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献给阿尔弗雷德·塔尔斯基

 《客观知识》

  人类知识现象无疑是我们宇宙中最伟大的奇迹。它构成一个并非很快能解决的问题,并且,我决不以为本书能对这个问题的解决作出一些小小的贡献。但是,我希望我已促进重新开始对这个问题的讨论。这种讨论三个世纪以来一直停顿处于准备状态。

  自从笛卡儿,霍布斯,洛克及其学派(不仅包括大卫,休谟,而且也包括汤姆士.里德)以来,关于人类知识的理论基本上是主观主义的:知识一直被认为是一种特殊可靠的人类信仰,科学知识则被看作是一种特殊可靠的人类知识。

  本书中的论文同渊源于亚里士多德的传统即常识知识论的传统相决裂。我宜称,我是非常赞赏本质上是自我批评的常识的。但是,虽然我准备永远维护常识实在论的本质的真理,但我认为常识知识论是一种主观主义的大错。这个大错支配了西方哲学。我已尝试去根除它,并代之以一种客观的本质上是猜测性的知识的理论。这也许是一个大胆的主张,但我并不为此而抱歉。

  但是,我感到我应当为某些重复而道歉。我让各章都几乎原封不动地保留着原样,而不管以前是否发表过,即使它们有部分重复。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虽然按照约翰.艾克尔斯在其《面对现实》中的建议,我现在喜欢说。世界1”,“世界2”、“世界3”,如在第二章中那样,但是在第三章,第四章中却说“第一世界”,“第二世界”和“第三世界”。

  卡尔·波普尔

  白金汉郡 佩恩

  1971.7.24

  致谢

  我非常感谢大卫·米勒,阿恩,弗.彼得逊,杰里米·谢尔穆,尤其是我的妻子,对我耐心而热情的帮助。

  卡尔.波普尔

上一篇:译者说明

下一篇:第一章 猜想的知识:我对归纳问题的解决(上)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自由主义的两张面孔素描——代译序 - 来自《自由主义的两张面孔》

约翰·格雷是英国著名政治学家,曾任牛津大学政治学教授,现任伦敦经济学和政治科学学院的欧洲思想教授。他在20世纪80年代所著的《自由主义》和90年代所著的《后自由主义》可以说是研究自由主义的经典读本。2000年出版的《自由主义的两张面孔》不仅可以视为前两本书的综合,也可以说是对自由主义深入剖析的结果,它对正统的自由主义的深刻批判回应了当代世界的多元化潮流,体现了当今人类在一些最根本的生活方式和政治体制问题上的建设性探询。  在《自由主义的两张面孔》中,约翰·格雷完成了对自由主义两张面孔的……去看看 

引言 - 来自《纯粹人格》

引 言     在当今流派林立的哲学界,像黑格尔这样仍然受到广泛注意的古典哲学家是不多见的。尤其在欧洲大陆,许多哲学大家非常重视黑格尔,德国人更不会忘记黑格尔。没有黑格尔哲学的基本训练,就看不懂现代欧陆哲学的书,这已经是众所公认的事实。     黑格尔无疑是德国唯心主义古典哲学最后集大成的人,黑格尔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来源之一。他建筑了西方哲学史上最庞大的哲学体系。他把世界当成一个自成起结的封闭体系,从最抽象的概念出发,按照正、反、合原则,使后继概念不断地从先行概念推演出来,又达到与先行概念……去看看 

编者前言 - 来自《致命的自负》

一  哈耶克的新著《致命的自负》是他的全集——哈耶克著作的标准版本——的第一卷。读者想必会有深刻的感受,这部新作的论证节奏明快,立场鲜明,既有颇为切合具体的实例,又不时露出犀利的辩锋,因此他们也  于对本书的背景有所了解。1978年,年届80高龄,与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战斗了一生的哈耶克,希望让这场论战有个了断。他设想举行一次正式的大辩论,地点很可能是在巴黎,让社会主义的主要理论家与知识界中赞成市场秩序的领军人物对垒。他们所要讨论的问题是:“社会主义是错误的吗?”赞成市场秩序的人将会证明,不管是以科学、事实还……去看看 

十五、应付残局 - 来自《李宗仁传》

长江形势紧张, 22日,李宗仁采纳白崇禧的建议,飞往杭州,与蒋介石摊牌:中共大军,一旦过江,蒋介石与李宗仁只能有一人当家作主,一人出洋。蒋没有正面回答李的问题,突然提出成立 ”非常委员会”的功议,企图从幕后复出。李宗仁此时才算彻底心灰意冷。深思熟虑之下,似有所悟,自觉在今日的形势下,只有引退一途。23日,国民党行政院逃迁广州的当天,李宗仁决定飞往他的发样之地桂林,他以为西南还是一个完整的局面,或许在那里可重整旗鼓。主意既定,他派人打电话给空军司令周至柔,要周把原定派给他的“中美号”总统专机与何应钦的“追云号”专机互相对……去看看 

第廿四章 意大利的君主们为什么丧失了他们的国家 - 来自《君主论》

上述各项事情,如果能够审慎地遵守,就能够使一位新君主宛如旧君主一样;并且立即使他在国家里比立国久远的君主更加安全、更加坚强。因为人们对于新君主的行动,比对世袭的君主更加密切注意;而且如果这些行动被认为是有能力的,它们比古老的家族更有力地赢得人们,更紧密地把人们维系在自己身边。因为当前的事物比过去的事物更加吸引人们;如果他们感觉现在好,他们就心满意足而更无它求;只要新君主在其他事情上没有什么缺陷,人们将会竭尽全力保卫他。这样,由于他创立了一个新的君主国,并且以好的法律、好的武器、好的盟友和好的榜样,使这个……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