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妞妞》是哲学家周国平根据亲生经历所著的一本书。作者用极为细腻的笔法记录下了他与爱女妞妞共同生活的562个日日夜夜,他们像养育健康小孩一样细心的呵护她,直到她停止呼吸的那一刻。在日记般的记录中间,还穿插着他由此得出的对人生的感悟。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章 中国社会各阶层与宪政民主 - 来自《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

不公平不是摆脱现代的阶层问题,而正是现代固有的阶层问题。——[日本]今田高俊 我们要弄清为什么在中国实行宪政民主,还须进一步分析当下国内各个社会群体的生活状态以及他们的利益、愿望、要求。通过分析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哪些人需要宪政民主?哪些人不喜欢宪政民主?谁是宪政民主的动力?谁是宪政民主的阻力?进行这项工作通常采用的方法,一种是阶级分析,一种是阶层分析。马克思主义者采用的是阶级分析;列宁、斯大林继承了马克思的阶级分析;毛泽东也喜欢采用阶级分析,甚至于在共产党内也划分阶级。我认为阶级分析是一种片面、偏执的……去看看

十一、斯大林与武汉的国共联合政府 - 来自《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2009/10/01
1917年的俄国,有过克伦斯基主持的资产阶级"革命"政府,被证明是烂泥扶不上墙。1927年左翼反对派警告斯大林,不要向中国输出克伦斯基的失败经验。斯大林不听。两个共产党员参加了武汉的资产阶级政府,一个作劳工部长,一个作土地部长--真是典型的政治人质--。为保全与国民党的统一战线,共产国际不惜葬送阶级斗争的利益。直到一九二七年八月,共产国际一直在用这种方针从莫斯科直接指导中国革命。   其塔罗夫在苏联共产党第十五次大会上,于代表听众之前,是这样形容共产党员入阁的情形:   「你们知道,在政府中有两个共产党员底部长。」底……去看看

第五章 为国民生活权利而斗争的重要性 - 来自《为权利而斗争》

   2009/10/01
以上我结束了有关个人为权利而斗争的考察,我们沿着为权利而斗争个人动机的各个阶段来追寻这一斗争的足迹,其动机从单纯利害打算的最低阶段开始为权利而斗争,驶向主张人格其伦理生存条件的更理想阶段,最后到达实现正义理念的高峰——这已是绝顶。一但从此移开脚步,侵害法感情的犯罪者将立刻坠入无法的深渊。  但此斗争的利益绝不仅限于私法和个人生活,不仅如此它还将远远超越这些领域而存在。所谓国民不过是所有个人的总和,正象单个人要感觉、思维、行动,国民也要感觉、思维、行动。如果个人的法感情在私法关系上无精打采、胆……去看看

第二部分 第十八章 可能的过渡时期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一个病人如果通过一种剧烈的运动使他的血液循环加速流通,并因此排除了病毒或使后者自行消失了,这就是在身体上进行了一次革命。  如果凭着一种新的发明变更了一个行业的劳动和工具,而代之以另一种劳动和工具,这就是在这个行业里进行了一次革命。  如果通过哲学学说和风俗道德树立了一个新的方向,这就是在哲学学说和风俗道德上进行了一次革命。  因此总起来说:如果通过一种精神和物质力量上的优势使旧事物退让于新事物,这就是一次革命。  推翻旧的事物就是革命;因此进步只有通过革命才可以实现。  革命万岁!  在我们……去看看

第二部分第七章 中央技工团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第一条 各个技工团对于每个特定的区域、每个特定的地方所具的职能,同样也就是中央技工团对于整个大家庭联盟的职能。  第二条 如同各技工团是一个地方或区域的知识的核心一样,中央技工团构成整个大家庭联盟的知识的核心。  第三条 中央技工团成员的选举如同各技工团的成员一样,按照第四章第一至第六条办理,所不同者只是在一切大思想家、天才和哲人之中只有那些通过他们的理想表现得最杰出和最有益的人才能成为中央技工团的成员。  第四条 大家庭联盟中各个最重要的管理职位通过工作理事会由中央技工团的成员分别……去看看

第02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奥迪车刚起步,方雨林习惯性地看了一下表,那一刻是18日下午4 点50分左右。在零下问度的气温下,他已经在这山道旁站了三个多小时。脸颊上阵阵针扎似的刺疼早已被厚重麻木的僵硬所替代。他越过微微颤动着的奥迪车车顶,把自己疑询的目光投向那座著名的山庄。山庄被一个地势雍容的山湾大度地拥抱着,还有一大片幽美深邃的白桦林熨贴地依偎着它。从高处远远地看去,仿佛一个俊美的牧童率领着一群天真的美少女嬉憩在这山谷间。90年代以前,这里是省委省政府接待中央首长和外省宾客的主要场所。后来建了设备更现代档次更高级的中式宾馆,它……去看看

第七篇 第一章 从进攻与防御的关系看进攻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假如同一问题的两个不同概念构成了逻辑上的相反观念,也就是说这两个概念既互相对立并相互补充,那么,就可以认为能够从一个概念推断出另一个概念来。虽然,我们每个人的阅历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不能够从两个相反观念中的一个观念而完整地推论出另外的一个完整的观念,但是,最起码的也可以做到从一个观念对另一个观念来说,无论如何也是一个重要的说明和补充。就对一个观念的许多部分来说,也是充分的补充和说明。从以上的看法中,我们认为《防御》一篇文章的前几章中阐述的与进攻有关的各点,就是相应地对进攻观念的充分的补充和说明。……去看看

