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只有两颗心才能宣布的事

 《与神对话》

哟!这些话让人很难以消受。

你是在说我们永远不该做承诺——我们永远不该对任何人承诺任何事?

以你们大部分人的生活而言,你们每件承诺中都含有谎言的成分。谎言在于你们以为知道明天你们对某件事会有某种感觉,或者明天会做某件事。但如果你们以反应(reactive) 的方式来过活— —你们大部分人正是如果——则你们就不可能知道明天会怎么感觉,怎么做。只有那以创造的方式过活的人,才能在诺言中不含谎言。

创造性的生命能够知道在未来的某个时刻,祂们对某件事会有什么感觉,因为祂们是去创造祂们的感觉,而不只是去经验。

只有到了你能创造你的未来的阶段,你才能预言你的未来。只有到了你能预言你的未来的阶段,你才能真的做承诺。

然而,即使那能够创造、能够预言未来的人,也有权改变。改变,是一切生物的基本权利。其实,那不仅是「权利」,因为「权利」是被赋予的东西,「改变」却是那本是的东西。

改变即本是(IS)。

你即是改变。

这不能被给与。你即是它。

由于你是「变」,由于变是你唯一的恒常之物——你就不可能有信守的去承诺你永远一样。

你是说宇宙中没有恒常之物?在一切的创造行为中,没有任何东西是恒常不变的?

你们所称为的生命历程,是一种再创造历程。生命中的一切都在每一个当下不断的再创造它的自身。在这个历程中,「同一」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某个东西是同一的,它就完全不能改变。「同一」固然不可能,「相似」却可能。在改变的历程中产生的结果与原先的样子相似,则是可能的。

当创造产生很相似的结果,你们就称为同一。从你们有限而粗略的角度看,那就是同一。

因此,以人类的用语来说,宇宙显得很恒常。也就是说,事物看起来相似,行动相似,反应相似。你们在此处看到的是恒常。

这很好,因为提供了一个架构,让你们可以在其中思考和体验你们在物质界的生存状态。

不过,我告诉你:从一切生命——物质界生命和非物质界生命— —的视角来看,恒常的表象就会消失。事事物物都会以它们真正的样子——也就是恒常在变——来被体会。

你是说,改变有时这般微妙,以致在我们不甚明察的眼光看来,它们显得没变——有时显得完全一样——而事实上并非如此?

完全对。

没有「同卵双生儿」这种东西。

完全对。你说的很妙。

但我们可以用非常相似的样子将自己重新创造,以致产生出「恒常」的效果。

没错。

在人与人的关系上我们可以做到这一步——以我们是谁、我们如何做事为人而定。

是的。不过,你们大部分人会发现,这很难做到。

因为真正的恒常(这不同于看起来的恒常)违背自然律;这是我们刚刚说过的。即使要创造看起来一样的表象,也非大师莫辨呢。

大师得去克服种种自然倾向(记住:自然是倾向改变的)才能显得同一。事实上,祂也没办法一直显得同一。祂只能显得很相似,以此创造出同一的表象。

然而,那些不是「大师」的人,却一直可以显得「一成不变」。我知道有些人的行为与表现完全可以预料,你可以用性命来打赌。

然而要有意的这样做,却极为困难。

大师是那有意的创造出极为相似(你们称为「恒常」)情况的人。学生则是那并不一定有意的创造出恒常情况的人。

比如,对某种处境总以相同方式反应的人往往会说:「我不得不这样呀!」

大师永远不会这样说。

有些人的反应即使会令人赞叹,祂们也往住会说:「哈,其实没什么。是自动的。谁都会这样。」

大师绝不会这样做。

因此,大师是那名符其实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

祂也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说,这样做。

那些不以精纯程度做事的人,往住既不知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为何而做。

这就是为什么遵守承诺这般困难?

这是原因之一。我已说过,除非你能预言自己的未来,否则你就不能真正做任何承诺。

第二个原因是,祂们跟自己的实情冲突。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祂们演化的实情跟祂们说的实情不一样。因此,祂们就深陷在冲突里。要遵从什么?遵从我的真情实况?还是遵守我的诺言?

你要给我们的忠告是?

我以前就给过你们这样的忠告:为了不背叛祂人而背叛自己,终是背叛。那是最高的背叛。

但这会使所有的承诺全部破产!没有任何人的任何话还能当回事。没有任何人的任何事是可靠的了!

