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 定罪的幻觉

 《与神对话》


这是第七个幻觉:

定罪的存在

“审判”必然有个后果。如果“审判”真的存在,就必须有个理由。很显然,人是要被审判,以决定他是否应得到满足了“必备资格”的报偿。

那即是人类建构它的方式。为了寻求见解,尝试找到答案,你们回到了你们原先的文化故事,以及它们建立于其上的第一个幻觉。

你们告诉自己,当你们第一次未能满足我的要求时,我就将你们与我分离。

当你们是完美时,你们是住在一个完美的世界和乐园里,你们享有永生。然而,当你们犯了原罪,而致使你们自己不完美时,你们在各方面体验到的完美也就结束了。

关于你们完美的世界最完美的事是,你们永远不会死。死亡是不存在的。然而,随着你们对完美的体验之结束,你们接受了第四个幻觉的事实:“不足”的存在。没有足够的,甚至没有足够的生命。

所以死亡必然是其后果。这是没有满足“必备资格”的惩罚。

但是怎么能如此呢?你们中先进的思想家问道。每个人都会死,所以,死亡又怎么是没满足“必备资格”的惩罚呢?那些真的满足了“必备资格”的人也是会死的呀!

或许,死亡存在的理由是,宇宙就是有“不足”。不足是事情的状态。你们由第四个幻觉已学到了这一点。

然而,如果死亡不是不足的结果,那么,没满足“必备资格”的结果是什么呢?

这儿有些事不大对。有些事前后不符。你们回到了你们最初的迷思。当亚当和夏娃没有满足“必备资格”时,神将他们逐出了乐园。这创造了“分离”,“分离”创造了“不足”,“不足”创造了“必备资格”。

所以,“不足”才是神的惩罚的结果。其惩罚是分离,而“不足”是其结果。死亡是生命之不足——所以,引申为,死亡即是那惩罚。

这是你们所推理出来的。死亡的目 的必然是惩罚你们没满足要求。因为若无死亡,便只有一向所有的——即永生。而如果你们可以永远活着,没满足神的必备资格的要求之结果又是什么呢?

所以,一向就有的东西必须被称为报偿。

对啦!你对自己说。永生即是那报偿。但现在又有另一个谜语产生。如果死亡存在,那么永生便无法存在。

嗯——

所以这里产生了一个挑战。要如何创造一个方法让两者都存在——虽然事实上两者看起来是彼此排斥的。

你们认为,肉身的死亡并不意味着你的结束。既死亡的存在事先排除了一个永远持续的生命,所以你们认为在肉身死亡后,生命必须永远持续下去。

但如果在肉身死亡后,生命永远持续下去,那么死亡又有什么意义呢?

没有意义。所以,在你们死后的经验里,必须创造出……另一个结果。

你们称它为“定罪”。

当你如此思考时,它完全是对的。它马上与第二个幻觉——生命的结果是有疑问的;失败是存在的——相呼应!

现在你们可以既拥有蛋糕,又可以吃它了。现在你们可以既有死亡,又有永生、赏和罚了。藉由将两者都放在死亡之后,你们有办法将死亡弄成不是惩罚,却只是“不足”的终极显现——这是第四个幻觉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证据。

现在,一个幻觉真的开始支持另一个了。它们的交织是完美的。你们的工作完成了,而这是你们的文化故事以及你们不休止的创造和传递固化的迷思所制造出的实相。

迷思支持这故事,而故事支持那幻觉。这是你们整个宇宙观的超级结构。这些是你们所有理解的基础。

但它们——它们全部——都是错的。

死亡并不存在。要说死亡存在,就是说你们自己不存在,因为你们即生命本身。

要说死亡存在,就是说神不存在,因为神就是一切万有(那正是神本是的东西),而如果所有的东西形成一个统一的整体(事实本就是如此),那么,如果一样东西死亡,所有的东西就都死亡——那也就意味着,神也死亡。如果一样东西死亡,神也是死亡。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所以,要明白这一点:死亡和神是彼此排斥的。他们不可能并存。

如果死亡存在,那么神就不存在。否则,你就必须下结论说,神并非一切万有。

这带来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有没有神所不足的东西呢?

如果你相信有一位神,但有一些神所不足的东西,那么,你可能就会相信许许多多其他的东西。不只是死亡,还有魔鬼,以及它们之间的每样东西。

如果,在另一方面,你们相信神是生命本身的能量。以及这能量永远不灭却只改变式,以及这神圣的能量不只是在每样东西里面,却就是每样东西——形成形式的能量也是采取形式的能量——那么,要了解死亡并不在,且不可能存在,便只是一小步了。

这就是本来如是的情形。我是生命的能量。我是形成的那个,也是采取形式的那个。你们所见的万物都是不同组合的神。
你们全都是神,都是在成形中的(information).

