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到达那里的路是"在"那里

 《与神对话》

我不要你走!

我哪里也不去。我永远(always)与你同在。以一切方式(all ways)与你同在。

在我们停止之前,请让我再问几个问题。几个最后的、结尾的问题。

你知道的,不是吗?你可以在任何时候走向内在,返回那永恒智慧之所,找到你的答案。

是,我知道;我打从心底感谢它是这个样子,感谢生命是以这方式创造的,使我永远具有这个源头。但这套对话对我有用。这套对话是一个重大的恩典。我可不可以再问几个最后的问题?

当然可以。

我们的世界真的面临危险吗?我们人类是在自取灭亡吗?真正的灭绝?

是的。除非你们慎重思考这种真正的可能性,否则你们就无法避免。因为,凡是抗拒的,就会持续下去。只有注意的,才会消失。

也要记住我对你们所说的关于时间与事件的话。你们所可能想象的——曾经想象的——一切事件,都在现在发生,在此永恒时刻发生。这就是神圣的剎那。这是先于你们觉察的时刻。这是在光到达你们之前就在发生着的。这是现在(Present)时刻,是在你们甚至还不知道它之前送给你们、被你们所创造的!你们称它为「礼物」(present)。而它是「礼物」。它是神给你们最大的礼物。

在你们所曾想象过的一切经验中,你们有能力选择现在要经历什么。

这你曾说过。即使我的觉知能力有限,我现在也开始对这有了一些领悟。这些没有一样是「真」的,是吗?

是的。你们生活在幻相中。这是一场魔术大戏。而你们装作你们不知道在玩什么把戏——尽管你们自己就是那魔术师。

一定要记得这一点,不然你们就会把什么东西都弄得非常真。

但是我所看、所爱、所嗅、所触,真的似乎非常真。如果这不是「真相」,那什么是?

要记住:你所视的,你并没有真正「见」。你的脑子并不是智慧的来源。它只是数据处理器。它收入由感官进入的数据。它依照对这能量讯息的原先数据来作解释。它告诉你它感受到什么,而不是真正是什么。根据这些感受,你以为你知道了某些事物的真相,但事实上,你连一半也不知道。事实上,你是在创造你所知道的真相。

包括这整套与你的对话。

这再确定不过了。

有些人在说:「祂没有跟神说话。这完全是祂自己造出来的。」我怕你是在火上加油。

温柔的告诉祂们:「跳出窠臼」来想。祂们想的是「不是这样就是那样」。祂们可以想「既是这样又是那样」。

如果你们局限在目前流行的价值、概念与体会中,你们就不可能领会神。如果你们希望领会神,你们必须愿意承认你们目前这方面的资料很有限,而不是认为你们已经有了一切该有的资料。

我希望你们注意沃纳·艾哈德(Werner Erhard)的话,祂说只有当愿意留意以下这情况,真正的清晰才能到来:有一件事是我不知道的,知道了它,会把一切改变。

有可能你既「跟神说话」,又「完全自己把它造出来」。

事实上,这正是最了不起的真相:一切都是你造出来的。

生命是那历程,由此历程,一切被创造出来。神是那能量——那纯粹的、原始的能量——你们称它为生命,由这项觉知,我们达到一个新的真理。

神是一个历程。

我认为你说过神是一个集体,神是一切万有。

我确实说过。神是。神也是那历程,以此历程,一切万有藉以创造出来,并体验其自身。以前我曾向你做过这启示。

是的。是的。当我写《再创造你自己》(Re—creatingYourself) 这本小册子时,你曾给我这智慧。

确实。现在,为了让更多的听众听到,我要在这里这样说:神是一个历程。神不是一个人、地成物。神正是你一向所常想而不了解的那样。

什么?

你常想神是那至高的存在(the Supreme Being)。

是。

这一点你是对的。我正是如此。一个存在。注意,「存在」不是一个物;它是一个历程。

我是那至高的在。这是说,那至高的,逗点,正在(being)。

我不是历程的结果;我是那历程本身。我是那创造者,我又是那历程——以此历程我被创造出来。

你在天与地中看到的一切,都是被创造出来的我。创造的历程永不会过去。永不会完成。我永不会「完」。这只是以另一种说法说一切永远在变。没有任何事物是恒定不动的。没有任何东西——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在动的。一切事物都是能量,在动。在你们地球上的速记中,你们称它为「动情」(Emotion)!(emotion 意为激动,情绪,情感。写成 E—motion 则兼具 Energy—motion(能量——动)之意。

你们是神最高的情感!