噢,所以你在想靠别人的说话算话是吗?无怪你这么惨了。

谁说我惨?

那你认为你是在快乐的时候这样看、这样做的?

好吧。我很惨,有时候。

啊,其实是很多时候。就连你有种种理由快乐的时候,你还是让自己很惨,只因为怕不能保持快乐而担忧!

而你之所以担忧,是因为你的快乐有很大一部分得靠别人的说话算话。

你是说我无权期待——至少是期望——别人讲话算话?

为什么你要这样的权利?

别人如果不能说话算话,唯一的原因是因为祂们不想——或觉得不能——而这其实是同一回事。

一个人如果不想对你遵守诺言,或祂觉得祂做不到,那究竟为什么你认为祂该做到呢?

你真的想要一个人去信守祂不想信守的诺言吗?你真的觉得人应当被迫去做祂们觉得不想做的事吗?

为什么你应该去强迫别人做违背祂心愿的事?!

好吧,至少有一个理由可说:如果祂们不做祂们说过要做的事,那就会伤害我——或我的家人。

所以,为了避免被伤害,你宁愿去伤害?

我不懂为什么只是叫人信守诺言就会伤害祂。

可是祂一定是觉得受伤害,不然祂就心甘情愿的去信守了。

所以,我就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或我的孩子、家人受伤害,而不去「伤害」别人——不去要求别人信守诺言?

你真的相信如果你强迫祂人信守诺言,你就能避免伤害?

我告诉你:那暗中走头无路的人(也就是必须去做那祂「不得不做」的事的人),对人造成的伤害远比那自由去做想做之事的人造成的伤害要大得多。

当你让人自由,你就除去了危险,而非增加危险。

没错,当你让人脱却诺言的「枷锁」,短期来看,你好像受到伤害,但长远看来,却绝不会伤害到你,因为当你给别人自由,你也给了自己自由。当你强迫别人对你守信,你无可避免的会遭受攻击,你的尊严与自我价值会受辱,你将感到忧愁和苦恼,当你不强迫祂人守约,这一切均免。

长期的伤害要远远大于短期的——这几乎是任何曾要祂人守约的人都亲身发现过的。

商业也可以这样吗?这个世界用这个方式,怎么做买卖?

但这却是做买卖的唯一明智之途。

你们整个社会目前的问题正在于以力量(force)做基础。法制力(legal orce,你们称为「法律的力量」),但更常见的是赤裸裸的暴力(你们称为世界「武力」)。

你们还没有学会说服人的艺术。

如果不用法制力——如果不用法庭所展现的「法律力量」——我们怎么说服企业界去履行契约和信守协议呢?

就以你们现行的文化伦理而言,确实可能别无祂途。然而假如文化伦理做一些改变,则你们现行促使企业和个人守约的方式,便会显得非常原始。

可以再解释一下吗?

你们目前是以武力来确保守的。当你们的文化伦理做了改变,领会到你们所有的人都是一体时,你们就绝不会再用武力,因为那会伤害到你们自己。你们不会用右手去打左手。

即使左手要把你勒死?

这又是另一种不会发生的事。你们会不再去勒死自己。你们将不再互咬互唾。你们将不再毁约。当然,你们的契约也将会十分不同。

你们将不会为了交换有价值的东西才把有价值的东西给人。你们将不会为了所谓正当的回报,才把东西给与别人或与人分享。

你们会自动给与及分享,因此毁约的事也就少见,因为契约是为了交换物品与服务,可是你们的生活到那时,却是为了给与物品与服务,而不管可否交换。

然而,就是在这种单向的给与中,你们找到了救赎。因为你们会发现神所体验到的事情:就是凡是你们给别人的,就是给自己。怎么去,怎么来。

一切由你而出,一切回归于你。

所以,不必去忧虑你能「得回」什么。唯一需要忧虑的,是你能「给出」什么。生活是为了创造最高品质的给与,而非最高品质的获取。

你们一直忘记(forgetting)。但生活不是为了获取(forgetting。生活是「为了给与」(for giving);而为了这样做,你们必须「原谅」(forgiving)别人——尤其是那些未能给与你们想获取之物的人!

