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第十章 交易小时

 《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全体的和谐! 以及在全体的和谐中的每一个人的最大可能的自由!这就是我们所要努力完成的任务,这就是从现在起必须在言论和文字上加以大力宣扬的那种精神,这就是我在这个制度里所要清楚阐明的理想。

  但是,什么是自由?

  诗人和哲学家把那最纯粹的自由的理想放在他们那最渺茫的幻想的高处;因此人们迄今还在枉然地捕捉着它的实现的影子。

  因此我们让这种神仙式的诗人的自由去住在它那恰到好处的、只有在幻想里才能达到的地方去吧,且让我们自己在我们的欲望和能力的范围之内造成一个可供实现之用的自由的形象。在这个意义下我回答说:自由,那就是能够做我们所想要做的一切事物的能力。

  比这更广泛的一种人类自由的概念是没有的,并且也没有比这更恰当的,因为这个概念已经明白指出了这种自由的天然的界限,它就是能力。

  想要,这是表示人的欲望,能够,这是表示他的能力,做,是欲望和能力两者的实现。因此个人的欲望和能力愈和谐,他个人的自由也愈大,全体的欲望和能力愈和谐,欲望和能力的和谐也就愈有可能并且愈大,并从而每一个人的自由也就愈大。

  全体的和谐是通过遵循关系之间、原因和作用之间的自然的平衡来决定的,而不是按照东西本身,因为就东西说自然是充满着不平衡的。

  因此按照数目、容积,重量平均分配劳动和享受的办法,只要它足以破坏到个人自由以及全体的和谐,就既违反了自然平衡的法则,也违反了全体和谐的法则。因此平均分配的办法只有在不发生这种情况时才能采用。

  但是因为今天没有人能够不劳动而强迫土地提供为生活所必需和对生活有益的东西,由此得出,劳动在今天对于每一个有劳动能力的人是一种肯定的、绝对的事。大自然本身就把老人、弱者、病人和儿童作为例外,如果社会不照顾它那需要帮助的成员,大自然就使生命的刺激减褪,并且把社会推向解体。因此,为了保持一切必要的和有益的产品,对于每一个有劳动能力的人规定一个劳动时间是必要的。

  但是另一方面,大自然并不是强迫任何人去享受这种或那种舒适的物品;因此这些物品的生产和享受也就必须听任各个人自由决定。因此每个人必须有自由,可以以或长或短的时间为舒适的享受而劳动,各按他对于这种享受的欲望多少而定,或是,如果他完全节制这种欲望,他就可以根本不为此而劳动。

  因此如果有规定一种一定劳动时间的必要,这种劳动只能是必要和有益的劳动,而不是生产舒适的东西的劳动,如果这种舒适的东西还并没有成为一切人的普遍欲望。

  一切在规定的劳动小时以外完成的劳动小时,我把它叫作交易小时。

  通过这种交易小时,就有可能使每个人得以满足他的特别的欲望,而不致于因此妨害全体的欲望与能力的和谐;总之我所考虑的一方面既是全体的和谐,另一方面又是最大可能的个人自由,后者没有全体的和谐就不可能。至少在还没有一个比这更完善的理想发现之前,这是不能办到的。

  现在我把交易小时的制度设想如下:

  第一条 交易小时用于这样来调整舒适的产品对于必要产品的劳动小时的交换,从而使个人的自由和全体的和谐都不至于蒙受不利。

  第二条 因此每一个人都有在规定的劳动时间之外再做交易小时的劳动的自由。

  第三条 一切成品的价值都按照劳动小时来规定,制造成品所需要的材料的价值也是一样;例如一条金链值五十到一百劳动小时,一瓶香槟酒值十二到十八劳动小时,一杯混合酒值半个劳动小时,等等。

  第四条 这种价值随材料和产品的稀少而增长,随着有利于产品制造的工具和机器的采用和改进而低落。因此如果对于高级酒类、珠宝以及等等的需要多于这些舒适产品的存量,它们的价值就升高,直到对这些产品的欲望和生产这些产品的能力又归于平衡为止。

  第五条 生产舒适的产品所需要的材料的价值由工商业理事会规定,所制成的成品的价值由科学院规定。

  第六条 每个人从科学院办公处领到一本交易簿,在领取时这个人须要说明他想做关于那一种舒适的享受的交易小时。这可以有助于使科学院对于所报请生产的产品数量有一个总的了解。

