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 所有的孩子终有一日全会回家

 《与神对话》

读这些言词使我充满了敬畏。谢谢你以这样的方式与我同在。谢谢你跟我们所有的人同在。

不客气。我也谢谢你们与我同在。

我还有一些问题,一些跟「高度演化的生物」相关的问题;问完了,我就可以允许自己结束这对话了。

我所爱的,你永远不会结束这对话,你也永远没有必要。你跟神的对话将永远继续下去。而现在,由于你积极的从事这对话,对话便很快会带来友谊。一切良性的对话最后都会产生友谊;你跟神的谈话也将产生你跟神的友谊。

我感觉到了。我感觉到我们实际上已经变成了朋友。

正像一切关系一样,这友谊如果得到滋养、照亮,让它成长,到最后则将产生交流感。你将感觉到及经验到与神的交流。

这将是神圣的交流(Holy Communion),因为我们将一体发言。

那么,这对话还会继续吗?

会。永远。

在本书结束时,我不用说再见?

你永远不用说再见。你只须说哈啰。

你真是太棒了!你知道吗?你真是棒透了!

你也是,孩子,你也是。

我所有各处的孩子,个个都是。

你「所有各处」都有孩子?

当然。

我的意思是:所有的地方,在其祂星球上也有生命?在宇宙别的地方,你也有孩子?

当然。

那些文明更进步吗?

有些是。

什么方面进步?

各方面。科技、政治、社会、精神、生理与心理。

比如你们那么喜好比较,你们总是需要把样样事物都分成「好」「坏」,「高」「下」,这就证明你们还是沉陷在二元对立中;沉陷在分别主义中。

在更先进的文化中你观察不到这类特点?你所说的二元对立是什么意思?

社会的进化层次无可避免的会反映在它的二元思考程度上。社会的进化是以它走向一体性的程度来证明,而非以它走向分别主义的程度。

为什么?为什么一体性是这样重要的尺度?

因为一体才是真相。分别则是幻相。一个社会如果仍旧自视为分别——一系列的分别单元,或许多的分别单元之集合体——则它就仍活在幻相中。

你们星球上的一切生活,都建立在分别观上;建立在二元对立上。你们以为自己是分别的家庭或家族,聚成分别的邻里或州郡,再聚集为分别的国家,合成为一个分别的世界或星球。

你们以为你们的世界是宇宙间唯一有生物栖息的世界。你们以为自己的国家是地球上最好的国家。你们以为你们这一州是国家中最好的州,你们的家庭是州中最好的家庭。

推到最后,你认为自己是家庭中最好的成员。

噢,当然,你们嘴巴上不会这样讲,但你们做出来的事却证明你们这样想。

你们真正的想法天天都会在你们的抉择中反映出来。社会方面的决定,政治方面的结论,宗教方面的决议,经济方面的选择,还有许多个人事务的抉择:选什么人作朋友,选什么信仰体系,甚至选择跟神——也就是我——有什么关系。

你们觉得跟我是如此分离,以致你们以为我甚至不会跟你们说话。因此,你们就被人要求否认自己的体验。你体验到你跟我是一体的,可是你拒绝相信。如此,你们便不但彼此分离,而且跟你们自己的真相分离。

人怎么可能跟祂自己的真相分离?

由忽视,明明看见却否认。或由改变、扭曲,来符合你们先入为主的观念。就以你此处提出的问题为例。你问:其祂星球上有生命吗?我答:「当然。」为这再明显不过,那么明显,以至于我很吃惊你竟然会问这个问题。

然而,人就是这样「跟祂的真相分离」的。祂明明眼睛看到,无可否认,却就是否认。

否认是此处的机制。但没有任何否认比自我否认更为有害。

你们整个一生几乎都在否认自己真正是谁,真正是什么。

只去否认一些并非完全个人性的事情已经是够可悲了,比如臭氧层的破洞、古老森林的摧残、对待未成年人的可怕方式等等。但你们不以否认周遭可见的事物为足,你们连明明可见的内在事物也要否认。

你们看到自己内心的善良与悲悯,却要否认,你们看到内心的智彗,却要否认。你们看到内在的无限可能性,却要否认。你们在内心看到神,体验到神,却要否认。

你们否认我在你们内心——否认我是你们——以此否定了我明显而正当的居所。

我没有。我没有否认你。

你承认你是神吗?