当你们看一个东西时,你们并不是在看着一个「站在」时间与空间中静态的「东西」。不是!你们是在目睹一个事件。因为一切事物都在移动,变迁,演化——一切事物。

柏克明斯特·傅勒普说:「我似乎是一个动词。」祂是对的。

神是一事件。你们称此事件为生命。生命是一个历程。这历程是可观察的,可知的,可预言的。你观察得越多,就知道得越多,可预言的也就越多。

这真是我很难接受的。我一向以为神是那不变者。是那恒定者。是那不动的动者。是在关于这不可测的绝对真理中,我找到的我的安全。

但那正是真理!那唯一不变的真理是神一直在变。这就是那真理——而你无法用任何方法改变它。唯一不变的一件事,就是万物永远在变。

生命是变。神是生命。因此,神是变。

但我想要相信的一件不变的事是,神对我们的爱。

我对你们的爱永远在变,因为你们永远在变,而我爱那样子的你们。因为我爱那样子的你们,所以我对什么是「可爱」的观念必须常变,因为你们对你们是谁的观念常变。

你是说,即使我决心做谋杀者,你也觉得我可爱?

这我们已经全部讲过了。

我知道。但是我搞不懂!

从每个人的世界模型来看,没有任何人做的任何事是不得当的。我永远爱——以各式各样的方式爱。没有任何「方式」是你们可以使得我不再爱你们的。

但是你会惩罚我们!是不是?你会慈爱的惩罚我们。你会把我们送到永恒的折磨中,在这样做的时候,你心中却存着爱与悲伤。

不。我不会有悲伤,因为没有任何事情是我「必须去做」的。谁会让我「必须去做」什么呢?

我永远不会惩罚你们——但你们却可能选择在这一生或在来世惩罚自己,直到你们不再选择为止。我不会惩罚你们。因为我不会受到伤害——而你们也不可能伤害到我的任何部分,也就是你们自己,因为你们都是我的一部分。

你们有人可以选择感觉到被伤害,然则当你们回返永恒界域,你们就会明白你们完全没有受到伤害。在这一刻,你们就会原谅你们原以为伤害了你们的人,因为你们了解了那更大的计划。

那更大的计划是什么?

你记得在第一部中我送给你的寓言书《小灵魂与太阳》吗?

记得。

这寓言有下半段。我说给你听:「神的任何部分,只要你希望成为,你都可以选择去成为。

「我对那小灵魂说,「你是绝对的神性,在体验其自身。现在,你希望体验神性的哪一层面呢?」

「你是说我可以有选择?」那小灵魂问道。我回答:「没错。你可以选择在你之内。以你之身并藉由你来体验神性的任何层面。」

「好的,」那小灵魂答道,「那我选择宽恕。我要体验我自己为神的那个称为完全宽恕的层面。」

好啦,这造成了一项小小的挑战,是你可以想象的。

没有谁需要被宽恕。我创造的一切都是完美与爱。

「没有谁需要被宽恕?」那小灵魂有点难以置信。

「没有,」我又说了一遍,「看看周围。有哪一个灵魂是比你不完美、不美妙的吗?」

于此,那小灵魂转身,吃惊的发现天堂的灵魂都在祂周围。祂们从国土各处远近奔来,因为祂们听说这小灵魂与神有一番不寻常的对话。

「我没看到一个灵魂比我不完美!」那小灵魂惊呼道,「那么,我要宽恕谁呢?」

正在此时,有一个灵魂从大众中走出。「你可以宽恕我。」这友善的灵魂说。

「宽恕你什么?」小灵魂问道。

「我会来到你下一次的肉身生活中,做一些事情让你宽恕。」那友善的灵魂说。

「但那是什么?你这样一个完美的光之存在,你能做什么事情让我宽恕你呢?」那小灵魂想要知道。

「噢,」那友善的灵魂微笑道,「我们一定可以想出一点什么来的。」

「但是,为什么你要做这样的事呢?」那小灵魂无法想象这样一个完美的存在,何以会要把它的振动放慢那么多,以致可以做出什么「壤」事来。

「简单,」那友善的灵魂说,「我那样做是因为我爱你。你不是想要体会自己为宽恕之心吗?再说,你也曾经为我做过同样的事。」

「我做过?」小灵魂问道。

「当然。你不记得了?我们——你和我——曾经是那全部。我们曾是其上与其下,其左与其右。我们曾是其此与其彼,其前与其后。我们曾是其大与其小,其公与其母,其善与其恶。我们曾是其一切。