这样做会使你们的文化故事完全改观。今天,在你们的文化中,所谓的「成功」主要是以能「获取」多少来衡量:名气、钱、权力与占有物。在新文化中,「成功」是以你能使别人拥有多少来衡量。

讽刺的是,你越让祂人拥有,你就拥有得越多,而且无须费力。既不用「契约」,也不用「协定」,不用「讨价还价」,不用「谈判」,不用打官司去让双方「守约」。

在未来的经济中,你们不会为了个人的利润而去做事,却为个人的成长;而这会是你们的利润。然而,当你们真正是谁变得更大更恢宏的时候,物质的「利润」就会不请自来。

到了那个时候,今日你们用武力要求祂人守约的事,就会看来非常原始。如果有人不守约,你就会让祂选择祂自己的路,创造祂自己的经验。而不管是别人未能给你什么,你都不会因之而缺,因为你知道「所来之处还有更多」——而所来之处,并非外在于你的渊源。你就是渊源。

哇,我懂了!但是,我们好像又离了题。整个这大段讨论都始于我问你关于爱的事——人类可以允许自己无限制的表达爱吗?这又提到开放式婚姻的问题。然后我们突然又讲到这里来。

其实并没有。我们所讲的这一切都是相关的。正好可以转入所谓启蒙的(开悟的)社会,或高度演化的社会。这本是你问的问题。在高度演化的社会中,既没有「婚姻」——也没有「买卖」——也没有你们为把社会凝聚在一起,而创造出来的任何人为的社会结构。

好,好,我们马上谈这个。但是我想先把刚刚的话题说完。刚刚你说了一些非常惊人的话。因为,照我的了解,这些话归结起来等于说,大部分人是不能守约的,因此就不应缔约。而这对婚姻机构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我喜欢你这里所用的「机构」一词。大部分人对婚姻的经验,就是觉得身在「机构」中。

没错!它要不是精神治疗机构或刑罚机构——最少也算得上是个高等教育机构!

完全对,完全对!这正是大部分人对婚姻的体验。

哼,我是在跟你逗着玩的,我并不认为「大部分人」是如此。仍旧有上百万的人爱这种婚姻机构,保护它。

我仍旧维持我的立场。大部分人在婚姻中都吃尽苦头,不喜欢婚姻加给祂们的东西。

你们的全球离婚率证明此说不假。

所以你是说婚姻应该「拜拜」啰?

我没有好恶,而只做——。

我知道,我知道。只做观察。

棒啊!你们总想把我弄成有好恶的神,我却偏偏不是。谢谢你及时出来阻止。

好吧,我们不但凿沉了婚姻,还凿沉了宗教!

没错。如果人类了解神没有好恶,则宗教就无法立足,因为宗教声称神有好恶。

而如果你没有好恶,则宗教就必定是谎言。

嗯,这样说让人很难消化。我宁可称它为虚构。它是你们编造出来的东西。

比如我们编造说:神喜欢我们结婚?

对。我对这类事情没有好恶。但我注意到你们有。

为什么?如果我们知道婚姻困难重重,为什么我们还偏好结婚呢?

因为婚姻是你们以为唯一可以让爱情「永恒」的办法。

那是女人唯一确保生活的办法,是男人唯一确保随时可得到性和伴侣的办法。

所以,社会契约就建立起来了。交易达成。你给我这个,我给你那个。这和买卖几乎没有什么不一样。契约成立。由于双方都想加强约束力,因此称之为与神订约,说是「神圣契约」。谁毁约,神就惩罚谁。

后来发现这无效,于是你们又订了人为的法律。但这也还是无效。

神的法律与人的法律都无法制止人毁弃婚姻誓约。

怎么会这样?

因为你们的誓约一般说来,都跟那唯一有效的法则相冲突。

什么法则?

自然法则。

但是,生命与生命合而为一,合为一体,本是自然的事。这不是我从这些对话中所得到的讯息吗?而婚姻又是我们对结合的最美表达。你知道的!「神所结合的,人不可以分开」,诸如此类。

婚姻,就以你们大部分实行的样子看来,并不怎么美。人天生有三个层次,它却违背了两个。

可不可以请你再说一遍?我想我才刚刚开始理清。

好。从最高的说起。

你们是爱。

爱是没有限制的、永恒的、自由的。

因此,这就是你们。是你们的天性。你们天生是不受限制、永恒及自由的。

社会的、道德的、宗教的、哲学的、经济的,或政治的人为结构,凡是违背或压抑你们天性的,都对你们的本我造成侵害,因此你们就会起而反抗。

你们的国家之所以产生,你以为是为什么?不是那「不自由毋宁死」吗?

