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哭不是懦弱

 《妞妞》



  “想开点,就当我们没有生她。”

  “可是我们生她了,而且她多可爱。她来世上一趟,一点儿没让我操心,还给了我这么多东西。”

  “这些东西永远留下了。”

  “这辈子我最感谢的是她。虽然她不能跟我说话,但她一直在和我交流,我觉得我更完全了。过去我的确有欠缺,老那么没牵没挂,以后不会了。”

  “以后我们一起写小说。”

  “真人是最好的。”

  “人生不过如此,你想想一百年后……”

  “我知道,早去晚去都是去。”

  “活八十年是一生,活八十天也是一生。我们让她好好活一场,我们和她也好好父女一场,母女一场。”

  “现在我看别人,觉得谁都那么幸福。哪怕养个病孩,丑孩,弱智孩,也比我们好。”

  “这是命,我们得认命。”

  “我的脑子都木了。我不想别的,只想一件事:怎么把她喂好。”

  “这就对了,过一天算一天。这世界上谁不是过一天算一天?”

  “不饶我呀,上帝对谁都公平,没有宠儿。从小到大,一向顺顺溜溜,不知道什么是痛苦,就给我这么一个大痛苦。”

  “公平什么!罚我倒也罢了,你和妞妞这么天真,毫无戒心,上帝不该对你们下毒手。”

  “我一向幸运,你不该再受苦了。”

  “最不该受苦的是妞妞。不管她能活多久,这些日子我们快快乐乐过,也让她快快乐乐过,好吗?”“好。”

  “不哭了?”

  “你不哭,我就不哭。”

  她朝我扮了个笑脸,忽然想到什么,又补充说:

  “咱们照样买童车,天热了,推妞妞到户外散步。”

  “我们还给不给她上户口?”

  凌晨五时,她披着睡衣到我的小屋来。“亲,你睡着了吗?你一定要挺住。”“我在想,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我们更近了,是吗?”“世界又变小了。”“我妈说,你是个哲学家,通过这件事,一定会更了解人生。”“我只是更了解你了,你是一个很够格的妈妈。”“你这个爸爸才登峰造极呢,妞妞和你这么好。”“妞妞能活下去该多幸福,她有这么好的爸爸妈妈。”“她还这么漂亮。”“刚出生那会儿,你觉得她哪里不漂亮,你就说她哪里像我。”“现在她越来越像你了。”“像我还能漂亮,妞妞真为爸爸争光。”“你可不能再哭了,眼睛坏了怎么写作?”“我眼睛本来就不好,咱们家得靠你,你更不能哭。我们还要周游世界呢。”“长这么大,还是觉得养孩子最有味,比恋爱、出国都有味,叫人没脾气。我这个人原来不想结婚,结了婚,觉得结婚真好。原来不想要孩子,有了孩子,觉得有孩子真好。让我一辈子养孩子,我也愿意。夜里起来喂奶,睡眼朦胧地到摇篮边抱起她,一点儿也不烦。”“要是查出我的染色体有问题,你跟别人生一个。我得让你当妈妈。”

  “不,我就要你的。妞妞性格像你,她多好。”

  “我有病呢?”

  “我就爱你和讽刺你,说你染色体有毛病,所以有点儿小才气。”

  “你倒不是个歇斯底里的小女子。”

  “你可是个多愁善感的小男人。”

  她给了我一吻,含笑离去。



  “我们总得做个决定。”

  “没法决定,哪种选择都是最坏的。”

  “就这么拖着?”

  “都说顺其自然,其实这已经是一种选择了。”

  “我还没有决定不要她了。”

  “那就动手术。我们守着她,好好照料她,和她相依为命。只要她活着,我不在乎别的,什么出国、写作,都无所谓。”

  “这也是一种生活。生活是多种多样的,为什么只能有一种活法?”

  “我们会有乐趣的。”

  “不行,成了个小瞎子,就不是她了。”

  “我们好好爱她,让她成为一个快乐的小瞎子。”

  “这会儿我已经听见别的孩子在骂她小瞎子了。看她遭人欺负,我受不了。”

  “我们也叫她小瞎子,让她从小就习惯。”

  “太惨了,给强奸了都不知道是谁干的,我看过一个电影就这样。”

  “没法想这么多。不瞎也有给强奸的。”

  “我们死了怎么办?”