「而且我们这样做是出于协议,因为这样我们各自才可以体验到自己为神最恢宏的部分。因为我们了解到……」。

「若无你所不是的,则你所是的,即不是。」

「若无『寒』,你即不能『暖』。若无『悲』,你却不能『喜』,若无称为『恶』之事,则你所称为『善』的事就无法存在。」

「如果你选择是某一个事物,则在你的宇宙中,就必须有某一事物或某一人,呈现为跟你想是的事物的相反面貌来,才能使你的选择可能实现。」

那友善的灵魂解释道:那些人便是神的特使。而那些状况则是神的礼物。

「我只要求一件回报。」那友善的灵魂宣称。

「什么都可以!什么都可以!」小灵魂喊道,现在,由于祂知道了祂可以去体验神的任何神圣层面而兴奋不已。现在,祂知道了那计划。

「在我殴打你的时候,」那友善的灵魂说,「在我对你做你无法想象的事情时——就在那当刻……,要记得我真正是谁。」

「噢,我不会忘记!」那小灵魂答应道,「我会以我现在看到的你来认识你——完美无缺。我会记得你是谁,永远记得你是谁。」

这真是……,太棒了!这真是个惊人的寓言。

那小灵魂的诺言就是我对你们的诺言。这就是那不变的。然而,你——我的小灵魂,你有没有对祂人信守这诺言呢?

没有,我很难过的说我没有。

不要难过。要高高兴兴的注意到什么是真的,高高兴兴的决心实践新的真理。因为神是个在进行中的工作(a work in progress),所以你也是。要永远记得这句话:如果你像神看你一样看自己,你将时常微笑。

所以,现在去吧,去以每个人真正是谁来看待祂们。观察。观察。观察。

我曾对你说过:你们与高度演化的生物主要的不同在于祂们更会观察。

如果你们想加快你们演化的速度,则需更会观察。

这本身就是奇妙的观察了。

而我现在希望你观察到,你,也是一个事件。你是一个人类,逗号,正在是(You are a human, comma, being)。你是一个历程。在任何「片刻」,你都是你历程的产品。

你是那创造者与那被创造者。〔译注:此处用的是 The Creator 与 The Created,意谓「独一无二的」创造者与被创造者,跟神完全一样。〕 在这我们相处的最后几段时刻中,我已一再对你这样说。我这样做,是为了让你能听见,能领会。

你跟我是这历程,而这历程是永恒的。它一直在发生:过去是,现在是,永远是。它无需你「帮助」而发生。它的发生是「自动」的。而当任其自行,它发生得很完美。沃纳·艾哈德另有一句格言是关于你们的文化的:在生命自己的历程中,生命自理其自已。

有些心灵的运动解释这句话的意思为:「放手任神行。」(Let go and let God)这是很好的领会。

只要你放手让它去,你就会走在「道」上。「道」就是「那历程」,又称为生命本身。这就是何以一切大师都说:「我是生命与道路。」祂们清楚的了解我这里所说的意思。祂们是生命,祂们是道路——也就是在进展中的事件,那历程。

所有的智慧要你们去做的,都是信任那历程。也就是,信任神。或者,如果你愿意那么说的话,信任你自己。因为你就是神。记住:我们都是一个。

当那「历程」——生命、生活——老是为我带来我所不喜欢的事情,我怎么能「信任」它呢?

去喜欢生命一再带给你的事情!

要知道和领会这些是你自己带给你自己的。

看出那完美。在一切事物中看出,而不仅在你所称为完美的事物中。在这三部曲中我已细心的向你解释事情为何会以它们所发生的样子发生,又如何发生。在这里,你已不需要重新去阅读那些数据,不过,经常反复阅读它,对你是有益的,因为可以让你彻底的领会。

请——只就这一点——请给我一个综括性的灼见:对于那在我的经验中全不觉得它完美的事,我如何能「看出它完美」?

没有任何人可以创造你对任何事的经验。

在你与人共同的生活中,别人可以是、也确实是外在环境与事件的共同创造者;但在任何事情上,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你去经验你不选择去经验的经验。

在这方面,你是一个至高的存在。没有任何人——一个都没有— —可以告诉你「怎么做」。

世界可以提供境遇,但只有你自己,决定这些境遇的意义。

请记住我许久以前告诉过你的真理:没有什么事是了不起的。(译注:英文为 Nothing matters,此语另一重含义是:「没有任何东西是物质。」请参看第二部第二三一页。)

是的。但我不确定当时我是否完全懂得。那是一九八○年在我一次出体(out —of—body)的经验中发生的。我清清楚楚的记得。

你记得的是什么?

一开始我有点混乱。怎么可能「没什么事是了不起的」呢?如果没什么事是了不起的,那么,这世界又将置于何处,我又将置于何处?

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你找到的答案是什么?