结果,你们在国家中却放弃了自由,在生活中也放弃了。统统是为了同一个东西:安全。

你们是那么惧怕去生活——那么惧怕生命本身——以至于为了安全,你们放弃了生命的最根本本性。

你们所称为婚姻的机构,就如你们所称为的政府机构一样,是为了求得安全。事实上,这两种机构都是人为的社会建制,目的是互相管制对方的行为。

真惨,我还从没有这样想过。我一直以为婚姻是爱的最终宣告。

从你们想象的角度看,是的;但从你们建构它的方式看,不是。你们对婚姻的建构,使它成为恐惧的最终宣告。

如果婚姻允许你们在爱中不受限制,有永恒,而且自由,则它就会是爱的最终宣告。

目前的情况却是,你们的婚姻致力于降低你们爱的层次,把它变成了一种承诺或保证。

婚姻变成了致力于去保证「现在是什么样子」就永远是什么样子。如果你们不需要这种保证,你们就不需要婚姻。你们又如何去运用这种保证呢?第一,把它用做创造安全的措施(而非由你的内在创造安全),第二,如果这个安全无法保障,就用婚姻当做惩罚措施——就请法律;因为婚姻承诺中包含破坏婚姻者违法的条文。

于是你们发现婚姻非常有用——即使你们赞成婚姻的理由统统是错的。

你们也想用婚姻保障情感:你们互相的情感绝不给与另外一人。至少,你们不会用相同的方式表达。

也就是,不用性的。

也就是不用性的。

最后,你们所建构的婚姻等于是说:「这关系是特别的。我把这关系置于一切关系之上。」

这有什么错吗?

没有。这不是「对」「错」的问题。对与错是不存在的。这是个有用没用的问题。这是个关于你真正是谁的最恢宏意象的问题。如果那真正的你说:「这个关系比别的关系都特别。」则你们对婚姻的建构就有助于你们达到这一点。然而,有一件你或许觉得有趣的事情是:几乎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被人认为精神大师的人,是结婚的。

是啊,这是因为祂们是独身者。祂们没有性生活。

不是。那是因为大师们无法信誓旦旦的宣布你们目前婚姻要人宣布的话:某一个人对祂们来说比别人更为特别。

这不是大师所能说出的话,也不是神所能说出的话。

事实上,你们目前的婚姻誓约让你们说的话是不合神性的。极为讽刺的是,你们却觉得那是最为神圣的承诺;而神是绝不会做这种承诺的。

然而,为了使你们的恐惧显得正当,你们便想象出一个像你们一样的神来。因此,你们便言之凿凿的说,神对祂的「选民」有「承诺」,说神跟祂所爱的人之间有特别的「盟约」等等。

你们无法忍受神对任何人的爱都不特别,因此便发明了虚构的想象,认为神只为了某些理由而爱某些人。你们把这种虚构的想象称为宗教。我却称它为亵渎。因为任何想法若以为神对某人的爱多于另一个,就是虚妄的,任何仪式若要求你们做这样的陈述,则此陈述便不是圣言,而是渎圣!

噢,天啊!停一停,停一停!你毁灭了我对婚姻一切美丽的想法!这些话绝不是神写出来的!

我说的正是你们目前所建构的宗教与婚姻。你认为这些话太严厉?我告诉你们:你们变造了神的话,以便让你们的恐惧看似合理,使你们对彼此的疯狂对待有所借口。

为了继续以我的名互相控制、互相伤害、互相杀害,你们会让神说你们需要神说的话。

没错,多少世纪以来,你们在战场上呼叫着我的名字,挥舞着我的旗帜,拿着十字架,以图证明我爱某人甚于另一个人,并为了证明此事而要求你们杀人。

然而我告诉你们:我的爱是没有限制的,没有条件的。

但这是你们听不进去的话,是你们不能接受的言词,是你们不能承担的真理,因为它的泛爱众生,不但摧毁了你们现在所构筑的婚姻机构,也摧毁了你们一切的宗教与政治机构。

因为你们的文化是建立在排祂性上,并以一个神话来支援它:神是排祂的。

然而,神的文化却是涵容的。人人都涵容在神的爱中。人人都受邀进入神国。

而这个真理,你们却称为亵渎。你们不得不如此。因为,如果那是真的,则你们在生活中所创造的一切,就都是假的了。是虚妄的。人类的一切规约,一切建构,凡违背永恒、自由与无限制的,就是虚妄的。违背得越严重,就虚妄得越严重。

假如无所谓「对」与「错」,又怎么会有「虚不虚妄」?