呃,我不会这样说……。

正是这样。我告诉你:「鸡啼以前,你会三次否认我。」

以你的意念,你将否认我。以你的言词,你将否认我。以你的行为,你将否认我。

在你心中,你知道我与你同在,我在你之内,我们是一个。然而你否认我。

噢,你们有些人会说,我在是在,不过离你们很远,在某处之外。你们想象我离你们越远,你们就离自己的真相越远。

生活中许多别的事也一样——从自然资源的滥用到对儿童的虐待——你们明明看到,却不相信。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看到却不相信?

因为你们是这般沉陷在幻相中,这般深沉的沉陷在幻相中,以致你们看不透。事实上,为了让幻相得以持续,你们必须看不透。这就是神圣二分法。

只要你们仍在寻求去成为我,你们就必须否认我。而你们正在寻求成为我。然而,凡你们已经是的,你们便不可能去成为。因此,否认有其必要性,那是有用的工具,直至它不再有用。

大师知道,那些想要让幻想持续的人,会用否认,那些想要让幻相终止的人,则会用接受。

接受,宣布,实证——这是走向神的三个步骤。接受你真正是谁,是什么。宣布它,让全世界听到。以所有的方式实证。

自我宣布总是随着实证。你们会证明自己是神——正如你现在在证明你自己以为是的自己。你们整个的一生都是这样的一个证明。

然而这个证明却会让你面对最大的挑战。因为在你不再否认自己的一刻,祂人就会否认你。

在你宣布与神同在的一刻,祂人就会宣布你与撒旦为伍。

当你们述说最高真理的一刻,祂人就会说你们述说的是最低的亵渎。

也正如那些以温柔的方式证明其境地的大师们一样,你们将既受崇拜,又遭辱骂,既受推崇,又被贬低,既受赞扬,又要被钉在十字架上。因为对你们来说,那循环固然已经走完,那些仍然生活在幻相中的人,却不知该如何对待你们。

我会遇到什么?我不懂。我搞胡涂了。我认为你一再说过,幻相会持续,这「游戏」必须继续,不然就没戏可唱了。

没错,我说过。事实也正如此。游戏真的在继续。因为你们一两个人终止了幻相的循环,并不能使游戏终止——对你们而言,对其祂游戏者而言,都是如此。

一直到一切的一切都成为一体,游戏才会终止。然而即使那时也仍未终止。因为在那一切的一切神圣再结合的一刻,那福气将如此之庄严华美,如此之浓烈,以至于我——我们——你将名符其实的因欢乐而爆炸,于是循环再度开始。

我的孩子,那是永无终止的。游戏永无终止。因为这游戏就是生命本身,生命就是我们是谁。

那么,那达到了精纯境界,那已知晓了一切的个体单元——或如你说的「那一切的某部分」。又会遇到什么情况呢?

大师知晓只有祂自己的循环已经完成。祂知晓只有祂自己对幻相的体验已经终止。

大师欣然而笑,因为祂看出那总体规划。大师看出即使祂完成了祂的循环,游戏却仍在进行;经历仍在继续。大师也看出现在祂可以经历的角色。大师的角色是去引导祂人走向精纯。因此,大师继续扮演,唯方式不同,工具不同。因为既然看出了幻相,就会让大师步出幻相。大师在认为符合自己的目的与乐趣时,随时步出。以此,祂宣布并证明祂的精纯,而被祂人称为神或女神。

当你们这一物种被带到精纯的地步,你们整个物种(因为真的是一整个)就可轻易穿越时空(当你们掌握了你们物理法则后,就能掌握这等法则)。你们会想去协助其祂物种,其祂文明,来达到这精纯境地。

正如现在其祂物种、其祂文明在对我们做的?

正是。完全对。

只有当全宇宙中所有的物种都达到精纯——

或者如我所说的,只有当我的一切部分(All of me)都已知晓了一体——

——循环的这一部分才会终止。

你说得好。因为循环的本身永不终止。

因为循环这一部分的终止正是循环本身!

棒啊!精采啊!你已经明白了!

所以,没错,其祂星球上有生命。没错,其中有许多比你们先进。

什么方面?你还没有真正回答过。

我回答了。在各方面。科技、政治、社会、精神、生理、心理。

没错。举一些例子,好吗?你那些回答太笼统了,对我没什么意义。

你知道,我喜欢你的真诚。并不是人人都会眼睁睁的看着神,宣称祂所说的话没有意义。

真的?那你要怎么办?