  “没准等不到那一天。动了手术,死于癌症复发或第二肿瘤的可能还很大。”

  “何必让她再受这些苦!既然注定要去,迟去不如早去。现在她毕竟还不懂得留恋生命。”

  “在懂得留恋生命的时候死去,这是我们绝大多数人的命运。”

  “人家都说,父母能给孩子的也就是一个健康的身体了。我们连这也做不到,她长大了会埋怨我们的。”

  “如果她现在懂事,她也不会原谅我们放弃她的生命。”

  “我是她,我就不想活了。”

  “是又想又不想,所以惨。”

  “你决定动手术了?…

  “不。”

  “放弃?”

  “不。”

  “究竟怎么办?”

  “不知道。”

  她好像变了个人,瘦了,苍白了,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一向无忧无虑的她,脸上难得再有从前那灿烂的笑容。我悄悄打量她,暗自心疼。

  他并未觉察,正若有所思,抬头对我说:“刚才喂奶,她拼命大口吃,一时找不到乳头,急成那样。以前她从来没有这么急切。”“今天她消耗太大。”“我永远忘不了她平时吃奶的样子,那么健康,那么不慌不忙。”“她是世界上最乖的孩子。”“那天我妈请教一个老专家,那个老专家说,活下来也后患无穷,但还是要尽人道主义责任。我一听就火了。这么可爱的一个小生命,就是要尽力救活她,不是尽一尽人道主义责任做到心安理得的问题。”“可是我们救不活她。”“我的同事说,不是我们欠了她的债,是她欠了我们的债。”“什么债不债,谁也不欠谁的。归根到底只是爱。我们爱她,就不能不伤心。”“我真不敢想那一天……”“不能想。”“等待死亡,这种感觉真是异乎寻常。”“尤其是等待自己孩子的死,她看起来那么健康。上帝让我们有与众不同的体验。”

  “我宁愿做普通人。”

  “这种经历也相当普通。”

  “我在电视上看到.科学家们预测地球变暖可能导致人类毁灭,心里就松了一下。人类都要毁灭了,妞妞的死还算什么?可是,和妞妞在一起时,我又觉得管它人类毁不毁灭,反正妞妞不能死。”

  “上帝向我们撒了一个美丽的谎,故意逗得我们如痴如醉,然后又把它戳穿。我们看清这个阴谋,就不会悲痛欲绝了。”

  “你看清了?”

  “这会儿好像看清了,一见妞妞又糊涂了。”

  “她是那么实实在在的一个小生命。”

  “小生命的确是最实在的生命,我们大人的生命就比较虚假,加了许多伪饰。”

  “那么好吧,现在我要去闻闻她的味儿了,她的味儿真好闻。”

  她回到婴儿室,向摇篮俯下身去。

  “也许会有奇迹。他说得这么肯定:吃我几副药,瘤就慢慢缩小,没有了。”

  “他们这些人全这样。那个气功师不是更绝?他说他能用意念把癌细胞调出来烧死。”

  “我恨西医,没有一点人性,只知道宰人。还是中医好,即使治不好,至少有人情味。”

  “我们也只好指望奇迹了。”

  “你不相信?”

  “不信也得信了。相信上帝就是希望真有个上帝。问题是我不愿意相信妞妞必死无疑。”

  “妞妞真有救,就太好了。”

  “不是一点儿希望没有。我寄希望于西医。”

  “手术?”

  “一做手术,什么希望也没有了。我寄希望于西医的失误,这种事多得很。”

  “那天你和病理室医生讨论,把他给镇了,他还以为你是学医的呢。”

  “我专挑西医的漏侗,还不是自我安慰?其实,找中医和气功师也是自我安慰。”

  “妞妞五官端正,耳垂长长的,倒是福相。不是有个说法: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不死足矣,要什么后福。”

  傍晚,她闷闷不乐地靠在床上。我邀她出去散步,她不理。

  “怎么啦?”

