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把每一个人都看作是自己

 《与神对话》

其祂星球上的生物在体形上是什么样子?

不胜枚举。物种的繁多就和你们星球上一样。其实,比你们的还多。

有没有跟我们很相像的?

当然有。有些看起来和你们一模一样——只是小有不同。

祂们怎么生活?吃什么?衣服穿成什么样子?怎么互相沟通?我想要知道所有的一切。说啦,通通说出来!

我了解你的好奇心,可是这几本书不是为了要满足你们的好奇。这番对话的目的是要把讯息带到你们世界上。

我只再问几个问题。这不只是出于好奇,而是我们可以从这里学到一些事。或说得更正确些,可以回忆起一些事情。

这真的是更为正确。因为你们没有需要学习的;你们唯一需要的,是回忆起你们真正是谁。

在第一部中你已经把这一点说得非常清楚了。其祂星球上的生物记得祂们是谁吗?

如你可以料到的,其祂各处的生物演化阶段各不相同。但在你称为高度演化的文化中,那里的生物已经记得祂们是谁了。

祂们怎么生活?工作?旅行?沟通?

高度演化的社会是没有你们文化中所说的旅行的。那里科技非常先进,不需再用石化燃料推动巨大的载人机器里的引擎。

除了物质科技的先进外,对于心的了解,对于肉体天性的了解,也十分先进。由于这两方面的先进,高生物便可以照自己的意愿把身体分解和再组合,这使得大部分高度演化文化中的生物能够在「任何时候」,想身在「何处」就身在何处。

包括横越宇宙许多光年?

没错。大部分情况是如此。横渡银河的「长距线旅行」,做起来如像石片在水面上漂过。祂们不是要「通过」母体(The Matrix)——也就是宇宙——而是在上面滑过去。用你们的语言来形容这样的物理情况,这是最接近的说法。

至于你们社会中所说的「工作」,在大部分高生物文化中,是没有这种概念的。任务的达成,活动的进行,纯粹是依各生物爱做什么,并视之为祂自己的最高表白而定。

这真是太棒了。那么,下贱的工作怎么做?

「下贱的工作」这个概念是不存在的。你们社会中视为「下贱」的工作,在高度演化的世界中往往是最受尊敬的。为了社会的存在与运作而「必须」做的日常「工作」报酬最高,荣誉最高,因为是服务全体。我在这里把「工作」二字加上引号,是因为在高生物社会中根本不把它视为「工作」,而是最高形式的自我实现。

人类在表白自己——你们称为「工作」——的方面所创造的观念与经验,在高生物的文化中,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单调乏味的工作」、「超时」、「压力」和你们自己创造的这类经验,是高度演化的生物不会选择的;不说别的,祂们是不会想要「名列前茅」、「出人头地」或「功成名就」的。

你们所说的「成功」,在高生物而言,没这回事,这正是因为祂们也没有「失败」这回事。

那祂们怎么会有成就感?

祂们的成就感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是透过一套煞费思量的价值体系来促成的:「竞争」,「输」与「赢」。是你们大部分社会和活动的情况。甚至学校上——尤其是学校——也是如此。高生物的成就感则是来自深深了解什么事情对社会真正有价值,并真正珍惜。

在高生物而言,成就的定义是:「做带来价值的事」,而非「做带来名利的事——不论有没有价值」。

那么!高生物是有「价值体系」的了!

噢,当然。可是和你们讲的很不一样。高生物认为对一切都有益处的事是有价值的。

我们也是这样啊!

没错,但你们给「益处」的定义却大大不同。你们认为把一个小白球投给一个拿棒子的人很有益处,或在大银幕上脱衣服很有益处——那益处比带领你们的后代走向最高的真理,或为社会提供精神食粮更大。所以,你们对球员、电影明星的推崇要比对老师及教士更高,报酬也更高。在这些方面,你们事事倒退——和你们说你们的社会所要走的方向背道而驰。

你们的观察能力不够敏锐。高生物总是看出「什么是什么」,去做那「有效」的事。人类却常常不是这样。高生物推崇老师与教士,并非因为那「在道德上是对的」,而是因为对祂们所选择的社会而言,那「有效」。

不过!既然祂们有「价值体系」,祂们就一定会有「有」的人和「没有」的人。所以,在高生物社会中,有钱有名的人是老师,球员则是穷人。

在高生物社会中,没有「没有」的人。没有一个人陷于你们人类允许人类所陷入的穷困境地。没有人死于饥饿——像你们星球上每小时死四百个儿童,每天死三万人那样。也没有你们工作文化中那种「暗中绝望」的生活。

没有。高生物社会中没有「贫困」这回事。

祂们怎么避免的?怎么避免?

