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图书

本书致力于探讨这样一个问题,即近代资本主义为什么仅仅出现在西方,而同时期的东方却呈现出停滞之势?本书的独到之处,在于极为注重对资本主义经济兴起过程中非经济因素的重要意义的深究。通过对大量经验材料的搜集与分析,论述了新教伦理与近代理性资本主义发展之间的生成发育关系,并对东西方宗教文化传统进行了深入的比较研究。不仅是结论,而且包括本书的方法论,都为当代的社会科学提供了富于启迪意义的思路,并开辟了多线研究途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6 - 来自《跑官》

陈晓南被纪兰叫走以后,王丕中不等妻子下班回来,就自己动手做饭,要赶下午一点钟的班车到省城。   吃过饭,王丕中准时赶到车站,登上开往省城的依维柯班车。五点多到达省城,在出版社招待所住了一晚。第二天上午一上班,就去编辑部有系统的学术史专著。今通行《万有文库》本。,联系好出书事宜,又到书籍超市买了几本书,赶下午三点返回县城,在车站给陈晓南拨通了电话:“喂,晓南兄吧?我是王丕中。我回来了,在车站给你打电话。我去给你汇报一下情况吧?”   陈晓南说:“离我家太远,你直接回家吧,我去你那里,马上就去。”   陈晓南放下电话,就往……去看看

第三章 空中作战 - 来自《制空权》

一般原则  在我们对一支独立空军的规模作出准确估价之前,必须首先考虑这一点:一支独立空军是一支进攻力量,它能以惊人速度向任何方向打击陆地或海面上的敌方目标,并能突破敌方任何空中抗击。据此,可以得出支配其作战活动的第一条原则,独立空军永远应集中使用。  这也是支配陆地和海上作战的原则。当空中进攻(任何其他进攻也一样)在时间和空间上集中进行时,它的物质和精神效果最大。此外,在作战中还应集中兵力组成庞大的集团使空军能成功地突破空中抗击。  独立空军的活动半径显然取决于其机队编成中的飞机的活动半径。但……去看看

第廿九章 最后一次反攻(1944.7.21—1945.1.17) - 来自《希特勒传》

(1)   同一天,希特勒发布了一道命令,要求在西线作战的有能力的战士拿出“狂热的决心来”。美军已打到德国边境,而在亚琛的南面,业已突破了防线。“就我们这方面而言,不会有大规模的战事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死守阵地。”看来,希特勒只是号召死守本土,实际上却是一条奸计,目的在于愚弄敌人(他怀疑在最高统帅部内敌人安有探子,探子对所有命令都很熟悉。当然啰,这个探子不是别人,正是“超级”机密)。定期的最高级会议一结束,希特勒便请了4人进入内室——新的会议室。走在前边的是凯特尔和约德尔,接着是参谋总长古德里安和戈林的代表克莱……去看看

一九八四 译者后记 - 来自《一九八四》

对于这部天才而富于洞见的著作,再说任何话都只能是多余的。每个人都自会在书中找到共鸣,作为译者,我所能做的惟有沉默而已。译者后记  我要向先辈大师董乐山先生致以敬意。在翻译的过程中,我一直参考了他的译笔;尽管先生的译作不能不说有草率之处,我在翻译中也常僭怀超过先生之心,然董先生对奥维尔的理解,他深切的人文关怀,都是我辈无法企及的。现先生的其它译作,如《中午的黑暗》等亦将出版,先生拳拳之心终有继者,此或可告慰先生之灵矣。  北京大学的林猛先生代我翻译了部分章节,包括第一部第七章历史课本上的那一段,第二部第九……去看看

第23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招工名单报到公司总部,果然不出小汪所料,冯祥龙一看招工数突破了他原定的定额,便来了火:“谁让你超额招工的?”‘廖红宇说:“没人让我超额招。我自己觉得这女孩儿挺不错……”“你自己觉得?”“你见一下就知道了,这女孩儿的个性里有一股特别的韧劲,我觉得是个好苗苗……”“退掉。”冯祥龙生硬地命令道。他正发愁自己曾在周副市长跟前夸下海口,可这一段却一直也这不着机会来收拾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     “冯总……”廖红宇还想解释。     “我让你退掉!”     廖红宇急切地:“这孩子家庭挺困难。”     冯祥龙更……去看看

第三章 经济改革的瓶颈口——国有企业改革 - 来自《十字路口的中国》

※ 国有企业改革的轨迹   本节阐述了我国在处理计划经济体制遗产-----国有企业的问题上所走过的“渐进式”道路和开过的种种“药方”,自十四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建立所有权与法人财产权相分离的现代企业制度以来,我国国有企业“摸着石头过河”进行的种种改革,以及目前国有企业改革的困境:想放手改革却没有找到“突破口”。   ※ 无法回避的所有权问题   所有权问题最终是无法回避的根本性问题,因为我国国有企业生存的背景是政府对各种资源的高度垄断,这就使得国有企业的全民所有制成了一个悖论:在产权关系上,名义上的产权所……去看看

第二章 13世纪:知识分子的成熟及其问题(2) - 来自《中世纪的知识分子》

持修会修士和世俗化教士的冲突   一个在13世纪和14世纪初震动了各大学的严重危机,揭开了知识分子处境的两重性,以及他们中间大多数人的不满。这涉及持修会修士和世俗化教士的斗争,涉及世俗化教士对来自新的托钵修会的教师在大学里占有越来越多席位的强烈抵抗。实际上,多米尼克修会的教士从一开始,就试图打入大学;修会创始人的本来宗旨——布道和同异端邪说进行斗争——促使他们努力从知识上扎扎实实地武装自己。弗朗切斯各修会的教士们很快也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而规模不差上下的是修会内部也有一些人影响日益增长,使修会至少……去看看