一件事或一个东西,如果和其立意不合,就是虚妄的。一扇门,如果不能开不能关,就是假门。你不会说它是「对」「错」,而只能说它「没用」。

你们在生活中、在社会中所建构的任何事物,如果和你们的立意不合,就是虚妄的,就是假的。它是个虚妄结构。

呃——纯粹为了复习——我生而为人的目的是什么?

去决定、去宣告、去创造、去表达、去体验和去实现你真正是谁。

每一分每一秒都去创造再创造你真正是谁的最伟大意象之最恢宏版本。

这是你生而为人的目的,是一切生命的目的,是生活中一切事务的目的。

那么——这把我们带到了何处?我们摧毁了宗教、废弃了婚姻,作废了政府。那么,我们身在何处?

我们什么也没摧毁,没废弃,也没作废。如果你们所创造的结构不能运作,不能产生你们想要它产生的效果,则对它做描述就不能说是摧毁,废弃或作废。

请回想一下审判和观察的不同。

我不是要在这里跟你争辩,但你刚刚所说的话,我听来有许多像是审判。

我们受到言语的可怕限制。可用的言词实在太少,同样的用词必须一用再用,可是指的内容却往往很不一样。

你说你「爱」吃香蕉甜饼,你说你「爱」某个人;这两种爱显然是不同的。所以,你们的用词实在太少,无法正确表达你们的感受。

在与你做言词沟通时,我允许自己体验这种限制。我也承认,由于这种言词也是你们用来做审判的言词,所以你们会以为我用它们时,也是在做审判。

我要再次郑重告诉你,我没有这样做。整个的对话中,我都在试图尽可能让你们知道:你们如何才能走向你们想要去的地方,什么东西挡住了你们的路,什么东西让你们停步不前。

就宗教而言,你们说你们想走向真正认识神、真正爱神之处。但我的观察是,你们的种种宗教并不能把你们带到那里。

你们的宗教把神弄成了大神秘,让你们不是爱神,而是怕神。

宗教也很少改变你们的行为。你们还是互相杀害,互相咒骂,互相认为「错」在别人。事实上,是你们的宗教在鼓励你们这样做。

所以,就宗教而言,我只是观察到,你们说它会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实际上,它却带你们去另一个。

你们说你们想要婚姻带你们到一个永远幸福之地,或者,至少到一个相当详和、安全与幸福之地。它也和宗教一样,一开始还好,可是越久,越与你们想要的情况背道而驰。

结过婚的人一半以离婚告终,另一半虽留在婚姻里,却多数极不快乐。

你们的「幸福结合」把你们带向苦涩、愤怒与懊悔。不少人则根本是以悲剧收场。

你们说你们想要以政府来确保和平,自由,国泰民安,我的观察却是,以你们现在设计的政府,它一样也没带给你们。

你们的政府反而带给你们战争,缺乏自由;动乱不安。

你们连让人吃饭、健康活泼的活下去都做不到,更不用说提供机会均等了。

这个星球上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丢弃足以喂饱千千万万人的食物,却每天让成千上万的人饿死。

将那「有」的人剩余之物给与那「没有」的人,本是简易的事,你们却处理不了;更不用说去解决你们究竟想不想公平分配资源的问题了。

这些话不是审判。这是在你们社会中可以观察到的事实。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么多年来,我们在处理自己的事情方面少有进步,为什么?

不是这么多年,而是这么多世纪!