靠实行两个基本原则——

我们都是一个(one)(We are all one)。

一切都够用(enough)(There’s enough)。

高生物有「一切皆够」的觉知;祂们的意识也足以创造出这种情况。由于祂们意识到一切都互相关连,因此,在高生物的星球上,自然资源都不会被浪费或破坏。这又使得人人都丰饶——因此,「一切都够用」。

人类的不足感——「不够」的意识——是一切忧虑、压力、竞争、嫉妒、愤怒、冲突的根源;最后则导致屠杀。

再加上你们坚信万物分立而非一体,于是你们生活中百分之九十的不幸就如此产生,历史上百分之九十的悲剧也是由此产生,目前想使大家的生活改善却无能为力,百分之九十也是出自这个原因。

如果你们把意识中的这两个因素改变,则一切都会改变。

怎么改?我想改,但我不知道怎么改。给我工具,不要空口说白话。

好。这合理。工具来了。

要「做得像」(act as if )做得像你们全是一体。明天你就开始这样做。把每个人都看作是「你」,只不过正在度难关。把每个人都看作是你,只不过缺一个公平机会。把每个人都看作是「你」——只不过经验不同。

试试看。明天到处走走,试试看。用新的眼光看每个人。

然后,做得像「什么都够用」。做得像你有「足够」的钱,「足够」的「爱」,「足够」的时间——那你又会怎么做呢?你会更公开、更自由、更平均的分享吗?

这倒有趣。因为这正是我们对待自然资源的态度,而生态学家却为此批评我们。我是说,我们做得像「一切都足够」。

真正有趣的是,你们做得就像那于你们有益的东西样样不足,因此你们把这类供应品看得很紧——甚至常常囤积。然而,对于环境、自然资源和生态,你们却采取玩弄的态度。因此,唯一合理的假设是你们并不认为环境、自然资源与生态对你们有益。

或我们「做得像」什么都足够似的。

不是。如果真的这样,你们就会把这些资源更平均的分享。然而现在是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用去了五分之四的世界资源。而你们没有显示任何迹象要改变这种分配。

你们把世界资源浪费在少数特权者的身上,是极为不智的,假如你们停止这种行径,则世界资源确实足以供应每个人。如果人人都明智的运用资源,你们就不至于让少数人这般不明智的运用得那么多。

使用(use)资源,但不要滥用(abuse)。这就是所有的生态学者所说的话。

噢,我又开始丧气了。你老是让我觉得丧气。

你真奇怪,你知道吗?你孤单的在路上开车,迷途了,不知道怎么走向你想去的地方。然后有人来了,告诉了你方向。「我知道了!」这时你应该好高兴,不是吗?不是,你却丧气。实在令人惊讶。

我丧气是因为我不认为我们会采取这个方向。我甚至不认为我们想要。我认为我们其实直冲墙壁。这个让我丧气。

你没有运用你的观察力。我看到上千上万的人在读这本书时欣欢雀跃。我看到数以百万计的人承认了这里简单的真理。我看到你们地球上正强烈的兴起一股改变的力量。许多的思想体系都被抛掉了。原先统驭你们自己的许多方式已遭唾弃。经济政策已在修改。精神真理已在被你们重新检定。

你们人类正在觉醒中!

你们不需把这书中的一些提醒与观察视为沮丧之源。当你们承认它是事实真相时,它可以成为你们极大的鼓舞力量,让它成为驱动你们改革的引擎中的燃料。

你是改革催化剂。在人类创造生活和体验生活的历程中,你是那可以让它有所不同的人之一。

怎么做?我可以做什么?

让你自己是那不同,是那改革。把那「我们都是一体」和「一切够用」的意识体现在你身上。

改变你自己,改变世界。

你把这书和与神对话的全部数据都给与了你自己,以便你可以再度记起如何去过高度演化了的生物的生活。

我们以前曾经这样生活过,是吗?你曾经说,我们以前这样生活过。

是的。在你们所说的古代和古文明中。我在此处所描绘的生活,大部分是你们人类曾经经历过的。

好吧。现在我心中有某一部分更为丧气了!你是说,我们曾经到达过那种地步,然后又完全失掉?那么,这种「兜着圈子转」究竟有什么意义?

