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第二章 论管理

 《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管理的目的是按着自然的规律来领导各个个人的能力和欲望的交换,并且给这种交换以一种对于全体的福利与和谐来说必要的自然的趋向,或者换一句话说,也就是:按照这些自然的规律来平等地分配劳动和享受,并且消灭和救治那些破坏这种自然趋向的人类的缺点和病症。

  那些由于他们的特性而适宜于做管理人员的个人,绝不容许因此而比其他人享有丝毫更优越的地位,他和其他一切人完全一样,有同一的使用他的能力的义务。

  这件事是社会必须永远十二分严格注意的主要的大事。

  万不可以给那些象现在这样统治,以及象将来那样管理的人以任何特权,万不可以免除他们为全体的福利而有益地使用他们能力的义务!什么地方有这种情况,那忍着气的沮丧的农民和工人就会深深地脱帽鞠躬,那自高自大的蠢夫就会狂傲地两眼朝天,整个的社会——特别是青年们——就会都向上面的榜样看齐。最先的人必须在真正的意义下是最后的人,而最后的人则是最先的人;如果不这样,我们就要为自私者的利益而失败、受骗、不幸和上当了。

  因此,社会里的最重要的职位不容许比那最末的职位收益多,而最末的职位不容许比最高的职位收益少。

  因为管理人员要为了全体的福利而担负起对于全体成员能力和欲望的领导,以及这些欲望和能力的彼此交换,因此有这样的必要,构成管理人员的人应该部分地选自:

  甲、那种培养、锻炼了多方面能力的人,而且这些能力比其余一切人更加完善;

  乙、那些对于各种能力和力量的作用具有最完备的知识的人;

  丙、那些对于一切人的欲望和能力的自然趋向研究有素,并且在这种研究里取得了最大的知识的人。

  一切其他的人对于管理都是无用的,因此他们能统治,但是他们不能管理。

  今天的种种政府和未来的各种管理工作之间的差别如下:

  今天的那些政府既不关心不同能力的交换,又不关心各个人的欲望的趋向。只要这种趋向不威胁损害到他们的个人利益,就听任一切颠倒混乱地进行,听任有益的能力被扼杀,或为了有利于某些人的有害欲望而遭受压制。今天的那些政府不采取明智的预防办法来制止不正当行为,反而以一切可能的方式来支持这种行为,使这种行为合法化,以便能够更容易地满足它们自己的私利。因此它们力图剥夺知识对欲望和能力的领导地位,或者一般地说,剥夺知识对于社会的管理权,并且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惜利用粗暴的赏罚手段,而同时这些赏和罚却正在不断地增加人类的罪恶,并且把其中一部分由它们人为地造成的罪恶称为犯罪。

  这些政府对于它们自身的福利比其余人的福利看的更重。它们通过坚持旧的原则、旧的制度来阻止进步,它们的私利就建立在这些旧原则和旧制度上。这些旧原则、旧制度和进步的思想极端地对立,并且由于感性欲望的统治和压迫,这些原则和制度已经逐渐变成了偏见、错误和说谎。

  宇宙之间没有尽善尽美的东西,因此不容许损害进步而坚持旧传说、旧学问、旧原则、旧制度。一千年或一百年以前的好东西,并不是今天或者永远都是好的。因为思想随着一代代的新人而在进步,因此,组织制度也必须不断地加以改善,因为它们无非是过去的思想的一种现实化。但是这在统治者是永远不感兴趣的事,因为人们允许他们,把他们的个人的、私有的利益和旧原则、旧制度结合在一起。但是,只要人们还把统治的权力,也就是说发号施令的权力交付给少数人,这种情况就会永远是如此。

  相反,一个管理机关必须负有这样一种责任,为了社会的福利而调度一切人的欲望和能力并使它们和谐——其中也包括管理人员的欲望和能力在内。因此,在这里既没有各种尊荣的称号,也没有种种奴颜婢膝的形相,既没有外表的荣誉的标志,也没有外表的卑贱的标志;在这里既没有可以命令、也没有可以服从的东西,而是只有调度、指导和改善。在这里既没有犯罪,也没有刑罚,而只是还有一些人类的缺点和病害的残余,它们是大自然所加给我们的一些障碍,以便通过克服这些障碍的努力来激发我们肉体和精神的活动力,从而使这种努力成为一种进步的动力。

  大自然里的一切都是好的、有益的,甚至它的不完全性也是好的,因为它产生我们的活动力;而没有活动还成什么生活呢?

