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问题的解决

本章总计 14671

  作为科学的形而上学怎样才可能?

  形而上学,作为理性的一种自然趋向来说,是实在的;但是如果仅仅就形而上学本 身来说(就象《主要问题第三编》里的分析解决所指出的那样),它又是辩证的、 虚假的。如果继而想从形而上学里得出什么原则,并且在原则的使用上跟着虽然是 自然的、不过却是错误的假象跑,那么产生的就决不能是科学,而只能是一种空虚 的辩证艺术,在这上面,这一个学派在运气上可能胜过另一个学派,但是无论哪一 个学派都决不会受到合理的、持久的赞成。

  为了使作为科学的形而上学能够做出不是虚假的说教,而是真知灼见,是令人信服 的东西起见,理性批判本身就必须把先天概念所包含的全部内容、这些概念按照不 同源泉(感性、理智、理性)的类别、连同一张完整的概念表,以及对所有这些概 念的分析和这些概念可能产生的一切结果,特别是通过先天概念的演绎而证明出来 的先天综合知识的可能性、先天综合知识的使用原则以至使用的界线等等,统统都 摆出来,指所有这些都容纳到一个完整的体系里才行。这样,批判,而且只有批判 才含有能使形而上学成为科学的、经过充分研究和证实的整个方案,以至一切办法。 别的途径和办法是不行的。因此,问题并不在于知道这个事业怎样可能,而是在于 怎样才能实现这个事业,并且怎样才能劝说一些有识之士把他们至今所从事的迷失 方向的、徒劳无益的劳动转到一个确有把握的工作上来,最及怎样才能使这样的一 种联合[力量]用最适当的方式导向共同的目标。

  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谁尝到了“批判”的甜头,谁就会永远讨厌一切教条主义的 空话。他以前只是由于他的理性得不到所需要的更好的营养才无可奈何地满足于那 些空话的。

  批判和普通的学院形而上学的关系就同化学和炼金术的关系,或者天交学和占星术 的关系一样。我敢保证,谁要是对《批判》里的,甚至对《导论》里的原则加以深 思熟虑并得到很好的理解,谁就再不会回到那种古老的、诡辩的假科学上去;不但 如此,他还将以某种喜悦的心情期望一种形而上学;这种形而上学是他今后确有把 握拿到手的,不需要做什么预备性的发现,而且这种形而上学能够使理性第一次地 得到持久性的满足。因为这里有这样的一个好处,这个好处在一切可能的科学中间 只有形而上学才有把握指望得到,那就是:形而上学能够达到不可能再有什么改变、 不可能再有什么新的发现增加进来的这样一种完满、稳定的状态;因为在这里,理 性知识的源泉不是在对象和对象的直观里(通过对象和对象的直观不会增加更多的 东西),而是在理性本身里,并且当理性全面地、以不容有丝毫误解的确定程度把 自己的能力的基本原则摆出来之后,纯粹理性就无需先天认识,也无需提出问题了。 仅仅对这样确定、这样完备的一种知识的可靠期望本身就有一种特殊的引诱力,还 不算这种知识的全部用途。(关于这种知识的全部用途,我以后还要谈到。)

  任何虚假的艺术,任何华而不实的智慧,都有它的时间性,过时就要自消自灭;而 它最兴盛的时刻同时也就是它开始衰落的时刻。对于形而玉学来说,这个时刻现在 已经来到。这可以由这样一个事实来证明:形而上学在文化较高的一切民族中已经 衰落到怎样的地步,而在这些民族中其他各种学术却都在蓬勃发展。在旧的大学的 学科设置中仍然保留着形而上学的影子;只有那么一所科学院还不时颁发奖金,诱 使人们写这方面论文。但是形而上学已经不再列为严正的学术之一了,而任何人自 己都可以下这样的判断,即一个有学问的人,当人们想要称他为伟大的形而上学家 时,他用怎样的心情去接受这样一个虽然出于善意、但是不受任何人羡慕的荣誉。

  不过,虽然一切教条主义的形而上学的衰落时刻毫无疑问已经来到,但是我们还不 能说形而上学通过彻底的、全面的理性批判而获得再生的时刻已经来到。从任何一 个趋势过渡到一个相反的趋势,都要经过渐变的阶段,而这一时刻对一个作者来说, 是最危险的;但是依我看,对这门科学来说却是最有利的。因为,在旧的结合关系 全面瓦解,派别思想随之而消灭时,这正是学者们慢慢注意听取各种意见以便按照 另外一个方案团结起来的最好时机。