演化!演化并不是直线进行的!

你们现在有机会再创造你们古代文明的最佳经验,而避开它最坏的部分。你们这次可以不必让你们个人的自我与先进的科技把社会毁灭。你们可以采用不同的做法。你们可以缔造不同。

如果你们允许自己这样做,这可以使你们奋发。

好。我懂了。当我允许自己这样想,我确实感到奋发!我会缔造不同!请多告诉我一些事情。我想尽可能记得我们古代先进文明是什么样子,而今日的高度演化生物又是什么样子。祂们怎么生活?

祂们群居度日,或用你们地球上的说法,生活在社群中。但祂们大部分已舍弃你们所谓的「城市」或「国家」这种结构。

为什么?

因为「城市」已经变得过大,不再能符合群居的需求,却反而违反。城市造成的不是社群生活,而是「拥挤的个体」。

我们星球上也是一样!在小镇和村庄里——甚至在开阔的城郊——反而比大城里更让人有群体感。

没错。不过,在我们目前讨论的其祂星球和你们的世界之间,有一个不同。

什么?


其祂星球上的居民已经学会了这一点。祂们更确实的观察到「什么更有效」。

我们呢,却继续创造更大更大的城市——即使我们明明看得出,这些大城在破坏我们的生活。

没错。

我们甚至还因排名而自得!如果我们的城市从世界第十二大城晋升到第十大城,则人人好像认为值得庆贺!商务部还真的以此来做广告呢!

把退步认为是进步,正是原始社会的特点。

这话你以前说过。这又让我丧气起来!

你们已有越来越多的人不走这条路。你们有越来越多的人在重新创造小型「有意的」(intended)社区了。

那么,你认为我们应该放弃我们的百万大城而重返小镇和乡村吗?

我没有好恶。我只在做观察。

你始终都这样。那么,依你的观察,尽管我们明明看出大城对我们没有好处,却为什么一再迁往越来越大的城市呢?

因为你们有许多人并没有看出这对你们不好。你们以为聚集在大城中可以解决问题,但实际上却只能制造问题。

没错,大城中有服务,有工作,有娱乐,都是小镇或乡村不能提供的。你们的错误却在于认为这些事情有价值,而事实上,它们却对你们有损害。

啊!。你终究对这件事有了观点!你露出了马脚!你说我们犯了「错误」。

如果你们想去台南——

又来了——

嗯;如果你非要把观察说成是「审判」,把事实的陈述说成是「好恶」不成的话。我知道你一直在想使沟通和觉知更为精确,所以我必得常常提醒你。

如果你想去台南,却明明在开向台北,当你问路,而路人告诉你走「错」了,你会认为路人是有「好恶」吗?

我猜不会。

你猜?

好吧。不会。

那么,那路人做的是什么?

祂只是在说「什么是什么」,只在指明我们的路。

好得很。你弄懂了。

这一点你以前说过;不只一次。为什么我一再想要认为你有好恶,会审判?

因为这就是你们的神话所供养的神,而你只要有机会就会把我套进那种神话中。再者,如果我有好恶,你们做起事来就容易得多。你们就不用自己去伤脑筋自求结论。你们只要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

当然,你们却无法知道什么是我所说的,因为你们不相信这两千年来我说过任何话,因此,你们别无选择,只得依靠那些自称传授我当年真在传授的教诲的人所说的话。可是,即使这样仍旧大有问题,因为老师与教诲多如牛毛,人人不同,你们如何办其真伪?结果,你们还是得自求结论。

人类有没有路可以从这迷宫、从这悲惨的循环中走出?我们会「走对」吗?

有「出去的路」,你们会「走对」。你们必须做的只是增加观察的技巧。你们最好是能看出什么对你们有用。这就叫「演化」。事实上,你们不可能「不走对」。你们不可能失败。只是迟早的问题,不是会不会的问题。

但在这个星球上来说,我们是否已经时间不多了?

噢,如果你们以此为参数——如果你们想在这个星球上「走对」,想在这个星球仍然支持你们的时候——则没错,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最好是加紧脚步。

我们要怎么样加紧脚步?请帮助我们?

我在帮助你们。这对话三部曲不就是吗?

