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亚瑟·叔本华对心灵屈从于器官、欲望和冲动的压抑、扭曲的理解预言了精神分析学和心理学。这是一本对人生论否论消极哲学命题的大作。请不要绝望的看待这本书,轻易轻蔑这位伟大哲学家的观点,我这样告诫着。并摒偏见以理智,但这本书结果使我视界另开一片天地,仍然惊讶与惊喜。通书的逻辑理性之光,像临水;行文之优雅隽永之气,像照花。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2 死亡场(Ⅱ)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聊起小云山的大死亡,心情极为痛苦。但边走边聊,竟不知不觉地走了十几里地, 越过了完达山南麓广阔草原上的一座小孤山,进入了一分场的地界。   我觉得我们的这场谈话还没有结束。我又问这位头脑很清楚的难友:   “云山畜牧场的领导,有没有从这大批死亡中吸取教训,更弦易辙?”   “老态固守。”这位难友说,“您不能指望他们有什么惊人的改变。”   “有何新的根据?”   “怎没有?掩埋了七位同志后,李指导员对大家说:‘要斗争,就得有牺牲!这是 不可避免的事,而且会经常发生的!’他让大家‘提高警惕,防止有人进行煽动’。您……去看看

第十五章 历史的审判 - 来自《南京大屠杀》

正义之声挂着太阳旗的驱逐艇开足马力向下游冲去,艇尾那高高的浪花在长江中留下了长长的航迹。费吴生松了一口气,《纽约时报》记者德丁、《芝加哥日报》记者史蒂尔和路透社记者斯密土、派拉蒙影片公司的摄影师孟根都随艇到上海去了。他送走了他们。他们离开了这个魔鬼统治的地方。今天是日本兵进城的第三天。这是充满罪恶和恐怖的三天。费吴生已将他耳闻目睹的日军暴行写信托记者们带到上海去了,还有贝德士博士写的一封信,他们要将日军的暴行告诉美国友人。记者们目击了这恐怖的情景。职业道德促使他们真实而客观地记录了一……去看看

5 专制在作为科学的政治学中的潜力 - 来自《自由、市场与国家》

   2009/10/01
一 导言我的题目也许会延伸至实证论述:如果政治活动被解释为类似于科学活动,那么就存在一种专制的可能性。我直接关心的不是一种对科学过程本身的经验描述,经验描述会由于参与政治影响的人的不同反应而显得大不相同。我希望这一附加说明能须先防止可能出现的不正确评论,即人们也许认为我的努力是在科学哲学方面。我的题目是政治,不是科学,并且涉及的是两种性质截然不同的社会相互作用类型的不合理并列,以及这种不合理并列对于政治的含意。本章的特点并可能是饶有兴趣的地方是:它分析了科学被构造为政治时所具有的含意。用乔治……去看看

词语系列6篇 - 来自《公共生活的个体立场》

声音——谨以此文纪念海子     是声音塑造了我们的耳朵,并在其上建立它自己的展开方式。对于声音我们 是被动的,即使在耳朵形成自身的信念时也是如此。人的被抛性就是耳朵的被动 性。我们可以主动地去听,但听到了什么仍然取决于另外的存在。它来自外部, 作为一种强加,或者恩赐。   耳朵拥有一个漏斗的形状,但漏过去了什么在不同的时代并不相同。时代是 一种声音的混合物,耳朵比思考更容易辨别出它的音质和调性。在《诗经》的时 代,我们听到的是雎鸠的关关之声,是鹿鸣、鸡鸣和鹤鸣,是风雨之声和钟鼓之 声。顺从耳朵的引导,我……去看看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第六卷 - 来自《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叛教者   唷!在这草地,最近还苍翠绚烂的植物,都已萎黄而凋残了!我从这里带了多少希望之蜜到了我的蜂房里去呢!   那些青年的心都已经苍老了,——甚至于没有老,只是倦怠。平庸,懦弱:——他们宣言:“我们又成为虔信了。”   最近我看见他们在清晨时以奋勇的步履跑向前去:但他们的知性之足已受得倦怠,现在他们甚至于嫉恨他们的晨间的豪气!   真的,从前许多人举足如同跳舞者;我的智慧中之大笑向他们瞬目示意:——于是他们思索了自己。现在我甚至于看见他们爬向十字架去。   从前他们围绕着光明和自由,鼓翼飞翔如同蚊蚋,如同青年诗……去看看

3-3 经济自由 - 来自《经济增长理论》

(一)利己主义和集体行动   西欧和北美在近几个世纪人均收入的增长完全同经济自由的发展有关——同个人改变其社会地位或其职业的自由、同租赁资源并以增加产出或降低成本的办法把资源结合起来的自由,以及同其他已经在贸易方面有所建树的人竞争的自由有关。在这一节里,我们要研究制度上对这些自由的障碍。   但是,我们首先必须指出,利己主义并不一定是发展经济最快的道路。集体行动也是必要的,在某种情况下,甚至会产生较快的成果。   以政府行动的方式表现出来的集体行动,即使只是对私人行动的补充,也是必要的。政府在促进……去看看

第十四章 生存:新时代基本价值的框架 - 来自《系统哲学引论》

对行动的总的定向   我们正处在十字路口。我们可以开展传统的活动和追求习惯的目标;我们也可以运用我们的创造性想象(但要受理性和实验的约束)来开始新的行动方式,我们除非在事物的自然秩序的范围内对人类的作用作出新的估计,否则,我们非常可能面临灭顶之灾。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抉择,我们不打算讨论它们中哪一个行动是正确的,因为我认为这是不证自明的。我想做的事是概述那些能把我们引向新秩序的思想,在这种新秩序中,人类并不是自私地利用自然,而是为了大家关心的利益让自己与自然和谐相处。   马克思说,当思想被人所掌握时,它……去看看