  当我说,我希望本《导论》也许会引起一些关于批判方面的研究,而且会给在思辩 方面似乎缺少食粮的一般有哲学头脑的人提供一种新的、充满希望的营养品时,我 能事先预料到,凡是走厌了我的“批判”的荆棘之路而感到非常恼火的人,都将问 我凭什么抱有这样的希望。我的回答是:凭不可抗拒的必然性法则。

  人类精神一劳永逸地放弃形而上学研究,这是下种因噎废食的办法,这种办法是不 能采取的。世界上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有形而上学;不仅如此,每人,尤其是每个善 于思考的人,都要有形而上学,而且由于缺少一个公认的标准,每人都要随心所欲 地塑造他自己类型的形而上学。至今被叫做形而上学的东西并不能满足任何一个善 于思考的人的要求;然而完全放弃它又办不到。这样一来,就必须试探一下对纯粹 理性本身来一个批判;或者,假如现在已经有了这样的一种批判,那么就必须对它 加以检查并且来一个全面的实验。因为没有别的办法比满足这一纯粹是求知的渴望 更为迫切的需要了。

  自从我懂得了批判之后,每当我读完一本由于概念明确,由于内容丰富多采、条理 分明和文体通畅而使我既感到兴趣又受到教益的形而上学内容的著作时,我都不禁 要问:这位著者真地把形而上学推进了一步吗?我请这样的一些学者原谅我,他们 的著作在其他方面对我曾经有过用处,而且对于我的精神能力的培养永远有帮助; 但是我坦白地说,无论在他们的论文里,或者在我自己的自然是水平较差的论文里 (不过由于自尊心,我还是认为我的论文不错),我都没有看出形而上学有一点点 的进展。

  这是出于如下的一种非常自然的理由,即这门科学还不存在,并且它也不是能由一 些零头碎块拼凑得起来的,而是首先必须完全在批判中培育出它的幼芽来。为了防 止一切误会起见,必须提一提以前说过的话,即分析研究我们的概念固然对理智有 很天用处,但丝毫无助于这门科学(形而上学)的进展,因为对这些概念所做的分 析不过是一些我们必须首先用之以建筑这门科学的材料。即使我们把实体概念和偶 性概念加以分析并且尽可能地加以规定,这固然给某种未来的使用做了准备,但是 如果我丝毫证明不了在一切存在着的东西里边实体是常住的,而变化的只是偶牲, 那么任何分折都丝毫不能推进这门科学。

  直到现在,无论对以上这个命题,或者对充足理由命题,更用不着说对某些更为复 杂的命题,例如属于心理学或字宙学的命题,一句话,对任何综合命题,形而上学 从来也没有能够先天地给以有效的证明。因此任何分析都既没有取得什么成就,也 没有产生和推进什么东西,而这门科学尽管闹哄了这么多时候,却仍旧停在亚里士 多德的时代,虽然准备工作——如果仅就人们已经发现了导向综合知识的线索来说 ——的确比那时要好得多了。

  如果有谁认为是被冒犯了的话,那么只要他做出哪管只是一个属于形而上学的综合 命题,并且用教条主义的方法把这个命题先天地证明一下,他就不难驳倒这个指责; 如果他这样做了,而且只有在他这样做了之后,我才承认他真地把这门科学推进了 一步,哪管这个命题本来已经是一般经验所充分证实了的呢。不可能有比这个条件 更客气、更公平合理的了。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这是肯定的),那么就不可能有比 以下这一宣判更合适的了:即形而上学直到现在还从未作为科学而存在过。

  这个挑战如果被接受了,我还有两件事不能答应:第一,玩弄盖然性和假定,这在 几何学上不行,在形而上学上也同样不行,第二,用所谓良知这一魔术棒来做决定, 这并不是对一切人都好使的,它只能适合个别人的脾牲。