我「明白」到,没有任何事情本身是有什么了不起的,是我把意义加在上面,因此使它们有什么了不起。我是在非常高的形而上的层次上领会到这一点,这使得我对创造历程的本身也有了重大的洞察。

那洞察是——

我「明白」到,一切都是能量,而能量转化为「物质」(matter)——也就是物理的「质料」和「事件」——(它所呈现的面貌)则依我怎么去想它们而定。于是,我领会到,「没有什么事是了不起的」这句话,意味的是除非我们选择把某某东西转化为物质,否则它就不会转化为物质。后来,我把这洞察遗忘了十多年,一直到你在这对话开始不久之后,又重新带给我。

这对话所带给你的一切都是你以前知道的。其中的一切,我都曾透过派往你面前的人,或带给你的教诲给过你。这里没有新的事物,你没有什么要学习的。唯一需要做的是记起。

你对于这句话的智慧之领会是丰富而深刻的,对你有很大的用处。

很抱歉,在这对话结束前,我必须指出一个明显的矛盾。

什么?

你曾一再一再教诲我。我们所称为的「恶」,之所以存在是为了让我们有一个脉络,于其中得以让我们体验到「善」。你曾说,如果没有那我所不是的,我就无法体验那我所是的。换句话说,没有「寒」,就没有「暖」,没有「下」,就没有「上」等等。

没错。

你甚至还曾用这个来向我解释,何以我可以把每个「难题」都看成祝福,把每个做恶者都看成天使。

也没错。

那么,为什么对高度演化生物的描述中都完全没有「恶」?你所有的描述都是乐园!

噢,很好。非常好。你真的是把这些事情都想过了。

事实上,是南希提出来的。我把这数据的某些部分念给祂听,祂说:「我想,在对话结束前!你需要把这件事问一问:如果高生物在生活中把负面的束西都消除掉了,那祂们怎么去体验祂们真正是谁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好问题。事实上,这问题让我呆住了。我知道你刚刚说过,不需再提任何问题,但我想再问这一个。

好的。那么,我就为南希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这是这本书里最好的问题之一。(清喉咙的声音。)

嗯……,我倒是很吃惊,在我们谈高生物时,你竟然没有想到。

我想到了。

你想到?我们都是一个,不是吗?嗯,是我的南希部分想到的!

啊,太棒了!当然,这是真的。

那么,你的回答呢?

我要回到我原初的陈述。

如果没有你所不是的,则你所是的,就不是。(in the absence of that which youare not, that which you are, is not.也可译为:如果你所不是的那个东西不存在,则你所是的那个东西即不存在。)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寒」,你就不能知晓什么叫做「暖」。如果没有「上」,则「下」就是空的,没意义的概念。

这是宇宙的一个真理。事实上,它解释了宇宙何以是宇宙的样子,有其寒,有其暖,有其上,有其下,是的,并有其「善」,有其「恶」。然而要知道:这全是你造作出来的。是你在决定什么是「寒」,什么是「暖」,什么是「上」,什么是「下」。(进入太空你就知道你的种种定义都不见了,)是你在决定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而且你们关于所有这些事物的看法,都随年代而改变——甚至随季节而改变。夏天,华氏四十二度你们说「冷」,到了隆冬,同样的温度,你们会说:「好家伙,冬天真暖和!」

宇宙仅提供你们经验场——可以称为客观现象场域。但决定如何去标示它们的,却是你们。

宇宙是一个这种物理现象的整个体系。而宇宙是巨大的、浩瀚的、广不可测的,事实上,是无尽的。

有一个大秘密是:为了使你体验你所选择的实相,所提供的脉络并不必然非要将相对境况置于你的近处不行。

两个对比的境况间的距离是无关紧要的。整个宇宙都在提供脉络场,其中存在了一切互相对比的元素,因而使一切经验都可能发生。这就是宇宙的目的。这就是其功用。

但如果我从没有亲身体验过「冷」,只是了解某个很远的地方气温很「冷」,我怎么能知道「冷」是什么呢?

你体验过「冷」。你体验过一切。若不是在这一生,那就是在前一生。或更前一生。或许许多多生之中的一个。你体验过「冷」、「大」与「小」、「上」与「下」、「此」与「彼」,以及存在的一切。这些都烙在你的记忆中。

如果你不想要,你就无须再去体验它们。为了运用宇宙的相对法则,你只须记得它们即可——知道它们存在即可。

你们每一个。你们每一个都体验过一切。宇宙中的万有(all beings)都是如此,而不仅只是人类。

你不仅体验过一切,你就是一切。你是它的全部。

你是那你所体验的。事实上,是你造成这体验。

我不能确定我是否了解这个。

我会用机械式的语言为你解释。此刻,我要你了解的,是现在你所做的只是记得你所是的一切,并从中选择你此刻、此生,于此星球,以此肉身想要经验的部分。

我的神啊,你把它说得多么简单!

本来就简单。你把自己从神的身份分开了,从万有、从那集体分开了,而你正在重又成为此身的一部分(a member)。这个历程就叫做「回忆」re— membering,再成为一部分)。

在你回忆时,你又给了你自己一切你是谁的经验。这是一个循环。你一做再做此事,称它为「演化」(evolution)。你说你在「演化」。其实,你在「绕着转」(Re—volve)!正如地球绕着太阳转。正如星系绕着它自己的中心转。

一切万有都绕着转。

循环(revolution,革命)就是一切生命的基本运动。生命能在循环。这正是它在做的。你是真的处于真正的革命运动(revolutionary movement)中。

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怎么总是会找到一些字眼,把什么都说得这么清楚?