好啊;可是请给我们更多一些帮助。你刚刚提过一点其祂星球上高度演化生物的事,你说祂们放弃了「国家」或「民族」的概念。为什么?

因为祂们看出,像你们所谓的「民族主义」概念会违背祂们的首要指导原则:我们都是一体。

可是,民族主义却支持我们的第二指导原则:适者生存。

正是。

你们把自己分成许多民族和国家,为的是生存和安全——造成的结果却完全相反。

高度演化的生物拒绝结成民族和国家。祂们相信只有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你们甚至可以说,祂们是「在神之下,形成一国」。﹝译注:此句原出于美国独立宣言﹞。

啊,说得好。(译注:作者指神前面的引用很巧妙。)但祂们有「全民共享的自由与正义」吗?

你们呢?

问得好!

重点是,所有的物种都在演化。观察什么对你们有用,并依此调整行为,其目的就在演化。演化似乎是单方向进行的,离另一个方向越来越远。它一直走向合一,而远离分离。

这并不令人惊奇,因为合一就是终极实相,「演化」与「走向真理」是同一件事,只是名称有别。

我也注意到「观察什么对你们有用,并依此调整行为」听起来有点像「适者生存」——我们的指导原则之一!

很像,不是吗?

所以,现在已是时候让我们「观察」一下这个事实:「适者生存」(也就是物种的演化)并没有达成,反而是整个物种面临灾难——实际上是被自己所毁灭——为什么呢?因为把「过程」称做了「原则」。

噢,你把我搞胡涂了。

过程叫做「演化」。指导这过程的「原则」是那指导你们演化过程的东西。

你没错。演化是「适者生存」。这是那过程,但不要把「过程」跟「原则」混为一谈。

若说「演化」跟「适者生存」是同义词,而你们又宣称「适者生存」为指导原则,那你们就是在说「演化的指导原则是演化」。

然而,这是不知道自己能控制自己之演化过程的物种所说的话。这是将自己降格为自己演化之观察者的物种所说的话。

因为大部分人都认为「演化」是漠然「进行」的过程,而不是一个祂们可以依照某些原则来指导的过程。

因此,这物种就声称「我们依照……呃,演化原则……演化」。却没有说出那原则是什么。因为祂们把过程和原则搞混了。

然而,这物种在清楚了演化是过程,是它可以控制的过程时,它就不会把「过程」跟「原则」相混,而会有意识的选择一个原则,用来指导演化过程。

这叫做有意识的演化。你们这物种才刚刚到达这个地步。

喔,何等令人难以置信的真知灼见!这就是你为什么给芭芭拉·马克斯·胡巴德那本书!我说过!祂真的就管那本书叫《有意识的演化》(Conscious volution)。

当然。是我告诉祂的。

啊,妙不可言!那么……我还想再谈谈 E·T,这些高度演化的生物,既然不结成民族和国家,又怎么组织自己呢?怎么管理、统治自己呢?

祂们不把「演化」当作祂们的首要演化原则,却基于纯粹的观察而创造出一个原则。祂们观察到事实上祂们都是一体,这就是祂们的首要原则。祂们所设计的政治、社会、经济与精神机制,都是支持这首要原则的,而不是拆它的台。

「那看起来」究竟是什么样子?比如,政府?

当你只有一个你,你怎么管理自己?

什么?

当只有你一个人的时候,你怎么管理自己的行为?谁管理你的行为?除了你自己之外还有谁?

没人。当我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比如,独处孤岛——除了我自己之外,没人管我或控制我的行为。我可以爱怎么吃就怎么吃,爱怎么穿就怎么穿。也许我根本不穿衣服。我什么时候饿了就什么时候吃,什么好吃,什么有益健康就吃什么。我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有些是我活下去必须做的事。

嗯,你心里还是什么智慧都有。我已经告诉过你,你没有什么要学的,只要回忆起来就好。

这是先进文明中的情况?祂们光着屁股到处跑、吃草莓、挖独木舟?这满像野蛮人的!

你认为谁比较快乐——谁比较接近神?