  第七条 交易簿里包括执有人的半身象片和他的特征的说明。16)除了一页供备注特别事项的空页外,全册共六十页,每一页各供五个劳动日之用,以三百个劳动日为一年。每一页包括有四个不同的栏,在一面上有三栏在相对的一面上有一栏,因此在一打开这本簿子的时候,我们就在相对的两页上看到每五个劳动日的四个栏。这是因为如果我们把四栏都列在一页上,这簿子就不免太宽了。

  在第一个窄栏上面记明这个人交易小时的结存数字;下面注明他所在劳动的技术工厂或是地方。如果一个人一天在两个或是三个不同的企业里完成了六小时的劳动时间,就由每一企业的工长在这一栏里加上同一的签注。加盖的印章同时可以表明,是否有人在同一个劳动部门中每天劳动二小时、四小时或是六小时。然后是持有人的住所、他迁入以及迁出的日期,最后是他的食堂。他先前做过的交易小时的数字必须加注在每页的上端,然后它才能生效。这种加注每次由工长或是小队长在第五个劳动日之末记入下一新页。其余的加注只有在一个人更换住所、食堂或是工作场所时才有必要。

  在第二栏“健康报告”的标题之下记载着这个人所患的每一种疾病种类、病期、原因和后果影响。

  第三栏“劳动小时”上由各主管人加注这个人所做的超额的劳动小时,记明这些劳动小时的数字以及劳动部门的科别。这三栏都在一张纸的同一面上。

  在对面的第四栏“享受小时”上,记载这个人所换入的一切享受及舒适的产品,注明其价值及所从取得的供应单位。

  劳动小时的盖章须有工长的签字,同样健康报告的盖章须有医生的签字。

  第八条 劳动小时只是每五个劳动日注明一次,享受小时在每次接受舒适的享受时即加以记载。其中按月、按年预订的一切日常的需要和享受除外,例如:剧院、音乐会、烟草、马、狗、鸟等。

  第九条 对于享受的供应每个供应单位可以把盖销制度划分成所希望的那样小。如果认为便利和必要的话,可以把劳动时间一小时分成十部分或是六十部分。

  第十条 如果在交易簿第一栏里没有注明某一必要的已经做过的劳动小时的数目,任何人不得在这本交易簿上取得享受签章,换一句话说就是:任何人在他没有超时间劳动之前,不能取得舒适的享受。

  第十一条① 交易簿每年更换一次。更换的时期在冬季或是在收获期之前。在交易簿结束时可能有这种情况,有些人还剩下许多已经做过的劳动小时;然而为了全体的和谐起见只能把其中某一必要的数目转结到新的簿子的第一栏里去,而其余的劳动小时,如果旧簿子的持有人不通过享受小时来清结掉的话,就等于丧失了,因此每个人都会要去清结,并且有些人将会若干天不去劳动,以便把每日六小时的一般劳动时间用交易簿里从前所做过的劳动小时来抵销。因此交易簿的结束必须看作是一个真正的狂欢的节期,为了免得妨害必要的田间劳动,人们必须把结束期改在一个适当的时期。

  ①在第三版里,些处顺序改为第十八条,以下各条也相应改动,不一一注释。——中译本编者注

  第十二条 在每一本新的交易簿的特别备注页上(参阅第七条)注明以前所作交易小时的全部总数,以及以此所换入的主要享受的数量,例如:采木工在八年内做了五千六百个交易小时,其中他用三百个交易小时抵销五十个误工的劳动日,三百个其他交易小时用来抵销在各种公共场所里所取用的酒类和饮料,三千个交易小时他用来抵销从各个陈列厅里所取用的货品交换,二千小时他用来订购各种舒适的享受。此外在这个特别备注页上要注明这个人所作过的旅行以及所患过的疾病,以及其他一切有必要记载的事项,总之,在这第一页上应该提供有关这个人从以前直到最后全部交易簿上的概况。这种概况在卫生委员会的领导下编列出来。

  第十三条 交易小时不应该产生有害于个人健康和全体和谐的后果;为了这个目的,因此交易小时受一个卫生委员会的监督控制。(参阅第十五章,第十六条。)