这是因为你让它更为清楚。你因理清你的「接收器」而让它更清楚。你把静电干扰都解除了。你进入了想求知的新愿望。这新愿望会为你和你们的物种改变一切。因为在你的新愿望中,你变成了一个真正的革命者——而你们星球上最大的精神革命正在开始。

最好是赶快。我们需要一种新精神,现在就要。我们已经把环境搞得一团糟了。

这是因为尽管一切存有固然都已经历过一切对照的事件,但其中有些人却并不知道这样过。祂们忘了,又尚未走向充分记忆。

高度演化生物就不是这样。为了知晓祂们的文明何等「正面」,祂们并不需要面前有何等「负面」。

祂们明确觉知祂们是谁,无须创造负面来做证明。高生物只靠观察宇宙其祂地方的脉络场,就可明白祂们所不是的样子。

事实上,你们的星球就是高度演化生物用以做对比场域的处所之一。

当祂们这样做时,就以你们现在正在经验的情况,提醒了祂们曾经经验的情况,因此,祂们形成了一个正在进行中的参考架构,由此,祂们可以知道并了解祂们正在经验的。

你现在明白高生物为什么在祂们的社会中不需「恶」或「负面」了吗?

明白了。但为什么我们社会中却需要呢?

你们不需要。这是我在整个对话中一直告诉你们的。

为了要体验你们是谁,你们确实必须生活在一个脉络场,而这场中存在着你们所不是的那些东西。这是宇宙法则,你们无法避免。然而你们现在却正是生活在这样的场中。你们无须去创造一个。你们现在生活的脉络场叫做宇宙。

你们不需要在你的后院再创造一个小型的脉络场。

这意谓你们可以立即改变你们星球的生活,消除所有你们所不是的,而完全不致威胁到你们知晓和体验你们是什么的能力。

喔!这是这本书中最大的启示!结束这书的方式是多么的令人惊讶!所以,为了创造和体验关于我是谁,我曾经有过的最伟大意象之最恢宏的版本,我不必须招来那相反的一面了!

完全对。这是我从开始就在跟你说的。

可是你并没有用这种方式解释!

因为一直到现在你才能了解。

为了体验你是谁和你选择是什么,你并不必须去创造相反的一面。你只须观察到它已经被创造了——在别处。你只须记得它是存在的。这便是「善恶之树的知识之果」;对此我已向你解释过,它不是诅咒,不是原罪,而是如马修·福克斯(Matthew Fox)所说的原福(Original Blessing)。

而为了记得它存在,记得你曾经以肉躯之身体验过——样样体验过——你必须去做的……,只是向上看。

你的意思是说「向里看」。

不是。我就是我说的意思,向上看!看星辰,看天,观察那脉络场。

我曾经告诉过你,为了成为高度演化的生物,你全部需要做的,只是加强你们的观察技术。看出「什么是什么」,然后去做那「有效的」事。

所以,由于观看宇宙其祂地方,我可以看到别处的情况是什么样子,用做对比,来了解在此时此地我是谁。

没错,这叫做「回忆」。

嗯,不很对。应该叫「观察」。

那你以为你观察到的是什么?

其祂星球上的生活。其祂太阳系上的,其祂星系上的。如果我们累积的科技足够的话,这就是我们可能观察到的。高生物既然科技这么先进,我想这就是祂们现在有能力在做的事。你说过,祂们现在正在观察地球上的我们。所以那是我们可能观察到的东西。

但你们可能会观察到的真正是什么?

我不明白你这问题的意思。

那么,我就告诉你答案:你们正在观察你们自己的过去。

什——么???

当你向上看,你看到星辰——几百、几千、几百万光年以前的。你所看到的并不真正在那里。你所看到的是曾经在那里的东西。你看的是过去。而那却是你曾经参与的过去。

请再说一遍!!!

你曾经在那里,体验那些事,做那些事。

我?

我不是告诉过你,你曾活过许多世吗?

没错,但是……?但是,如果我真能越过许多光年的距离,跑到其中一个地方去,又怎么样呢?如果我真的有能力到达那里又怎么样呢?此时,「立刻」到了我现在在地球无法「看到」的几百光年以外的地方?那我会看到什么?两个「我」?你是说,我会看到两个自己同时存在在两个地方?

当然!你会发现我一直在告诉你的一件事:时间不存在。而你根本不是在看「过去」!一切都发生在现在!

