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 有条件的幻觉

 《与神对话》

这是第八个幻觉:

有条件的存在

为了要让定罪存在,对于爱,你们必然有些地方无法了解。

但这是你们的结论,所以你们发明了“有条件”做为生命的一个特性,以解决这结论呈现的两难之局。

在人生中的每件事都必须有条件。这不就不证自明了吗?你们中有些思想家问道:你们不是了解第二个幻觉吗?人生的结局是不一定的。

失败是存在的。

那意味着,你可能无法赢得神的垂爱。因为神的爱是有条件的。你必须符合“必备资格”,如果你无法满足“必备资格”,你将被分离。这不是第三个幻觉教你的吗?

你们的文化故事非常令人信服。在我和你的通讯中,我一直是借由西方的文化故事来谈,因为那是这个通讯开始于其中的文化。但东方的文化以及人类形形色色不同的文化和传统,也通通有它们的故事,且大半都建立在全部或部分的十个幻觉上。

我说得很清楚,幻觉不止十个。你们每天都造出上百个。你们的每个文化创造出它自己的,但它们多多少少全都建立在同样的错误观念上。这一点,借由它们全都创造出同样的结果这个事实而得以证实。

在你们星球上的生命,常是充满了贪婪、暴力、杀戮,以及几乎遍及世界的有条件的爱的经验。

不论你们是如何形成对上帝的概念的,你们从认为他的爱是有条件中学会了有条件的爱。或者是,如果你不相信有一位无上的神,却相信“生命本身”,那么你所理解的“生命”就是,在有条件的脉络内表达它自己的一个过程:也即是说,一个条件依赖另一个条件。你们有些人会称这为因果。

然而,“第一因”又怎么说呢?

那是你们全都未能回答的问题。纵使你们最伟大的科学家也都无法解开这个谜。纵使你们最伟大的哲学家也都不能解答这个难题。

谁创造出那造物主的?

如果你们想出一个因与果的宇宙,很好——但是谁生出了第一因的?这是你们教师跌倒的地方,这是你们的道途中止的地方,这是你们停在理解边缘的地方。

现在,我们就将要飞越那边缘。

在宇宙里没有条件。“如是”就是“如是”,并没有它不存在的条件。

你们了解吗?

“如是”不可能不是。在任何条件下,它都不可能不是。这就是生命是永恒的原因。因为生命就是如是,而如是永不可能不是。

生命永远会是,就是,将是,永生永世。

神也是一样,因为神就是生命之所是。

爱也是一样,因为爱就是神之所是。

所以,爱不知有条件。爱单纯就是。

爱不可能不“是”,而在任何条件下,都不可能令它消失。

在以上的句子里,你可以用“生命”或“神”来代换“爱”这个字,同样都是真的。

有条件的爱是修辞学上的矛盾修饰法。

你懂了吗?你了解了吗?两者是彼此排斥的。在同时同地,“有条件”的经验和“爱”的经验无法并存。

你们认为它们可以并存的想法,就是正在毁灭你们的东西。

你们的文明选择了在一个非常高的层面经验第八个幻觉。结果是,你们的文明本身面临了灭绝的威胁。

但你们并没有受到灭绝的威胁。你们不可能。因为你们即生命本身。然而在此刻你们表现生命的形式——你们创造出来,及尚未存在的文明——并非不可改变的。是“你们是什么”的神奇,让你们能随时随心改变形式。真的,你们一直都在这样做。

可是,如果你很喜欢你现在在其中体验自己的形式,又为什么要去改变它呢?

那就是人类要面对的问题。

你们曾住在乐园里。肉体生命的每一个可能的喜悦,你都可得。你们真的是在伊甸园中。你们那部分的文化故事是真的。然而,你们并没有与我分离,而且永远不必。你们可以体验这乐园要多久有多久。当然,你们也可以即刻毁灭它。
你们要选择哪一个?

你们快要选择后者了。

那是你的选择吗?那是你有意识的决定吗?

要非常小心地看这问题。很多东西都依靠着你的答案哦!

尽管在宇宙里欠缺真正的“条件”,你们却坚决相信有条件的存在。显然它存在于神的王国里。你们每一种宗教都那样教你,所以它必然是存在于整个宇宙里。你们认为它是生命的一个事实。所以,你们曾花了生生世世去试图想出,如果你并没有满足“必备资格”,那什么条件能容你创造你所渴望的人生-以及来生。如果你满足了“必备资格”,问题便不存在。但万一你没有呢?

这个追寻将你导入了一个死胡同,因为并没有条件。你只要选择它,你便可以有你渴望的人生,和你想像的任何来生。
你不相信这个,你说,这方程式不可能那么简单。不、不……你必须满足“必备资格”!

你不知道你自己是有创造力的生灵。你也不知道“我”是如此。你想像我不知怎地,可能会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希望我所有的孩子都回到家里)——那意味着我必然根本不是一个真正有创造力的存在,却是个很依赖别人的存在。如果我真的有创造力,我就应该能创造任何我选择的东西。但我好像必须依赖某些条件,才能有我所想要的。

人类想不出为了让自己回家,回到神的身边,他们可能得满足什么必备资格。所以他们尽力而为……尽力假造出一些东西,而这些又借由你们所谓的宗教解释出来。

宗教不仅能解释那些“必备资格”,并且还能解释如果一个人没有满足“必备资格”,那他怎么样才能重获神的爱。因此,宽恕和救赎的观念才诞生出来。它们是爱的条件。神说:“我爱你,如果……”。这即那些“如果”。