  “没怎么。”

  “唉,两个妞,这个妞还不如那个妞好哄。”

  她一笑,起身跟我下楼。我们在住宅附近溜达,我找话说,但她始终沉默。返回时,她在楼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来。

  “跟你说句真话吧——妞妞绝对完蛋!我天天都看见,它就这么一点点长大,一刀刀割我。小妞妞,小妞妞……妞妞太可怜了,她这么孤立无助。长在我身上就好了,我从来没有这样心疼一个人。”

  我转脸看,昏暗的光线下,她脸上泪光闪烁。

  一会儿,她低声说:“有时我真想早点结束。”

  “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有自己的不幸。”我想劝慰她。

  “我一直是幸运的。”

  “所以不该让你一下子遇到这样的不幸。”

  “不幸只是开始,我有预感。爸爸死,你死……”她泣不成声了。

  “妞,别哭,勇敢些。”

  “哭也不是不勇敢!”

  “不管发生什么,你的日子还长着呢。”

  “没准我还死在前头。现在我才感到自己年纪越来越大,可能性越来越小了。这些天老做恶梦,有一回梦见我自己得了癌症,躺在床上快死了,醒来后脑子里一直响着《红楼梦》里的好了歌,真觉得一切都没有意思了。”

  “好了歌是佛教思想。佛教主张无我,连自己也不属于自己,何况儿女。所以要跳出来。”

  “我就不赞成!要沉就沉到底,事情结束了再跳出来。”

  “你妈去山西出差,你跟她上五台山玩玩。”

  “妞姐一共这么些天,我还走?”

  “我怕你到时候拔不出来,现在就应该慢慢拉开距离。”

  “那就没有牵挂了,有牵挂就不能老想着跳。”

  “陷得太深,到时候想跳也跳不出了。”

  “跳得出就跳,跳不出就疯呗。”

  回到家里,妞妞已入睡。她席地而坐,傍着摇篮,伸手握住妞妞的小手。我劝她上床睡觉,她听从了。她让我也回小屋睡觉,一边说:

  “我也顾不了你了,你爱多晚睡就多晚睡,强求不了。我知道什么事都是强求不了的……”

  说罢,脸埋在枕上又励哭起来。



  客人走了,那个九岁的女孩长得很漂亮。我们的女儿正发病,整日闭目昏睡。

  “妞妞能长这么大就好了,她一定也很漂亮。”

  “不能这么想。我们失去的不是九岁的孩子,而是几个月的孩子。”

  “这有什么区别?我真觉得生活没有意义了/她大哭。

  “陷在哪里,就在哪里找意义。以后我们还会陷在别处的。”

  “回过头看,和妞妞在一起的日子最有意义。那些恋爱、调情什么的,都很轻飘。”

  “人生无非是一堆体验。比起不育,我们毕竟多了许多体验。”

  “我宁肯不育。现在这样,真受不了。”

  “你愿意自己根本不出生,还是有生也有死?这道理是一样的。”

  “不一样!知道她活不成,为什么还要让她受苦?你让她这样受苦,你就是罪人!留不住的就不要留了!”

  “她现在活着。”

  “这么活着还不如不活。”

  “她还会有好转的时候。”

  “那有什么意义呀!你总说意义在于过程,过程和过程还不一样呢。别的孩子有明天,她没有。这样一天天养着,我心里空空的。”

  “世界上许多孩子死于急病或意外事故,我们不过是预先知道罢了。你想想邓肯,两个孩子一下子死于车祸。”

  “那也总比我们眼看着死神一点一点宰割孩子好些。”

  “邓肯会羡慕我们有精神准备。自己这里的死总是最坏的死。”

  “我要这精神准备做什么?都快把我准备疯了。打这件事发生后,情况总比预料的坏,越来越坏!根本抵抗不住!一切希望都是自欺欺人。”

  我知道她说得对。今天我一个劲儿自欺欺人。可是我仍然说:

  “那也不能不抵抗。抵抗了,终归慢些。”

  “快些比慢些还好呢,还是早些结束吧!”