而且,「此刻」,你也生活在以地球的时间而言你的未来中。是由于你的许多「自己」之间的距离,让你可以体验到不同的身份和「时刻」。

因此,你所回忆的「过去」和你会看到的「未来」,都是那「现在」——那只是是的现在(the“now”that simply IS)。

哇!真难以置信。

没错。在另一个层面上也是如此。我曾告诉过你:我们只有一个。因此,当你上望星辰的时候,你所看到的,可称为我们的过去。

我越来越迷糊了!

撑着点。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你所看到的一切,以你们现在的用词而言,都永远是「过去」的东西——尽管你在看的是眼前的东西。

真的?

不可能看到现在。现在正在「发生」,然后绽放为光——由能量的发散形成——光到达你的接收器,你的眼睛,而它这样做是要花时间的。

当光向你传递的时候,生命则在继续,向前移动。在上一个事件的光向你传递时,下一个事件正在发生。

能量的爆炸到达你的眼睛,你的接收器把讯息送到你的脑部,脑部解释信息,并告诉你你看到的是什么。然而那已完全不是当前的东西。它是你以为你正在看的东西。这就是说,你在思考你曾看到的东西,告诉自己它是什么,决定管它叫什么,而「现在」正在发生的事却已先行,在等待你的处理过程。

简单的说:就是我永远比你先行一步。

天啊,这真是难以置信!

现在听着。在你自己与所发生的事件之间距离越远,那事件就发生在许久许久之前了。

然而,它却并非发生在「许久之前」。只是因为物理的距离,才造成了「时间」的幻相,使你得以体验你的自己,同时既「此时在此处」而又「彼时在彼处」!

有一天,你将明白,你所说的时间和空间是同一回事。

于是你就明白,一切都正在此时发生于此处。

这……这……简直是疯狂。我是说,我不知道要怎么想才是。

当你明白了我对你所说的话,你就会明白你所看到的一切没有一样是真的。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曾经发生的某一事件的影像(image),然而,即使这影像,这能量的绽放,也是你正在解释中的东西。你个人对此影像的解释,叫做你的想「像」(image—ination)。

你可以应用你的想象去创造任何东西。因为——这是一切秘密中最大的秘密——你的想「像」是双向运作的。

什么?

你不仅解释能量,你也创造能量。想象是你的心(mind)的功能,而心是你的三分之一——你本是三合一的生命。在你心中,你想象某一事物,而它就开始具象。你想象的时间越久(或你们想象它的人越多),它就越为具象,直到你们所给与它的越来越多的能量名符其实的使它爆发绽放为光,闪耀为它自己的影像,你们称它为事实。

于是你们「看到」那影像,并且再度决定它是什么。如此,这循环得以继续。这就是我所称为的那历程。

这就是你。你就是这历程。

这就是神。神就是这历程。

我曾说,你既是创造者,也是被创造者,意思就是如此。

现在我已把一切为你总结在一起。我们就要结束这对话,我已向你解释过宇宙的力学,一切生命的奥秘。

我……太震撼了。我……目瞪口呆。我……想要把这一切都实行在日常生活中。

你正在日常生活中实行它。你无法不实行它。这就是正在发生的情况。唯一的问题是,你有意识的实行它,还是无意识的实行它,你是接受这历程的后果,还是做为它的原因。在样样事情上,都要为「因」(be cause)。孩子们最懂得这一点。问小孩:「你为什么这样做?」祂会答道:「就是因为嘛!」

这是做任何事情的唯一理由。

惊人!这是惊人之笔,惊人对话的惊人结论。

为了有意识的实行你的新观念,最重要的途径就是去做你的经验的原因,而不是承受你经验的后果。要知道,为了知晓和体验你真正是谁、你选择是谁,你并不必须在你个人的空间或个人的经验中,创造跟你是谁相反的东西。

具备了这种认知,你可以改变你的生活,你可以改变你的世界。

这是我来跟你们所有的人共享的真理。

哇!嗯!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善哉!现在,你要明白,这整个三部曲中,有三种基本智能贯穿其中:

我们都是一体。

一切都足够。

三、并没有什么事是我们必须去做的。

如你们决定「我们都是一体」,则你们就不会再像你们现在那样互相对待。

如果你们决定「一切都足够」,则你们就会与一切人分享一切事物。

如果你们决定「没有什么是我们必须去做的」,则你们就不会再企图用「做」来解决你们的问题,而是走向一种存在状态(state of being,「是」的状态)——并且出自此种状态——使你们对这些「问题」的经历得以消失,那些境况因而也得以消失。

在你们当前的演化阶段,这可能是你们最需领会的真理,也是本对话很好的结尾。要永远记得这个,将它视为你的「真言」:没有什么是我必须有的,没有什么是我必须做的,没有什么是我必须是的——除了此时此刻我正在是的这个人之外。