杰出,然而却不走运 - 来自《丘吉尔传》

马尔巴罗公爵的后世子孙们在十六世纪至十九世纪这段时间里,再也没能为他们的族徽 增添任何光彩。他们既无骄人的功业,亦未获得任何荣誉,只不过为了维护公爵的尊严和排 场,毫不吝啬地挥霍着约翰.丘吉尔积攒的大笔财富。   当年约翰.丘吉尔和莎拉.杰宁斯在英国宫廷中都有较高地位,每年的收益也相当可 观。他俩每年可得到64325英镑的薪俸,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约翰受封马尔巴罗公爵之 后,每年又可以得到5000英镑的俸禄,加上几次大捷之后国王给予的巨额赏赐,丘吉尔一 家已拥有巨大的财产和大量珍宝。但是经过几代人的消耗之后,丘吉……去看看

一篇文章和一个人的命运 - 来自《逝去的年代》

1993年是张申府诞生100周年。这位在五四时期即活跃在中国思想文化界的重要人物,在历经多年被遗忘的命运之后,又有学人开始重新提起。我在此文中不可能全面评价作为哲学家的张申府,我只想从张申府与《观察》的一点偶然关系中指出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悲剧命运。  从年龄上讲,在《观察》时期,张申府已是将近60岁的人了,他与陈独秀、李大钊、胡适为一代人,对于储安平来说,张申府算是他的前辈。在《观察》78位撰稿人中,没有张申府,在整个《观察》时期,张申府只给《观察》写过一篇短文,即著名的《呼吁和平》,发在1948年10月出版第5卷第……去看看

第十章 法律、命令与秩序 - 来自《自由秩序原理》

秩序并非一种从外部强加给社会的压力,而是一种从内部建立起来的平衡。——J.Ortegay Gasset   1.“每个个人的存在和活动,若要获致一安全且自由的领域,须确立某种看不见的界线(the invisible border line),然而此一界线的确立又须依凭某种规则,这种规则便是法律”。这是19世纪的一位大法学家所提出的基本的自由的法律观(the basic conception of the law of liberty);他即是冯·萨维尼(F.von Savigny)。然而自此以后,这种视法律为自由之基础的法律观,却在很大程度上被人们遗忘了。本章的主要目的便在于恢复这一法律观,并使之得到更为……去看看

斯宾诺莎 - 来自《苏菲的世界》

   2010/06/16
……上帝不是一个傀儡戏师傅……  他们坐在那儿,许久没有开口。后来苏菲打破沉默,想让艾伯特忘掉刚才的事。  “笛卡尔一定是个怪人。他后来成名了吗?”  艾伯特深呼吸了几秒钟才开口回答:  “他对后世的影响非常重大,尤其是对另外一位大哲学家史宾诺莎。他是荷兰人,生于一六三二到一六七七年间。”  “你要告诉我有关他的事情吗?”  “我正有此意。我们不要被来自军方的挑衅打断。”  “你说吧,我正在听。”  “史宾诺莎是……去看看

第十章 用以上所用的方法检查《旧约》的其余各书 - 来自《神学政治论》

我现在进而讨论《旧约》的其余各书。关于两卷《历代志》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或重要的话可说,我只是要说这两卷一定是写在以斯拉时代以后,也许是写在犹大·马卡比重修神殿之后①。因为在第一卷第四章里对于最初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家有个统计。在第十七节中,做挑夫的姓名也有个统计,其中的两个又在《尼希米记》中出现。这表明书一定是在城重修之后编的。至于这两卷书的原著者是谁,书的依据、用途、教旨是什么,我得不到什么结论。我一向觉得奇怪,那些把《智慧书》、《透比》和别的称为伪书的书屏之于《圣经》之外的人倒把这两卷……去看看

第23节 问题的界定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在上一章,我讨论了司法改革的制度进路和人的进路,侧重讨论了制度的问题。但是,这一进路并不是否认人的重要性;事实上,讨论制度正因为人是理性选择的,因此在不同的制度下,由于激励不同,他们的行为会有所不同;因此讨论制度正是为了(1)要改变人--具体说来就是法官--的行为态势,而且希望通过人的行为态势来(2)改变社会中或机构中的人力资源配置。总之,促进人的行为更有利于司法的完善。  从1990年代初期,中国学界明确提出了法官的专业化和职业化问题,学界最早的比较系统的讨论,可参看,苏力: “法律活动专门化的法律社会学思考”《……去看看

第一篇 生产 第12章 论土地与生产增加规律的关系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有限的土地数量及其有限的生产力,是对生产的真正限制  土地与另外两种生产要素劳动和资本不一样,是不能无限制地增加的。土地的面积是有限的,而生产力较高的土地面积更为有限。在某一块土地上所能达到的产量显然也不是毫无限制的。有限的土地数量及其有限的生产力,是对生产增加的真正限制。  有限的土地数量及其有限的生产力是对生产的最终限制,这一点人们肯定看得很清楚。但是因为从未达到过这一最终极限,因为没有一个国家的全部能产粮食的土地都已精耕细作到产量再也无法提高的地步(即令不考虑农业知识还会有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