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作为关于科学领域中也许最有争议的理论发展的导论式书籍,这部书想弥补一下至今仍在我们社会中存在的“两种文化”之间的分歧。很少有什么领域能像科学史专业那样使来自人文学科的人和来自科学学科的人彼此直接交流,并发现相互之间存在着真切的联系。专业科学史学家有责任确保提供合适的读物来推动这种协调,而无需通过将知识过于通俗化来掩饰不同文化之间的分歧。尽管要求为非专家读者写书的呼声一直没有间断,但是很多人仍然写了大量专业性很强的文章和著作。无论这本书是否成功,只要科学史的真正功能不变,那么我所提供的这类文献就是有用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十二篇 续前篇内容,并探讨行政首脑之连选连任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原载1788年3月21日,星期五,《纽约邮报》第七十二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政府之管理,以最广义而论,包括一切国务活动,而不论其属于立法、行政或司法;但从其最普通,或即最准确的意义上讲,则限于行政细节,具体归属于行政部门的范畴。外交谈判的实际运用、财政预算、根据议会的一般拨款而运用和支付公款、陆海军的配置、战争活动的指挥——这一切,以及类似性质的其他事务,构成了政府管理的似乎最恰当体会到的内容。因此,受委直接处理这一切不同事物的人员,即应被视为总统的助手或代表,从而其职务亦应由总统委任,或至少由总统提名,并应接受……去看看

第14章 - 来自《机关滋味》

邹涟吃了晚饭,用尼龙袋装了两根香蕉,就要出门。父亲还在喝酒,他把女儿叫住了,说:涟涟,今天晚上别急着出去,我们还有点事情要跟你谈。邹涟问什么事,父亲说别急,晚饭吃好再说。晚饭后,父母亲一起和她谈话,向她了解个人问题。父亲要她说一说黄三木,这个人究竟怎么样。邹涟说,说不清楚,她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样。父亲就有点知道他们怎么样了,说:黄三木这人呢,我早已说过了,花头有限的。我一直是不喜欢的,当然,你是我的女儿,看在你的份上,我还是随你们了。现在是新社会,婚姻自由嘛!可是,你自己应该擦亮眼睛,看看清楚,再作决定。我们希望你自己回过头来。要……去看看

新企业财务前瞻性 - 来自《创新与企业家精神》

缺乏市场意识是一般"新生儿"--新企业的通病。在企业的早期阶段,这是最严重的苦难--有时会永久性地阻碍那些幸存下来的新企业。而对财务缺乏适当的关注,也无正确的财务政策,却是新企业成长第二阶段最大的威胁,尤其是对快速成长的新企业。新企业越成功,缺乏财务前瞻性的危险就越大。假设一个新企业成功地推出了产品或服务,并发展迅速。它报告了"快速增长的利润" 并公布了乐观的预测。股市于是"发现"了一匹黑马,特别是新企业如果是高科技企业或处于当时最时髦的领域时。大量的分析家预测新企业的销售将在五年内达到10亿美元。然……去看看

平等时代的民主与专制、自由与奴役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讨论》

□毛寿龙   张芝梅小姐的文章《民主时代的平等和自由》在认真阅读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一书的基础上,讨论了四个问题,一是著作的价值,二是贵族时代与平等时代的关系,三是民主社会可能的缺陷,四是在中国背景之下着眼于问题解决深化有关民主革命的思考。总的看法是,张小姐对托克维尔的确有比较好的理解,并且对人们的一些误解也有一些看法,这些看法大体都是正确的。我将就这几个问题,根据自己的阅读心得,做一些补充说明。1.著作的价值准确的预言使得托克维尔的著作很受到人们的关注。但人们往往只记住了预言,而忘却了预言背后的……去看看

第六章 个人主义的道德问题 - 来自《古典自由主义与自由至上主义》

   2009/10/01
Ⅰ  到目前为止对自由的基础的讨论中,还留有一个令人尴尬的空白。虽然自由主义的哲学表述和流行的政治表述都强调个人的神圣不可侵犯性,但是对个人的在不同程度上受到窜改的不可侵犯的权利,对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可精确无误地指出的政府强制领域的不恰当性,以及对一种支撑这种思考的高深莫测的道德哲学,却都不置一词。确实,缺乏这样一种基础(如果像米斯、弗里德曼、斯迪格勒和布坎南这类论者确实对此不津津乐道的话)被当作一种人类的思想无力加以改变的智力必需品而加以接受。当然,所有论者都认识到这一事实:私人财产交易经济的……去看看

第22章 商业企业的政治 - 来自《政治与市场》

   2009/10/01
所有共产主义制度都使用市场分配计 划生产。多数消费品和劳务是销售的,而 不单是靠不用价格的定量分配。所有共产 主义制度都使用劳动力市场,用它吸引劳 力进入领导人计划停当的生产线(虽然如 我们所见,在中国,劳动力的行政分配几 乎完全取代了市场分配)。市场制度还在农 业中扮演着好几个角色。   共产主义制度所以被认定为非市场的 制度,是因为,除农业外市场制度没有被 大量用来决定生产什么以及投入如何分配 和使用的问题。这些决定由最高领导层和 计划者以权威主义方式确定。   所以,撇开中国和古巴的逐渐展示的 平等主……去看看