  第十四条 任何人如果没有让人在他的交易簿上注明他从前的住所、食堂或工作场所变更的经过,不能在任何一个城市,供应单位或此外的任何其他地方如医院等等得到食品、住所、衣着和工作;因此每个不相识的来客应该向他的新主东提示他的交易簿。同样,任何人如果没有在他的交易簿上注明他所已经做过的劳动时间,不能在公共的供应单位得到舒适品的享受;只有按照已经做过的劳动小时数字的多、少,他才能得到价值大、小不等的舒适产品的享受。为了对于仓库和商场里的存货的正确交易能够实行正确的监督,以及为了防止任何人逃避一般的劳动时间而长年不劳动地在旅途上度日,这种办法是必要的。

  第十五条 每个人如果在一般的劳动时间内缺席若干小时或是若干天,这些缺席的时间就由工长在交易簿上记入作为享受盖章。如果到了一定的、由共同在一起劳动的人所规定的期限他没有办这种手续,这个人就在他的住所和食堂里被通报为病号。限期的长短各按照季节、工作需要以及同事们的好意和信任来决定,因为这些人在发生亏损的时候有通过交易小时来追补所缺损的时间的义务。

  第十六条 一个供应单位,一个协会,一个市乡等在结算上的每项亏损都由舒适产品的消费者负担,例如:我们是五十个歌唱家,我们共同组织了一个协会,我们全体在科学院的办事处办了预订手续,以便人们天天供应我们酒类和清凉饮料。我们假定,预订一个月酒类和清凉饮料的价值需要我们每人付三十个劳动小时,但是现在在两个或是三个月之后,恰恰是最好的歌唱家欠下了这三十个应该做过的劳动小时。因此这整个的歌唱家协会就要解散吗?不!而是他们集体地把他们的交易簿送去,并且每个人请求多盖销若干享受小时,以便抵补由某些人所造成的亏损。但是如果这种亏损额那样大,以至于若干人所已做的劳动小时不足以抵补其余的人的欠数,就要由科学院方面暂停酒类和清凉饮料的继续供应,直到这些交易簿的情况有了好转为止。

  在那些人们不定时地或是偶然地去一次的公共供应单位中,就象我们今天的旅馆、饭店那样,在那里只有很少顾客是按期预订的,因此就天天有些需要盖章的事;在那里,因为舒适产品的交换额往往是以极小的单位进行的,就极容易造成亏损,如果所委派的店主没有每次都索阅他所不相识的顾客的交易簿,如果他对那些没有已经做过劳动小时的人供应了酒类和清凉饮料,如果他对供应出去的东西没有盖销或是在盖销中发生了错误的话。

  在这样一些单位里如果月终或年终结算时发现了亏损,由谁来担负损失呢?总不会是由科学院所委派的店主或服务员吧!因为这些人他们所具有的也不比任何人多。除了非常必要的情况外,科学院也不能担负这笔亏损。因此担负这笔亏损的应该是这样一个供应单位的全体消费者。为此我们规定如下:

  第十七条 各个舒适产品的供应单位在结算时的每一个盈余和亏损都在年度结算之后按比例分配给该供应单位的全体消费者,也就是说,或者将来转入他们在新交易簿上已经做过的劳动小时的总数中,或者从中减去一个数目,结算的结果是盈余或亏损而定。

  第十八条 如果全体的和谐由于舒适产品的享受而受到破坏,并且结果引起了若干有劳动力的成员进入医院,这种在一般劳动时间上引起的损失就由该享受物的消费者平均负担。所以因酒醉而入医院医治的人数愈多,烧酒的价格就愈贵;竞争购买贵重或稀有物品的人数愈多,(参阅第十五章第十五条),这些物品的制造和购求就愈难。(参阅第十一章第八条。)

  第十九条 就象在计算一切人的必要和有益的劳动时间时一样,已经把一切没有劳动力的人计算在内,把他们的劳动时间分配给其余的人,同样科学院也必须对于那些已经没有能力再做交易小时的舒适消费者继续供应舒适的享受,并且把他们的劳动时间的价值,也算作是制造舒适产品所需要的劳动时间。这样以一种养老金的方式供应给这些人的享受,应该和他们以前平均所做的交易小时的价值相等。

