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第五章 论劳动

 《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第一条 一切对于社会必要和有益的、无论体力或是精神的劳动的教育,都在一个学习军里进行。

  第二条 凡未经掌握某种有益体力劳动的实践,并且经过考试及格者,任何人不能离开学习军进入社会。

  第三条 劳动的选择完全听由各个人自己决定。

  第四条 每个人都有自由,按照劳动时间的交替,在一个或是许多个劳动部门里进行劳动,如果他已经取得各该部门的必要的准备知识。第五条 最后,一切劳动部门都要分成许多班和小组,以便通过劳动的单纯化使得每个人都易于在许多事业里劳动,而不必要事先学会这整个事业的一切分支工作。

  第六条 对于一切人平等普遍的生产必要和有益物品的劳动时间,由三人团按全体人的消费需要量来计算规定。

  第七条 所谓必要劳动,这是指对于有益的科学的繁荣和进步,对于医疗设备的维持和改进,对于青年的普及教育和对于产品的相互交换,以及对于社会成员的食品、住宅、衣着、休养等等所必要的劳动。所谓有益劳动,这是指一切减轻和改进上述各种必要劳动的劳动,例如:劳动工具的改进机器的制造,道路、铁路、运河的修筑等。

  (关于舒适的劳动参阅第十二章。)

  第八条 老年、体弱和残疾的人应指配给最轻便的职位,例如看守员等类的工作。

  第九条 并非技工团或科学院成员、并因此他们的学习时间不能再算做是劳动时间的那些人,如果他们要继续在大学里受更多的教育,可以自己选择这样的劳动时间,使后者与教授讲课的时间不相冲突。

  第十条 在收获季节,大学一律停课,大学中的教师和学员一起在农田中劳动。

  第十一条 一切劳动,凡有可能,都可以每二小时换班一次。

  第十二条 在劳动者人数最拥挤的工作中,只要劳动本身没有妨碍,任何人不得每日劳动超过二小时以上。(参阅第十一章,第七条。)第十三条 必要的和有益的文学作品的印行,在经过三人团的事先审核之后,由中央技工团或是各技工团决定;舒适的文学作品由科学院决定。因此每种文艺作品必须事先送请这些团体之一审核。这样一份作品如果经由这些团体之一认为合格,就准予给该作品的作者以一定数量的交易小时。这个数量最多可以多到填满他的交易簿的全部页数,也就是说这个数量可以包括那样多的交易小时,就象每一个其他个人在一年之内所可以具有的那样。(参阅第十二章,第十七条至二十条。)

  第十四条 凡在需要一种持续紧张的劳动时间的行业中,一个人不得不日常超额进行的一切劳动小时,都记作交易小时。这种情况例如海员、邮件押运员等等(参阅第十章,第八和第九问题。)

  第十五条 因为三人团、中央技工团以及各技工团的成员,以及教授、教师和医生等的劳动大半都是属于纯粹的精神劳动的性质,又因为这些人员的才能往往在一年之中对于人类所作出的贡献比一百万手工劳动者的终身的贡献还要重大,并且这种贡献总是通过有用的机器发明等等而来的,又因为,如果要把这样一些已经经过考验证明了它的价值的、优秀的精神力量勉强纳入一定的劳动时间之内,这是一种愚蠢的做法,并且也是根本不可能的做法;因此对于这些成员可以听任他们每个人自由选择执行他的职务的劳动时间。(参阅第十章,第二十二条。)第十六条 前条的规定同样适用于科学院的人员。(参阅第十二章,第二十二条。)

上一篇:第二部分第四章 论选举

下一篇:第二部分第六章 技工团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章 论仪式的法则 - 来自《神学政治论》

在前一章中我们已经说明,神律使人确实幸福,教人过纯正的生活。人人都具有神律,并且我们探其本源,是来自人的天性,不得不认为神律是天赋于人的,并且可以说是深入人心的。  但是,《旧约》中只为希伯来人所制定的仪式适合于希伯来国,大部分只能为整个社会所遵守,不为个人所奉行。显然这种仪式不是神律的一部分,和幸福德行毫无关系,只是和希伯来人之为神选有关,也就是(我已在第三章中说过)和他们现世肉体幸福和他们的国家的安宁有关。所以那个国家存在的时候,那些仪式才有效。若是《旧约》里说仪式是上帝的法则,这只是因为仪式是以启示为……去看看 

第七章 审讯忠王 2、洪仁达供出御林苑的秘密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萧孚泗仔细查看,又叫几个投降过来的太平军官员当面核实,确证绑送前来的人就是李秀成。他知道,老天王洪秀全已死,幼天王洪天贵福是个稚童,干王洪仁玕名义上总理全国政事,但资望浅,功劳小,不足以号令全国,目前太平天国真正的第一号人物,就是眼前这个李秀成。真个是福星高照、鸿运齐天,萧孚泗飞马进城,向曾国荃报告了这个特大消息。  “真的是伪忠酋?”曾国荃这几天正为没有抓到太平天国最重要的领袖而气沮,这个消息太使他兴奋了。  “卑职已叫投降过来的长毛伪官员当面验证,确为伪忠王李秀成无疑。”萧孚泗响亮……去看看 

66 饮酒论大事 - 来自《国家公诉》

唐朝阳真感动,心里也很有数,“老书记,这恐怕都是你安排的吧?啊?”   陈汉杰摆了摆手,没正面回答,“朝阳同志,这事是我忽略了,原以为林永强和市政府要先给你送行,你又要和新书记刘小鹏办交接,就没急着安排。今天偶然听说你这两天一直在机关食堂吃饭,就觉得味道不太对头了,就跑来请你了。”   唐朝阳苦笑道:“老书记,林永强这人你还没数吗?他现在哪还顾得上我呢?人家忙啊,后门送旧,前门迎新,正攒足劲等着拍新书记的马屁呢!党政干部大会开过以后,就一直躲着不和我照面。直到我今天上午发了火,他才跑来了,口口声声说是向我汇报。我说得也不……去看看 

十 灵魂纪念馆 - 来自《自由人心路》

“灵魂纪念馆”是个一直激动我的梦想。我多年为它做过不少研究和努力,并且曾经几乎开始正式筹备。后来它被放在了一边的原因是:现实中活的生命还有那么多问题没解决,为死魂灵所做的事就只好放一放再说。灵魂纪念馆父亲去世二十年了。他的骨灰盒在这个叫做“革命公墓”的地方放了十年。而我已经五年没有来看他。我四处漂泊,每到父亲的忌日,总是想起这个骨灰堂,内心叹息,又转而丢到脑后,去忙世间那些催赶人的事。骨灰堂内光线暗淡,气氛阴森压抑。一层层架子,一排排编着号码的骨灰盒。各式各样的骨灰盒摆在一个个方框里,有的被祭物包……去看看 

第三章 运动的进展 - 来自《宪章运动史》

上述演说家发言的余音在北安普敦人民的耳际还未消 失,伯明翰委员会就展开了规模更大的行动。伯明翰城区及 其四郊拥有稠密的工业人口,在鼓动工作方面,它一向被认 为几乎具有无限的力量。修正法案时期的各种协会已把这个 城市提升到几乎没有任何其他城镇所能享有的重要地位,这 个城市还有一个有利条件,它的一切活动都是由它自己的下 院议员来领导的。托马斯·阿特伍德是个不可轻视的人物,他 在修正法案获得通过后曾经声称,如果上述法案没有变成法 律,他一定会出动二十万人,向首都进发,要求制定这项法 律。伯明翰委员会决定召开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