  “我舍不得。”

  “让她受苦有什么意义?”“不让她受苦有什么意义?意义已经背叛我们,我们不要再问意义。”“我真想和她一起去,早晚都是一个结果。我以后肯定也是死于癌症,到时候我可不想延长痛苦,但愿结束得干脆些。这些天我脑子里老想着叶赛宁的诗:死并不新鲜,但活着更不希罕。”“可是马雅可夫斯基说:死是容易的,活着却更难。”“难有什么可炫耀的!”“你是对的。但我就是不能放弃她,我们要和她一起艰难地、无可炫耀地活下去。”

  我知道我仍在自欺欺人,心中暗暗佩服眼前这个彻悟的泪人儿。

  若干天后,妞妞病情好转,在我怀里安睡。她袒露一对乳房,从我怀里接过妞妞。妞妞闭着眼,呼哧呼哧地吮吸起来。

  她朝我微笑,不无满足他说:“什么是意义?这就是意义。”

  我心想:生活一会儿没有意义,一会儿有意义,多半取决于当下的境况。人终归是生活在当下的。

  哺完乳,她把妞姐放在小床上。妞妞睡态安详,身材修长。“多漂亮!”她叹息,“动也美,静也美。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句话用在她身上最确切了。”

  “她是一朵春天的小花,开在春天,谢在春天。”

  “决不能让她再受苦了。”

  “现在不谈这件事。”

  “她要不病多好,长大肯定是个漂亮妞。”

  “肯定招人疼招人爱。”

  “你真会宠人。”

  “我受不了妞撒娇,不管是大妞还是小妞。你看她多会撒娇……”

  “又回到这个问题了。唉,不说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老想起过去的事情,小时候的,上学以后的,一一在脑中闪过。”

  “你长大了。”

  “我想再养几个孩子,养孩子真好,保不保持体形实在无所谓。不过,没准我们不会有孩子了。天才都没有后代,你看贝多芬、莫扎特、萧邦……”

  “我什么时候成了天才啦?”

  “我可没说你是天才,不就是几个姑娘崇拜你吗?”*

  “我崇拜小妞妞。”

  “可是妞妞……”

  “妞妞走了,我们还会有我们的生活。”

  “你不能走。”

  “我不走。我走了,妞妞回来就无家可归了。”

  “妞妞还会回来?”

  “我们都不走,妞妞就一定会回来。为了妞妞,我们要守在一起,好好相爱。”“我们的爱会结束吗?”“除非我们死了。”“那不算结束。我们活着时爱遭摧残,才是真正结束呢。”“没有什么能摧残我们的爱。”

  我搁下电话。那是我们的一个熟人。“她说什么啦?”“她说,如果这事落在她头上,她绝对受不了。”“什么受不了!”她嚷起来,“落在谁头上,谁都得受着,谁都受得了!”“妞,你真棒!刚发现妞妞有病那会儿,你爸出差回来,问你怎么样。你只有一句话:受着呗。这话我一直记着。”“我妈说她太脆弱,受不了。我说,再脆弱也得受着,当爸爸妈妈的都受着,你有什么受不了?”“人真是什么都能适应的——最悲惨的,最荒谬的,都能适应。”“人是这样的,要不还叫人吗?”“那叫什么?”“叫天使,天使只能适应幸福的、理想的东西。”“妞妞是天使,所以不适宜在这个不幸福、不理想的世界上生活。”“你也有点儿天使的素质呢。”

  “可不,我也有点儿脆弱,真怕到时候挺不住。”

  “那不行,你得控制住自己。精神病怎么得的?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都明白。可是,想到有一天她不在了,真叫人发狂。”

  “用你的哲学开导自己。”

  “那是观念的东西,没有用。”

  “你是怎么开导我的?”

  “你真好。如果你是个歇斯底里的女人,我就完了。”

  “你就好了。总是这样:两个人中,一个不冷静,另一个就冷静了。”

  “这倒是。你觉得我们能挺住吗?”

