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第八章 工作理事会

 《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第一条 每一个技工团按照第四章第十和第十一条的规定,从它们的成员中选出一个工作理事会。

  第二条 由中央技工团按照这种方式选出的工作理事会我称它为大工作理事会。这个工作理事会和卫生参议会在一起作为国务部以辅佐三人团。

  第三条 各工作理事会由各必要和有益的劳动部门的男性或女性主管人组成。因此理事会的每一成员都或者是在各技工团的地区范围内、或者是在整个大家庭联盟的地区范围内的某一整个业务部门的男性或女性最高主管人。

  第四条 各工作理事会的全体成员以他们原来是各技工团或中央技工团成员的资格负有一种顾问、审查、决定的任务,通过这种任务他们参与办理最重要的选举事务。

  第五条 一切工作理事会,在凡有关全面性的事务上,都受三人团的最高领导,并在这一方面负有执行的任务。

  第六条 各工作理事会的审查的任务在于审查收到的选举试验品,它的执行的任务在于根据三人团的计算安排劳动和享受的平等分配,它的决定的任务在于对一切不能由审查委员会作出全体一致的决议的问题进行表决。

  第七条 每一个工作理事会通过第四章第十七条所规定的选举办法,设有一个卫生委员会作为它的辅佐,这个委员会根据工作理事会的指令担任业务封锁(参阅第十一章)的领导。

  第八条 一切区域和城乡的卫生委员会和医生都在这个构成工作理事会一部分的卫生委员会的领导下进行工作。

上一篇:第二部分第七章 中央技工团

下一篇:第二部分第九章 三人团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卷 不同群体的分类及其特点 - 来自《乌合之众》

一、群体的分类  提要:群体的一般分类/(1)异质性群体。它们的不同类型/种族的影响/群体精神敌不过种族精神/种族精神代表文明状态,群体精神代表野蛮状态。(2)同质性群体。它们的不同类型/宗派、身份团体和阶级。  我们已在本书中论述了群体动理的一般特点。仍然有待说明的是,不同类型的集体在一定刺激因素的影响下变成群体时各自具有的特点。我们先用几句话来谈谈群体的分类。  我们的起点是简单的人群。当许多人组成的人群是属于不同种族时,我们便看到了它最初级的形态。在这种情况下,惟一能够形成团结的共同纽带,是头领……去看看 

第六篇 第三章 进攻和防御在战略范围的比较 - 来自《战争论》

首先我们要问:在战略上有利于取得成果的因素是什么?   在战略范围是不存在胜利这个概念的。所谓战略的成果,一方面是指为战术胜利做好有效的准备(这种准备越充分,战斗中的胜利就越有把握),另一方面是指利用战术上已取得的胜利。会战胜利以后,战略成果表现在能够通过各种安排使会战的胜利产生更多的效果,它能够从敌军那里夺取更多的战利品,对于那些在会战中费尽力量也只能一点一点取得的东西,它能够大批大批地取得。能导致这种成果或使这种成果容易取得的主要条件,也就是在战略上起作用的主要因素有:   (1)地利;   (2)出敌不意(或者……去看看 

09 法庭在争吵中开庭 - 来自《东京大审判》

整个国际法庭像一架不断循环的机器,法官们在循环中斗争着。经过一个月又十三天对一批主要战犯的预审,时间已进行到五月二日,进行到决定谁是甲级战犯的关键时刻,自然,这种斗争也就更加激烈了。  这天上午,各国驻国际法庭的法律代表团团长拿着经过自己预审,认为可以定为甲级战犯的名单,不约而同地来到半月楼,向各自国驻日军事代表团请示报告。  现在又上午九点二十分,商震和喻哲行正在听取梅汝璈的汇报。梅汝璈说:  “一个多月来,我国法律代表团单独预审了四十四名战犯,与苏联法律代表团联合预审了八名战犯,与菲律宾、澳大利亚、……去看看 

1.祸从口出 - 来自《沧浪之水》

刘主任病了,去省人民医院住院。人事处贾处长来到我们办公室说:“刘主任病得不轻,出了院也要休养好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办公室还是要有个人牵一牵头,丁小槐呢,在办公室的时间更长一点,是不是就给他压一点担子?”贾处长口里说着丁小槐,眼睛却望着我。我说:“听组织的安排。”贾处长说:“丁小槐有没有勇气承担?”丁小槐脸都红了,压抑着兴奋说:“组织上定了,我就不能再说什么了。”贾处长说:“池大为你就好好配合工作。”   丁小槐有模有样地当起代理主任来,身体整天像充了电一样,一刻也不能安静下来。他总是用动作和语调向每一个到办公室……去看看 

第07章 弗兰西斯·培根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三)》

弗兰西斯·培根(ErancisBacon,1561—1626)是近代归纳法的创始人,又是给科学研究程序进行逻辑组织化的先驱,所以尽管他的哲学有许多地方欠圆满,他仍旧占有永久不倒的重要地位。   他是国玺大臣尼可拉斯·培根爵士的儿子,他的姨母就是威廉·西塞尔爵士(SirW illiamCecil)(即后来的柏立勋爵)的夫人;因而他是在国事氛围中成长起来的。培根二十三岁作了下院议员,并且当上艾塞克斯(Essex)的顾问。然而等到艾塞克斯一失宠,他就帮助对艾塞克斯进行起诉。为这件事他一向受人严厉非难。例如,里顿·斯揣奇(Lytton Strachey)在他写的《伊丽莎白与……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