好吧。这么多世纪。

这跟人类最初的人文神话(First Human Cultural Myth)有关,当然也跟随之而来的其祂神话有关。除非这些神话改变了,否则其祂就不会改变。因为你们的人文神话形成了你们的伦理,而你们的伦理创造了你们的行为。然而重点在于:你们的人文神话和你们的基本本能南辕北辙。

你的意思是——

你们最初的人文神话说人类生而邪恶。这是原罪神话。这神话说,不但你们的基本天性是邪恶的,而且是由邪恶而诞生的。

由第一个神话必然产生出来的第二个文化神话说:「适者」生存。

这第二个神话说:你们有些是强者,有些是弱者,而为了生存,你们必须是强者。你们可以尽量帮助同胞,但如果面临自己存亡关键,你就须以自己为先。你们甚至可以让祂人去死。其实,你们不止于此。如果?了自己生存,你们甚至会去杀害别人——也就是那所谓的「弱者」,以便证明自己是「适者」。

你们有些人会说,这是你们的基本本能,称为「生存本能」,这个人文神话缔造了你们许多的社会伦理,造成了你们许多的群体行为。

然而,你们的「基本本能」不是生存,而宁是公正、合一与爱。这是一切处所、一切有情众生的基本本能。这是你们的细胞记忆。这是你们的天性。所以,你们最初的人文神话被破除了。你们不是本恶,你们不是生于「原罪」。

如果你们的「基本本能」是「生存」,如果你们的本性是「恶」,你们就不会本能的去让小孩不致跌倒,见溺驰援,或去做任何这类事情。而且当你们依你们的基本本能、基本天性去做的时候,你们甚至没有去想你们在做什么,甚至于冒着自己生命的危险。

因此,你们的「基本本能」不可能是「生存」,你们的基本天性不可能是「邪恶」。你们的本能与天性是去反映你们是谁的本质;而这本质就是公正、合一与爱。

好好看看它的社会意涵,要明白「公正」(fairness)与「平等」(equality)的区别。有情众生的基本天性并非去寻求平等。正好相反。

一切有情众生的基本天性是要表达独特性,而非一模一样。要创造一个社会,使其中两个生命真正平等,这不但不可能,而且不合需求。社会机制如果想制造真正的平等——经济、政治和社会方面的一模一样——则就违背了生命最恢宏的理想与最崇高的目的。每一个生命都要有机会使其最恢宏的渴望具体呈现,以此真正再创造它自己。

真正需要的是机会均等,而非事实的平等。这叫做公正。事实上的平等,制造外在的武力与法律,这会消灭公正,而非缔造公正。它会消灭真正的「自己再创造」的机会,而自己的再创造,却是一切处所开悟的众生之最高目标。

那什么情况能创造机会自由呢?就是那让每个人都能满足其基本需求的社,使所有的人都能去追求自我发展与自我创造,而非自我生存——的社会。换句话说,就是那模仿真正体系的体系,而真正的体系就是生命体系,在此体系中,生存是受到保障的。

在开悟的社会中,自我生存不是主旨,因此,在这样的社会中,只要有够给所有人的食物,就不可能让任何人挨饿,在这样的社会中,自己的利益和相互之间的最佳利益是同一回事。

凡是以「天性邪恶」和「适者生存」的神话为中心建立起来的社会,就不可能达成这种领会。

是的,我明白了。一个「人文神话」问题和高度先进社会的其祂行危机与伦理!是我等一下想要再请问的。但现在请让我最后一次重返原题,先解决我这里开始问的问题。

跟你谈话的挑战之一,是你的回答常把我们带到这么有趣的方向,以致有时会让我忘记我原先的问题。但这一次我没忘。我们原来在讨论婚姻。我们在讨论爱及其要求。

爱没有要求。这就是爱之所以为爱。

如果你对祂人的爱带有要求,就根本不是爱,而是仿冒品。

这就是我在这里要告诉你的。这是我在回答你这里的每个问题时,所用种种方法对你说的。

比如,就以婚姻而言,你们会交换誓约,这却是爱所不要求的。可是你们要求,因为你们不知道爱是什么。因此你们就互相要求对方做出承诺,这却是爱绝不会要求的事。

那你就是反对婚姻了!

我什么也没「反对」。我只是描述我看到的。

你们可以把我看到的情形改变。你们可以把「婚姻」的社会结构改变,要它不要求爱所绝不会要求的东西,却宣告爱只会宣告的东西。

换句话说,改变结婚誓约。

不止。改变期望,因为誓约是建立在期望上,这些期望很难改,因为那是你们的文化传承。而文化传承又来自你们的人文神话。

我们又转回人文神话的话题上去了。那么,你想要做的是什么?

我在这里想为你们指出正确的方向。我看出你们的社会想要走向何方。我希望能找到合适的人类语言,来为你们指出如何去走。

我可以举个例子吗?

