于自己的最伟大意象之最恢宏版本。你们个人是如此,整个人类也是如此。

在我的世界中,没有「对」,没有「错」,没有「可做」,也没有「不可做」——我已说过很多次——如果你们做了「坏」的选择,也不会在地狱的永火中焚烧,因为「坏」不存在,「地狱」也不存在——除非你们认为它存在。

不过,在物理宇宙中,仍旧建构了自然律——其中之一就是因果律。

因果律中最为重要的一则是:一切后果最后都要自己尝受。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不论你让祂人尝受什么经验,有一天你也会自己尝受。

你们的新时代社团成员对此事有更为生动的说法……。

「怎么去,怎么来」(What goes around,Comes around)。

没错。另外有一些人则明白,这就是耶稣的律令:你想要别人怎么对你,你就怎么对别人。

耶稣在教导的就是因果律。这可以称之为基本法。就像给寇克、皮卡德与珍威(加注:Kirk, Picard and Janeway 是美国科幻电视剧「星舰迷航记」(Star trek)中的第一代(Star trek)、二代(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三代(Star trek:Voyager)中的主角星舰舰长)的基本指令一样。

嘿,原来神还是个「星舰迷航记」的迷呢!

你在开玩笑吗?那些故事有一半是我写的。

你最好不要让吉尼( 译注:Star Trek 原编剧)听到你说一句话。

好啦……,是吉尼要我这样说的。

你跟吉尼·罗丹柏利(Gene Roddenberry)也有接触?

还有卡尔·沙根﹝Carl Sagan,译注:美国天文学家,作家。研究地球生命起源等﹞、波布‧韩林(Boh Heinein)和整个那一大伙呢!

你知道,我们不应该这么乱说的。这会让这整部对谈变得不可信。

我明白。跟神的谈话必须是严肃的。

至少要可信。

吉尼、卡尔和波布都在我身边,这不可信?我应当跟祂们讲才对。好吧,言归正传。你怎么分辨真「假」通灵者?真通灵者知晓基本指令,并且身体力行。这就是当你请通灵者让你的恋人回心转意,或请通灵者解读你带来的手帕或信件的主人的「灵光」时,真正的通灵者会说:「抱歉,我不能做。我绝不能干扰、涉入或窥视祂人所走的路。」

「我绝不企图以任何方式影响、指导,或冲击祂人的选择。」

「我绝不会告诉你任何人的私人数据。」

如果有人向你提供任何这一类的「服务」,这个人就是你所说的神棍,在利用你们人性的弱点来向你敛财!

那些帮助人确定所爱者在何处的通灵者,又怎么说呢?比如,孩子被诱拐了,或青少年离家出走,虽然极想回家又自尊心太强不肯打电话回家。还有,比如为警方确定某一个人——不论死人还是活人——在何处。这些又怎么说呢?

当然,这些事情的本身就为自己做了说明。通灵者一向要避免的,就是把自己的意志加于祂人。你所说的这些,却只是为了服务。

请通灵者跟死者接触是对的吗?我们应当试图跟「早已死去的人」接触吗?

你们为什么想要这样做呢?

因为想要知道祂们是否有话要告诉我们。

如果有人在「另一边」有话想要告诉你们,祂们会想办法让你们知道的。不用担心。

那「早已故去」的叔伯、姑婶、兄弟、姊妹、父母、新娘或恋人,仍在继续祂们的旅程,体验着完全的喜悦,走向完全的领会。

如果祂们想要做的事情之一,是回到你们这里——来看看你们,来让你们知道祂们一切都好,或任何什么别的事——你放心吧,祂们自有办法去做的。

只要留心「征兆」就是了。不要以为那纯是你们的想象,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或巧合,而把它打发掉。要留心讯息,接收它。

我认识一位女士,在照顾祂临终的丈夫时求祂:如果祂不得不走,请祂一定要回来,让祂知道祂一切都好。祂答应了,两天以后去世。不到一个星期,有一晚,那位女士因感觉到有人坐在床边而醒来。当祂睁开眼睛,祂发誓看到了祂丈夫坐在床尾,在对祂微笑。可是当祂眨眨眼再看时,祂却已不见。后来祂告诉我这个故事,却说那一定是祂的幻觉。

这种事很常见。你们接收到讯息。明显而不可否认的讯息——可是你们却忽视它们。或者把它们当作脑筋跟你们玩的把戏,而把它们打发掉。

现在,就这本书而言,你们也面临着相同的选择。

为什么我们会这样呢?为什么我们要求某某东西——比如这三本书中的智慧。而当我们接收到的时候,又拒绝相信呢?