  第二十条 因为在交易簿里永远必须预先盖有一定数目的劳动印章,然后才能加盖享受印章,因此有必要新的交易簿每次都在旧交易簿满期之前八天发出。在这个时期内旧交易簿上只盖入享受小时的印章,而在新交易簿上则只盖入劳动小时的印章。

  第二十一条 如果交易簿遗失,可以领取新交易簿,但是在旧交易簿上所预做的交易小时因此作废。

  第二十二条 对于三人团、中央技工团和各技工团的成员以及一切通过能力选举而受任某种重要职务的人,在选举试验品受审查中和被评定接受之后,发给一定数量的交易小时,各按该新理想的实现对于社会所产生的利益而定。这种最初规定的某一交易小时的数量,在他继续担任他的职务时一直继续发给。(参阅第四章,第十九条。)

  至于就其他的方面而说,那末他们的交易小时和其余一切人一样受同样的监督和管理,他们也和其余一切人一样,按照所得的劳动印章来支付他们的享受小时。18)

  第二十三条 虽然舒适的劳动和产品的管理人员同样也不受一定的一般劳动时间的拘束,因为他们的精神劳动和那必要和有益劳动的管理人员的精神劳动一样,不能按照小时来计算,但是前条所包括的有关知识人员的规定,不适用于舒适的劳动和产品的管理人员,因为他们的精神活动虽然提供优美和舒适的产品,但是并不提供必要和有益的产品。因此如果他们想要享受舒适的享受,他们就必须和其余的人一样在必要的劳动里做交易小时。(参阅第十二章,第二十二条及第五章,第十五条和第十六条。)

  第二十四条 一切通过交易小时所取得的舒适的产品,在取得人死亡之后都归卫生委员会支配,各该委员会把这些物品中一切适用的部分作一般有益的处理,其余的物品一概公开销毁。19)

  由于我恐怕在这一节里未必为一切读者所完全理解,因此在本节结束之前我还要讨论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不可以用钱或是证券而要用交易簿?

  答案:20)一切社会的混乱和失调以及它的罪恶和过错,只有在一种不良的调整交换的方法中才有它们生存和发展的机会。我们的钱币、钞票、国家证券、股票以及等等诸如此类的东西,就正是这样一些不良的交换手段,因为:

  甲)人们可以把这些东西大量积存在一个人那里,因而引起其他人的缺乏。

  乙)人们可以用它来逃避一般的必要劳动时间,并因而造成其他人终身辛苦劳动以至于死。

  丙)由于这些东西的特性,人们可以人为地制造缺乏和充裕,富足和贫困,因此使得一些人的生命、健康、幸福和自由成为另一些人的贪欲的玩物。人们可以利用它互相进行欺骗、盗窃、贿赂、侮弄,人们可以利用它为自己制造低声下气的奴隶,并且为了有利于少数人的欲望而破坏全体的和谐。

  丁)少数人可以因此损害别人的利益而享受一种高度的个人自由。一部分人愈是凭着金钱而能够生活得更自由,另一部分人也就愈是在屈辱和奴役的重担下陷得更深。

  戊)年代愈久,这种社会的混乱和失调也就一代一代被推向一个日益更可怕的高峰:因为金钱制度把为维持全体人的生活所必要的社会力量日益巨大地垄断集中起来,以便更好地去养肥那些创造金钱制度的人。为维持全体人生活所必需的东西被若干少数人搜刮起来的堆积量愈大,其余的人的贫乏也就愈大,而且搜刮者所经常掠夺的人数愈多,贫乏也就愈来愈甚。

  己)金钱制度是和任何合理的社会制度矛盾的,因此也就有很多不合理和矛盾的法律。只要社会还必需有这些法律中的任何一种,就会毒害社会的任何一点自由气息。

  庚)金钱制度阻碍和拖延任何从全体人的福利着眼所必需要的进步,因为有钱人只是支持对他个人有利的事。

  在今天的金钱制度里,不论机器是否减轻劳动,我们的处境都不可能有所改善。有许多机器能够比人用他的双手多生产十倍、甚至百倍,尽管这样但是我们仍然要和从前一样劳动那么多时候。说不定正因为这样我们还不得不更长地劳动,因为如果我们不愿去偷或者去死,机器的竞争就迫使我们不得不同意减低工资和延长工时。

  因此在一个和谐与自由的制度里不要金钱!