上一篇:第二部分第一章 社会制度的要素

下一篇:第二部分第三章 论科学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花园宴会 - 来自《苏菲的世界》

……一只白色的乌鸦……  席德坐在床上,动也不动。她可以感觉到她双臂与双手绷得紧紧的,拿着那本沉重的讲义夹,颤抖着。  已经快十一点。她坐在那儿读了两个多小时了。这期间她不时抬头大笑,有时笑得她不得不翻身喘气。还好屋里只有她一个人。  这两个小时内发生的事可真多呀。最先是苏菲在从林间小木屋回家的路上努力要引起少校的注意力。最后她爬到一棵树上,然后被大雁莫通给救了。那只雁是从黎巴嫩飞来的,仿佛是她的守护天使一般。  虽然已经过了很久,但席德永远不会忘记从前爸爸念《尼尔……去看看 

2-7 一般结社与政治结社的关系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能使人们每天行使政治结社的无限自由。在世界上,也只有这个国家能使公民们想到在社会生活中不断行使结社权,并由此得到文明所能提供的一切好处。凡是不准政治结社的国家,一般结社也极少。决不能轻言这是偶然的结果,而应当断言在这两种结社之间存在着一种固有的而且可能是必然的关系。由于偶然的原因,几个人可能在某一事业上有共同的利害关系。比如,他们可能都要去办一种商业,或者都要去经营一种工业。于是,他们相会了和合作了,并逐渐认识到结社的好处。共办这种小事情的次数越多,人们就会在不知不觉之中越来越……去看看 

挑战世界的华人企业家——宏基电脑公司总裁施振荣 - 来自《谁是最好的管理者》

施振荣,生于台湾西海岸,童年饱尝生活艰辛。考取交通大学电子工程系,获硕士学位后加入荣泰电子公司任设计师,1976年创办多技国际公司,后改名宏基公司。1981年开始生产自创的品牌机,1988年宏基电脑成为热门产品,1992年施振荣再造新宏基,1995年获《世界经理人文摘》全球15位最创时势的企业家,1996年被《商业周刊》选为全球25位最佳企业总裁之一。   主要业绩    ●自创台湾第一个著名电脑品牌并跻身于全球七大个人电脑公司。1995年推出“渴望”多媒体家用电脑,风靡全球。   ●“人性本善的企业文化”典范。   管理精粹  ……去看看 

7.Ancient and Modern Ideas Respecting Wills and Successions - 来自《古代法(英文版)》

Although there is much in the modern European Law of Wills which is intimately connected with the oldest rules of Testamentary disposition practised among men, there are nevertheless some important differences between ancient and modern ideas on the subject of Wills and Successions. Some of the points of difference I shall endeavour to illustrate in this chapter.   At a period, removed several centuries from the era of the Twelve Tables, we find a variety of rules engrafted……去看看 

第37章 - 来自《梅次故事》

十一月二十五日,将是朱怀镜终身难忘的日子。王莽之带着市委组织部长范东阳,亲赴梅次。梅次地委班子正式调整了。朱怀镜出任地委书记,印证了外界谣言的真实。专员名叫沈渊,原是吴市常务副市长,也到任了。缪明仍回荆都去,任市政府秘书长。陆天一调市纪委,任常务副书记。棋局已定,人们倒没多少凑热闹的兴趣了。不过大家仍关心着一件事,朱怀镜上来后,吴飞案会有什么新进展?听说吴飞已被押往外省了,在荆都哪里都不安全。 新旧班子的交接,当着王莽之的面,在会上就进行了。场面自是热烈。缪明和陆天一都满脸笑容,都说了感谢市委和王书记之类……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