因为你们对神更华美的荣光抱着怀疑态度。就像托马斯(Thomas)(译注:查《新约》「约翰福音」第二十章:耶稣复活后,有些人见到耶稣,但门徒之一的托马斯并未见到,祂说,祂必须看到、摸到才能相信。)一样,你们必须看到、感觉到、摸到,才肯相信。然而你们所想要知道的,却不能看到、感觉到或摸到。那是另一个领域。而你们还没有向这领域打开,你们还没有准备好。不过不用发愁。当学生准备好时,教师就会出现。

那么,你是说。让我们回到原来的问题上。我不应当去找通灵者或参加降神会来跟另一边的人接触?

我不是说你们应当或不应当做什么事。我只是不确定你们的重点何在。

好吧,假设你有话要说给另一边的人听呢?而不是你想要听祂们说什么?

你真的以为你能说而祂们不能听?对于你们所谓「另一边」的人,你们任何对祂们最轻微的思念,都会使祂们的意识飞向你们。

你们对所谓「逝者」的任何意念,都会使祂们的精气(Essence)完全觉知。你们的沟通无需中介。爱就是沟通的最佳「中介」。

啊——但是,双向沟通又怎么样呢?这样的情况下,中介有帮助吗?或说,双向沟通究竟有没有可能?或者全是空话?这种事危险吗?

你现在所说的是与亡灵的沟通。是的,这种沟通是可能的。危险吗?其实,如果你害怕,样样事情都是「危险」的。你所恐惧的,你就创造。然而实际上是没有什么好恐惧的。

所爱的人从来就与你们不远,不会远于一念之遥。只要你们需要祂们,祂们就永远在准备给你们建议、安慰或忠告。如果你这边因为想知道所爱者是否「无恙」而深为忧心,祂们就会给你一个小小「讯息」,让你们知道祂们一切都好。

你们甚至不需要召唤祂们:因为在这一世爱你们的人,一旦感觉到你们的灵光场(aureole field)有些微的不安或困扰,祂们立刻会被你们拉过来,吸引过来,飞向你们。

在祂们习知了新的生存之种种可能性后,祂们最先想要做的事,便是对所爱者提供帮助与安慰。如果你们真的向祂们开放,你们就会感觉到祂们的存在。

那么,有人「发誓」说有一个死去的所爱者在屋子里,就可能是真的啰?

再真也不过。你可能闻到所爱者的香水咪,或祂们所抽的雪茄味,或隐约听到祂们惯哼的歌曲。或者,完全意想不到的,祂们的某件物品会突然出现。手帕、皮夹、袖扣,或首饰,「毫无来由」的「出现」——被你在椅垫上或杂志下「发现」。那就是了。正当你思念着某人或为祂的死去而感到哀伤时,你就看到了祂某一时刻的画像或照片。这些事情并非「正巧发生」。这种东西并不是偶然「正好」在「那个时候」出现的。宇宙中没有事情是巧合的。

这是非常常见的。非常常见。现在,回到你原来的问题:为了与脱离肉体之的人沟通,需要所谓的「灵媒」或「通路」吗?不用。有时候有帮助吗?有时候有。这仍要依通灵者或灵媒是什么样的人而定——依祂们的动机而定。

如果有人拒绝用这种方式跟你合作——或拒绝任何「通路」或「居间」的事——非要你给祂很高级的报酬不可,你就最好立刻「跑」开,而不只是走开。那人可能只是为钱。这种人会「钓」住你,叫你好几个星期、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一来再来,玩弄着你想跟「灵界」接触的渴望。