  “我还行,就怕你。你挺不住,我就能挺住了。”

  “我一定挺住,又装作挺不住。”

  “我看你更可能是挺不住,又装作挺住。”

  “也行,我尽量装英雄,没准就弄假成真了。”她穿戴整齐,看样子准备出门。

  “你要出去?”

  “出去走走。”

  “我也去。”

  “我想自己去。”

  “还是一起去吧。”

  “不。”

  “好吧。”

  我心中落寞,也上街转悠,买了几只猪爪。她特爱吃猪爪。中午,她回来了,给妞妞买了几件小物品。

  “你买了什么?”我微笑着问。

  “你不要笑我。”她有点儿警惕。

  “我不笑你,我爱你。”我认真他说。

  午餐时,我把猪爪摆在她面前。

  “我不跟你好了,你尽跟我生气。”她说。

  “我也不跟你好了,你尽对我凶。”

  “我的凶算凶呀,一点儿也不狠。”

  “我的气算气呀,一会儿就消。”

  “你经常是大男人闹小脾气。”

  我开口回敬,她和我同时说了出来:“你经常是小女人发大脾气。”说罢,她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自言自语似地补上一句:

  “这逻辑也很简单嘛。”

  这是老矛盾了,我们一起做什么事,总是她急,我慢,然后她就嚷,我就生气。今天也是这么起的头。

  “爱情和苦难都改变不了急脾气呵。”我说。

  “也改变不了慢脾气。”

  我们都笑了。

  “我和你势不两立了。”她仍含嗅宣布。

  “一个是性情古怪的老头,一个是脾气暴躁的妇人,当然势不两立。”

  她又笑了,但委屈还在。

  “结婚前你不是这样的。”

  “你也不是这样的。结婚使人面目全非。”

  “那就离婚。”*

  “外面阳光多好,我们去晒晒太阳。”我提议。

  “老夫老妻,晒晒太阳挺好。”

  “老夫老妻,除了晒晒太阳,还能干什么?”

  “你还想干别的?”

  “你都不想了?真是老夫老妻了。”



  我们逛西单商场。“你看。”她悄悄说。在熙攘的人群中,有两个男性盲人互相搀扶着,各人手持一根竹竿,摸索着前进。他们在交谈,面露笑容。

  “太惨了,”她接着说,“我决不让妞妞那样。”

  “婴儿即使残废也仍然可爱,长大就是另一回事了。”我说。

  “你说过,婴儿和成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动物。”

  “看见一个婴儿,你完全想象不出他长大了是什么样子。看见一个成人,你也完全想象不出他刚出生是什么样子。”

  “嫩孩就是可爱,拉屎撒尿都可爱。可是谁会觉得大人拉屎撒尿可爱呢,哪怕是个大美人?”

  “今天我们的见解完全一致。”

  “那么,不动手术了?”

  “妞妞另当别论。”

  “你让她这么活下去,她多痛苦!”/

  “首先得有她,才谈得上她苦不苦。只要她活下去,就必定有苦也有乐,不会只有痛苦的。刚才那两个盲人不是也在笑?”

  “我看你这个人太执著,永远悟不了。活就那么重要?”

  “悟了那么一下,就神气起来了。”

  “动了手术也活不长呢?”

  “我就担心这。”

  “还有一个哪种痛苦近在眼前的问题。你想,把她搁在一个陌生环境里,眼睛被挖掉,蒙上纱布,她怎么受得了?”

  “想想也怕。她现在还有光感,看见灯光笑得多甜。一动手术,这一点儿快乐也给剥夺了。”

  “所以我说不要动。”

  “不动,一点希望也没有了,还要遭好多罪:眼病发作,癌症转移……”

  她不吭声了,开始翻看服装架子上的一件大衣。

  “还是动吧。”我继续跟她商量。

  “这个问题太重大了。”她说,然后没有了下文,仍专心翻看那件大衣。她的思想一碰到“重大问题”就短路。

  回家后,她主动接上话茬:

  “我不做决定,由你做,怎么都好。”

  “怎么都好?”