真的。你真的态度正确。因为,你当然是对的。你尽可以挑战我,对抗我,怀疑我,而我什么该死的事都不会做的。

但无论如何,我会做一件好事:就像这套对话集一样。不是吗?这对话集不是一件好事吗?

是的,真是一件好事。许多人受惠,千百万的人受到感动。

我知道。这全是「总体规昼」(master Plan)的一部分。这规划是为了让你们成为大师(masters)。

你从开始就知道这一套三部曲会极为成功?真的?

我当然知道。不然你以为是谁让它这么成功的?你以为读这套书的人是怎么找到这套书的?

我告诉你:每一个接触到这份资料的人我都认识。每个人接触这份资料的原因我也知道。

每个人自己也知道。

唯一剩下的问题是,祂们还会再次否认我吗?

这对你有影响吗?

一点也没有。我所有的孩子终有一日全会回家。这不是祂们会不会回家的问题;而是何时。因此,这会影响到祂们。所以那有耳能听的,就听吧。

是的,呃——我们正在谈其祂星球上的生命,你正要举例说明祂们如何比地球上的生命进步得那么多。

在科技方面,大部分其祂的文明都远比你们进步。也有比你们落后的——姑且这么说——但为数不多,大部分都远比你们超前。

在什么方面?请举实例!

好吧、例如气候。你们似乎不能控制气候。(你们甚至连预测都做不好!),因此,你们受气候摆布,大部分其祂世界并不如此。大多数星球上的生物都能控制当地的气候。

祂们能?我以为一个星球上的气候是它跟它的太阳之间的距离,和它的大气层结构等等的产物。

这些情况设定了参数。也在这参数之内还有许多事情可做。

怎么做?在什么方面?

靠控制环境。靠在大气层中创造或未能创造某些条件。

你明白,不仅是你们与太阳相互位置的问题,而且是你们把什么东西置于你们与太阳之间的问题。

你们把最危险的东西置于你们的大气层中,却又把某些重要的东西从中取走。可是你们却矢口否认。也就是说,你们大部分否认。当你们之中那些头脑最好的人向你们无可置疑的证明了你们所造成的破坏时,你们不承认。你们说那些头脑最好的人是疯子,说你们知道得比祂们清楚。

不然你们就说这些聪明的人别有企图,别有用心,想保护祂们的私利。其实是你们别有企图,是你们别有用心,是你们想要保护你们的特殊利益。

而你们最主要的关怀就是你们自己。不谕多么科学的论据,不论多么不容逃避,只要违背你们的私利,你们就一概否认。

这话说得很严厉!我不能确定是不是符合事实。

真的?你是说神现在在说谎?

我当然不会这样说,其实……

你知道你们世界各国花了多少时间才同意不再用氟氯碳化物来毒害大气层?

嗯……,嗯……

好吧,没什么。那么,你认为为什么要那么久呢?没关系。我告诉你,那是因为,不再毒害大气层会让许多大公司花掉许多钱。花那么多时间才能同意,是因为那会让许多人不方便。

要花那么多时间,是因为多年来许多的人,许多的国家否认这些证据;因为为了保护祂们现有的私利,为了让事情按照旧有的方式进行,祂们必须否认。

只有到了皮肤癌的增加率到了惊人的地步,只有到了气温开始上升,冰河与冰雪开始融化,海水变暖,河川暴涨,你们才有更多的人开始注意。

只有到了你们的私利受到威胁时,你们才看到多年以前你们最聪明的人就置于你们面前的真理。

私利有什么不对?我认为在第一部中你说过,私利是起步点。

没错,我说过。然而在其祂星球上的社会,「私利」的定义要比你们的世界宽广得多。对已经启蒙的造物而言,凡是伤害一个生命的,就会伤害许多生命,而对少数有益的,也必须对多数有益,不然到最后就对任何人都无益。

在你们星球上却正好相反。对一个生命造成伤害的,众人都予以忽视,而对少数人有益的,众人连边都摸不到。

这是因为你们对私利的定义太窄,仅仅及于个人所爱的人——而且也要祂们求才给。

没错,在第一部中我曾说,在一切的关系中去做于你的本我(the sclf)最有利的事。但我同样也说,当你看出什么最符合你的最高私利时,你也会看出它符合祂人的最高私利——因为你与祂人是一体。

你跟所有的祂人都是一个——这却是你们尚未达到的认知层次。

你问先进科技的情况如何。我告诉你:如果你们没有先进的思想,则任何先进科技都不能带给你们益处。

有先进科技而无先进思想,不会造成进步,只会造成毁灭。

在你们的星球上,你们已经经历过这种情况,现在,你们又走近即将经历这种情况的边缘。

你是指什么?你在说的是什么?