这我们以前谈过了。

没错。我们谈过了。原始文化的特征是,以为单纯就是野蛮,以为复杂就是先进。

有趣的是,那些高度先进的人看法正好相反。

然而所有的文化——所有的演化——都是越来越走向复杂。

就某种意义而言,确实如此。不过,这里我们又见到最大的神圣二分法:至极复杂即是至极单纯。

一个体系越是「复杂」,设计就越为单纯。事实上,其单纯又是极优美的。

大师明了这一点。这就是何以高度演化的生物活得至为单纯。这也是何以高度演化的体系至为单纯。高度演化的行政体系、教育体系、经济或宗教体系,都是至为优美的单纯。

比如,高度演化的行政体系就是完全不管,只有自洽。

就如参与者只有一人,就如受影响者只有一人。

正是。

这正是高度演化的文化所了解的。

正是。

我现在开始拼凑得起来了。

很好。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你要走了?

这本书已经很长了。

上一篇:3-18 分享感就是获利

下一篇:3-20 保密变成了你们的社交密码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十五、辩证法是什么 - 来自《猜想与反驳》

不管多么荒谬、多么不可置信的事,无一不是这个或那个哲学家主张过的。笛卡儿1.对辩证法的解释   上面的箴言可加以推广。它不仅可用于哲学家和哲学,而且在整个人类思想和事业的领域中,适用于科学、技术、工程和政治。实际上,箴言所提示的什么都想试一下的愿望,可以在更广泛的领域中看出来,在我们这个行星上生活所产生的多得惊人的各种形态和现象中,到处可以看到这种愿望。  因此,我们要是想解释一下:人的思维为什么总是力图对面临的任何问题都找到一切可能想到的解答,我们就可以求助于一种极其普遍的规则。用来取得一个解答的……去看看 

1-2 伙夫头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正象四川口音几十年如一日始终未变一样,朱德非凡的精神内核一直隐藏在一种朴素的装束之下,没有华丽的盛装,没有刻意的雕琢,猛一看,仿佛内容压倒了形式。我们百思不解的是:这种“不修边幅”的装束是某种习惯的自然流露,还是朱德本人的刻意追求?如果是后者这其中又暗示着怎样一种心态呢?   2.1 有眼不识总司令   西德友好人士王安娜在访问了延安之后,在《中国——我的第二故乡》中,写道: “初次和朱德见面时,我想他实际上还不到五十岁。但看起来却显得苍老。……这个 ‘匪首’,怎么看也不象英雄……去看看 

用心才能看得见 - 来自《细节决定成败》

王永庆是如何掘到第一桶金的  ——细节是一种创造成功者与失败者之间究竟有多大差别?人与人之间在智力和体力上差异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大。很多小事,一个人能做,另外的人也能做,只是做出来的效果不一样,往往是一些细节上的功夫,决定着完成的质量。   看不到细节,或者不把细节当回事的人,对工作缺乏认真的态度,对事情只能是敷衍了事。这种人无法把工作当作一种乐趣,而只是当作一种不得不受的苦役,因而在工作中缺乏工作热情。他们只能永远做别人分配给他们做的工作,甚至即便这样也不能把事情做好。而考虑到细节、注重细节的人,不……去看看 

第一部死灰复燃 6、豺狼已经呲牙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经过一系列紧锣密鼓的准备和策划,关东军决定在沈阳发动事变。  沈阳地处东北平原的南部、辽河流域中部、浑河北岸。  它东靠煤都抚顺,西临动力煤基地阜新,南有钢都鞍山和煤铁之城本溪,是中国矿物原料和动力原料的中心,也是连接关内和吉林、黑龙江、内蒙、朝鲜各铁路干线的枢纽。  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1621年,清太祖努尔哈赤攻占沈阳后,因其战略位置重要,将其官府从辽阳迁至沈阳。  1644年入关迁都北京后,仍以沈阳为“陪都”。  19世纪末以后,日俄帝国主义侵入东北,沈阳就成了他们角逐……去看看 

第七篇 第十六章 不求决战的战区进攻 - 来自《战争论》

一、进攻者即使没有足以进行大规模决战的意志和力量,他还是会有一定的战略进攻意图的,只是他进攻的目标比较小罢了。如果进攻成功,那么随着这个目标的实现,整个局势就会出现平静和均势。如果在进攻中遇到一些困难,那么总的攻击就会在达到其目标以前中止。这时就会出现一种纯粹是临时的进攻甚至战略机动。这就是大多数战局的特征。   二、可以成为这种进攻目标的对象是:   (1)一个地区,占领一个地区可取得的利益是:补充给养,必要时也可以征收军税,减轻本国的负担,在媾和时拿它作为与敌人进行交换别的东西的等价物。有时,占领一个……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