第三章 合法性重建:在国家层面上 - 来自《法律移植公共领域与合法性》

如前所述,中华帝国在晚清时代陷入前所未遇的合法性危机之中,这种危机被证明并不是传统的“夷夏之变”的政权危机,而是传统的儒法合一、以礼入法、依赖科举制度来沟通国家与社会的一种独特的合法化秩序所面临的危机。正因为如此,作为体现这一意识形态与法律制度高度融合的合法化秩序之外在象征的清王朝,其灭亡以及由此带来的王朝更迭就显得无足轻重了。从大历史的眼光看,此时中华文明所面临的问题决不是王朝更迭的问题,而是在传统的公共领域发生结构性转变的情况下,如何重建国家与社会关系的问题,而所有的政权更迭不过是历史社会……去看看

1954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1954年5月23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总理周恩来  各位代表:  我们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听了刘少奇同志关于宪法草案的报告并进行了三天的讨论以后,已经光荣地完成了一件历史性的工作,通过了我们国家的根本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接着,又通过了几个重要的法律。现在,我代表中央人民政府作工作报告。  我国伟大的人民革命的根本目的,是在于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下面,最后也从资本主义的束缚和小生产的限制下面,解放我国的生产力,使我国国民经济能够沿着……去看看

第八章 - 来自《中越战争秘录》

31.温度有冷有热,枪战间的舌战   越军861报话机:“你好啊,我们是老乡。”   我军861报话机:“你妈个臭X!”   “什么比?”   “别他妈的装洋蒜。”   “我是衡水的,你是哪的?”   “老子是四川的。”   “那我们也是老乡。”   “你是小鬼子,谁跟你是老乡!”   “老乡,过来吧,这边吃好的。”   “你们穷死了,偷袭专偷我们的白面,你们还挖野菜,打不起仗就别打。”   “说这些没用,我给你这个老乡放一段录音吧,《北国之春》,好好听。”   越军884电台“中国兵,听说你们北京话说的挺好,说两句咱们听听。”   我军88……去看看

第三部还我河山 8、进军西西里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丘吉尔在法属摩洛哥港城卡萨布兰卡会晤,讨论盟军战略方针。  是时,艾森豪威尔统率盟国数十万大军,正浩浩荡荡向东挺进,欲与蒙哥马利将军的英国第8集团军会师于突尼斯。  德意军在盟国海空军优势面前,已成瓮中之鳖。  于是两国领导人又确定了在肃清北非残敌后的下一个进攻目标——意大利的西西里岛。  西西里岛位于意大利本土与北非之间,距意大利本土最短距离仅10公里,距突尼斯160公里,距英属马耳他约80公里,是联系欧洲与北非的跳板、地中海航线的咽喉,自然也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两……去看看

2-19 从外太空来的生物正在帮助你们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我很少看你这么生气的。神是不会生气的。这证明你不是神。神是一切,神什么都会。没有任何事情是不是神的,而神对它自己所体验的一切,都是在你们之内、以你们之身,并藉由你们而体验的。你所感受到的愤怒,是你的愤怒。没错。因为你说的话我句句同意。要知道,我传给你的每一个意念,你都是透过自己的经验,自己的真情实况,自己的领会和自己的决定、选择与宣示来接受的——以表明你是谁,你选择成为谁。你没有别的途径来接受。也无须有其他途径。好哇,我们又碰到同样的问题了。你是说,这些观念与感想都不是你的,整本书都可能是错的?你是在告……去看看

56 下套的高手 - 来自《国家公诉》

林永强跟在唐朝阳后面做了检查,也一脸真诚地提出要引咎辞职。   王长恭却阻止了,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怎么回事啊?同志们要把这个会开成辞职大会啊?小林市长,哦,还有在座的同志们,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总结表态时不要开口辞职,闭口辞职,大家都辞职,长山这盘买卖还要不要了?我们的改革事业还干不干了?!我把话说清楚,省里要引咎辞职的是我王长恭,市里就是朝阳同志,你们其他同志要放下包袱,轻装上阵,用行动给党和人民挽回损失!”   这话说得真漂亮!既报复了他这个不听招呼的市委书记,又拉拢了人心。   晚上吃饭时,王长恭笑眯眯地把唐朝……去看看

理想国 第一卷 - 来自《理想国》

〔苏格拉底:昨天,我跟阿里斯同的儿子格劳孔一块儿来到比雷埃夫斯港,参加向女神的献祭,同时观看赛会。因为他们庆祝这个节日还是头一遭。我觉得当地居民的赛会似乎搞得很好,不过也不比色雷斯人搞的更好,我们做了祭献,看了表演之后正要回城。   这时,克法洛斯的儿子玻勒马霍斯从老远看见了,他打发自己的家奴赶上来挽留我们。家奴从后面拉住我的披风说:“玻勒马霍斯请您们稍微等一下。”   我转过身来问他:“主人在哪儿?”家奴说:“主人在后面,就到。请您们稍等一等。”格劳孔说:“行,我们就等等吧!”   一会儿的功夫,玻勒马霍斯赶到,……去看看