28 漫长的隧道(Ⅰ)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1964年4月23日午前,我被送进监狱的时候,在大院东边的一排平房里,被交给一 个龇着虎牙的三十左右的人。他板着脸,命我掏出身上所带的一切,让他一一检查、登 记并收存,然后再叫我抹下手上的手表。我说早卖掉了,贴补老家了。   “那就算了!”他说。   后来才知道,他是个因为贪污而被劳教的分子,比我早进来两年,和劳教所的队长 们搞熟了,在这儿帮助管理其他劳教分子的零花钱等等,于是他就在不知其底细的人面 前俨然以管教干部自居。   过了这道关,有人带着我走过一溜窑洞,来到一座三层红砖楼房底层紧挨门口的一 间大房间。房……去看看

第六章 计划性 - 来自《人心与人生》

第一节 人心之基本特征(上)上来讲人心,既缕缕言之计五章之多矣,然于人心之基本特征尚未曾明白揭出,将留在此讲计划性一章中阐明之。于此,以环绕关联于计划性而有待一一剖说之事之多也,将不得不分为数节次第进行。《论持久战》一文中说:现在来说计划性。由于战争所特有的不确实性,实现计划性于战争,较之实现计划性于别的事业,是要困难得多的。然而,(中略)不是没有某种程度的相对的确实性。我之一方是比较地确实的。敌之一方很不确实,但也有朕兆可寻,有端倪可察,有前后现象可供思索。这就构成了所谓某种程度的相对的确实性,战争的计划……去看看

第五章 杀害塞尔维特 - 来自《异端的权利》

   2009/10/01
塞尔维特在逃出监狱之后,足有几个月踪影全无。没人知道在逃亡途中,他忍受了怎样的艰苦劳顿;直到八月的一天,他骑了匹租来的马进入日内瓦,下榻罗斯。闹不懂塞尔维特怎么会灾星当头(“malis auspiciis appulsus”),竟然跑到日内瓦藏身。莫非他打算暂住一夜,而后乘船渡湖,继续逃亡?莫非通信既已失去效果,他是想通过一次会谈,跟他最大的敌手达成和解?或者,莫非他的日内瓦之旅,单单是神经过于紧张的病人特有的愚蠢做法?那般绝境中人,可是经常将危险视同儿戏呀。不清楚,或许我们永远不会弄清楚。提及日内瓦事件的官方报告从未解释过,何以塞尔维特……去看看

第四章 西力冲击(下)(一八五〇至一八六〇) - 来自《近代中国史纲》

第一节 西方国家的携手   一、咸丰的对外动态   一八四八年广东督抚易人,是清廷对外态度转变的明征。香港总督文翰既声明罢议广州进城,益信强硬政策有效。一八五〇年二月,道光去世,二十岁的咸丰继位,意气似乎更盛。英国并未放弃立场,谋避开广州,直接与北京交涉。四月,文翰北去上海,投送抗议书及外相巴麦尊的照会,声称将往天津。两江总督怕他越境北上,勉强收下。   抗议书与照会外,文翰尚有致军机大臣穆彰阿及礼部尚书耆英的咨文。穆彰阿为实际的首相,耆英为熟悉夷务之人,与英人“极敦谊礼”。巴麦尊的照会指责徐广缙失礼不当,……去看看

代序:实践自己学说的经济学家 - 来自《卖桔者言》

金观涛虽然,我早就听说过张五常教授,但在我心目中,张先生只是海外很多著名学者中的一个,一直来并无很深的印象。使我和张五常教授相识的,是一个十分偶然的机会。 去年冬天,我和刘青峰正好在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访问。一天我惊奇地发现,刘青峰整天捧着一本经济学著作不放,这是我们结婚 17 年来从未有过的。我们从来读书面很广,但我知道,有两门学科的书,她是从来不看的,一门是哲学,另一门就是经济学。我和她在历史、社会学理论、文化、科学史、文学艺术方面有着共同的兴趣,但每当谈到经济理论,她马上充满了迷惑。 一本理论著作:能引起外行……去看看

第七章 科学和战争 - 来自《科学的社会功能》

科学在战争上的应用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以至必须专门加以研究。科学家们和普通大众近来开始认识到:科学事业有很大一部分被用于纯破坏的目的,而且现代战争的性质由于应用了科学发明,已经变得空前可怕。例如我们知道:在英国,政府每年耗于军事研究的金额将近3,000,000镑,比其他类型的研究费用总和的一半还多,而且其他类型的研究不少也具有直接或间接的军事价值。具体说来,单是用于研究毒品的金额就几乎等于政府用于医学研究的全部拨款。在几乎所有国家里,科学家们被征召为军事工业工作,而且被归入在战争到来时从事各种军事工作的人……去看看

第七篇 第八章 渡河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一、一条横断进攻方向的大河,对防御者来说是天然屏障,而对进攻者来说常常是很不方便的;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他只能在一个渡河点渡河,所以,进攻者不愿意留在大河附近,那么他的一切行动会有很大的困难,会受到很大的限制。如果进攻者在渡河后向敌人发动一次决定性的战斗或者敌人向他发动一次决定性的战斗时,那么他就会面临重大的危险。因此,一个统帅如果没有很大的精神优势和物质优势作基础和后盾的话,那他就不应该轻易采取行动,而冒很大的风险,不应该由于自己的轻率而使部队处于这种被动的地位和境地的。   二、只有进攻者存在这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