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订版序言

 《进化思想史》

  在为这部书的第一版付诸了许多心血之后,我欣喜地看到它受到了评论者的热情接受。这个领域的其他学者和教师显然赞同我本人对探讨这个领域的需要所作出的评估,并且感到《进化思想史》在满足这种需要方面是成功的。这部书的不断售出表明,它定位于科学史中这个领域课程的教课书是很有意义的。显然,如果这部书继续作为有关现代进化思想产生的导论,那么到了一定的时间,它就会失效。这是科学史中最活跃的领域之一,在过去的几年已经取得了一些重要(和大量一般性)的发展。因此我要对该书作出重要的修订,这样才能提高该书对教师和许多其他试图评价这个问题人的使用价值。参考文献中增加了几乎100部著作,相应地在正文中都有所提及。我自己新观点和解释的要义体现在正文中略微增加的部分中。正文中还有一些很明显增加的部分,包括增加了有关遗传学起源、人类起源理论和进化论与社会科学相互作用的内容。最后一章,即有关现代争论的部分,进行了广泛的修订。在第一章中大致勾勒出我目前对这一主题进行另一种可能研究的思想。我还利用这次机会修改了一些小的错误,其中有些错误是评论家指出的。

  皮特·J·鲍勒1988年于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序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38章 - 来自《英雄出世》

马家院子里也有麻青石铺的道,道很窄,也很短,宽约三尺许,长不过五六丈,从大门口穿过正堂屋,到二进院子后门的条石台阶前也就完了。   头进院子很大,麻石道两旁是旷地,一边停轿,一边是水池、花房。   二进院子小一些,且堆着不少破轿,除了从正堂屋扯出的那短短一截麻石道,几乎是看不到地面的。   卜大爷住进马家后,瞅着麻石道心里就恨得发痒,就不止一次的想过要在二进院子的那堆破轿上放把火。   有一日夜里,卜大爷还真就用两手撑着地,爬到了那堆破轿前,欲往破轿上浇洋油。可犹豫了半天,终还是没浇。   这倒不是因为怜惜马二爷,却……去看看 

3-2.3 逃犯姜葆琛的驿路风尘 - 来自《走向混沌》

由于在看病时,与同类姜葆琛邂逅,在劳动之余,便常常到他那儿闲坐。之所以在众多的老右中,我对姜葆琛情有独钟,不仅仅因为他曾带我去见过吕荧,那一面之缘的深情使我难忘;更大的诱惑是他一个人独占一间屋子。当时扩建化工厂厂房在即,他担任着厂房的画图工作,与他谈话周围没有耳朵,更便于彼此谈心。我每次走进他那间屋子时,他都立刻放下画图的圆规和纸笔,与我东拉西扯地谈起“文革”中的种种问题。他人长得虽然清瘦,却很健谈。他的脑门很大,脸又向里凹进去不少,由于反差极大之故,他那外凸的前额与他的凹脸,仿佛他的面部既有高山,又有盆地;他那……去看看 

4-07 让你的方法成为对的方法 - 来自《与神对话》

我并不是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我是指,我并不总是要事事都如此尽可能地解释给我听,我才信任下它。事实上,当我较年轻时,我一向相信每件事都会没问题的。我是个不受拘束、乐观的人。你甚至可以称之为鲁莽的乐观。由于事实上我是在害怕神的气围中长大的,这种心态也就可能显得是更加的鲁莽了。不过,我那时就是那个样子。做为一个小孩,我总是“知道”我会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而我也一向能得到。我还可以补充说,通常我还并没花多少力气呢。这真的令我哥哥很不舒服,他总是习惯地大声抱怨说:“尼尔总是运气好。”有一次,我从旁听到我爸对……去看看 

2-01 我们一起去找神(神的意愿如何成为你的意愿) - 来自《与神对话》

谢谢你来。谢谢你到这里。 不错,你因守约而来。不过,你还是可以不来。你本可以决定不来。不过你却决定来到这里,在此约定的时刻,于此约定的地点,以便此书可以交在你的手上。谢谢你。 设若你做这一切都是无意识的,甚至并不知你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则这些事情对你可能是个秘密,因而需要一点点解释。 我要说:这本书来到你的生活中,正是时候。也许目前你还不明白,但当你经历了书中的所为你储藏的一切,你就会完全明白。一切事物的发生都正当其时,这本书到达你手上也不例外。 你到这里来,是为你在寻找的东西,是为你在渴求的东西,渴求已久……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