这并不意谓「有」舆「做」会从你的生活里消失。它意谓着你的「有」与「做」的经验,是从你的「是」(译注:being,生命)中涌出,而非将你带向它。

当你出自「快乐,幸福」,你因你是快乐幸福而做某些事——这跟你们旧有的范型相反,因为你们原先去做某些事,是希望能使你们快乐幸福。

当你出自「智慧」,你因你是智慧而做某些事,而不是因你想要得到智慧。

当你出自「爱」,你因你是爱而做某些事,而不是因为你想要有爱。

当你出自「是」(being)而非寻求要「是」什么,则一切都会改变;一切都兜转过来。你不可能由「做」而走向「是」。不管你想要「是」快乐幸福,想要是智慧,是爱——或是神——你都不可能由做而「到达那里」。然而,一旦你「在那里」,你就真会做出奇妙的事情来。

这就是神圣二分法。「到达那里」之路是「在那里」。你选择去何处,在那里就是!就是这么简单。没有什么是你必须去做的。你想要快乐幸福?快乐幸福就是。你想要有智慧?智慧就是。你想要有爱?爱就是。

这就是你。不管在任何事情上,都是如此。

你是我所爱。

噢!这叫我喘不过气来了!你表达事情的方式是多么奇妙啊!

是真理在滔滔善辩。真理自有其优美,可以重新唤醒心灵。

这套《与神对话》正是如此。它触动了人类的心,将祂们惊醒。

现在,这些对话把你们带到一个关键性的问题。这是一个所有的人类都必须自问的问题:你们可以、你们愿意创造一个新的文化故事吗?你们可以、你们愿意设计一个新的最初文化神话,让其祂所有的神话都建立在上面吗?

人类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

这正是你们来到的十字路口。人类的未来端靠你们的抉择而定。

如果你和你的社会相信你们天生是善良的,则你们的决策与法规都将是肯定生命的,是建设性的。如果你跟你的社会相信你们天生是邪恶的,则你们的决策与法规就将是否定生命的,破坏性的。

肯定生命的法规是允许你去是、去做、去有你想要的事物的法规。否定生命的法规是不让你去是、去做、去有你想要的事物的法规。

凡相信原罪的人,凡相信人性本恶的人,就会宣称神所创造的法规不允许你去做你想做的事,并提倡同样的人为法规(其数无尽)。

凡相信原福的人,凡相信人性本善的人,就会宣称神所创造的法规允许你去做你想做的事,并提倡同样的人为法规。

你对人类的观点是什么?你对你自己的观点是什么?如果完全任凭你自己,你认为你自己是可信赖的吗?不论什么事情?别人呢?你认为祂怎么样?在别人尚未向你显示祂们自己的心意前,什么是你的基本设想?

现在,回答这个问题:你的设想是有助于你们社会的破灭,还是有助于你们社会的突破(beraking down or bredciay through)?

我认为我自己是值得信赖的。我以前从不曾这样,但现在我是这样了。我变得值得信赖了,因为我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我现在已清楚神要什么,不要什么。我已清楚了你。

在这改变上,《与神对话》扮演了重大的角色。现在,我对社会的看法和对自己的看法相同:不是走向破灭,而是走向突破。我看到人类文化终于觉悟到它自己的神圣遗产,觉察到自己的神圣目的,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神圣自我。

如果这是你看到的,这就是你将要创造的。你曾失落,于今找到。你曾瞎眼,于今能看。这正是惊人的恩宠。(译注:名歌。Amazing Grace 的歌词)会有一些时间,在你心中你与我是分离的,但现在我们已经又是一个整体,我们可以永远如是。因为,凡是你结合的,没有人可以分开。

记住:你永远是一部分(a part),因为你永远不可能分开(apaart)。你永远是神的一部分,因为你永远不曾自神分离。这就是你生命的真相。我们是整体。所以,你现在知晓整个的真相了。

这真理就是饥饿灵魂的食粮。拿去吃吧!整个世界都在渴望着这喜悦。拿去喝吧!为记得(re—memgerance,重新成为其部分)我而这样做。﹝译注:乃天主教「领圣体圣血」仪礼中所言)。

因为真相是神的体,喜悦是神的血,而神是爱。

真相(真理)、喜悦、爱。

这三者是可以互换的。其一导致其二,不论以什么顺序排列。而三者都导致我。一切都是我。

所以,我以此结束这对话,正如以此开始。就如生命,它是一个圆满的循环。在此,已将生命中最大秘密的答案交给了你。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这就是我们以之开始的那个问题。

问题不在于我对谁说,而在于有谁在听?