如果人类曾客观地看事情,那么每个宗教对宽松和救赎的解释都不同这个事实,就可能已证明它们全是假造出来的。但是,“客观”并非人类已证明是他们所特别具有的一种能力。甚至今日,许多人仍然没有这项能力。

你们一直在宣称,你们并没有假造任何东西。你们说,你们回到神身边的条件是我制定的。如果有好几百种不同的宗教,指向好几千种不同的条件,那并非由于我给过混杂不清的讯息,而只是由于人类没弄对。

当然,“你”是弄对了。只不过是那些其他宗教里的其他人没搞对。

要解决这一点有许多方法。你可以不管他们。你也可以试着让他们皈依。你甚至可以决定消灭他们就行。

你们族类曾试过所有这些方法。而你们有权利那样做,不是吗?你们有责任那样做,不是吗?这难道不是神的工作吗?你们难道没被召唤去说服别人皈依你的宗教,以便他们也能明白什么是对的吗?而当别人无法被说服时,你们的杀伐和你们的“种族清洗“难道不也是合理的吗?难道没有一些东西、一些未明文的“东西”,给了你们这权利吗?

这些是人类开始问的问题。

很显然的,在第八个幻觉里有瑕疵。这显示出“有条件”的想法本来就是错的,但在某个非常深的层面,人们知道他们不能放弃那幻觉,不然,某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便会终止。

再次的,他们是对的。但再次的,他们犯了一个错误。他们没有把幻觉视为幻觉,并且以它们应有的目的去利用它,反而,他们以为必须去修正那瑕疵。

就是为了修正第八个幻觉里的瑕疵,才创造了第九个幻觉。

上一篇:5-07 定罪的幻觉

下一篇:5-09 优越的幻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919——中华民国八年己未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一,三0)北京大学学生傅斯年、罗家伦等主办之「新潮」杂志,及段锡朋、周炳琳、张国焘、许德珩、易克嶷等之「国民」杂志创刊(新潮社成立于上年12.3;另有「国故」月刊社,亦于同月成立,教授黄侃、刘文典等主之)。  1.5(一二,四)  (1)任命汪荣宝为驻瑞士公使。  (2)外交部电都护使陈毅,相机与外蒙另订新约,排除俄力,固结蒙心。  (3)外交部声明不轻易变动外蒙自治制度,惟求解除俄蒙协约限制。  1.6(一二,五)  (1)北京外交委员会议决统一铁路案,凡以外资外债建造已成或未成,或已订合同而尚未开工之各站,概统一之。其资本及债务合为一总债……去看看 

权力意志 第十三节 - 来自《权力意志》

〈832〉   在艺术领域,犹太人具有亨利希·海涅和奥芬巴赫色彩的天才,具有机智非凡、纵 情恣谑的萨蹄尔的天才,他们是保持着伟大传统的音乐家,而且,对于不光是长着耳朵 的人来说,他们还是对德国浪漫派的伤感和彻底蜕变了的音乐家的超脱。   〈878〉   一个人的价值是依照这个人是否对人有用,或有价值,或给人以伤害来评定的。这 就是说,艺术品是各依其产生的效果来评定的。但是,这样做根本不涉及此人同他人相 比较的价值。“道德的估价”,只要它还是一种社会性的估价,就要完全依照此人起的 作用来衡量。一个舌头上有着自己审美……去看看 

第九章 社会控制的多元化和地方恶势力的兴起 - 来自《十字路口的中国》

※ 农村社会基层组织的“非组织化”过程   改革以来,中国农村原来的基层组织处于解体状态,开始了“非组织化进程”。由于各地农村的历史文化积淀不一样,“非组织化”的后果也很不一样。在中部地区及安徽、广西等“低工业化、低集体化”地区,宗法组织特别发达;在东南沿海这类“高工业化、低集体化”地区,形成了工业化的市场模式,社团组织和宗法组织都有发展,但宗法组织的社会作用不象中部地区那样大;苏南地区和京津地区则属于高工业化、高集体化类型,形成了工业化的组织模式,经济组织和行政组织合二为一。   ※当代中国农村宗……去看看 

第十二章 吸筒与生涯 - 来自《通向事业高峰的捷径》

你在得到东西之前,先得付出一些东西。收获不会凭空而降,不劳而获的事如徒然的空想,永远不切实际。你若要喝水,就得用力打水。  我到各地演讲时所使用的道具之一,就是一个老式的镀铬吸筒。我希望你最好有机会用一下这种老式吸筒,那会给你带来难忘的经验。有一次我的两位朋友巴那德与吉米,在八月份的大热天到阿拉巴马的丘陵地开车。他们口渴了,因此巴那德找到一所废弃的农舍,碰巧院子里有吸筒。他跳出汽车,跑到吸筒那里,抓起手柄就开始打水。  打了一、两下以后,巴那德指着一只旧木桶,要吉米到附近溪里取一点水来灌吸筒。因为所有……去看看 

第三章 房宁:民族不自立,谈何“全球化”? - 来自《中国高层新智囊》

房宁,1957年6 月生,现任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副所长、首都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政治学会理事、教育部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发展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等。多年来以其独特的“第三世界视角”观察、研究当代世界经济体系的发展变化,揭示在资本全球化条件下的第三世界工业化发展的特殊规律,对于当代民族主义复兴的历史背景做出了新的诠释。代表性著作:《现代西方政治理论》《现代资本主义发展引论》等。   全球化的实践使“地球村”断裂为南北两大板块,北方“金十亿”富裕幸福、直上云天,南方贫穷的五十亿却堕入尘埃。  ——房 宁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