  “让她去好,少受痛苦。留下她好,我们就有她了。”

  “怎么都不好!留下她,她受痛苦。让她去,我们就没有她了。”

  “你就像佛经故事里的那个哭婆婆……”

  “那就让怎么都好的人做决定吧,怎么决定都快乐。由怎么都不好的人做决定,怎么决定都痛苦。”

  她微笑不语,手里拿着一本《禅说》。

  “难怪一脸禅机啊!”我笑了,“你这个人倒是天生有禅心,永远随遇而安,活在眼前。”

  “所以我能读懂。”

  “禅算什么佛呀!”

  “反正我听你的。如果你决定动手术,我就勉强同意,我们陪她走完这个过程。”

  “妞妞,你看你爸爸,都不知道怎么爱你才好了。”

  “好像妈妈知道似的。”

  “妈妈算开了眼界,没有像你爸爸这样的,不停地亲呀,说呀,抱呀……”

  “见到妞妞,爱就扑鼻而来。”

  “要是你没病,妈妈一定不让爸爸这么溺爱,都把你给扭曲了。”

  “妞妞天性健康,扭曲不了。”

  “一点儿也不像你爸爸!”

  “像你妈妈,——像结婚前的你妈妈!”

  她转向我:“不跟你好了,跟妞妞好,妞妞从来不气我。”

  “不跟我好,妞妞可不会答应。”

  “真的,妞妞要长大了,准是向着你。”

  “就像你,你也向着我,不让别的姑娘欺负我。”

  “九十年代女人喜欢顾家的男人,最受欢迎的广告是父亲抱着一个婴儿。”

  “我又赶上了一个时髦。”

  “你是想说时髦又赶上了你吧?”*

  “时髦这玩艺儿无处不在,说不定什么时候撞上了,无所谓谁赶谁。其实父亲抱孩子是一个很原始的形象,那些落后地区都是父亲抱孩子,母亲种田,有什么时髦的?”

  “妞妞,爸爸不喜欢人家说他时髦,爸爸不时髦。”

  “爸爸也不在乎人家说他时髦,照抱不误。来,妞妞,爸爸抱……”

  “我想好了,妞妞去了,我跟她一起去,和你也了结了,没什么可牵挂的。”

  “我肯定比你早死。”

  “早死晚死真没什么。以前我挺在乎,不让你抽烟喝酒。现在无所谓了,要抽就抽,要喝就喝,要熬夜就熬夜,只要你觉得好,怎么都可以。”

  “我死了,你怎么办?”

  “我也没意思了。真没准我死在你前头。自杀就是一个念头,很容易。”

  “那是走进了死胡同,一时出不来。”

  “不是出不来。想自杀的时候,人很清醒的。你我现在是糊涂的,在乎什么活长活短。”

  “你好像真是悟了。”

  “我知道你不会自杀,只会病死老死。你这个人是很恋生的,大事小事都很执著,放不开,不洒脱。”

  “自杀恰恰是因为在某一点上太执著,放不开,而不是因为太悟。”

  “这倒也是。不过,想自杀时,那心境是澄明的,没有什么想不开。”

  “物极必反,太执著走向太看透。只有一个支点,失去了,就空了。”

  “多几个支点也没用,全是空的。”

  我偷偷观察她,发现她含着泪,但面带笑容。

  “不过,说出来了,就不会自杀了。自杀的人不说。”她接着说,“我要死了,大家都会奇怪。事情好像倒过来了:你悲观,你活着;我无忧无虑,我死了。其实这挺符合逻辑。”“生命迟早要结束,用不着我们自己动手。”

  “许多作家是自杀的。”

  “作家另当别论。一个作家写不出东西了,就会觉得活着没意思。”

  “妞妞走了,你还有写作,我什么也没有了,不过也没关系。”

  “你的生活在别的方面:家庭,爱情……”

  “我没有爱情了。”

  “有的,你是我的大妞妞,也是我的小妞妞,所以有的。”

  “那你还气我吗?”

