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虎

 《实用主义》

  认识事物有两种方式:直接地或直观地认识和概念地或 表象地认识。虽然象眼前白纸一类的事物,我们能直观地认 识;但大多数事物,象此刻在印度的虎或像那烦琐哲学,我 们都只是表象地或象征地认识。

  为确立我们的观念,不妨先举一概念性认识的实例,并 就拿我们坐在这里对此刻在印度的虎的认识为例。所谓我们 坐在这里而认识那里的虎,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很自信 地称为认识的这一特殊事实究竟被认为(known-as,用霍克 森的虽不雅致,却很有用的说法)是什么一回事呢?

  多数人会回答,所谓认识那里的虎,是指它们虽然在形 体上并不存在于我们的眼前,但是在我们的思想里,已经在 某种形式上存在了;或者是指我们的思想已到了它们的面前。 这种特殊的存在——形体上不存在于眼前的存在——常常被 拿来当作一极大的神秘;烦琐哲学——它只是常识被有意卖 弄而已——就把它说成是虎在我们思想里的一种特殊存在, 而叫它为意向里的存在(intentionalinexistence)。至少人们 会说,所谓我们认识这些虎,是指我坐在这里在思想上“指 向”它们。

  但在这样一个例子中,所谓“指向”,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指向”在这里究竟指的是什么呢?

  对此问题,我将只能作一很平凡的回答——它不仅否认 常识的偏见及烦琐哲学的偏见,而且也否认我所读过的几乎 一切认出论作者的偏见。简单地说,我的回答是:所谓在思 想上指向虎,只是被认为指跟随在这思想后面的一系列思想 上的联系和运动性后果;这一系列东西,如跟随它们下去,会 协调地引导我们进入这些虎的某种想象的或实在的意境,或 甚至直接引导到这些虎的面前。它被认为是指我们不接受美 洲虎,如果有人拿一只美洲虎来向我们蒙混。它被认为是指 我们同意承认是印度虎,如果有人把一只印度虎带领给我们。

  它被认为是指我们能够说出各式各样的命题,如果这些命题 并不与那些说明真虎的旁的命题相矛盾。它甚至还被认为,如 果我们当真地考虑这些虎的话,是指我们的某些实际行动,这 些行动可能导致我们直接见到虎,好象我们真地去印度猎虎 而带回许多猎得的虎皮一样。在所有这些意义上,就我们的 心象本身而论,是没有什么“超越自我”的成分的。它们是 一个现象事实;虎又是一个现象事实。它们的指向虎,是一 个绝对平凡的经验之内的关系——只要我们承认有一个联系 世界的话。总之,这些心象与虎,用休谟的话,是本质上绝 对分开的二物;这里所谓的“指向”,跟自然所供给的任何旁 的作用一样,绝对是外在的、偶然的。

  我想现在大家都会同意我的看法:在表象的认识中,并 没有什么特殊的内在神秘,而只有一连串外在的、联系思想 与事物的、物质的或心理的中介而已。所谓表象地认识一件 事物,就是经由这世界所供给的某个中介而导至这事物。所 有这点道理,我的同事弥勒博士于去年圣诞节在纽约举行的 会上曾作了极有启发意义的阐明。承他坚定我过去一度动摇 的观念,我应该向他致谢。

  进而再谈一下对事物的直接的或直观的认识,并就拿我 们眼前的白纸为例。在这里,象我们刚才所见到的,思想材 料与事物材料在性质上就完全相同,不可以区分。它们之间, 并没有任何中介或联系把它们分开。这里既没有所谓“形体 上不存在于眼前的存在”,也没有所谓“指向”;而是思想已 完全包涵了这白纸。这里的认识,显然就不能完全象刚才的 以虎为对象时那样来解释。在我们的经验中,正充满着这一 类直接认识的状态。我们的信念总有个地方是建立在一些终 极性质之上的,例如这纸的洁白、光滑或正方之类。至于是 否这些性质真地就代表终极的性质,或只是在我们没有更确 切了解之前的一些暂时性假设,这与本文并不关重要。只要 我们相信这些性质,我们也就直接认识这些事物的了。那末, 所谓认识象这样一类的事物,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这一点值 得提问,因为我们对虎的认识,如果我们关于它的概念最后 也引导我们到达虎穴的话,也正是这样的认识。