我说,在你们星球上,你们曾达到——并远远超越——你们现在正在慢慢攀登的高峰。你们地球曾有一个比你们现在更先进的文明。这文明却毁了它自己。

它不仅毁了它自己,它还几乎毁了其祂一切。

这是因为它不知道如何处理它所发屐出来的科技。它科技的演化远远超出了它精神的演化,以致它以科技为神。人民崇拜科技以及科技所能创造、所能带来的一切。因此祂们得到了无缰野马的科技所能带给祂们的一切以及无缰野马般的灾难。

祂们名符其实毁灭了祂们的世界。

这些都在地球上发生过?

对。

你说的是消失了的亚特兰提斯城?

你们有些人是这样称呼它。

里姆里亚?(Lemuria,一个假设的大陆,远古时沉入海中。成为人类从伊甸园中的更高级生命体堕落而来之假想理论之基石。)慕之国?( The land of Mu,英国人 James Churchwood 在二十年代著书描述的假想大陆。)

这也是你们神话的一部分。

那么,那是真的了!我们曾经达到这种地步!

噢,不止,我的朋友。更进步得多。

我们真的毁减过自己!

你何须吃惊?你们现在不是正在做吗?

我知道。你可以告诉我们如何停止吗?

这方面的书很多,但大部分人不予理睬。

告诉我们书名,我答应不会忽视。

你们可以读读《古代阳光的最后余晖》(The Last Hours of Ancient sunlight)。

是一个叫做汤姆·哈特曼(Thom Hartmann)的人写的。没错!我喜欢这本书!

很好。这位使者是受到感召的。你要让这本书受到全世界的注意。

我会,我会的。

关于你上一个问题我所要回答的话,这本书全说了。我无须再透过你把那本书重写一遍。它包含了你们把地球家园破坏的种种途径,也包含了你们该如何终止破坏的种种途径。

到现在为止,人类在地球上的所作所为确实不怎么漂亮。事实上,从这套对话一开始,你就形容我们这物种为「原始」。自从你做了这种形容,我就一直很好奇,那「不」原始文明中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你说宇宙中有许多不原始的社会与文明。

对。

有多少?

很多。

成打?成百?

成千上万。

成千上万?先进的文明有成千上万?

没错。也有一些文明比你们更原始。

「原始」的或「先进」的文明有什么指标?

以它将至高的领会付诸实践的程度而定。

这跟你们所以为的不一样。你们以为社会之原始或先进,依它领会的高低而定。但有至高的领会却不实践,又有何益?

答案是:完全无益。事实上,是危险的。

原始社会的指标是:它把退步称作进步。你们的社会在向后退,而不是在向前进。你们的世界,在七十年前,大部分都比现在更慈悲。

这种话有些人很难吞得下去。你说你不是个做审判的神,可是有些人会觉得你现在在做审判,而且处处找碴。

这我们已经讨论过了。如果你说你要去台南,车子却开向合北;这时如果你问路,有人指示你方向,说你原先的走法到不了台南,你说这是在做审判吗?

说我们「原始」,不是单纯指示方向。「原始」这两个字有贬抑的味道。

真的?可是你们却说你们那么动心于「原始」艺术。某些音乐也因为有「原始」风味也才殊受钟爱——还不用说女人。

你是在玩弄文字。

一点也不。我只是在告诉你——「原始」二字一点贬抑的意思也没有。是你们自己的判断使它带上了贬抑的味道。「原始」只是形容词,它所说的只是实况:某件事物还在发展的早期阶段。它的意思仅是如果。它没有「对」或「错」的意涵。是你们把这种意涵加进去的。

我在这里没有「找碴」。我只是形容你们的文化是「原始」的。你们之所以听起来「难咽」,那是因为你们自己对「原始」有审判。

我自己没有。

要了解:评估不是审判。那只是对什么是什么所做的观察。

我要你们知道,我爱你们。我对你们不做审判。我看着你们,只看到美与妙。

正像原始艺术。

正是。我听着你们的曲调,唯有兴奋。

正像对原始音乐。

现在你懂了吧。我感到你们人类的能量,正像你们会感到那「有原始性感」的男人或女人的能量。我,像你们一样,会被激起。

这是你们与我的真实情况。你们没有使我厌恶,没有干扰我,你们甚至没有使我失望。

你们激起了我!