  “不气了。我最受不了你伤心。你伤心,时会变成一个很小的孩子,却叉顿悟很深的哲理。我受不了一个孩子看破红尘。”

  “你会安慰人。”

  “如果我们像别的夫妻一样,也就算了。但不是这样的。我们不该这样,我们完全可以不这样。”

  “亲,我懂。”

上一篇:第三章 祸从天降

下一篇:第五章 绝望的亲情(札记之二)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八章 最后一战 - 来自《蒙哥马利》

盟军强渡莱茵河,向前挺进困难多;    谈判桌上巧施压,德军投降战幕落。   蒙哥马利在进行欧洲最后一战之前,还进行了“诚实”作战。“诚实”作战是由加拿大集团军从帝国森林向南发动的一次攻势,目标是攻克莱茵河以西的全部地区。   2月8日,蒙哥马利向奈梅根以东的帝国森林发起“诚实”作战行动,加拿大集团军依托莱茵河向南进击,直至克桑滕—芬洛一线。2月23日,美国第9集团军进行 “手榴弹”作战行动,夺取了控制罗尔河谷的水坝之后,向北压过去,以实现同加拿大集团军的连接。   “诚实”是一次非常激烈的作战行动,它的另一个……去看看 

第六章 自由主义的核心 - 来自《自由主义》

密尔的教导使我们接近了自由主义的核心。我们从密尔那里学会,第一,自由不单纯是法律公式或法律限制。可能会有习惯的暴虐,见解的暴虐,甚至环境的暴虐,就像任何政府的暴虐一样地真实,而且更加险恶。自由也不以个人的自作主张为基础。个人行为中有自由主义和非自由主义的广阔天地。自由也并不与纪律、组织、对正确和公正的坚强信念对立。自由也不能等同于容忍相反的意见。自由主义者并不对他认为错误的意见一笑置之,仿佛它们无关紧要似的。自由主义者公正地对待错误意见,要求认真地听取,仿佛它们和他自己的意见一样重要。他随时准……去看看 

第11章 共同愿景 - 来自《第五项修炼》

投入与奉献的准则  对某件事投入,是一种极自然的过程。对你自己而言,它是导源于你对愿景真正的热忱,对别人而言,是由于你愿意让其他人自由选择而发生的。必须注意的是:  ●自己必须投入:如果你自己不投入,就没有理由鼓励别人投入。强迫推销不能得到他人诚心的投入,顶多只产生形式上的同意与遵从。更糟糕的是,它可能是未来不满的种子。  ●对愿景的描述必须尽可能的简单、诚实而中肯:不可夸张好的一面而藏匿有问题的部分。  ●让别人自由选择:你不必说服别人愿景的好处,其实当你劝服他人投入,反而常被视为意图左右他人,而阻碍……去看看 

20 “不搞两极分化”吗?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并影响社会的其他方面。经济基础发生了新的变化,社会结构、上层建筑及其他方面也必然随之发生变化。  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市场经济逐渐取代了计划经济,全民所有制经济和集体所有制不断地缩小、萎缩,私有制经济、特别是私营经济不断地发展壮大,外来资本主义经济大量涌入,这就必然引起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化,首先是贫富结构的两极分化。一、八十年代,邓小平的预言  一九八四年六月三十日,邓小平说,在中国现在的落后状态下,走什么道路才能发展生产力,才能改善人民生活?这就又回到是坚持社会主义还是走走资本……去看看 

陕西太白山自然保护区 - 来自《黄祸》

逐级递选制的优势在于,它解决了有关选举的最令人困惑的悖论,即精英要由庸众裁定和推举。若要追根溯源,“灵魂纪念馆”的主意出自欧阳中华,创建的具体工作却大部分是陈盼做的。可直到这场大雪封了太白山所有下山的路,她才第一次进入这灵魂世界。从黄帝陵迁来的只占纪念馆一小部分,安置在顶层最干燥的洞室。几十个防潮防虫的特制金属箱,每箱大约有一百份装在密封套里的回忆录手稿──也就是纪念馆保存的灵魂。欧阳中华认为回忆录是人类的一大发明,它能把随肉体死亡而烟消云散的灵魂用文字固化下来,让灵魂与肉体分离,独立地留存于世……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