请。

你们关于爱的人文神话之一,是宁可给与,而非接受。这已经变成,文化的无上命令。可是这便把你们逼得发疯。造成的伤害远比你们想象的为大。

它使你们陷入恶劣的婚姻中,使你们种种关系陷于失调,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胆敢挑战这目前风行的人文神话。你们视为向导的父母不敢,你们寻求感召的教士不敢;你们期望厘清心理情结的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不敢,甚至你们视之为精神领袖的作家与艺术家也不敢。

因此,歌词、故事、电影、指南、祈祷、说教通通在呵护这种神话。结果是你们全都要去符合它。

可是你们却做不到。

但问题却不在你们,而在那神话。

爱不是给与重于接受?

不是。

不是?

不是。从来就不是。绝对不是。

可是你自己刚刚才说「爱没有要求」。你说,这就是爱之所以为爱。

没错。

好哇,可是那很像「给与重于接受」呀!

那你就需要再读读第一部的第八章。我这里所说的在那里解释得清清楚楚。这一套对话集本意就要你们连续阅读,并且当作一个整体。

我知道。但是总有一些人没读过第一部就读了这第三部。所以,可不可以请你解释一下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坦白说,虽然我以为我已懂了这档子事,你如果能帮我温习一遍,还是有用的。

好吧,那就开讲!

你们所作所为的一切,都是为自己而做。这是因为你们都是一体。

你为别人做什么,你就是在为自己做。你未能为别人做,也就是未能为自己做。对别人好的,就是对自己好,对别人有害的,就是对自己有害。

这是最基本的真理。然而这又是你们最常漠视的真理。

在你与人的关系中,只有一个目的。这关系的存在只是一个载具,让你去决定、宣告、创造、表达、体验和实现你关于向自己真正是谁的最高意象。

如果你仁慈、体贴、关怀、分享、慈悲与爱怜,那么,当你与人共处,你就是这些情感,则你就让你的本我体验到最恢宏的经验——而你投身到肉体中,本来为的就是如此。

这就是你为什么投身到肉体。因为只有在物质的相对界域,你们才能觉知自己是这些情感。在绝对界域(你们是从这界域来的)是不可能有这种体验的。在第一部中,我对这情况的解释要详细得多。

假如你并不爱本我,任许本我受辱、受损、受毁,则你就会延续这种行为,让自己去经验这种损、毁、屈辱。

然而,如果你真是仁慈、体贴、关怀、分享、慈悲与爱怜的人,则你就会把自己包括在你仁慈、体贴、关怀、分享、慈悲与爱怜的人之中。

事实上,你会以自己为始。你会首先把自己置于这些情感中。

生活与生命中的一切都依你们想要是什么而定。比如,假设你想要与所有的人为一体(也就是,如果你想要把一个本来就知道的概念具体经验到),你就会发现自己所思所言所行很不一样,不一样到让你可以体验到和证明到跟众人一体。当你由这种体验和证明而做某些事情,你将不会觉得那是为祂人而做,却是为自己而做。

不论你想要的是什么,情况都会如此。如果你想要的是爱,你就会跟祂们做爱的事。但不是为祂人,而是跟祂人。

要注意这不同处。明察秋毫。你跟祂人做一些爱的事,为的是你的本我——以便你能够实现和体验关于你的本我,关于你真正是谁的最恢宏意象。

就这种意义而言,为别人而做任何事都是不可能的,因此,凡是你想要做(act)的任何事,都是「演出」(an“act”)。你在「演」。也就是说,在创造,在扮演一个角色。只不过你不是在假装。你是在实实在在做人。

你是人。而你是什么样的人,是根据你的决定与选择。

你们的莎士比亚曾经说过:整个世界就是舞合,人人都是演员。

祂又说过:「是与不是,乃关键所在。」

祂还说过:「对自己真,就不可能对任何人假——正如昼之与夜必然相随。」

当你对自己真,当你不背叛自己,则那「看来像」是「给与」的,实际上是在「接受」。你名符其实是把自己还给自己。

你真的不可能「给与」别人,因为并没有「别人」。既然我们都是一体,则唯一存在的,就是你。

这有时好像在玩文字「游戏」。不同的字搬来搬去,意义就不一样了。

这不是「游戏」,是魔术!这不只是换字来改变意义,而是换知觉(perception)来改变体验。

你们对一切事物的体验,都是以知觉为基础,而你们的知觉,又以领会为基础。你们的领会则建立在你们的神话上。也就是,以别人怎么告诉你们为基础。

现在我告诉你们:你们当前的人文神话对你们没有用。它们没有把你们带往你们说你们想要去的地方。

你们不是对自己扯谎,就是瞎子。你们说你们想要去哪里,可是你们可能是在自己对自己扯谎,不然,你们就是瞎子,没看到你们并没有向那边走。不论就个人,就国家或就整个人类而言,都是如此。

有别的物种做到了吗?