  因为,关于第一点,把形而上学这样一种出自纯粹理性的哲学判断建筑在盖然性和 假定上,这是再荒唐没有的了。任何事物,如果说它是先天被认知的,那就是说它 是无可置疑地靠得住的,从而必须被证明它是这个样子。想要把几何学或算学建筑 在假定上也是这样。说到算学里的盖然性计算,它所包含的不是盖然的制断,而是 在定的同样条件下,对某些情况的可能性的程度所下的完全靠得住的判断。这些情 况,在一切可能的情况的总和中,按照规则是必然要产生的,尽管这个规则并不是 对于每一特殊事件都是充分规定了的。只有在经验的自然科学中才能容许有假定( 借助于归纳和类比);尽管是这样,我所假定的东西的可能性也至少必须是完全靠 得住的。

  当谈到概念和原则(不是就它们对经验有效,而是就它们即使在经验的条件以外也 有效而言)时如果去求助于良知,那就更糟糕了。因为,什么是良知?寅知就是判 断正确时的普通理智。什么是普通理智?普通理智就是具体认识和使用规则的能力, 和思辩理智不同。思辩理智是抽象认识规则的能力。普通理智很难懂得象“凡是发 生的东西都为其原因所规定”这样的规则,而且永远也不能一般地以这样来理解。 普通理智需要一个来自经验的例证,而且当它听说这个规则并非什么别的东西,它 只不过意味着在一块窗玻璃被打碎了或者一个家具不见了时所一向想到的事情,这 时才懂得并且承认了这个原则。因此,普通理智只有在能够看到它的规则被经验所 证实的时候(虽然这些规则实际巳是它所先天具有的)才可以使用;此外别无用处。 先天并且不依靠经验来掌握这些规则,都是属于思辩理智的事,它完全超出了普通 理智的范围。然而形而上学却只管后一种知识;而且求助于良知,让它来做证,这 对于良知来说,乃是一个不良的征兆,因为良知在这里没有插言的余地,而且人们 除非遇到为难的事,在思辩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一般对它都是看不起的。

  良知的这些假朋友们(其他们偶然把良知捧上天,但是平常是很看不起它的)通常 总是借口说:归根到底总得有一些直接可靠的命题才行,对于这样的一些命题,我 们不仅没有任何证据可提供,甚至也没有任何话可说,因为否则就非刨根问底地一 直追问我们的判断的根据不可。然而为了证实这种权威起见,除去矛盾律不算以外 (因为矛盾律不足以指出综合判断的真实性),他们所能引证作为无可置疑的东西 直接归给良知的就只有数学命题了,如二乘二等于四和两点之间只能有一条直线等 等。然而这些判断同形而上学判断根本不是一回事。因为在数学里,凡是我所能设 想为可能的东西,我都能够借助于一个概念,用我的思维本身做出(构造出)。我 把后边的“二”一个个地加到前边的“二”上去,这样我就做或了“四”的数目; 或者我在思想里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划出各种各样的线(相等的或不相等的),而 我只能划出一条各个部分都一样的线来。但是,即使用尽了我的全部思维能力,我 也不能从一个东西的概念里得出另一个东西的概念来,使后一个东西的存在性必然 连结在前一个东西上。我一定要借助于经验,而且,虽然我的理智先天地(当然是 永远有关可能经验地)提供给我象这样的一种连结的概念(因果性),但是我却不 能象对待数学的概念那样先天地、在直观里展现这种概念,从而先天地指出这种概 念的可能性。但是这种概念,以及它的使用原则,如果要先天有效(就象在形而上 学里所要求的那样),就一定要求我们对它的可能性加以证实和推论,否则我们就 不知置它的有效性达到多远,不知道它只能使用于经验之中呢,还是也能使用于经 验之外。

  因此在纯粹理性的思辩科学——形而上学上,我们永远不能求助于良知,除非我们 被迫放弃它,抛弃全部思辨认识(这种思辩认识永远必须是一种理论知识),从而 抛弃形而上学本身和它的教导(在某些场合上),以便采取一个合理的信仰,一个 对我们来说唯一可能的、唯一可以满足我们的要求的(也许让知识本身更为有益的) 信仰。因为那样一来,问题就完全两样了。形而上学不仅整个必须是科学,而且在 它的每一部分上也都必须是科学,否则它就什么也不是;因为形而上学,作为一种 纯粹理性的思辩来说,所根据的只是一些总的看法。在形而上学以外,盖然性和良 知固然有它们有益的、合理的使用,不过这种使用是根据一些完全不同的原则的, 而这些原则的权威有多大,则永远取决于它们对实践的关系上。

  以上就是我认为对一种作为科学的形而上学的可能性有权要求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