或者,换个方式说,你们是神的资讯(information)。

以前我已跟你们说过这些,不过现在你们终于可以真正理解它了。

在我们的对话里,大部分我跟你们说的话都重复了好几次,当然,这是设计好的。在你们能理解你们所试着想去了解的新观念前,你们必须紧紧抓牢我给与你们的每个观念。

你们有些人曾想更快的前进。你们有些人曾说:“好了好地,我已经懂了!”然而,你真的懂了吗?你过的生活是你懂或不懂的一个衡量标准。它是你最深的了解的反映。

如果你的生活是经常的喜悦和完全的至福经验,那么你是真的懂了。但这并不表示,你的人生没有能引起痛苦、受罪和失望的情况。它是指纵使有那些情况,但你仍活在喜悦中。你的经验与那些情况毫不相干。

这是我讲过许多次的无条件的爱。你可以在与另一个人或与生命本身的关系中经验它。

你对生命有无条件的爱时,你就能爱生命如它此时此刻显现的样子。而这只有当你“看见完美时”才有可能。

我告诉你,每件事和每个人都是完美的。当你能看见这一点,你就是已朝大师级走了第一步。然而,除非你完全了解每个人正在试着做什么以及天下每件事的目的,否则你无法看见这点。

举例来说,当你了解这对话一再回到它的重点上的目的,是要带你深深地进入你自己的了解,并且非常的接近大师级时,你便会喜爱这重复。你会爱它,由于你了解它的利益。你接受这礼物。

这会在此刻,并在你人生的所有时刻带给你平静,不论你先前可能认为它们多惹人厌。甚至在你死前的片刻,你也会找到平静,因为你也会视你的死亡为完美的。

当你了解,每个刹那都是一个死亡时,你甚至会找到且创造出更多的平静。每个刹那譬如昨日死,而每个刹那也正是你现在选择要变为的新生命之开始。

在每个刹那,你都在重新创造你自己。你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这样做: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有觉知或毫不觉知。

你并不需要面对你先前称为“死亡”的片刻,才能体验更多生命。任何时候随你高兴,你都能在一百种不同的时刻,以一百种不同方式体验更多的生命——不论在你出生的刹那、在你死亡的刹那,或在其间的任何一刻。

至少我能向你承诺:在你肉身死亡的刹那,你将体验更多生命——而这比其他任何事都能说服你,是有更多的生命,生命生生不息而永远不结束。在那一刹那你会了解,从来没有不够的时候。生命从来没有不够,而生命的素质也从来没有不够。

这将让第四个幻觉永远消散。然而,所有的幻觉都能在你死亡的一瞬前消散,而那便是我在此的讯息。

要产生更多生命的方法就是体验更多的死亡。别让死亡成为一生只此一遭的事!体验你人生的每个瞬间为一次死亡,因为,事实上它就是如此,当你重新定义死亡为一个经验的结束和另一个经验的开始时。

当你这样做时,每个瞬间你都能为刚刚过去、刚刚才死亡的东西,举行一个小小的葬礼。随后,你就能转过身来,创造未来,明白是有一个未来的,是有更多生命的。

当你明白了这一点,不足的想法便粉碎了,而你就能以一种新方式,带着新的了解和更深的感激、带着更大的觉知和更大的意识,开始好好地利用当下的每个黄金片刻。

一旦你了解了永远有更多的生命时,你将学会以一种于你有益的方式利用“没有足够的生命”之幻觉。而当你走在你的道途上、走回家时,这幻觉会帮助你,而非阻碍你。

纵使这幻觉是你的时间快用完了,你都能放松,因为你知道你有更多的时间。纵使那幻觉是你的生命正在结束,你都能以极大的效率创造,因为你知道你有更多的生命。纵使那幻觉是你人生中的不论什么东西是不足够的,你都有能平安喜悦,因为你现在知道,真的是有足够的。有足够的时间、有足够的生命、有足够的生命素质去让你永远活在快乐中。

当你容许自己去经验你一度以为不够的东西是够的时,不凡的改变就会发生在你过你人生的方式上。

当你明白有足够时,你就会停止与别人竞争。你不会再为爱、金钱、性或权力,或你觉得不够分配的任何东西竞争。

竞争结束了。

这改变了每件事。现在你不再与别人竞争,以得到你所要的,反之,你开始布施你所想要的。不再争取更多爱,反之,你开始布施更多爱。不再拼命努力想成功,反之,你开始更确定每个人都是成功的。不再抓权,反之,你开始赋权予人。

不再追求亲爱、注意、性的满足和情感上的安全,反之,你发现自己是其源头。的确,你所曾想要的每样东西,现在你都在供给别人。最奇妙的是,你给出什么,你便收到什么。你突然有了更多你布施出去的任何东西。

其中的理由很清楚。与你所做的是“道德上正确”、“灵性上开悟”,或“神的意旨”之事实毫不相干。它只与一个单纯真理相关:就是这房间并没有别人。

我们 只有一个人。

然而,幻觉说这并非如此。它说,你们全都彼此分离,并与我分离。它说并没有足够的——甚至没有足够的我。因此,有些事是你必须做,以便拥有足够。它说你会被小心地守望着,以确定你做了。它说如果你没做,你便会遭定罪。

这看来不像是一件非常有爱心的事。然而,如果你们所有的文化故事都告诉过你一件事,那就是,神是爱、超绝的爱、深不可测的爱。但,如果神是爱,定罪又怎能存在呢?神怎能判我们去受言语无法描述的、永远的酷刑呢?