我因新的可能性而激起,我因将要来临的经验而激起。在你们的生命中,我觉醒到新的冒险,觉醒到因走向新的庄严华美而来的兴奋。

你们不但没有令我失望,反而令我兴奋难抑!我因你们的奇妙而兴奋!你们以为你们已经达到人类发展的顶蜂,可是我却要告诉你们,你们才刚刚开始。你们才刚刚开始体验到你们的精采!

你们尚待表达最伟大理念,你们尚待实践最恢宏的意象。

但是,请等待!请注意!看啊,你们盛放的日子已近在手边!树干已经茁壮,花蕊即将开放。我告诉你们:你们开花的美与芬芳将充满这大地,你们将在众神的花园中有你们的位置。

上一篇:3-15 你们正在创造神

下一篇:3-17 社会正要变成科技的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章 住居 - 来自《面包与自由》

Ⅰ  曾经仔细注意过社会主义的思想在劳动者中间发达的人,一定会觉得在一个重要的问题(人民的居住问题)上已经不知不觉地达到了一个确实的结论。在法国各大都市和许多小城市中,一般的劳动者已经渐渐地断定住宅无论如何都不是那些被国家所承认为房主的人的私有财产,这是确实的事实。  这种思想在人民的心中自然发展起来。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所有权”应该扩张到房屋上面去的。  房屋并不是房主建筑起来的。这是由那些求最低的工钱来活命,在木厂、砖瓦制造所和工场里做工的无数的劳动者建筑、装饰、装置起……去看看 

第一篇 论所谓官僚政治 - 来自《中国官僚政治研究》

一在有关政治理论或政治史的书籍中,我们经常容易见到关于贵族政治、专制政治、民主政治的论著。但把官僚政治(Bureaucracy)当做一个特定的形态或体制加以论述的,却比较罕见。都往往只是在讨论其他政治形态时附带地说到。对于这种政治现象形态较少论及的理由何在,下面还有谈到的机会。这里我只想说明:官僚政治确曾在不同的程度上,存在并作用于一切国家的某一历史阶段。也许就因此故,英国政治学权威拉斯基教授(Prof.Laski)曾在塞利格曼教授(Prof.Seligman)主编的《社会科学大辞典》中,就官僚政治作过这样的概括说明:“官僚政治一语,通常是……去看看 

第六章 社会计划:进化着的人工物的设计 - 来自《人工科学》

第五章我们对计划者和人工物创造者使用的一些现代设计手段进行了概述。但还在这些手段的大部分尚未出现之时,雄心勃勃的计划者们就经常将整个社会及其环境作为有待改造的系统了。有些人将自己的乌托邦理想记入书中——柏拉图、托马斯、摩尔爵士、马克思。另一些人则在美国、法国、俄国和中国试图通过社会革命实现他们的计划。这些大规模设计的许多或大部分内容集中于政治和经济安排,但也有一些内容注重物质环境——如河流开发。河流开发工程古埃及就有了,在今天的田纳西河谷,印度河,以至今日的尼罗河,人们仍在进行这方面的努……去看看 

第二版序 - 来自《东晋门阀政治》

《东晋门阀政治》一书,出版在两年以前。今年重印此书,北京大学出版社不顾成本上的困难,决定废弃旧纸型,重排新版,作为再版印出。这使本书外观得以大大改善,作者十分感激。这次重印,原计划是利用旧版,碍于修版困难,改动受到限制。当得知重排新版消息时,排版已近竣工,而且付印在即,所以又只好在校样上增作修改。时间短促,作者只能尽力而为了。再版改动之处,有的是更换原来不恰当的资料和完善不周全的论点,有的是修正原稿在抄、排、校中形成的漏误;有的改动只涉及词句,有的则是大段落的增补。当然也有删削之处。《自序》中曾说门阀政治即士……去看看 

第十九章 - 来自《生死抉择》

双方一时间都呆在了那里。     一切都好像来得太突然,突然得让你始料不及,突然得让你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     对李高成来说,这实实在在是一个让他难以承受的打击。     根本无法相信,却又不得不信,最害怕的就是这个局面,这个局面偏就是铁一般的事实,直觉早就告给他这一切都是真的,然而当这一切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时,则又是让他这样的无法接受和难以承受。     没想到跟自己恩爱如初、一往情深、朝夕相处、心心相印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结发妻子,竟然会这样彻头彻尾地欺骗了他,欺骗得这样处心积虑、不留余地!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