  由于本讲不能太长,我只能作最简单的回答。首先可这 样说:如果我们把这白纸(或我们经验中旁的终极材料)看 成也进入旁人的经验,我们的认识这白纸,在这里认识,在 那里也认识;如果把这白纸只看成是一个暗藏在它背后的分 子的假面具,这些分子是今天我们的经验所不能发现而未来 的经验可能发现的;那末,就和印度的虎的情况一样——被 认识的事物是眼前不存在的经验;这种认识只能指通过世界 所供给的中介顺利地走向这些事物。但如果把我们关于这纸 的视觉与任何旁的事件分开抽象地看,好象它就构成整个的 宇宙一样(据我所知,并没有什么事使它不可能单独构成整 个宇宙),这样的话,我们所见到的纸和我们的见到这纸,就 只是对一个不可分割的事实的两个不同的名称;这不可分割 的事实,正确地叫它,就是材料、现象或经验。这纸就在这 思想之内,这思想就包涵着这纸;因为纸和思想只是我们后 来对同一个经验——当把它拿到它所构成的一个较大的世界 里,追溯它各方面的联系时——所给予的两个不同名称而 已。所以,直接的或直观的认识,乃是指思想内容和事物的 同一。这一定义,与我们给表象认识所下的定义有很大的不 同;但不管二者中哪一个,都不含有一般哲学家和常人的认 识观念中所强调的那些“超越自我”和“不存在于眼前的存 在”之类的神秘观念。 

上一篇:认识作用

下一篇:人本主义和真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上篇 第16章 努力与放弃 - 来自《幸福之路》

中庸之道是一种乏味的学说,记得我年轻时就曾轻蔑而愤慨地拒绝过它,因为那时我崇拜英雄式的极端主义。然而,真理并不总是有趣的,虽然并无多少别的依据能够证明它们中庸之道是这方面的一个例子:它也许是一种乏味的学说,但在许多事实中,它却是真理。   必须保持中庸之道的原因之一,乃是考虑到保持努力与放弃的平衡的需要。两者都有极端的提倡科。提倡放弃说的是一些圣徒和神秘之义者;提倡努力说的是效率专家和强壮的基督徒。这两个对立的学派各有部分真理,然而并不是全部真理。在本章内,我想尽量找出一种平衡。还是先从努力这方面……去看看 

1-5 战债和美国 - 来自《预言与劝说》

一、战债取消问题(1921年)   有一种说法认为在此后的一代或两代期间内,协约国对德国政府将施加足够的压力,也就是说,德国政府能够对它的人民充分使用权力,从而不断地、大规模地从强迫劳动中榨取劳动成果。谁会相信这种说法呢?没有人会真心相信的,可以说,绝对没有这样的人。我们对此事要想坚持到底,简直一点可能性也没有。否则,若这件事可能做到的话,那么我们根本不值得在两三年间,打乱我们的出口贸易、扰乱我们的工业平衡,更不值得由此而危及欧洲的和平。   关于美国以及它对各协约国政府所欠战债索取问题上的修正,所适用的原则与……去看看 

第三章 从大学成员到人文主义者(2) - 来自《中世纪的知识分子》

经院哲学的僵化   尽管有一些有趣的革新尝试,尽管有库萨的尼古拉的思想体系,他想把传统同新的需要协调一致,经院哲学仍然没有活力。它还进一步自相戕害。一方面有那些“古典派”,他们现在毫无生气,是理念化的亚里士多德和圣托马斯的信徒。另一方面有“现代派”,他们聚集在由奥卡姆倡导的唯名论的旗帜下。但他们仍在研究形式逻辑,无休无止地为词语的定义绞尽脑汁,拘泥于矫揉造作的分类和再分类,束缚在“术语学”之中。“古典派”在1474年敦促路易十一通过在1471年就已废除的公告,宣布禁止后者的学说与书籍。“现代派”中最活跃……去看看 

3-1.10 背起了瓦斯检查器,走入犯人世界 - 来自《走向混沌》

晋普山在山西省煤矿中,是一座瓦斯含量最高的矿山,一旦引起瓦斯爆炸,晋普山也就不存在了。在井下听老煤黑子——我们的采煤组长阎恒宝说过,在60年代初期,大同有一座瓦斯煤矿大爆炸。事情惊动了中央,周恩来总理曾亲自飞往大同去处理这一问题。当时,死伤了许多矿工不说,由于当时技术上无法处理全矿的爆炸后遗症,只好把一个好端端的矿山给封堵死了——但这只是解决地上问题,无法解决地下的灭火问题;直到70年代,那口矿井下的煤层之火还在自燃。   这绝不是耸人听闻的消息。我到了煤矿才知道,煤的性格非常喜欢自燃,一旦燃烧起来,就很难扑……去看看 

1960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为提前实现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而奋斗——1960年4月6日在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 谭震林  各位代表:  我受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委托,向大会作关于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的执行情况和争取提前实现这个纲要的报告。  一  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是中共中央政治局根据毛泽东同志的倡议提出的,在一九五六年一月以草案形式公布。一九五七年九月,中共八届三中全会,根据草案公布以后将近两年中情况的变化和工作的发展,作了一些必要的修改和补充,在同年十月间公布了纲……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