如果那人纯是为了帮助你——就如那想要跟你接触的亡灵——则祂什么也不为自己求,唯一要的只是让祂能继续这种工作。

如果通灵者或灵媒在答应帮助你时,是出于这个立场,则你应尽可能的回报祂。不要占这种慷慨之心的便宜,能给多,就不要给少,或者不给。

要注意谁才是真正在服务世人的,真正想要与人分享智能与知识的,分享洞察与领悟的,分享关怀与慈悲的。尽可能供养这些人,慷慷慨慨的供养。向祂们致最高的敬意。给祂们最多的供养。因为这些人就是荷光者。

上一篇:3-05 宇宙间没有意外

下一篇:3-07 我们都是一体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这就是民主!” - 来自《卡斯特罗传》

(一)  一九五八年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卡斯特罗在奥连特省他的兄长拉蒙家中度过了元旦(这时他的父亲已去世,母亲仍在)。半夜他被游击队员的朝天鸣枪所惊醒,手下人向他报告说巴蒂斯塔已出逃。他立即起身前往省会圣地亚哥,和联合阵线其他派别商量接收权力的事宜。  一月二日,临时政府总统乌鲁希在圣地亚哥宣誓就职,任命米罗·卡迪那为临时政府总理。米罗是原哈瓦那大学法学教授,曾教过卡斯特罗。总统正式任命卡斯特罗为古巴武装部队总司令。同时他还宣布恢复一九四0年宪法,总统选举将在一年半以内举行。  古巴革命胜利后,一月七日……去看看 

权力意志 第八节 - 来自《权力意志》

〈646〉   类比,譬如,同我们的记忆类比,还有另一种与遗传、发展和形式有关的、引人注 目的记忆。属于我们的发明和试验的,还有一种运用于新目的的工具的发明,等等。   我们称之为“意识”的东西,对我们的基本保存过程和成长过程是不负责的;也许 没有任何一个头脑会长得如此灵敏,以致有能力构思除机器以外的任何东西——任何有 机过程都远远胜过机器。   〈494〉   我们的“认识”不可能超过仅够保存生命的水准。形态学告诉我们,智慧、神经以 及大脑的发育同营养障碍成怎样的比例。   〈630〉   我小心翼翼,免得谈起……去看看 

第十章 农业 - 来自《江村经济》

农业在这个村子经济中的重要性,已经在以上章节中显示出来。这村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农户主要从事农业。一年中有八个月用来种地。农民的食物完全依赖自己田地的产品。因此,要研究生产问题,首先必须研究农业问题。  本章所使用的农业一词,只是从它的狭义说的,指的是使用土地来种植人们想要种的作物。要研究如何使用土地,必须先分析土地本身。土壤的化学成分、地形和气候都是影响农业的条件。我们也需要了解谷物的生物性质。这些分析尽管比较重要,所需要的专门知识却往往是人类学者所不具备的。然而,农业占用的土地不只是自然实体……去看看 

第九章 江西受困 11、重踏奔丧之路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大人,瑞州紧急军报!”康福一阵风似地进门来,将一封十万火急请援书送到曾国藩手里。这是曾国华从瑞州军营里派人送来的。原来,在湖北战场上失利的罗大纲、周国虞率所部人马,从湖北来到江西,将瑞州城团团包围,扬言要攻下瑞州,千刀万剐曾老六,以报昔日之仇。曾国华见城外太平军人山人海,一时慌了手脚,火速派人请大哥救援。曾国藩对六弟遇事惊慌很不满意,但又不能置之不管:若真的瑞州城丢失了,六弟在湘勇中就站不起来。但眼下四处吃紧,哪方兵力都不能动。他想来想去,唯有李元度一军可暂时移动下。当曾国藩带着李元度的二千人马……去看看 

第24节 如何讨论合格的法官?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从学术上,我们至少可以以两种方式来讨论法官:理想的和现实的。  前者是充分调动人类的想像力,想像我们渴望法官具有的能力和品质,并据此来批判现实的司法制度,构建我们可欲的司法制度。最极端的,这种理想的法官就是柏拉图《理想国》中的哲学王,就是基督教中的上帝(末日审判)。但是这种法官显然是不可能的。柏拉图自己在《法律篇》中就否弃了自己的设想,柏拉图:《法律篇》,张智仁、何勤华译,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1年。《第二次降临》毕竟只是叶芝的诗。  一种看起来并不那么极端,但仍然过于理想的讨论,并且也是目前中国法律界和法学……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