九 “文艺腔”测不准当代中国的社会现实 - 来自《中国不高兴》

   2010/06/14
本文作者:王小东  关于“文艺腔”,有两个方面:一是有问题的思维方式,二是把“文化”“软力量”等放到了过高的位置上。  缺乏逻辑的“文艺腔”思维,首先我们来谈谈这种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不讲逻辑,缺乏对于事物的深入分析,只讲辞藻的华丽、感情的激动,只诉诸人们的感官、人们的表层认识。为什么把这种思维方式称为“文艺腔”?坦率地说,它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和一个人所接受的基础训练有关。接受过较为严格的理工科训练的人犯这种思维毛病的比较少;但绝不是说,所有理工科出……去看看

第三部还我河山 24、重返菲律宾之战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小矶国昭想打赢这场战争的声明,只不过是吹牛壮胆而已。  美军占领马里亚纳之后,就突破了日本大本营规定的“绝对确保”的防御线,根本地改变了日本的战略态势,使以掠夺和海上运输为基础的日本经济的弱点日益暴露;战略物资储备每况愈下,经济实力日趋衰落。  加以盟国海空军、特别是潜艇更为活跃,使日本海上运输船舶的数量急剧下降。  1942年11月底,日本拥有594万吨商船,到1944年10月只剩下291万吨。  在这种形势下,日本大本营于1944年7月21日做出决定:1加强菲律宾、台湾、琉球群岛、日本、千岛群岛这一水域的第……去看看

第十三章 法理学的文学、女权和社群主义视角 - 来自《法理学问题》

   2009/10/01
本章标题暗含了这样一些观点:文学也许与法理学有关,法理学也许有性别之分,以及这两点也许相互联系;这些观点也许会使许多读者吃惊。但第一点和第三点已是明摆着,而第二点则是一种可能,尽管我很怀疑。就像我们已经考察过的那些法理学视角一样,我们也会发现,文学的和女权的视角,以及将在最后一节简单考察的其他社群主义进路,都无法支撑法律成为一个确定且自主的社会思想和行动领域。事实上,它们所指的方向是相反的。对于常规的法律思考者来说,为什么它们都非常令人不快,这也许就是理由之一。法律与文学  有关法律与文学之关系的学术……去看看

第三十篇 关于一般征税权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原载1787年12月28日,星期五,《纽约邮报》第三十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前面已经讲过,联邦政府应当拥有维持国家军队的权力;其中曾建议包括征募军队的费用、建造和装备舰队的费用,以及各种有关军事装置和作战的其他一切费用。但是联邦在税收方面的权限必须包括的目标不仅限于这些。这种权限必须包括准备维持国家文官薪俸的费用,准备偿还已经由契约规定或可能由契约规定的国债,以及通常要求国库支付的所有事情。结论是,在政府的结构中必须含有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征税的全面权力。货币被恰当地看作国家的重大要素,是维持国家的生命和……去看看

第四章 初办团练 5、拿长沙协副将清德开刀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骆中丞,这曾国藩做事,也未免太过分了吧!”不久前才从衡永郴桂道任上提拔起来的陶恩培,拿着曾国藩写给他的信,来到骆秉章的签押房。  “什么事?”骆秉章问。  “一个兵痞子,自愿卖老婆,与人讲好了,还盖了手模。第二天翻脸不认帐,还打得人家半死。状子告到我这里,情况属实,我把兵痞锁拿到衙门来审问。半路之中,曾国藩把他截走了,说是一个人才,他要留用。骆中丞,你看这办事还有个规矩吗?杀了那么多人,还弄些个什么站笼,惨无人道。杀人抢人,自行其是,全没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这样下去,湖南一省,只要他曾国藩就……去看看

附一 希腊的僭主政治(译文) - 来自《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

(注:僭主政治,英译用Despotism,亦即无限制的专制政治。中国的希腊史翻译文献,传统上都把它译为“僭主”,它实际上和东方的专制君主也有区别。外文文献,凡称东方的专制君主时,都用Oriental Despotism,“东方专制主义”,以别于希腊的僭主。两者的区别,见跋。)   ……大约在公元前680—670之间,俄耳塔戈利的僭主政治①建立于西库翁。而值得注意的是,……科林斯,西库翁和墨加拉这三个城市,在同世纪中经历了相似的政府的变迁。三个城市都有一个僭主上了台:俄耳塔戈利在西库翁,库普塞罗斯在科林斯,忒阿革尼斯在墨加拉。   先行于这种政府……去看看

第一章 导言:二十世纪的先知 - 来自《海耶克》

一、「世界错了,海耶克是对的」   公元1989年——1991年,全球狂潮排击,矗立了半个多世纪的世界性红色帝国轰然崩颓。其时其刻,人们念念有词,其中,有一个名字不时飘荡于那片红色废墟之上。   那个名字就是:弗里德利希·奥古斯特·冯·海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   正是他,堪称这一历史性时刻的最主要的先知,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   海耶克的幸运在于,在他生命的垂暮之年,亲眼目睹了他一生中主要理念的戏剧性实现。在经历七十多年痛苦的煎熬之后,他在二十世纪所主要抗拒的邪恶—— 共产主义,终于溃败;共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