这些是人类开始去问的问题。

很显然,在第七个幻觉里是有瑕疵。这应该说明了“定罪”的想法本来就是错的,但人们在某个非常深的层面明白,他们不能放弃那幻觉,不然某些非常重要的事会终止。

再次的,他们是对的。

但再次的,他们犯了一个错误。就是不将幻觉视为幻觉,并以它本来应有的目的去利用它,他们反而以为必须去修正那瑕疵。

而就是为了修正第七个幻觉,才创造了第八个幻觉。

上一篇:5-06 审判的幻觉

下一篇:5-08 有条件的幻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新上海的常务副市长(下) - 来自《潘汉年传奇》

统战工作再显身手   根据中央的明确规定,潘汉年在副市长任内的一项重任, 就是他长期为之奋斗,尤其是在解放战争时期建立了卓著功 勋的统战工作。   党的统战工作的任务,在解放前后是有实质性区别的。随 着全国大陆的解放和共和国的成立,党的统战工作也进入了 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即从为争取人民革命与人民解放战争的 胜利,实现人民民主专政的时期,转到为巩固人民民主政权、 恢复和发展新民主主义的经济与文化,为进入社会主义准备 条件的时期。中央认为,新的历史时期党的统战工作范围更 趋扩大,任务更加繁重艰巨,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去看看 

序言 - 来自《人祸》

一九六二年初,那场两千万人饿死的惨剧已经过去,生命力似乎无限的中华民族又遂渐挺直脊梁的时候,中共第一副主席、国家主席刘少奇对即将赴安徽就任中共省委第一书记的李葆华说:「回去以后,把前三年的历史写本书。如果勇敢些,就把它编剧演。再勇敢些,就立碑传给后代。」多少年过去了,在舆论一律的中国,书没有问世,剧没有登台,碑更没有能竖起。由于接著而来的文革浩劫为害更烈,那场人祸反被淡化了。文革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但同样应当永志不忘的是导致无数同胞在绝望中饿死的那场「大跃进」、「大炼钢铁」以及祸害二十馀年的「人民公社」……去看看 

03 充满对立的两个月 - 来自《东京大审判》

时间,在麦克阿瑟的煞费苦心中,又匆匆过去了半个月。  十一月五日上午十点左右,麦克阿瑟率领助手菲勒士、军事秘书兼高级副官费拉兹,以礼贤下士的姿态来到苏联代表团驻地。  半个小时前,麦克阿瑟亲自与迪利比扬格通了电话。他在电话里说:“我想与阁下和谢列诺维奇将军、中国代表团的商震和喻哲行将军、菲律宾代表团的阿基诺和托尼斯将军、英国代表团的巴特斯克和埃特加将军等朋友,就最高总司令部目前的工作开展交换意见,请阁下通知他们在贵代表团驻地见面。朋友们迸驻东京半个多月了,我应该去看望你们,好,马上见。”  对于被……去看看 

卅五 实施方略之四:修正决策形成机制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按照目标模式的要求,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决策形成机制应当具备以下特征:1)决策的根本价值导向是满足人民的利益需要。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满足占社会成员绝大多数的人民的利益要求。所以,任何社会决策,如果从其最根本的价值导向上看,都应当以是否有助于满足人民的利益作为最根本的标准。任何社会决策的制定、形成,都应当以此作为最根本的出发点。这一点,是社会主义之不同于资本主义的重要特征之一。资本主义社会为了追逐个体或局部的最大剩余价值,可以做出有害于大多数社会成员的决策,而我们社会主义制度则绝对不……去看看 

五 张飞的眼睛 - 来自《传统下的独白》

我们都不叫他的真名,我们都叫他“情棍”。   他真是“情棍”。   他的女朋友真多,多得像碧潭的鱼。   鱼竿的一端,是一块香喷喷的饵;鱼竿的另一端,就是那绰号“情棍”的钓鱼人。   在台北,我们不常碰面,因为他是女生宿舍的常客,他的大部分时间要用来“孝敬”女孩子,要送往迎来。   自从我搬到碧潭来后,我每个月都要看到他。当然不是他一个人,每次见他,他的衣服换了,女朋友也换了。   这次我又看到他,居然只有一个人,面山望水,钓起鱼来了。我走过去,朝他的肩膀拍了一下,他转过头来一看是我,赶忙说:   “哈!原来是你,怎么样?隐居……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