上一篇:3-12 每个人都各以各的方式是伟大的人

下一篇:3-14 生命从来没有开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0.最宝贵的经验 - 来自《麦肯锡方法》

正如一位前麦肯锡顾问告诉我的,是否离开麦肯锡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什么时候离开。我们习惯于说,一个新合伙人班子的半衰期也就两年,到了两年的时候,有一半的人已经离开了。我在那里的时候是这样,今天仍然是这样。但是,还有离开麦肯锡之后的生活。实际上,可能还有更多的生活内容,因为对于任何工作而言,你都不会喜欢以同样的强度同样长时间地工作。但是,毫无疑问,绝大多数前麦肯锡顾问都会安然离开。扫一眼麦肯锡校友录,现在上面已经大约有5000个名字了,里面不乏首席执行官、高级管理人员、教授和政治家。所有这些校友都珍藏着他们在麦……去看看 

两点小庇 - 来自《思痛录》

古远清   老作家韦君宜的新著《思痛录》,是一位老共产党员在晚年宣布自己和极左路线不共戴天的好书。作者敢讲真话,把当年政治运动中毫无法律根据的“中央精神” 和“随时变化的‘领导意图’”痛加剖析,还把反胡风、反右斗争中的一些细节大胆披露出来。为研究中国当代思潮史、文学史提供了许多宝贵的资料。这样尖锐批判极左的书居然能出版(据说出版时很费了一番周折)、且在首都北京出版,这是非常令读者高兴的。   但也许是作者年纪老了,记忆力衰退,或在病中无法核对资料,致使该书出现一些差错。最明显的是关于冯雪峰、流沙……去看看 

第十四章 科学为人类服务 - 来自《科学的社会功能》

人的需要如果我们把人类生活及其发展当做我们研究的中心,科学活动就会呈现不同的面貌,而且彼此联系的方式就会显得和前一章所描述的有所不同。人的需要和愿望不断地为探索和行动提供动力,因此,可以把科学看作是我们取得必需的知识以满足某一特定需要的方法之一。我们可以把科学中的人的需要依照迫迫切程度分为四等,科学同其中每一类需要都有一定的关系。首先是对于食品、住所、健康和娱乐的基本生物学需要。其次是对于满足这些要求的各种手段的需要。  这些手段就是生产性事业、运输和交通以及文明社会的整个行政管理、经……去看看 

第六章 可变比例定律及厂商成本曲线 - 来自《价格理论》

我们刚刚用正规的方法,讨论了可能得到的各种类型的供给条件。我们看到,供给条件是由个别厂商的成本曲线来决定的。现在,我们来考察形成厂商成本曲线的条件。当然,我们对厂商本是没有什么兴趣,我们是要更充分地了解决定一个行业供给条件的各种因素。我们必须切记,供给曲线仅只对竞争性行业来说才是一个有意义的概念。否则,仅有价格尚不能完全描述个别厂商所面临的需求条件。我们也须牢记,在从成本曲线过渡到供给曲线时,我们必须密切注视可能存在的外部经济或不经济——经济的或不经济的对厂商来说是外部的,但对行业来说是内部的,并……去看看 

第三篇 概念论 - 来自《小逻辑》

(Die Lehre vom Begriee)     §160     概念是自由的原则,是独立存在着的实体性的力量。概念又是一个全体,这全体中的每一环节都是构成概念的一个整体,而且被设定和概念有不可分离的统一性。所以概念在它的自身同一里是自在自为地规定了的东西。     附释:概念的观点一般讲来就是绝对唯心论的观点。哲学是概念性的认识,因为哲学把别的意识当作存在着的并直接地独立自存的事物,却只认为是构成概念的一个理想性的环节。在“知性逻辑”(Verstandeslogik)里,概念常被认作思维的一个单纯的形式,甚或认作一种普通的表象。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