  证券或马克同样也决不是理想的交换手段:因为要防止屯积,人们同样必须时时用其他东西去更换它们;而这在证券来说更造成很多的麻烦。为什么这些东西在一个和谐与自由的制度里不能用为交换手段,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通过这些东西赠与、贿赂、赌博、欺诈、偷盗和在金钱制度之下一样可以进行。因此无论是一块金属、木头、石头或是证券在一个以和谐与自由为基础的社会里都不能用为交换的手段。

上一篇:第二部分第九章 三人团

下一篇:第二部分第十一章 事业封锁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章 国际金融和贸易安排 - 来自《资本主义与自由》

国际货币安排问题是不同国家的货币之间的关系:在何种比例和条件下,个人能够把美元兑换成英镑,把加拿大的元兑换成美元,等等。这个问题和前一章讨论过的货币控制有密切联系。这也和政府的国际贸易政策具有联系,因为,控制国际贸易是影响国际支付的一种办法。   国际货币安排对经济自由的重要性   尽管它具有技术性和难于克眼的复杂性,国际货币安排这个论题是自由主义者不能忽略的一个主题。当我们说:对今天美国经济自由最严重的短期威胁——当然,除了由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以外——是我们将被引导到采用有深远影响的经济控……去看看 

人口原理 序 - 来自《人口原理》

有一次,同一个朋友谈到葛德文先生《研究者》一书中论述贪欲和奢侈的那篇文章,这便是本书的缘起。谈着谈着,便触及了社会的未来改善这一大问题。我最初坐下来拿起笔,只是因为感到交谈还未能尽意,想更清楚地向朋友表达自己的思想。但题目一展开,头脑中便涌现出一些以前从未想到的想法;由于觉得这一题目是大家极为感兴趣的,人们会真诚欢迎对此发表的每一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见解,于是便下决心把自己的思想整理成文,予以发表。毫无疑问,若能收集到更多的事实来阐明主旨,则本书会比现在更加完善得多。但是由于杂事缠身,很长一段时间几乎完……去看看 

第六章 啤酒馆起义(1923) - 来自《希特勒传》

(1)   1923年9月的最后一天,希特勒收到了一封令他心神不安的信。这封信是“你们党的一个老党员、一个狂热的党员”写的。写信人指出,在著名的占星学家埃尔斯伯特·埃伯汀太太所著的年鉴里,载有一条令人吃惊的预言。“一个出生于1889年4月10日的行动家”,书中说,“由于行动过于不谨慎小心,可能会出现人身危险,并非常可能触发一场无法控制的危机。”星象表明,此人确需认真加以对付;在未来战斗中,他注定要扮演“元首的角色”;他也注定要“为日耳曼民族牺牲自己。”   她虽然未指名道姓,很明显,她之所指是希特勒。她未提及哪一天,但她……去看看 

第32章 - 来自《梅次故事》

梅次这地方很怪,时常会让人觉得说不出的紧张。不管是在机关里,还是在街头,总会碰见些人凑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脸色极是神秘。说不定那里面就有你的熟人。你一走过去,他们立马散了,没事似的。人们就神经兮兮,总觉得会发生些事情。可谁也不明白自己在期待着什么。日子就长得没了边,而时间又在飞快地流逝。转眼间半年多过去了,已是冬天了。梅次的冬天多阴雨,寒风飕飕,人的心情很容易坏起来、朱怀镜每天一早出门,望望死气沉沉的天空,就有些烦。天气就像舞台上的背景音乐,凝重沉郁的音乐之下不可能上演欢快的剧情。 朱怀镜的心情本不是容……去看看 

第十一章 面对劫难的历史沉思 - 来自《中国当代文学史》

第一节 "归来者"的历史反思   “文革”后文学的最初构成,除了“五四”一代老作家们对知识分子精神传统的恢复以外,另一个重要的力量便是“归来者的反思”.本章所讨论的“归来者”是有特定所指的,它主要是指50年代开始走上文坛的一批作家,他们有着差不多相似的经历:一般出生在30年代,少年时代起就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影响,有的甚至直接参与了共产党夺取全国政权的斗争,具有一定的“革命资历”,这使他们年轻的履历变得十分耀眼,曾经是踌躇满志的一代文学新人。由于他们身上没有老一代知识分子已经承受的历史负担,因而50年代初期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