谢谢你。谢谢你说给我们每个人听。我们听到了;我们会听。我爱你。而在此对话结束之际,我心中充满了真理、喜悦与爱。我心中充满了你。我感到与神的合一。

那合一之境就是天国。

你现在已身在此处。

你从来就未曾不在此处,因为你从来就未曾不与我合一。

这是我深愿你知道的。这是我深愿你终于能从这番话中得到的。

而这是我的讯息,我深愿留给世人的讯息:我在天国的孩子们,你们的名字是神圣的。你们的国度降临在此世,如降临在天国;你们的意愿完成在此世,如完成在天国。

今天,给与了你们日用的食粮,宽恕了你们的债务和你们的冒犯,就如你们以同样程度宽恕了别人的冒犯。

不要把你自己带到诱惑中,要将自己从你所创造的恶事中救出来。

因为王国是你的,权力是你的,荣耀是你的。永远永远。

阿门。复阿门。

去吧,去改变你的世界。去吧,做你至高的自己。现在你已了解了你需要了解的一切。现在你已知晓了你需要知晓的一切。现在你已是你需要是的一切。

你从没有不是这样过,只是你不知道。你不记得。

现在,你记得了。要时时带着这记忆。要跟你所接触的每个人分享。因为你的命运之恢宏要远远超过你一切的想象。

你来到这屋中是为治愈这屋子。你来到这空间是为治愈这空间。你来这里别无其祂原因。

要知道:我爱你。你永远拥有我的爱,现在如此,永远如此。

我永远与你同在。

以一切的方式。

神啊,再见。谢谢你给我们这些对话。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

而你,我奇妙的造物,谢谢你。因为你重又给了神一个发言的机会,并在你心中给了神一个地位。我们两个所需要的全部就是如此。

我们重又相合了。这非常好。

上一篇:3-20 保密变成了你们的社交密码

下一篇:4-01 对神的惧怕是宗教创造出来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一九八四 第二部(二) - 来自《一九八四》

六  这件事到底发生了--他收到了正盼着的信息。他觉得,他整个一生,都在等着这件事情快发生。  他正在部里长长的走廊上面走。快到朱莉亚把纸条塞给他的地方,他发现有个人,个子比他高,正跟在他的后面。那人轻轻咳了一声,显然要开口说话。温斯顿猛地停脚,转过身去--原来是奥勃良。  他们终于面对了面,仿佛他惟一的冲动便是要逃走。他的心咚咚跳,话也说不出来。可奥勃良还是继续朝前走,一只手友好地把温斯顿的胳膊按一按,他们便并肩走起来。他说话的声音低沉又谦恭,核心党多半可做不到这个样。  "我总想找机会和你谈谈,"他说。……去看看 

导论 - 来自《宪政与权利》

路易斯·亨金美国宪法在国外美国宪法现已存续二百年之久,整个美国正在庆祝宪法的长寿。对于美国人民,宪法是他们的圣经,是他们引以为骄傲的祖国的象征,是他们美好生活的清晰表述,是他们自由的宪章。同时,它也是一份宣言书,它向全世界宣扬与其他意识形态相比值得自豪的美国人的主张。美国宪法是一份服务于不同政治目的、表达了诸多政治原则的政治性文件。它是一部政府的成文宪章,代表着“宪政”,其中蕴含着对政府的约束和对政治权威的限制。它是由“我们,美国人民”规定的,所以代表了人民主权。它是一个联邦政府的蓝图,是联邦各州的……去看看 

第二十四篇 进一步考虑共同防务所需要的权力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为《独立日报》撰写第二十四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对于打算授与联邦政府有关建立和指挥国家部队的权力来说,我只遇到一个具体的反对意见,如果我理解正确的话,就是对和平时期常备军的存在未作适当的规定。现在我要尽力指出,这个反对意见的依据是不充分的而且是不牢固的。  这个反对意见的确是以最含糊而笼统的方式提出的,它只用大胆的断言来支持,没有论证的形式,甚至也没有理论上的依据;它同其他自由国家的实践相矛盾,也同目前大多数州宪法中所表示的美国的一般认识相矛盾。现在回想起正在考虑的反对意见的关键,在于假设必须在……去看看 

第五章 幕府才盛 2、今日欲为中国谋最有益最重要的事情,当从何下手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过一会,曾国藩穿戴整齐,坐在小客厅藤椅上,赵烈文、杨国栋、彭寿颐等人分坐两侧。他拿起放在茶几上的两张名刺,见一张上写着:长洲王韬紫诠。“这是个名士呀!”曾国藩笑着说。  “此人在上海墨海书馆替洋人做了十多年的事。”赵烈文说。  “墨海书馆?”杨国栋问,“那不是跟壬叔在一起共过事吗?”  “是的。”彭寿颐回答,“李壬叔说起过他。”  “此人怎样?”曾国藩问彭寿颐。  “据李壬叔说,此人聪明异常,中文洋文都很好,但生性放荡,喜寻花问柳,……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